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故事

我是一個普通的人,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好色且膽小的男人,5年前剛

過而立之年。我有一個普通的家,一個普通的三口之家。我還有一個漂亮的年過

30的老婆,名字叫Luna,當然,我還有一個活潑的孩子以及一棟不大不小

的獨立屋。和大多數的城市男性居民一樣,我忙碌在家庭與工作之間。

我有一份看起來體面光鮮的工作,每天八點,我一定是穿梭在繁忙的城市公

交系統,淹沒在來去匆匆的人群中。每天下班,回家,吃飯,陪孩子玩,講故事,

洗澡,上床,睡覺。就連和老婆做愛,也是在要擔心動靜太大吵醒孩子的提心吊

膽中,草草結束。周末的時候,開車去超市采購下周的生活必需品,修整房子和

花園,然后又要迎來新的一周。

日子就在這種如同定制好的程序中,日複一日,悄悄溜走。每當我坐在明亮

的辦公室里,重複著幾乎相同而無聊工作的時候,旁觀並參與著和周圍同事的勾

心斗角的時候,每當我坐在電腦前,閱讀著互聯網上的各種都市、愛情、玄幻以

及色情小說的時候,我都在幻想,在希望我那波瀾不驚生活能有點變化,哪怕只

是那麽一點點,不管好壞,只要是變化就行。我的心在蠢蠢欲動。

也許是我的虔誠感動的上帝,也許是魔鬼不小心路過我的生活,一個巨大的

變化如同聖誕大禮包一樣突兀地出現在我的生活中。到現在我也無法搞清楚這個

禮包是來自上帝還是魔鬼。我只知道這個變化影響深遠,直至今日。

那是5年前的那個夏天,當公司的幾個項目終于結束的時候,我請了2周的

大假。第二天一大早,我們把孩子送到她姥姥家,然后帶著全套露營裝備,開始

了我們的冒險之旅。

我們開車一路直奔目的地,那是加拿大北部的一個國家級森林公園。汽車在

高速公路上飛馳,在50Cent那憤世嫉俗的嘶吼聲中,我看到老婆東張西望

的臉上抑制不住的興奮。

經過3個小時的車程,在我們終于進入了森林公園的地界,郁郁蔥蔥的樹木,

沒有自來水,沒有電,只有混合著樹木青草花香的潮濕空氣,沒有城市的喧囂,

取而代之的是各種鳥兒和動物的鳴叫。

這個營區大概有30多個營地,每個營地相隔200到500米左右,錯落

的分布在營區里。隔著茂密的樹叢,隱隱約約能看到遠處營地里花花綠綠的帳篷。

在營區登記處工作人員的幫助下,我們順利地找到我們的營地。我們的營地就是

一片樹林中開辟出來的空地,厚厚的落葉足有1尺,營地的四周都是幾十米高的

筆直的樹木,只有東面開辟出來一個10米來寬的出口。我們把車停在出口處,

然后和老婆一起開始扎營。

老婆興奮的忙前忙后,一會兒過來幫我砍樹劈柴,一會兒去布置帳篷,一會

去驅趕窺視我們食物的小鳥,仿佛回到了孩童時代一樣。

“老婆,去車后備箱,幫我把帆布手套拿來。”“沒有啊,我怎麽找不到?”

唉,這個笨笨老婆,我從就快竣工的帳篷里鑽出來,來到車后面,老婆正撅

著屁股趴在車上翻箱倒櫃的找手套,不得不說,老婆的身材真的很好,雖然不算

是豐乳,但是絕對是肥臀,加上纖細的腰身,雖然生過孩子,但是由于一直注意

的曲線。

那一霎那,看著老婆的屁股,我突然特別興奮,那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的大屁

股,一下勾起了我壓抑許久的欲望,“還沒有找到麽?”我走到老婆旁邊,手自

然的撫摸著她的屁股。“是啊,這幾個包都找過了,就是沒有,啊∼∼∼”她話

沒說完,我已經隔著她的褲子輕輕捏了一把她的屁股。

“死鬼,大白天的,當心有人過來啊。”“現在哪有人會過來,大中午的,

誰會呆在營區?”說著,我從后面抱著老婆,右手環繞她的腰,左手已經不老實

的從她衣服下擺伸進去,握住她的乳房。“嗯”隨著我的動作,老婆輕輕的呻吟

了一聲,我把她翻轉過來,老婆壞壞的笑著,雙手環上我的脖子,“想干什麽?

死鬼。”

我把嘴湊到她紅豔欲滴的雙唇上,然后把舌頭伸進她的口中,不停的攪動,

尋找她的舌頭,品嘗著她口中的香甜。雙手同時揉搓著她的屁股。老婆也異常興

奮的回吻著我。

我的左手隔著牛仔褲揉捏著老婆的屁股,右手慢慢的滑過老婆的后背,然后

移到,停留在她柔然的乳房上,輕輕的揉搓她那敏感的小葡萄。老婆右邊的乳頭

是她最敏感的部位,每次碰到她的這個乳頭,她都會特別興奮。“嗯∼∼∼”老

婆的乳頭在我的愛撫下迅速的又軟變硬,雙手更緊的摟著我的脖子。

她在我的三重攻勢下,身體癱軟在我的懷里,眼睛半睜半閉,滿面潮紅,呼

吸急促。我看到老婆迷離的眼神,就像觸電一樣,讓我本來的欲火更加炙烈,陰

莖即刻昂然而立,把我的褲子頂起一個小帳篷,和旁邊的大帳篷交相輝映。

我一邊愛撫著老婆的乳房,一邊開始解開她牛仔褲的扣子。“不要,被人看

到了怎麽辦∼∼∼啊∼∼∼”老婆輕輕的掙扎著抗拒著,一只手擋住我的手。抗

拒無效,我已經顧不了這麽多了,而且這里是野外,離我們住的地方好幾百公里,

就算被人看到也不會是熟人。

老婆抵抗我的手反倒被我牽引到我的小帳篷上,她隔著褲子我著我的陰莖,

我的左手已經解開了她的牛仔褲,老婆穿牛仔褲從來不系腰帶,此時倒是讓我方

便了很多。我的手沿著她光滑平坦的小腹,一直滑到她兩腿中間,可以明顯的感

覺到老婆內褲上的濕濡。“親愛的,你也想了”“我才沒有呢,都是你害的”老

婆壞笑著狡辯。

就在調笑之間,我褪下了老婆的牛仔褲,老婆這時也放開了,踢開牛仔褲,

和涼鞋,赤腳站在厚厚的落葉上,修長白皙的大腿在陽光的映襯下更顯性感迷人,

黑色的性感小內褲,中間一塊明顯的濕印。我解開老婆的上衣,低下頭輕輕的將

老婆的乳頭含在嘴里。老婆靠在車身上享受著陽光的洗禮和我的愛撫。雙手解開

了我的褲子,然后把我的內褲往邊上一撥,我的陰莖急不可耐的彈出來。“他都

這麽大了,老公,你好色哦”老婆一邊用手套弄著我的陰莖一邊取笑我。

我把老婆的內褲褪下,讓老婆轉過身去,雙手扶在車上,屁股撅起來,我雙

手把著老婆纖細的小蠻腰,陰莖頂在兩片陰唇中間,腰部往前一送,堅硬的陰莖

就順利的插入了進去。

“啊∼∼∼∼”就在我插入的同時,老婆的屁股往后一頂,迎合著我的插入,

我抽插了幾下之后,用力頂向前面,然后讓我的陰莖在老婆的陰道里面來回研磨,

雙手則轉移陣地,來到老婆的胸前,開始愛撫老婆乳房,尤其特殊照顧老婆的右

邊乳頭。“嗯∼∼∼嗯∼∼∼”老婆在我的攻勢下發出輕聲的呻吟,我繼續很有

耐心的把玩著老婆的雙乳,同時在老婆的背上輕吻。

沒多久,老婆就忍受不住了,“老公∼∼∼啊∼∼∼,動一動啊∼∼∼,不

是啊,不是手動啊∼∼∼∼”老婆扭動著她的小蠻腰,希望能增強下體的快感,

“老公,別折磨我了,快點啊∼∼∼嗯∼∼∼”在老婆的要求下,我開始猛烈的

抽插起來。

“啊∼∼∼嗯∼∼∼舒∼∼∼服∼∼∼∼用力∼∼∼∼”這時老婆也徹底放

開了,大聲的叫床聲,代替了剛才幾乎細不可聞的呻吟。

明媚的陽光透過重重的參天大樹投射下來,大樹的陰影下面一對半裸的男女

正在激烈的交合。就連這對男女賴以支持重量的汽車也在這激烈的運動中輕微的

搖晃著。

野外,裸露,做愛,這是多麽強大的刺激?我和老婆正享受著這難得的時刻,

我能明顯的感覺到老婆和平時做愛時的不同,但是具體是什麽不同卻又說不上來,

好像多些狂野,少了些妩媚。那也只是好像,只是感覺。

我們的戰斗只持續了十分鍾左右,“我不行了∼∼∼∼”老婆突然夾緊雙腿,

屁股往后一沈,我明顯的感覺到了老婆陰道的強烈收縮,然后,一股暖流滑過我

的龜頭。隨后,老婆渾身癱軟,幾乎扶不住車身。我雙手握著她的乳房,把她向

后立起,躺靠在我的身上,同時加緊用力抽插兩下,精門一松,我也一發不可收

拾地在她體內爆發。

“啊∼∼∼好燙∼∼∼好熱∼∼∼∼我愛你∼老公!”老婆發出一聲長長的

歎息,感受著,享受著,承受著體內那強烈的精液的洗禮。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