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忘的3P外遇

我是貴惠,半年多前曾順著老公去做過一次按摩,就是那種帶有色情的按摩。我們結婚要十年了,性生活算是美滿……所謂美滿是很難定義的,總之就是我喜歡跟他做愛,沒有那些專家們說的退燒、厭倦或是什麼的。

上次的按摩我記憶猶深,雖然是難以接受但事實上是很刺激的。起初是有罪惡感,想想一個陌生男人在妳老公面前……那種事後的感覺。不過因為宗凱一點都不在意,反而之後每次做愛都假裝成那個按摩師,那種刺激更甚於被按摩時的感覺。所以,如果你老公夠開放的話,我勸你們可以嘗試一下,半套就好,凡事是不可以勉強的。

我跟老公到了賓館,老公再次的撥電話找一位按摩師,按摩師也回了通電話到賓館房間確認。我先是坐在床鋪上,但想想說把床鋪弄亂了不好,又坐到椅上,總之心理亂得是什麼也無法思考,一動也不敢動。宗自己也是一樣,一根煙接一根煙的,弄得滿房間烏煙瘴氣。我知道他也在緊張,上回按摩時也是這樣,直等到付完錢按摩師走後,他跳到我身上時都還在發抖。

門鈴響時我幾乎是蹦了起來,我慌亂的問宗我該站在哪兒?我知道這問題很蠢,但是我真不知道該站在哪裡最適合。宗聳了下肩親我一下,說了聲:「我愛妳」,這句話讓我心頭的緊張去了一半,但剩下的一半依舊是讓我感覺要心臟病發了。

按摩師是個非常壯碩的人,少說有一百七十幾公分!因為沒戴眼鏡出門,所以所以看不清楚他的長相,但感覺上還好。女人是靠感覺看男人的,最重要的是感覺,要是感覺對了就對了。我站在床角,想辦法讓自己站得自然些,按摩師的聲音很柔,他輕輕的問我怎樣稱呼?宗幫我回答說,就叫她貴惠吧!

他從包包裡面掏一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玩意,接著問說:「要不要先洗個澡?」我是洗過澡出門的,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又感覺應該要洗個澡……。現在要我面對一個男人……萬一他的意思是要跟我一起洗呢?想到這我突然感到全身發熱,幾乎是連站都站不住了。我忙著說我洗過了,才剛洗的。

接著的動作與之前那次按摩大致相同,我先脫掉外衣褲,剛剛還感覺房間裡的冷氣好冷,這時倒希望宗能幫我調強一點。我鑽進了被單裡,兩隻眼睛不知道該把視線放到哪好,耳邊只聽到宗用著不同於平時的乾澀聲音說:「我太太很怕癢,所以……」

按摩師先表示了一下遺憾,然後又提了一下自己的技術。總之我全沒聽進去,這時我只想我該往哪看才不會失禮,或許我該閉上眼睛?不過這按摩師很有禮貌……嗯!如果你也想找個按摩師輕鬆一下的話,我建議你先在電話裡感覺他的態度。

「貴惠……嗯!介不介意衣服?」按摩師用著輕柔的聲調暗示著我說,「油壓會弄髒哦!」

其實上次按摩也是這樣。我躲在被單裡開始脫掉胸罩,在脫內褲時我遲疑了一下……倒不是遲疑該不該脫,既然到了這人家也來了,沒道理不脫的。我想的是,在薄薄的被單外應該可清楚看到我的動作,要怎樣脫才能優雅呢?老實說,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我脫得是否優雅。

雖然是蓋著被單,但我已全裸,那種感覺——怕、緊張、興奮都有。衣服是有鈕釦拉鍊的,但是這被單,只需要輕輕一掀就……宗過來接過我的內衣,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

這時按摩師也開始脫衣服了,他解釋說是油壓,所以他也要脫。只是上次的按摩師並沒有脫,上次也是油壓,是有什麼不同嗎?讓我放心的是,他沒脫光,還留下了一條小小的內褲。我並沒克意的去注意,但還是瞄到一眼,他的屁股很小,跟身材搭配起來感覺很有力量。

然後他要我翻過身子。我翻過身子趴著臉壓在枕頭上,不用望著他讓我感覺到好過了些。然後我心想,這個死宗現在在幹嘛,看著自己老婆被別人隨便摸嗎?到底這是我在享受,還是他在享受?按摩師慢慢的掀掉了被單,隨著被單的移去,皮膚接觸到了屋裡的冷空氣,這提醒了我,我的軀體已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一個陌生男人眼裡……

我猜這不是真的油壓按摩,只是乳液而已,乳液倒在我的身上好涼。「妳的身材真好,皮膚這樣白,妳老公好有福氣!」

按摩師的聲音很輕,他低聲說話讓我感覺自己正背著宗凱做著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但其實房間很小,我知道宗凱是一定聽得到的。他的讚美雖然可能只是一種職業習慣,但聽到耳朵裡就是舒服,芥蒂感開始消失。我說過,女人是靠感覺活著的。

他先是按摩著我的肩膀,非常溫柔,邊按摩還邊在我耳邊問這樣會痛嗎?會不會太用力?剛剛的緊張已經開始消除……真的很舒服,舒服到我忘了自己身邊有個只穿著內褲的男人,舒服到忘了自己身無寸縷,舒服到快要想睡了…

…(待續)

(二)

就在我精神放鬆之時,按摩師的手開始下移,移到我的背。按摩我肩膀時還好,但往下我就開始癢了……我真的是個很怕癢的人,每次我要是生氣或是情緒時,宗就會用呵癢這招來對付我。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我身子的哪一部份是不怕癢的。

雖然癢,但又不好意思說出,你知道女人都怕人笑的。我想我身體扭了一下,這人也是老道,那麼輕微的動作都讓他給發現了。他低聲問我:「會癢?」我輕輕的「嗯!」了一聲。他的聲音真的很溫柔,而且心又細,原本的羞澀感幾乎沒了,剩下的只有信任,就像是我對宗的信任一樣。當然,一大部分也是因為我是趴著的,似乎只要能把臉藏著就增加了不少安全感。

他的手繼續一邊按著一邊慢慢往下移,到腰部時我「嗤!」的一聲笑出來了,在聽到我的笑聲後他也笑了,於是整個房裡的緊張全都消失了。這是種很特殊的體驗,當你暴露了自己的缺點而發現對方並不在意你的缺點時,兩人的關係會立刻拉得很近。於是我告訴他我怕癢,腰尤其不能碰……跟他說話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就像是我告訴我的美容師我希望吹怎樣的髮型一樣。這種輕鬆只維持了一秒,因為他的手離開了我的腰滑到了我的臀部時。

他並沒心急的想做些什麼,先是在我臀上倒了些乳液,然後開始搓揉著。

有幾次我感覺他就要碰到我的陰部了,是那麼的接近,但像是不小心滿懷著抱歉一樣一樣,立即又離開了。我知道他終究會摸到那兒的,但還是感覺會怕,有些事情是你永遠也無法成為習慣的。

在緊張卻又期待的心情下,他的手卻已離開了我的臀部又往下移了,一方面有點失望他放棄開始幹什麼「正事」,一方面又開始擔心腿上的癢神經太敏感,這人突然開始輕揉我的腳,然後說:「妳的腳好美,又白又軟,真的好美……」我知道他是真心的,最起碼我感覺是,感覺就是我生命理的全部。

接著他開始吻我的腳,一根指頭一根指頭的,還扶著腳背去撫弄他的臉頰,像是發現了什麼世界最美的珍寶……一開始我抗拒的想要抽回,沒有人親過我的腳,也沒人稱讚過我的腳,或許我爸媽有,但起碼我有記憶後就沒了。他沒像剛剛按摩時那樣放過我,將我拉了回去,親吻著,我感覺到他的舌頭在腳趾間鑽動……

不是生理上的那種快感,而是一種心理上的感動,我幾乎有想哭的感覺。這是第一次有人親吻連我自己都從沒注意過的地方。有人說女人是被開發出來的,我告訴你,這句話真的是百分之百的真理。

從第一次牽手,到與宗凱的初吻、愛撫,我還記得第一次摸到宗凱棒棒時的那種驚嚇。女人很少知道自己要什麼,或不要什麼,需要有個好男人來牽引。我們不像男人那樣粗魯,女人是像貓一樣獨立的動物,我相信沒有兩個女人對性的感覺是相似的,任何你能找到的性教育書籍至少都有著三分之一以上的謬誤。時間像是過了有一世紀久,我完全陷在一種感動的情緒中,甚至沒注意到他的手來到了我的股間。等他觸到我下體時我才發現到他的手好大,雖然大卻

是細膩的。他並沒直接侵犯那最隱秘處,只是在大腿間來回撫摸,偶而不經意似的碰觸到股縫間又立刻移開了,似有似無的。我感覺全身都要鬆了,散了。這一切依舊不是快感,但卻知道他在摸我,這個溫柔的男人正在摸我……他的手慢慢的覆蓋在我的陰部,完完全全的覆蓋而又緩緩的揉動著,像是個守護神一樣。過了好一會,他的手指探測似的開始在縫隙間裡裡外外的遊走,突然他探到了我最敏銳的陰核,就這樣輕輕的帶過一下。那一瞬間我「嚶!」了一聲,我知道我不該叫的,但我就像是艘原本漂盪在溫柔的海洋中的小船,突然間的一聲雷擊……

我發現我早濕了,他的觸摸讓我感覺到在我的陰核上早沾滿了愛液,他的手指輕鬆的在其上滑走撥弄著。我全身的肌肉都被喚醒,控制不了的,我拱起了臀部,但他依舊是那樣的溫柔,不急躁也不擔心,第一次的快感是慢慢來的。除了緊抓著床單外我什麼都沒辦法,這如潮的快感始終無法退去,不是像人說的一波又一波的起伏著,而更像是海嘯,你永遠不知道它的高處在哪。他的手是那樣輕,深入我下體是那樣的自然,我能聽到我下體的水聲,有如海浪拍擊著礁石……我能忍著不出聲音,但是身體卻沒辦法,我想要翻滾,想要躍起,但是身體卻是向下的,一股無力感升了起來,除了盡量將臀部抬高迎向外我毫無辦法。

我想我就要哭了,或許我已經哭了……只他的溫柔仍是不肯放過我。

我不知道自己能有這樣多水,上次按摩也是有著這樣的水聲,但這回就像是決堤般的一發不可收拾。其實不需要做愛,也不需要任何動作,現在我坐在這回憶起當時下體發出的那種淫蕩聲,整顆心就會像是要爆炸一樣,臉龐也紅的像是蘋果。

然後他的手離開了,頓時間我感覺整個人一下空了起來,手也離開了床單。我想要不是有床單讓我抓著,我早就要尖叫了起來,用我全部的力氣叫著。他把我轉了過來,這人力氣好大,就像是天神一樣,在我毫無感覺情況下輕輕地將我抬起翻了過來。側過頭我正好望到宗,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但卻知道剛剛的一切他全盡入眼底。宗依舊是叼著煙,維持著剛剛的坐姿。

不知道是羞愧還是興奮,有種情緒佔滿了我的胸膛。我的男人正看著我被人玩弄,而我卻不知羞恥的得到高潮……在宗那我感覺到一股愛意,我知道他愛我這樣,愛我將自己最真的一面放縱出來。不過很難,我只能將我的情緒轉向床單,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手指好酸。

他整個人靠了過來,趴在我的胸前吻著我的乳頭,摸索著。乳房並不是我的性感帶,我不知道為何人人都說乳房會很敏感,或許我是個例外……但我喜歡宗吻我乳頭,讓我有種擁有的感覺,像是母親一樣。這時,這男人正像個嬰兒一樣吸吮著我的乳頭,用他靈巧的舌。激情正消退中,換來的是無邊的柔情。

他的臉靠了過來,一張樸質的臉龐,帶著些許風霜。我之所以不願意提上次那按摩師的原因就是在此,那人很帥,在帥氣中帶著三分流氣,身上還擦著嗆人的古龍水。可能很多女人愛那種男人,但我不行,雖然他有一百種技巧能單用手跟舌頭就讓我高潮,但是我就是不喜歡,甚至感覺到屈辱。

我突然有種想要吻他的衝動,但實在太傻了,不是嗎?他輕咬著我的耳垂……天啊!沈重的呼吸聲在我耳邊響起,我感覺整個人都暈眩了。就像是被抽離靈魂的破娃娃一樣,我身體已然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那呼吸聲,厚重的呼吸聲……暈眩感持續著,像是漣漪一樣散開,又重新開始,不斷的擴散著。這人找到了我的弱點,最弱的弱點,他除了告訴我我的腳很美外,還找到了我最脆弱的地方。

来自新疆的模特热娜是第二届CCTV电视模特大赛的亚军。她是天生的美人胚,窈宨的身材,丰满的乳房,高高翘起的屁股,还有一张迷人的小嘴和一双漂亮迷人的大眼睛,是汉族姑娘无法比拟的,这一切都深深的吸引了众多观众。

这样一个大美人,追求者自然不少,尤其在成名以后,那些高官贵人、名人大款都试图通过各种渠道和她结识,其目的不言而喻。热娜虽然生性淫荡,对于男人从来都是来者不拒,但成名以后,为保持良好的公众形象,她也只能做一个地下的暗娼。做一个高级的,专门伺候一些高官和大款的、可以给自己带来丰厚的收入的高级暗娼。

去年夏天,我通过一个朋友找到了热娜的秘密经纪人,让这位经纪人转告热娜,我愿出价两万让她陪他一夜,这等好事,热娜自然一口答应了。

夏季周末的一个晚上,我和热娜在海南三亚的一家五星级宾馆的总统套间里相约而至了!

热娜穿着一件低胸露背的黑色晚礼长裙,衬托得她那高耸的乳峰更加挺拔,尽显雍容华贵之风采!

“你好,马先生!”热娜媚笑着说。

“你好,热娜小姐!要不要先喝点什么?”

“谢谢马先生,不用,您别客气!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不用着急,我这有一个性服务项目清单,你先看一下,每一项服务的价钱都不包含在那两万元之内。”,我把我亲自打印的一份性服务清单递到热娜手中。

热娜仔细地看了一遍清单,并用笔把她认为无法做到的服务项目划掉了。最后我把她认可的服务项目的单价加在一起,再加上那两万元的基本服务费,总共我要支付给她三万五千块钱。

“好吧,现在就开始!先给我跪下!”,此时此刻,我立刻变得兴奋起来。

热娜心领神会并顺从地跪在了我的脚下,我从包里取出一个拴狗的颈圈和铁链套在了她那细粉无瑕的脖颈上,我把热娜象狗一样牵在手里,从客厅向卧房走去。

热娜象一条母狗一样被我牵着爬行到了卧房。

我把拴着热娜的铁链死死地拴在了床脚下,由于链子长度的关系,她已经不可能站起来了。

我平躺在地板上热娜能触及到的地方,“爬过来,先用嘴让我爽一把!”

热娜慢慢爬到我身边,看了看我脸,然后低下头,解开了我的裤带,先用手摸了摸隔了一层内裤的阴茎,我的阴茎随着热娜的抚摸而粗大起来。热娜随后拉下了我的内裤,粗大的阴茎展现在她面前!热娜眼里含着笑意,温柔地捧起我的阴茎,用舌头灵巧地从根部的肉袋舔到前面的龟头,重复几次后,她干脆把那整条肉棒放进嘴里,贪婪的吸唆起来,并发出刺激地吸吮声。

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是金钱让这个昔日在央视T型台上风光无限的名模在我面前变成了一个淫溅放荡的婊子。我顿时感到爽到了极点。我低头看着热娜,热娜也抬头与我四目相望,眼神变得迷蒙起来,但舌头还是不停地转动,我不由得闭上眼睛,享受着这异常强烈的性快感。

 热娜的确很有敬业精神,她一口气把我的大肉棒唆舔十几分钟,我的整条阴茎都粘满了她的口水,异常兴奋的我开始发出细碎的呻吟声,热娜唆舔得更加卖力了,突然间我大吼了一声,一股股浓热的精浆强劲地喷射在热娜的脸上,热娜此时仍用手握着我跳动的阳具,很有默契地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我的精浆散射在热娜的额头、眉间、鼻子和脸蛋上,缓慢顺着她粉嫩的脸颊地向下流淌着。过了一会儿,热娜睁开眼,露出放荡的笑意。

“你的口技真不错,你先去洗个澡,我们再接着玩!”,我边说边解开了拴在热娜脖子上的狗链。

热娜从地板上站起身来,用手擦拭了一下脸上的精浆,便到卫生间洗澡去了。我也趁闲休息一会儿,期待着下一个回合的到来!

十几分钟后,热娜穿着一件紫红色的蕾丝性感内裤和胸罩,迈着婀娜的步履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着她那细腰翘臀的魔鬼身材,闻着她那沁人肺腑的女人香,我的阴茎又一次勃起了!

“您还想玩什么?”热娜非常主动,好象仍然意犹未尽。

“你真是个淫荡的女人。”我脱光衣裳躺到了床上,“上来,让我舔舔你的嫩屄吧!”

热娜犹豫一下,不见回答,但却以行动表示,她立刻脱下内裤上了床,把双腿八字分开,蹲在我的头上,阴部露出一条粉嫩的细缝,春水盈盈,让我很轻易的就吻到了她的两片阴唇和阴道口。我的舌尖疯狂地舔舐着热娜的淫穴。

“喔!啊!好舒服!”,热娜气喘嘘嘘的浪叫着。她的淫穴好象已经痒得非常厉害了,淫汁犹如泉水般地涌出,粘糊糊地黏在我的口唇上。她的双手也没有闲着,抓住我的大肉棒,不停的上下套弄着,我的那根大鸡巴又一次坚硬如铁了。

舔完热娜的嫩屄,我迫不及待地把她按倒在床上,将热娜的双腿极度分开,粗硬的鸡巴对准了她已经敞开的阴道口,然后用力一顶,我的大肉棒整条地插进了热娜的阴道里去了,一种难以言表的美妙快感,顿时传遍全身,想不抽送都不行。我紧紧地搂抱着她的玉体,开始缓缓地抽送起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