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母娘我的性奴

丈母娘我的性奴

(一)

我今年26歲了。我是河北人,大學畢業分到長沙,在一家外企做財務會計工作。

妻子叫王娟22歲,是中青旅的導遊。我們是前年結的婚,因為我沒有房子所以我住在她家。王娟的父親去世五年了。

她媽是市越劇團的一名花旦,今年四十五歲,因為血壓低,經常昏倒,在家休長期病假了。

這樣的家庭原本我是看不上的,也不可能娶王娟。不過王娟很善良,人也長標緻,我就圖人好吧。

第一次去她家拜訪,才發現她媽真是位如花似玉的美人。那天她媽穿的白絲短衣裙.一頭栗色的波浪短髮,修長勻稱的雙腿穿著長筒襪,腳上是一雙高跟鞋,一坐下來裙子便縮到膝蓋以上,露出一大截誘人的大腿,連長筒絲襪的寬花邊都能看見。給人的印象是氣質高雅,很是漂亮.

婚後丈母娘對我很好,經常給我買衣物和好吃的,我知道她的經濟也不寬裕,說過幾次不用了。丈母娘笑著說:「一個女婿半個兒子,我沒兒子,你就是我的親兒子。」

說得我眼淚差點掉下來。因為我母親去世的早,我沒得到過多少母愛,我真

幸福啊,又得到了母愛。

兩年來三口人過得很和睦恩愛。

可是去年秋天丈母娘因為感冒又犯病了,經常昏倒,今年春節竟然昏迷了,

靠輸液體維持生命。這可把我老婆急壞了。

四處求醫,可是效果只有一點。人舒醒了,卻成了失憶症,什麼也不記得了.

每天呆呆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連我和王娟也不認得了,有時候說幾句話都像小孩

子一樣,要吃要喝,要出去玩。

我們平時都要上班,只好讓她一個人在家,一下班趕緊回家,看看她有事沒

有。

上個月出了兩件大事:

一個是老婆懷孕了,是喜事;

一個是丈母娘丟了,是壞事。

那天中午老婆去百貨大樓買東西,順便帶丈母娘散散步。在百貨大樓人群

中一不留神,丈母娘自己走丟了……這可把我老婆急死了。

她四處找也沒有。最後哭喊著給我打電話,我趕緊給丈母娘單位和派出所打

電話希望他們一起找。

半夜丈母娘才被老婆在離家十多公裡的路邊找到。丈母娘一見我就問,「你

從百貨大樓跑出來到哪裡去了?我找了你好久啊。」

眾人愕然???!!!

有了這次教訓,我們請了個保姆專門伺候她,別再跑丟了。

一個多月了,我和王娟一直沒有過夫妻生活,一是老婆懷孕了,二是她心情不

好。我畢竟是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幾次忍不住抱住她想硬上她,被她堅決拒絕

了。

「你有沒有人性?我媽都成這樣了,你還有心情做那事?!」

「你媽你媽。你就知道你媽,我你就不關心了?」

「沒辦法,你忍住吧!」

……

保姆是個農村婦女,沒文化,又黑又醜,年紀比我丈母娘大五歲,

王娟說過她,她卻說:「你們城市裡的人,講究實在太多了,都是一家人怕

啥?」

那天,保姆在衛生間給丈母娘洗澡,門也不插住,我事先不知道,拉門就進

去,赤裸裸的丈母娘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雪白的成熟女性胴體,身材勻稱,兩隻豐滿的乳房上嫣紅的乳暈。細腰下扭動的豐臀

圓滑而豐滿,顯得很性感。

而且我還看到丈母娘的小穴,豐隆高凸,陰毛稀少……

我先是一驚,然後關門回房了。那天以後我一有空丈母娘赤裸裸的肉體時常

在我眼前浮現……

滿腦子都是赤裸裸的極強誘惑力的丈母娘。

我暗罵自己無恥,盡往歪處想,但是心裡像是有一團火在燒,燒得我下面的

弟弟都擡頭了。

我從電腦裡找出一部小日本的A片《美人女教師(無碼)》邊看邊打手槍,

很久才射精。

以後我有空就看小日本的A片,大多是熟女亂性的,還有母子亂倫。

起先是邊看邊罵小日本真變態,噁心,後來漸漸有癮了。不但不排斥,還專

門在網上看熟女亂倫的A片、小說。並把那A片裡面的男主角幻想成我,把女主

角幻想成丈母娘。

在深深的自責中,和耳邊一聲聲的高昂吟叫中,漸入佳境。異常的刺激勝過

了我和老婆的做愛效果。

這段時間除了上班的時侯,只要回到家裡,那種變態的和丈母娘性交的渴望,

一再提醒著我那可憐的末稍神經。像吸毒一樣有癮。

我再也無法控制自己的理智了——我要走向深淵。

(二)

「老公,我五一節要帶個旅遊團去張家界,黃金周我們導遊不夠用了,領導

讓我去的。」

「那你多注意身體,去吧。走幾天?」

「7天,你乖乖地在家陪老媽啊,不準外出。」

「喔。知道。」

「你最近沒有不舒服吧?看你老沒精神,不愛說話了。」

「沒有,工作累啊。」

「那你五一節要好好休息。」

四月三十日,老婆帶個旅遊團出發了。臨行前給保姆說了一大堆注意事項。

保姆聽得不耐煩地直翻白眼。

老婆走了,中午吃飯,我趁保姆去廚房收拾的時候,假裝把筷子掉到地下,

彎下腰去撿。丈母娘穿著白色短絲襪!我忍不住了,伸出手摸了一下她的小腿。讓

我吃驚的是,丈母娘絲毫沒有反應。

我走到她身邊,手不經意地碰了碰她的臉,她擡頭漠然看著我。我的心彷彿

馬上就要跳了出來。

「媽媽,你認得我嗎?」我的手隔著她的衣服撫摸她的乳房。

「你是誰?」

「好極了,她一點沒反感,我終於可以實施下一步計劃了。」我內心升起一

股邪念。

「張姨,你兒子不是在上技校嗎。五一節他回家嗎?」

「不回,車票漲價,沒事就不回家,瞎浪費錢。」

「那你下午去看看他吧?我下午不出去。」

「這……算了,沒啥好看的,上個月才見過。」

過了一小時,張姨又來了。

「你下午不出去的話。我就去看看兒子吧。晚飯前回來。」

「好,你陪兒子吃了晚飯再回來吧,有剩飯,我熱熱給我媽吃。」

「好,你真同情人,這家人好福氣,找了你這麼好的女婿。」

張姨滿意地走了,家裡只剩下我和丈母娘。我把家門反鎖了,走到丈母娘

的臥室裡。

她在午睡,一頭栗色的波浪短髮,穿著一條白色的長裙,兩條雪白的小腿全露

在外面,她的腳上還穿著白絲短襪。

我的心馬上狂跳起來。我下定決心幹她,要快,不要讓人發現了。

我輕輕地揉著她的絲襪腳,透過輕薄的絲襪,能清楚地感受到柔軟的足底傳來的體溫,

她的腳形很標緻,白皙嬌嫩,腳趾也整齊。我用舌頭反覆舔著丈母娘的白絲襪腳心,

聞著熟女的芳香,很有趣。。

丈母娘醒了,是被我折騰的原因,我把她的衣服扒了下來,除了腳上穿一雙白

色短絲襪外,丈母娘現在幾乎全裸。她被動地接受了一切。

我捧住她的臉龐仔細端詳她,她長得很美,瓜子型臉盤高鼻樑,一雙性感大眼睛水

汪汪的。

這點我老婆要感謝她的遺傳,丈母娘今年45了,可看起來要比實際年青,身材也要棒得多。

這大概得意於她長年唱戲練功的結果吧.

她乳房飽滿,嫣紅的乳頭勃起後像粒花生,是非常大的。小腹也很平坦,

大腿渾圓結實,雙腿併攏的時候,中間不留一絲縫隙。

眼前是一張嬌美的俏臉……

我忍不住去親她的小嘴,將舌頭伸進了她張開的口中。

丈母娘早已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她被動地微張著嘴,迎接著我伸進來的舌頭,

俏臉上露出了迷亂的複雜表情。

我貪婪地吸吮著她的舌頭,津液在交流著,我喜歡她嘴裡香甜的味道。

我站在她的雙腿中間,用兩手將她的兩條大腿往兩邊用力撐開,那凸起的陰阜和

稀少的陰毛都是無比的誘惑,我的手指玩弄著丈母娘的粉紅色的陰唇,

當我的兩根指頭完全沒入她濕熱的陰道時,她知道要發生什麼了,雪白的臉

龐霎時飛上了紅暈。扭動著身體,但是無濟於事。

平時是那樣的高貴大方,神聖而不可侵犯的丈母娘。這個時候卻只能看著一

雙陌生男人的手在她雪白的身子上摸來摸去,而她只能默默承受,無動於衷。

我輕輕摳著她體內的嫩肉……

「……嗯……嗯……」丈母娘從鼻子哼出聲音,可見她還很敏感。

「唔……疼……不要……」丈母娘難受地皺了一下眉頭,開始反抗,用力扭

動著。兩腿的肌肉一下都繃緊了,兩腳尖向上翹起,腳趾張開似乎想把白絲襪撕破似的。

我清楚這不是疼痛的呻吟而是性慾的叫聲。

「我要干你好嗎?」我淫穢地問她。她還是推著我的手。

「不要啊,好疼。」

「我是你老公啊,給你舒服來了,你都五年沒被操過了吧?呵呵……」

「真的啊??你是我老公嗎?? 我什麼也想不起來了,我就是怕疼,不想

要你的手動我下面,好癢啊。」

我用力捅著她的陰道,丈母娘的下身也越來越濕,「呱嘰、呱嘰」不停

地響。

她的臉象粉紅了,表情有些激動。她的屁股微微地向上擡著,修長的雙腿無

力地彎屈著,嘴裡一邊不停地喘著氣。

我看見淫水在她陰道口周圍流淌著。

不禁讚歎:真是如狼似虎的好年華,她的性慾如此強烈。

「老公,他們說你已經死了,原來是在騙我啊。」丈母娘真把我當成他老公了.

「我出遠門了,你要聽我的話啊,要不以後我再也不來看你來了。」

「嗯。」

「老婆,你的小穴咋這麼緊啊?」

「這麼傻的問題你也問,我是剖腹產生的咱們的女兒,下面沒撐大嗎。」

「原來有學問啊,怪不得我覺得你的陰道和……」

我差一點兒說出——怪不得我覺得你的陰道和王娟的差不多。

「怪不得我覺得你的陰道和以前差不多。」我乾笑著說。

丈母娘聽後哧哧地笑著,看著她凝脂似的雪膚,迷人的癡笑。

我不禁手指使勁抽插著她的小穴。丈母娘的大腿顫抖不已,陰道口的兩片嫩

肉被順勢帶入帶出,

「哎呦,……嗯……嗯……啊……」丈母娘嘴裡不停地浪叫。

「舒服嗎?老婆?」

「哦……好舒服………」

我摟住她的脖子要吻她的嘴,丈母娘十分配合地與我接起吻來,

我將她的舌頭吸進口中,不停地攪動著她舌頭,兩人口中的唾液不停地交換

著。

她有著美麗線條的背脊、性感的臀部,渾圓修長的雙腿看起來十分

的性感。看得我肉棒硬到高翹。

「老婆兩手抱著大腿,用力張開,把你的洞露出來。我要讓你更舒服。」

丈母娘聽話地仰躺在倒在床上,用手將大腿分得開,把那誘人的蜜穴暴露在我

的視野裡,並好乖地用手指捏著兩片濕淋淋的小陰唇掰開。

我一手扶著她的纖腰,一手調整肉棒的位置,龜頭對正蜜穴。只聽到撲哧一

聲,半支陰莖被她濕熱的陰道包裹得毫無縫隙,再一挺整個的陰莖被她濕熱的陰

道緊緊含住。

丈母娘閉上眼睛輕輕地喘息著。

我又把肉棒拔了出來,再插入進去,丈母娘就在這一插一拔中淫叫起來。

「老婆,你的肉洞可真緊啊,幹起來真爽。」我在挑逗她。雙手抓住丈母娘

的兩條白嫩的美腿,抽起大雞巴開始大起大落的抽插她的蜜穴。

我的陽具每一次都是盡根而入!衝開她的那兩片陰唇,直抵花心,身體跟她

的屁股撞擊時發出來「啪啪」的聲音。

她的呻吟聲也愈發的高亢了。「哦哦……啊………啊啊……」

「……不要……啊啊…那麼使勁……我要來了……哎唷……」目光恍惚的她

竟然喊出來了。

我飛快地抽送著陰莖,由於我的激烈抽動,她的身子強烈地振動著,淫水不

斷的從蜜穴裡湧出。丈母娘下身流出的發情淫液已經流到大腿內側了。

忽然,她陰道緊緊地握住我的陰莖抖動,我只覺得一股熱熱的東西衝到了龜

頭上。她的兩隻腳繃得很直。身體在抽搐。兩個乳頭因為高潮的刺激呈粉紅色地

高高挺起。

好一會兒,她長舒了一口氣,睜開了漂亮的雙眼。含情脈脈地望著我,眼睛

裡好像有了些神采。那一刻她盯住我的眼神很奇特.

初次干她我不免有些緊張,幹了她不到二十分鐘就忍不住了,我快速抽動了

幾下後,猛地把肉棒往她的肉洞裡一頂,將精液盡情地射進丈母娘子宮深處……

白花花的精液順著她的屁股蛋流了下來。

我接著抱住她躺在床上,採用側臥式。將丈母娘的兩隻雪白的腳分別架在我

的肩膀上面,一邊揉著她那美妙的豐滿雙乳,一邊捏著她那對堅挺起的乳頭。

我開始緩慢而有力地抽插丈母娘還流著白色精液的陰道。她的肉體被我擊得

一聳一聳的。

漸漸的,我覺得陰莖被她的陰唇和肉壁越夾越緊。二人之間再度發出抽插的

淫靡聲音。丈母娘陰道裡擠出來的淫水連床單都打濕了一小片,天那,她在吹潮。

丈母娘的呻吟聲連續不斷,在我的悉心調教下,她綻放出了女人的魅力,守

寡5年來積蓄的情慾全面迸發出來了。她淫蕩地搖著雪白的肥臀,用陰道熱切地

套弄著我的陰莖。

她的淫水流得太多了,陰部濕得一塌糊塗.弄得我的下部濕的不舒服.我將她的一隻

白絲襪的腳從肩膀上放下來,摁在我的大雞巴上。丈母娘知趣地用穿著白襪的美腳

擦拭著我的下身,不一會她的腳面和腳尖上的襪子全被淫水浸染…

休息好的我又重整旗鼓,發揚龍馬精神,不斷變換干她姿勢,一個多小時內讓她

高潮此起彼伏.直到我又射了她兩次,才心滿意足地從她一絲不掛地身上爬起來。

我打掃了戰場,收拾好家。

 四

強烈的性滿足後,是無盡的後悔與空虛——原來都沒找過小姐的我現在變成

凶悍的色鬼了。

晚上7點多,張姨回來了,家裡一切照舊。我在自己的房間玩電腦,丈母娘

呆呆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那一夜我失眠了,一直在想白天發生的事,真不知道這件事對我以後的生活

影響有多大?

偷奸了丈母娘,解決了一時的性飢渴,以後要不要繼續這種不倫的性關係?

如果被別人發現了這秘密我可就完蛋了。尤其是不能讓王娟知道。對我來說

這究竟一件好事還是壞事呢?

可是丈母娘這位美婦人她對我的吸引力實在是勢不可擋啊,她的天生麗質,

加上20多年唱花旦,被藝術的熏陶,使她看上去要比實際年紀年輕十多歲,和

她作愛比和我老婆做更有激情。

第二天,丈母娘和以前一樣,大多時間在看電視,一言不發。我趁著張姨出

去買菜的時候,問她:

「媽,你記得我是誰?」

她擡起頭,端詳了我一陣,說:「你是我老公。」

MYgod!!!她有記憶啊?!「我大吃一驚。

我又問起我昨天干她的事兒,她兩眼迷茫,開始答非所問。

竟然一點也回憶不起來,她被我幹得欲死欲仙的事兒,我長出一口氣,心裡

一塊大石頭落了地。

心裡的惡魔最終戰勝了理智,邪惡的慾火燒掉了我的良知.我要把這艷婦駕馭成我的性奴。

王娟從外地打來電話問我們過的好嗎,她是不放心她媽,我在電話裡告訴她

一切都好,並提出讓她回來用實際行動感謝我。

老婆說:好的,讓你滿足一次。還要6天才回來了。耐心等待吧。

世上的事情就這麼難以想像,王娟做夢也不會想到她那位端莊美麗的母親已經在我的跨下高潮了幾次了……

張姨每天在家,我沒機會對丈母娘動手,難道這餘下得6天白白浪費掉?我象抽上大煙一樣有癮了

我一邊玩電腦,一邊苦思苦想,終於想到一個好地方——我家的地下室。

我住在6樓,在一樓下面每個住戶都有一間9平方米的地下室,有門有鎖。

我家的地下室裡只放著幾件舊傢具。

我決定把丈母娘領到那兒去。一想到又有機會和她親熱了,我就興奮得口乾舌燥。

吃過中午飯,我對張姨說:「張姨。我領我媽出去散步。」

「好啊,早應該領你媽出去散步,她總在家裡坐著不活動對身體不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