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性愛故事

2004年的7月,我第二次來到北京。其實,對于我的第一次北京之旅,我並沒有什麽清晰的記憶——那時,我才5歲——只記得,看過長城,到過回音壁,去過故宮,只此三點,別無他處。

再次來到北京,已經沒有兒時的那種無憂無慮,大學剛剛畢業,來到這里只是爲了找份工作,希望自己能闖出一份天地。

大學里認識的女友,留在了那個小城市(抱歉隱去名字,主要是爲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煩),一是剛來北京闖,不想讓她吃苦,二是父母並不同意我們在一起,沒辦法,只好以后再說了。

我的家庭是典型的嚴父慈母,父親有一個自己的小企業,母親是個朴實的賢內助。父親的脾氣很急,也很大,不容許我有半點的忤逆和頂撞,從小我就挨過無數的打罵,可惜,未見效果;母親很疼我,但也氣我不爭氣,唠叨的時候是我最煩的時候。本來父母執意要我留在家里的,但,自己過于叛逆,最終還是從家中走掉了,爲此,父親差點和我斷絕了關系。

其實,我覺得,我的性格和父母相差很大,父母很要強,事事都爭,事事都認真,而我,懶,不愛學,好玩兒,沒有絲毫進取心,只是略略有點小聰明吧,磕磕絆絆的上完大學。

原本以爲終于可以自己把握生活了,沒想到父母要我走他們的路,接他們的班,我真的不想和他們一樣,過的那麽辛苦,一爭(掙扎)之下,就此來了北京。

女友是我大二時認識的。

怎麽說呢?在父母面前,這是我的第一個女朋友,但,我的初戀實際上卻是在高中。幼年時,自己算是早熟的那種吧,第一次通過“小弟弟”得到快感的時候,應該是在小學六年級。其實,那時候家里不怎麽樣,也沒記得吃過什麽好東西,父母還經常說,我小時候斷奶早,營養不好。不過,好在小時候皮,瘋打瘋鬧慣了,身體一直都不錯,現在想來,應該和這個有點關系吧。

那時候,我和我的初戀僅僅是接吻、撫摸身體這種下意識的“性接觸”,沒有實質性的東西。究其原因,一是自己不懂,二是期間有一天,我們正在親熱時,她突然說,你去買個安全套吧,這樣,我就讓你進去,雖然第一次聽到那個詞,但我立刻就明白了指的是什麽,那時候,我心里就突然想,她,是不是有過?之后,就分了。

其實,我沒什麽處女情結,只是,在80年代,一個剛剛高一的女孩子,能這麽流利的說出這種話,所給我的感覺,是很震撼的,那時候的我連“那個東西”應該插進哪里都不知道,而我的女友,卻已經上升到需要“器具”這種高度了,這種對比,是讓我無比汗顔的,所以,我自卑了。

此后,幾年的高中生活,我是再也沒有接觸過女孩子。

第一個女人。

我的第一個女人。

並不是我的女友。

這不是說,我在認識我女友的時候,上了別的女人的床,也不是說,我玩了別人,卻不給別人名分,主要問題是,那應該算是一夜情,或者說,是一天情。

我的第一個女人,是我的同班同學。

剛上大學的第一年,是無限發泄的一年,所以,我想,我要盡快完成由男孩到男人的轉變。

所以,我看書無數,閱片無數,希望能有個完美的第一次,終于,該來的來了。

那是個下午,一幫同學來我家玩牌,玩完便做鳥獸散了,可惜她沒走成,因爲下雨了,她家遠,沒辦法,只好陪她聊聊天,看看電視。她其實很一般,甚至有點醜,但,身材很瘦,因此,胸部反而看著挺大,雖然只是偶爾在她身上瞟了幾眼,但那種欲望卻是越燒越旺。終于……

“要不,你去洗洗吧。”我裝作無意的說道,“看你身上濕了,別感冒。洗完可以穿我的衣服。”我的口氣盡量裝作是在和我哥們說話。

她很意外,不好意思的看了我一眼,但並沒對上目光。

我起身進屋,胡亂拿了件舊衣服,然后遞給她。

在她接衣服的時候,我抱住了她,吻了她。

然后,我們進了浴室。

一切的發生都是在浴室完成的。

這應該算是我的第一次“鴛鴦浴”,第一次性愛,但是可惜,細節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用的是背入式,她手扶著馬桶,我站在她身后,熱水打在我們身上,緩緩流淌下去,我在即將要插入的時候,她輕聲說:“可能會有點血,我的那個還沒過去。”

“操。”我不免在心里罵了一句。

第一次真的很短,雖然不是插入就馬上射了,但是真的很短,不過,從那以后,我和任何人發生關系的時候都會先搞清楚,她的那個完了沒有。

大二的時候,我找了家公司,開始了實習。女友也是那家公司的職員,我們就是在那里認識的。

她是外地人,開朗,身材嬌小,大家相處的都很融洽。

后來,混熟了,通過幾個男同事,我才知道,她以前的男朋友原來也在這家公司,后來,想自己做,便離開了。而她,選擇了留下,從此就和前男友分了。她的前男友和公司的幾個男同事都很熟,年紀也較他們大,自然在男女之事上就成了這幾個人最好的老師。聽他們說,她的前男友有幾次和他們說過,她做愛的時候特別能叫床,叫的聲音特別大。

當時,我覺得,怎麽會有這種人呢?拿自己的女朋友當談資,還真是挺無恥的。

自此,我便對她有了種異樣的感覺。

從本能來講,女人的風騷都是男人的軟肋,無論這個女人在大家眼中是怎樣的下賤,只要男人們知道這女人是風騷的,其內心多多少少都會有那麽一種期盼。作爲當時的我,多多少少也有著這麽一種心情。

那時候,我進的是一家效果圖公司,專門制作建築效果圖的,加班很嚴重,每次晚上加班到很晚的時候,幾個人就會湊在一起打車回家。所以,很自然的,我就利用了這麽一個機會。

我第一次把她送到家的時候並沒有進去,很安分的回去了,因爲,我覺得她挺不容易的,其實,和她在一起,可憐要多于對她的喜歡,而她似乎也明白這一點,因此我們的事情並沒有公開,變成了地下戀情,悄悄地開始,悄悄地結束。

第二次,我送她回家的時候,她請我進去坐坐。

那是座筒子樓,公共的廁所在走廊的盡頭,房間很小,也就十幾平米左右,朝南的方向有個陽台,里面是個簡易的廚房,整個房間最大的就是一張床,這張床大的和她嬌小的身材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和床相對的那一側的牆邊,是一個櫃子,櫃子上有一台電視機。

這就是她的家,這就是她小小的避難所。

那一晚,我沒回家。

這是我第一次在外面過夜,也是我第一次和一個女孩子睡在一起。

她的床很軟,雪白雪白的,映襯著我們的軀體。她的身體也很柔軟,在夜里,感覺她的身體就像一條蛇一樣,蜿蜒、纏繞在我的身體上。現在回想起來我才知道,年輕女孩子的身體才是最吸引人的,因爲那麽柔軟的身體,卻蘊含著很強大的韌性和爆發力。

她的叫聲很大,但是不粗俗,不刺耳,完全是身體的表達。她身體的柔韌性極好,不用拔出,就可以變換各種姿勢,或側,或上,或挂在我身上,或蜷縮成團。她的水極多,潤滑著我的陰莖,陰道內溫熱且緊縮,每次抽插都極其順暢,尤其是她的陰道較短,每每都能頂到最里面……

那個時候,我還不會爲女伴口交,但是卻喜歡女伴爲我口交,原因僅僅是因爲好奇和刺激,但是自己卻擔心那里的味道而不敢嘗試。這點上,她並沒有什麽反感,只是她的技術並不熟練,而且口比較小,略略有點齒感,但是那種刺激的感覺確實我從未體驗過的,抽插興奮之極的時候,我總會拔出來,讓她含住,用口水清洗一遍,再往複插入,一夜幾次,直到射精……

那時候,我做愛從來不戴套,因爲試過,極不舒服,后來就放棄了,最終,她的一次意外懷孕,讓我知道了,這種放肆的代價有多痛苦。看著她那蒼白的臉色,我的心里深深的刻下了烙印……

后來,她因爲身體的原因,長期休假了,我們的感情也就這麽啞然而止了。

初嘗性愛,讓我了解到了另一種美好,一種可以肆無忌憚發泄的美好,一種只能從女人的身體上找到的美好。從此,我愛上了做愛。

和第一個女友分開以后的一段時間里,我過得很平淡。那個時候我對于愛情的概念很模糊,以爲似乎性就意味著一切,吃吃飯,看看電影,就可以上床了,至于分手,也沒有什麽特別的感覺,不會傷心,不會留戀。

后來,公司又來了一批新人,試過親近過幾個女孩,不過,感覺都不好,不來電,所以沒有發生什麽。

我擡頭一看,是一個進公司沒多久的小女孩,叫什麽已經記不清了,只是因爲她的臉較大較圓,大家都會和她開開她的玩笑,而她也從來不會生氣。沒想到還會有人沒走,我怔了一下,然后聳聳肩,太晚了,懶得回去。

哦,她回了一聲。

那你怎麽辦?我低頭收拾著床墊。

我家里沒人,爸媽都去上夜班了,也只能在公司湊合了,回去一個人害怕,她無奈的說。

呵呵,我笑了一聲,沒辦法,體驗體驗我們以前的加班“福利”吧。

也只能這樣了。

關了燈,偌大的辦公室里就只剩下熒光屏在閃動。

以前一個人或者幾個哥們加班的時候,我們會抱一台電腦進來,看看片,聊聊天什麽的,現在只有我們倆個了,只好有一搭沒一搭的瞎侃了。

她的笑點很低,有時候感覺有點白癡似的,本身一男一女之間能聊得東西就很少,很快就不知道說什麽了。

黑暗里,只好數著自己的呼吸等睡覺。

你有女朋友嗎?她問。

沒有,我說。

男女之間能聊得,似乎真的少的可憐,除了這些男女之事,所以,在那個時候,我的心里就有一句話,男女之間,沒有什麽純潔的友誼。

那你和你以前的女朋友怎麽分了?她問。

不合適,就分了吧,我敷衍道。

哦,那你們發展到什麽地步了?她又問。

你看呢?我反問。

黑暗中,她沒說話,只是又傻傻的笑了。

我其實挺反感她這麽笑得,沒有絲毫可愛,反而讓人覺得討厭。

我扭過頭,盯著她的方向,想看清點什麽,但,黑黑的,什麽也沒有。

那你有男朋友嗎?我問。

有過,她說。

那你們發展的如何?我又問。

正常呀,她說。

什麽叫正常呀?我問。

正常就是正常嘛,你和你女朋友怎麽談得,我就和我男朋友怎麽談得,她說。

聽她這麽說,我有點煩了,所以沖口就說了一句,我們什麽都做了,你們也做了?

她又笑。

其實,這種事,男人們都應該經曆過吧,尤其是20歲左右,正是毛頭小夥子,最怕被人取笑或看輕,尤其是經曆過性之后,在潛意識里,誰都想做那麽一個“雄風不倒”的男人——其實,這都是被A片害的——誰都不想被人看成是一個不懂世事的“處男”或者軟弱無力的家夥,就算有時候別人是無心的。

所以,

那你男朋友很厲害了?

她不笑了。

我以爲我得逞了,很得意的輕哼了一聲。

還行吧,她說。

還行是什麽意思?我問。

結果,她又笑。

我真的火了。

媽的,怎麽?笑話我不懂?笑話我不行?

索性,我不再說話,懶得理她。

過了一會,她笑完了,說,那你行嗎?

我沒回答。

生氣了?她感覺到我的不對。

沒什麽,我說。

那你行不行呀?她問。

行不行的,你也沒試過,我沒好氣的回答。

那就試試……她說。

從那以后,我才知道,女人的這些話都是有暗意的,你要會聽,會琢磨,像個牛犢子似的,只會賭氣的話,那只能說明你只是個男孩,還不是男人。

她很主動,要在上面,那也是我很喜歡的姿勢。她挺高,身材一般,但是沒有贅肉,很健康,一看就是經常運動。不過,她的胸很平,沒什麽手感。

那一夜,我就是想證明給她看,我也是個老手,我不能被個女人看扁了,腦子里亂呼呼的,根本沒有去享受性愛的感覺,只是重複的運動著。

后來回想起來,我才發現,在沒遇到我的老婆之前,自己竟然沒遇到過一個處女,真的是世道變了嗎?還是自己真的比較單純?不過,至少,免去了很多麻煩。

她的陰道很緊,而且很有力,只是我沒工夫去體會這些,我滿腦子都是,我要干得你求饒,干得你向我求饒。

終于,她氣喘籲籲的說,你還沒好嗎?

我心里說,終于還是挺不住了吧。

我累了,想睡覺,她說。

居然是這麽一句話,媽的……

從那以后,我們又有過幾次做愛,不過,與其說是享受,倒不如說我是爲了報複,想讓她求饒,想證明給她看,不過,以我那時候的經驗來說,我還是太嫩了。

客觀的講,我這個人比較感性,有了感覺,什麽事情都有可能發生,尤其對于女人。在了解了什麽是性愛以后的那段時間里,我分不清我究竟是因爲喜歡女人才喜歡的做愛,還是喜歡做愛才喜歡的女人……

總之,我有點迷失了……

沒過多久,我跳槽了。

新公司的老板,是我原來的客戶,算是把我挖過去了。

新的環境,新的人,明顯的讓我沈寂了一段時間。在那段日子里,我還算是努力工作,沒有性,沒有女人,新鮮的東西似乎最能改變年輕人的生活,我以爲我擺脫了那種我爲之迷惘的日子,但是,后來,我才發現,這只是剛剛開始。

我同時喜歡上了三個女孩。

這事,真他媽的瘋狂。

尤其是現在還要讓自己寫出來,感覺自己就像個臭流氓,被示衆,接受衆人的指指點點。

這一切,開始的讓人毫無準備。

挖我來的老板,是我以前公司的客戶,瘦瘦高高、白白淨淨的,我一直叫他哥。我這個人其實不太喜歡沒有男子氣的男人,感覺太柔弱。不過,畢竟他對我有恩,我還是當他哥們一樣。

一天,他叫我陪他去工地,那時候我到公司沒多久,和大家也只是混了個臉熟,走之前,在走廊里遇到了小林,我很客氣的打了個招呼,小林姐好。

嗯,小林說,干嘛呢?

哦,陪老大去趟工地,我說。

她愣了一下,然后笑笑,像個大姐姐照顧弟弟一樣對我說,自己多注意呀!

我沒在意,也回笑了一下。

我住的城市在海邊,風光宜人,所以,去工地其實是件挺不錯的事情,能出去透透氣,那要比憋在辦公室里強多了。

開車行駛在濱海的大路上,心情特別好。我們一路有說有笑,沒有什麽特別的。

不過,在不經意的時候,我講了一個笑話,他笑了笑,隨后很自然的把手搭在了我的腿上。

我想,這種暗示,我還是理解的,

其實我沒往心里去,畢竟別人對我有恩,畢竟可能是我想多了,接下來,去工地,見客戶,也很正常,只是,吃飯的時候他靠我坐下了,吃晚飯還帶我去唱歌,緊靠著我……

自問,我長得很普通,不能吸引美女,當然更不應該會吸引帥哥。不過,發生這種事,我覺得挺憋屈的。

我很冷淡的提出,我不想玩了,想走,他也很知趣的說,那今天就到這里吧。

下午一個人回到公司,整個人就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呆呆的坐在電腦前,腦子里亂哄哄的。這時,我旁邊的周曉哥悄悄地走到我身邊,俯下身子,偷偷的說了一句,出事了?

我扭頭看著他,只見他一臉的壞笑,男人之間的這種表達方式,我想,大家都懂得,我懊惱的摔了一下桌子。

嗯,我回道。

沒事,以后注意就好了,他說。

下班后,一個人站在路邊,腦子里想著找個地方溜達溜達,發泄發泄這身晦氣,沒想到,小林也在等車,她走過來很自然的和我打了個招呼。

怎麽樣?去工地順利嗎?她問。

還行,我說。

呵呵,還行什麽呀,周曉都和我們說了,她突然笑著說。

媽的,男人也這麽八卦呀,我心里說,臉上擠出個無奈的笑容,說,沒辦法呀,世事難預料。

哈哈,小林笑得更歡了。

被她這麽一笑,我的心情也好多了。

你去哪?我問道。

不知道,逛逛街吧,她說。

哦?你去哪里逛?我問。

步行街吧,她說。

我們這個城市還是挺小的,能夠讓年輕人發泄旺盛精力的地方也就那麽幾個。

既然大家都這麽閑,我便很自然的提出,一起吃個飯,小林沒有拒絕。

坐在車上,我們漸漸的熟悉起來,聊家庭,聊上學,聊工作。原來小林的家是我們這里郊區的,父母在當地開了個服裝店,似乎還不錯,她原來是學美術的,后來畢業了,家里人幫她安排到這里工作的。她比我大,大兩歲,不過,那時候我也才剛剛20歲,所以,我們聊得還是很融洽的。

那時候,我抽點煙,但不喝酒,不是不想喝,而是不會,也不能,天生的體質問題,雖然我很喜歡足球,也經常運動,但,看似高大的我,卻真的喝不了酒。

因此,那天我請小林吃的西餐

那個時候,總覺得請女孩子吃飯無論企圖是什麽,總要正式一點,要有風度,不能太隨便。可能這種想法,大家都應該有過吧。

一頓飯下來,我們之間近了很多,這種增進,算是爲以后埋下了伏筆。

后來,在公司里我逐漸和大家都熟悉了,畢竟還是年輕人居多,沒事的時候,大家都會一起吃吃飯,唱唱歌什麽的,只是我無法喝酒,所以僅僅是有時候會參加一下。

我學車學得很早,高中畢業就學了,主要是家里有車,父母也爲了分散一下我旺盛的精力,也就在那個時候,我認識了小昆。

小昆的父母挺不容易的,承包了學車場的食堂,不過,效益很一般,那時候的小昆還在上大學,是個很努力的小丫頭,學生會干部,還兼著學校的電台廣播,認識她的時候,只是感覺她是個挺開朗的小女孩,所以,對她一直都當個小妹妹一樣。

不過,學完車之后,就再沒聯系過,但是一次偶然的相遇,我們又見到了。

那時候,我報了一個自考,每個周末去上輔導課,就在校園里,我遇到了小昆,這才知道,她就是這個學校的學生,不過馬上就畢業了。對于這種偶遇,我並沒有什麽太多的期待,還是拿她當小妹妹一樣對待,沒事的時候,請她吃吃飯,看看電影。

小昆比較單純,畢竟是學生嘛,只是久了以后,朋友都在問我,她是你的女朋友吧?

我沒反駁。

這是我的錯,沒有自控力,沒有責任感,一切只是任其發展,似乎我只是個局外人。

一個周末,我帶小昆回了家。在床上,我看到了她的身體。

她的身體很干淨,有著很光滑的皮膚。應該是經常運動、做家務的關系,她的身體看上去很勻稱,也很有力。她的胸部很一般,不突出,一只手剛剛好能夠完全包住,小小的乳頭,粉嫩粉嫩的。

她的陰毛很稀疏,陰唇摸上去肉肉的、軟軟的,很舒服。我喜歡用手指摸著她的下面,看著她在我懷里扭動,臉龐慢慢的紅潤,滲出細密的汗珠,慢慢的,我的手指上便沾滿了她的愛液。

那個時候,我習慣的做愛姿勢只有傳統的男上女下,之前經曆過的女人雖然也試過一些其他的姿勢,但似乎只有傳統的姿勢才會讓我舒服。

慢慢的,我趴在她的身體上,想插入她的身體,可是,不知道爲什麽,我的潛意識里突然想到,她會不會是處女呢?所以,我輕輕地說了句,如果疼,你告訴我,我們就不繼續了。

其實,現在看來這是很傻逼的一句話,但是,她卻哭了。

原來她以前的男友是她的初戀,而這個初戀奪走了她的貞操,她本以爲會走到以后,可惜……

現在,她發現了一個會疼惜她的男人,她感動了。

和小昆做愛,我很喜歡看,她不叫,也不怎麽激情,但是,她的那種遇迎還羞的樣子是我最喜歡的,她會咬著自己的嘴唇,盡量不發出聲音,會緊抓住床單,盡量不讓自己扭動,會盡量控制自己,而不表現出自己很享受、很興奮的一面,這一切,都讓我有極大的滿足,一種征服的滿足。

我會看著她漸漸變得紅潤的胸脯,會看著她隨著呼吸而起伏越來越大的胸部,會聽著她盡量壓抑在喉嚨里的咿呀聲,有時,我會故意不讓自己太興奮,而僅僅保持一種相對頻率的抽插,以此讓她不斷的接受刺激,直到她因爲受不了,而睜開自己的眼睛,乞求的看著我,但一旦發現我正在欣賞這一切的時候,她的臉會猛然一紅,之后,她只好又閉上眼睛,艱難的繼續承受這一切……

和小昆的做愛,有時我們會做兩個多小時,甚至有一次,我因爲已經脫力了,而沒有射……

不過,那種感覺,真的很好。

和小昆的關系,並沒有太多的知道,包括父母,僅僅幾個相熟的朋友了解,因爲,我並不知道該怎麽處理,她畢竟太普通,家庭也很一般,我的父母是肯定不會同意的,所以,和她一起,我並沒有承諾過什麽,而她,也似乎因爲我的那一句話,而覺得虧欠了我,並沒有太多的要求。

有一次,我帶她去遊泳,在海里,我從她身后抱著她,慢慢的把手伸進了她的下面,慢慢的扣弄著,她不敢喊,只好軟軟的倒在我懷里,紅潤的臉龐,伴著晚霞,真的讓人心醉,那天,她說,她高潮了。

但,那也是我最后一次占有她了。

混亂的日子,開始了。

和小林姐的關系慢慢的越走越近了,沒事的時候一起看看電影,吃吃飯,陪她逛逛街,只是沒捅破那層窗戶紙。漸漸的,我開始想,是不是應該正式的說出來,好好的談個朋友了。

只是,一切的發展,並非如我所願。

開心的日子過的很快,我和小林姐也有了拉手的親近,不過她拿我似乎只是當個小弟弟,總想要保持一種距離,那時候的我,沒有多想,只是感覺這應該算是女人的一種自我保護吧。

慢慢的,她允許我去她家了——只是爲了答謝我請她看電影、吃飯之類的,給我做點飯吃——那種感覺,挺溫馨的。她那時候的租屋是個老樓,不過,房間很干淨,屋子里有淡淡的香氣。

在一次吃完飯的時候,我吻了她,很激情的那種,而她也只是象征性的叫了幾聲,別,別這樣之后,就默認了這一切,但是,沒有允許我的進一步“進犯”。

我想讓你做我的女朋友,我坐在她身旁,對她說。

她淡淡的笑著,並沒有回答。

從那之后,我每天下班都和她一起回她的租屋,一起吃飯,因爲別人都不知道,所以,那種甜蜜蜜的感情,充斥在我們兩個人的周圍。

幾天之后,是周五,她做了很多好吃的,剛吃完飯,我就禁不住的又抱住了她。

小林姐的嘴唇很軟,親吻起來,特別的誘惑。我緊緊的把她抱在懷里,心里的感覺越來越癢,慢慢的,我的手開始不老實了,隔著她的衣服,我把手按到了她的胸上。

小林的身體擺了兩擺,就隨我了。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了。

她一下子把我推開了一段距離,說,別這樣,不行的。

我沒說話,只是熱切的看著她,從眼神中,我沒有看到她有什麽氣憤的表情,我知道,我再做什麽,她也不會生氣的。

所以,我又緊緊的抱住她,吻她,這一次,我慢慢的把手伸進了她的衣服里,而她也沒有推開我。

于是,我抱起她,把她放到了床上。

那時,我想,只要我占有了她,她就不會再保持矜持了,她就會完完全全的屬于我了。

所以,我輕輕地在她耳邊說,我愛你。

小林沒說話,只是用複雜的眼神看著我。

我以爲她還在猶豫,于是,我又猛的吻住了她,開始,脫她的衣服。

她開始掙扎,死死的抓住我的手,對我說,別,別這樣,不行啊,你要冷靜……

可是,那時候的我,可能冷靜嗎?

當時的我,已經完全被欲望支配了,其他別的念頭都沒有了,我用力的吻她,扯下了她的T恤,褪下了她的胸罩,一只手揉著她的乳房,另一只手摸到了她的腰帶,只一下子就解開了,然后壓住了她扭動的身體,脫下了她的褲子。

這時的我,已經清楚地意識到,我即將成功的得到她了,我三下五除二的脫光了自己,然后俯身,靜靜的看著她。

小林姐是很有女人味的,可能是她比我大的關系,也可能是她性格的關系,總之,她成熟,又有點野性,而且溫柔,而當我第一次徹徹底底地看到了她身體全部的時候,我更加的興奮了。

她的乳房很大,很挺,不外擴,也沒有下垂,盈盈的挺立著,小腹平坦,沒有任何的贅肉,真的是一個夢寐以求的尤物啊。

我開始輕輕地吻她,從嘴到耳垂,再到胸部,慢慢的品嘗她,而她就像一個害羞的小女孩,身體慢慢的扭動著,嗓子里輕輕地哼著,不再說話,我的手,沿著她的身體,伸到了她那神秘的三角地。

霎時,一種溫熱、濕潤的感覺,通過手掌傳到了我的身體里,她,動情了。

我輕輕的揉著她的陰唇,軟軟的、熱熱的、濕濕的,我擡起頭,雙手按住了她的雙臂,望著她,然后挺起了身子,把陰莖抵在她的身下。

她滿臉嬌紅,喘著氣,沒有了掙扎,沒有了反抗,只是又很無力的說了一句,別這樣,好嗎?

我沒回答,依然用熱熱的眼神看著她,我想,這一切已經不用再說了。

我一挺身子,插進了她的身體……

雖然,她濕漉漉的陰道,已經充分潤滑了,但是,她還是睜大了眼睛,張著嘴,用力的挺起了胸脯,似乎在承受著巨大的刺激,嘴里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啊……

然后,我開始了慢慢的抽插,一下一下的,很仔細,很認真的干著她,她的陰道里,濕濕的、熱熱的,包裹著我的陰莖,慢慢的,她的表情變化了,慢慢的泛起了紅潤,不僅是臉龐,還有她的胸脯……

細細的汗珠,開始滲出她的額頭,隨著我的抽送,她的乳房也隨著一下一下的顫動著,乳頭高高的挺立著,像兩顆紅紅的櫻桃,香豔極了……

噗滋、噗滋的水聲,從我們的結合部傳出來,伴著小林極興奮的呻吟聲,還有我的喘息。我的手劃過她的肌膚,柔軟、溫熱,她的腿緊緊的夾住了我的腰,伴著我的抽插,慢慢的開始迎合我,挺送著她的腰肢,我把頭深深的埋進她的胸部,狠狠的嗅著她的香氣,瘋狂的舔著她的乳房……

小林的水越來越多,我的抽動也越來越順暢,幅度越來越大,我也越來越用力,兩個人就像兩只動物一樣,爲了達到那欲望的頂峰而瘋狂著……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已經忽略了小林是否已經達到了高潮,我只想把自己體內的東西全部送入我身下的這個愛著的女人的身體深處,而小林似乎已經被我折磨的筋疲力盡,她的雙手無力的抓著我的手臂,濕濕的發簾帖在額頭,她的眼神已經漸漸迷離,只是在有氣無力的喘息著,身體隨著我的抽送而機械的顫動著……

這種時刻的女人在我眼里是最美,最性感的,我開始不顧及的用力猛插,深的,淺的,或快,或慢,汗水隨著我的動作滴落在她的身上,似乎時間和空間都沒有了,只剩了我們……

當我驟然的倒在她的身體上的時候,那種滿足的感覺包裹了我的全身,我把我全部的精液射進了小林的身體里,停了一會,小林軟軟的推開我的身體,下了床,走進了廁所,不一會兒就傳來了淅淅瀝瀝的水聲,而我已經完全沒有力氣了,只是感覺想要昏沈沈的睡去,迷糊中,小林那溫熱的身體又鑽進了被窩,她緊緊地擁著我,躺在了我的身邊……

從這以后,我們的關系便確立了下來,但是由于是同一個公司的原因,我們並沒有太張揚,雖然同事之間有所察覺,但是大家也都沒有在意,每天在公司里,我們的每一個對視,每一個笑臉,每一次對話,都在相互之間傳達著對對方的愛意,甜甜蜜蜜的愛意。

有了第一次,其后的,就順理成章了。

那時候,我們的工作很忙,經常加班,而且有時候,一加就是一夜,雖然有時候我先忙完,但我總是沒事找事的多磨蹭一會兒,爲的就是能和她一起走,或者把她送回家,爲了不讓爸媽過多的過問,我一般都會和家里說加班要加通宵,所以,很多個夜晚都是我們一起度過的。而爸媽也因爲擔心我加班太累,所以,就把家里的車給了我,這,更讓我們如魚得水了。

那之后的日子,過的活色生香。

那天過后的第三天中午,我悄悄的發信息給她,說,我累了,咱們中午回去休息休息吧。

小林很照顧我,答應了。

一到家里,我就把她按倒在床上,吻她,脫她的衣服,她笑著說,你不是累了嗎,怎麽還要呀。

我嘿嘿的笑了笑,累了,就更想你了呀。

這種翹班回家偷情的感覺更刺激了我們。由于第一次算是我硬上的,所以,我們一直用的是男上女下的姿勢,而現在,我也開始試著采用更多的方式來占有她了。

我讓她趴在床上,我跪在她身后,從后面插入了她的身體。這種姿勢,我並不習慣,所以抽插的並不順暢,但是很新奇,感覺也不一樣,肉體相碰的啪啪聲,更讓我覺得無比刺激。

我俯下身,從身后抓住小林的胸部,揉捏著她的乳房,用手指擠壓著她的乳頭,感受著她的乳房的晃動。

而小林也開始不再沈默。

干我,啊……用力……再,再用力……啊……啊……啊……

不過,這時候的我還不能自如的控制好這種姿勢下的頻率和抽插的深度,陰莖老是從她濕漉漉的陰道中滑出來,所以,我又把她翻過來,壓在身下。

而這次,小林已經沒有了上一次的矜持,她猛地用雙腿纏住我,用手握住我的陰莖,塞進了自己的陰道,然后,用雙手緊緊的抓住我的手臂,猛烈得挺動著下身。

快,干我,用力……啊……用力……寶貝……!

我的雙手緊緊的按在她的胸部上,她那碩大的乳房由于我十指的擠壓已經變形,她的臉龐、胸脯,因爲激動已經變得異常的紅潤,密密的汗珠布滿了她的身體。她眯著眼,咬著嘴唇,不停的催促著我,

快……快,快給我……來……來呀……!

此刻的我已經血脈貫張,完全忘記了所有,只想著用力的干她!全身的力氣都聚集在了身下,一下一下的插到了她的身體最深處!

小林最讓我意想不到的就是她在性愛中的瘋狂和主動,對于那時候剛剛二十歲出頭的我來說,旺盛的精力和欲望,終于在她的身上得到了充足的發泄!而原本在電腦上看到的那些AV情節,也一一在我們瘋狂的性愛中得到了實現。

那天中午之后,我們只要有時間就會偷偷溜回去,大戰一番,這不能不說是一種享受,而時不時的加班更讓我充滿了欲望……

時鍾漸漸指向了午夜,辦公室里的人漸漸的少了,最后只剩下了我和小林,我自己早已經忙完了工作,無聊之中,發現人不多,偷偷的在上著成人網站。

你在看什麽呢?突然,小林走到我身后,問我。

……,我一時語塞,只是慌亂的關掉了顯示器。

你呀,看什麽呢?讓我看看,小林像個大姐姐一樣,敲打著我的腦袋,命令著我道。

我探頭一看,原來辦公室里的人都走光了。怪不得,她跑了過來呢。

無奈之下,我只好又打開了顯示器。

哦,你在看這個呢,怪不得這麽專心呢。小林趴在我的肩膀上,和我一起專心致志的看起來。

小林學得是藝術專業,她說她們大學那會兒,女生宿舍里好多人都看成人網站和日本AV,所以,對于這些已經見怪不怪了。

我看著她津津有味的盯著屏幕,並沒有生氣,心情也漸漸的平複,于是又回想起剛才看過的那些圖片,漸漸的,下面就開始有點感覺了。

于是,我抓住小林的手,牽著她,把她放到了我的褲裆上。

現在想來,小林真的是一個很好女孩,溫順,賢惠,很會照顧我,工作能力也很強,但是錯過了,一切也就無法回頭了。

小林看了我一眼,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她不等我說話,一俯身,就蹲了下去,然后,解開了我的腰帶和褲子拉鏈,褪下了我的褲子。

別夾到我的寶貝,她一邊掏出了我的陰莖,一邊用手緩慢的套弄著,然后繼續說,你看你的吧。

我看著這個蹲在我身下的女人——高跟鞋,一條修身的牛仔褲,還有一件西服式的上裝——面對著一個外表如此職業但內心卻如此體貼、開放的女人,我還需要說些什麽呢?

我看著屏幕上那些淫蕩的畫面,感覺到小林的手慢慢的剝開我的包皮,手指在龜頭上輕輕滑動著,另一只手緩緩的揉著我的陰囊,一會兒,一種熱熱的、濕濕的感覺從龜頭上傳來,我低頭一看,小林正伸著舌頭,仔細的舔弄著我的龜頭,一點一點的,把龜頭舔遍,然后又慢慢的、仔細的開始向下舔著陰莖,一直舔到陰囊……

小林的個子是挺高的,越往下,她就要蹲的越低,爲了能舔到更下面,她索性坐在了地上。

地上髒,看到這里,我一邊伸手想拉她,一邊說。

別動,你看你的就好,她阻止我說。

小林舔得很仔細,一股股酥麻的感覺由著她舌頭的舔動,傳到了我的身體里,隨著她的舔動,我的陰莖漲的越發的粗硬了。

我開始打開更多的網頁,找著更能刺激我欲望的圖片,突然,一種濕熱的感覺包裹住了我的陰莖,我知道,小林用嘴已經含住了我的陰莖。

小林現在已經是跪在了我的兩腿之間,雙手扶住了我的雙腿,她的腦袋,在一前一后的晃動著,而我的陰莖也在她的口中進進出出,不一會兒,整個肉棒上都沾滿了她晶瑩的口水。

我伸手,想從小林的領口中伸進去,想揉捏她的乳房。她一只手擋住了我,另一只手快速的解開了自己的襯衫,露出了里面黑色的抹胸,然后向下一拉,兩只雪白的乳房就跳脫了出來。

然后,她挺了挺身子,向我靠了靠,爲得是能讓我能夠到她的身體。

小林乳房柔軟的觸感,又從我手中傳了過來,我開始大力的揉捏著她的乳房,用手指夾住她的乳頭,看著那對雪白的乳房在我手中變形,複原,又變形……

慢慢的我感覺自己快要射了,于是,我開始自己用手套弄陰莖,而小林則用嘴緊緊的吸著我的龜頭,她的舌頭瘋狂的在我的龜頭上舔來舔去。

來,來了,我突然說道。

來吧……,小林的話還沒說完,我的腰向前一送,濃濃的精液就全部射進了小林的嘴里,把她后面的話全堵了進去,她只好在嗓子里發出了嗚嗚的聲音,但她並沒有躲閃,而是將我的陰莖盡量多的含進嘴里,然后一動不動的等著我發泄完畢。

大約過了幾分鍾,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身子又臥回了椅子里。

這時,小林吐出了我的陰莖,然后又很仔細的用舌頭清理了我陰莖上殘留的精液,還用嘴堵在馬眼上,把里面殘存的精液也吸了出來。

最后她輕輕地吻了吻我的陰莖,站起身,整理好自己,轉身去了洗手間。

當她再出現在我面前時,她撲在我身上,笑著說,怎麽樣,累嗎?

我緊緊的抱住她,說,你真好。

她呵呵一笑,一只手摟住我,一只手隔著褲子,摩挲著我的陰莖,說,當然了,我對你和你的弟弟一樣的好!

從這以后,我們之間的性愛又上升了一步,有時出去逛街的時候,我也會趁著摟著她走路的時候,偷偷的把手伸進她的衣服摸一把,或者,在吃飯的時候,和她靠在一起,拉開她的褲子拉鏈,把手指插進她的陰道,又或者,在開車的時候,讓她爲我口交,總之,性愛成了我們的主旋律。

不過,我從沒給她口交過,一是因爲那時候,我還不能完全接受這種事,二是她也不讓我這麽做,不過,隨著看得網上的成人論壇和網站越來越多,我也開始躍躍欲試了。

日子入冬了,氣溫越來越冷了,所以每天下班以后,我們都是早早的就回到她的租屋,一起做飯,一起看電視,但更多的時間,還是在一起做愛。

這天,吃完飯,小林先去洗澡了,過了一會兒,我覺得尿急,本想等她出來再說的,不過,心里卻突然想,一起洗不是更好嗎?于是,我三下五除二的脫光了自己,也進了衛生間。

衛生間很小,是那種細長型的,側面有淋雨的噴頭,里面是個座便馬桶,現在,整個衛生間里都是霧氣蒙蒙的,只能看到小林模糊的身影。

你進來干嗎?聽到門響,小林便問我。

我假裝正常,說,我上廁所呀。

小林看了我一眼,然后笑著說,上廁所?呵呵,上廁所干嘛把衣服脫干淨?

我說,你洗澡呀,我怕把衣服弄濕。

說著,便故意擠在她身邊,自顧自得尿起來。

你真討厭,我還在洗澡呢!小林看我確實是在上廁所,不由得怪嗔起來,你就不能等一會兒?

等一會兒?憋壞了怎麽辦?!我胡攪蠻纏的說道,還故意的一用力,尿出來一點。

你看你,往哪尿呢!小林一看到我這個樣子,有點生氣了,一邊拍著我的肩膀,一邊說。

說到這,我故意不尿了,反而很生氣的轉過頭,對著小林說,你看你,還鬧,男人上廁所時不能受打擾的,看,尿不出來了吧。說完,我轉過身子,對著小林,似乎真的尿不出來了。

一看到我這個樣子,小林也有點心軟了,就說,那你尿吧,我不說了,你趕緊尿完出去,我還要洗澡呢。

看著小林一絲不挂的樣子,我的壞想法又來了。

我轉過身子,假裝想尿,但是卻完全沒有水聲,等了一會兒,小林問我,怎麽了?還不尿?

我背對著她,說,我說了呀,你一打斷我,當然就尿不出來了。

那怎麽辦?小林問我。

等我放松放松,我說。

可是,過了一會兒,依然沒有動靜。

小林有點急了,到底怎麽回事呀?

我也假裝納悶,轉過身,坐在座便上,說,這下麻煩了,估計是嚇到了,想尿,可就是出不來。

那怎麽辦?小林看到我這個樣子,也有點著急了。

這樣吧,你幫幫我,看看行不行,我說。

我幫?我怎麽幫?小林很詫異的問我。

就像平常一樣呀,你用嘴舔一舔,等我真的放松了,也許就好了,我裝無辜的說道。

小林皺了皺眉,說,你這是什麽辦法?這能管用?

我繼續無辜,說,不知道呀,誰讓你嚇我的,總不能一直這麽等著吧。

看我這樣說,小林估計我沒也真的是尿不出來了,無奈之下,只好關了噴淋,然后蹲在了我的身前。

那你有感覺了可要和我說一聲,小林說。

嗯,我心里一陣竊笑,但是卻盡量忍著,不讓她看出有什麽問題。

小林低下頭,用手扶住軟軟的陰莖,她沒有剝開包皮,而是直接張開口,緩緩的將陰莖含進了嘴里。

看到這,我一下放開了緊憋著的尿意,把剩下的尿液全部尿進了小林的嘴里。

嗚,感覺到不對的小林一下子急了,嘴里嗚嗚的想要說什麽,並且掙扎著就要站起來,我一把按住她的頭,然后說,別動,這下子終于出來了,再動的話,恐怕又不行了!

聽到這兒,估計是我剛才裝的比較真實,小林也怕我真的尿不出來了,于是就老老實實的蹲在地上,任由我把尿液尿進她的嘴里。

其實,剛才我已經尿得差不多了,現在也就是一點點,不過我也很怕她萬一知道真相的話生氣起來,那可就真的麻煩了,所以,我尿完后對她說,謝謝老婆了!現在好了,趕緊吐了吧。

聽到這,小林才把我的陰莖吐出來,然后又把嘴里的尿液吐到了地上,並趕緊去漱了漱口。

經過小林的嘴這麽一含,我的陰莖早已經勃起了,直挺挺的立在那。

那,我也和你一起洗吧,我依然坐在座便上,對小林說。

小林聽到這,看了我身下一眼,說,你這樣,怎麽洗?

我嘿嘿一笑,一把把小林拽過來,說,就這樣洗呀。

小林的身上還有剛才殘留的沐浴液,我摟著小林的身子,分開她的腿,讓她面對著我,坐在我身上。

而小林並沒多想,她的雙手伏在我的肩頭,分開腿,打算坐在我的腿上。

就在她往下坐的時候,我把我的陰莖一挺,一下子就插進了她的陰道,而她的陰道,因爲剛才洗澡的關系,已經潤滑異常……

啊……,小林大叫了一聲,然后皺著眉,緊閉著眼鏡,嘴里長長的嘶了口氣。

看著她這樣的表情,我心里有一股壞事成功的滿足感。然后,我緊抱住她,說,哼,這就是對你剛才的懲罰!知道嗎?

小林緊咬著嘴唇,只是嘤了一聲,然后緩緩的點了點頭。

你要好好伺候老公,算作賠償,知道嗎?我得意的頂了頂她,繼續說。

嗯,我的陰莖已經全部插進了小林的陰道,這突如其來的刺激,還沒讓她緩過來,她只好順從的答應了一聲。

看到這里,我便不再繼續頂她的陰道深處了,我伸出雙手,用沐浴露塗滿她的乳房,雪白的泡沫塗在她高聳的乳房上滑溜異常,嫩紅的乳頭隨著泡沫時隱時現……

慢慢的,她緊皺得眉頭漸漸舒展開,嘴唇也不再緊咬,而是微微的張開,她的腰肢也開始一點一點,緩慢的扭動起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