我的地主生涯

二姐走了,那段時間,我的魂兒好像也跟著走了,我沒有興趣處理家事,我沒有興趣走街串巷,我只是坐在書房里,坐在曾經父親的位置上,呆呆地坐著,也沒有去動身后的那些書,腦海中就像過集市般,亂哄哄,鬧哄哄。

“少爺,陳姑娘求見。”阿大在門外請示道。

“哦。”我渾渾噩噩地答道。

“吱呀”,陳翠蓮推門而入,兩只靈動的大眼睛四下一掃,就看見了定定地坐在那的我,歡喜地走近前來,卻見我一臉憔悴,兩眼無神地盯著空處,不由絲巾下的嘴角一翹,卻又覺得意興闌珊起來。

“相公,你這是怎麽啦?”翠蓮使勁地搖晃著我的手。

我無神的眼睛盯著她那如花的嬌顔,卻並沒有一絲波動,淡漠地道:“別搖了,我只是懶得動而已。”

翠蓮俏皮地看著我那發呆的臉,不知怎麽心里卻多了一絲傷感,忽然一個大膽的想法浮上心頭,趁我不注意,伏下身子,輕柔掀起我的外裳,拉開我的小衣,暴露出了我那毫無生氣的陽物。

感受著下身突如其來的冷感,我忙擋住翠蓮那柔若無骨的小手,“不要來煩我,讓我一個人呆著吧。”

翠蓮根本沒有理睬,自顧自地跪坐在我身前,一只手握住我的陽物輕輕套弄著,另一只手輕輕摩挲我的陰囊,時不時還搓揉下我的蛋蛋。

一股酸麻酥軟的感覺曼延全身,舒服得我差點喊出聲來,翠蓮那溫柔羞紅的臉頰和豐腴圓潤的身體給我形成了強烈的刺激,再也顧不得呵斥她的行爲,只想好好地享受一番。

翠蓮溫柔地看著我的陽物,宛若盯著傳世寶貝一般,我的寶貝勃起得越來越粗壯,她的芊芊玉手漸漸得無法包容,每次套動,陰頭都帶著一股勢不可擋的氣勢突破她的小手指指向她的頭部,急不可耐地在她的指縫間跳動著。

翠蓮感到了身下的一片火熱,不由得幽怨地瞪了我一眼,卻不知那一眼的銷魂,迷得我渾身又是一顫,陽物在她的手中變得更粗更壯。在我的滿眼期待中,翠蓮一手握住我的陽物根部,張開嬌豔的小嘴深深地含了下去。

我的陰頭被吸進了她口腔的盡頭,直達那柔嫩之處,那股熟悉的快感瞬間湧遍了我的全身,濕熱狹窄的腔道將我的陽物緊緊包含,她那滑膩靈巧的舌頭親密地接觸著口腔內碩大的陽物,在我陰根的每一條脈絡每一個突起上溫柔地愛撫著、遊蕩著。

當我迷醉於這銷魂的快感時,翠蓮的頭部緩緩挪動,將我的陽物慢慢吐出,只留下陰頭仍含在嘴里,再用她那溫暖濕滑的香舌親密地在陰頭的表面挑逗著,時而輕柔劃過馬眼,帶過我別樣的刺激。然后再次將我的陽物深深含入,來回運動著。我的陽物在她的口腔內感受著她舌頭那溫柔纏綿的撫弄,快感一波波襲擊著我全部的意識,只留下空張著卻喊不出聲來的嘴。我雙手無意識地緊緊扣著她的肩頭,身體隨著她帶來的或輕或重的刺激感到陣陣顫栗。翠蓮握住我根部的芊芊玉手慢慢后移扣住我的臀部,輕輕用力以便我的陽物能更容易地進入她的嘴唇。在她如此溫柔的刺激下,我忍不住急促地喘息著,時不時發出低低的哼聲。翠蓮注意到我的反應,更是加快了動作。這一來,卻把我帶到了崩潰的邊緣。翠蓮感覺到了我的陽物的異常搏動和陰頭的脹大,知道我即將迎來快感的巅峰,她更是增加了技巧,全力的吞吐著我的陽物,讓我感受到了在女人溝壑間抽插時的快感,一次次讓我的陰頭插入她的喉嚨深處,強忍著那股惡心感,將我的陽物全部吞入她那溫暖的口腔,她的牙齒刮動著我的陽物,她的巧舌盯著我的馬眼,隨著“啊”一聲,我迎來了那美好時刻,我的精液飛散於她的口腔深處,隨即被她咽下。

我舒爽地微眯著眼軟倒在椅中,雙手撫摸著翠蓮的秀發,忍不住感歎道:“翠蓮,你真好啊!”

翠蓮依偎在我懷中,臉貼著臉輕輕摩挲著,親昵地跟只乖巧貓咪似的,慵懶地問道:“相公,你怎麽躲在房中不出去啊,也不去找我。”

看著那鮮豔亮麗的紅唇,我忍不住內心的火熱,忙一口含住,饑渴地吮吸著,舔吃著她的胭脂,翠蓮閉著眼,擺出一副予取予求的樣,弄得我下身又是堅挺異常。

我再也不滿足在外面流連,舌頭溜進她的雙唇,探進她的牙齒,翠蓮嬌喘咻咻地任由我在她的檀口里放肆的攪動,舔舐著內里的每一個角落。我靈巧地勾引著她的小香舌,時而緊緊纏綿,時而玩耍遊戲,時而含住香舌吮吸,時而吞吸嘴內的液體。雙手也沒閑著,一手早已深入她的衣內,在她那光滑細致如綢緞般觸感的肌膚上流連,時不時偷襲下她敏感的雙峰,兩顆乳珠聳大得猶如珍珠一般,另一手早已滑入她身下的溝壑處,不斷流連嬉戲,靈活的手指更是往深處摳挖著。

翠蓮全身發抖扭動著,大口喘氣,無力地睜開秀眸,似嗔似怨地朝我白著眼,臉上盡是迷亂和放浪的春情,她被我挑撥得欲焰焚身,全身潮紅,衣裳散亂,真恨不得讓我好好玩弄一番。

“我的小蓮蓮,想要嗎?”我湊近翠蓮的耳邊,親吻舔弄著她的耳珠,頑皮地向她耳內吹著氣,柔聲蠱惑著。

“少爺,少爺,你別蠱惑我啊,啊!”翠蓮忍受著嬌嫩耳珠被牙齒研磨的麻癢勁,喘著粗氣呢喃著,“少爺,我,我是有事來找你的啊,啊!別咬了,我,我要受不了的。”一只柔嫩小手向下探去,握住我的巨大,狠了狠心,用力一掐。

“嘶”,一股涼氣直沖喉間,我忍住下身傳來的痛楚,皺緊了眉頭,惡狠狠地道:“死丫頭,干什麽,想做寡婦啊。”

“對不起嘛,人家不是故意的嘛,都說有事了。”翠蓮睜著可憐楚楚的大眼睛看著我,忽閃忽閃著似要滴下淚來,嘴角微微翹著,一派純真模樣。

“小妖精。”

一團火氣從小腹處浮起,陽物狠命地頂著她的胯間,像是要報仇似的一挺一挺著尋著那桃花深處。我報複似的緊緊摟住翠蓮,用力把她的身子往下壓去,只聽“啊”一聲,陰頭竟是頂著衣物進入了她。

“小冤家啊,罷了,且從了你吧。”翠蓮幽怨地瞪了我一眼,然后吻住了我的唇,細膩柔滑的小香舌嬌蠻地闖進我的口腔,勾引戲耍著我的舌,時而點點碰碰,時而推推搡搡,時而溫柔纏綿,時而狡猾追逐,真是讓我既愛且恨,卻又甘心地陪著她遊蕩。

她的雙手也變得極不老實,白嫩如玉般的手指伸進衣內在我的胸膛上不停畫著圈,最后遊弋著繞著乳頭打轉,一圈一圈。“嘶”,我倒抽了一口冷氣,她竟然掐了我的乳頭一下,可是我沒有感到疼痛,而是如潮的快感。

爲了擺脫被動的局面,我雙手固定住她的柳腰,挺動著下身,讓陽物隔著衣物在她的密道中聳動起來,不知是不是衣物帶來了更大的摩擦感,她的春水一股股地透過衣物沖刷著我的陽物,是它變得更是挺拔雄壯。

我們兩人就像相互較著勁般,我專攻下身,她專攻上身,都等著對方先敗下陣來。

翠蓮嬌嫩紅潤的櫻桃小嘴離開了我的嘴,一種空虛感剛傳到腦部,另一種更舒爽的快感緊隨其后,我低頭一看,原來翠蓮含住了我的乳珠,時而或輕或重地噬咬,時而大力吮吸,時而溫柔研磨,那如潮的不耐感化爲了我的動力,我加大了下身的力度,陽物不管不顧地往桃源深處挺動著。

“啊…”我和翠蓮同時發出了醉人的吼聲,卻是同時到達了興奮的巅峰。

我喘息著緊緊抱住懷中的人兒,嘴唇在她臉上毫無目的地遊移著,舌頭不管不顧地舔舐著,真是愛煞了她。

“相公,相公。”翠蓮嬌嗔著推開了我的懷抱,擦拭著迷離的媚眼,“真是的,口水弄得人家滿臉都是,眼睛里都有了,臭死了啦。”

看著翠蓮動人的媚樣,感受著因爲搖晃而帶來的下身處的包繞感,剛剛激情過得陽物又一次昂起了頭,脹滿了濕滑的水簾洞。

“怎麽又硬了啊,可不能來了啊,相公,放過我吧。”翠蓮可憐兮兮的樣子讓我怦然心動,大嘴沒頭沒腦地在她胸前胡亂嘬著,一手撫摸著她那柔嫩白皙的背部,一手揉捏著她那圓潤柔滑的美臀,下身在她體內一下下地聳動著。幾路攻勢襲擊著翠蓮的意識,她暫時忘記了一切,專心享受起我對她的“照顧”,兩眼微眯著,小香舌探出紅潤的嘴唇無目的地舔動著,一臉的舒爽模樣。

“好人相公,把下面的衣裳拉出來吧,磨得人家難受死了,好不好嘛?”翠蓮不依地在我懷中搖晃著,卻不曾想這樣動作,下身處磨動更甚,那衣物粗糙的感覺隨著聳動狠狠劃拉著我們兩人的嬌嫩處,那種感覺就像直接摩擦在心間。

“啊…”我和翠蓮同時呻吟出聲,雖不是肉與肉的直接貼合,也不是槍槍觸頂的爽利感受,異物帶來的別樣刺激卻讓我們感到了另類的麻利觸感,更有了偷情時爲了省事做出的別樣情懷。

我動情地親吻著翠蓮濕潤溫柔的紅唇,舌頭迅速探進了她的櫻桃小口中,纏住了那柔軟濕滑的香舌,恣意吮吸著,吞吃著那清甜如甘露般的津液。翠蓮也激烈地回應著,小香舌圍著闖入者不停打轉、舔舐,一只芊芊玉手不知不覺之中探進我的衣內肆意玩弄著我的乳頭。

“嗯!”

我們倆人嘴中的津液相互交彙著、融合著,欲念萌發,情欲高漲,倆人的舌頭你舔著我,我舔著你,情意綿綿地糾纏在了一起。

翠蓮完全放開了心懷,柳腰雜亂地扭動著,打轉著,時而起落著,滿頭秀發散亂著、狂舞著,像一位女騎士在我身上潇灑地馳騁著。

突然,一陣酥麻的感覺傳遍全身,我不由把住她的柔軟的腰身,卯足了勁飛快的往上沖刺著,一抽一插間,我突然變得飄飄然起來,陽精一股股地隔著衣衫噴射進了她的幽谷深處。

被我的陽精一激,翠蓮的玉體一陣哆嗦,也在強烈刺激的銷魂感中泄了身,也到達了情欲的高峰,一股濃白的陰液從嬌豔美嫩的幽谷深處流淌出來。

我們緊緊相擁著,溫柔地親吻著,享受著高潮后的余韻。

一股深入骨髓的疲倦感直達腦部,我擁著翠蓮,柔情地道:“小蓮蓮,我們休息會吧?”

“恩。”翠蓮乖巧地應答。路過看看。。。推一下。。。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路過看看。。。推一下。。。就是我的家感謝大大的分享好帖就要回覆支持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太棒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