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女警察在車上的性經曆】作者:不詳

【我與女警察在車上的性經曆】作者:不詳 我與女警察在車上的性經曆

作者:不詳

字數:3915字

那是2004年的夏天,我從汕頭到深圳,借的是朋友的奔馳車。剛進高速

路的收費站口,就被兩個男警察給攔住了。我也沒違章啊?正在納悶呢,按下車

窗。

其中一個警察笑容可掬的沖我說:「先生,方便幫忙帶個人麽?」

噢,想搭順風車。

我問:「去哪兒?」

「深圳。」

我爽快地說:「上車吧。」

心想:反正一個人,要開4個小時,正好有個伴兒。

警察忙說謝謝,一揚手,從裝有空調的收費亭里走出一位女警察。

啊,美女!真漂亮。160以上的個頭,苗條的身材,鵝蛋臉,一雙水靈靈

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膚。雖然是悶熱的炎夏,她卻穿得整齊的警服。她很大方的

座在副駕駛的位置,沖我嫣然一笑:「謝謝你。」

「不客氣。」

在招呼聲中,我駛上了通往深圳的高速公路。通過聊天,我才知道她是公安

大學剛畢業一年,在深圳實習。那兩個男警察是她的同學,她是過來參加同學的

婚禮的。她男朋友的父親是省廳的一個領導,也正是有這種關系,她才能到深圳。

一路上開始下雨,越來越大。因爲不熟悉,話也越來越少。過了汕尾,開始

堵車,可能是前面發生了意外事故。車行得很慢。她百無聊耐中拿出一個son

y筆記本,我瞥了一眼,帶無限網卡。

她沖我一笑:「無聊,我上網看看。」

她笑得很妩媚動人,配著一身警服,不由得使人浮想聯翩。我仍然慢慢地跟

著前面的車。她則聚精會神的看電腦,還不停的打字。

我忍不住問:「聊天呢?」

「不是啊,我在寫東西。」

我逗她:「不會是黃色小說吧?」

誰知她很大方地說:「哈哈,我要是寫的話,保證點擊率第一。」

我壞壞的看著她:「那你趕快寫,等到了深圳,我第一個看。」

車又停下了,我們倆又聊上了。雨越下越大,烏云壓頂。雖只有下午3點多

鍾,但是天很黑,我開了車燈。車里空調涼爽,飄著蔡琴的歌。我拿出兩罐紅牛,

給她一罐。

「有激素的,我不喝。」她嘟著小嘴。

「不好意思,我只帶了這種飲料。不過,少喝點,有益身心的。」我邪邪的

笑。

聊著聊著,我們就聊到了男女的話題。她對諸多的激情故事好象挺羨慕,可

又被傳統的觀念所束縛著。

我問她:「如果機緣巧合,你會嘗試麽?」

她好像一下就臉紅了,我看不清楚,不過能感覺到。

「不會的,嗯,不過也看是什麽人。起碼要有感覺。那你呢?」

我一下沒反應過來:「我?我神往已久。不過就是沒遇到。這種事可遇不可

求啊。」

她拖長了語調:「你,不會吧?像你這樣英俊潇灑,又有錢的男人竟然會守

身如玉?我才不信呢。」

我笑了:「哪里,我也早不是金玉之身。只是見多了風月場中的事。甯嘗好

桃一口,不吃爛杏一筐啊。」

她歎了一口氣:「你說的也是……」

不知不覺,前面已經開始暢順了。剛想提速,才發覺此時已是暴雨傾盆。雨

刷根本不起作用,路面積水很深,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路。

她有點緊張:「我們找個地方停一下吧,我剛才看到指示牌,前面好像有一

個休息站。」

我也不敢再開了,在不遠處下了休息站。把車停在一處水少的地方。想下去,

可雨實在是大。周圍車不多。安下心來,我們靜靜的座著。她在打手機給男友,

說回去可能很晚了之類的。過了一會兒,她說有點餓。我翻了個遍,也沒找到耐

以充饑的東西。于是將車開到商店旁邊,我沖了下去,將我認爲女孩子喜歡吃的

都買了一樣,一大包。雖然距離很近,當沖回車上時。我的上身濕透,皮鞋里全

是水。

她忙手忙腳地拿出紙巾幫我擦臉上的,身上的水。

「衣服濕透了,別穿了,脫下來吧。」她邊說邊不好意思,「都是我不好,

害你成了落湯雞。」

我安慰她:「咱倆都是天涯常客,相逢何必客氣。我也餓了。」

我脫了皮鞋和襪子,光著腳將車開到一關著大門的修理鋪高地上。外面下著

大雨,我光著膀子和她在悠揚的音樂聲中開始了晚餐。

雨仍下得很大。我們倆的距離好像小了很多。她的話也多了起來,和我講她

小時候的事,講她在警校的事……

據說是日本人投資中國的se情一ye情網站,我好不容易搞到手了,

大家一起去happy吧里面可有好多色女

我看著她,久久地看著她。一種沖動漸漸浮起。我忍不住想擁抱她,吻她那

可人的櫻桃小口。我的心怦怦亂跳,我自己都能聽見。我找了個借口:「看你手

無縛雞之力,能當警察?在警校練得怎樣?來,咱倆扳扳手腕。」

她很大方的伸出右手放在中間的扶手上,我輕輕地握著她的玉手。細皮嫩肉,

手指纖長。她當然不是我的對手。扳完了,她抽回了右手。我順勢握住了她的左

手,她的手一怔,沒有抽回去。我不失時機地在她的手心和手背上輕輕的用指甲

劃過。她低著頭,不說話。手心里都是汗。

「你手里都是汗。」我說。

「別人碰我,我緊張。」她輕輕地說。

看著她嬌羞無比的樣子,我再也恩耐不住,一把將她摟了過來,同時吻在她

的櫻口上。

她緊閉著嘴,掙扎著:「別,別這樣,這樣不好。」

我緊緊地摟著她,將她的座椅慢慢放倒。整個身體壓在了她的身上。我不停

的吻她的耳垂,吻她的頸。她用兩只手用力的推我。我將她的兩只手摁在身后,

緊緊地摟著。我喘著粗氣,順著她的臉龐再一次吻到她的口,這一次他不再緊閉。

而是半張,哈出陣陣香氣。我柔柔的將舌尖伸向她軟軟的唇,輕輕的在她的

上下唇之間來回的掃動,在她的齒上劃過。

她不再掙扎,兩只手不知何時已搭在我的肩上。她的舌開始主動伸進我的口

中,我突然張大口,整個含住她的香口。將舌頭來回地在她的口中抽插、攪動。

她的嬌小的身軀在我的伸下來會的扭動。我不失時機地解開她警服上衣的扣

子。

突然,她抓住我的手,不讓我解。我也沒有強來,就用左手隔著警服揉她的

胸。她的胸不很大,我一只手剛好握住。我慢慢地揉、搓。下邊用右腿分開她的

兩腿,用大腿根部頂著她的中間,上下的摩擦。就這樣,我上面吻著,中間揉著,

下面摩著。漸漸的她開始輕聲地哼著,並不斷擡高臀部,竭力扎著我的腿。

我再一次解她警服的紐扣,這一次她沒有阻攔。很順利解開了扣子,我俯在

她的耳邊:「脫掉它。」

可能是警服胸前有硬物,頂得我倆都不舒服,她遲疑了一下,還是脫了。我

趁機脫了她的胸罩。黑暗中,她整個胸暴露在我的眼前,挺拔的像座小雪山一樣

白,乳頭像一個山峰驕傲的屹立著。我撲下去,忘情的吻著此刻屬于我的兩座小

山。她呻吟的聲音更大了,將我的頭死死的抱在懷里。她原本扎著的長發也已散

開。我含著她的乳房,大口大口的吸進,然后再吐出。

她也不停得擡起頭,吻我的肩。我順著她的胸,吻她的腹部,軟綿綿地。她

的皮膚如絲綢柔滑。我吻著她的肚臍,她抱著我的頭,大聲地喘著氣,胸口劇烈

的起伏。我將旁邊的紅牛倒在她的肚臍,小口小口的啜吸,我能感覺她的渾身在

顫抖。

我騰出右手解她的皮帶,她緊抓著不放,一邊小聲哀求:「你繞了我吧,你

繞了我吧。」

此時此刻,就像進軍的號令。我哪里肯住手。終于拗不過我,她松開了手。

我揭開了她的皮帶,連內褲一起褪去,她主動擡起臀部配合我。這一刻,她

整個人裸露在我的面前。我瞬間除去內外褲。那一刻,我們兩人緊緊的互相抱在

一起。

她激動地對我說:「冤家,這次你把我害慘了。」

我將手伸向她的蜜穴,下面已是水澤汪洋。我一邊柔情的親吻著她,一邊用

中指輕輕的來回摩擦她的*.小東西盈盈的挺著。隨著我節奏的加快,她的叫聲也

不斷加大,突然,她身體反弓,渾身僵直,大聲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個皮座椅上全是她的水。她高潮了。一下子,她癱了下去。她閉著雙眼,

一動不動。我擡起她的雙腿,將暴怒已久的DD頂在她的下面。試了幾次,不得

其門而入。

據說是日本人投資中國的se情一ye情網站,我好不容易搞到手了,

大家一起去happy吧里面可有好多色女

她喃喃地說:「我不行了,你別搞我了。」

雖然是這麽說,她還是扶著DD進入了她的蜜穴。雖然經過剛剛高潮,可是

里面仍然很緊。四周緊緊地,暖暖的包圍著我。那一刻,我仿佛在云端。我沒有

馬上抽動。我趴在她的身上,怕壓的她不舒服,我用肘部盡量支撐著身體的重量。

她再一次雙手環抱著我,一只腳頂在窗戶上,一只腳踩在波杆上。我深吸了

一口氣,將DD盡根插入她的蜜穴,一動不動。

 然后利用肌肉將DD在蜜穴里輕輕的

跳動。每跳動一下,她就叫一聲。后來,她也慢慢收縮YD的肌肉。我們就

這樣互相配合。盡情的享受著彼此的歡愉和真心的付出,至少在此刻是這樣。

她咬著我的耳朵:「我喜歡你這樣對我,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我說:「寶貝,激動得還在后邊呢。」

說完,我將DD拔除少許,在她的YD口輕輕的上下左右前后摩擦。

幾十下之后,她的呼吸又急促起來:「我要,我要,我要你。」

我故意逗她:「你要什麽?我的寶貝。」

開始她還不說,我就繼續在她的門前沖撞。

「說,寶貝,你想要什麽?」

她這時早已是意亂情迷:「我要你進來。」

「進來干什麽?」

「啊,啊啊……」她奮力的張開兩腿,「我要你插我。」

我再也忍不住,奮不顧身的一沖到底。她「啊」的一聲大叫,我快速的抽動

著,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快,就在我快要達到巅峰的時候。我感覺到她的YD肌肉

緊縮。

「我不行了,我不行了……」她狂叫著,雨打在車上的聲音混著她幸福享受

的呐喊仿佛是一首激情交響樂。那一刻,我用盡全身最后一點力氣,劃出最后一

槳,終于沖上了浪顛……

據說是日本人投資中國的se情一ye情網站,我好不容易搞到手了,

大家一起去happy吧里面可有好多色女

我們緊緊的抱著,這時刻,我相信我們都是真心付出的,都是用心在做的,

用心在體會的。事后,去深圳的路上。我們彼此沒有太多的話。我開得很慢,我

想留住和她一起的光陰。我知道,我留不住。在人生的路上,我們有緣相逢。我

們不在乎天長地久,我們在乎曾經擁有……

到了深圳,我們分開了。我看著她的背影漸漸遠去,消失在小區的路燈下。

我們彼此不知道對方的姓名,不知道對方的聯系方式。

下車時,她說了一句話:我會想你的。

我也是。不管多少年以后,即使將她深埋于心,我還是會想她的。祝福她!

 【全文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