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滿的寡婦

在一個下雨的夜晚,小巷子裡一片黑漆漆的,唯有右邊第三家樓下的一間房

尚亮著一絲燈光,那是李慕白的女房東─金寡婦蕭愛玲的閨房。金寡婦晚上八點

鐘便上床睡覺,但一直睡不著。聽著窗外淅瀝不停的雨聲,像是替她在哭訴似的,

想想自己年紀輕輕,長的花容月貌,擁有一身玲瓏浮凸豐滿胴體,卻…。眼角不

禁流下兩行清淚,長歎了一聲,摟著枕頭翻來覆去還是睡不著,她心裡所想的便

是李慕白。

李慕白今年才十七歲,高中三年級的學生,家中為了他的學業著想,送她到

臺北來念高中,寄住在與她媽媽是閨中密友的金寡婦家中。也不知是命運的安排

否,愛玲自從丈夫死後,一顆心就像跟著她丈夫死了一樣,但是李慕白的到來,

就像一股湧泉滋潤了她枯萎的心。李慕白長得雖不算俊美,但卻有一股粗獷豪邁

的氣質,體格健壯,有187公分的身高,加上常常打籃球、游泳,曬了一身古

銅色的皮膚,渾身散發一股誘人的男性味道。原來蕭愛玲在兩天前,無意中看見

慕白在洗澡,當她看見慕白那健美的身軀,及那令她無法相信的肉棒時,她雙眼

盯著那根軟垂時已經四多長、一來寬的肉棒,只見水從他的頭上順著肌膚流下,

彙集至龜頭處滴下,不時有水柱沖打到肉棒而跳動著,就像鼓搥一下一下敲擊著

她的心,使她回想起以前和丈夫做愛的種種…。

但眼前的慕白那尚未勃起的肉棒,已與丈夫的勃起時差不多,真不知慕白的

勃起後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光景?更不知他大肉棒送進小肉穴中又是什麼樣的滋味?

小手不自覺的伸向騷屄,摳弄起騷屄上的小陰蒂…。正當愛玲快要洩出來時,突

然水聲已停止。愛玲急忙帶著底下已濕透的小蜜穴逃回到房中。

金寡婦回想起那一天的情景,便不禁張口咬枕頭,最後只好站起身來,在房

內來回的走著。熾烈的欲火燒得全身火辣辣,體內像缺少了什麼似的,需要一樣

東西來填補充實!澎湃的欲潮一陣一陣襲來,忽覺下體涼涼的,不禁低頭一看…。

哇!不得了,外面下大雨,裡面卻在下小雨。只見她的小蜜穴不知何時已濕了,

連那件小內褲也濕了一大片,而且正有擴大之勢,而她尚不自知小蜜穴已經春潮

氾濫成災了,真是被欲火給燒昏了頭,索性把內褲給脫掉,身上只披了件薄紗的

睡衣,呆呆注視著雨打的窗。

一陣熟識的步履聲由遠而近,愛玲不禁心頭一震!她知道這個夜歸人一定是

慕白回來了,內心不由得緊張與不安,卻也帶著一絲莫名興奮。怎麼辦?他就要

進來了,我該怎麼辦呢?真急死人了!到底該如何色誘這個楞小子呢?此時一陣

聲音從她腦中響起,不管了,這日思夜想的煎熬才兩天而已,我已經如此這般的

痛苦,面對往後的日子,那還不是在水深火熱之中,叫我該怎麼過下去?何況還

要跟他面對面生活,我怎麼活下去啊?

愛玲心中打定了主意,心想對這血氣方剛的慕白,實行「肉誘」是最佳的方

法!其實愛玲今年才三十四歲而已,守了四年的寡,由於天生麗質,歲月並沒有

在她身上留下絲毫痕跡,一張瓜子臉,彎彎的柳眉配上雙杏眼,微挺的鼻子加上

一張櫻桃小口,嘴角邊上點著一顆痣,笑起來有一種勾魂攝魄的騷樣。由於本身

的道德觀強烈,加上對亡夫的種種愛戀,直到這冤家的出現,直到那一根大肉棒

的出現,才破了道德的規範,挑起了她原始的騷媚淫蕩本能。愛玲除了擁有勾魂

般的臉孔,更有一副傲人的身材:堅挺碩大圓鼓飽滿的乳房,上面綴著兩粒大小

適中的乳頭;纖細的腰身,被豐滿挺拔的臀部襯托著,令人一望即有一股上前侵

犯的衝動。

該如何進行呢?愛玲心中暗暗盤算,貿貿然進行的話怕把他給嚇壞了,反而

弄巧成拙,使他以後更不敢親近自己。步履聲越來越近了,愛玲的心跳也越來越

急促,外面的雨聲也越來越大,可是她仍想不出一個好方法來,突然似閃電般一

個念頭掠過腦際…。她顧不得外面下著大雨,便沖出門外,裝作昏倒的樣子,只

聽到「啪」的一聲,她便結結實實的倒在門邊不遠處,綿密的雨點不停的打在她

誘人的胴體上,整件薄紗睡袍都濕透了,經燈光一照,就似沒穿衣服一般,令人

又憐又愛。

而剛下課的慕白,正一步一步的走向家門,就在她行近家門之際,忽然看到

地上有一團白色的物體,但由於夜色迷蒙,雨勢過大,視野不清,一時之間看不

清是什麼東西…。慕白心中感到奇怪,不禁加快腳步,以便早點看個清楚,正當

他躬身下俯之際,不禁「呀」的一聲叫了起來!原來在地上是一個肉體畢露的女

人,因為愛玲把臉埋在自己的臂彎裡,使他看不出是誰,但一見那麼誘人的玉體,

內心不禁突突地亂跳。目光自上而下看去,只見柔滑的酥胸壕溝分明,玉體玲瓏,

不禁看傻了眼。忙俯下身,摟著纖細的小蠻腰,搖動玉人的嬌軀,定一定神後,

又由下往上看,不禁又「呀」一聲叫了出來!這才看清是金寡婦─玲姨,只是薄

紗的睡衣在雨水中早似不存在,碩大堅挺的豪乳聳立在那裡,點綴著兩顆櫻桃般

的乳頭凸立著,繁茂的黑森林緊貼著濕透的睡衣呈現出來,只看得慕白兩眼發直

…。

金寡婦「唔」的一聲,驚醒了欲火高漲的慕白!慕白忙叫道:「玲姨、玲姨,

妳怎麼了?」實行「肉誘」的金寡婦愛玲,媚眼微張的偷看著慕白,只看到慕白

一臉驚恐與焦急的神情,內心很感動,但當她注意到慕白的眼睛不時瞄向自己的

豐乳和小蜜穴時,她知道計策已經成功了。

慕白搖了金寡婦愛玲幾下,見愛玲仍舊不動,便又低聲呼喚:「玲姨、玲姨,

妳醒醒啊!妳怎麼昏倒了?」叫了幾聲,始終不見愛玲有所反應,卻感到一陣陣

女人的幽香向他襲來,直透丹田,全身一股燠熱,那原本軟垂的肉棒已勃然挺起,

頂得他的褲子像個帳篷似的。此時的愛玲卻感到屁股上有一支硬硬的東西頂著她,

不禁嬌呼了一聲!原來是慕白正把她抱起時碰到的。

慕白見四下無人又下著大雨,玲姨又叫不清醒,只好趕忙將她抱進屋裡。一

直走向玲姨的閨房,將她放在床上,到浴室拿了條毛巾擦拭玲姨雪白的胴體,只

看到玲姨媚眼緊閉,高挺的雙乳隨著她的呼吸,像跟他打招呼似的一起一伏顫動

著,手中拭擦玲姨那豐滿的肉體,卻傳來陣陣的熱浪,使慕白血脈賁張臉紅耳熱,

心跳加速,卻沒有膽量伸手去摸,只是貪婪的看著…。

床上的金寡婦愛玲不禁芳心暗喜,第一步計策終於成功了,知道這血氣方剛

的少年已經心動了。但過了一會兒也不見他再有什麼行動,不禁納悶起來:這慕

白在幹什麼啦?還這麼沉著啊!她便故意翻了翻身子,使全身成了個大字型張開,

那未穿內褲的神秘地帶,一覽無遺的呈現在慕白的眼前…。這時的李慕白有如被

電擊到一般!雖然錄像帶和網路上女人的陰戶看多了,活生生的在眼前還是頭一

遭,看那黑漆漆一片陰毛,覆蓋著有如萋萋芳草,深處隱有一桃源秘境,那深邃

的小蜜穴就藏在其中,還紅嫩欲滴的流著水,也不知是雨水還是淫水。加上那若

隱若現起伏不定的雙峰,看得慕白像是雙眼要射出火似的,褲內的大肉棒不時的

跳動著,使得他頭皮發麻,真想照著在網路上情色小說的情節,大戰個三百回合

…。

愛玲還深怕慕白顧慮兩人身份而不敢有所行動,更將一隻腳屈膝起來,將屁

股微微向上動了一動,使小蜜穴更清楚的給慕白看個仔細:但見濕潤纓紅的蜜穴,

兩片陰唇微開微閉,上面綴著一顆小紅豆,那萋萋如茵的陰毛上,水像一顆顆的

珍珠沿著流向那紅紅的陰蒂,再順著流進陰唇內,再從小蜜穴流出,流向肛門口

滴在床單上,濕了一大片,也不知那是雨水或是淫水?

慕白再次叫了幾聲「玲姨、玲姨」,也不見愛玲有何反應,滿腔的欲火像火

山爆發般,再也忍不住了,一頭栽進愛玲的雙腿之中,一手將愛玲的腿微微的撥

開,一手微微顫抖的摸向蜜穴…。「喔!」慕白輕呼了一聲。原來那裡哪是雨水,

他的手差點被那湧出的淫水給淹沒了。慕白也不知從哪裡生出一股勇氣,近距離

看著那春潮氾濫的蜜穴,紅得像一朵嬌花,大膽地將食指遊進那肥美溫暖且迷人

的小蜜穴中,只覺得裡面濕滑溜溜的,一波一波的淫水不斷的源源流出,蜜穴的

腔壁生的皺皺的紋路,不時像嬰兒的小口般吸吮他的指頭,他如逆水行舟,最後

找到了一個據點,展開他挖礦的作業…。

存心「肉誘」的金寡婦愛玲心想:你這木頭終於進來了。她就是希望慕白侵

犯自己、蹂躪自己,只要跟自己幹過一次,那滋味保你念念不忘,以後她便可以

夜夜春宵其樂融融…。愛玲只覺得慕白越挖越起勁、越挖越快,被他挖得全身舒

坦,卻又有一絲空虛的感覺。此時慕白的另一隻手,已經從下溜進她的睡衣內,

以輕柔的撫觸向上發展,一手握不住自己的豪乳,便在那裡揉啊揉的,大拇指與

食指不時輕捏著乳頭,又更感覺一片濕軟溫熱的東西,貼上了自己的小騷屄!在

那舔來舔去,不時在陰唇、陰蒂及陰道內翻攪,又不時用牙齒輕咬陰蒂和陰唇,

愛玲這時再也忍不住的大叫:「喔…美死我了…呀…。」

慕白一聽嚇了一跳,趕忙地站了起來,一臉驚恐與不安,剛才的勇氣一股腦

兒全不知跑到哪兒去了。原本高挺的大肉棒也給嚇得縮了回去,兩手更不知放向

何處,一手尚滴著愛玲那滑膩的淫水,鼻頭和嘴還留有騷屄的淫液…。「怎麼辦?

怎麼辦?我怎麼像失了魂似的?冒犯了玲姨。」慕白的心中一直低喊著。這時愛

玲已是欲火中燒,哪裡還容慕白在此時此地給她打退堂鼓?遂翻起身來,跪在慕

白麵前,伸手一把抓住慕白的褲頭,趕忙解開皮帶和拉鍊,把長褲連內褲用手一

拉給全脫了下來,兩隻小手,一隻抓住大肉棒,一隻摸著兩粒卵蛋,二話不說的

張開小嘴吸吮著慕白的大龜頭!說是大龜頭一點也沒錯?此時慕白的肉棒由於一

驚成了半軟不硬,但也尚有六七長,一半寬,愛玲的小嘴已快容納不下這龐然大

物。

慕白真是一夜數驚!然而最令人吃驚的事,現在才發生。低頭看著玲姨的櫻

桃小嘴含著自己的小弟弟,兩隻手不時套弄著肉棒和撫摸著卵蛋,兩顆巨乳不時

磨擦在腿上。一陣陣酥麻的訊息直達腦際,氣血方剛的他,只覺一股熱氣由丹田

直升,自己的小弟弟就像水管受到阻礙般,像支標槍似的直立起來,殺氣騰騰的

挺立著…。這一挺可苦了愛玲,原本已快容納不下的小嘴,這時被直頂到喉嚨,

那小口漲得像是要裂了似的!肉棒將小嘴塞個滿滿壓著舌頭,一口氣轉不過來的

愛玲,連忙將肉棒往外送,可是哪有這麼容易。一會兒才將這險要了命的大肉棒

給吐了出來,回一口氣,瞪眼一瞧。

哇!一根大陽具怕不有九多長,二來粗,一手握著那根握不住手的寶貝,正

在一上一下的對她點頭,那狀似香菇的龜頭,像傘般撐起,大如鴨蛋,沾滿自己

的口水,龜頭前的馬眼正滴出透明的液體,莖上佈滿一條條的青筋,手中傳來一

陣陣滾燙至極的熱度。金寡婦心想:我的手都快握不下,外國人也沒有這麼粗長

的!啊…這…這騷屄豈不是要被他給插破、插穿了去!這…這可怎麼辦是好呢?

嗯…管他去的!已四年多沒有嘗過肉味了,今天好歹也要嘗嘗,慕白這小子年輕

力壯的像頭牛,這肉棒又粗又長的,等會幹起來,我的天啊!愛玲想到這渾身一

顫,一股陰精就從她的騷屄中流了出來。

慕白原本驚恐的心,被愛玲這舉動給撫平,什麼道德禮教,全被拋向九霄雲

外,哪裡還管那麼多。隨之而起的是一股熊熊的欲火,雙手一把將愛玲的睡衣脫

去,抱起那動人的軀體,放在床上,人如餓虎撲羊似的,將雄壯的身體壓向愛玲

豐滿有致的嬌軀上,一口吻向愛玲;愛玲熟練的張開小嘴,帶領著生澀的少年,

她將舌頭送進慕白口中,兩人的舌頭交纏在一起,深深的一吻,分開時還牽著一

絲口水。

兩人四目交投,慕白說了聲:「玲姨,妳真美…。」愛玲內心一熱的道:「

慕白,我愛你…我要…我要你好好愛我…快來嘛…。」慕白的嘴一張,將愛玲高

聳乳房上的乳暈吸入口中,舌頭在粉紅色的乳暈和乳頭上輕擦著,不時用牙齒輕

咬著乳頭,用舌頭上下來回的舔撚;一手握住另一個乳房揉了起來,忽輕忽重的

捏著,雪白的乳房留下淺淺的爪痕!他另一隻手也沒閑著,探向愛玲的騷屄,在

那裡掏了起來。只見慕白將長長的中指插入濕滑的騷屄,在那一進一出,中指還

不停的在騷屄裡上下左右的來回摳弄,大拇指和食指捏著陰蒂在那搓來搓去,像

搓湯圓似的轉啊轉的。

愛玲感到全身的性感帶都被慕白挑逗著,使剛洩了的身子,又如烈火般的燃

燒起來,舒服的使口中不禁呻吟起來:「咿…咿…啊…啊…小冤家…你是去哪…

學來的?你…你真的是處男嗎?怎麼這麼會…會摸啊…這麼會…會舔…喔…摳的

…好…好…再重點…啊…酸死我了…心肝寶貝…饒了我吧!唉啊…快…小騷屄…

被你給挖爛了!天啊…你是去哪裡學來的?妙啊…再舔進去一點…對了…就是那

裡…用力…啊…啊……喔…。」

慕白被愛玲這一陣淫聲蕩語,鼓舞的更加倍賣力,張口應聲道:「玲姨,我

真的是處男,這全都是從錄像帶和網路上看來、學來的,真的,我不敢騙妳的。」

說完滿臉通紅,慕白常常租A片在半夜偷偷背著愛玲看,他比較喜歡西洋的,因

為每個地方都可看得清清楚楚,演員們的各種性愛手法也可巨細無遺的呈現出來,

慕白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學來的。

口中不斷浪叫著的愛玲,一手仍伸去捉著慕白的大肉棒,生怕它跑了似的。

心中是謝天謝地的給送來這麼一個寶,守了四年的寡,今天就像當初的洞房花燭

夜,讓她又驚又喜。驚的是慕白這小鬼年紀輕輕,分明是個處男,但這技巧卻如

花街老手般的熟練,比起死去的老公高明許多!喜的是這根大肉棒,又硬又燙、

又粗又長,龜頭的肉棱又大又深,大肉棒上的青筋根根突起分明,跟老公的那話

兒比,真是差了十萬八千里。自己一生只看過老公的陽具,還當天下男人都大同

小異,哪裡有這天地之遠的差別。

兩人在經過這一陣的愛撫,慕白再也忍不住跨下那小弟弟的漲痛,身子挪向

愛玲的兩腿之間;騷屄早就被慕白摳的其癢無比的愛玲,識趣的張開兩腿。慕白

一手撐著自己的身子,一手扶著小弟弟在那騷屄門前撞來撞去,就是不得其門而

入,著急的一臉通紅、滿身是汗愛玲被慕白的大肉棒撞的是心花朵朵開,可惜總

差臨門一腳,在自己的騷屄前沖來沖去,一會兒頂在騷屄口又向上擦著陰蒂滑出,

又或是向下頂去肛門口,在那上下磨擦著。急的愛玲忙更張大了雙腿,兩手掰開

那兩片紅紅的陰唇,將整個騷屄打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