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和我

原創-

女友和我認識楓是在我大學畢業以後2年,那段時間我還沒有談戀愛,公務員的工作也算清閑,2001年畢業時候就用上了QQ,很多學生也樂於和我聊天,在那個時候網絡上也鮮有易性的人妖,所以基本上都是在和一些女生在聊天。楓是比我低3屆的信息管理專業的學生,有著的白皙膚色,和她在網絡上聊了有一年的時間,成了無話不說的朋友,她性格開朗,對於男女之事顯然比我成熟老道的多,每每一些網絡上信息的曖昧之語甚至讓屏幕這邊的我臉紅不已,其間她有了一個男友,這個男的是一個下屬2級學院的藝術系教師,她們在一起同居,並暢想著畢業後的幸福生活。(現在她們在上海,但是依舊還未結婚)。她開朗的性格讓她在上學期間就擔任了省級電台一家談心節目的主持人。

在她的建議和威逼下,我找遍全家也找不到一台半導體收音機去收聽她的節目:)只好專門跑到商場花400大元買了一個小巧的Awai的微型收音機,樂滋滋的捧到被窩中聽她的節目,基本上不超過10次我算了一下,她就到了報社實習,於是我爺爺又增加了一台收音機。

經過長達一年多的接觸,她說想和我見面了,我當時那個心情真是又緊張又興奮,這裡就不多說了,時鐘指針直接指向見面的周5。

見面是在她指定的一家省政府下屬賓館,這家賓館接近她實習的報社,我到的時候是下午2點多,那時候她也剛開始工作,我進了房間整理好行李衝洗了一下,就給她撥了電話,電話那邊一聲尖叫:你到了啊,死玻璃!(也不知道她為啥這樣稱呼我,於是我也就稱呼她兔子)。我應了一聲,說了房間號碼。她說了一聲:等我!就匆匆掛機了。我無比激動的心情在房間內踱步,雖然房間內的冷氣很足,但是我還是覺得鬢角在微微出汗。把電視打開,裡面傳來的激烈音樂讓我更加躁動,甩手又給關上,丁冬~~~門鈴響了,深呼吸一下趴在貓眼上,那邊一雙眼睛嚇了我一跳,門外傳來聲音:死玻璃!看什麼看!快開門!悲哉!慢慢拉開門,那邊一個鬼臉就沒把我嚇暈,雖然以前有過看照片,但是確實和眼前的不太一樣。穿著一件碎花的娃娃衫,整個肩膀都似乎露出來,下面一個超短裙,腳上一只拖鞋,讓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手裡還拿著一個誇張的奶瓶用嘴巴叼著奶嘴,我簡直暈眩,結巴的說:你~~你~~~怎麼這樣啊!

後來才知道她說她報社的很多小女孩都用這個喝水,愕然,(後來趁她去衛生間的當兒我也無恥的偷偷吮吸了一下,感覺真的不錯哦~就是水量太小,著實用來喝水不太妥當。)現在的女孩兒怎麼這樣。於是我開始挪榆她說:你看你搞的這個樣子跟個侏儒娃娃一樣,她切了一聲給我個白眼,我才開始仔細大量她,說實話她真是不怎麼漂亮,甚至當時我竟然只有驚訝沒有性的衝動,難得以前好多次自慰還把她當成想像對像,並且無數次想像著第一次見面的浪漫~~誰知道是這個樣子,她皮膚很白皙,像個娃娃。但是顴骨有點高,讓人看著不怎麼舒服,唯一讓我值得多掃幾眼的就是她的乳房確實長的很漂亮在娃娃杉的襯托下高高挑立著。她邊吸著奶嘴邊說:喂,死玻璃,這次准備在這裡呆幾天啊,我說:不知道呢,也許明天就走。她這個態度確實讓我不能接受。她去了一次衛生間後,向沙發上一坐,又順手拿起我剛品嘗過的奶瓶叼了起來,我說拜托,把你的容器放一邊去好不好啊妹妹,我看著別扭啊。她哈哈一笑放到一邊說:老古董!我坐在遠處的床上發現了她的超短裙下微微走光了,不禁咽了一口唾液,她低頭一看自己裙子把腿合並了衝我一叫:你個死玻璃!並又以武林高手的速度有意思張開一下又合並,咕咚!我簡直暈眩!天啊~~~我剛才沒注意看,光看到腿的動作了,後悔啊。她呵呵站起來對我說:死玻璃,我要去上班了,我要不和主編熟(我聽成了豬鞭熟)他還不讓我出來呢。下班我來找你。在我愕然的空當,她迅速起身,走我身邊過的時候用乳房碰了我一下肩膀,我呆坐在那,一時間電花火光齊迸。

回過神,只有虛掩的門在那慢慢合攏。緩過神後,慢慢看她坐過的位置,發現奶瓶還在,不知道怎麼想到,跑過去一把把奶瓶拿過來,心想我也要好好享受一下這東西,從記憶中已經找不到這個東西的印像了,拉開冰箱拿出聽可樂,把她原來的那半瓶惡心的苦丁茶給倒進馬桶,把可樂裝進奶瓶喝估計我是首創,樂滋滋的看著帶著氣泡的奶瓶,手晃動了起來,天!奶嘴竟然噴出了可樂把我嚇了一跳,像著哩水一樣噴著,把我樂的哈哈大笑,然後滿意的把奶嘴往嘴中一含,仰面朝天,多愜意!電話響了,我還沒喂一聲,那邊就喋喋不休的話傳過來:死玻璃!

我的茶杯忘在你那了,不許動我的水,不許用嘴巴喝,我還有250cc少一毫升我找你算帳,哼!我又沒回過神沒說一句話電話掛了,我懵了!天哪~~我上哪裡去給你弄250cc啊~~!!!這個時候才真的是慌了神,想不出辦法,給她買一片苦丁茶冒著烈日,不行,沒這個必要吧?我後來想了想,既然你不讓我動,我回來就偏偏說我把苦丁茶給倒了,哼看你怎樣。橫下一條心,真的就什麼都不怕了,繼續喝我的可樂。百無聊賴了一個小時實在忍受不了了,就開始打她的傳呼。那時候還能看到傳呼機在大學校園好像應該是還比較牛x的,這次她沒提她的水杯,只問我對她印像怎樣,晚上怎麼活動之類,鬼曉得我該怎麼說,於是隨機說了一些恭維話,自然現在也記不清說了什麼,只是覺得當時說的話都不是發自內心的,內心想的就是怎麼擺脫奶瓶的尷尬。我只記得我厚著臉皮發狠心說了一句,你的胸好漂亮,那邊只是一連串的好奇:真的麼?是的麼?我真是懶得理她,真是給個梯子她能爬到盡頭。她說她晚上想帶個和她一起實習的mm一起過來,因為那女的經常聽她提起我,正好周末也想見見我一起吃飯。我心理有點不情願,但是人家既然說了,也沒辦法只好答應。掛電話蒙頭睡覺等天黑。但是怎麼也睡不著,於是把賓館毛巾拿過來自慰把自己弄疲憊再說,因為完全沒想到晚上會有激情親密接觸,要是換到現在怎麼也不會提前浪費那麼多“資源”了,好在那時候年輕,有5個小時的間隔一樣可以生產出很多資源,區別就是濃度問題,疲憊中慢慢睡去。 聽見丁冬門鈴響的時候,我看表已經6點半了,天!應該是她們來了,我慌忙套上我的衣服對門外喊:等等,我穿衣服,慌忙邊扣皮帶邊去開門,門口她果然帶了個妹妹來,和她站在一起顯然就是天壤之別,身高大概在172cm,端莊大方,慌忙招呼進來讓座,楓是先進來的,後面那個mm後進來直接進了衛生間門也沒掩說要洗一下手,楓在走近我的床的時候一眼就看到那條潔白毛巾上一攤近乎干涸的淡黃色的液體,我尷尬萬分,臉通紅,站那不知是好,正要上前搶過來,楓卻低下身把那條毛巾卷了起來放到她坐的沙發背後,並衝我笑了一下。那一刻我除了尷尬萬分同時竟然還萌生了對這個女孩的第一次好感,總算沒讓我太難看,但是當她看到她奶瓶躺倒在茶幾上並且還有著可樂的殘液時,一股惱怒的目光直射我來,我感覺背後都在冒汗,衝她友好的尷尬的笑了一下,什麼話也沒說,好在那mm還在擦手,她小聲對我說:好你個東西!竟然不聽我的話,等著瞧我怎麼治你!哎~~~當時~~汗一床!那妹妹款步走出寒暄了一陣說久仰大名,今日始見!靠,果然是文學高材生,誇人都這樣誇張。說實話這個妹妹看上去非常早熟,顯得比我要大方和成熟的多。(現在這個mm在廣東順德)我當然也發自內心的贊美了眼前的這個美女,這個時候確實都是發自內心的,這個姑娘真的是沒啥挑剔的。我真想我認識的是她,而這個楓是被她帶來的朋友。三人聊天一會,商量好去吃巴西燒烤。說實話當時80元一位的巴西燒烤對我來說確實沒太大的誘惑,因為太油膩,而對於在校學生來說,還是具有很大的誘惑和吸引,我只記得那時候我上學的時候,要是有同學讓請吃一套20多元的kfc套餐我都要懊悔半天。畢竟工作了,和在校時候的情景不同了,既然她們選擇要去吃燒烤就去吃吧。本來我打算是去吃當地土菜館的。飲料足了,飯也飽了,兩位學妹長嘆一口氣,茫然了,不知道下一步要做啥了,那位叫惠的漂亮妹妹似乎很通情達理的對我和楓說:要不我先回去了,你們二位慢慢聊,我就不當這路邊的電燈泡了,我閃先~~明天我們再見!楓似乎釋然但有裝做很不情願的說:你跟我們一起玩吧。得到否定後,笑容滿面的拉我起來把惠姑娘送上了回校的出租車。那邊車剛走,再見的拜手還沒落下,白眼就過來了:你看你自從見到人家就好像丟了魂似的,見美女連飯都不想吃了。我鄂然,沒有吧?不過她確實挺好看的。接著又PMP地對她說:不過她沒你小巧白皙惹人喜歡,哈~效果還不錯,她主動的拉著我的胳膊,蹦蹦跳跳的沿著路邊向前跑去。我被她拖拉著好難受。

我問她:我們現在去哪裡去呢?她對我詭異一笑說:先把賓館毛巾洗干淨再說,我的耳朵唰的一下紅到脖子——腳脖子。好在天黑,她不會注意到這些。就這樣我們很快就走到賓館,在電梯裡面她一直用眼睛直視著我的臉,讓我很不適應,有點無所適從的感覺。開了門,她歡呼著奔向床,呈大字形往床上一爬,嚷道:哎呀……累死了,這裡好舒服啊,死玻璃來給我捶捶背。我一呆,很快領會意思,快步走到她身後,所以錘背,也就是用手給她按摩而已,所謂按摩也就是用手在撫摩她的軀體。 她趴在那裡,先是制了一下自己脖子說“先按這裡”,我就老實的給她搓揉脖子,然後半天我就順著脖子按她的背部,因為背部露出一大片,我用手指慢慢摩擦著她的後背的皮膚,慢慢從背面欣賞她,從後面看確實是很吸引人,她趴在那裡,兩只小腿還翹起來,在那無聊的擺動著,似乎在享受著我的按摩和撫摩,胸趴在床上受到擠壓明顯向兩邊突出,褪部高高的翹起,因為裙子很短,她的腿又不時的晃動抬起,白色的內褲看的很清楚,被屁股夾在兩腿中間,從後面就能看見兩腿之間的微微突起,還能看到幾根稀疏的陰毛露在外面,(後來看到她的陰毛並不是很多,甚至可以說很稀疏,總是淡淡的一些)我坐在那裡,自己的弟弟卻昂首挺胸在褲子裡面微微顫抖著。從外面我都能看到自己的褲子被頂起,並伴隨著心跳在微微有節奏的跳動。以前從沒如此近距離而且目的明確的接觸過女性,我的渾身燥熱,手在她的腰撫摩著,兩只手撫摩著兩邊,那麼柔軟,我忽然發現她的腿不再抬了,而是無力的垂的下去,我得寸進尺,順著腰向上手指若有若無的碰到了她的胸,手在接觸到那柔軟的一片的時候,心裡真的像忽然過電一樣顫抖了一下,她似乎沒有反對,反把身體左右挪了一下,竟然壓住了我的三個手指,嚇的我抓緊抽了回來,又把雙手放在她的臀部按壓,很有彈性的一片,因為裙子繃的很緊,所以她有挪了挪身體,上衣和裙子中間的腰部完全露了出來,就這樣摸索著,按壓了我估計有20分鐘,她一句話也沒說,我摸到她大腿的時候她渾身忽然抖了一下,我繼續撫摩著,並且橫下心把手從裙擺下撫摩她的大腿內側,她笑了一聲說癢癢,又把兩只小腿豎了起來,我又可以看到白色的內褲了,這次讓我驚訝的是,在大腿內側內褲已經變了色,中間的那一片完全濕透了,看到這些我的呼吸忽然變的急促,我甚至能聽到自己心髒狂亂的跳動聲。我實在忍受不了低下頭,用舌頭輕輕舔了一下她的腰部,她沒有任何動靜,我順著腰把我的臉附在她的臀部,很意外她身體向前一促,爬了起來說:

我要先去洗澡一下,接著就向衛生間走去,我看到她的面色緋紅,胸前的皮膚也是紅色一片。

聽見裡面的水聲淅瀝,卻好像雨水滴在了我的心底,每一秒鐘對我來說都是很清晰的度過,我當時心裡就是很亂,知道自己24年終於等到了這一天,對於這一天說實話我沒和那些處女想的一樣,要給自己最愛的人,或者說要給自己的未來配偶,我甚至沒想到第一次會給誰,我想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吧,也許對男人而言第一次並不是那麼重要,它甚至僅僅就是一種體驗,一個經過而已,只要不是被迫不情願,對於男人來說,第一次和一個有經驗的女人度過不一定是件壞事。終於,她出來了,出乎我的意料她竟然沒穿衣服!而是裹了一條浴巾,一只手用毛巾還在擦拭著自己的頭發,她對我笑了一下保持著以前的姿勢往床上一爬說:繼續來!這次竟然沒喊我死玻璃!慶幸。我又p顛p顛的跑到她的身邊阿甘一樣的呆立著,腦海卻在想像著白色掩蓋下的軀體,機械的按了幾下,因為毛巾繃的太緊我對她說:不好按啊。她竟然從胸口把毛巾解開抬了抬身子,就這樣她赤身爬在了床上,而毛巾就整個的蓋在她身上,當時我一個愚蠢的想法就是,要是把窗戶都打開一陣大風吹來把毛巾吹開多好,雖然這就是一條薄薄的毛巾,不費任何力氣就可以把它掀開,但是在我的心理此刻它卻掩蓋的異常嚴實,重於千斤,我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才能把它去除,也許在今天看來,當時就是輕輕一掀把毛巾去掉也沒關系,但是那個時候,心理卻很茫然和膽怯,想著種種曲折的辦法試圖讓它一點點的褪去在躊躇和猶豫時候我汗水竟然有一滴滑落在她的腿上,她一驚。對我說:你去洗澡吧,看你都熱成這個樣子,我在浴室內幾乎構思了100種方案進行下一步的舉止,當我胸有成竹的走出浴室的時候,我又呆住了,浴巾放在沙發上,而她已經裹在了寬大的被子中間,面向沙發背向著我,我顫顫巍巍的走向那張床,我不知道是我構思的時間長還是她實在是累了,我喊一下她,她竟然沒反映,我的驢脾氣上來了心想這個時候你不能睡覺啊,就使勁把她搖醒來,她迷糊的對我說:干什麼?我累了想休息一會別打攪我,我要睡一會。我靠!

這個時候她還能睡著,我氣的往她身邊被子上一坐,靠床頭抽起了煙,腦海中閃過無數的可能……怎麼可能是這樣!要命的是看著看著電視,我竟然不知道怎麼睡著了……當我醒來的時候,我是因為覺得我的胸口有一團毛毛,我睜開眼睛,原來是她的頭發,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子已經蓋在了我和她的身上,她偎依在我的胸口,臉貼在我的胸膛,一只手在撫弄我的胸膛,另外一只手在撥弄著我的下體,很明顯我的那裡經受不住如此的刺激,而她的腿也和我的腿糾纏在一起,我能感覺到她的小腹貼在我的身上,胸口一團柔軟附在我的胳膊,我真的是嚇的不敢動彈,更不敢出聲,因為我實在不知道怎樣才能從這樣尷尬的場面中找到自我,我又輕輕閉上眼睛,她似乎也是朦朧睡意中,她手軟滾燙的手抓住我的下面,輕微的套弄著,有時候在那抖動有時候用我的GT摩擦著她的小腹和大腿,具體是什麼部位我也區分不出來,就在這時候我覺得她的舌頭像一條毒蛇順著我的胸口向小腹滑去,並且致命的忽然含住了我的寶貝,也就是5秒鐘,就是覺得GT邊緣她口腔內一個旋轉我全身的火山迸發了,隨著身體局部的微微顫抖,我一古腦全部射到了她的嘴巴裡面,和以往自己自慰的感覺不同的是這次是射到了一個有溫度的物體內部。她沒有立刻離開,而只是感覺到她在吞咽什麼的動作,1分鐘後她緩緩上來躺我身邊不再動彈。

我第一次真的被她嚇傻了,怎麼竟然會是這樣啊,我一直以為只有像歐美a片裡面才會有女的會喝下男人的JY,沒想到自己第一次竟然會遇到這樣荒唐的事情,但是做為男人我的心理卻無比的歡欣和寬慰,畢竟看到自己身體內的一部分就這樣進入一個女人的軀體,也許這種成就感就好像一個女人為一個男人造就了一個孩子一樣的偉大和光榮。呵呵~~~亂說了。

我發現她的身體在微微起伏著,而這個時候的我也無力繼續去騷擾她什麼,用手放在她的胳膊上,把被子輕輕向下蹬去,看到了她美麗的軀體,胸真的是很豐滿,渾身的皮膚很白,沒有什麼斑點和缺陷,乳頭很圓潤,而且出乎我的意料很大,具體的大小我不好形容但是確實像只中號的葡萄是沒錯,不是橢圓而是渾圓的,一如她的乳房,我這個時候卻沒了膽怯,用手指輕輕撫摩著她的身體,用舌尖輕輕舔著乳頭和乳暈,手在輕輕撫摩著她的臀部。在我的撫摩下,楓終於一把抱住我,把她的胸貼在我的臉上,我開始仔細品嘗這個人間難得的美味。這個時候我腦海中出現的竟然是我用來喝可樂的那個奶瓶,讓那東西見鬼去吧,這個37。5度的容器才是我想要的,舌頭舔著吮吸著手搓揉著,而楓卻在用手套弄著我的下面,在我不能自抑的時候她躺到床上,讓我很意外的,她把兩條腿高高舉起,對著我說寶貝,快過來,我要你。我雙手支撐著俯身過去,在一片白色稍微帶黑的濕潤洞口,我卻不知道該怎麼辦,試探了幾次卻不得要領,她牽引著我進入了她的桃源,兩只手抓著大腿下面依舊把她的腿舉的很高,我進入的很深刻,因為我感覺到了她的顫抖和前面遇到的阻力。她在那裡嘴巴裡面小聲說著就這樣就這樣寶貝~我笨拙的進出了幾次就感覺很癢癢,有控制不住的感覺從GT要迸發,她似乎察覺到了這點,用兩條腿夾著我的臀敲打著說寶貝別動別動,但是我還是控制不住,星星點點的顫抖了幾下,終於我人生第一次真正意義的性行為畫上圓滿的句號,她顯得有點遺憾,抓起紙巾為我擦去額頭的汗珠,讓我躺在她的身邊,這個時候我忽然覺得性也不過如此,甚至沒有自慰時候的高潮來的淋漓暢快,但是我還是喜歡這種有溫度和有血有肉的真實感覺,而她卻蹲在床邊不停的上下抖動,當看到一條白色液體從她陰戶滑落的時候我才知道她是為了排出我剛才釋放的液體。房間內充斥了我的液體和她體液的味道,在這種味道的刺激下,我不禁又忽然對身邊這個她興趣百倍,我倆相擁到衛生間去簡單衝洗了一下,她仔細的為我衝洗著每個細節,我也為她用手在縫隙來回滑過。

回到床上,她從她的包包裡面拿出一件干淨的內衣穿上,這次是紫羅蘭色,很薄給人絲綢的感覺,當穿上這內褲的時候甚至能把掩蓋的細節包括縫隙、微微突起都勾勒出來,我發現穿上內衣以後比全身赤裸更能勾起我無限的情欲,這個時候體力上已經很累了,但是在思想上和心理上仍舊有釋放不完的欲火,就好像一個貪吃的孩子面對一頓美食的時候,雖然肚子不再能盛,但是食欲依舊旺盛一樣。她也讓我把我的內褲穿上,坐在我的旁邊,用手撫弄著我胸前多少適中的胸毛,我的胸毛很順,貼合在胸膛,不像很多人一樣的雜亂無章,就如楓的陰毛一樣,很有形呈放射狀的帖服在陰阜上,一眼就可以看到皮膚的白皙和淡淡的黑色,沒有重疊是那種就剛萌生還沒有完全黝黑的感覺,哈~用汽車上顏色形容就是魔力黑:)。她撫摩著我的胸毛,另一只手在我的後背撫摩著,在一邊小聲的說:

你好棒!我真的想你能永遠在我身邊,時間永遠停留在剛才的那一刻。忽然我覺得我腿上有一滴水滴下,看到她眼睛紅紅的,我問她為什麼?她說,我和你作愛一開始就是惡作劇,覺得你是處男想占有你,但是現在我忽然覺得自己有罪惡的感覺,又有舍不得你的感覺。我覺得只有這次我是用我的心在作愛。

聽了她的話,我的心理也覺得有點酸酸的感覺,確實,從她晚飯回來的那一刻,我就真正的把她當成了自己的知己和愛人(那時候我還沒有女朋友),覺得自己和她融為一體的那一刻我又把她當作了一生來疼愛的女人,我擁著她用自己的面郟輕輕把她的眼淚拭去,她緊緊的擁抱著我的肩膀臉趴在肩頭,又聽到她破啼為笑,我開導她說:別難過了,是我第一次體驗,又不是你第一次,你哭什麼。

她用力打了我一下說:討厭!現在你又開始嘲笑我了。我晃動著她的身體說別難過啦應該開心才是/她抬起頭,用一雙明亮的眼睛看著我的臉說:對,是不應該難過,該好好開心才對,你要是明天走了,我想摸你的JJ都沒的摸了。呵呵她一個起身又把我推到在床上,嘻嘻哈哈的爬在我身上不停的撓我,並把唇和我附在了一起,我們的舌頭緊緊糾纏在了一起,吞吐著,享受著人生的愉悅。

柔情無限,愛意延續,就這樣我們兩個人粘在一起彼此撫摩親吻著,精神和肉體此刻已經完全融為一體。稍做休息後,楓也沒忘記嘲笑我一番說我確實是沒能讓她盡興剛才,我說實在沒辦法啊,畢竟是第一次接觸女性,況且又是你這個人間尤物,敗下陣來也不足為怪啊,等我“鍛煉”成人以後,會讓你體會到“求饒”。她呵呵一笑說,那我們現在就來繼續鍛煉你吧!立刻我們又滾作了一團,這次在她的帶領和操控下,我們嘗試了很多的方式和動作,這一切都和她以往豐富的性經歷有不可分離的關系,當我們最後長嘆一口氣互相擁抱躺在床上的時候心中充滿的是對彼此無限的依戀。

現在想來也許就是第一次的經歷才讓我體會到性的愉悅,為今天我對性的態度和感知始終有一個好的印像,“良好的開端決定事情的走向”。當然還是希望天下所有的有情人能把自己的第一和自己終身相伴的人共同度過,對以後會是一個美好的回憶,當然即使不是和自己的終身伴侶也沒有必要抱憾,畢竟那時候我們有自己的想法和理由,“第一次我們沒想到婚姻和未來,只想到給自己有感覺的人。”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