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情人

一)

「家榮……家榮……我是浩成呀,你現在在睡覺嗎?先起來呀!」昨晚一點

多時,被我好友冉浩成的緊急電話給吵起來了。

冉浩成是我當兵時的死黨,後來他退伍後去做傳銷,聽說剛開始還賺了不少

錢,結果後來他做的那一家傳銷公司居然倒了,到現在也還沒找到工作,用他當

初賺的錢在撐日子。

「你娘卡好咧,大哥,你知不知道現在幾點呀,有啥屁事不可以明天早上再

說呀!」剛從元元下線的我睡得正爽,才夢見進入《金庸時空》跟少女時期的黃

蓉剛要愛愛破她的處子之身時,就被這通電話吵起,換做是大家不會大訐特訐一

番嗎?

「不好意思啦,實在是有緊急的事要找你幫忙,你現在可不可以出來一下,

我在南京東路的西雅圖咖啡廳等你,OK?」

************

「我說老大啊,你這衰人又惹了什麼麻煩,非要你爸我現在出現?快說,說

完我要回家睡覺了!」還帶著三分睡意的我只想趕快聽完他的訴苦,趕快回家睡

覺。

「是這樣的啦,我不是跟你說我以前有交一個外婆的嗎?剛剛她打電話來說

她有麻煩了需要一筆錢,不然的話她就要去當援交妹了,不知你可不可以借我周

轉一下?」

「我就知道,跟你交朋友別的沒有,壞的總是第一個想到我。我還以為是什

麼事,要借錢,三個字°°想乎死!」

「你又不是不知道現在這麼不景氣,我自己都快活不下去了,哪有錢借你。

而且你不是己跟她分了嗎?那她怎樣關你屁事呀。」

「唉!你不知道,雖然我跟她己分了,可是我還是粉懷念她呀!」

「誰不知道你是懷念她的身體呀!」

「你別這樣說呀,我跟她還是有以感情為前題下在交往的,雖然那時還有正

牌的女友在同時交往,可是我也不是那種花心的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

這時的我一聽到有人同時腳踏兩條船,頓時睡意全消,想到搞不好他的故事

可以做為我創作的題材,不禁開始對他的態度有了轉變,於是開始旁敲側擊,露

出了我難得的笑容,挖出他的風流史與各位大大分享……

************

冉浩成他今年27歲,長得不是很高,大約170公分,53公斤,算標準

身材,也不是帥哥那型的,但他唯一可以迷死女人的地方就是他的那張嘴,什麼

女人他都能找出她的優點,哄得那些女人開心,難怪他的傳銷可以做得這麼好。

我常虧他,哪天他若失業了還可以去牛郎店當牛郎。

話說二年前他剛剛退伍時,因為他外向的個性,不想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又想賺粉多的錢,常掛在嘴上的口頭就是︰「錢多事少離家近,位高權重責任

輕,睡覺睡到自然醒,領錢領到手抽筋」,在一個機會下,他就到了那家傳銷公

司上班,的確符合他的工作要求。

剛退伍的年輕人,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那股拼勁,加上他的活潑的個性,很

快的二個月就升到經理級的職位。

有一天來了一批新人,其中她就在裡面,她的個子不高,大約只有158公

分,42公斤,但是胸前的兩顆肉球卻是同批女同事中最突出的,估計約有35

D(他後來才知道的),人長得甜甜的,像最近剛出道的歌手黃湘怡,18歲,

才高中剛畢業。

「你好,我叫冉浩成,是××體系的經理,如果有什麼問題的話都可找我或

這的任何一人,相信大家都會很樂意幫你,請問你該怎稱呼呢?」

「嗯,我叫孟竹宣,認識我的都叫我宣宣,很高興認識你。」

禮貌性的打聲招呼後,兩人就沒再有更進一步的交談,因為她跟他是不同的

體系,基本上不同體系的同事是不會在一起哈拉的,因為大家都怕被搶線,所以

都是暗中在較勁的。

************

「那你是如何勾上她的?」心急的我想馬上切入正題,但他老兄卻真的像廟

口說書的老先生那樣,緩慢的啜了一口咖啡,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隨著煙霧迷漫

在空氣中,才像是等死的老人般掉入回憶的時光中,慢慢的回想他的過去的風流

史中……

「那是一次公司的尾牙聚會,那時我恰巧跟她坐在同一桌,當然你也知道做

我們這行的都是個個活潑開朗,但那天她好像喝得不少,當聚會結束後,大夥還

想去唱歌,可是我看她好像己不行了,所當時也是基於關心的心態於是自告奮勇

要送她回家。」

在路上開了一段路後,她終於有點清醒,於是我開始跟她哈拉了起來。雖然

我是一直保持正人君子的樣子,可是看她斜躺在我旁邊,那紅紅的臉蛋及胸口因

呼吸所產生的起伏,令我產生一些慾火,可是基於同事愛就是不敢把她怎樣。

當聊到她的男朋友時,她卻開始哭了起來,原來她上個禮拜才跟男朋友分手

了,這時,她提議要去陽明山看夜景,今天不想回家了。我問那家裡怎麼辦?她

卻說家裡現在都己不管她了,回不回去都無所謂。

沒辦法,送佛送上天,好人做到底,我也只好陪她在陽明山吹了大半天的夜

風,聽她在說她男朋友以前怎樣怎樣。

大約凌晨二點多吧,我禁不住瞌睡蟲的作怪,於是說︰「宣宣,我看我還是

送你回家吧,這裡風大,容易感冒的。」

「可是人家就是不想回家嘛!」

「可是我大小姐,我想睡覺了吶!你不回家,那你晚上要住哪?」這時的我

也有些不爽了,因為她又不是我什麼人,幹嘛要跟她在那吹風?

「如果你那方便的話,我今天可不可以住你家呢?」她露出可愛的笑容詢問

我。

「那你的答案呢?」這時的我看精彩的來了,忍不住打斷他的思緒。

「廢話!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我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嗎?當然一口回絕

她了。」

「拜託,大哥,以前你不是常說︰『不上長城非好漢,有女不玩非男人』的

嗎?到嘴的美肉就這樣的放棄了嗎?」

「唉!壞就壞在我心太軟,她說我不收容她的話,她就自己在那待到天亮等

第一班的公車下山。為了她的安全著想,所以我就只好帶她回我家了。」

當我回到新莊的住處時,我就叫她先去洗澡,然後我則打開冰箱取來飲品,

看著電視、抽著煙,可是浴室那傳來「嘩啦」的水聲喚起了我的小弟弟,邊幻想

著她會來叫我一起洗。接下來會怎樣?或我現在就直接衝進去把她怎樣?而我的

小弟弟也一直在漲大著。

就在內心掙扎時,卻看她己洗好出來,還穿得整整齊齊的,連胸罩都沒脫,

害得我當場傻在那,一直怪自己想太多了。

「喂,宣宣,今晚我看你就睡我的床,我睡沙發好了。」

「冉經理,這樣我會不好意思呢!沒關係啦,你就跟我一起睡好了,我相信

你是一個正人君子,應該不會對我怎樣吧?」

這時的我膽子也大了起來,雖然現在有女朋友,但是人家己經這麼明顯的暗

示了,不跟她睡,好像真的不給她面子。可是我還是試探性的跟她說︰「可是平

常我睡覺都習慣睡,而且睡相也不太好,會翻來翻去,又會打呼,怕打擾你的

睡眠品質,明天讓你變熊貓眼就不好了。」

「沒關係,以前我跟男朋友同居時,我男朋友也是跟你一樣,而且我們也習

慣不穿衣服睡覺的。」

當浩成說到這時,我也跟著興奮起來,差點沒把咖啡廳的桌子讓我的小弟弟

抬了起來,於是緊接著問他︰「這時你應該會橋落去了吧?別再跟我來柳下惠的

那套,對你我是太瞭解了。」

「真不愧是我的死忠兼換帖,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家榮也。」

當時的我也是被色慾沖昏了頭,當下更是硬著頭皮,背對著她把全身的衣服

脫光,一股腦的鑽進被窩裡,因為其實我跟本沒這睡的習慣,而不聽話的小成

更是一柱擎天,蓄勢待發,為掩飾我的檻尬,所以趕快用被子蓋住,以免被她發

現。

可是當她轉過身來時,便發現我的不安,還開玩笑的說︰「奇怪,你怎會放

一支手電筒在這裡,你怕黑嗎?」說著說著就自動握著我的小弟弟開始上下套弄

起來。

而我看她這樣也不客氣了,什麼一夫一妻,不能腳踏兩條腳船,都是屁話,

現在的我只想搞她的騷穴,徹底發洩我的慾火。

這時我也展現我所知道的技巧回應她,可是我發覺我好像是她的玩具一樣,

清純可愛外表下的她,做愛技巧竟是這麼高超,我的小成在她的口中好像是一支

可口的冰淇淋,讓她用心的吹含,時而吐出,時而在她的口中翻轉,就連我的馬

眼縫也舔得很仔細,看不出這會是一個18歲的女孩所會做的事。

看著她慢慢的向我的身上進攻,先從大腿根部輕觸慢舔,再往上從小腹肚臍

眼到我的乳頭,一路都是那麼的輕柔小心,這是我跟我女友惠敏做愛時所沒有的

感覺,我第一次覺得原來愛撫是可以這樣的爽。

當她自己把全身衣物脫去露出那難以掌握的大奶子及覆蓋在稀疏捲曲陰毛下

迷人的桃花洞時,胯下的小成更是迫不及待的想馬上去探險。但她卻不讓我那麼

做,反而是她主動的壓在我身上,二話不說,分開她自己的雙腿間的裂縫,把我

那早已硬得不能再硬的雞巴塞入她的桃花洞中,自行上下的套弄起來。

「她有你說得這麼淫蕩嗎?」這時的我跟小榮已經聽得都想去看看她到底長

得如何,是不是有這麼好。

「厚,家榮,真的不是我在說的,她那美妙忘情的叫床聲,到現在我還忘不

掉。每當跟惠敏在做時,我腦海中都會出現她的叫床聲,還差點叫出她的名字而

差點穿幫呢!」

「那接下來呢?」可惜當時沒帶錄音機去,所以我決定不再插話,讓他說下

去,而我則盡我最大的努力去記下他所有的內容。

年輕的女孩就是不一樣,那從陰戶中無止盡流出的淫水,充份地滋潤了她的

陰戶,而隨著她的自行找高潮點,我也樂得在一旁不費力的欣賞她的表演,只見

她慢慢的加快速度,然後口中開始亂叫了起來。

「喔……好哥哥……你的雞巴……怎這麼粗……幹得我……好爽……啊……

快來了……再……來……快一點……別……別……別死魚那樣……啊……都不動

……喔……快幫我……推向高潮……快……大雞巴哥哥……好心……拜託……動

一下嘛……」

「喔……快一點……就到了……對……就是那裡……再大力一些……干死妹

妹了……啊……來了……來了……喔……」

看到她己到高潮,我也快忍不住,於是,把她翻過來,以老漢推車的男上女

下傳統姿勢使出我全身的力氣使命的插,而她也很配合的分開她的大腿任我狂暴

的在她的洞裡活動著,而過沒幾分鐘後我也在她的陰道內射精了。

「家榮,其實這也是我為什麼這麼喜歡她的原因,因為她是第一個肯讓我不

載套子而可以射在裡面的女人。我跟惠敏做愛這麼久她都不肯讓我不載套射在裡

面,說什麼怕懷孕,要她吃避孕藥,她也不肯,哪像宣宣這樣放得開。」

「那你不怕她懷孕嗎?」這時我不禁的為浩成所犯下的錯,擔心的問他。

「沒辦法,那時實在是太爽了,根本來不及拔出來,你不知道,她的穴就好

像人家說的『名器』一樣,當你插入時好像處女一樣緊得不得了;插到底時,又

像是在插另一個穴一樣,好像真的插到她的子宮內,那種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呀!」

後來我有問她,還好她說那天是安全期,所以沒關係,而那個晚上,我就好

像不要命一樣還跟她做了四次,連屁眼她也肯讓我插,你說這女人要去那找?

聽到這時,我真的忍不住,居然自己射了精在自己的內褲裡。因為玩了這麼

多女人還沒有像他說的那樣,居然有配合度那麼高的女人,連妓女也是要玩她的

屁眼都是吱吱歪歪的不肯讓你插的。

「那她現在在那呢?」這時我已迫不及待想見見這個女孩,看到底是否真的

如浩成講得那麼好。

「我也不知道。怎樣,你肯借我錢嗎?因為我也只有她的電話而已,她說若

有借到錢再跟她聯絡。」

「好吧,不過我先講好,我一定要看到她,若可以的話,是不是可以先驗驗

貨,而且利息錢不能少。怎樣?」

「你的意思是說……」

「沒錯,就是跟她爽一炮,反正她現在已不是你的女友,而且她也說若沒錢

她也會去做援交妹。所謂肥水不落外人田,我順便幫她做口碑嘛,如果你不要的

話就算了!」這時的我也是精蟲上腦,不射不快,誰叫他要告訴我這麼刺激的故

事呢!

「你還真狠呀,不過我還是要先問問她的意願如何?」

於是浩成真的就像三七仔那樣當起了宣宣的臨時經紀人,打了通電話給她。

在一番的通話後,果然得到我想要的答案,於是就在咖啡廳等她。

已經是凌晨四點了,這時有一名看起來很可愛的女孩向我這望了過來,而浩

成在看到她時,也高興的站起來要她過來。

當浩成熱情的到樓下幫她點了杯咖啡的空檔,我趁機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這

位女孩,她的打扮也不是很辣,一件簡單的T恤加上牛仔褲,臉上也沒化妝,只

擦了一些淡色的口紅,而臉色也有些憔悴,看上去很像鄰家女孩,很難想像她在

床上會多淫蕩。

「你好,你是孟小姐吧?我剛聽浩成提起過你,我叫家榮。」

「嗯,家榮哥你好。你可以叫我宣宣就好,叫孟小姐聽起來怪怪的。」

「也好,剛聽浩成說你最近遇到一些麻煩,不知有什麼可以幫你的?或者說

你可以告訴我們詳情,我們大家一起想辦法解決。」

這時她卻低下頭肯說話,而我看到她的眼睛中有淚水在打轉,所以也不再追

究下去。而這時浩成也拿了咖啡上來了,看到這種情形,於是趕忙打圓場的說︰

「來先喝一口咖啡再說吧!」

「家榮呀,這就是我跟你提的孟竹宣,怎樣,現在你認識她了。怎樣,可以

幫她一下嗎?你不用怕她不還錢,若她沒錢還,到時你就找我就好了。」

「找你?那我一輩子都別指望了,我看我還是考慮一下好了!」

當我看到宣宣楚楚可憐的樣子,心突然軟了下來,不想把她當援妹看待,但

又不想借她錢,於是開始為自已找台階下。

「家榮哥,你一定要幫我,不然我真的會死定了。你放心,我一定會還你錢

的,而且剛浩成也跟我說過你的要求,我也會答應的,請你無論如何一定要幫幫

我!」

看著她這種情形,我突然心中掙扎了起來,不知若換成各位大大會怎麼做?

一、做個正人君子,無息借她錢,不限還錢時間。

二、當個真小人,要跟她爽一炮,還要她準時還錢。

三、當個偽君子,說說而己,也不借她錢,就當作沒見過這人,然後就此打

住,大家回家睡覺。

(二)

就在內心一番的掙扎後,我終於有了最後的決定,說出了連我自己都不敢相

信的話︰「宣宣,我知道其實以你現在的能力根本不可能還錢的,但是我又不忍

心看你這樣。再說,浩成是我最好的朋友……」

「家榮,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好哥們、好兄弟。宣宣,還不先謝謝家榮!」

「喂,你們先別謝得太早,我話都還沒說完呢!」

「家榮哥你的意思是……」宣宣懷著不安的語氣問著。

「我的意思很簡單,那就是錢我是會借你的,但是除了利息不能少外,我還

要當你的經紀人,幫你找CASE來保證我的錢不會丟到水溝裡去。在這期間你

要住我家,由我來支配你一切的行動,包括你的穿著。」

「也就是說,你要當我的援交情人。反正我現在也沒女朋友,你可以考慮清

楚再回答我。」我在說完這些話後就點了一支煙來撫平我自己激動的情緒。

「哇哩咧你靠邊站,還說我們是好兄弟好哥們,你這樣不是落井下石嗎,人

家有難你不會幫忙還開出這種條件,你還是不是人呀?」

浩成在聽到我這出這些話後的第一個反應就這樣,可是我就來個以不變應萬

變,當沉默的羔羊,因為主角又不是他,而且我是吃了秤鉈鐵了心,一定要把眼

前這惹人憐又看似清純的女孩弄到手。

宣宣她反而頭低得更下去,而且我知道她的眼淚己開始流了下來,但我這時

己變成十足的壞男人,應該說是只被色魔附身的一個動物,毫無人性可言,所以

我更不敢看她,怕自己到時又被她的『哀兵政策』給打敗,那到時就真的賠了夫

人又折兵,大大的不來。

就在三人一陣沉默後,終於宣宣首先打破這僵硬的氣氛,開口說話了︰「家

榮哥,你的條件我答應你了,反正我不答應的話,也是沒什麼好下場,搞不好還

更慘,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宣宣,你別答應他,我再找其他人想辦法好了,我們走不要理這個禽獸不

如、只會欺負人的傢伙!」

這時我也忍不住發起火來了,大聲的跟他們說︰「干!要找其他人借就去好

了,可是別把我說成這樣,是你們來求我的,你看現在己經幾點了?不要的話我

要回家睡覺了,干你娘卡好,再見!」說完我就起身想走了,其實我是在賭我的

運氣而己。

沒想到這一招果真有效,這時宣宣馬上拉著我的手,哀求的說︰「我求求你

們別吵了,你們不是好朋友嗎?不要因為我而傷了大家的感情。我己經決定了,

家榮哥,只要你肯幫我解決困難,你要什麼條件我都答應你,好嗎?」

「浩成,你看人家己經答應了,你還在那哭夭哭爸三小,不然你幫他還這些

錢嘛,錢還不出來的話就掂掂別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有錢的人講話比較大聲,這句話今天我終於體會到了,那種感覺真爽,看浩

成在聽到這些話後那種氣勢馬上被我壓下去的『癟三』樣,看了就很爽。

「那我們就這樣說定了,我們先回去簽個約,看起來正式一點。宣宣你就先

回家準備,待會我去你家載你。」

************

當我載竹宣回我在中和租屋的住處後,立刻拿出我剛打好的文件及本票要拿

給她簽,還威脅她說籤了後會拿去給律師公證,到時就有法律效用,若她有任何

不好的舉動馬上可能會去坐牢的。要她小心,其實只是在唬她而己,我哪敢拿那

去告她,搞不好到時還被人以妨礙行動自由及性自主被告呢!

只見宣宣拿了那份文件看了看內容,邊看不住的哀聲歎氣著,那份文件的內

容如下︰

本人孟竹宣(以下簡稱甲方)向徐家榮(以下簡稱乙方)借貸新台

幣壹拾參萬元正,因無法立即償還,在甲乙雙方約定後,同意甲方以乙

方所要求的方式按日分三個月平均攤抵償還,利息以20%復利月息計

算。

且甲方在此債務期間,同意一切的生活起居及行動均照乙方所要求

來執行,乙方可要求甲方切實執行履行所言之各項規定並典當甲方之經

紀人管理甲方之事物,若甲方有違反上述所言,乙方可訴諸法律且甲方

同意放棄任何法律上之追訴抗辯之權利且無任何異議。

且恐口說無憑特立此約,並交由法院公證後立即生效。此約一式兩

份,由甲方及乙方雙方簽定後各執一份各自保管做為憑據。

立書人︰孟竹宣

債權人︰徐家榮

看著宣宣委屈的簽下這份契約後,我像是古羅馬的人口販子般,我這時便開

始認真的做起我的經紀人角色,因為景氣真的不好,再說我這一生的積蓄等於押

在她身上,怎能不趕快把她銷售出去,讓我回本呢?

「來,先把衣服脫了,我先看一下你的本錢怎樣?」

這時的我己像是個逼良為娼的三七仔,香港的朋友好像是叫馴馬吧,管他

的,反正孟竹宣現在己變成我的賺錢及洩慾的工具而己,所以也不跟她客氣了,

所以我就用命令的口氣跟她說著。

竹宣這時轉過身去,背對著我慢慢的把T恤脫掉,而我這時很凶的跟她說︰

「幹你娘!你在干什麼,要洗澡呀?你背對著我,我要看屁呀?轉過來讓我看清

楚,快呀!」

「家榮哥,你別這麼凶嘛,你好好的跟我說就好了,我一定會照做的。」宣

宣說著又轉了回來,在她眼淚在眼眶打轉的俏臉下,露出隱藏在粉紅色胸罩下那

35D的巨乳。而我在已經是大白天的早上七點看到這景象,雖然經過一夜的折

騰及一次的內褲射精,但胯下的小榮依舊有朝氣的在內褲裡挺立著。

當竹宣彎腰下去要脫牛仔褲時,我卻叫她住手,接著我把音響打開,放著電

子搖頭舞曲後,要求她隨著音樂跳著脫衣舞來欣賞。

可能是音樂比較讓她放得開吧,看著她隨著強有力的節奏盡情的搖擺著她的

身軀,而乳波也隨著她的擺動而波波相連到天邊,看得我真是不能自己。

當她把全身衣物都脫光後,那美麗的胴體讓我真的沒得挑,35D堅挺的巨

乳,加上24寸的小蠻腰及平坦的小腹及沒有一絲贅肉的34俏臀,就這樣完美

的呈現在我眼前,難怪浩成會為她著迷了。

這時宣宣向我走近,而我也故意隨著她的舞步慢慢退到客廳的落地窗旁。突

然我把本來關起的窗簾給打開,耀眼的陽光好像把她立刻拉回現實來,讓她當場

錯愕的停在那看著我,兩隻手更是急忙的遮住女人重要的三點。

「家榮哥,你這是干什麼?這樣子會被別人看到的呀!可不可以把窗簾拉上

呢?」

「哇靠,你以為可以討價還價的呀?我就是要別人看到你這幅德性的。還愣

在那干什麼,快跳過來呀,來呀!」

「你再吱吱歪歪的,當心我馬上把你賣到私娼寮,讓你永無天日!」看著竹

宣這麼不配合,我心中真的火大了,而說出這種重話。

沒想到這真的惹到了這小妮子,開始蹲下去又哭了起來,死也不肯起來再繼

續表演,於是我只好心軟下來,安慰她說︰「好了好了,我最受不了女人哭了,

你別哭了,我只是要看你能忍受到人家的羞辱到什麼程度而己。看來你還是不行

的,算了,你回家吧,今天的事就當沒發生過,而那份合約就當你沒簽過吧!」

「那錢的事……」

「當然就沒有了呀,因為我不可能像冉浩成那樣做爛好人的。」我又用當初

的手段在逼竹宣,看她的反應怎樣。

果然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我錢都還沒借給她,她那敢跟我嗆聲呢?所以

她還是乖乖的站起來,隨著音樂跳著她未完成的舞曲。而我這時想打擊她最後的

自尊心,於是假裝生氣的要她穿好衣服回家。

「家榮哥,你別這樣啦,你就原諒我這次,以後我一定會照你的話去做。求

你不要趕我走,拜託你啦!」

「你不要再說了,我看你都不會配合,我要怎麼幫你呢?我看你還是去找別

人想辦法好了。」

我採欲迎還拒的政策,正打擊她最後的一道防線,想一次徹底逼她服從我的

任何要求,才能為我的日後所走的路會更順暢。

「家榮哥,你就行行好,我真的今天沒這筆錢的話,我一定會死的,你應該

不是那種見死不救的人吧!」

「你說的是真的嗎?好吧,這次就是最後一次了,下次若你再這樣的話,我

一定會把你賣去私娼寮,到時你會怎樣就不關我的事了,懂了嗎?」

看著她那種屈服在我的淫威之下而流露出的委屈可憐模樣,更增加了我那變

態的心裡,但在良知的掙扎中,我又覺得我像是一個惡魔。

「那這樣好了,今天就到此為止。待會我會去談一筆生意,這些錢你就先拿

去救急,事情辦完後你就在家等我,明天我會帶你去做一些包裝。記得不要到處

亂跑,知不知道?」

************

第二天早上當百貨公司一開始營業時,我就帶著竹宣去添購一些行頭,因為

現在正值夏季大拍賣,所以我就為她選了各式各樣的服飾及配件化妝品,接著我

就帶著她到我一個朋友的私人攝影工作室,準備幫她拍一些『宣傳照』。

剛開始竹宣還以為我良心發現,真的把她當女朋友看待,但一到攝影室後,

她才知道原來她想錯了。

「宣宣,來,現在先把這套衣服換上,待會幫你拍些美美的照片喔!」

「大偉呀,待會要麻煩你了。對了,你可不可以用你那專業的數位相機幫我

們這位美女拍呀?」

「厚,家榮,你這好兄弟這樣說就太見外了,難得有這樣一位美女給我拍,

你不交待我也會把她拍得美美的。」大偉說著,眼睛卻正瞄著正在化妝的竹宣而

露出邪惡的笑容,而這正是我跟他之前所達成的協議。

當大偉的化妝師幫竹宣化好妝後,她拿了我要給她換的衣服後,正想走到更

衣室換時,卻被我叫住了︰「宣宣,你要走到哪去?」

「我……我……我要去更衣室換衣服呀,有什麼問題嗎?」

「拜託,那多麻煩呀,我們要拍很多組照片耶!人家也是很忙的,是我求他

他才肯先幫我們拍的呢。就在這換就好了,快點!」

「在這換?可是……可是……那麼多人在看,不好吧!」

「有什麼人,現在就剩我跟大偉而己,別再那婆婆媽媽的,你是不是又不聽

我的話了!」

竹宣看著我生氣的樣子,於是害羞的站在原地,慢慢的把她的衣服脫掉,剩

下內衣內褲,準備換上時,我又有話說了︰「等一下,你這套內衣褲不太好看,

換上這套吧!」說著我就把一套咖啡色透明的胸罩及從兩邊用細繩綁的小褲褲放

在她手中,要她換上。看著她猶豫不決的樣子,我更是不耐煩的催促著她︰「快

點換呀,小姐,時間寶貴,你想拍到明天嗎?」

這時大偉卻當起白臉來,笑笑的對我說︰「我說家榮呀,你別對人家這麼凶

嘛,如果人家羞的話,就叫她去更衣室換好了,我可以等一下沒關係的。看你把

人家嚇哭了,這樣待會拍照起來就不好看了呢!」

「你是叫宣宣吧,沒關係你先去更衣室換好再拍好了。」

當竹宣含著眼淚拿衣服到更衣室換時,大偉在一旁小聲的跟我說︰「大哥,

你下這種猛藥,很容易凸捶的,到時就沒得玩了,待會全交給我,保證OK。我

大偉拍了這麼多,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不過,等全部完成後,你答應我的一定

要做到喔!」

「只要你能搞定,那有什麼問題呢,那待會全看你的羅!」

當竹宣從更衣室走出來時,那樣子讓我們兩個當場口水沒流下來,飄逸的長

發、性感的棗紅色口紅、配上細肩帶的短T恤、露出幾乎包不住乳房而露出深深

的乳溝、超低腰的牛仔褲露出漂亮的肚臍眼及上半部的小屁屁和股溝,加上一雙

淡粉紅亮皮的涼鞋,真像是時裝雜誌上的模特兒,看得我們當場定格在那不動。

大偉首先回過神來,溫柔的對她說︰「宣宣,你待會就放輕鬆點,我教你擺

POSE,你只要照我的話做就好了,不要想太多,我一定會幫你拍得連你都很

滿意的,OK?」

「嗯,那就麻煩你了!」

於是大偉準備好所有的器材,放了輕快的音樂,開始了他的工作。

剛開始都只是一些普通的動作,有的清純有的可愛,在換了好幾套衣服後,

大偉看她己進入狀況,便開始要求她擺一些性感的姿勢,並不時的要她露一些內

衣內褲之類的,而看她也開始不排斥,於是更大膽的要求她慢慢的開始拍脫衣露

胸的鏡頭。

起先她還是不太願意,但看到我在一旁露出不悅的表情後,也只得乖乖的照

著大偉的話做,而這時大偉更把音樂換成了電子舞曲。

在音樂氣氛的帶動下,漸漸地竹宣開始進入了狀況,各種姿勢都擺得那麼自

然,就連要她坐在地上把腳打得開開的、隔著透明內褲露出那種陰毛的姿勢也擺

得那麼開心。

這時我一旁看得老二真是漲得很難過,真想現在就把她抓來大干特幹一番,

於是我走到大偉的旁邊悄悄的跟他說︰「大偉呀,我己經受不了了,我想先干一

干她。而且你幫我拍我們相干時的照片,好不好?」

大偉在聽到我的話後就叫竹宣先到一旁休息,然後就跟我說︰「大哥呀,我

也粉想參一腳呀!可是現在好不容易她己經進入狀況了,你要突然來攪和那麼一

下,整個氣氛都被你破壞了,你知不知道?」

「我不管,昨天沒搞到,今天我是第一次看這種畫面,真的己經凍未條了。

你不是很有辦法嗎,你負責幫我搞定,不然大家都別玩,反正回家我還可以玩個

過癮!」

「好啦好啦,誰叫我今天放假沒跟馬子出去就是等你的這個貨色呢!」

「宣宣呀,你跟家榮在這先休息一下,我去買個飲料跟煙馬上就回來了。」

「家榮哥,你剛跟攝影師說些什麼,那麼神秘?」這時竹宣只披件小外套,

穿著透明的丁字褲,露著兩個大肉球跟著我聊天,己經不避諱在我面前露著身

體。而我這時看得那兩顆大肉球在那晃呀晃的,我的眼睛也看得跟著她晃呀晃的

差點腦震盪。

「我是跟他說,我現在想跟你愛愛,所以請他先迴避一下。怎樣,這答案你

滿意嗎?」

「厚,你好壞喲!你真的跟他這樣說喔?人家以後面子要往哪擺呀!他該不

會以為我真的是那種隨便的女孩吧?」

「管他怎想,反正以後你不是都要這樣來還我錢嗎?現在先幫我吹吹吧!」

說著就把我早己發漲的老二掏出來,按著她的頭要她為我口交。

「喔……好爽呀……看不出來……你年紀這麼輕……技巧卻……這麼棒……

喔……看來……你的經驗也……很……嗯……很豐富吧……」

看著宣宣不情願但還是賣力的含弄著我的雞巴,一方面又怕大偉回來那種擔

心受怕的樣子,更加深了我變態的心理。於是我索性拿掉她的外套,手更是開始

在她的大奶上面下功夫,像在做饅頭那樣用力的揉搓著,而下面則感受著她的第

一次的服務。

「啊……專心點……喔……別管大偉會不會回來……就是這樣……啊……你

的大奶子……真不是蓋的……嘴還……真是厲害……喔……好爽呀……你的奶子

真有彈性……對……對……還有睪丸……啊……肛門那……啊……別……別弄那

……喔……不行了……」

當我把今天的第一炮射在她的櫻桃小口內時,正好大偉進來看到這一幕,而

宣宣正想把我寶貴的精液吐掉時,看到了大偉卻緊張得把它吞了下去,嘴角還有

一絲白白的餘滴。而大偉此時卻急忙叫宣宣不要動,馬上拿了照像機給她一個臉

部的特寫,而且看他應該在門外看了很久吧!

在拍完這鏡頭後,也顧不得在宣宣心中留下的美好形象,當場也掏出了他早

已翹得半天高的雞巴,就像加油管那樣就往宣宣的嘴裡塞,並自己做起活塞運動

來了。

「哇靠……家榮……你好幸福喔!有這樣棒的美女……做這樣的服務……啊

……等下我一定……多為你……拍幾張……好的鏡頭……喔……好爽啊……」

也不知是竹宣認命還是她自己開始發情了,居然看了看我沒阻止後,便開始

為大偉服務起來了。只見她握著大偉的肉棒不停的在她嘴中進進出出,還連他的

睪丸都不放過的仔細舔弄著。

而我在一旁看著,心情也開始激動起來,接著更是想做心中早己幻想己久的

3P性遊戲。

於是想做就做,我把宣宣調整成高跪姿,從後面脫下她的丁字褲,兩手握著

幾乎握不住的大奶,手口並用的從她的背頸開始往下舔著。

而我發覺宣宣的敏感帶好像是在背部的樣子,每觸碰一下,她的身體也跟著

像是被電到時扭動一下,口中更是「嗚嗚」的叫著;而當我舔到她今天還沒接觸

的穴口時,看到那穴口早己氾濫成災的淫水直流。而大偉這時除了享受宣宣的舒

適服務外,更是不放過宣宣每個臉部淫蕩的精彩表情忠實的記錄著。

當我的雞巴再次勃起時,我迫不及待的將老二扶正對準宣宣的陰道口,用力

一擠便全根沒入她的穴中,而她的口中也緊了一下,彷彿是在迎接小榮的到來,

而大偉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吸也忍不住的交貨全數射在宣宣的嘴裡面。

看著宣宣自嘴角慢慢流出的精液,表情好像又痛苦又陶醉的淫樣,手中的相

機更是「卡擦、卡擦」的拍個不停,而我這時也覺得自己變成男主角,好像有些

剌激,更是賣力的從面抽插著宣宣的美穴。

「啊……啊……家榮哥……你好棒呀……插得宣宣……好爽呀……好像……

快……快……飛上天了……喔……嗯……呀……就是那裡……再用力點……再快

一點……啊……來了……我到了……啊……」

這時宣宣好像全身虛脫似的往前趴,好在我立刻抓住她的小蠻腰,才沒被她

跑掉,小榮也才沒立刻滑出穴外。這時我想起了浩成說的她的屁眼滋味也不錯,

於是慢慢的把她放下,在陰道衝鋒陷陣了一會後,把她的雙腿分開,利用她淫水

的潤滑度,瞄準她的菊穴慢慢的給她再次塞了進去,整個人更是壓了上去,慢慢

的體驗她的屁眼滋味。

「喔……我的好妹子,你的後庭也是這麼棒……喔……大偉……等一下……

你也來享受一下……這難得的穴穴及……屁眼的滋味……真不是蓋的!喔……」

「我第一次玩屁眼……真是感覺……不同……喔……啊……難怪……有的人

……專玩屁眼……就算多花一二千也……是值得的……啊……好爽……」

而這時我又想到A片的那種三明治玩法,也想嘗試看看,於是我把宣宣拉起

來,讓她坐在我的上面,接著叫大偉拍陰部的特寫鏡頭。拍完後,看大偉的雞巴

也恢復了生氣,於是我叫大偉來玩這種三明治的姿勢。

這時大偉放下了手邊的相機,開始加入了我們的行列,只見他扶住自己的雞

巴,在那迷人的肉縫間滑了一會後,就一桿進洞的跟我一起前後包夾的抽插著宣

宣下面的兩個肉洞,而此時的宣宣也只能無力的任我們為所欲為。

「哇……家榮……這穴……這穴……真是太棒了……好像是人家所說的……

寶吶……那種感覺就像是……」

「一鳥插二洞,對不對?」

「喔……對……對……你說得對極了……就是那種感覺……真是美呆了……

棒呆了……啊……你動一下……就變成了……三了……啊……太刺激了……我

快受不了……了……啊……」

對於我跟大偉來說都是第一次玩3P遊戲,又遇到這種所謂的「名器」,那

種內心的新鮮感及刺激感真是無法言喻的。而宣宣可能也是第一次玩這種遊戲,

一直叫到沒力,精神恍惚到快昏過去的樣子,可是還是死命的配合著我們的抽插

而嬌喘連連著,那忘情的叫床聲真是讓人聲聲難忘,而我們也分別在宣宣的前後

兩個洞裡同時射出了我們的第二發。

當我們抽出我們的老二時,宣宣卻躺在地上無力的喘息著,任由我們的精液

從她的兩個洞汨汨地流出卻使不出力來起身擦拭,而大偉更是把握機會,再次拿

起相機拍下美好的鏡頭,尤其是那下體的特寫。

事後我就把那些照片公佈在各大情色網站、留言板,並留下聯絡方式,正式

的當起了她的經紀人。而這做法的效果非常不錯,立刻有了非常多的客源,而為

了她的健康著想,我更是要求她每天都要吃避孕藥,以省麻煩。

而在空閒的時候,我也會帶她出去逛逛,就像是情侶一樣,幫她買買東西添

些行頭,有時也會在陽明山第二停車場或建國高架橋下做做車床族,享受那種刺

激的偷情式的性愛,日子好不快活。

很快的兩個月後她就把錢都還清了,而當她把最後一筆錢交到我手上後,我

知道跟她的交易從此也結束了,於是我就跟她說︰「雖然我們的約定是三個月,

但今天你己把錢全部還清了,所以從現在開始你自由了。雖然當初我對你的手段

不太恰當,但因為我也要生活,所以不得出此下策,希望你不會記恨我。以後我

們還是朋友嗎?」

「嗯,家榮哥,謝謝你幫我解決了困難,雖然這些日子我很不愉快,但想想

你對我還算不錯,只是今後我不知要去做什麼工作,就連男朋友可能也不太敢交

了,因為我怕到時他知道我有這種情況的話,一定不會要我的。家榮哥,你可不

可以最後一次的干我,讓我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

聽到這些話時,我也不免有些感傷,因為畢竟跟她在一起兩個月說沒對她好

感是騙人的,雖然當初只是要得到她的身體,但人都是有感情的動物,尤其她又

是這兩個月來的親密枕邊人、臨時的炮友,但我也為她付出了許多,所以我怕我

會留下她,於是很慎重的拒絕了她的最後要求。

看著她離去的身影,心中難免有一絲的惆悵,點了支煙,獨自坐在家中的沙

發上喝著啤酒,電視上播放著新人鄭瓊之的台語歌°°《查某砡仔》,讓我又不

自主的想著她那迷人的身軀及美妙的叫床聲。我想,今夜我又要靠打手槍入眠了

吧!

就在我正想去洗澡時,手機的電話響了起來,居然是竹宣又打來了︰「家榮

精彩內容一定要幫大大頂上去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