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幹出租店的老板娘

目前我還是新人,希望你們可以幫幫忙給我按個心心﹒﹒﹒﹒﹒讓我可以順利成為正式會員謝謝我16歲上高中,本來一直都很單純,但正是因為男女之事從未觸摸,所以心中越發有著強烈的好奇和嚮往。高一時和一幫朋友一起第一次看A片,心靈受到的衝擊真是無與倫比,原本我以為女孩子都是天真浪漫的,都是聖潔可愛的,但是A片中的女主角狂放的浪笑和貪婪吞食精液的畫面徹底擊碎了我的遐想。我至今仍然記得那是一部西歐的片子,女主角同時被3個男人狂插,我也是從那時知道,原來女人的屁眼也可以幹,更加印象深刻的是--一個女人可以同時讓三個男人干自己身上的三個不同的洞!

因為我平時跟女生說話都臉紅,更加不敢妄想自己能真的提槍上陣搞女人,所以我的精神寄托就是看A片。我爸爸是建築設計隊的主任,經常因為項目工程施工而離家,一般一個項目都要搞一年以上,且在外地,所以我常年看不見他。

我媽媽經常要在爸爸呆的城市和我家所在的武漢之間來回奔波,當然兩個月不在家是常有的事。我家就經常是只有我一個人的,平時住在學校,只有週末回家,當然吃飯就在一條街外的外婆家,我也經常自己買東西吃不過去,所以我家就成了我和我的死黨損友們的樂園了。

我和朋友們經常貓在家裡看A片,片子是一個膽大的同學厚著臉皮在一家影碟鋪族的。一般一張正片碟一天一塊錢,但是A片就要兩塊,這對我來說無所謂,因為爸爸媽媽經常不在身邊,所以他們給我的零花錢是很多的。時間長了之後,不知是我膽子變大了,還是臉皮變厚了,或者是淫慾控腦,我也開始自己單獨去那家影碟鋪租A片。女老闆看起來30歲出頭,長得還很漂亮,皮膚很白,笑起來很像個親切的大姐姐,就是有點圓潤,但是絕對不算胖的那種。我很好奇,一個女的這麼可以面對這樣的事,很多A片的碟上都印著十分露骨的性交場面,但是女老闆看來卻可以好不在乎甚至是帶著一種挑釁的嘲笑一樣遞到我面前。

看的A片越來越多,我也越來越覺得女人是淫蕩的。甚至走在路上看見擦肩而過的女人,都會幻想她們脫光衣服躺在床上被幾根雞巴操得浪叫的場景。上到高二了,我對女人原先的純真遐想所剩無幾了。也因為時間長了,影碟鋪女老闆跟我都是熟人了,我跟她租碟的時候也就不像以前一樣害羞了。我覺得這個女人既然能把A片當做生意來賺錢,我這個當顧客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她和她租給我的片子中的內容越來越勾起我的邪念,我決定不再每次機械式的匆匆租完碟就出逃似地回家。

高三結束了,暑假又長又無聊,我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之後終於走出了第一步。晚上8點左右,我照例走進店子,問女老闆租碟,當我把她遞過來的三張碟都過目一遍之後,問到:「有沒有信道的啊?這些都不好看。」女老闆蔑笑的問:「那怎麼樣的好看啊?」「有沒有西歐的?」我說。女老闆媚瞟了我一眼說:「你喜歡西片啊,假得要死。」隨手給我兩盤。我盯著她的眼睛笑著說:「可是比日本的好看。」

拿著兩盤碟回家,我對自己邁出的第一步很滿意。往後的幾天,我天天都會去租碟。

「有沒有刺激點的啊?」我翻看著老闆娘遞過來的碟。

「你天天看不膩啊?」女老闆遞過來更多。

「預習一下,學點知識,等以後交了女朋友就用得著了。」我拿著一張盤,指著封面對女老闆說,「這女的好漂亮啊--寡婦風流史--長得好像老闆娘啊!」

「你胡說什麼啊,當心以後都不做你生意了,租不到碟我看準能憋死你!」

我壞笑著跑回家,心裡知道要實現對這騷貨的性幻想絕對是有可能的。一連幾天我都在去租碟的時候和女老闆嬉鬧一番,同時我也注意到,店裡永遠都只有她一個人,大約每天9點半左右就會收攤。拉下門面的拉閘門,從店面後門出去,鎖上後門回家。

一連幾天我都挑在她快收攤的時候去,並且呆的時間一次比一次長。

這天我記得下著小雨,已經快10點了,店裡街上都沒什麼人。我進去就對女老闆說:「這幾盤碟都不好看,有沒有更刺激點啊?」

「西片你都不解癮,那你要看什麼啊?」女老闆瞪著我說,「沒有了。」

「有沒有人與獸的啊?」

「沒有,以後等你跟你老婆拍的片子出來就有了。」

「好啊,我老婆就是你,你趕緊去拍吧!」我說這句話的時候,表面在嬉笑,其實心裡無比的緊張,因為這女人能不能上,就看她對這句話的反應了。

「你去死,我要關門了。」她一邊把我往外推,一邊說。

我見她並沒有真生氣的樣子,出門快步繞道,到她店面後門,聽見拉閘門拉下的聲音,接著裡面燈熄了,後門一開,我們正面對面。

「哎!」她吃了一驚。

「其實我真的很喜歡你的。」我當時真是精蟲上腦了,脫口說了這句話。

她一看是我,嫵媚的蔑笑著說:「喜歡?你是黃碟看多了,受不了了吧?」

我腦子早就被那些無數的A片畫面佔領了,只想自己能親自上陣,一飽淫慾。

厚著臉皮說:「我想要你!」

她沉默了幾秒鐘後,低聲說:「進來吧,別被人看見。」

我進去,她鎖上門。又是幾秒鐘的沉默,我顧不了那麼多了,邪念上頭,一把抱住她,親她的脖子。她後退著順勢坐在矮桌上。我胡亂的隔著衣服揉搓她的乳房。夏天衣服穿得很薄,那種讓我幻想和意淫了無數次的柔軟感覺從手指傳來,那種激動和喜悅讓我熱血沖頭。現在回想一下,也許我當時的快感絕大部分來源於心理上的滿足--我真的在捏一個女人的奶子--而不是手指傳來的肉體感官。

黑暗中,我胡亂的往上掀起她的T恤,雙手貪婪的撫摸她的腰腹和後背,冰冰的,又柔又滑。她一聲不吭的任我胡作非為,直到我往上掀起她的胸衣。想把她上身扒個精光的時候,可能是T恤掛住了她的髮夾,她輕叫了一聲。我停下手,愣了一會。看她正自己從後面解自己的胸衣。我才繼續動手解她牛仔褲的皮帶,拉開拉鏈,直接連內褲一起往下扒。女老闆的涼拖鞋被我一起脫下來的時候,她也自己把上衣都脫完了。一具雪白的胴體就在我面前,就算是黑夜中也一樣白皙可見,彷彿是發著微光的白玉羊脂。我湊上去親她的嘴,左手按在一隻大奶子上,右手迫不及待的沿著大腿往上,摸到那片黑毛之中。我一直以為女人身上最柔軟的地方一定是胸前的兩隻奶子,這時我才知道,陰戶的手感要比奶子軟千萬倍。我把舌頭伸到她嘴裡亂攪,右手手指也一樣胡亂毛躁的掐捏她的陰唇。直到兩根手指插入她的肉逼中,不知道是因為沒經驗還是太興奮,我手指抽插的速度極快。可能是剛開始,她的陰道還比較干,我快速的抽插弄痛了她,她輕哼著:「啊--啊--,慢點--輕點--」,我的手指漸漸感覺到了濕潤。迫不及待的拉下自己的運動短褲和內褲,把挺立的雞巴湊到黑毛中的逼口,往裡一捅,從龜頭開始,一種從未有過的柔軟和濕熱的感覺從雞巴傳遍全身。我像是受到某種信號和指令一樣立刻挺弄著屁股,讓自己的雞巴在她的肉逼中來回抽插。馬上一股射精的感覺就傳到我大腦,我還來不及反應,應經一瀉千里來了。

我當時的失落和挫敗感如潮水一般湧來,似乎瞬間就將我淹沒得無影無蹤,那麼多A片中的誘人場景和動作,我意淫了無數回的親自上陣的肉搏大戰,還沒有來得及開始就結束了。女老闆在抽紙巾擦自己的下體,我如同羞恥的敗軍之將一樣不知所措的呆愣著,機械而又心有不甘的提上自己的褲子。

「原來你還真是個紅花男啊!」女老闆帶著得意和嘲諷的聲音響起了。

「嗯--!你怎麼知道?」

「咯咯--咯--,這麼了?馬上就這麼無精打采的了?處男都這樣。」

「真的?」

「騙你幹什麼?」她邊穿衣服邊說,「我可沒準備紅包給你哦。」

我想伸手去阻止她穿衣服,她笑著說今天已經不早了,快回去吧。她開門往外左右瞄了一圈,外面沒有行人。我出來後她鎖了門,回去了。

晚上我這麼都睡不著,胡思亂想了好一陣,又是沮喪又是開心。一覺睡到中午11點,然後百無聊賴的過完下午等到晚上9點。去到影碟鋪,女老闆看我遠遠站著猶豫不前的樣子,起身拉捲簾門,我這回直接繞到後門,鑽了進去,關上門。這回沒有關燈,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她穿著黑色的短裙和粉紅的T恤,站在那裡俏媚的笑盈盈的看著我。我沒有說話,走過去,左手摟著她的腰,右手伸進裙子裡,隔著內褲撫摸她的逼。她也不說話,脫自己的T恤,解開胸衣,還是如昨天一樣,立刻脫個精光。我的雞巴馬上充血挺立了,她照舊坐在矮桌上,分開大腿,好讓我可以湊上去第一次清楚的看女人的陰戶。兩片肉唇合成一線,變成一條粉嫩的肉縫,用手指掰開肉唇,裡面似乎是一朵張開的粉色玫瑰花。嗅一下,有一種淡淡的尿騷味。她已經在撫摸我的襠部了,小弟弟像觸電一樣似乎要融化在她手心裡。她雙手扶在我腰上,把我擺到她兩腿之間,左手握著我的雞巴,用龜頭摩擦自己的肉逼,直到對著那朵粉玫瑰的花心,右手按著我的屁股往下壓,是以我往裡頂。我雙手抱著她的腰,雞巴插進去,緩緩的抽送。她上身直起來,雙手勾住我的脖子,我們正好四目相投。我親住她的嘴,她輕擺著腰肢迎合我下身的挺動。這次我沒有很快要射精的感覺,心中一陣竊喜和感激,不由得速度慢慢加快。這時她的額頭伏在我肩上,我可以很清晰的感覺到她的氣息出現變化,呼吸開始沉重,鼻息加重,我這才直到A片中的那些女人要死要活的叫聲或者咬牙切齒的低吼和浪笑是多麼假。我速度越來越快,她的呼吸也越來越急促,終於變成低聲的呻吟。我似乎受到莫大的鼓勵一般,更加賣力的抽插雞巴,每次都重重的頂到她逼裡的最深處,並最終射在裡面。

她蹲在矮桌上,用紙巾擦著陰戶裡流出來的精液。「不會懷孕吧?」我問到。

「我結紮了,有一個5歲的兒子。」她回答說。

我們這次沒有立刻走,聊了會天。才知道她叫吳麗敏,今年32歲。老公是個只知道吃喝打牌的二流子,兒子平時都跟著爺爺奶奶。

那以後我經常在她鋪子下班後溜進去,關起門在裡面打炮,經過一個暑假的練習,我一炮可以持續20分鐘以上了。但是她不喜歡幫我吹簫,更不用說A片裡的顏射和吞精了。我只好用她喜歡的當心跟她交換,當然了,就是幫她舔逼。

她很喜歡,呻吟得像是骨頭都軟了一樣。這樣在她週期的時候,就會幫我吹簫,讓我口爆,但是每次都把精液吐出來。肛交就更不可能了,她說他老公試過好幾次,但是實在太疼了,所以沒有成功。現在想想那真是一個快樂的暑假啊!

後來暑假結束,我去外地念大學,大一寒假的時候回家,隔三差五的去跟女老闆狠幹幾炮。可是大一結束的暑假,再回去鋪子已經盤給別人,成了一家賣童裝的服裝店了。我們就此失去了聯繫,回想一下,也許當初她也是空虛寂寞了,在淫慾的驅使下才會跟我有這一段肉緣吧。我在大二的時候交到了女朋友,可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