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空姐一夜情

與空姐一夜情和空姐做愛,只能用刺激新鮮形容;但一般人只能想想而己,就像你現在看到「空姐」兩字,就想起高挑的美女們穿著制服、秀髮往後整齊梳攏、細緻的化裝和點了名牌口紅的朱唇,拖著行李走過,身邊散發的淡雅香水味…..我不相信你不會心動。我也不相信這個夢想作在我身上實現,而且還真的是在飛機上。

那次去洛杉磯談完生意回台灣時,坐頭等艙,由於淡季,客人少,只有一兩位空姐輪流serve。入夜後,另幾位乘客早已沈沈睡去,只剩我一人獨醒。剛才因為那幾天的時差而有些頭疼,便找了空姐過來,要她幫我送杯coffee。「葉先生!你的coffee。」我瞄見這個靚姐的名牌上寫著「童寶華」,約165公分的身高,明亮的大眼。這家號稱「台灣之翼」的頭等艙空姐果然是挑過的。「謝謝。」我伸手接著熱騰騰的杯子,不小心燙了一下手肘,正好碰到她彎下腰來、凸挺在我身邊的胸部,「啊…」她不好意思的輕輕叫了一下,我連忙向她道歉,但她並未露出不悅之色,看來是基於這個行業的禮貌吧!她用淺笑說明不在意,還俐落的拿紙巾幫我擦手。

「sorry」明顯的看出童寶華有點心神不寧,「妳的名字很好聽…..有英文名字嗎?」,我趁機和她搭訕,她看了看自己的名牌,似乎知道我偷看過了,她眨眨眼:「可以叫我Meg,梅格萊恩的Meg」,「我叫Clark」我稍微介紹了我自己,也和她小聊了一下,知道她住板橋,大學畢業後當了一陣子女秘書,兩年多前考上空姐剛到頭等艙服務不久。結束短暫對談,童寶華向我點個頭,表明自己要去備餐室整理餐具。

我看著她的背影,綠色的窄裙下有一雙修長的美腿。我回過神來試著,想睡一下,沒想到剛才喝的咖啡正要發作,腦袋太清醒眼睛一閉,都是童寶華細緻的臉蛋和制服下姣好的身材,旁邊的旅客都己睡死,只有隆隆的鼾聲和飛機悶悶的引擎聲合奏,我想起某位常做商務旅行的朋友聊過,有些頭等艙的空姐會提供另一種服務的,只看自己有沒有這個艷福可享,於是起身往備餐間走去。

童寶華在小小的備餐間裡,背對著我在整理餐具,她聽見我的腳步聲,轉過身來,用銀鈴般好聽的聲音說:「葉先生,還頭疼嗎?」她關心的問著我,我點點頭,她好像忽然想起我方才touch到她的胸部,鵝蛋似的臉上泛起一陣嫣紅。「Meg,我有點發燒」,我撒了個小謊,她居然走過來摸摸我的額頭。「沒燒啊」她莞爾一笑,彷彿看穿了我的惡作劇,這時飛機突然晃了一下,她一時沒站穩,結結實實的整個人,跌在我懷裡。

我的生理反應迅速而明顯,西裝褲檔裡的硬物,恰好頂在她柔軟的重要部位,我的白襯衫領口也沾上了她粉色的口紅。很意外的是我們倆都保持不動,彷彿是種時間的凝滯,我聞著她好聞的髮香,輕輕地抓住她的小手。

沒有多說任何一句話,我低頭親吻了她溼潤的唇,她沒有躲避;我輕輕咬著她豐厚的耳垂,她沒有抗拒;我沿著制服的裁切線探入她兩峰之間深邃的溝澗,她只是氣更喘了,就連我拉她的手,貼在我堅實的褲襠上,順時鐘方向劃圈,她也只是臉更紅了。

快速通過一、二壘接下來,只要再踏一下三壘壘包,確認一下她的反應程度,我就可以確定滑回本壘的時間和進壘角度。

我溫柔的半掀她的窄裙,可以感覺她和我胸口相貼的急促心跳,探進她的幽谷邊緣,隔著絲襪在她兩腿之間,竟然還可以感覺到滲出一大片滑黏溼濡。女人的反應告訴我,她準備好迎接我這個男人滑入她的本壘。

還是不發一語,童寶華伸手關了備餐間的燈。於是我和童寶華就這樣,在只有布簾虛掩的小備餐間結合彼此最私密的器官。隨時都會有人闖入的刺激感,令我緊張而又亢奮,幸好頭等艙客人不多,又都睡得爛熟,別的空姐也都輪班去睡覺了,但也不可能衣衫全解。

我解開童寶華的領口,拉下她的紫色胸罩一側,咬吻她豆大的乳頭,她忍住氣卻輕輕的哼著聲,一面享受我的侵襲,一面伸手下去解開我的皮帶,褪下我的西褲和底褲,我早已充血堅挺的渾重巨棒,被她的纖纖玉手掏出,深褐色的龜頭上早沾滿晶亮的分泌物。

她蹲下身先用溼紙巾幫我仔細清潔,我終於打破沈默:「妳為什麼肯肯跟我….?」童寶華停止了手邊的動作,擡起頭來看著我幽幽的說:「因為你長相和個性,都好像我男朋友而且…..你好溫柔。」原來如此。我知道她需要,不要再問自己是不是獲得額外的服務,現在蹲在我前面的就是一個和我一樣的寂寞的人,一個四海為家、難得獲得慰藉與感情的空姐。

我點點頭撫摸她的髮,解開她整齊的髻,她原本齊肩的秀髮如瀑灑下,「不要弄亂了」,她提醒著、我油然生起一股愛憐之心,緊緊的抱住她的粉頸,她彷彿知道我的暗示,身體前傾、微啟粉色的雙唇,為我把包皮褪至根部,我順勢一送,將青筋暴怒的陽具,挺入她的小口。她輕輕的咳了一下,我敏感的前端似乎頂到她的舌根。

「寶華對不起,我會慢一點」,她點點頭,繼續為我品嘗含弄男性的生命之源,她吞吐的速度不快,似乎有些生澀。但我已感到一股興奮,從背脊傳導至腦門,我一面律動、一面問她:「和妳男朋友有幾個月沒做了?」我實在很笨,她當然沒有回答,因為她正在為我吸吮,不過我感到她的手,在我的兩粒陰囊上緩緩的扶了三下,我知道這就是答案,難怪剛才探她裙底時,溼得這麼快。

「妳很smart哦!」我頑皮的誇了她,她擡頭露出可愛的眼神,吞吐的速度愈來愈快,我突然很想在她口中和臉上發射,忖算自己這一個月在國外也忍得夠多了,累積量應不少,可以有兩發以上的水準。待會第一發控制一下、少射一點就是了。

童寶華似乎看出我的心思,射在嘴裡可以漱口,射在臉上可以補?,但制服弄髒可麻煩大了。她順手拿了條毛巾擋在領口和胸前,我的腰愈動愈快,她的舌尖在我的最敏感頂端遊移,我知道要憋一下以免射出太多,「我要出來了」,她點點頭、我「嗯」的一聲,第一次和第二次發射在她的嘴裡。第三次抽送時,我快點拔出來輕輕「啪」的一聲,射在寶華打上粉底的細緻臉蛋上,之後再射出一波後,我趕忙忍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