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的煩惱

 一、

“這小騷貨又在我面前賣弄。”何麗看著小萍晃著手里新款的手機想著。

“看,還能拍照呢。”小萍一轉身看到何麗,笑著說:“麗姐怎麽樣,這手

機還可以吧?”

何麗拿過手機看了看,“不錯,不過樣式一般,過兩天我也要換一個,你陪

我一起去好嗎?”

“是嗎?”小萍眼角露出一絲不屑。

何麗一邊打字一邊暗恨:“無論如何不能讓小萍這鄉下妹給看扁了。看樣子

只能去找他們了。”想到這不由得覺得私處一陣發燙,心中暗罵:“自己怎麽這

麽賤,上次給這兩小子干得自己好幾天不舒服。怎麽現在想起來還覺得興奮。”

轉念又一想:“唉,誰叫自己窮呢,反正這兩小子給的錢也夠,這次再問他們多

要一點,就隨他們去吧。”

兩天后,何麗出門前對著鏡子仔細打量著自己。

橢圓型的臉蛋,圓圓的眼睛,纖細的脖頸,再看胸前的這對乳房,它們並不

是很大,但卻十分堅挺,前端是一圈淡淡的乳暈,頂峰上是兩顆暗紅色的乳頭,

相對自己的乳房,這兩顆乳頭顯得特別突出,就象兩粒小紅栆挺立在胸前。何麗

用手輕輕的擠弄了一下乳頭,頓時變得愈加的堅硬腫大起來。

雙手慢慢的移過平坦的小腹,下面是一片黑色的毛發,何麗的陰毛並不是非

常的茂盛,只是一小叢柔軟的覆蓋在蜜穴口。這里的膚色稍深,兩片豐滿的肉唇

緊緊的閉合著。顯得特別誘人。

何麗滿意的轉過身,看著自己圓渾的屁股,用力的掰開,露出里面淺褐色的

屁眼,入口很小,幾乎看不見,四周布滿了美麗的菊花線。何麗用手在屁眼周圍

摸索了一陣,然后放在鼻下聞了聞,覺得沒有什麽異味,這才滿意。

何麗總覺得自己的雙腿不夠修長,小腿還略顯粗壯,但一身雪白的肌膚,讓

她驕傲不已。相信沒有哪個男人能擋住自己的誘惑。

何麗挑了一件黑色的露臍小背心,下面穿了一條黑色的束腿中褲和一雙時尚

拖鞋。看了看手提包里,避孕套、潤滑油、口香糖一應俱全,愉快的離開了家。

二、

這是一個在大學旁的住宅小區,十分安靜。加至今天是星期五,人們都上班

去了,更加顯得冷冷清清。

何麗上了一幢樓的四樓,在02室前敲了敲門,不一會門開了。一個十八、

九歲的男孩打開了門。

“麗姐你來啦。”

“是啊,今天你們沒課嗎?小強呢?”

“他還在睡覺,昨晚玩遊戲玩晚了。”

“小軍你給我倒杯可樂,外面太熱了。”

“好的,麗姐。”

這是套兩房一廳的房子,房間全部向南,空調、彩電、冰箱、家具等全配。

看著看著,何麗心中一陣發苦,自己上班這麽多年了,卻只能和一個小姐妹擠在

一個一室戶里,房東還不給裝空調,說裝要加錢。看看這兩小子,真是同人不同

命。

小軍拿了杯可樂過來,何麗接過來一飲而盡。“哇,好舒服。小軍你看我前

后心都濕透了,要不我先去洗洗。”何麗剛想站起身,小軍突然撲了上去,死死

的把她壓在沙發上,雙唇緊緊壓在她的嘴上。

開始,何麗還想掙扎,但馬上她也順從了。兩人都張開嘴,讓雙方的舌頭可

以自由的進出對方的口腔,交換著對方的唾液,兩個舌尖相互纏繞著,一會兒你

頂過來,一會兒我頂過去,好象在比賽;四片嘴唇緊緊的膠合在一起,沒有一絲

縫隙,進行著男女隊之間最熱烈的濕吻。

終于還是何麗先忍不住了,掙脫開小軍的嘴唇,白了他一眼,“想悶死我

啊。”

小軍露出勝利的笑容,他把臉湊到她面前。“麗姐把舌頭伸出來好嗎。”何

麗笑了笑,慢慢的把舌頭伸出唇外。“再伸長一點,麗姐。”何麗盡量把舌頭伸

長。小軍用力吮吸著她的舌尖。

舌頭被含住,何麗覺得有些不舒服,因爲唾液不受控制,全部流在嘴里,又

沒法咽下去,慢慢的從嘴角滲出,滴在沙發上。好幾次何麗都想把舌頭抽回來,

但都被小軍咬住,何麗只能從嘴里發出“嗚,嗚”的抗議聲。

好一陣子,小軍才放開何麗的舌頭,何麗覺得舌頭都麻木了。“換你了,要

象吸小弟弟那樣吸喔。”小軍伸長了舌頭。何麗用力打了他一下,轉過臉開始吮

吸他的舌頭。屋子里發出一陣陣輕微的“咻喽、咻喽”咽口水的聲音。

一會兒,小軍猛的推開何麗,扒下褲子,露出鐵一樣的肉棍。足有十八公分

長,挺粗的,龜頭又圓又大,帶著健康的粉紅色,直挺挺地立在何麗面前。“姐

姐,替我吮吮吧。”

“幾天沒見,又長大了。”何麗輕輕握住肉棍,笑著看著小軍。

突然,左屋一陣響動,門開了,小強醒了。

***********************************

五虎的大實話:

1、本人是一書蟲,武俠、玄幻、偵探、軍事、曆史、漫畫、情色,無一不

下版主老大要多少積分才能進圖書館閱讀?

2、第一次發文,就有這麽多弟兄的回應,多爲褒獎,本人十分感激,這也

是我繼續寫下去的動力。

3、本人是一電腦盲童,打字速度暴慢,第一篇600多字搞了我一個半小

時。請各位弟兄(有沒有姐妹)海涵。

4、本人天生膽小怕事,在網上發這類文章,會不會被警察抓,如果有危險

的話,還是不發爲妙。

5、問題很低級,請大家不要見笑。

***********************************

三、

“呦,麗姐這麽早就開始用功啦。”小強比小軍矮一點,兩個人都長的挺斯

文的。小強走到何麗面前,右手用力往下扯何麗的長發,迫使她仰起臉來,左手

捏住她的兩腮,何麗不由自主的張大了嘴,小強狠狠的把嘴印了上去。

何麗閉著眼乖乖的忍受著,可是她覺得他的嘴巴味道怪怪的,不由得皺起了

雙眉。不一會兒,何麗覺得實在無法忍受,用力把頭甩開,笑罵道:“要死啦,

嘴巴這麽臭。”

小軍在一旁哈哈大笑,“小強,你知道麗姐的習慣,最討厭臭嘴巴了。還不

快去洗洗,不過洗的時間長一點,我這還有事要麗姐解決呢。”

“知道了,知道了,我先去拉泡屎,再洗個澡,這時間總夠了吧。”小強搖

搖晃晃的走開去。

“他這是怎麽了?”

“昨天,他玩‘奇迹’用了個外挂,結果被人把號給封了,180級啊,心

疼死了。別管他了,我們繼續。”

何麗似懂非懂的聽著,“活該,誰叫他那麽壞。”

何麗握著粗大的肉棍,把圓鼓鼓的龜頭塞進嘴里,然后抿上雙唇,用舌尖來

回掃著龜頭上的小眼,握著肉棍的小手慢慢的套弄著。刹那間,何麗感到他身子

一挺,知道他好懸沒射出來。

何麗吐出嘴里的龜頭,在唾液的浸濕下,它變得紫漲紫漲的,十分有趣。何

麗輕撫著龜頭,讓小軍把頭依偎在自己柔軟的胸部。“舒服嗎?”

“舒服死了,麗姐繼續,繼續。”

何麗再次把肉棍含入嘴里,由于棍身太長,咽得太深她覺得很難受,她用右

手緊緊握住根部,左手輕巧的撥弄著肉囊中的兩個巨蛋,雙唇包住棍子的前端用

力扯動起來。此時此刻,她知道這男孩的快樂已經完全掌握在她的手中。

時間慢慢的流逝著,屋里除了嘩嘩的水聲和偶然一兩聲低吟,一切顯得那麽

平靜。

終于,小軍再也無法控制自己了,身子挺得筆直,大聲喊著:“快來了,麗

姐,快來了!”

何麗知道他快要爆發了,急忙使勁用舌頭和上牙堂夾住他的龜頭,雙手飛快

的套弄著棍身。一股、兩股、三股、四股、五股,濃濃的液體沖擊著她的口腔。

原來何麗很討厭咽下他們的精液,覺得很髒,不過幾次以后,就不再排斥了。本

來這兩個健康男孩的體液就沒什麽異味,只是很多、很濃,還略帶點鹹味。

小軍看著何麗雙唇緩慢的退去,雪白的喉頭上下移動著。唇分,兩人相視而

笑。

兩人靜靜的依偎著,何麗輕輕的喘著氣;小軍聞著她的發香,以及她身上淡

淡的汗味,等待著恢複。

四、

“咦!你們這麽快就結束了。小軍你小子真沒出息,還不退在一旁,看本大

少爺金槍不倒。”小強腰里圍著大浴巾,從浴室走了出來。

走到何麗的面前,小強把浴巾一甩,一根肉棍早已直立而起。小強的肉棍比

小軍稍短一點,卻粗壯了些。

何麗手里托著男孩引以自豪的武器,靠近些聞了聞,散發出一股輕柔的浴液

香味。她用手指輕輕的彈了下肉棍,十分滿意。“這才乖嗎,來,親一個。”

小強彎下腰。忽然間,何麗猛的抱住小強的脖子,雙唇用力壓住他的嘴巴,

把舌頭擠進了他的口腔,來回攪弄。

“哇!什麽味啊!呸!呸!”

“你兄弟的味道呀。怎麽樣,是不是很爽!”

“你個小騷貨,敢玩我,看我怎麽收拾你!”小強挺著根肉棍,滿屋子的追

何麗。

小軍在旁笑彎了腰,擦了擦眼淚,笑道:“你們鬧吧,我去洗澡了。”

一會兒,小強就抓住了何麗,一把把她扔在沙發上,過去抓住她的雙手,騎

在她身上。何麗咯咯笑個不停,小強低下臉,默默的注視著她,漸漸的,何麗止

住了笑聲。

“怎麽了,我臉上有東西嗎?”

“麗姐,幾天沒見,你更漂亮了。”

“少來,老姐可不吃這一套。”

“真的,我不騙你,求你了,麗姐,我好難受,你對小軍那麽好,對我

卻……”

“好啦,好啦,磨不過你。”

看著何麗嬌媚的眼神,小強一個翻身,讓她占據了主動。

面對眼前這具壯碩的身體,何麗還真有點喜歡,特別是他胯下那根肉棍虎虎

有生氣。她用舌尖從喉頭處慢慢舔下去,首先到了胸部,舌尖來回舔舐他小小的

乳頭,左手也不停擠捏著另一個。看著他用力地咽著口水,何麗知道他很享受這

樣。她用力擠壓他胸膛的肌肉,使他的乳頭更加突出,她把它含入嘴里,用牙齒

輕輕的咬舐著,一遍又一遍。

許久,她繼續往下,所過之出留下了一條明顯的唾液線。最終,來到了筆直

的肉棍旁,她愛憐的用舌頭纏繞著棍身,由下至上撫慰著,直到上面布滿了她的

唾液。

看著紅潤的龜頭,何麗張開雙唇將它包圍起來。她縮緊兩腮,只讓龜頭在她

的口腔內有很小的活動范圍,然后快速的上下套弄起來,一頭的長發隨著她的動

作飄散開去。而他咽口水的聲音變得更急促了。

良久,何麗覺得脖子有點酸了,她松開雙唇,放出腫漲的龜頭。

“麗姐你真好。”

“是嗎。”

“麗姐你看看什麽東西弄得我那里這麽癢啊?”

何麗一看,原來自己一縷頭發粘在小強的龜頭上,怪不得這小子說癢呢。一

甩臉這縷頭發從龜頭上脫落下來。

轉念間,何麗閃過一個促狹的念頭。她悄悄的扯下一根頭發,放在舌尖上把

它浸濕。再次,她握住他的龜頭,使頂端的小眼盡量分開,她伸出舌尖使勁擠進

去,接著來回的掃弄著。果然,那根頭發有一小截進入到他的小眼中。何麗讓頭

發在小指上繞了幾圈,輕輕的攪動起來。

“哇!麗姐你在弄什麽?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何麗一屁股騎在小強小腹

上,不讓他站起身來。一瞬間,一股白線沖柱而出,足有一米多高。何麗笑著躲

開去。

小強挺身而起,睜大眼睛看著何麗。陰謀得逞后,何麗笑得前仰后伏,拿著

那根還粘著幾滴白色液體的頭發,在小強面前晃來晃去。

“我看你可以去申請吉尼斯世界記錄了。咯咯咯……咯咯咯……”

小強見狀,大恨,“好啊,我還沒插你,你就來插我,今天饒不了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