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料的牛奶

第01章

結婚半年不到,美麗的老婆就因爲我的日夜操練而懷孕了。拿到體檢單,確認了懷孕3個月的事實后,快樂的二人世界,就變成了三人世界。我的嶽母住到了我家。來照顧我的妻子,她的小女兒。

無論從身材還是容貌來看,嶽母都可以稱得上是一個風韻十足的性感美女。

  第一次到女友家上門的時候,我沖著女友旁邊的嶽母,猶豫了半天喊了聲大姐,當時就讓站在嶽母旁邊的女友笑趴下去了。這也不能怪我,你說嶽母四十來歲的人,看起來頂多也就三十冒頭。歲月在她身上沒有留下一點痕迹,反而將她打扮的韻味十足。站在女友旁邊怎麽看也是姐妹的可能性大于母女的可能性。

看到和女友笑成一團,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女人味的嶽母時,我的雞雞忍不住跳動了好一會。隨后我就用甜言蜜語,加上實際行動博得了性感嶽母的好感,成功的獲得了嶽母的認可,將女友升級成了老婆。

早年喪偶的嶽母獨自帶大了三個女兒。由于家里常年沒有男人,也造成了嶽母在家的穿著極其隨意。有時甚至不戴胸罩,穿了個寬松的睡衣就在家里走動。

睡衣下那接近D罩的半球形奶子鼓鼓漲漲的,連奶頭都若影若現。這給我的生活帶來了極大的困擾。

老婆的肚子越來越大了,大著肚子的老婆已經徹底不和我進行夫妻生活了。

得不到滿足的我開始在網上找點圖片、AV和小說看看,舒緩舒緩饑渴的心靈。

我最喜歡的小說,特別是亂倫之類的。因爲它們總能夠讓我發揮出肆意的想象。

有一天我在網上看了一篇《請家人喝精液》的小說,從那以后我就時常的幻想著老婆和嶽母喝下我精液的情景。可惜在性生活方面很保守的老婆連給我口交都不願意,更別說喝下我的精液了。至于性感的熟女嶽母也就只能想想了。

  都說人人心里都有一個魔鬼,越是不可能的事越有誘惑力。嶽母早上起來喜歡喝一杯熱牛奶,每次看到嶽母喝牛奶的時候,腦海里總是不自覺的冒出性感的嶽母喝下我精液的情景。我不止一次地想在嶽母的牛奶里加入我的精液,可我又害怕被發現后的可怕后果。多次的掙扎后,內心的欲望戰勝了理智,我決定采取行動,不再做內心的巨人,行動的矮子。盲目行動肯定是不可取的。

行動之前,我做了一次實驗,確定了精液混合在牛奶里是看不出來了,而且牛奶的濃香是能夠遮住精液的腥味。這讓我更加堅定行動的決心。剩下的問題就是如何把握時機,把精液放進去了。

機會總留給有準備的人的。就在我做完實驗后的第三天,我就找到了機會。

那天,嶽母像往常一樣,起床后洗漱完畢就開始用奶鍋熱牛奶。熱到了一半的時候,嶽母突然肚子疼,要上衛生間。

  于是讓早起,正在上網的我給她看一下正在熱的牛奶。老婆還在睡覺,一個天賜良機。我沒有任何猶豫,掏出藏在內褲下面,因緊張而開始充血的肉棒,撸了起來。越是緊張,充血的就越厲害,撸起來也越刺激,龜頭都有些泛紫了,肉棒也漲得發疼,根根青筋直冒。可就是找不到射的感覺。

心急的我連手勁都加了幾分。

5分鍾過去了,沒有感覺……

10分鍾過去了,還是沒有感覺……

已經聽到衛生間里傳來拿廁紙的聲音了,從未有過的緊張感襲遍全身,刺激的我再次加快了動作,兩腿也不由的扭動起來。就在衛生間傳來沖水聲的時候,那久違的暢快感順著脊柱直沖腦海。

  我趕忙左手拿起嶽母的水杯,對準泛著紫光的肉棒,緊握肉棒的右手一松,一股股濃稠的白漿噴薄而出,迅速地鋪滿了杯底。等不及排空所有的精液,我就將肉棒草草地塞回了內褲,拿起奶鍋,將熱好的牛奶倒進了水杯。這時嶽母也已經打開衛生間的門,走了出來。我強作鎮定地走向嶽母,順手將裝滿加料牛奶的杯子放在了餐桌上。

「媽,牛奶熱好了,我給你倒在杯子里了。趁熱喝吧!」

然后就心懷忐忑地坐在了電腦前面,假裝上網。剛才實在是刺激得夠嗆,再加上憋得太久了,精液射的太多了,最后一股還射在了內褲里,肉棒到現在還是硬的。也不知道嶽母會不會發現牛奶里加了料,要是發現了怎麽辦?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嶽母拿起了杯子,在我的眼角余光中,一口一口喝下了溫度適中,混合著精液的牛奶。最后還用舌頭舔下了挂在杯壁的一條白絲,鬼才知道那是奶皮子還是我的精液。緊張、刺激的我,再次感到內褲中的肉棒硬得發疼……

第02章

自從成功地讓嶽母喝下加料的牛奶后,我心中的魔鬼更加肆無忌憚了。在隨后的日子里,操作熟練的我,多次瞅準機會,成功地讓嶽母喝下了加料的牛奶。

可惜,美中不足得是再也找不到第一次那種緊張刺激的感覺了。

  爲了避免生孩子的時候沒有床位。老婆在預産期還有兩周才到的情況下,提前住進了醫院。爲的是占住醫院里爲數不多的單人病房。家里就只有我和嶽母,這就更加方便我給嶽母提供愛心早餐奶了。前幾天我甚至在嶽母洗漱的時候,主動替她熱牛奶,然后就站在嶽母的得身邊,看著嶽母面帶笑容得喝下它,來滿足我的欲望。

正所謂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這天我再次趁嶽母洗漱的功夫,給嶽母熱牛奶。我聽著洗漱間里的嶽母放洗臉水的聲音,一邊熱著牛奶,一邊搓著肉棒,操作熟練的我很快就找到了噴射的感覺。

  就在我拿起杯子準備噴射的時候,嶽母走出洗漱間,目睹了我將精液射進她每天都用來喝水的杯子里。足足半分鍾,反應過來的嶽母才尖叫著跑進了客臥,「砰」地一聲關上了門。巨大的關門聲傳到我的耳朵里,才將滿腦空白的我驚醒過來,手中的杯子落到地上摔了個粉碎,受到驚嚇的肉棒將精液噴了個滿地。

「完了,事情敗露了,抓了個正著。該怎麽解釋,該怎麽辦?」

一時間我陷入了迷茫,想著種種可能出現的可怕后果。悔恨、害怕……種種情緒紛至沓來。

也不知過來多久,直到客臥里傳來的隱隱哭聲,我才慢慢的恢複過來。強迫自己冷靜下了,好好地想一想該怎麽辦?怎麽才能平息這件事帶來的惡劣影響,怎樣才能保住這個家庭?聽著那隱隱傳來的哭聲,我思索著。

「在哭。沒有發火。沒有罵我、打我。也沒有跑回去。看來嶽母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覺得受到了侮辱,還沒有決定怎麽辦。得趕緊在她下決定前想出辦法來。」

回想著與嶽母住在一起的這段日子。嶽母對我是非常好的。因爲我是她最喜歡的一個女婿,長的不錯,工作也不差,嘴甜,掙錢也不少。平日里,我和老婆斗嘴時,嶽母總是有意無意的偏向我。

爲此老婆還埋怨過,到底她是嶽母的女兒,還是我是嶽母的兒子。想起了這些,我決定現試著向嶽母道歉,看看情形如何。想到這里,我深吸了一口氣,整了整衣服,走向了客臥。

  輕輕的來到客臥門前,聽了聽里面的動靜,除了哭聲,沒有別的。我試著擰動房門的把手,有門,沒有鎖死。沒有猶豫,我打開了房門,看見嶽母正趴在床上哭泣。聽見我得開門聲,嶽母回頭看見我進來,站起來,隨手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錢包、化妝品,一股腦的扔向了我,並喊道:「出去,給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出去,這種時候傻子才出去呢。我博取嶽母的同情心,我故意將腦袋快速的湊向了飛來的手機。

手機如我所想地砸在了我的前額上。勁頭還真不小,手機瞬間就在我的頭上四分五裂,我能感覺到我的前額肯定出血。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果然看到手機準確的砸到我的頭上,還在邊喊邊扔東西的嶽母愣了一下。我抓住機會,沖過去跪下來抱住了她的雙腿,開始向她道歉。

「對不起,媽媽。對不起,媽媽……」

  被我抱住雙腿的嶽母一愣神之后,立即狠命的踢著腿,想把腿從我的手中掙扎出來。可惜的是她那把小力氣對我而言實在是微不足道。我從小就喜歡鍛煉,現在的家里還專門有一個健身室,臥推一百公斤的杠鈴,一口氣能干十幾個。我牢牢的將嶽母一雙修長的美腿抱在懷了,嘴里不停地道著歉,任由氣憤的嶽母掙扎。

「放開我,你怎麽能這樣!放開我,放開我……」

「對不起,媽媽!對不起,媽媽……」

「放開我,你流氓!放開我,你真惡心,放開我……」

「對不起,媽媽!對不起,媽媽,原諒我,媽媽……」

  天熱,嶽母穿的十分清涼,上面一件睡衣,下面一條睡褲。嶽母身高有一米七五,跪在地上,半俯著身的我正好靠在她小腹附近。離得近,我可以清楚的看到她連胸罩、內褲都沒有穿。想來是昨天洗完澡就睡了。低頭就能看見一片黑呼呼的陰影,擡頭就能從衣服的下擺里面看見她那一對半球形,顫顫巍巍的奶子。

如此香豔的圖畫,看得我色心大起,差點都忘了繼續道歉。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我接借著阻止嶽母掙扎的機會,有意無意的開始拿臉和鼻子蹭她的腹部和下面。掙扎了半天,嶽母不僅沒有掙脫我的懷抱,反而被我摟著雙腿占了不少便宜。剛剛被嚇得疲軟的肉棒,也變得精神煥發。

雖然趁機占了不少便宜,但根本的問題沒有解決。嶽母依然沒有任何原諒我的迹象,畢竟這事給她的刺激太大了。我想著:「這樣下去不行,得趕緊想出辦法。」

看著眼前近乎赤裸的嶽母,我色向膽邊生,決定轉守爲攻。通過言語和肢體的接觸,來挑逗嶽母。看看能不能趁機吃了她,一次性解決問題。

我打定主意,開始打著坦白的名義,向她敘述著我在她牛奶里加料的過程。

詳細得描述著我是如何通過手淫,將肉棒弄硬、弄粗、變硬、變粗的肉棒是什麽樣的。射出來的精液是什麽樣的,射了多少……並且在敘說的過程中,雙手隱晦的撫摸著她那修長、圓潤的雙腿,頭臉不停得蹭著她的小腹。

通過這些肉體的接觸不停得刺激著嶽母的神經。效果還不錯,不大功夫,嶽母的臉色有些泛紅。通過衣服下擺能夠清楚地看到,渾圓的奶子上冒出了兩顆紫葡萄。

  我決定趁熱打鐵,話風一轉,開始向嶽母抱怨和控訴道:「媽媽,其實這是也不能全怪我。你看自從萍萍懷孕后,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和我過夫妻生活了。我都憋了大半年了。您在家里又經常穿的那麽清涼,我看您就是在勾引我。我一個血氣方剛的男人,那里忍得住?這不才干出那種事嗎。」

「胡說,我哪有勾引你。你無恥!」

「我才沒胡說呢。你看你現在的樣子,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睡衣,這不就是在勾引我嗎。」

面對我無恥的狡辯,嶽母氣得大聲的辯解,更加激烈的反抗、掙扎。可惜這只能更加方便我占便宜而已。激烈的推搡中,我多次襲擊嶽母的黑森林得手,嶽母的怒喝聲中已經透出了一絲呻吟。

  嶽母依靠緊閉的雙腿,多次阻擋了我攻擊她那黑森林中的聖地。心急火燎的我在失敗多次后,一個前撲,將嶽母推倒在了床上。就在摔倒的哪個瞬間,我用強健的臂膀撕開了嶽母的睡褲,分開她的雙腿,將頭埋進了黑森林中。用舌頭挑開了覆蓋在蜜穴上的大陰唇,開始有力的吮吸著蜜穴里的蜜汁。靈活的舌頭在蜜穴里來回攪動著,堅硬的牙齒一次次的輕輕撕咬著充血的陰蒂。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嶽母手足無措,雙腿被我固定的她,只能用她的雙手無力的推搡著我埋在她蜜穴上的腦袋。嘴里不停喊著:「不要……不要……放手……放手……」

無效的掙扎不僅沒有能夠阻止我,反而更加刺激了我的獸性。我進一步加快了吮吸的力度和頻率。

我發現,那個小小的陰蒂就是嶽母的弱點和G點。每次我輕輕撕咬它時,嶽母的聲音總是顯得更加無力,更加充滿誘惑力。于是我開始重點攻擊它。「不要啊……不要……放手……放手……求求……你……別咬……了,啊……」

憤怒的聲音越來越少了,代替它的是呻吟。充滿誘惑力的呻吟,讓我的肉棒充血到爆的呻吟。

突然嶽母那被我緊緊固定的雙腿,爆發出一股巨力,掙脫了我的雙手,將我的腦袋緊緊的夾在中間。

「不要……不要……停……不要……停……啊……」

  隨著一聲高亢的聲音,我看到我眼前的蜜穴里噴出了一股股的粘液,噴了我一頭一臉。我當時有點愣了,潮吹,傳說中的潮吹。沒想到,我的嶽母還是個潮吹女王,好體質。隨著高潮的過去,嶽母夾緊我腦袋的雙腿也松開了。嶽母整個人也癱軟在床上,回味著高潮的余韻。趁熱打鐵,乘勝追擊。

這麽好的機會我可不會放過,也不可能放過。我立即站起身,脫下褲子和內褲,露出猙獰的肉棒。俯身將嶽母翻過來,雙手抓住嶽母的胯部,雙腿將她的雙腿分開,將肉棒狠狠插進了她的蜜穴。

嗯,好爽。一個溫熱的蜜穴緊緊地包裹著我的肉棒,讓我快要爆掉的感覺得到了一絲緩解。不夠,這遠遠不夠。饑渴的我立即揮舞著肉棒,不停地索求著。

一次又一次的體驗著包裹的感覺,腰部就像裝了一個馬達似地抽動著。在我的抽插下,嶽母只能徒勞的反抗著。嘴里配合著我的抽插發出類似呻吟的聲音。

「停……不要……停……啊……」

我也無暇分辨嶽母到底是要我停,還是不要我停,饑渴的我只有一個念頭,發泄。也不知過了多久,我終于恢複了一絲理智,放緩了抽插的節奏。這是的嶽母已經停止了沒用的反抗,只是被動的配合著我的抽插,發出一聲聲的呻吟。

我手伸到嶽母的胸前,解開嶽母的睡衣,一把抓住她那前后晃動的玉乳,肆意的把玩著。嶽母勉力將手放在我肆意把玩她奶子的手上,想要把我的手推開。

可惜,怎麽看也像是在配合我一起玩弄自己的奶子。

  肉棒不停在蜜穴中穿梭,兩手各自把玩著一個玉乳。嶽母全身的重量都挂在我的雙手上,兩顆硬硬的紫葡萄在我的手指縫中滾動著。看到嶽母已經放棄了抵抗,全心享受著我的抽插。我再次將她翻轉過來,仰躺在床上,分開已經合不攏的雙腿,開始正面進攻,進行最后的沖刺。隨著快感不斷攀升,我的肉棒也不斷地漲大。巨大刺激感讓嶽母不停地呻吟著,雙腿也有意無意地夾在我的腰上。

「爽嗎,嶽母大人?小婿伺候的怎麽樣?」

我一邊沖刺著,一邊調戲著美豔的嶽母。

「嗯……嗯……」

嶽母只是無意識的配合著我的抽插,也可能是在享受著。

「嶽母大人,小婿可是快要射了,射在里面了,射在你的蜜穴里了。」

我繼續調戲著嶽母,並且不時用嘴吮吸她胸前兩顆跳動的紅丸。

「啊……不要……不要射……里面,我會……懷孕的。」

聽見我的調戲,嶽母再次驚恐道。

「懷孕好呀?萍萍已經快生了,你再給我生一個。兩個小孩在一起也有個玩伴,多好呀!」

我繼續著我的調笑。

「射外面……吧,求……你了,不要……在……里面啊……」

嶽母勉強的回答著。

「不行啊,這可是小婿的精華,一滴精十滴血,怎麽能這麽浪費呢?換個地方!」

我加重了力度,追問著。

「哪……啊……哪……射哪里呢?」

在我的重炮轟擊下,嶽母已經無法思考了。

「射你嘴里吧,你吃下去,反正你也吃了好多次了,怎麽樣?好不好?好不好?吃不吃?說話呀!」

我一邊循循善誘著美豔的嶽母,一邊繼續加快了攻擊的力度和速度。

「啊……好……吃……啊……我吃……」

美豔的嶽母放下了最后一絲抵抗,徹底的臣服在我的攻擊之下。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我俯下身去,將頭埋在嶽母的乳溝深處,開始最后的沖刺。高頻率、高強度地抽插再次將嶽母送到了快樂的頂峰。一股股熱流從蜜穴深處噴射而出,洗涮著我肉棒的頂端,強烈的刺激感一波一波的沖擊著我的神經。

「嶽母大人,張開嘴,小婿來了。」

我怒吼著,將肉棒從溫暖的蜜穴中拔出來,跨過嶽母那誘人的胴體,快速的將肉棒在快感來臨之前插入了嶽母那微張的紅唇中,肆意的釋放著隨后而來的快感。

「快喝,快喝,別浪費!旁邊也要舔干淨。」

看著胯下的嶽母,在我的指揮下,努力地吞咽著噴射的精液,笨拙地舔舐著肉棒的頂端和四周。

我心里只有一個念頭:「春天到了,好日子來了……」

第03章

強推嶽母成功以后,原以爲嶽母從此就會順從我。不想嶽母當天就跑回自己的家里去了,躲著不和我見面。看來一次強推並沒有完全的征服她。開弓沒有回頭箭,想要繼續享受美豔嶽母,就還得還需繼續努力。

已經是第三天了。三天里,即嶽母不接我的電話,也不和我見面。每次我下班到醫院里看妻子的時候嶽母已經走過了。總是算著我下班的時間,故意躲著我的。不過,嶽母並沒有告訴老婆發生的一切。今天是周五,我故意提前下班,早早地來到了妻子的病房,等待嶽母得到來。

我坐在妻子的病床上。一邊給妻子削著蘋果,一邊有一搭沒有搭和妻子閑聊著。眼睛時不時的瞅瞅病房的房門,等待著嶽母的出現。妻子的一個蘋果吃到一半的時候,房門被推開,期待已久的嶽母出現在了門后。

  手上提著一袋香蕉,上身是繡著銀色花紋的白色襯衫,下身是青色條紋的筒裙。肉色的絲光長筒襪,黑色的尖頭漆皮高跟鞋。臉上薄施粉黛,以前盤起來的頭發隨意的搭在兩側肩上。深紅色的眼鏡搭在小巧的鼻梁上,渾身上下透著一股知性的美。我心下贊歎:「好個迷死人不償命的妖精。」

「老媽,你今天真漂亮。」

老婆看著走進來的嶽母誇贊道。我也跟在老婆后面,誇贊著嶽母的美麗。上前接過水果時,靠在嶽母的近前,我聞到了淡淡的酒香。我下意識地問道:「媽,您剛喝酒了?身上一股酒味。」

「中午市里面檢查,黃部長非要拉我去做陪。我就去了。一不小心被灌了好幾杯白酒,現在頭還暈暈的呢。」

嶽母躲過我盯著她的眼睛,隨口說著。

老婆聽了問道:「黃部長,就是那個上次我去你哪,那個色迷迷的盯人亂看的家夥?」

「色迷迷的?你別亂說話。人家黃部長怎麽就色迷迷的了?誰讓你那次穿的那麽暴露。上面就一件小背心,露著半個奶子。下面就穿了個超短裙,屁股也半露著。穿成那樣你也敢上街,也不怕在大街上就被人扒光了強奸,還怪人家盯著你看。」

嶽母打趣著老婆。

  老婆聽了嶽母的打趣,撒嬌著:「媽!那是人家在單位里表演拉拉隊舞蹈時衣服袋被人拿錯了嘛。沒有衣服換才穿成那樣到你那里拿鑰匙回家換衣服的嘛。那個人就是個色狼,別人都是偷偷地看,就他一直盯著看,那眼神恨不得把我脫光了。還一直跟在我后面,我都瞪了他好幾次,也不知道不好意思。好在我走進你的辦公室,否則的話,說不定會咋樣呢。」

「能咋樣,還能強奸你不成。自己穿成那樣,還怪別人。不過你還別說,他后來還就是來我的辦公室,拐彎抹角的問你是誰。不過被我岔開了。他那人是挺煩的,沒事就喜歡往漂亮小姑娘身邊湊。有段時間還老往我辦公室跑,被我甩了幾次臉才收斂了一些,不再去了。」

嶽母接著話茬說。

「那你還跟他去喝酒,還被灌那麽多。也不怕酒后失身,給占了便宜。」

老婆打趣著。

「是呀。媽,你那麽漂亮。他肯定對你有想法,您小心點,別給外人占了便宜。」

我也酸溜溜的接著話。

嶽母聽了我這句話,滿眼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說道:「他是正當紅的部長,市委書記的大紅人。我只是部里一個無關緊要的副部長。我能怎麽樣。再說你們男人不都這樣嗎。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看見漂亮的女人就想搞到手,弄回家。」

  聽了這明顯帶刺的言語,我不由得縮縮脖子,也不敢辯駁,只是心虛地笑了笑。不過一邊的老婆倒是沒聽出啥,只是跟著抱怨道:「就是,這是啥社會嘛,就這麽個成天騷擾女下屬的流氓德行,也能當市委宣傳部的部長。難道讓他來宣傳如何當色狼!怎麽勾引良家婦女!也不怕給政府抹黑。媽,你就是要小心的。別給外人占了便宜。實在不行你就去婦聯,告他辦公室性騷擾。」

嶽母聽完捂著嘴笑了:「說的跟真事似的,還辦公室性騷擾。他也就去我的辦公室說說話,到你這都成性騷擾了。」

我和老婆也跟著「呵呵」地笑了。不知道嶽母現在是啥想法,不過我笑的有些心虛。

「是沒讓外人占便宜,全便宜我這個家里人了。」

  隨后嶽母岔開了話題,開始和老婆聊著小孩的事。母女倆聊得很開心,我也不時插著話。直到夜間的值班醫生開始查房,老婆才囑咐我開車送嶽母回家。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總是覺得聊天時,嶽母時不時在偷看我,等我看過去時,她的眼神又躲過去了。而且看我的眼神也怪怪的。給人的感覺是又想看,又害怕的。

從老婆的病房里出來的時候,天都黑了。看著一臉平靜,坐在副駕位置的嶽母。嗅著從她身上飄過來,夾雜著淡淡酒味的香味。沈默了一會,我輕輕地問:「回家……回我哪里……」

一臉平靜地嶽母就像沒有聽見我說話一般,沒有任何反應。不說話我就當是默認了,我輕輕的將車開上了道路。一時間車里靜的出奇,靜的讓我感到十分地尴尬。就在我還在心里盤算著如何開口打開尴尬時,嶽母出人意料的開口了。

「我陪人喝酒,你吃醋了。」

聽見嶽母的提問,我如實地點了點頭。

「笨蛋,騙你的。」

看見我疑惑的眼神,嶽母嘴角微翹,譏笑道:「我沒有陪他喝酒,成天盯著女人的奶子和屁股,圍著那些騷女人轉悠。色狼一個,就是省委書記下令我也不會單獨和他喝酒。酒是我來之前自己一個人喝著玩的。再說了,你是我是我什麽人!吃我的醋!吃得著嗎你!」

實在不知道怎麽回答的我,只好保持沈默。看到我沒回答,她繼續打擊我:「知道你那天在干什麽嗎!你那是強奸!你想過后果嗎!你想過我女兒和沒出生的孩子嗎!你對得起她們嗎!」

  嶽母越說越激動,看著越來越激動的嶽母,我找了個僻靜的小巷將車停了進去。等我把車停好的時候,嶽母已經是哭得梨花帶雨了,帶著哭腔的聲音已經無法分辨到底說了些什麽了。只是一邊哭,一邊兩個手不停地捶打我。看得我滿心憐惜,一把就把她摟在了懷里,任由她在我懷里發泄著。

「你怎麽能干這種事,你讓我怎麽面對萍萍……你是他老公,卻和我這個丈母娘在一起干那事。你這是亂倫,你知不知道。你讓我怎麽見人……你就是個流氓、色狼。怎麽能干這種事……你竟然讓我喝你的那個東西,還強奸我,你就是個變態、色鬼。」

聽著嶽母的怨恨和控訴,我沒有說話,只是更加用力的抱著她。不讓她掙出我的懷抱。努力掙扎了半天,嶽母也沒能脫出我的懷抱。

嶽母就不再掙扎了,只是生氣得開始罵自己:「我真是沒用,被女婿強抱著都掙不開。今天是,那天也是。被你欺負成那樣,沒報警也就算了。還成天的想著你?一閉眼就想到你欺負我的情景,想著想著下面竟然還有反應。我就是一個壞女人。竟然想著自己女兒的老公。」

  聽到這里,我心中大喜,原來嶽母心中已經開始接受我了。這時嶽母將頭埋進了我的胸口,輕聲地說:「本來打定主意,以后都不準備理你了,不給你好臉色。可是才三天就忍不住了,忍不住想看你。怕自己不敢見你,還喝酒給自己壯膽。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的,跟相親似的。也不知道我這是發得哪門子神經。」

看著一直自責的嶽母,我實在忍不住了,貼著嶽母的耳邊小聲安慰著:「亂倫怎麽了,亂倫的多著呢。市委大院里亂倫的多著呢。」

  「財政局的張局長,關門一家親,不僅亂倫,還玩交換、群交。一個兒子,三個女兒,再加上兒媳、女婿和孫女一家子開無遮大會,他那個才上高中的孫女每次都被幾個大男人輪。還有那個公安局的顧局長,帶著自己的兩個雙胞胎女兒出去旅遊,在賓館里就玩雙飛,在家里還不定亂成啥樣呢。」

「你胡說……」

嶽母被我的耳邊細語驚呆了。擡起頭看著我,驚疑的駁斥著我。

「我才沒胡說呢。」

  我肯定的回答著:「那是去年的事。我和萍萍看完電影后,送萍萍回家。在回去的路上,我撿到了一個手機。那個手機是張局長,我破解了手機的密碼。32G的存儲卡,幾乎都存滿了,全是他們家開無遮大會的圖片和視頻。那些資料現在還存在我的電腦里呢。不信我回去打開給你看。」

「真的啊?難怪去年老張有段時間像瘋了似的到處找手機。原來是這麽回事呀。」

嶽母說完又十分好奇地問道:「那顧家是怎麽回事?你怎麽知道的,也是撿手機。」

「哪能呢。」

看著嶽母好奇的表情,我得意地說道:「發現顧家的事,是一個巧合。顧局長帶著兩個女兒出去旅遊的時住的賓館,是我大學時同一寢室的哥們家開的。那小子最喜歡偷窺,他在他家賓館的房間里都裝了針孔攝像頭。顧局長在房間里和兩個女兒雙飛時,正好被他偷拍了下來。」

「上一次出差正好去他那,就順便去找他玩,他現寶似地拿出來給我看的時候,我認出來的。父女三人脫得光光的。顧局讓兩個女兒趴在一起,自己左邊一槍,右邊一槍的干著。足足干了一個小時。顧局長干事時候的表情那叫一個得意呀。」

「真看不出來。老顧還是這麽一個人。還有他那兩個女兒,看起來都挺文靜的。真看不出。」

嶽母聽完感慨著。感慨了一會又對我怒道:「你那同學也不是個好東西,偷看別人隱私。還有你,你也是。連自己的丈母娘都敢強暴。更不是個好東西。小心我把你送進公安局。」

我看著已經心情有些好轉的嶽母,討好道:「你舍得呀。再說,那還不是,嶽母大人你長得太誘人了,神仙也抗不住呀。何況小婿呢。」

可能是聽了我的話,心里給自己找了一個台階,嶽母好像打開了自己心中的疙瘩,勾著我的下巴,對著我調笑說道:「那你現在準備把我這個丈母娘怎麽辦呀?我的色色乖女婿。」

看著嶽母突然冒出的勾人動作,我立刻就被勾住了。頭順著白嫩的手指就湊了過去,想親吻眼前這個突變的美人。這時嶽母又突然用手抵住我的頭,說道:「等等,不能這麽便宜你。約法三章。否則休想!」

我聽了一愣:「約法三章?什麽東東?」

「就是你要答應我三個條件,否則你休想再碰我。」

嶽母繼續用勁推著我努力向她湊過去的腦袋。

我一聽立刻來神了,興奮地說:「是不是我答應了,以后就可以要你了。」

嶽母聽了紅著臉點了點頭。我繼續興奮地說:「您說,啥條件?只要不是讓我不碰你,啥都好說。」

「色狼,聽好了。」

嶽母實在是受不了我的言語,白了我一眼說道:「第一條:我們的事不許告訴萍萍。」

「沒問題,我又不傻。」

我肯定的答複又換來了嶽母的一個白眼。

「第二條:以后不許對萍萍不好,畢竟是我們對不起她。」

嶽母有些黯然地說。

「你放心,萍萍是我老婆,我疼她還來不及呢。怎麽會對她不好。」

我立刻表白著。「你也一樣,我也會對你好,疼你。」

「第三條:有了萍萍和我,你以后不能去招惹外面的女人了。外面的女人也不知道干不干淨,別傳給我們娘倆一身髒病,那就丟死人了。」

我立刻舉著手,賭咒發誓著:「我發誓,我以前沒有,以后也不會去嫖妓。要是嫖妓我爛雞雞。」

聽了我無賴的誓言,嶽母「撲哧」一聲笑了。說道:「你要是爛雞雞了。我就帶著萍萍去站街,用賣肉錢給你治病。」

我聽了嶽母的調笑,我雙手一用勁,將嶽母摟進懷里。右手勾著她的腰,左手隔著衣服,狠命地揉著她的乳房。

一邊不停地親著她小巧的耳垂、白嫩的脖頸,一邊低聲的調笑道:「現在就想著給我戴綠帽子了。還帶上萍萍一起。一個美豔熟婦,一個清純人妻。你倆一對母女姐妹花去站街,那還不得人人爭先搶著上,夜夜客滿到天明。我豈不是賠大了。」

打開心結的嶽母,不在抗拒我的擁吻,雙手主動摟著我的脖子,昂著頭方便我親吻著她得每一寸肌膚。嘴里還嘟囔著:「不想被戴綠帽子,那就老實的伺候好我們母女。都便宜你一個了,還那麽多抱怨。伺候得不好,我就帶著萍萍找下家。」

隨著擁吻的持續,嶽母已經明顯動情了。我的肉棒也繃得緊緊的。就在我準備進一步行動時,巷子的深處傳來了摩托車的轟鳴聲。

被轟鳴聲驚醒的嶽母緊緊地按住了我已經伸進她裙子內,正在作怪的魔手。

動情的對我說:「別……別在這里。回家,回家我隨你便。在這里不安全,要是被發現了,我就不用做人了。」

看著嶽母祈求的眼神,我勉力坐直了身體。重新發動了汽車,心急火燎地往家趕。放開了心結的嶽母,仿佛年輕了起來。坐在旁邊一點都不老實。竟然在我開車的時候,將手伸進我的褲子里,撫摸著我的肉棒,還不停地對我飛著媚眼。

簡直就是一個活脫脫的小妖精。

  剛剛有些軟下來的肉棒,立刻又被她弄得硬邦邦的。心頭的欲火也燃燒的更旺了。我氣憤的對她直瞪眼。她卻在那捂著嘴,眯著眼直笑。等車遇到紅燈停下時,她鑽進我的懷里,掏出我那硬邦邦的肉棒,低下頭把玩著。嘴里還嘀咕著:「你個壞東西,叫你欺負我。壞東西,叫你欺負我。我要吃了你。」

說完,就將我的肉棒含到了嘴里。柔軟的小嘴包裹著我的肉棒,調皮的小舌頭時不時刮著我的馬眼。

溫暖的感覺刺激著我的神經,讓我無法自拔。直到后面的汽車按著喇叭催促我,我才發現綠燈亮了。陣陣湧來的快意讓我不敢放開車速,只能以30碼的龜速在道路上磨蹭著。原本10分鍾的車程,我花了近半個小時,才將車開進了我的車庫。

關上車庫門后,我躺在座椅上,放松身體享受著嶽母越來越純熟的口活。我也沒有閑著,一只手伸進她的上衣里,把揉搓著她的乳房。一只手伸進她的裙子里,尋找著蜜源。靜靜的車庫里只剩下我和嶽母越來越粗重的呼吸聲。

過了一會兒,嶽母擡起了頭,用手搓著我的肉棒,自言自語道:「真大呀,這麽硬。難怪那天弄得我死去活來的,難怪讓我一直戀戀不舍。」

說完又對著我動情地說:「謝謝你的大肉棒,讓我嘗到了久違的快樂。我要給你獎賞,我的野漢子。」

說完又親了親紫色的肉棒頂端,然后攏了攏了一下散落的頭發,彎腰站了起來。

嶽母面對著我俯身站著,將裙子卷起來,堆在了腰上。又慢慢的將黑色的蕾絲內褲和肉色的絲光褲襪褪了下來。

優雅的舉止,情色的畫面。看得我眼紅耳赤,也跟著急色的褪掉了自己的褲子。整理好脫下的內褲和絲襪后,嶽母左手扶著我的肩膀,擡起右腿跨過我的雙腿,右手扶著我的肉棒,慢慢的對準自己早已泛濫成災的蜜穴,坐了下去。

「嗯,嘶……」

我和嶽母同時深吸了一口氣。適應了幾秒鍾后,嶽母就開始雙手扶著我的肩膀,上下套弄著我的肉棒。看著閉著眼睛,咬著嘴唇,滿臉羞紅的美人兒。我色心大動,順手解開嶽母的上衣,將她的胸罩向上一推,揉搓著那對隨著嶽母的動作,上下振動著的美乳和美乳頂端歡快跳躍的紅丸。

我一邊享受著嶽母的服務,一邊用手撫摸著嶽母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不一會兒,嶽母的呼吸就急促起來,套弄的速度也快起來。緊閉的嘴唇微張著,時不時的漏出一絲誘人的呻吟。就在嶽母快要體力不支的時候,我接過了主動權。

開始扶著她的細腰挺動起來。嶽母明顯扛不住我的反擊,只能雙手摟著我的脖子無力的趴在了我的身上,被動的享受這我的沖擊。我連續挺動了近百下后,嶽母就被我送上了快樂的顛峰。高潮榨干了嶽母的力氣。

  我緊摟著暫時無力的嶽母,讓她稍微恢複一下體力。然后我就抱著她,保持著肉棒插在她的蜜穴中,走出了汽車。每走一步,處在高潮余韻中的嶽母就呻吟一下。來到車頭前,我拔出肉棒,讓她扶著我站在地上,只見一股股愛液從蜜穴里湧出,順著修長的美腿滑落在了地上。等嶽母站穩后,我讓她扶著車頭背對著我站好,然后手扶著肉棒插進了濕潤的蜜穴里,開始了新一輪的沖擊。

  還在體會著高潮余韻的嶽母,再次被我送到了快樂的巅峰。從左側牆上的鏡子里可以看到。美豔的嶽母在我的沖擊下,只能靠手肘支撐著自己,一頭秀發散落在車蓋上,微皺著眉頭,緊閉著雙眼,微張著紅唇。誘人的紅唇里,放肆地吐露著呻吟聲。一對酥胸如同鍾擺似的前后擺動。酥胸頂端的紅豆來回摩挲著冰涼光滑的車前蓋。雙腿略彎的叉開站立著,迎合著我的沖擊。

隨著我的肉棒在她蜜穴中進進出出,不時有蜜汁在叉開的雙腿間滴落,雙腿間的地面已經濕透了。嶽母還真是個水做的人兒,看得我心火打起更加用力的搗著她的蜜穴,同時也不再放過那擺動的酥胸。

我一邊揉搓著嶽母吊挂的球形乳房,一邊用言語調戲著嶽母:「美人,你在干什麽?」

「啊……啊……」

嶽母只顧著呻吟,無暇理會我。

「快說,你在干什麽?哼……」

我連續大力的沖擊著催問。

「啊……啊……在……做愛……」

嶽母顫抖著回答著。

「跟誰在一起。爽不爽?」

「跟……你。爽……爽……」

「我是誰?是你什麽人?」

「是我……女婿,我的野漢子。我在……偷人,在……亂倫……」

嶽母被我刺激的,已經開始自動亂說了。

「錯了,我是你老公。要喊我老公。」

我繼續沖擊著。

「老公……啊……是……老公……在干我……啊……」

「你是我什麽人?」

我喘著氣又問道。

「老婆……我……啊……是……老公的老婆。」

這次嶽母聰明多了。

「錯了,你是小老婆。你女兒才是我老婆,真正的老婆,大老婆。你是我的小老婆,記住了。」

「記住了……啊……我是……老公的……啊……小老婆……」

在我的肉棒攻擊下,嶽母接受了她的新身份。而我在不斷地沖擊下也已近是強弩之末了。

「小老婆就是給老公泄欲和傳宗接代的,你準備好。老公要射了……」

我奮起余勇,努力的沖刺著。

「啊……不要……不要射里面。啊……會被操大肚子的……啊……」

嶽母奮力的前后掙扎著,正好配合著我的抽插。

「啊……啊……忍不住了,啊……射了……」

在嶽母的配合下,憋了半天的精液,化作一股滾燙的熱流沖刷著嶽母的子宮。直接將嶽母沖上了第二次高峰。

我拔出真在噴射的肉棒,對準她的屁股,右手抓住快速的撸著。肉棒中剩余的精液被我盡情地灑在了她兩個潔白渾圓的屁股上。

退后一步的我,得意地欣賞著眼前這幅淫穢的圖畫。「潔白的屁股上布滿了噴射狀的精液,被干的合不攏嘴的蜜穴里溢出了白色的漿汁,正順著粉嫩的大腿流淌著。」

「人家真被燙著舒服著呢,你怎麽拔出來了。老公……」

嶽母回頭媚眼如絲的朝我嬌嗔。

「不是你說不要的嗎!又不怕給我把肚子操大了?啊!我的小老婆,嶽母大人。」

我故意逗著她。

嶽母嗔怪著瞪了我一眼:「射一下跟射幾下有什麽區別?再說了,我今天是安全期。不會懷孕的。剛才那樣說,是爲了配合你們男人的變態欲望嘛。」

看見我目瞪口呆的樣子,嶽母媚笑道:「傻樣,沒看見我一邊說,一邊在前后晃動配合你插我呀。」

說完,也不管蜜穴里還在不停的湧出的愛液,就跪倒我的面前,開始認真的清理著我的肉棒。等清理干淨了,才從車里拿出剛脫下的內褲和絲襪,仔細的擦著被我弄得一片狼藉的下身。

可惜蕾絲內褲和絲光褲襪的吸水性都不強。嶽母擦了半天,也沒有擦干淨。

氣地說道:「討厭,你射了多少呀。算了,不擦了,回去洗澡吧。」

說完,拉下盤在腰上的筒裙,開始整理衣服。內褲和絲襪濕的沒法穿了,嶽母只好只套了件裙子在下面。她準備重新戴好胸罩時,我一把抓住胸罩,色迷迷地說:「小老婆,胸罩別戴了,老公我喜歡你不戴的樣子。勾人!」

嶽母回了我一句:「變態。」

就順從地放下了胸罩,只是將上衣扣好。剛剛被我揉搓了半天的乳房明顯鼓脹著,將嶽母的上衣撐的都快裂開了。兩顆紅丸也突顯在上衣的胸部。嶽母看了看對我嬌嗔道:「這樣哪行。都看得見了,哪出得了門。」

我色色的打量著在我面前挺胸跺腳的嶽母。伸手解開了嶽母上衣的上面兩個扣子。剛剛還被束縛著的乳房,一下子就掙脫出來。嶽母「啊」地一聲,雙手就習慣性地捂在了胸前:「討厭,你怎麽還解開了兩個扣子,這不全走光了。」

果然如嶽母所說。從正面看,能夠看到嶽母那深深的事業線。但從側面看,嶽母的酥胸除了頂端的突起,基本上都暴露在我的眼前,連銅錢大的乳暈都看到了小半。

「這樣才好,多誘人呀。讓人看著就像摸進去。」

我色眯眯的淫笑著:「就這樣,別扣了。多刺激呀。想想都興奮。」

「別人看見怎麽辦,丟死人了。我不干。把胸罩還給我。」

「聽話,就這樣。外面黑漆漆的,有沒有人都不一定,誰看得見呀。你把我的風衣穿在外面,萬一有人過來了,你就用外套裹起來,擋一下。肯定沒事。我保證。」

我勸了半天,有些意動的嶽母才說道:「我現在可是你的女人了,被別人看光了,你不吃醋呀?」

「看不到的,我們挑黑的地方走,有人就用衣服擋著,沒關系的,再說我不是還在旁邊嘛,我給你看著有沒有人過來。」

爲了實現我地露出計劃,我繼續努力的勸著嶽母。

「反正我都是你的女人了。你都不介意自己的女人被人看,我介意什麽。」

嶽母最終在我的勸說下勉強同意了我的要求。在我的半摟半抱中走出了車庫。開始了她生平第一次的暴露之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