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妻

雙妻

就差一道菜上桌了,悠揚的輕音樂不時地從立體聲音響中播放出來,舒伯特的浪漫小夜曲,外面的雨勢雖然不小,但室內隔音效果極佳,隔窗可見密匝匝的雨如傾盆一般,雨聲卻若有若無。

為了防風沙入侵我特意安了雙層玻璃窗,看來裝修沒白費。

紅燒鱔魚、焦溜丸子、扒牛排,什錦拚盤、糖拌藕片、涼粉兒和銀耳豬蹄湯,六菜一湯,三葷三素都是老婆阿娟最愛吃的,慶祝她又獲得了新生。其實她的身體一向挺好,沒什麼大毛病,美中不足的是每逢一來歷假,反應總是十分強烈,要死要活的樣兒讓人看了難受,而且量大。可一來完了歷假就跟好人一樣,所以每每到了她歷假結束我總要擺上一桌豐盛的飯菜以示慶祝。一日夫妻百日恩,夫妻恩愛唄!

今天早上天還沒亮她就把我鼓搗醒了,與其說是把我鼓搗醒了還不如說是嘬弄醒了更為準確。剛來完了歷假她的性慾特別旺盛,她也知道我這幾天憋得夠嗆,只要一摟著躺下用不了一會會兒雞巴就一柱朝上了,我們倆有個君子協定:在她歷假期間絕不性交,為了安全,保險,既使戴上避孕套也不,我說了這就是愛!又硬又挺的雞巴在她的撫弄下勃得更加堅實,一跳一跳把感人的熱度和誘惑力傳到她手中也傳進心裡。撫摸了沒幾下,她心裡便感到癢癢的像有無數蟲蟻在爬,並且怦然亂跳,呼吸也跟著急速起來。一向如此,噢,再正常不過的反應了!

家裡是她姿意享受的世界,完全可以隨心所欲,忍不住了伸手把我的內褲褪下,一枝又紅又漲的大肉棍子馬上蔔的一下蹦了出來,直直的指向天花板,混圓的龜頭澎漲得稜肉四張,陰莖上一條條的青筋凸露,充滿著活力,令人愛不釋手。這是她最喜愛的寶貝!能讓她生也能讓她死的利器!

任她姿意胡為,半睡半醒的我懶得睜眼,所以一動不動。

陰道裡肯定頓感癢得難受了,一股滑滑的淫水已經急不及待的往外流了出來。她也不管我這個當丈夫的醒了沒有,連忙把自己的內褲脫掉,張開大腿扒開陰唇兒讓飢渴的陰道口對準龜頭就騎了上去。龜頭先是一陣濕潤緊接著就是一陣火熱,隨著陰莖一寸一寸的插進,美妙難言的充實感令陰戶暢快得迅速爆滿,就像乾旱的土地下了一陣及時雨似的。撐得飽漲的陰道緊緊裹著火熱的陰莖溶匯為一體,一凹一凸,剛好互相吻合,甭猜:她從內心深處又得感謝造物主能創造出這麼奇妙的器官,帶給她無窮無盡的快樂和享受。

單是插進去已經銷魂蝕骨,抽動起來更覺快感連連。她慢慢挪動嬌軀,一上一下地套弄,很快溢出來的淫水兒滋潤了陰莖,陰道被熱棒一樣的陰莖燙得酥麻萬分,又讓龜頭股起的稜肉擦得奇樂無窮,陣陣快感不斷襲上心頭,淫水順著堅挺的肉柱淌向陰莖根部,再給陰唇黏帶到濃茂的陰毛上,把兩人的生殖器官都潤成了濕濕的一片。用這招把我喚醒還是我教給她的呢,起初她還有點難為情,慢慢的嘗到了滋味兒就開始放縱,越來越上癮,現在己經輕車熟路想控制也控制不住了。下體一聳一聳地高低套弄著,刺激越發強烈,我自然也忍不住睜開了眼,只見她臉兒赤紅仰得高高的,微張著櫻桃小嘴,舌尖在唇上左右撩舔,雙手捧著一對粉嫩雪白的乳房又搓又磨,興奮得像著了魔般一邊動一邊顫抖。

見妻子的浪樣,心中不免受到感染,我雙手托著她的屁股,運用腰力將陰莖就著她的頻率也一下一下往陰道裡大力戳去。一時間滿屋裡聽到「辟啪」「辟啪」肉體互相碰撞的交響,還夾雜著「吱唧」「吱唧」淫水四溢的聲音,好像對兩人的傾力合作發出回應。就這樣抽插了幾分鐘,我見她的動作慢了起來,有點嬌不勝寵的模樣,知道她力有不逮了,便乾脆抱著她一個鯉魚翻身,將她壓在胯下,再把她雙腳高高提起,加快速度繼續抽送。已好些日子沒享受過這樣暢快的滋味,直給得她舒服萬分,口中發出「啊……啊……啊……啊……」一個個斷斷續續的單音,雙手緊緊抓著床單,扯到身邊皺成一團。受到連續不斷的磨擦,不但淫水流得特快特多,牽連帶動到兩側的小陰唇也給扯得一張一張的,引起像高潮來臨時的抽搐,美快得難以用言語形容。磨得十下八下,忽然又用盡全力往裡直戳到底,讓龜頭往子宮頸一撞,她當即呀的一聲喚了出來,全身連抖幾下,覺得陰莖又在陰道口磨著磨著又驟地一插盡頭,隨即連番顫抖,就這樣給我又深又淺地抽插著,兩條大腿不禁越張越開,好讓我的抽送更得心應手;小穴也跟隨著門戶大開,讓我插得更深更盡,快意自然感受更強。

抽插的速度加快,令陰莖在陰道裡飛快出入不停。一輪衝鋒陷陣,兩人都肉緊萬分,她更是雙腿朝天蹬得筆直,兩手抱著我腰部,跟著節奏用力推拉。嘴裡也不再大聲叫嚷,是緊咬牙關,身體開始一陣接一陣的顫抖,準備領受高潮的威力。全身肌肉繃得像扭緊的發條,陰莖給血液充斥得鼓漲不堪,又硬又熱,在陰道頻頻抽插中把無窮快感帶給主人,似對他獻出的精力作出回報。整整一早上沒閒著,過足了癮的阿娟一身輕鬆,她今天一天上班的精神準特愉快!

(2)阿娟臨走的時候還告訴我一個好消息,她說阿嬋今兒晚上來。起初我不以為然呢。因為阿嬋不僅僅是我們家裡的常客,而且還是我各義上的二老婆,她的向也稱我為老公,等阿娟說了她要名副其實的給我當一回老婆時,我才高興得差一點兒蹦起來。夢寐以求的幻想就要變為現實,左擁右抱二女共事一夫,是個男人恐怕也會有此非份之想的,這個阿娟口風真嚴,昨天她們商量好的事今兒才告訴我,顯然是想給我一意外驚喜,之所以準備了一桌可口的飯菜,其中也不乏衷心感謝她們倆的原因啦。

阿嬋,細高挑的身段兒,該豐滿的地方鼓脹,該凹陷的地方扁平,園園紅潤的蘋果臉龐兒,這麼說吧,誰瞧見她都免不了會多瞄上幾眼,漂亮!迷人!她是阿娟的同學,據說在女十中上學的時候就好的不得了,形影不離。而且她還是我們的伴娘。結婚時由於她打扮出眾,好多人錯以為她是新娘子呢,說心裡話交上這麼一個漂亮的大美人兒我很以為榮。她是我們家裡的常客,倍兒隨便。一個阿嬋,一個阿娟,兩名字加在一起不就成了月宮裡的嬋娟了嗎?誰不知道嬋娟乃是仙女啊!傳說中的仙境誰也沒福氣一覽什麼模樣兒,可人間美女就在身旁,也稱得上是種可遇不可求的艷福了,每每她一來我張羅的格外熱情。

平常阿娟洗澡時從不關衛生間的門,不僅僅因為我們是夫妻而沒什麼忌諱,她總是需要我幫忙的,夫妻共浴差不多都習慣了。有時候洗著就來了情緒。

今天衛生間的門依舊敞開著,水聲、竊竊低語、嬉笑聲不時傳出來。我喜歡欣賞阿娟裸體的模樣兒,結婚都三年了喜歡的程度絲毫不亞於當初,她身體發育得越發成熟,女人味兒十足,常常令我百看不厭。當然了我更喜歡一睹阿嬋裸體時美不勝收的艷美,雖然我們有名無實但距離真正的夫妻不過一步之遙了,既稱我為老公,浴後的她常常一絲不掛在我面前出現,旁若無人似的。可以說我也瞭解她的一切。阿娟今年才27歲,結婚三年正是女人最成熟,最有風韻的日子。她有著一雙圓圓明亮的大眼睛,鼻子筆挺那細小的紅嘴唇微微向上翹,女性特有的嬌嗔、稚氣、嫵媚與妖嬈從似閉似開的嘴唇兒中迸發。而最吸引人的,當然還是她的身材,她有一雙碩大而嬌挺的乳房,還有她的屁股,又圓又大,走起路來一扭一扭,的確引人遐想。只有我清楚她下面更具有無窮無盡的誘惑力。

那一雙碩大的乳房,就像倆個巨大的桃子一樣,而且沒有一些下墜的感覺,那前端是倆個又圓又大的圓暈,帶著淡淡的紅色,那倆粒不小的紅棗似的奶頭總是在微微的突起,在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之下,是一片茂草,把那三角地帶完全的蓋掩,那一些的芳草雖被水沾濕,但是卻彎曲而又柔軟,陰毛之濃密恰似猛張飛的鬍子一個樣。

但是我的身體卻給她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那不是因為身體結實,玩健身的人身上每一寸肌肉都是有力的結實,而我那性器官實在又大得驚人。她十分清楚地記得第一次我把碩大粗壯的陰莖插進她體內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著實令她印象深刻一生難忘。

二片大陰唇非常肥厚,看上去很有彈性,大陰唇已經很厚了,可中間的小陰唇還是明顯地露出在外面,是很淺的咖啡色的。大陰唇上寸毛不生,非常光潔和乾淨,前面陰阜處長著一咎稀疏的陰毛,邊上有些許黑點,那是修剪過陰毛留下了毛根兒,甭問了那是我的傑作啦,記得很清楚有一次我把她的陰毛徹底刮乾淨了,不過兩個月,又鬱鬱蔥蔥一片了。大小陰唇緊緊閉攏,都看不出中間的縫兒了,突出在大腿之間鼓起的陰阜像個小饅頭似的,肥厚的小陰唇露在外面,有些彎彎扭扭的皺巴巴的,拖出好長好長,自然狀態下大約有五六厘米。那口感,嘿嘿………。

大陰唇後面靠近屁眼的地方,也就是會陰部,圍成一個漂亮的圓弧,圓弧的內側有個細小的凹陷,只有這個凹陷,才讓人想到女人的陰戶是分成二瓣的。最特別的是,她陰戶會陰部大陰唇的外側與屁眼連接的地方,有一塊深藍色的胎記,長在稍稍靠左的地方,直徑大概有三毫米左右。傳說女性陰部周圍若有明顯胎記的話,其人必定好淫,果然她對性生活貪戀的程度相當厲害,如果不是我提出來月經期容易引起感染的話,她絕對是不肯閒著的,開玩笑的時候說了:不怨她,怨我調教的。阿嬋的陰戶形狀則是另一番模樣,她那濃密的陰毛呈護衛型緊湊簇擁在大陰唇兒兩側,鼓脹的陰阜上為數不多,使得周圍和大腿根兒都是光溜溜的,只要大腿叉開軟偎其間的那兩片滑嫩粉紅色的小陰唇兒就會隨著裂開軟軟垂歪著,雖說她的小陰唇兒不如阿娟的肥厚,但長度有之,從細長的陰蒂分開起至會陰處,扇形展現,讓我的視線一下子就能射進裡面,把她陰戶內外的一切盡收眼底,完全可以一目瞭然。

(3)第二天的天氣不好,沒到中午就開始下雨了。雖然打著雨傘,但倆人的身上還是淋濕了。趕上了雷陣雨想躲也躲不開,洗澡水己經備好,老天爺幫了忙,正是我大獻慇勤的機會。

「老公啊,想死你了……。」阿嬋撒嬌地站在我面前舉起胳膊,她也習慣了我的服務,讓我幫著脫,心照不宣之際我的心跳略有加快。「寶貝兒,我也想你呀,要不然我幹嘛特意準備,今兒不喝美了可不許你上床啊……」

「幹嘛又想灌我呀,才不呢。」佯裝一付生氣樣兒,其實還是撒嬌,她主動偎在我胸前仰著迷人臉龐兒目不轉睛盯著我,甜甜的笑意掩飾不住從那雙明亮的眸子裡溢出。乳罩兒解開了,白皙飽滿的乳房挺蹶蹶的,每逢看見我都要摸摸揉揉,因為她的乳房比阿娟的乳房更豐滿肥碩,既緊繃繃又沈甸甸的,手感極佳。

「快去洗澡吧,一會兒我會好好的愛愛你的,啊。」一聲溫慰,托起一個乳房晃了晃,四目相視,濃情蜜意盡在不言,彼此心頭都是躍然一動。

「老公啊,今天我要你陪著我們倆一塊兒睡,以後再也不讓你睡沙發了,啊。」「幹嘛,業餘的轉正啦?」摟著她我一步一步往床上挪動著問。「嗯,對啦,我今兒就想讓你成為真正的老公。」且不提撒嬌了,當著阿娟的面她就敢如此有恃無恐,她們倆肯定己經達成了默契,商量好了唄。

「老公啊,來呀,試試吧,啊……」阿嬋嬌聲嬌氣地向我伸出粉白的雙臂。

她全身上下散發出一股濃濃的女人味,雪白豐滿的乳房露出大半個,下身也只有巴掌大的一塊布遮掩住羞處,由於是繫帶式的,因此由側邊看去,簡直就形同赤裸。最要命的是她那兩條光溜溜的大腿不安扭動著,陰戶若隱若現,比她發出的召喚更具有誘惑力。

她的性慾已被挑起,如不給予適當的回應,那不是像要她命一般的難過?相互勾引己還到忍無可忍的地步,一觸既發迫在眉睫。腰細、腿長,白嫩嫩的屁股又圓又翹;下體的陰毛也是烏黑濃密,又多又長從那小不言言的遮羞布兩側露出來。胸前乳旁碩大、柔軟、白懶,但奶頭卻特別的黑,就像紫葡萄一般的顏色,與肌膚形成明顯反差。整體而言,她全身散發出一股濃濃的色慾誘惑,給人的印象,就是不折不扣的──淫蕩。我也知道她從骨子裡就蘊藏著蓄勢待發的慾火,以前總是礙於情面,當著老婆阿娟於心不忍讓她吃醋,現在好了,她己經發了話,她的話不蒂就是聖旨!

她們姐兒倆在一起摟抱著相擁而睡己經不是第一次了,不是一奶同胞又勝似親姐妹,用如膠似漆、如糖似蜜形容她們倆親熱的程度絲毫不誇張,情到濃時常常把對方當做心愛的男人,多少次阿嬋摟著阿娟當著我頻頻親吻,嬉笑打鬧或揉弄乳房或把手伸到下面摸索,我不在時甚至發展到了同性戀的地步,所以彼此相當瞭解對方。

現在老婆阿娟終於同意我加入了。]只見她用脈脈含春的眼神兒凝視著阿嬋,一手輕輕搬開她的大腿,讓那桃源仙洞般的陰戶裸露並展現在我面前,二指撥開陰毛掩映下那兩片柔軟鮮嫩的小陰唇兒,吟聲嗔怪道:「都這麼濕了呀,是不是特饞得慌,說呀?」的確陰道口處己是水汪汪的快要流出來了。「明知故問,你也夠壞的,我真的受不了了……。」

「那先口交呢還是先性交呢,嘻嘻……。」]「當然先性交了,快點吧我的好哥哥,親丈夫,給我,啊……。」「怎麼你真的已經想開了,想讓我幫忙通通了嗎?」目光下移瞄了瞄那近在咫尺的羞處,我進一步挑逗道,男人想通,女人想開,當然就是作愛啦。

「老公啊,你壞,你好壞呀,幹嘛非得看著老婆難受啊……。」不安的扭動越來越明顯,她的手己伸到了大腿根兒,眸子裡既有水也有火。「親愛的,你就別招她了,再逗恐怕連我也受不了了,啊……。」躺在一旁的阿娟也情不自禁地夾緊了大腿,無疑性愛之前言語的挑逗等於火上澆油。「歡樂時光現在開始,衝啊,殺呀,不要命啊……。。」我忘乎所以般大聲叫喊著,就像玩遊戲一鼓作氣杵了進去。龜頭已經進入了她的陰道,我才放開了手俯下身來抱住了阿嬋,屁股用力,雞巴毫不猶豫就已經整根插入。她毫不猶豫的,就扭動腰肢挺聳了起來,很短促一時之間,啪、啪、啪的肉體撞擊聲,噗吱、噗吱的液體擠壓聲,交互響起。

我把她修長的雙腿擡了起來,試探著慢慢向裡插。因為有些緊張,陰莖幾次都沒找到洞口,她也有些急,用手引導著。我索性把她的兩條腿壓向她的胸部,將陰部最大面積的展露在眼前,這才在她手指的引導下,慢慢的進入。她發出一聲舒緩的呻吟,眼睛迷離的看著我說:「好粗……真棒……。謝謝你好哥哥,好老公啊………。真的特別痛快……再,再深點兒……。」我沒有說話,咬著牙開始緩慢有力的抽插。正是我想像中的樣子。我感受著肉棒被成熟女人的陰道挾住後產生的快感,繼續動著,抽出的粗長的陽具閃著晶瑩的光亮。

她那雙水汪汪的眼睛迷濛著,這個羞赧中帶著淫蕩的少婦令我再也不能把持,我開始加大力氣。她被幹得仰起下頷,不住呻吟,雙手在自己的胸上捏著,奮力抽插的同時,又伸出手掌去安撫她柔軟的乳房。用足力氣的猛抽狠送,使她的身體不住搖動,而乳房上突如其來的強烈刺激明顯使她加強了快感。她把手按在我的手上,瞇眼皺眉,咬著牙忍受著從陰道傳來的震撼,只是「嗯……嗯……」地哼。下身淫水流的很多,我感到潤滑的相當棒。

阿嬋嬌喘呻吟也更急促。即將到達肉慾高潮的她,扭轉聳動也更瘋狂;她那白嫩嫩的奶子,甩來甩去,身子急劇哆嗦了兩下,長長的噓了口氣之後兩腿漸漸繃直。陰道裡的溫暖濕潤,雞巴在那陰道嫩肉的包圍下真的是美妙無比,支起了屁股開始慢慢的抽出雞巴,然後又插了進去,感覺著那抽插的快感,我不由的把她抱的更緊了,慢慢的也抽插的越來越快,陰道像是一張小嘴一樣,在不斷的夾擊著、吸吮著我的雞巴,陣陣快感從下身傳來,我不由的嘴裡也哦哦的發出呻吟,挺起屁股更用力的往前頂去。堅持狂插了五六分鐘後,已經迷亂的不像個樣子了,口中很大聲的不知道在哼些什麼,而我也竟然覺出了高潮的前奏,這絕不是我的風格!怎麼能這麼快就繳械呢!於是抱住她的大腿壓向乳房,換成了更深入的姿勢,恢復了先前的緩慢抽送。

她漸漸緩過氣,哼聲隨我的動作慢了下來,用手愛憐的撫摸著我的肩頭,呢喃著說:「真好……我剛才高潮了……好久沒這樣舒服過了……你呢?」我笑了笑,伏身去吻她的乳頭。休息一下後,激動的感覺漸漸遠去,我讓她翻過身趴在床上,屁股高高翹起,流著汁液的陰道與肉棒的角度配合得很好。我扶住她白皙圓挺的屁股,把屁股蛋兒掰向兩邊,露出粉肉翻飛的洞口,然後很輕易的就從後面進入。趴在我的面前,嬌嫩的陰戶從白嫩的屁股中顯現,潔淨紅潤的肛門精巧雅致,一切還像幾年前第一次看到時一樣美麗,而她動情的呻吟也是一樣的甜膩,我有體力也有經驗,能夠給她徹底的快樂。小腹撞擊屁股的聲音,她忘情的呻吟,我的粗重喘息,在加上軟床咯吱咯吱的搖晃,組成了淫糜的性交進行曲,充斥了整個房間。

情不自禁之下,我伸出手撫摸那光滑的脊背,又繞過她的身軀,揉捏豐滿鮮嫩的乳房,滑過腹部後用中指和食指璇磨著她的陰核。"啊啊…………啊……我不行了,快不行了……"隨著越來越快的衝刺,她放蕩的叫聲變得零亂而高亢,我用力地撥動她的乳頭,輕微的痛楚加深了她對快感的執著,竟然肆無忌憚地狂叫起來。

她的身體劇烈抽搐,全身的肌肉都繃緊,我知道這是高潮的信號,於是把她翻過來,讓她再次面對著我,高高的分開她的雙腿,極其猛烈的衝擊著她的陰道。她隨著我的抽動啊啊的叫著,把我的手臂當作救命的稻草般抓緊,一刻也不敢鬆開。我們才從剛才的瘋狂中回過神來,她的眼神不再羞怯,充滿愛意的凝視著我。突然又扭起了我的鼻子:「老實說!你怎麼這麼有經驗?你們倆誰教的誰呀?」我嘿嘿笑著,想提起當年看到的事,可還沒等開口,她的香唇就堵了上來。

女性在排卵期那一兩天體溫會比平時低一點,性慾要求也強些,提點他們留意一下。算一算,今天剛好是兩次月經中間,莫非真是排卵期到了?怪不得這兩天心煩意亂,感覺怪怪的。誘人的肉體顯露無遺,玲瓏浮凸的曲線簡直令人熱血賁張:胸前豐滿的乳房像兩個大雪球,潔白無瑕,走動時一巔一聳地上下拋落,嫣紅的兩粒乳頭硬硬的向前堅挺,把睡衣頂起兩個小小的尖峰,深紅色的乳暈圓而均勻,襯托得兩粒乳尖更加誘人;一條黃蜂細腰將全身都顯得窈窕,幼窄得盈指可握,相反,對下的臀股倒是肥得引人想入非非,混圓得滑不溜手;但最要命還是那黑色的倒三角,幼嫩的毛髮烏黑而潤澤,整齊不紊,除了幾條不守規矩的悄悄穿過布孔向外伸出,其它的都一致地將尖端齊齊指向大腿中間的小縫;在小縫中偏又露出兩片紅紅皺皺的嫩皮,但卻是一小部份,讓人想到它僅僅是冰山一角,幻想著剩下的部位藏在裡面會是怎樣,更聯想到那夾在兩片鮮艷的陰唇中間的桃源小洞會是如何迷人……習慣了也就自然了,用別人的比如說我總覺得不夠貼切,或者說真實吧。

俗話說慣什麼毛病有什麼毛病,每天臨上班之前阿娟要不跟我親親熱熱的吻上一會兒她就會很不高興的,夫妻之間甜蜜如初誰都奢望啊!她沒紅杏出牆之念,我沒妄自它染之想,又怎能不恩愛如初?當然了,我又怎能不想?一句最好的解釋: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了!

有服飾阻截的親吻擁抱不太容易勾起激情,畢竟我們己相當熟悉。若是赤裸相擁則另當別論,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啦!給老婆透了底,一利一弊。她瞭解了你的一切之後就有了對付辦法。

故意轉過身子倒騎著我的阿娟美滋滋享受著龜頭只進出在陰道口內外的樂趣,每逢她緩過勁來總是需要再過一回癮,不論正騎倒插蠟,非得讓我射痛快了為止。

第一炮給了阿嬋,這第二炮非她莫屬。

一陣強烈的刺激立時從下體溢入腦中,那是一種突如其來,連我自己都無法防備的刺激,短暫而強烈。陰莖強而有力的在她嘴裡抽送,一陣一陣的液體從龜頭衝出直入她嘴裡,她手握住根部亦不停的來回抽動,讓陰莖受到更猛烈更持久的刺激,全身的肌肉也緊繃到極點,血液幾乎完全集中在下體,去感受那人間至上的肉體歡愉。當抽送逐漸減緩、減緩,我也精力放盡塌在地上。她露出一副滿意的笑容,俯身壓住她的身體,手掌一邊一個地捏住乳房,將我的臉埋入她的乳溝,然後雙手將她的玉乳靠到我的雙頰,去感受這美妙的觸感,貪婪地吸取發自美麗乳房上陣陣濃郁的乳香。

隨著呼吸上下起伏,逐漸膨脹的半球形乳房攤開在我的眼前,粉紅色的乳頭挺立在愛撫渲大的乳暈上,強烈地散發出飢渴的電波。雖然我對性毫無經驗,可是在她的引導下,她手握著我的陰莖直抵她下體的陰唇,堅硬的肉棒擠開她潮濕的陰唇,肆無忌憚的進入陰道,溫軟的肉棒進去後是一種黏滑的感覺,加上一點類似手掌略微緊握的壓迫,還有一種熱度的包容。堅挺的肉棒被插進她併攏的大腿中,承受著陰部濃密的毛感及龜頭被夾住那種即將爆發的慾火,我更加狠狠地捏住那兩片肉臀,狂暴地使她的私處更加靠緊。雙手施力在她的臀上,使她大腿細嫩的皮膚上下撞擊我的睪丸。我不停地加快速度,將她的雙腿猛然扳開,更猛烈的衝撞進去,絲毫不加抵抗的她燃起我的獸性,使我只想瘋狂地在她體內忘情地抽送,她臉脹成了紅色,映在床頭的昏黃燈光下,顯的多麼妖媚,俏嘴時而微張,時而大開,模模糊糊的發出春潮的囈語。下體傳來一陣緊縮,外加一股神經電流從脊椎直上腦門,我更猛烈的捏住她的乳房,讓我的陰莖盡情的在她體內抽送,她也扭擺腰肢運用女人生理上的優勢配合,更猛烈的發出嗯哼叫春聲,這就是天地間至高無尚的享受,男人和女人徹底的結為一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