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 迷亂激情夜

迷亂激情夜--我的小嬌妻心怡的故事

新人想成為會員,各位大哥請送個心心,感激不盡!

我的小嬌妻心怡今年二十三歲,是我的第二個妻子,整整比我小了八歲,因為年齡相差太多,所以十分寵愛她,幾乎她提甚麼要求,我都會滿足她。

她的性格也是既有南方女性的含蓄、溫柔,又有著北方女子的大方、活潑。

再加上她研究生的學曆和文化底蘊,使她更顯得氣質優雅、迷人。生活中她是我的小嬌妻,事業上她又是我的好助手。每次帶著她出席各種社交場合,她都是男人們視線集中的焦點,那些男人們直直的目光,恨不得剝光她身上薄薄的衣裙。

也有很多成功男人在各種場合暗中誘惑她,或色誘,或利誘,可她始終不為所動,她對我的愛是絕對忠誠和忠貞的;然而,她又是十分浪漫的,每次在床上,她簡直就是一個小妖精,花樣百出,淫聲浪語,活脫脫一個小淫婦,讓我更加沈迷於她,特別珍惜她,當個稀世珍寶似的,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裡怕化了。

最近半年來,她的經曆,不,是我和她一起經曆的這些意亂情迷、如夢似幻的日日夜夜,讓我對她越發珍惜、更加痴迷……

“老公,有種交換伴侶的黑燈舞會你知道嗎?”那晚,我們剛剛親熱完,她不讓我下來,抱著我在我身下輕輕扭動著問我。

我一驚,因為以前和前妻去玩過,以為她知道了,趕緊敷衍她:“早幾年聽說過,怎麼啦?”

“沒怎麼,今天公司王姐悄悄問我想不想去玩,我沒答應。”她微微喘息著說。

“噢,想不想去呢?”我一聽,覺得帶她去玩玩也許是一件很刺激的事。

“不想,嘻嘻。”她趕緊抱緊我,生怕我生氣,但我覺得她臉越來越燙。

“哈,想去也沒關系,只是玩玩,不玩出感情就行。”我的下身馬上又有了感覺,不禁輕吻著她的耳垂。

“真的嗎?看著別的男人抱著我、吻我、摸我,你不吃醋嗎?”她的呼吸開始急促,下面越來越濕……

感覺到她的反應,我的寶貝一下子又堅硬起來,插在她兩腿間貼著她濕濕的花瓣輕輕磨蹭:“不會,親愛的,我愛你,只要你喜歡的,我就喜歡。”

她明顯地被挑逗得越發興奮了,兩手緊緊抱著我的腰,雙腿也漸漸地分開,氣喘籲籲地問:“那、那、那些男人會不會把手伸進我裙子裡面去摸呀?萬一、萬一、萬一忍不住,他會、會、會不會操、操、操我啊?”

“只要你不反對,甚麼都可以,別人想操你,你要嗎?”我也激動得不行,一下子吻住了她。

“我、我、我、我要!噢~~”她狂亂地喘息著,兩手用力抱住我的屁股往下一按,我就深深進入了她……

這一次,因為有了這個刺激的話題在她腦子裡幻想著,她顯得特別激動、狂亂,我也深受感染,同樣激動、瘋狂,折騰了很長很長時間,直到雙方都精疲力竭,才雙雙纏繞著睡去……

第二天晚上,我帶她去了那個我熟悉的交換俱樂部──其實是我一個好朋友的家。到了門口,心怡卻有些害怕了,不想進去,我告訴她都已經和主人約好了,既然來了就進去玩一晚上吧,自己把握著見好就收,她說說好就玩一晚上,這才被我摟著進去了。

那男人微微一笑,很有風度地跟她搭訕:“小姐的氣質真讓我怦然心動,我有這個福分與你共享樓上優美的音樂嗎?”看來這個人還算儒雅、不粗俗,心怡大概也看出來,心中已經認可,便紅著臉歪頭看了看我表示徵求我的許可.我故意不看她,起身朝另外一個女人的方向走去。

等我坐下回頭一看,那人已經牽著心怡的手往樓上走,她一邊小妹妹跟著大哥哥似的被牽著往上走,一邊不住地回頭看我,我知道她此刻心裡充滿了好奇、激動,也有些害怕和猶豫。

我眼睜睜看著我的小嬌妻被別的男人牽著,一步一步走向那曖昧、迷亂的沒有燈光的舞廳,心裡砰砰地狂跳起來,既興奮,又有點兒酸楚……我被一種寵愛漲得滿滿的心情支配著拒絕了幾個美女的邀請,一直坐在樓下喝茶,看電視,等我的嬌妻下樓.我想她第一次參加這種活動,一定很緊張,有許多不習慣,會很快就下來的。

半個小時過去了,她沒有下來。一個小時過去了,她也沒有下來。兩個個小時了,她還沒有下來……直到兩個小時四十分,她才滿臉緋紅地出現在樓梯口,梳理得整整齊齊的秀發已經紛亂,薄薄的真絲連衣裙腿部、胸部也有了很多皺紋,小腹處還濕了一小片,她顯得軟軟的,好像已經沒有力氣往下走.

那人想摟著她的腰扶她下樓,她看見我坐在樓下,趕緊掙脫了他,連忙下樓奔到我身邊坐下,一頭偎依進我的懷裡,緊緊抱著我,氣喘籲籲地喃喃喁語:“親愛的、親愛的,我愛你、愛你,一生一世……”

路上,我開著車,她也堅持偎在我身上,滿臉火燙,到家一進門,她站著纏住我一邊用腳一踢關了門,一邊抱著我狂吻,身體緊緊地往我身上貼,口裡胡亂喁語:“愛、愛、愛,快,快……”

我一邊吻她,一邊伸手進她裙子裡撫摸,天,她的薄薄的小底褲濕淋淋的,像水裡撈出來的一樣……天知道那個男人是怎麼折騰她的.我頃刻興奮得不行,把她濕得不成樣子的底褲往下褪去一點,就急迫地站著進入她了.

她噢地大叫了一聲,差點昏了過去,好一會才緩過氣來,趕緊緊緊抱著我亂叫:“搞我、搞我,操、操、用勁操我……"

我一把扯碎她的底褲,她立刻把腿分開深深地讓我進入,我把她頂在牆上,一邊狠狠地進入她、撞擊她,一邊深深地吻她、撫摸她……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喘息著說:”親愛的,我、我、我不行了,好軟好軟,大賓周不許出來,就這樣抱我到床上,再、再、再、再、再使勁操我。“

我就這樣深插在她身體裡,一邊操她,一邊把她抱到了床上,她在我身體下不停地扭動、呻吟,甚至大聲嘶叫,從沒有過的瘋狂、迷亂,愛液不斷地從她的小穴裡泊泊流出,浸濕了她潔白渾圓的美臀,把床單都濕了好大一片……又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實在堅持不了,一下子射在了她的裡面,她緊緊抱著我連連亂叫:“啊~~好,真好,射在裡面真好,射得真有勁,真多……” 

她不讓我從她身上下來,還讓我的賓周軟軟地插在她小穴裡不讓出來,抱著我的脖子問我:“親愛的,你怎麼沒找一個舞伴上樓啊?”

“我愛你,就在樓下等你更好啊。”我吻了吻她的頭髮。

“你真好,愛你。等得很焦急吧?”她動情地吻了我一下,壞笑著問。

“是啊,以為你很快就下來的呢,怎麼那麼長時間啊?”我也壞笑著問她。

她臉一下子就紅了,不好意思起來:“時間很長嗎?”

“兩個多小時呢,看來那男人手段不錯哦,讓你爽得都忘了時間。”我輕輕拍拍她的臉蛋。

“你壞蛋,非要人家去,卻又笑話人家!”她輕輕打了我屁股一下。

“逗你吶,只要你舒服、喜歡,多長時間都行,只是別讓那男人把我小心肝愛妻操壞了就行。”我輕輕撫摸著她的臉,動情地說。

“才沒讓他真操我呢,把他急壞了,嘻嘻。”她調皮地一笑。

“那麼長時間,你們沒做愛啊?”

“真沒做,真的.”她有點著急地解釋,“我發誓,真的沒讓他真正意義上的操我!”

“怎麼,那男人不夠好,還是他那玩意不行?”

“都不是,他很好,人帥,有風度,有教養,很會調情,那玩意也特棒,最後我都差點兒忍不住讓他進去了.”一提到那男人,她下面又開始越來越濕了,“可我想到我愛你,還是強行忍住了。”

“那他怎麼和你調情的呢?”我也開始激動起來,急促地問她。

“他開始很溫柔地貼著我跳舞,”她呼吸急促地告訴我整個過程:“裡面又沒有燈光,我看不見,只好讓他緊緊抱著移動.後來,後來,他就開始隔著裙子撫摸我,先是撫摸背部,然後慢慢往下,然後突然就緊緊抱著我的臀部輕輕愛撫,接著就吻住了我的耳垂……我又激動又好怕,趕緊推開他.可是、可是他勁太大了,我推不開.這時他突然吻住了我的唇,我緊緊閉著,可是他的舌頭太強壯、太有力,特男人味兒,一個勁往裡鑽,我就暈暈乎乎地慢慢開啟了我的唇.他的舌頭、一下子、就、就、就伸了進來,纏住了我、我、我的舌頭……”她在我身下大口大口喘息著……

“後來呢?”我聽到她說別的男人吻她,覺得特別刺激,賓週一下子又硬了,緊貼著她越來越濕的小穴。

“後、後、後來,他手就伸到我裙子裡去了.”她一邊敘述,一邊激動得越來越緊地抱著我.“我本來想把他手拿開得,可是,可是,可是,就在這時,我聽到旁邊跳舞的女郎<噢>的一聲輕輕呻吟起來了,知道他們在站著做愛,覺得好刺激、好刺激.我也立刻激動得不行,就讓他摸了,不過、不過、不過,我告訴他只能隔著底褲摸.他很聽話,就、就、就一邊吻我,一邊隔著我的底褲摸我,他說我都好濕好濕了……他還、還、還拉我的手去摸他的賓周。”

“你摸了他的賓周了嗎?他賓周大不大?”我把賓周又朝她小穴貼了貼,盡情摩擦那已經濕得一塌糊塗的鮮嫩花瓣。

“摸了,他從褲口拿出來讓我摸,好大,好大啊,又硬又燙,比你的還長一寸,好嚇人的.不過,不過,又好喜歡,我想這麼長的賓周要是進入我的小穴穴,不知道會多充實、多麼脹,就在我摸著他賓周走神的時候,就在這個時候,這個時候、這、這、這個時候……”她氣喘籲籲,快說不下去了……

“親愛的,這個時候怎麼啦?”我急切地問。

“他、他、他把手從我底褲邊沿伸了進去,啊!”她開始越來越急地扭動身軀,斷斷續續地接著說:“他的手指頭又強勁又溫柔,盡情愛撫我的小花瓣、小豆豆,他趴在我耳邊說‘小可愛,你香甜的泉水流到你的大腿上了’……這個壞東西,他突然把我底褲褪到大腿上,一下子就把他的大賓周插到我、我、我的兩腿中間了!我、我、我感到那像一條充滿魔力的蛇,就要往我小穴穴裡鑽,我好怕又好想,正在我稍一猶豫的時候,他的就進來了一點點,也許是他火燙的大龜頭太大了,我感到了脹.這一脹,我就突然清醒了一些,趕緊掙脫了,然後把兩腿緊緊並著,不讓他往裡鑽……他抱著我光潔的屁股用勁壓我想擠進去,還輕輕咬著我的耳垂不斷地叫我‘小可愛、小妖精,我、我想死你了,讓我進入你吧,深深進入你的心’.我已經清醒地感覺那不是你的賓周了,我當然不能讓它進入我,但是、但是、但是,我又被它誘惑得激動而迷亂,意亂神迷了,我其實好想好想它進入我,深深地進入我,我緊緊摟著他的脖子,狂亂地對他說‘別、別、別進去,你就在外面,在外面盡情愛我吧’.他真是一個好男人,那麼激動、狂亂了,還能忍住不再拼命往我小穴穴裡擠了.說‘好,好的’就緊貼著我濕漉漉的花瓣,輕輕地、溫柔地磨蹭,他喘出的呼吸好燙好燙啊,像火一樣在我耳畔燃燒,我們就那樣緊緊纏著、吻著,相互撫摸著、摩擦著,喘息著,輕輕呻吟著……不知過了多久,就在我快要忍不住分開兩腿的時候,他突然越來越緊地抱我的屁股,把舌頭拼命往我喉嚨深處鑽,我覺得我快要窒息了,他喉嚨深處一聲嗚咽,下面大賓週一陣跳動,噢,他射了,他、他、他射在了我的小穴穴上,一陣火燙的愛液澆到了我嬌嫩的花瓣上,我、我、我被刺激得全身一抖,感到自己的小穴穴也嘩地噴湧出了一股熱熱的愛液,我也忍不住啊地大叫了一聲,然後,我就癱軟在他身上,一點兒力氣都沒有了……”

我強忍著沒進入她沼澤地一樣的芳澤,繼續問:“後來呢,你們在上面兩個多小時,後來在做甚麼呢?”

“後來就那樣休息了很久就結束嗎?”我故意問。

“不,不是,”她在我身下越來越厲害地扭動,噴著火燙的呼吸說:“後來,我被一陣狂亂的男人喘息和銷魂的女人呻吟驚醒了.隱隱的壁燈下,只見一對舞伴在我們屋子裡的地板上做愛,他們全身赤裸,男人把女人的雙腿扛在肩上盡情地深入她、撞擊她,那女的還不停地叫著‘快、快、再快點,噢,啊,大力、大力操我,操、操、操死我,啊~~’,啪啪的撞擊聲夾雜著女人的淫叫聲,那聲音,那場面,太刺激了.

“我一下全醒了,感覺到摟著我的他也醒了,他見我醒了,就一下吻住我,那銷魂的男人舌頭啊,那麼強壯,那麼激動,那麼亢奮,還有他的手掌,簡直就是魔掌,隔著裙子把我的乳房揉得越來越脹,我立刻被挑逗得激情四射,雙手抱他,兩腿纏他,也拼命吻他,扭動著身體回應他,他狂亂的喘息好強悍,讓人迷亂,我頃刻被他強大的男人磁場俘虜了,也喘息著、呻吟著……不知不覺,他把自己脫光了,多麼光潔的皮膚,多麼強壯的肌肉,噢,真叫人無法不迷亂啊,就在我被吻得快要窒息的時候,他把我也脫光了!隱隱約約記得他脫我裙子的時候,我還抓住他的手拒絕了一下的,可是,可是、可是,後來他解開我的胸罩,一邊吻著我堅挺的小乳頭,一邊伸手去脫我濕透的底褲的時候,我卻抬起臀部配合了他.

“哦,天,他用他寬大的魔掌捂著我濕淋淋的小穴穴盡情揉搓……我拼命扭動自己,一邊狂吻他,一邊撫摸他堅硬粗大火燙的賓周,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他見我快要忍不住了,就一下翻到到我的身上……啊,我感到一座雄壯的大山倒向了我,不,是一片雄奇而充滿魔力的天空覆蓋了我……被他粗獷、雄悍的男性身體碾壓著、蹂躪著是多麼幸福,一種令人眩暈的快感頓時充滿我的全身,我在他身下顫抖著、扭動著、嬌喘著、呻吟著,他火燙堅巨的大賓周貼著我的小腹是那麼溫柔又有力,我、我、我迷亂了、不行了……在他又一陣深深的熱吻中徹底眩暈了,眩暈中,我狂亂地呻吟著伸手把他的大賓周拉到了我濕淋淋的兩腿間了!……啊!它多麼強悍,多麼雄壯,多麼令人降服,哦,令人神魂顛倒的大賓周,它是那麼溫柔地貼著我嘩嘩流著愛液的花瓣盡情地親吻著、輕舔著,他見我沒有把腿分開,想我還是只願意讓他的大賓周在我小穴穴外面搞我,所以就沒有進去,一直在我外面盡情摩擦,磨蹭得我愛液橫流,呻吟不斷.

“突然,他抱著我一滾,我就到了他的身上,這樣,他就可以抬頭吻著我的乳房了,我雙腿緊緊並著,一方面是不讓他的大賓周插進去,一方面是為了緊緊夾著他的大賓周,讓它摩擦得更有力、更銷魂,他是那麼溫柔,一邊柔情蜜意地吻著我的乳頭,一邊緊緊捧著我潔白渾圓的屁股盡情撫摸,他那堅硬火燙的大賓周越來越快的貼著我的嫩穴滑動.我源源不斷的愛液順著他的大賓周往下流,把我們交纏著摩擦在一起的陰毛弄濕得一塌糊塗……不知不覺,他又把我壓在了身下,天,他充滿魔力的舌頭在我口裡天翻地覆地狂攪,被我弄得濕滑的火燙賓周在我兩腿間,貼著我的花瓣抽動得越來越快.

“我狂扭著,緊緊抱著他不停聳動的屁股,瘋狂地呻吟,我好渴啊,口裡渴,小穴穴也渴,全身像著了火!不行了!要死了!我、我、我感到天旋地轉,我要!我大聲地叫了出來:”我、我、我要!要你!要你的大賓周!操我吧!操我、操!‘我使出最後的力氣,喊出最後一個’操‘字,就徹底放棄了抵抗,老公,那一刻,我真的沒法不背叛你了.我一下子就分開了緊緊並著的雙腿,慢慢地分得很開、很開,我要他巨大的賓周進入我,深深地進入我,刺穿我的心,要他拼命地撞擊我,狠狠地撞擊我,把我撞得粉碎!他火燙的大賓周真的慢慢滑了進來!啊~~天,老公,那男人他進入你的小嬌妻了,噢,天啊,好大,好脹!他的大賓周的龜頭簡直就像一個被煮得滾燙的雞蛋,我那麼濕滑的小穴穴都被脹的有點酸麻了.

“正是這一陣酸麻,我頓時有點清醒,天,這大賓周不是老公你的,別人的大賓周快要操老公你的小嬌妻了!一想到你,我趕緊又把大腿緊緊並上,可是馬上發現不對,因為他的龜頭已經擠進去一點點,我一並腿它反而被我的小穴穴緊緊裹著了,他往下一用勁就又進去了一點點!天啊!好充實,好脹啊,太銷魂了!太想讓它全進去,這麼粗大、硬長的賓周,一定會把我搗得天昏地轉……啊,哦,我該怎麼辦吶?他顯然也狂亂了,動作變得粗魯起來,一邊把大賓周拼命往我小穴穴裡擠,一邊更加生猛地吻我,可能是神智也不太清醒了,他居然咬著我的舌頭不放,而且越咬越用勁,這個動作太粗魯了,我感到了疼.這一疼,頭腦就又清醒了一點,天哪,他的大賓周快要進入我的小穴穴一半了!

“’不!不要!‘我趕緊掙脫他的狂吻,大聲叫了起來,想不再緊緊夾著他的賓周,可又怕一分開腿他就滑了進去,就只好一個勁扭動屁股想掙脫他,他也好像立刻清醒了,配合我把他的屁股稍稍一抬,他那進入我小穴差不多一小半的大賓周就滑了出來,連連喘息著說’對不起,小可愛,是你叫我進去的,別怕,別怕,我不會強迫你的‘.說完,他就溫柔地把賓周貼在我小穴穴外面的花瓣上,只是輕輕地摩擦,不再往裡面擠了.

“我頓時覺得這個男人是個很好的男人,體貼女人,很會調情,很有修養,沒有強行為難我,所以,一陣感動,就主動抬頭去吻他,還抱著他用雙手在他背上輕輕撫摸,他漸漸又亢奮起來,壓在我身上,緊緊捧著我的頭,大口大口的火燙呼吸噴在我臉上.雙腿緊緊夾著我緊並著的雙腿,把他一直硬著的大賓周緊貼著我的小穴拼命摩擦我,我也越來越激動、狂亂,呻吟著緊緊抱著他的腰、他的屁股,在他身下越來越激越的扭動,我們就這樣似操著又沒有真正操著地盡情瘋狂,盡情迷亂,他不斷地叫我小可愛、小妖精、小天使,我也忍不住胡亂叫他大哥哥、大男人、大賓周,我們都好狂亂、好銷魂,不知道折騰了多久,我們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的汗珠大顆大顆滴到我的臉上、乳房上,弄得我們都像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好幾次,他的大賓周都又擠到了我的小穴穴裡一點點了,我都想放棄抵抗,讓它進入我算了,因為我也太想了,太想墮落一回,可是他一直忍住沒真正進去,我知道他也在猶豫、也在掙扎,我被他的掙扎感染得四肢顫抖,全身像著了火,也緊緊抱著他吻他、撫摸他,用濕淋淋的花瓣盡情緊貼他、磨蹭他.

“後來、後來、我、我快窒息了,被他滾燙的大賓周摩擦得我眼前一陣一陣發黑,我開始神智不清地呻吟著亂叫:“大男人,好、好男人,你是我的,,我的大賓周,喜歡被你操,啊,,你的大賓周又進來了一點,,啊,噢,好脹啊,好舒服,爽,,啊……啊……魔鬼、魔鬼,大色魔,,你讓我這個良家少婦成了蕩婦了!啊~~還進來一點點,對,對,啊,好脹,噢,別、別再進去了,對,對,就停在那兒,對,,對,就進來一個龜頭,哦,就這樣緊緊裹著你大賓周的龜頭真爽啊,銷魂死了……就這樣,操我,大賓周操我,操啊,操!’突然,他雙手從我的背上滑到我的屁股上緊緊抱著,狂叫起來:”

“天啊,小可愛,你的愛液流得你滿屁股都是了,啊,你的屁股好豐滿,好渾圓,好柔嫩,好濕了啊,啊,我不行了,我要射你!射你,射你,射你哪兒?你、你把腿分開,別夾這麼緊,我好把賓周拿開,射、射、射你乳房上吧?‘我被他的狂喊感染得也狂亂到了極點,緊緊抱著他的屁股,連忙大聲喊叫:“不!別拿開,就這那兒射我,射我小穴穴外面,我要,我要,要你射我的小穴穴!射啊~~’他慌忙把進入我小穴裡一點點的大賓周往外拔了出來,貼著我濕滑不堪的柔嫩花瓣,一陣狂射,啊~`噢~~天,好多啊,好燙噢,‘啊~~~~~~’我一聲狂叫,感到一股熱流順著我的小穴穴外面慢慢流到了我的屁股丫丫,流到床單上淹著了我的屁股,他用手把那熱熱的液體塗抹得我滿屁股都是,然後他身體一下就趴在我身體上,重重地壓著我,我緊緊地抱著他,溫柔地吻著他,用我柔滑的小舌頭去纏著他著雄性的舌頭……他真的很好,很溫柔,我沒讓他真正操進去他也不生氣,還溫情脈脈地給我穿好衣服,把我抱到了樓梯口。”

“噢,親愛的!那麼刺激的情況下,你都沒有讓他完全操著你,你真好!”

我緊緊抱著她,一陣深吻……

“可是、可是,我還是讓他進去了一點點,還要他射在我小穴穴外面了,對不起!”她用有些自責地眼神看了我一眼,然後緊抱住我。

“沒事的,小可愛,只要你舒服,你喜歡,我就喜歡。下次,你盡情玩吧,怎麼操都行。”我深情地看著她說。

“真的嗎?”她用又害羞又期盼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身體扭動的更厲害了,小穴穴已經完全濕淋淋的了。

“真的,找個更大的賓周,讓你銷魂得死去活來,你要嗎?”我見說到讓別的男人真操她,她在我身下就格外興奮,也越來越亢奮,屁股不停地扭擺,我大賓週一挺就鑽到她柔嫩濕滑的小穴穴裡了……

“噢~~~”,她痴痴地聽著我的昏話,突然被我猛一進入,全身一震,趕忙緊緊抱著我的屁股,大聲呻吟起來:“要!我要,我要別的男人的大賓周真正操我,深深操我,狠狠操我,操我、操我、操我呀操我,操!”

……

這一夜,我們不知道瘋狂了多少次,每次都直到累得精疲力竭地睡去,然後只要誰一醒,就又抱著拼死拼活地纏繞在一起,交融在一起盡情折騰。第二天中午起床,她嬌笑著說被搞得兩腿有點並不攏了,走路姿勢肯定難看,怕別人笑話,在家呆了兩天才出門。

 

連著三天晚上,心怡只要一躺在我身下,我就會情不自禁地問起那個晚上她和那個男人一起的情形,而每當我一問起,她就會變得格外興奮,下面立刻就濕淋淋的,滿臉緋紅,扭腿搖臀,緊緊纏繞我,深深地吻我,一邊嬌喘連連、斷斷續續地跟我講那些細節,一邊和我瘋狂地做愛,每次都很長時間,每晚都要兩、三次,弄得我只好借助Levitra才能對付得了她。

是那晚那種偷情式的豔遇,把她靈魂深處的淫蕩勁兒徹底釋放出來了。真是如某些書上說的,其實每個女人都是淫蕩的,特別是那些平常氣質高雅,聖潔得不可侵犯的年輕女性,她們內心深處偷情的慾火其實更加強烈,因為她們把這種說不出口的慾望深深地藏在心底最隱秘處,正因為藏得很深,壓抑得很厲害,所以,如果一旦偶然噴發了出來,會比一般女性更強烈、更熾熱。心怡就是這樣。

這天晚飯後,我們擁在一起看電視,我吻著她玲瓏剔透的耳垂,悄聲問她:“今晚還想不想去?”

她知道我問的是甚麼,臉蛋立刻緋紅,輕輕往我胸膛打了一粉拳:“壞蛋,不想去!”

我從她緋紅的臉蛋和開始急劇起伏的胸,知道她肯定動心了,就摟著熱吻她,一隻手悄悄伸到她裙子裡一摸,哇,好濕了,就刮了一下她優美的小鼻子,取笑她:“還說不想去哩,一聽到說去就濕成這樣了!”

“嗯,你壞,你壞,你取笑人家!”她趕緊閉上眼睛,緊摟著我的脖子,把羞紅的臉深藏到我的胸前,隔著薄薄的衣衫,我都感覺到她的臉蛋滾燙滾燙的了。

我故意問她:“到底去不去?”

她沒有回答我,只是躲在我胸前的頭微微地點了一下,然後一下吻住了我,邊吻邊說:“親親我,好好親親我、摸摸我再去。”

我們盡情擁吻了好一陣,我推開她,催她去換衣服,她軟軟地走進臥室,我從包裡拿出一套衣裙給她:“給,送你的禮物,最適合今晚的”。

“耶,Giada,這麼好的牌子,謝一個”,她撲到我身上又是一個熱吻,然後歪著頭看著那套衣裙,輕聲說:“你這是套群,我還是穿連衣裙吧,我覺得我穿連衣裙更窈窕、性感。”

我給她的是一套白色休閑套群,上身是一件薄薄的針織背心,下身是比較寬松的齊膝A字裙,她顯然沒有懂得我的良苦用心,我便一臉壞笑地對她解釋:“這個比連衣裙好,顯得休閑而高雅,高貴中隱約透處你迷人的曲線,是一種含蓄、曖昧的性感,而且,而且……”我故意賣關子,不往下說了。

“而且甚麼,你快說呀!”她著急地追問。

“而且,而且、而且比連衣裙方便!”我對他擠了擠眼,壞笑著說。

她馬上就明白了,臉上又飛起了一陣紅暈,撲到我懷裡對我又是一陣小粉拳,嬌嗔地說:“壞蛋、壞蛋,你個壞蛋,你是想方便別人摸你小嬌妻的乳房呀,大流氓壞蛋!”

“這麼美的乳房,不直接摸到,多委屈她啊!”我摟著她又是一陣熱吻,把手伸進去捂著她豐滿堅實又充滿彈性的乳房盡情愛撫,直到她嬌喘連連,連呼都濕透了,不去了,不去了。

我們剛坐下來,就有好幾個男人過來和她搭訕,可她都禮貌地婉言謝絕了,我見狀,悄悄趴在在她耳邊問她是不是還想找那晚那個大賓周男人,她擰了我腿一把說不是,同時她的眼神輕輕朝遠處的牆角一瞥,我明白了,她是瞧上了那個三十多歲的混血帥哥。

我耳語著告訴她:“他啊,哈爾濱人,祖父是俄國人,是個工程師。”

“工程師好啊,工程師有文化,不粗俗。”她的眼波蕩漾起一股柔情,又瞥了他一眼,見那男人也在盯著她,趕緊低下頭。

“可是,圈子裡很多女人都不願意和他玩。”我接著說。

“為甚麼?他那麼帥”。她不解地問。

“他的綽號叫‘不死的公牛’,可能因為有老毛子的血統,特能折騰女人,所以很多女人都有點怕他,你不怕嗎?”我摟著她問。

“你這樣說,我有點怕了,嘻嘻。”她忍不住又瞥了他一眼,那男人顯然被她的眼神所鼓勵,起身走了過來,她連忙偎依在我肩頭,聲音都發顫了:“啊,公牛來了,我跟他去嗎?去嗎?好怕,我去嗎?你說呀!”

我還沒來得及回答她,公牛就輕輕牽起她的右手,目光火辣辣地注視著她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她的臉立馬緋紅,眼神變得朦朧、迷茫,不由自主地站起身,讓他牽著朝樓上走去,走了幾步,他就去摟她的纖腰,她掙扎了幾下,也就任她緊緊摟著,一起消失在樓梯口……

為了平抑我狂跳的心,我喝了一口茶,四處打量這些還沒有上樓的男女,突然,我發現了她──我的小姨子,其實是我前妻同母異父的妹妹,她的名字叫範冰冰,是個剛大學畢業的女孩,我知道,這可是個文靜、內向的小美女,她怎麼來也到這隱秘的成人圈子了?顯然,她也看到了我,迅速低下了頭。

我起身過去,在她身旁坐了下來,她知道躲不過去了,只好抬頭對我微微一笑,那笑,笑得極不自然,像做錯了事的孩子討好大人似的。我也淡淡一笑,問她:“你怎麼到這種地方來了?”

“嘻,怪事了,誰說我前姐夫能來的地方我就不能來了?”倒,送我個“前姐夫”的光榮稱號,她跟我貧嘴。

“跟你說正事,聽說你不是剛畢業嗎?這裡來的可都是已婚的女性。”我追問她。

“別那麼嚴肅好不好,我現在只是你的前小姨子,嘻嘻,我已經結婚半年了,知道不?”她紅著臉說。

見我真的是在關心她,她便告訴我,她其實很不情願來這裡,但是她丈夫很喜歡來,她特別特別愛他,為了遷就他,她只好陪著來,說好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他丈夫已經和另外一個女的上去了,她不願意跟陌生人跳貼面舞,所以就在下面等他,說完,還歪著頭挑戰似的盯著我問了一句:“哥哥,你願意帶我上去跳幾曲嗎?”

這一聲哥哥叫得我的心頓時湧起一股柔情,我知道這女孩從高中時候就暗戀上了我,我其實也非常喜歡她,當然是很純粹的喜歡.因為礙於姐夫的責任,前些年一直小心地呵護著她心中對我的感情,既不能明顯地拒絕她,傷了她小女孩的自尊,也不能放縱、越界.就一直和她保持著一種既純潔又有些曖昧的感情,他叫我哥,我叫她小冰冰,兩年前和她姐姐離婚後就和她斷了聯系,沒想到在這裡不期而遇。

聽到她要我帶她上樓,我猶豫了片刻,就伸手牽著她的小手拉她起身,她臉一紅,站起身,小聲嘟噥:“還真去呀?”嘴裡這麼問著,腳步卻隨著我慢慢移動,緩緩上了二樓。

說是黑燈舞,其實牆角還是有一點點燈光的,只是非常非常暗,暗得認不清人,纏綿、曖昧的音樂不間斷的縈繞在舞池裡。我輕輕擁著小冰冰,在隱隱約約的人群縫隙裡,隨著緩慢的音樂慢慢移動。可能因為她第一次來這裡,心裡有些害怕,也可能是因為太暗看不見,小冰冰有些依賴地偎依在我胸前,但是由於緊張,她的身體有些僵硬,我也沒去緊貼她,只是若即若離地擁著她輕輕移動、移動。

我的目光四處掃描──我在找我心中那件白色裙子,買這裙子時我就暗藏了一個心計,因為這白裙子有些反光,只要有微弱的光線,我就能找到她──我那被人擁著的小嬌妻,但是她卻不知道我能看見她。因為舞會已經很長時間了,舞廳裡的氣氛已經很曖昧,纏綿的舞曲下偶爾隱約響起幾聲女性輕微的嬌嗔、呻吟,還有男人們急促、粗重的呼吸,整個氣息,顯得頗有幾分迷亂。終於,我看到她了!

我擁著小冰冰慢慢靠了過去,快二十分鍾了,他們應該已經不僅僅是單純在跳舞了吧?我的心開始越來越快地狂跳。她被那公牛已經擁到一個角落裡,半天都沒有移動,他們只是擁著在原地輕輕搖晃著、搖晃著。

我強抑著狂跳的心,擁著小冰冰終於靠近到他們身邊,果然,他們已經互相摟抱得很緊很緊了,她的雙手纏繞在他脖子上,臉緊緊貼著他的臉,呼吸急促而紊亂,任由他的雙手捧著她的臀部盡情撫摸、揉搓……小冰冰顯然也看到了這一幕,並且被刺激、撩撥得也有些呼吸急促,下意識地往我懷裡貼緊了些,身體已經不再僵硬,變得十分十分柔軟。

突然,那公牛把我的小嬌妻身體稍稍側了一點身擁抱著,一隻手緊摟她的腰肢,一隻手摸向她飽滿的乳房,先是隔著衣服撫摸,摸著摸著,她很快就顫顫的喘息起來,接著,他就把手伸進了她的衣服裡面,她渾身輕輕一顫,忍不住輕輕嗯了一聲,就抬頭吻住了他,吻著摸著.他激動得有些粗魯地又把她緊緊貼在胸前,同時撩起她薄薄的背心,又解開自己的襯衣,讓她光潔豐滿的乳房緊緊地貼在了他裸露的胸膛上,一邊深吻著她,一邊用雙手越來越有力地捧著她的臀部往自己身體上壓著、磨蹭著.突然,她啊地輕輕驚叫了一聲,原來他的手伸進了她的裙子裡面,肯定是直接摸進她小穴穴裡面了,她對著他氣喘籲籲地耳語:“別、先別直接摸進去,先就在底褲外面摸摸好嗎?溫柔點,親愛的。對,對,就這樣,噢,舒服,舒服,乖。”

我擁著小冰冰的手也情不自禁地越來越緊,小冰冰貼在我臉上的臉蛋也越來越燙了……

“天吶,你真大!真長!”不知道過了多久,心怡帶著顫音的輕輕的驚歎聲又一次響起,顯然她在撫摸公牛的賓周了。

“喜歡嗎?”他的聲音也在發抖。雖然二人都是悄聲耳語,但那顫音卻很明顯。

“不喜歡,怕怕的。”她這樣說,卻捨不得放開那堅硬粗長的寶貝。

“不喜歡你緊緊握著乾嘛?你個小妖精,底褲都濕透了,騙鬼啊!”他說完狠狠吻了她一下。

“人家又喜歡又害怕嘛,嘻嘻.”她撒嬌似的往他懷裡躲。

“別怕,別怕,會讓你喜歡得死去活來的”他深吻著她,手上突然一用勁,啪地撕碎了她薄如蟬翼的底褲,撩開她的裙子,捧著她雪白豐滿的屁股,把大賓周猛一下就插向了她兩腿之間。

“噢~`”她被他這一連串不由分說的動作驚得差點大叫了一聲,也可能被他火燙的粗大賓周燙的,她仿佛倒吸了一口冷氣,連忙往後退了退,掙脫了他大賓周的偷襲,氣喘籲籲地對他說:“壞、壞、壞流氓,搞偷襲,別急嘛,別、別、別急著進去,先在外面溫柔地愛愛我,好嗎?對、對、對了,就這樣,噢,好燙啊,爽、爽、爽死了,就這樣用你大賓周摩擦我的花瓣,啊,好濕好滑吧,哦,噢……”她激動得緊緊摟住他的脖子,深深地吻住了他.

他一邊吻她,一邊在她緊緊夾著的兩腿間盡情磨蹭她的小穴穴外面……突然,他一把抱起她,把她抱到牆邊頂在牆上,繼續瘋狂地吻她、揉搓她、磨蹭她,他的喘氣越來越短促、粗重,她也忍不住輕輕呻吟起來,只見她抱著他的肩膀往下壓,他馬上會意,彎下腰去吻她的乳房,一手撩起她的裙子盡情揉搓吻她美白的屁股,一手盡情撫摸她的小穴穴……

“噢,壞蛋,你伸了兩個指頭進去了啊,哦,嗯……”她嬌喘連連地呻吟著,兩手捧著他的頭胡亂揉搓他的頭發,兩腿慢慢地越分越開,讓他瘋狂地用手指抽插她的小穴穴,太多的淫水發出嘖嘖的響聲……

我懷裡的小冰冰顯然被眼前的情形刺激得有些不能自已了,她緊緊摟著我的脖子,把乳房緊緊貼著在我胸膛上,嬌喘不已,任我緊摟著她,隔著她薄薄的褲子盡情撫摸她渾圓而充滿彈性的臀部,一邊撫摸,一邊用堅挺的下身去頂她、磨蹭她……

“啊~~~~”,心怡的一聲輕輕長吟,讓我把嘴唇從小冰冰火熱的唇上移開,抬起頭來一看,他已經站起身開始進入她了!她雙手緊緊纏著他的脖子,把兩腿分得開開的,任他捧著她的屁股強勁地進入、進入,迷亂地呻吟著囈語:“公、公、公牛,公牛,你來了啊,又粗又長的牛賓周,好燙好燙,啊~~脹!好脹啊,輕點,慢點,親愛的,你的太粗、太長,要慢慢進入我,對、對、對,噢~~好舒服,讓我摸摸你的牛賓周,呀,才進來一半呀,這麼長呀,噢,對、對,再進、再進,停,脹!親愛的,你好溫柔,好強勁,愛你!嗯,再操進來一點,啊~`天吶!你終於進來了一多半了,好充實,好脹,好麻,舒服啊,操我,操我,操啊……嗯,噢……"

他們就那樣站著瘋狂地抱著、吻著、操著,喘息著,輕聲呻吟著,還互相對罵著,他罵她小妖精、小淫婦,她罵他大流氓、死公牛、牛賓周。我和小冰冰也快按捺不住了,她偎在我懷裡,任我一邊深深地吻她,一邊隔著褲子在她兩腿間盡情撫摸,在我越來越有力的撫摸下,她開始緊並著的雙腿慢慢地分開了,隔著薄薄的長褲和裡面的底褲,都能感到那裡的濡熱,她肯定也濕淋淋的了……

“哦,停、停、停一下,死公牛停一下嘛!”心怡突然要公牛停下來。

“操,又乾嘛?投降了?”公牛極不情願地放緩了動作。

“呸,誰投降了,站著操,我不夠,你、你、你的牛賓周不能全部進、進入我,我、我、我想你全進來嘛,去旁邊屋子裡躺著操好不好嘛?”心怡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好,早說嘛!”公牛激動得就要抽身。

“不!不許把牛賓周拿出去!就這樣,一邊操,一邊移動過去嘛!”心怡連忙緊緊抱住他的腰,他也趕緊緊緊捧著她的屁股,兩人邊吻邊操邊移動,慢慢向小屋子移動過去。

我見了趕緊摟著小冰冰也朝那屋子移動,由於他們是邊操邊走,所以很慢,我和小冰冰先進了屋,一進去,我趕緊把床頭的燈泡──也是這屋裡唯一一顆燈泡卸了,這屋子就跟外面一樣暗了,我和小冰冰相擁著先佔領了大床,我想看看沒了床他們會怎麼乾。

“不進去了吧,床上已經有人。”公牛操著她已經到了門口。

“不嘛,有人怕甚麼。”心怡堅持要進屋。

“那我們去沙發上吧?”他擁著她朝沙發方向推她。

“不,沙發太窄,放不開!”她停在那不停地扭動身體,任他不緊不慢地抽動。

“那怎麼搞?”公牛不停地吻她、操她。

“笨蛋,地板上呀,”她拍打了一下他的屁股,雙腿抬起纏在他腿上,“抱著我輕輕放下去,不,牛賓周不許出去,噢,這麼深!輕點兒啦!啊,躺著多舒服呀!呀,別這麼猛呀,你這麼長,慢慢地全進來,啊,對,對,好脹呀,我摸摸,噢,快全部進來了,真舒服,啊~~頂死我了,太長了、太長了,退、退、退一點點,好,好,別動別動,讓我適應一下你的牛賓周,天吶,脹得真滿啊,吻我,快吻我!嗯……”她仰躺在他身下,把兩腿分得開開的,雙手不停地在他的背上、腰上、屁股上盡情撫摸。

“嗯,動動,寶貝,動動”她掙脫他的吻,扭擺著臀部要他開始抽動,他漸漸地越抽越快,她開始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大聲呻吟,“啊~~牛賓周好快呀,快,快、再快,好舒服呀,對,使勁撞我、撞我,撞死我,牛牛、牛牛,我愛你,愛死你的牛賓周了,快,快,快脫光我,你、你、你也脫光,對,這樣沒有一絲阻隔緊緊貼在一起,噢,壓我,重重地壓我,吻我,操我……”

由於是在小屋,沒了很多人,他們操得肆無忌憚、十分瘋狂,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男人粗重的喘氣聲,女人狂亂的呻吟和喊叫聲.

讓我和小冰冰也越來越情不自禁了,她在我耳邊不停地輕聲呻吟起來,上氣不接下氣地輕聲呼喚我:“哥,哥,好想,好想,嗯……”

我不知甚麼時候已經解開了她的襯衣,一邊盡情吻她小巧豐滿的乳房、輕舔她的乳頭,一邊拉開了她褲子的拉鏈,伸進她的底褲裡面,盡情撫摸她溫柔的茸毛、濡濕的花瓣,在我又吻又摸的攻擊下,在公牛和心怡狂亂的做愛氣息裡,小冰冰也濕的一塌糊塗了……

“啊~~~”心怡一聲顫顫的慘叫,我趕緊抬頭一看,原來公牛在從後面操她,她跪趴著,雪白渾圓的屁股高高翹起,這個姿勢容易進入很深很深,心怡被他猛一進入,被頂得大叫,連忙反手推著他的胯部,連聲求饒:“死公牛,輕、輕、輕點兒,太、太、太深了,對,對,先淺,再慢慢試著深,對,對,再淺點,好,好,好舒服,可以快點了,好,好,快、快、快呀,操我、操我,深深地操我,操、操、操,使勁操!使勁撞,撞我的白屁股,對、對、對!撞呀,把我白屁股撞得紅紅的,啊,噢,哦、嗯、噢~~~”

公牛見心怡已經適應他的大賓周,就越來越瘋狂地深深操她,狠狠撞擊她,心怡這時已經完全迷亂了,在啪啪趴的撞擊聲中,狂亂地呻吟著、嗚咽著,長長的頭發瘋狂地一甩一甩的……

小冰冰被眼前這瘋狂、迷亂的一幕撩撥得已經忍不住了,她一下子翻到我身上,瘋狂地吻我,柔滑小巧的舌頭與我的舌頭胡亂纏繞,我激動得把她的長褲悄然褪到了大腿下,然後脫掉了自己的長褲,在我脫自己長褲的同時,她也蹬掉了自己的.我們光滑的下身就緊緊貼在一起了,我的粗硬的大賓周就插到了她的兩腿間,在她濕淋淋的花瓣上盡情摩擦,雙手捧著她白嫩的美臀盡情撫摸、捏弄,漸漸地,她在我身上把緊並著的雙腿慢慢分開、分開,我的大賓週一下就滑進了她熱熱的、濕濕的小穴穴裡了,她被脹得噢地長吟了一聲,然後就深深吻住我不放,腰臀越來越快地扭擺起來,任我捧著她的屁股,一下一下深深地頂她,不幾下,她就愛液橫流,弄得我的陰毛、大腿都濕的一塌糊塗……

“不!不、不、不要啊!”心怡又慘叫了起來,我趕緊翻身把小冰冰壓倒身下,抬頭去看,原來她被公牛從後面操得太累,支撐不住了,全身趴在地板上了,公牛瘋狂地騎坐在她肥白的屁股上拼命操她,因為趴在地板上,沒有了退讓的空間,他插入她小穴穴裡每一下都頂倒了盡頭,他見她實在受不了,正准備下來,她卻反手摟著他的大腿,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別、別出去,親愛的,開始很疼,現在可以了,對、對,你漸漸加快,對,就這樣,噢,使勁吧,使勁,坐在我屁股上操BB舒服吧,操吧,操吧,使勁、使勁、再使勁!啊~~`”只見漸漸適應這種姿勢的她,趴在地上,胡亂呻吟著、囈語著,把兩腿張得開開的,任他騎坐在她肥白的屁股上拼命深插、撞擊,撞得她全身一震一震的……

小冰冰明顯是被感染到迷亂了,她在我身下分開雙腿,抬起來緊緊纏在我的腰上,一直壓抑著找我的深吻堵著不呻吟出聲的她,也開始輕聲呻吟起來,兩手胡亂地在我背上、屁股上撫摸,我也情不自禁地越來越快地深插她、撞擊她,她橫流的愛液順著屁股丫丫流到床單上,浸濕了好大一片……

也許是被床上我和小冰冰的做愛聲音所刺激,心怡和公牛越來越瘋狂了,心怡又仰躺在地板上,公牛壓在她身上,把她白嫩修長的大腿扛在肩上,深深地進入她,啪啪地撞擊她,她緊緊摟著他的脖子,狂亂地吻他的嘴,舔他的臉,還輕扯著他的頭發,呻吟著,嗚咽著:“噢、噢、噢,牛牛,我的牛牛,我的牛賓周,操得我好舒服,啊、啊、啊,爽死我了,牛賓周、牛賓周,我的牛賓周,頂倒我花心心了啊,噢~~再來、再來,再頂那兒,對,對,死公牛,你真行,操了我一個多小時了,操吧、操吧,我的水多吧,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操出來的,把我的屁股都淹著了,啊~~,天吶,這下真深啊,再來、再來,還要那麼深,操啊操我呀,操死我,我愛牛賓周,牛賓周操我呀,快、快、快,使勁操,使勁、使勁、使勁!噢~”

“操你、操你、操死你!”公牛咆哮著狠狠地、飛快地撞擊著心怡,一邊操一邊讚歎:“小妖精真厲害,你、你、你是個天生的尤物,迷死人了,我還、還、還沒碰到,碰到一個、一個能被我操這麼久的女人,操你、操你、操你!”

“迷、迷、迷上我了吧,操我、操我,讓你操、操、操,操個夠!啊~~噢~`”

心怡被他誇得更加來勁,雙手從他脖子上滑到他屁股上,溫柔地撫摸著,一邊撫摸,一邊使勁往下壓,“愛你、愛你,愛我的牛賓周,天吶,你的汗水把我浸泡得全身都、都、都水淋淋的了,舒服,舒服啊,噢~`好深,再深點,啊~瘋子,瘋公牛,操死我了……啊、噢、哦、嗯、噢……”

小冰冰在我深深的插入、飛快的抽動中,聽著心怡和公牛的淫聲浪語,已經快迷亂得不行了,她突然對我一陣緊抱,雙腿不停地顫抖起來,小穴穴也一陣陣緊縮,用快要窒息的聲音嗚咽著叫我:“給我,給我,哥哥,快,給我,快啊……”

我知道,她快要高潮了,趕緊飛快地操她,緊抱著她屁股拼命進入她、撞擊她、擠壓她……啊,一陣天旋地轉,我的大賓周在她小穴穴裡爆發了、噴射了,她啊~~~地長吟一聲,就抱著我像休克了過去一樣,悄沒聲息了,我怕壓壞了她,趕緊起身,可她卻突然驚醒似的緊緊抱著我,不讓我從她身上下來,吐氣若蘭地悄聲說:“別下去,哥,就這樣壓壓我,讓我感覺你,感覺你實實在在的存在,抱緊我,哥哥……”

而我的小嬌妻心怡此刻卻還在那公牛的身體下被瘋狂地進入著、撞擊著、碾壓著,真沒想到平常優雅恬美的她,竟被那公牛撩逗得那麼淫蕩,那麼瘋狂,她高高的把美白的雙腿擱在他的肩上,雙手緊緊抱著他強勁有力的屁股,仰起頭任他狂操、狂吻,他每撞擊她一下,她就松開他的唇,張大小嘴,嗷叫一聲,然後就大口大口喘氣,像浮出水面吸氧的魚兒……看到他們雪白的身體在地板上纏繞、翻滾,聽著他們胡亂叫喚的淫聲浪語,我覺得我軟軟浸泡在小冰冰小穴穴裡的賓周漸漸又脹大了,變硬了,但是小冰冰太文弱,她在我的身體覆蓋下,已經累得睡著了,她甚至沒有感到我賓周在充脹她、擴張她,直到我怕忍不住又進犯她,抽出賓周,她才又驚醒了,我趕緊從她身上下來,側身摟著她,靜靜地、溫柔地吻她,愛撫她,直到她再一次乖乖地睡去。

“啊~我快來了!射你、射你,我要射你!”趴在心怡身上的公牛終於快堅持不住了。

“噢,寶貝”,她慌忙把擱在他肩上的雙腿放下來,緊緊地纏繞在他腿上,狠命地抱著他的屁股往下壓,而把自己的屁股狠勁往上扭擺著抬升,讓他的賓周拼命她小穴穴裡深鑽,在他身下狂亂地呻吟著、叫喊著:“射吧,射吧,牛賓周射我吧,射啊,射,啊~~~~好燙啊,好多啊,牛賓周,射、射、射得真有勁!噢,天吶,燙死我了!嗯……”

那公牛把最後一點力氣射進心怡的嫩穴穴裡後,轟然一下趴倒在心怡的身上……過了一會,他緩過勁來,抱著她一翻身,就把她抱在了上面,一邊吻她,一邊撫摸她光潔的背、柔曼的腰、肥美的屁股……突然,心怡一驚呼:“啊,你的大賓周又硬了呀,哇,越來越大了,天,你真是頭公牛!”

“喜歡嗎?”他喘息著問他。

“喜歡,喜歡死了,牛牛、牛牛”。她熱烈地回應著他。

他一聽說她喜歡,而不是像別的女子那樣急著掙脫他,頓時更加來勁,仰躺在她下面,吻著她的乳頭,抱著她的屁股飛快地往上頂了起來,大賓周飛快地深插得她噢噢地胡亂歡叫……十多分鍾後,她一下子趴在他胸膛上,連呻吟的力氣都沒有了,只有大口口喘氣的份,可他還在拼命地進入著、抽動著,啪啪的撞擊聲時緊時慢,終於,她開口說話了:“牛、牛、牛哥哥,我不行了,好累好累,一、點、點、點力氣都沒有了,歇會兒吧,歇會兒,我讓你操個夠,好、好、好嗎?”公牛倒也很憐惜她,說了聲好就把她抱到沙發上,擁著她躺下了……

我知道他們今晚可能沒完沒了,趕緊搖醒小冰冰,給她穿上衣服,也把自己穿好,悄然退出門去,擁著她下樓了。

過了十來分鍾,小冰冰的丈夫下樓來了,小冰冰紅著臉趕緊起身偎在身邊走了。

等啊等啊,一個小時過去了,又一個小時過去了,直到快三個小時了,心怡才被公牛摟著下來了,又是秀發紊亂,又是滿臉紅暈,衣裙已經皺巴巴的不成樣子了,她見我又是一個人在等她,連忙掙脫他的摟抱,快步走到我身邊偎進我懷裡,緊緊摟著我的腰,連聲低語:“親愛的,愛你,愛你,好愛你,生生世世愛你……”

出門上了自己的車,我溫情地問她:“今晚好嗎?”

她一下子撲到我懷裡,滿臉火燙,顫抖著說:“好,真好,好得都快死了!”

“幾次?”我吻了她一下,又問。

她羞得把臉埋在我胸膛上幽幽地說:“三次,不,是三次半。”

“哈,怎麼還有半次?”我又吻了她額頭一下。

“嗯、嗯,就是半次嘛,第一次後,他接著來,我沒等倒他射就累得不行了,他就抱著我到沙發上睡一會,然後才有後兩次的。”她還是不敢抬頭面對我。

我抱著她伸手進到她裙子一摸,她沒穿底褲,茸毛和花瓣一片濡濕,像雨後的沼澤地,她不好意思地抬頭一笑:“底褲給那公牛撕爛了,嘻嘻。”

“他沒折騰壞你吧?”我捧著她的臉問。

“沒,他其實很好,很斯文的,開始是很生猛,可是後兩次他都對我很溫柔、很溫柔,生怕弄疼了我,最後一次他射我時,都流淚了。”她很坦誠地與我對視的眼睛也有些濕潤,看來她被感動了。

“他為甚麼流淚?捨不得你了?”我心裡有些酸楚地問。

“是的,他說知道不能喜歡上我,這是游戲規則,但是他心裡卻從此有了一絲牽掛。”她緊緊抱住我,生怕我生氣,一邊吻我,一邊解釋。正在這時,我發現他正站在門口痴痴地望著我們的車發呆。我捧著她的臉,讓她看。她默默地看了一會,用祈求的眼神望著我,輕聲問:“我可以和他道個別嗎?是今生今世的訣別。”我絲毫沒有猶豫,點點頭說去吧。

目送她窈窕的背影朝他娉娉婷婷地走去,我點燃了一支煙。他們手拉著手走到一個暗處。

燈光昏黃的樹影下,他們緊緊擁抱著,深情對視,像一對深愛著的情侶,他突然埋下頭吻住她,她用力掙扎,可是,掙扎幾下就不再掙扎了,反而把雙手摟上他的脖子,熱烈地回吻他,他們就那樣狂亂地深吻著,相互激情撫摸著,他似乎又瘋狂起來,把手伸進了她裙子裡盡情撫摸、揉搓,還慢慢撩起了她的裙子,一直撩到她的腰間,她渾圓豐滿的美臀和修長性感的大腿,白花花的裸露在夜色裡,顯得格外誘人.她也不管不顧地分開雙腿、踮起雙腳緊貼著他,突然她頭猛地朝後一仰,似乎張口大叫了一聲,然後他們就瘋狂地纏繞著、搖晃著……我知道,沒穿內褲的她此刻正和他進行著怎樣的告別儀式,我的心顫抖而酸楚,漸漸地有些攪疼,真想按一聲刺耳的喇叭打斷他們,可是,看到我深愛的小嬌妻纏在他身上是那麼狂亂而痴迷,我又不忍心地把已經按在方向盤上的手放下了下來…

…他們還在深吻著、扭擺著,他的雙手緊捧著她雪白的美臀,身體拼命地聳動著、衝刺著,她緊緊地貼在他身上,任他揉搓著、刺穿著……突然,她身體一個勁後仰、後仰,柔軟的腰肢反向繃成了一張弓,長長的秀發都觸到了地上,完全靠他緊捧著她的臀部,她才沒有仰倒在地……好一會,他慢慢抱起她幾乎彎倒在地的柔軟身體,他們又站直了緊貼著,平靜了許多地深吻著,突然,她掙脫他朝我跑來……

“親愛的,對不起,對不起”,她撲倒在我懷裡,淚流滿面地貼著我的臉,抽泣著連聲向我道歉:“我、我、我本來只是想和他擁抱一下就作別的,沒、沒、沒想到他又吻了我,我實在受、受、受不了他強壯舌頭的誘惑,就、就、就回、回吻了他,吻著、吻著,他突然就撩起我裙子進入我了!好強悍、好火燙、好充實,我沒有力氣掙脫他,反而情不自禁就配、配、配合他了,親、親、親愛的,也、也許是知道你正看著,我莫明奇妙變得更加瘋狂,緊緊抱著他,把他拼命往我身體裡面擠壓,我、我、我要讓他頂疼我、刺穿我,我都被他刺激得愛液順著大腿一個勁地往下流,最後那一刻,他說射我,我恨不得讓他深深地鑽到我的心裡去噴射我,我仰著向後彎下腰,挺出下身拼命去抵磨他、承接他的深入、他的噴射……親愛的,我、我、我是個壞女人,你不會不要我了吧?”她又哭又叫的道.

我緊抱著她,埋頭深吻著,輕輕拍拍她的肩頭:“不會的,你是我十分十分珍惜的小嬌妻,你做甚麼,我都能接受。我愛你!”

“嗯,愛,愛你,深深愛你,一切都過去了”,她臉貼著我的臉,淚水鼻涕塗了我一臉,見我被他弄得狼狽不堪的樣子,她破涕為笑,乖乖偎依在我肩頭,連連表白:“真的只愛你,今生今世,來生來世,愛你!”

我發動了汽車,輕快地駛出那個院落,朝著回家的方向開去。她恬靜地仰靠在副駕駛位上,漸漸地睡著了,恬美的臉蛋乖得像一隻溫順的小貓,左手卻伸過來,溫柔地搭在我的大腿上,像柔曼的常春藤執著地纏向她認為可以倚靠的樹乾,我伸出右手輕輕握住了那小手……

窗外,燈火闌珊。浮華喧囂的夜色,紛紛地被我們甩到腦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