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妻變淫妻(3)因病失身

(3)因病失身

這天老婆病了,她挂了電話告假,便打算找雲妮陪她去看醫生,誰知怎也找不到雲妮,自己又頭昏腦脹,迷迷昏昏,孤獨無助中鬼使神差的看到微風給她的手機號碼,在沒有選擇之下隻有向他求助了。老婆最初對微風還有戒心,不讓他直接到家中,隻約在大廈門前等候。

微風和老婆在聊了個多月,一直約不到老婆外出,現在見她自己送上門,便飛快的駕車來接她去看醫生。不過十分鍾,微風已到了我家樓下門前,一臉期待的等候佳人下來。直至見到老婆出現,微風終于放下了心,因他一直擔心她會臨時改變主意,那他爲今天所準備的工夫便全部白廢了。

「嗨!妳好。上車吧!」微風看見老婆向他走去,趕緊坐直了身子,放下車窗,簡短的打個招呼。

「真不好意思,給你麻煩了。」老婆有氣無力的說。

「大家是朋友,不要客氣。」微風坐在駕駛座上下打量著老婆。老婆今天爲了方便,外出時上身隻穿了一件灰色背心,下身隨意配了一條深色短裙,雙腿穿上黑色絲襪,雖然不算刻意作性感打扮,但配搭起來還是把老婆姣好的身材充份地展示在微風眼前,引得他大吞口水。

「妳真人比照片還要漂亮!」微風微笑著說。

「哪裡,都快三十了,怎麽能跟那些少女們比?別開玩笑了,開車吧!」老婆嬌羞的笑了起來,目光同時望看向微風,貼身的T恤充份展示出他的胸肌,要不是病得頭昏腦漲,說不定也會對這年輕健壯的體格有點兒心動。

微風和老婆看過醫生,診斷隻是感冒發燒,打了一針拿了藥便可回家了。微風在送她回家途中爲她跟著買了一些粥,跟著駕車回到我家門前。老婆本打算自己上樓,但可能是因爲一直沒吃東西,加上帶病在身,在炎熱的夏天仍覺手腳冰冷,下車站起來便頭暈眼花,連站也站不穩,隻有讓微風扶她回家了。

進門後微風把老婆扶到睡房中,把枕頭疊起讓她在床上半躺著,跟著便喂她吃粥。吃了溫暖的粥水,老婆冰冷的身子漸漸暖和起來,微風這麽細心照顧,連自己丈夫也比不上,深深的看了微風一眼,說:「謝謝。」

「樂意效勞!」微風笑著說,跟著便坐在她的床沿。

微風看見老婆蒼白的臉出現一抹紅霞,也不知她是吃過東西回複一些血色,還是自覺這樣孤男寡女在床上不對頭。微風見老婆見低著頭不敢看自己,便用手輕輕的劃過老婆的面頰,把頭伸過去吻在她嬌俏的紅唇。

「不要!」老婆嚇得扭過頭用手推開微風。雖然老婆這個多月已在虛擬的幻想世界出軌無數次,但她一直提醒著自己是有丈夫的,堅持不和網友在現實中見面,今天要不是求助無門,也不至讓微風到自己的家作客。

「別怕,讓我給妳焐熱一下身體。」微風見吻不到老婆,便退而求次,隨手把她嬌柔的身軀抱在懷裡。

「唔……不用了。」老婆帶病在身,連推拒也有氣無力的,這一下給微風抱著,馬上心慌意亂,情急之下竟忍不住落淚了。

「吃完粥要吃藥了。」見到老婆哭起來,微風知道這不是時候,深呼口氣,強壓下心中的慾念,說罷便跑到廚房給老婆拿藥了。

老婆脫了身,心中還以爲微風畢竟是君子,不會強人所難,又哪裡知道他的龌龊心思?微風在廚房拿了一杯水,然後從銀包裡拿出一粒藥丸,加在醫生給的藥丸中,回來一起交到老婆手中。微風見老婆連看也沒看便把幾粒藥丸和著水吃了,自己下面立即起了反應,爲免在老婆面前露出了馬腳,他待老婆一吃完藥便藉故把水杯拿走熘出去,站在門外等待藥力發作。老婆本來已病得頭暈轉向,吃過藥頭腦更是迷煳,倦得連眼皮也掙不開。

其實微風一聽到老婆病了,知是個佔她便宜的好機會,早已帶了安眠藥和數碼相機才過來。他看準了感冒發燒的人在打過針吃過藥定會迷迷癡癡,不會想到是再給下了藥,才睡得不省人事。

微風在門外緊緊地盯著老婆,看到老婆終于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便拿出數碼相機跑了進來。

「喂,快醒醒……」微風雙手抓著老婆的雙肩搖晃了幾下,見她絲毫沒有反應,肯定她已昏睡了,便爬到床上,放膽動手去脫她的衣服,雙手觸到老婆的身體,隻覺皮膚竟像少女般幼嫩。

「他媽的,看照片早已覺得她漂亮,想不到結了婚身體還這麽粉嫩,吊了我胃口這麽久,今天定要操個翻本。」微風的自言自語的說。老婆已昏睡,他也不再裝什麽斯文,說話也粗卑起來了。

就是這樣,微風一面爲老婆脫衣,一面不停拍照。昏迷了的老婆在床上任由微風擺佈,由得他將自己豐盈的身體擺出各種淫靡的姿勢,像連環圖的由穿著整齊拍到身無寸縷。

微風先把老婆的背心拉過她的頭,便看到她的緊身乳罩,一雙乳房在蕾絲包裹下呼之欲出,微風拍了幾張照片,跟著便扯掉乳罩,把她那令人羨慕不已的的豪乳解放出來。

微風脫光了老婆的衣服,便伸手過去摸向她的乳房,「嗯!」老婆本能的叫了一聲,跟著又沒有聲響了。

「媽的,乳房又圓又大,乳頭還是粉紅色,真想吃掉它。」微風雙手不老實的在老婆乳房上搓弄了一會,誰知他的手一碰到她冰冷的身軀,她的毛孔馬上起了一片雞皮疙瘩,乳頭也馬上充血凸起來。見到這人犯罪的景像,微風自然少不免又拿起相機拍照了。

脫完上面脫下面,微風跟著便伸手到老婆的短裙下拉低絲襪和內褲,雙手分開她雙腿,用相機去拍她腿間的春光。誰知當微風近距離一看,竟然見到老婆的私處閃閃發光,愛穴中有一些透明的液體慢慢流出。

原來當微風在爲老婆寬衣解帶之際,雙手在她身上到處揩油,老婆雖然早昏死過去,但這樣給人撫摸,潛意識還是令身體作出本能的生理反應。老婆近日又經常自慰,身體變得十分敏感,在刺激下小穴自然難免愛液氾濫了。

「淫婦,摸不了幾下便濕成這樣,還在人前裝正經!」拍了不下數百張豔照後,微風再也忍不住了,飛快地脫掉衣服,抓住老婆雙腳把她拉到床邊,把肉棒對準她的蜜穴,腰一沈便想直捅進去。

微風見老婆小穴濕答答的,本以爲不費吹灰之力便可滑進去,哪知肉棒插進了一寸多便遇到阻力,未能長驅直進。

「呀……」老婆的身體被微風這麽粗魯地侵入,在昏睡中仍痛得叫了出來,若不是昏迷了,可真會痛死。

「咦?結了婚的女人怎麽還這麽緊窄?看來她老公的肉棒肯定沒我的粗大,今天就讓我來好好的給妳開發。」微風看到老婆痛得一雙柳眉皺起,實在我見猶憐,但對微風來說,那哀憐的表情隻是增加了他佔有這人妻的慾望。

微風深深吸一口氣,把老婆的雙腿高高舉起架在自己的肩膀上,退出少許便繼續向內挺進,但是仍覺得有很大的阻力。說起來微風的肉棒不算特別長,隻是比常人粗大,加上老婆和我聚少離多,愛穴已個多月未有訪客,這時自然顯得特別緊湊了。

微風的肉棒給老婆緊湊的愛穴夾著十分受用,瞬間就想爆發了。但是今天第一次操到這良家,不慢慢享受實在浪費,便轉過頭去拿相機,開始拍攝肉棒在她小穴進出的圖片。

待微風抽插了一會之後,老婆的的小穴漸漸適應了他的巨棒,加上愛穴給異物入侵自然刺激愛液的分泌,潤滑她的小穴,老婆很快便開始苦盡甘來,感到陣陣快感散向全身,面上逐漸露出娛悅的表情,原本蒼白的臉頰亦開始紅潤起來。

「唔……唔……老公,大力一點嘛!唔……唔……唔……唔……」老婆以爲自己在做夢,夢中丈夫回到身邊,正跟自己在床上纏綿。

微風站在床沿,一面把玩老婆的雙乳,一面大力抽插。過了一會,微風覺得自己快爽到了,便把肉棒抽出,再用力盡根插入,肉棒在她溫暖的蜜穴內一顫一跳,不斷把滾燙的精液灌射進去。

「呀!老公!」老婆在夢中本也快給丈夫操得爽到了,微風這樣大力一插,給龜頭頂到花心,再給滾燙的精液一噴,竟然真的爽到了。

「賤貨,睡死了都這麽敏感,清醒時真的很難想像會浪到什麽樣子了。」微風已不是第一次迷姦網友,但遇到浪得被迷姦仍能爽到的還是第一次,最難得是微風覺得老婆的蜜穴在爽到時竟然不由自主地一收一放,像是要把他的精液全吸進子宮裡去。

「嘩!好浪的淫洞。」微風把壯碩的身體壓在老婆身上,享受肉棒泡在老婆蜜穴裡的感覺,直到大家平靜下來才起床,事後自然少不免又拍了一些精液從老婆愛穴倒流出來的豔照了。拍攝完畢,微風把相機收好,赤裸裸的爬去床上和老婆相擁而睡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