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闆是個寡婦

我的老闆是個40出頭的寡婦,身材一級棒,風韻猶存,一貧一笑令人勾魂。她膝下無子獨自繼承了先夫經營的事業。我在她這家公司上班也有3年多的年資,現在我是這家公司的業務經理;老闆也是個業務高手,因此我們經常共同策劃共同行動拿下很多的契約;所以多年來我們已經建立了某種程度的默契和信任。

今天和往常一樣,標下了案子,就會到一家西餐廳吃個飯慶祝;今天老闆特別高興飯後邀我一起到她家小酌續攤,我當然樂與遵命必竟這是個恩寵。老闆的家很溫馨,只有女人的自然香氣很純很真,看得出是個孤獨的女人屋。我們坐在客廳沙發上喝著白蘭地。

「來!乾了!易文!」老闆一飲而盡,我也隨著乾了。

「易文!我老了嗎?我漂亮嗎?」老闆突然這樣問我。

「不老!漂亮!非常漂亮!」我直接回答她,而也是真誠地讚美她。

「既然你說我很美,為什麼你對我一點動心都沒有?」老闆用那種很勾魂又迷惑的眼神看著我。

「老闆!我…我早就動心了,只是不敢表示!因為我怕猥褻了妳。」我真的說出內心的話。

「吻我!我需要愛的滋潤!我不要孤獨!」老闆那種既哀怨又狐媚的眼神已使我情不自盡的抱住她摟著緊緊的,她的酥胸碰觸到我的胸膛讓我意亂情迷;我吻著她的櫻唇,她也吻著我,舌對舌的互舔,剎那間快感融遍我全身。我的手伸進她的內衣摸著那對飽滿的乳峰,彈性十足令我愛不釋手。邊吻著她邊脫下她的上衣和內衣,順勢往下吻上她的乳峰,吸著她的乳頭,用另一手輕輕的擠壓著她的乳房,弄得老闆開始淫叫了起來。

「嘔!我好久沒有這麼舒服了!不要停!我舒服!」這一蕩叫也令我更興奮,握在她乳房的手不由自主的往下移動,撩起她的裙角伸進她的三角褲裡,撫摸著哪濃濃的陰毛,輕輕的用中指和食指撥開她的陰唇,再用中指輕揉著她的陰蒂。

「嘔!易文!我好舒服!好舒服!盡情的玩我吧!」老闆開始蠕動著屁股,不停的輕哼。我的性慾已達高峰了,摸在陰蒂的中指順勢伸進陰道內,輕摳著她陰道內的G點,老闆全身抽蓄了一下,陰道內淫水直流不停,我知道老闆這時候是已經舒服到忘我了,因此由輕摳她的G點變成重摳,這下子老闆抽蓄的更是激烈,淫水流的更多。

「嘔!易文!我受不了了!你好會玩女人,我的親哥哥!雖然你年紀比我小我還是要叫你親哥哥!嘔!舒服!美!快活極了!盡情的玩我吧!」淫叫聲不斷令我發狂,我近似粗魯的脫掉了老闆的裙子和她的三角褲,然後扒開她的雙腿把整個頭埋在她的雙股中,用嘴親吻著她的陰唇,吸允著她的陰蒂,又用中指伸入陰道內摳著她那女人最敏感的G點,只見那陰道內淫水直流不停,我喝,我拼命的喝;老闆的叫聲越來越急促,越來越蕩。

「小親哥哥!我需要大雞雞!用你的大雞雞幹我吧!我的屄好癢呀!快插進來吧!我的小親哥哥!蕩婦受不了了!」女人40真的是狼虎之年,騷勁十足。又是寡居多年,那股悶騷一發不可收拾;我雖然比老闆的年紀小,但性技巧我可是一流的,我知道怎樣滿足她的性需求。拿起我的陽具對準老闆的陰道口慢慢的插進去,輕輕淺淺的在她的陰道口抽插幾下。

「嘔!小親哥哥!你好可惡喔!我養死了!我要你大力的幹我!我求你呀!」

「要我用力嗎!那你把腿張開大一點,好讓我插得深插得快。」果真;老闆的腿真的張得很開,我都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那紅紅濕濕的陰道壁,刺激得我性慾高張,狠命地用我的雞雞抽插她的陰道,淫水泗溢滑潤無比,讓我的雞雞快活死了。

「哦!對!就是這樣用力的幹我的屄,幹死我我都願意!用力幹!用力插我的穴!小親親!我愛死你了。」這時,我順手拿起旁邊的椅背墊,墊在老闆的屁股下,讓我能用我的陽具摩擦到她陰道內的G點,增加她的性敏感。果真不錯!老闆她的蕩叫又更激烈更淫蕩。

「哦!我的穴!我的屄!太舒服了!我又丟了!我的淫水流不盡,用力擒我的屄!用力幹我的穴!小親親你是姊的親哥哥!我愛死你了!我要你天天都這樣用力的抽插我的穴,吻我的陰唇,摳我的陰道,我…我又丟了!」被她這一長串的淫浪蕩叫,我挺著陽具猛抽插她的浪穴數百下,只覺得龜頭好麻好爽好舒服。

「老闆!不!姐!我要射了!我好爽!」

「弟!我也要射了!快!把你燙燙的精子射到姐的子宮裡吧!」

「姐!妳不怕懷孕!我要射了!」

「弟!姐我不管了,我要你射進我的穴裡,射得滿滿的才舒服!」我的龜頭一麻一股熱騰騰的精子狂瀉入老闆的陰道子宮裡。

「弟!我好滿足!我爽!你呢?」

「姐!我也一樣好舒服!」說著我們緊緊的摟著、抱著、吻著久久不離。這是兩性交歡最高的滿足點。我滿足了老闆40狼虎之年的慾望,我們的默契又多了一層不為人知的親密關係。

老闆她認為年長於我不願犧牲我的歲月和她失守,只要我能隨時陪她就可以了。讓我更是感激她的體貼,願意為她效勞,不只是公事還有私事-滿足她的性需求。尤其是當我們聯手拿下合約慶功時,就是我們倆性交歡最美滿的時刻。浪叫、蕩叫、狂抽、狂插美穴的樂聲充滿整個房間。我們不羞不愧只為了享受男女交歡至高無上的歡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