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警花吴仁篇 【下】

吴仁篇【四】

吴仁这阵子可真是憋惨了,大街小巷到处都贴着缉捕他的海报,电视广播也三不五时的表扬他一番,道上兄弟怕受牵累,个个都对他避之唯恐不及,搞得他弹尽援绝,几乎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他只好冒险去找过去的姘头

阿惠。

“唉呀!我的妈啊!你怎么还敢到这里来?有没有人看到你啊?”

阿惠在小旅社租了个房间,平常接客住宿都在这里,算起来倒也方便。她紧张的一把将吴仁拉入房间,立刻把门关了起来。吴仁四处打量一下,笑道:“妳混得还可以吧?能不能帮我凑点钱?”。阿惠一皱眉头,埋怨道:“我只不过是个过气的妓女,你还以为我有多大办法?…唉…好啦!算我上辈子欠你的!”。

吴仁无特定目标,随机性的流窜犯案,使得社会大众陷入深沉的恐慌。在这种情形下,舆论也逐渐转向,开始批评警政系统散漫无能。首当其冲的刑警队长李虹,在焦头烂额之下,仍不得不强打精神,主持项目会议。在会议中李虹面色凝重,语调坚定的鼓励项目小组:“目前各方面虽然对我们多所责难,但相关线索已逐步浮现,只要各位同志继续努力,逮捕吴仁只是迟早问题……”。

李虹顿了一下,话锋一转道:“本人除办案外,尚需兼顾行政业务,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为了全力侦办本案,自即日起,队上一切行政业务,暂时交由副队长全权处理,本人将亲自投入项目小组,以期早日侦破本案。现在请各位详阅最新线索资料,并提出宝贵意见……”。

线索提供人:线人33456线索可信度:相当可靠线索转报人:陈必荣内容提要:私娼阿惠过去与吴仁过从甚密,俩人曾短暂同居,最近阿惠突称其弟将出国留学,四处向姐妹淘调借现金。

查证情形:阿惠之弟仅中学毕业,目前从事车床加工业,并不具备出国留学条件。

分析与建议:阿惠可能假借其弟名义,替吴仁筹措逃亡费用,应予以严密监控。

会议结束,李虹匆匆换上便装,立刻携同陈必荣,亲自踩线去了。

来福旅社位于省市交界处,龙蛇杂处,出入份子复杂。旅社有三层楼二十多个房间,平日除供情侣约会外,并有十多名私娼常驻,随时陪客奸宿。旅社老板阿猴〈即线人33456〉,八面玲珑,各方面关系良好,在下层社会中还算小有名气。

“唉呀!是荣哥啊!这么快就到啦…呵呵….你女朋友好漂亮啊….”

坐在柜台边的阿猴,站起来亲热的和陈必荣打招呼,眼睛却暧昧的盯着他身边的李虹乱转。陈必荣初次和李虹出任务,本来就有些不自在,如今被阿猴一说,更觉得手足无措。但李虹却若无其事的挽着他,还大方的朝阿猴笑了笑。由于阿惠住在306号房,因此陈必荣向阿猴预约了305号房,他红着脸叱道:“你他妈的啰嗦什么?快把钥匙给我!”。

进了房间,李虹咯咯笑道:“你在外勤也五六年了吧?怎么脸皮还这么嫩?为了工作偶尔演演戏,有什么大不了的嘛?”。陈必荣脸红的一蹋胡涂,结巴道:“我….我也不是脸皮薄…只是第一次和队长出任务…压力有点大…”。李虹笑了笑,说道“好啦!别解释了,你去问一下阿猴,看阿惠房间有没有监录设备,如果有的话,我们就捡个现成,不必自己装了。嗯….顺便交待他一下,可不准偷拍我们!”。

阿猴知道陈必荣的身份,但却不知李虹是谁,他见陈必荣出来找他,便调侃道:“荣哥,你马子这么风骚性感,你怎么不呆在房里?出来找威尔钢啊?”。陈必荣在他肩膀上捶了一拳,将他拉到一旁低声骂道:“你他妈的也不看清楚!她是鼎鼎大名的刑警队长李虹啊!”。

阿猴“啊”了一声,不可置信的道:“真的假的?刑警队长这么漂亮?”。陈必荣嘘了一下道:“小声一点,可别让人听见!待会有机会我替你引见一下,我告诉你,她可比我罩得住,只要认识她,以后你好处多得很呢!”。

一切布置妥当,李虹欣慰的叹了口气。她心想:“项目小组多日来辛苦的侦查、布线、跟踪、监控,现在就等着收网了。”。但她万万没想到,刘彪竟然会打草惊蛇,越界抢功。

当吴仁戴着鸭舌帽,鬼祟的窜进阿惠住处时,监控小组立即按照既定计划布署,并迅即报知向李虹。李虹作出指示:“为避免伤及无辜,待吴仁离开阿惠住处后,再行围捕。”

“报告队长:情况有点不对,唉呀!….打起来了!…不是我们的人…好……好……”

李虹简直气疯了,刘彪竟然未经报备,率众围捕吴仁。更离谱的是吴仁不但毫发无伤的脱逃,兴安市刑警队反倒一死三伤,其中居然还包括腿部中弹的队长刘彪!这一家伙,新闻可闹大了。李虹一方面要接受上级责难,另一方面还要昧着良心,在记者面前大赞刘彪英勇,这种有苦说不出的尴尬滋味,她还是第一次碰上呢!更糟糕的是吴仁脱逃断线,一切辛苦付诸东流,想要再起炉灶,那又谈何容易?蓝天白云,浪花滚滚,海风不时轻拂着洁净的沙滩;假日人潮汹涌的椰林海滨,此刻却杏无人迹,只有偶尔掠过的海鸥,在天际带来几许生趣。蓦地,海滩上新添一行足迹,一条人影划破静寂;她洁白的肌肤使海滩黯然失色,匀称健美的身材引得大海波涛再起。李虹披散着长发踽踽独行,端丽的面庞满是抑郁,破天荒休了三天假的她,只为疏缓过度疲惫的心灵。

影星拉蔻儿薇芝古铜色的肌肤,一直让李虹钦羡不已,因此她想借着这次休假的机会,顺便在海滩作作日光浴,也好让自己过于白嫩的肌肤,沾上几许粗犷的野气。椰林旁的沙滩上春光乍现,李虹脱下身上的比基尼泳衣,她一边均匀的将防晒油涂抹在身上,一边端详着自己的身体。修长的双腿丰盈结实,平坦的小腹光滑柔腻,浑圆的臀部紧绷耸翘,可是

那饱满丰硕的双乳,却隐约已有下垂的痕迹!

“唉呀!怎么会这样?”

李虹懊恼的托住乳房仔细观察,只见原本向上耸翘100度的嫩红乳头,如今颜色已趋近深紫,并且只能维持在90度左右的直立状态;这对一向要求完美的李虹而言,简直是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她不甘心的搓揉乳房,轻搔乳头,尝试着让它们再度回到过去的最佳状况。乳房在刺激下慢慢绷紧,乳头也硬了起来,但无论她如何努力,乳头挺立的角度,却仍然维持在90度左右。

“唉!算了!不管它了!”

她自暴自弃的放弃努力,转而寻求自我安慰。夹在圆润大腿与平坦小腹之间的三角地带,是李虹最满意的部份。那儿漆黑柔顺的阴毛,蜿蜒成一个完美的倒三角形,三角形下方腿裆交夹处,成熟坟起的阴阜,紧夹着一条鲜嫩的肉缝。

“嗯….这里可一点也没变………”

涂抹防晒油的手指,在隐密的桃源洞口徘徊,碰触到她神圣的快乐之源。局部传来熟悉的快感,勾起她若有似无的遐思,她轻轻叹了口气,心中不禁又埋怨起老公陈强。

“唉!医学研究说作爱有益于美容养颜,偏偏这个可恶的陈强,最近老是有气无力,害得我阴阳不调,整天痒兮兮的难过…哼!…奶头下垂都怪他啦!…”

她在心里骂了一阵,自己也觉得好笑,“哈哈~~奶头下垂也可以怪罪老公,我未免也太天才了吧!”。赤裸趴伏在浴巾上的她,突然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这是长期办案训练出来的一种直觉。她不动声色的游目四顾,但空旷的海滩上却并无人迹,她不死心的继续搜寻,终于在远处礁岩后方,发现到一闪即逝的反光。

她缓缓起身,不慌不忙的穿上泳衣,嘴里自言自语的道:“哼!躲那么远用望远镜偷看,真是变态!嘻嘻~~看得到,吃不着,你不难过啊?”。

入夜一片寂寥,乍换环境的李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老睡不着。她心想:“既然睡不着,不如去海滩上走走吧!”。于是走出旅馆,悠闲的在海滩上散起步来。月明星稀,海风阵阵,李虹不知不觉又走到作日光浴的椰林,她下意识的朝先前偷窥者藏身的礁岩一瞥,竟然发现到一闪一闪的灯光。

“咦!这是什么玩意?”

警务人员的职业天性,使她不由自主的便想追根究底,她悄悄的接近礁岩探头一望,只见礁岩旁的海面上,赫然停泊着一艘‘黑金钢’快艇。

“嗯…不是走私就是偷渡…”

她一边暗自揣度,一边注意观看,只见快艇上有个人在那比手画脚,看样子似乎正在和什么人说话,只是距离太远,听不到他说些什么。在好奇心趋使下,李虹挨着礁岩慢慢向前逼近,直到距离快艇约十公尺左右,才谨慎的趴伏在一块凸起的礁石后;此时月光皎洁,距离又近,快艇周围状况,一目了然。只见快艇旁礁岩上,站着三名持枪大汉,居中的大汉正和快艇上那人对话。

李虹猛地心头狂跳,又惊又喜。快艇上那人身材壮硕、金鱼眼、一字眉、前额微秃、脸有横肉,不正是她处心积虑想要逮捕的要犯吴仁嘛!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但自己目前手无寸铁,又要如何将他逮捕归案呢?“喂!搞什么鬼?怎么还不开船?”

“兄弟,当初讲好要先付钱的,你不付钱,船怎么能开?”

“操你妈!我不是已经付了五十万…”

“呵呵~~兄弟,你搞清楚,一个人五十万没错,但你是包船….咱们普通一趟都带十个人,你既然急,要包船,那就得付十个人的钱….五百万….”

“操你妈!你到底开不开?你知道老子是谁?”

“呵呵~~兄弟,要耍狠,咱们可不吃这一套!坐咱们船出去的,那个身上不是背着几条人命?”

李虹正聚精会神的听着,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暴喝:“不许动!一动就宰了妳!”。

“老大!逮到个女的在这偷听!”

“什么?….把她带过来!”

就寝后临时起身的李虹,仅着短裤及紧身小背心,就连胸罩也没戴。当她颠簸着从礁石上被押下来时,小背心下的两个大奶不断晃荡,奶头也因紧张而硬了起来,众人看得不亦乐乎,均觉眼前一亮。

“呦!还挺漂亮的嘛!妳是什么人?躲在这干啥?”

“我…晚上睡不着….出来随便走走…我是游客….”

那被称为老大的凶恶中年人“嗯”了一声,转头对三名持枪大汉道:“把她带上来!咱们先开船再说!”。‘黑金钢’马力强速度快,发动引擎后“轰”的一声,立即风驰电撤的冲向大海,不过瞬间,已飙离海岸约七八百公尺;李虹不知他们意欲何为,只得默不作声静观其变。

快艇上连同驾驶共有七人,扣除李虹、吴仁外,其余五人都是同一集团成员。李虹略作观察,发觉集团成员对自己并不在意,除起初威吓自己乖乖坐着别动外,其余并无任何特殊监视举动;但他们对待吴仁可就不同了。两名大汉枪不离手,目光炯炯的盯着吴仁,显然只要吴仁有任何不轨举动,他们将会立刻开枪加以制止。

“船也开了,尾款可以付了吧?”

老大一开口,两名持枪大汉立即将枪口直指吴仁,吴仁目露凶光刚要拉开包包拉炼,老大猛然暴喝道:“住手!不准动!”。他上前一把抢过包包,退后一步后,拉开拉炼将包包朝下一倒,只听砰砰磅磅一阵响,包包里掉出一堆东西,有两颗手榴弹、三把已上膛的手枪、蓝波刀、不知名的药丸,但就是没有钞票。

“哼!好家伙!跟我来这一套!把他扔到海里去!”

吴仁猛地将上衣一掀,喝道:“不怕死就过来!”。只见他肚子上满满一圈全是炸药,若是不小心引爆,别说是这小小的快艇,就算是大型的游艇,只怕也一样会被炸沉。

那老大一瞧可傻了眼,半晌,他大拇指一竖,赞道:“好!有气魄!我就亏本送你一程!”。他说完一使眼色,两名持枪大汉立即将枪收起,并将掉落的杂物捡起放入包包,恭恭敬敬的还给吴仁。

快艇上的气氛突然轻松了起来,那老大笑道:“吴兄,你的大名咱们久仰,你的嗜好咱们也知道,嘿嘿~~这马子奶大腿长,看起来骚屄也满紧的,呵呵~~吴兄要是有兴趣,不妨带进舱轻松一下….”。吴仁冷酷的盯着李虹看了一会,皮笑肉不笑的道:“嗯….这马子操起来一定很爽,不过我怕进舱会晕船,呵呵~~我还是在这里吹吹海风吧!”。

那老大听他口气,知道他还不放心,于是笑道:“既然吴兄不肯进舱,那就咱们进去好了,反正这马子交给你,你就看着办吧!”。他说完便带着两名大汉,自顾自的弯身进舱。

吴仁似乎轻松了不少,他冷酷的目光渐形猥亵,开始饶有兴致的在李虹身上转来转去,李虹被他瞧得有些尴尬,便将头别了过去。

“臭婊子!跩什么跩?过来!先帮老子吹一吹!”

李虹转头一看,不禁面红耳赤,原来吴仁已解开裤裆,将大屌掏了出来!那玩意黝黑粗大,状极威猛,比她在档案资料中看到过的,吓人多了!

吴仁篇【五】

李虹虽然是个已婚妇人,又从事警职见多识广,但目睹吴仁那玩意后,心头还是深感震惊。她心想:“老公陈强体格魁梧,身高180,但看起来还没他大呢!怪不得他外号叫牛屌…”。吴仁见她转过头,面红耳赤的盯着自己胯下,不禁得意的笑道:“呵呵~~臭婊子!没看过像老子这么大的鸡巴吧?”。他说完突然一翻脸,恶狠狠的瞪着李虹吼道:“妈个屄!臭婊子!叫妳过来,妳没听到啊!”。

李虹一向发号施令惯了,那有人敢对她如此无礼?当下柳眉倒竖,大眼圆睁,也凶巴巴的斥道:“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什么玩意嘛!”。吴仁可愣住了,以往遇见的女人,只要他一摆出凶恶的模样,大都会吓得半死,乖乖就范。那有像眼前这个女人,不但不怕,还胆敢回嘴?他一时之间凶性大发,豁然站起身来,抬手就准备给李虹一个巴掌。但博击冠军李虹,岂会让他得逞?吴仁抬手之际,李虹已摆好架势准备回击,但吴仁突然冷哼一声,放下手又坐了回去;李虹见状,初则疑惑,随即恍然大悟。原来吴仁腰际满是炸药,如果动作过大不慎引爆,那俩人必然当场丧命,尸骨无存。既然吴仁这亡命之徒都不想死,李虹当然也不愿意就此因公殉职,于是也缓缓的坐了下来。

“臭婊子!老子要不是怕炸药爆炸,早就把妳捶死了!….哼!还不乖乖过来服侍老子!”

吴仁从包包中取出手枪,指着李虹威吓;李虹顿时陷入两难。原本凭她矫健的身手、丰富的经验,在吴仁取枪之际,她便可突施袭击,取得先机;但吴仁腰部缠满炸药,却使她不敢轻举妄动。如今吴仁持枪在手,横施威胁,难道自己真要忍辱屈从?她心中正反复思量,吴仁猛地一扬手,‘砰’的一声枪响,子弹已夹带劲风从她左侧耳边掠过。

舱内的偷渡集团听到枪响,纷纷探头张望。

“唉呀!吴兄,夜里枪声传得远,可别把缉私舰引来啊!….那么漂亮的马子,打死太可惜啦!”

待他们见到李虹仍好端端的坐在那儿,情知吴仁只是吓她,便又缩头不吭声了。

“臭婊子!妳再不过来,老子就一枪毙了妳!”

李虹见他金鱼眼暴凸,脖颈上青筋毕露,一副希斯底里的疯狂模样,倒也不敢过份激怒他,于是缓缓挪动屁股,向吴仁靠了过去。快艇甲板上空间狭小,左右两边紧靠栏杆,各有一排固定式座椅。原本李虹坐在左侧座椅边上,吴仁则坐在右侧座椅边上,俩人斜对面坐着,距离约有六七公尺。如今她一挪动,坐到吴仁对面,俩人之间的距离顿时缩短为不到两公尺。

“操妳妈!叫妳过来,妳坐在我对面干嘛?….快爬过来!替老子吸鸡巴!”

“我不要!……”

“什么?….操妳妈!妳再说一遍!”

“….不行啦…那样我会恶心….一恶心….我就会忍不住乱咬…….”

李虹唱作俱佳,一副害怕委屈的模样,吴仁一时之间,倒也不知该拿她怎么办?真一枪打死她吗?操!搞都还没搞到,那未免太可惜了吧!他性欲一向极强,一旦欲望挑起,无论如何也要实时发泄。但李虹说得跟真的一样,他也害怕自己硬上,李虹会一口咬掉他的牛屌!何况,他还有其它顾忌呢!偷渡集团表面上虽然恩仇尽泯,但他心里有数,这些人可不是好惹的;此外,自己身缠炸药,只要稍有不慎,随时都有可能意外引爆…….由于吴仁顾忌多,因此李虹虽然强悍不肯配合,他也只能耐下性子,百般容忍。其实李虹心中,同样也是忐忑不安。她心中暗自思量:“吴仁若是硬逼自己就范,自己到底应该抵死不从,还是忍屈受辱呢?抵死不从嘛,好像没这个必要;忍屈受辱嘛,那又实在恶心…”。

俩人各有顾忌,面面相觑,吴仁只见李虹宽松短裤下的双腿,修长润滑,均匀白嫩,不禁兴起另一股邪念。他心想:“这臭婊子神态端庄,显然是个良家妇女,也难怪她不肯替老子吹.….嗯….她奶子、大腿都挺美的,脚丫子应该长得也不烂吧?…干脆叫她来个脚交算了…”。

“他妈的!算了!妳把鞋子脱下来,用脚替老子搓搓吧!”

他这么一说,心中原本忐忑不安的李虹,一时之间,竟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她曾经用心研究过吴仁的个性与作案模式,也深知吴仁性欲极强,一发便不可收拾。自己若是不能适度满足他,还不知他会作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呢?既然没有拼死不从的必要…嗯….脚交倒是可以容忍的方式。算了!就帮他作一次好了。她心中计议已定,便伸手将脚上的鞋子脱了下来。

吴仁见她依言脱鞋,不禁大喜过望。他忙不迭的将目光扫向李虹双脚,触目之下只觉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刻就让鸡巴和李虹的脚丫子亲热一下。李虹人高马大,脚当然也不小,但她脚部皮肤白里透红,脚形又美;五根脚趾长短适中,排列整齐,脚指甲也平平整整,干干净净。此刻她脱下鞋子,五根脚趾自然的蜷曲伸展了一下,吴仁看得欲火狂飙,鸡巴毛彷佛都竖了起来。

“嗯…你把腿挪上来,对….就这样…”

李虹要吴仁侧身将两腿放在座椅上,自己也面对着吴仁坐在同一排椅子上。如此,李虹只要脚一伸,便可轻易碰触到吴仁的胯下。

“他妈的!看不出来,妳这臭….还挺内行的嘛!”

吴仁粗话说惯了,虽是称赞但仍积习难改,不过他总算还能及时煞车,一句臭婊子只说了个臭字,婊子二字则硬生生的吞回了肚里。李虹斜靠在椅上,伸出圆润光滑的美腿,慢慢将柔软厚实的脚掌,靠近吴仁胯下。她的脚趾、脚掌,全都温暖光滑,细嫩无比,吴仁甫一接触,立即感受到一股舒适的颤栗。

他一边享受李虹柔嫩的美脚,一边透过李虹宽松的短裤,窥看她神秘的私处。此时虽是夜晚,但明月高挂皎洁,海水反光如昼,俩人又近在咫尺,因此吴仁触目所及,尽都清晰无比。只见她圆润的大腿根处,露出紧窄的白色三角裤,三角裤紧裹在她饱满的阴户上,隐约可见一丛乌黑。

“嗯!好舒服!……妳….妳可不可以……把短裤脱掉…背心掀起来…”

吴仁知道李虹不好惹,又情急的只想赶紧发泄,口气竟然难得的客气了起来。

李虹心想:“都用脚帮你作了,让你看看,也没什么大不了!”。便爽快的掀起背心,脱掉短裤。月光下两团颤巍巍的嫩肉,显得格外硕大诱人,仅剩三角裤遮掩的私处,更是分外引人遐思。吴仁赞不绝口,入珠的龟头愈发狰狞可怕,就像蟾蜍一样,长满了疙瘩。李虹试着用脚趾轻轻拨弄龟头,吴仁立刻颤抖着呼呼直喘,阳具也更为火热粗大。

“哇操!妳的奶子真美!又大又白又挺,奶头也很漂亮……”

吴仁口中乱赞,李虹听的倒很窝心。本来她深为乳头不再如前耸翘,而感到懊恼,如今这阅人无数的凶残奸杀犯,竟对自己的奶子赞不绝口!嗯…在这个当口…他应该不会胡说八道吧?李虹心中自问自答,竟自诱发一丝春意。她加紧拨弄吴仁阳具,轻搔吴仁阴囊、股沟,只觉一股异样的悸动,由脚趾逐渐向上蔓延,居然令她有些飘飘欲仙的感觉。

“嘿嘿!妳也开始想了吧?妳看!奶头都硬起来了….小裤裤也湿了…”

其实李虹也搞不清楚,为何自己会有悸动的感觉。她是个荣誉感、责任心极强的女警,为了圆满达成任务,几乎一切都可以牺牲。每当局势险恶且单独面对歹徒时,她全身立刻便会涌起一股热潮,这股热潮强烈时会引起身体轻微痉挛,感觉上极端类似性高潮时的快感。

李虹双脚弯曲,柔嫩的脚掌并拢夹住吴仁阳具,缓缓搓揉了起来。包在阴户上的三角裤已经湿透,随着两脚的动作,逐渐形成一条绳索陷入肉缝,将阴户、阴唇切成了两半。绳索不时磨擦着李虹敏感的私处,李虹只觉全身发热,那种强烈的感觉又来了!

吴仁突然伸手抓住李虹双脚,大力挤压搓揉,李虹知道他已到紧要关头,便也配合着屈起双腿,顺着节奏使力。柔嫩的脚心磨擦着火热的阳具,使李虹内心激起阵阵涟漪,在对敌斗争的过程中,她一向都能乐在其中,如今当然也不例外。表面上她似乎为吴仁所迫,不得不尔,但实际上她从中获得的乐趣,却丝毫也不亚于吴仁!

热浪一波波的翻涌,下体不自禁的抽搐,快感越强,渴望越高,李虹顾不得形象,竟然一手摸奶,一手抚屄,自顾自的浪了起来。吴仁没料到貌美端庄的李虹,居然还有如此风骚的一面,他看得目瞪口呆,欲火旺得几乎要破脑而出。瞬间,他尾椎一麻,龟头直抖,噗、噗、噗一阵强劲的喷发,硬挺的鸡巴便在李虹美脚挟持下,软趴趴的没动静了。

“你….你…舔我的脚….快…快啊!”

李虹脸赛关公,媚眼流波,白嫩的大屁股耸得跟波浪一般,手指也紧按住阴户快速搓揉。她边浪边叫,一脚直伸到吴仁嘴边,一脚狠命挤压吴仁软掉的鸡巴。吴仁在她惊人的浪态感染下,边舔李虹的脚,边发出哀哀惨叫,但软掉的鸡巴却也在惨叫声中,再度硬了起来。

“哇!真是过瘾,没想到妳竟然这么浪!”

“哼!不喜欢啊?….”

船舱里,偷渡集团正窃窃私议。

“操!那马子有一套,吴仁都拿她没辄!不知她到底是干什么的?”

“管她干什么的?到时候干掉吴仁,咱们拿她好好乐乐!”

“老大,咱们改变航程,吴仁会不会知道啊?”

“他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记住!哄他上岸立刻就干掉他!他奶奶的,跟咱们来这一套,要是传出去咱们还混得下去?”

兴奋过后的李虹,迅即恢复严肃端庄的神态,她不苟言笑,眼神锐利,吴仁望而生畏,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女人,曾经搓揉过自己的大屌,替自己作过脚交。其实吴仁那里知道,李虹外表的冷淡,正衬托出她内心的激情。当刚才欲念如山洪爆发之时,李虹几乎忍不住想叫吴仁操她,只是身为女警的矜持,使她终于悬崖勒马。

李虹内心是矛盾的,她绝不会主动作出轨之事,但是却可以容忍,在不得已状况下的失身;当然基本上她会全力反抗,不会束手就擒的。但只要有本事制服她,她也不反对被迫的享受一下人生。此刻,她心里可把吴仁骂死啦!

“什么玩意嘛?都说如何凶残,如何好色,哼!连老娘都搞不定。你要是真有本事把老娘硬上了,老娘还佩服你呢!….哼!搞得老娘不上不下,难过死啦!…”

吴仁篇【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