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習男醫生之夜班豔遇

本人男28,相貌一般,體型一般,上學那會兒成績一般,實習了業務還是一般,總之就是放在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種,自醫科大學畢業后就被學校分配到一所縣級醫院實習,首先說一下故事背景,我所在的這家醫院位于一條酒吧街中心,來這里的也大都是一些年輕人,很少有年齡大的病人,可能與地理位置有關,這也直接造成了我非常“性福”的實習生活。

開始我被分配到了急診科實習,因爲是新人嘛,所以無論是醫生的活兒還是護士的活都要做的,而且我們這里晚上一般還是比較忙的,這可能也與地理位置有關吧,而且大部分就是些打架的,醉酒的,和肚子痛的什麽的,好了背景和環境交代完了開始進入正題了,那天我夜班,來的病人出奇的多,可以說是焦頭爛額,大概10點左右才剛剛清閑一點,我剛要抽根煙休息一下,聽見旁邊有一女人的聲音:醫生我的破傷風皮試到時間了,可以打嗎?我正想轉頭告訴她去找護士,但是當我看到她那張臉的時候,我選擇了閉嘴,她身高大概在1米65左右,皮膚很白,長頭發,大眼睛而且有一張非常性感的嘴唇,正站在那里怯怯的看著我,第一感覺她像是那種鄰家女孩,再往下看,她上身穿了一件吊帶粉紅色T恤,胸部很挺,T恤很大蓋住了屁股,但是能看的出屁股很翹,下面是一條光滑修長的美腿,腳上蹬了一雙拖鞋,因爲是站著的緣故看不到她下面穿了短褲還是三角褲,不過就算沒看見也讓我有些小興奮,我站起來露出一個自認爲很迷人的微笑對她說:可以讓我看看你的皮試嗎?她向我伸過手腕,我很自然的抓住她的手低頭看著皮試,有一點點紅,但是沒問題可以打針,不過我卻沒那麽說,我一臉認真的看著她說:你的皮試有一點點紅,如果正常情況下應該不會紅,而且看不出這里有皮試過的痕迹,你有些過敏,但是破傷風疫苗是一定要打的,不然如果以后真的得了破傷風是沒有方法治療的,你這種情況很難辦啊。可能是我把她給嚇著了,一把拉住我很焦急的問:那怎麽辦呀,我過敏怎麽打針啊?我說:也不是不能打針,只不過要打四針,這叫脫敏注射法,就是把一只藥分四次由少到多的給你打進去,讓你的身體對藥物的反應不要那麽強烈,每針間隔20分鍾,但是因爲是四針的緣故,可能會比較痛苦的而且時間也比較長。她咬咬牙一副下定決心的樣子:好吧,醫生,疼就疼總比得了破傷風死了要強,我打。我又裝出一副很爲難的樣子:可是我還有很多工作,並且給你打了針以后就要一直在你身邊觀察你,如果你真的發生什麽狀況要第一時間搶救你的。她一聽我這麽說就急了抱住我的胳膊,一邊的乳房頂著我說:麻煩你了大夫,幫幫忙吧,謝謝你。感受著她乳房傳來的柔軟,我無恥的硬了,恨不得現在就伸手去揉揉,但是我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我說:好吧,跟我來。我帶她去了我的休息室,也就是平時睡覺換衣服的地方,晚上一般沒有人會來,剛巧今天晚上值班的醫生是兩個女同志,就更不可能到我們男士休息室來,所以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對她說:這里有床,因爲我要觀察你注射后的反應,所以要選擇一個相對安靜無打擾的地方,現在請你趴在床上將臀部露出來我要開始注射了。她答應了一聲,臉上有些紅,可能是因爲我們孤男寡女,並且我要看她屁股的原因吧,很害羞的轉過身趴在了床上,撩起了T恤,我本以爲里面應該是三角內褲的沒想到是那種四角的緊身褲,不過沒關系,因爲我馬上就會把她下身脫個精光的,嘿嘿,她把緊身褲向下退了一點露出了屁股溝。我說:這樣不行,要把內褲完全脫下來,因爲你過敏我要隨時觀察你打針部位周圍的皮膚反應。她啊!了一聲不過還是很不情願的把四角褲給脫到了膝蓋以下,把屁股完完全全露了出來,現在就等于她下身什麽也沒穿的趴在了床上,我終于看到了她的屁股,雪白雪白的,而且還向上翹著,臀形也很美,雙腿緊緊的夾著,可能是因爲緊張吧,屁股縮的很緊,由于我是從上往下看,很輕易的就看見了她的陰戶,很肥嫩,縫很深,從后面看不到什麽毛所以感覺很光滑,我感覺一股血流直沖我的雞巴,恨不得馬上就趴在她的身上,把雞巴從后面操進她的屄里,但是我控制住了,現在還不能干她,那樣就算強奸了,再等等,我慢慢的給她消毒,然后進針,推藥,打過破傷風的朋友都知道,這個藥挺疼的,我一邊推一邊用手拿捏著針頭旁邊的皮膚,問她:疼不疼。她嗯了一聲,我就安慰她,一會就不疼了,放輕松。第一針打完后我就坐在她床邊看著她的屁股,並且告訴她不要動,也不能把褲頭穿上,趴著方便觀察,她的屁股很美,雖然看不到屁眼,但我感覺她的屁眼一定也很漂亮,如果讓她跪在床上,而我從后面扒開她的屁股縫,用舌頭舔舔她的屁眼,一定是件非常爽的事情,就這樣20分鍾在我的意淫中度過了,第二針打完后,我依然再盯著她的屁股咽口水,也許是因爲時間長了,她也就漸漸的放松了,屁股縮的也不是那麽緊了,我看差不多了,就開始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她聊了起來。

我問她:你多大了?

她說:23。

我又問:你叫什麽?

她:我叫婷婷。

我:人如其名,亭亭玉立。

她咯咯的笑:你真會說話,你叫什麽?

我:郝仁她:好人?怪不得當醫生,你的確是好人?

我心想沒錯,我就是好人,人好雞巴更好,一會就讓你感受感受。

我:你可別說我是好人,我這人最怕別人誇我,沒準兒一會一激動,打針的時候把針頭忘在里面。

她又咯咯的笑:那你可就倒黴了,我就訛上你,讓你養著我。

我:別,我知道你一頓吃多少,回頭比我家妞妞吃的還多我可咋辦。

她略感驚訝:妞妞?你女兒嗎?

我:不是,我鄉下老家養的一頭老母豬,今年又産下一窩,和你一樣白。

她:你討厭。說著回手打了我一下,因爲沒有回頭的緣故,一下就打在了我的褲裆上,手就按在我翹起的雞巴上了,由于一直在欣賞她的屁股和小屄,所以我就一直挺立著,她好像也感覺到了摸錯了地方,嘤咛一聲收回了手,小聲的嘀咕了一聲討厭,就不說話了,我從側面看她的臉紅紅的,就這樣我倆在無比尴尬中打完了第三針。

我:其實剛才不好意思啊,你也知道,成年男性對漂亮女性都有沖動的。

她不說話我就繼續說:並且面對這種極具誘惑的情況,我也不是故意的呀。

她忍不住了反駁我:神馬??你說我誘惑你?

我連忙解釋說:不是的不是的。再說我也吃虧了。

她一臉茫然:吃虧?你吃什麽虧?

我說:你忘了?你剛才打了我那兒,那可是命根子。

她:討厭討厭,不聽不聽。

從剛才她說話感覺出她並沒有生氣,我就大著膽子繼續聊,:你挺漂亮的,面對你我沒犯罪,這份定力就已經很難得了。

她:呸!你都那樣了,還說自己有定力,我收回剛才說的話,你不是好人,是個大壞蛋。

我;你聽說過一句話嗎?好人和壞人的區別就是好人只去想而不去做。

她的臉又紅了小聲的說:讓你做你也不敢。

天哪,你們能想象這句話多麽有誘惑力嗎?一個下半身光著的女人趴在床上,說你不敢做她的時候,當時我真的口干舌燥了,心急火燎了。忍耐,我對自己說,“性福”不遠了我說:打針的地方還疼不疼?

她說:疼我說:爲我剛才的無恥贖罪,所以我幫你按摩一下針眼兒吧,這樣就不疼了。(其實我是想按摩她的屁眼兒和屄眼兒但是總要有個前奏吧)她沒有說話,我就慢慢的把手按在了她屁股的上方腰的下方,我天生手心是很熱的,也許因爲燙,或者是舒服,她恩~~~~~~~了一聲,NND太銷魂了,如果是叫床是不是會更銷魂。就這樣我的大手慢慢的揉了起來,慢慢的向下,整個手都蓋在了她的屁股上面,抓捏揉,弄的她嬌吟不止,大拇指伸到了她的屁眼兒上方,雖然沒有碰到她的屁眼兒,但是我感覺到她的屁眼正在一下一下收縮,慢慢的她的腿也不是並攏著了,向兩邊微微的分開,低頭就能夠看見她小屄的全景,並且能看見上面有也許晶瑩的液體,我趁熱打鐵,把那只手輕輕的放在了她另一邊的屁股上,她沒有反抗,我竊喜呀,有門兒,兩邊揉的時候加大力度,她的叫聲更大了一點,而且從屁股上方能明顯看到她濕了。

我問她:舒服嗎?

她嬌喘吟吟:嗯~~~~挺舒服的~~~嗯~~~你的~~~手~~真熱~~我看差不多了,手就繼續向下,右手拇指按在了她的小穴上,那里已經泥濘一片了,感受著我拇指的侵犯,她的身體緊繃了,痙攣了,于是我的拇指從他屁股后面慢慢摩擦她的小穴,隨著她越來越濕,身體也越來越放松,最后無力的趴在床上任由我在她的私處撫摸,她的腿分的也越來越開,陰戶直接暴露了出來,分開她的陰唇,粉紅色的,我的另一只手四指扒開她的屁股拇指按在了她的屁眼上,慢慢揉弄她的小菊花,屁眼兒應該是她的興奮點,微微擡起了一點屁股,腹部懸空,就這樣向后撅著一點兒,我的右手摸著她的屄眼兒,左手按著她的屁眼兒,她呻吟著身體還微微向后頂撞著我的手指,開始發浪了。

我看她動情了,馬上停下手指,她輕輕恩了一聲:~~~~嗯~~~~別。

我拍拍她的屁股:寶貝兒,別急,該打針了,打完針哥哥接著幫你按。

她紅著臉:討厭,就會欺負人家,你這個大壞蛋。

第四針,也是最后一針剛剛打完,我就迫不及待的把手壓在了她濕濕的陰戶上面,中指插進了她的小穴,她感受我突如其來的侵犯,一下子身子向前一挺,又有一股淫水流了出來,我說:寶貝兒,放松,后面還會更快樂,把屁股翹起來讓哥哥看看你香香的屁眼吧。她聽了我的話,慢慢的跪在了床上,兩腿分開,屁股上巧,腰部壓低,真浪呀,我把鼻子頂入了她的臀縫,舌頭由下至上使勁添了她屁眼一下,突如其來的刺激讓我的手指感到小穴中一下下收縮,她高潮了,我抽出手指,兩手扒開她的屁股,她的小屄和屁眼都是粉紅色的,我上下舔弄著她,整個舌頭蓋在她屄上,用力向上添到她的屁眼,就像狗一樣,快速大力的舔弄,舌尖偶爾頂進她的屄眼和屁眼中攪弄,她一只手捂著著嘴:“哥哥~~~~~哥哥~~~~~我受不了了,~~~~嗯~~~嗯~~~要尿了~~~要尿啦~~~~~啊~~~~隨著她的一聲淫叫一股淫水噴到了我的臉上,她噴了,我一下子把她翻轉過來,使她仰面躺在了床上,扯下她的內褲,快速脫下了我的白大褂,衣服和褲子,分開她的雙腿:浪妹妹,好妹妹,我的小婊子,讓我干你吧,讓哥哥狠狠的干你吧,啊?我興奮地已經語無倫次了,婷婷雙腿分的大開:哥哥,干進來,快干進來,妹妹想著呢。沒有任何前戲我的雞巴一干到底,婷婷興奮的身子立刻成了弓形,我立刻加大力度抽送,一邊抽送一邊親上了她的乳房,乳頭挺立,乳房飽滿,舔的她乳房上全是我的口水,插了了幾十下我猛的把雞巴抽出來,兩腿跪在她脖子兩邊把雞巴送進了她嘴里:妹妹,給哥舔舔。她把雞巴含在嘴里,我上下抽動,聽著她的哼哼唧唧,感覺要射,我抽出雞巴,身體前移把屁眼蓋在她嘴上,來回蹭:妹妹,給哥舔舔蛋子和屁眼。婷婷說:哥,你屁眼真臭,妹妹不添。我說:好妹妹,快弄,哥哥急死了。婷婷沒辦法,只能舔了起來,那種感覺真是銷魂呀,一個你剛剛認識的美女在你身下添你,那種感覺,太銷魂了,我感覺自己的雞巴又脹大了幾分馬上站起來,跳到地上,把婷婷拉到床邊,分開雙腿扒開她的小屄,讓他躺著屄懸在床沿外面,我站在地上干進了她的小穴,這種姿勢能干的更深,我感覺頂到了她的子宮,她也爽的大叫連連:哥哥~~~~你的~~雞巴~~~真好~~~出水了~~隨著她越來越興奮,我干的也越來越快,啪啪的蛋子打著她的屁股,肚皮撞著她的陰蒂,狠狠的頂著她,要把她頂飛,她也興奮地又一次噴了,這次不光是淫水還有尿液,順著我的雞巴流到了蛋蛋上又流了一地,她已經爽的迷迷糊糊的了,我也感覺要射了,把她翻過來,上身趴在床上下身像我一樣站在地上,撅著屁股,我從后面啪啪的干著她的屁股,操著她的屄,幾十下過后,我腰部一陣電流走過,我射了,一股股精液有力的射出,足足射了有10下,燙的她兩腿使勁的夾著我的腰,射完后我無力的趴在她身上,許久之后,我們穿好衣服,她說下次還會來找我打針,后來我們在一起做過幾次,我還干了她的屁眼,今天不提,以后慢慢道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