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女友芷芷之部門經理

我的冷女友芷芷之部门经理

作者:胡搅盲缠

我的女友芷芷是个很漂亮的女生,我还记得大学一开学刚见到她的时候,顿

时惊为天人,轻抿的朱唇点缀在她那高耸的鼻子下面,长长的睫毛搭配着褐色的

清眸,光泽滑腻的肌肤反射着太阳的光芒,她用她那葱葱玉指轻拂那一头乌黑长

发,长长的睫毛下褐色的亮眸环视自己即将付出四年青春与年华的地方。绿色的

短袖衬衫,修长的双腿套着天蓝色的牛仔裤。她是那种能够让人一见面就眼前一

亮的美女,但是她那环视自己臣民般的傲气和冷冷的气质让我们那些所有想上去

搭讪的饿狼们畏缩不前。

于是我决定了,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无论付出多少艰辛与努力我都

要把她追到手。事实上我也做到了,我在图书馆蹲了三天的点,「不小心」碰掉

了她的书,然后终于先大家一步认识了她,后来我不断地深入了解她,却更加发

现她的优点。她很上进,经常拿奖学金,而且体育也是班上翘楚,还是她院里的

学生会主席,(事实上,她说她并不想做的,但是所有男生都选了她,没有办法)

而且她有一次还告诉我她考大学是靠钢琴加的分,这个我知道,考大学如果要加

分,钢琴至少得8级吧,最重要的是她很纯洁,她告诉我她除了选课外从来就不

上网,她说她甚至都没有QQ号,还问我是不是很可笑。天呐,世界上还有更完

美的女人吗?于是我决定好好地爱她宠她。

但是这个世界上很多事并不是你付出就会有回报的。芷芷在我苦追了两年后

终于答应我成为她BF,她说她很感激我对她所做的一切,但是事实上我知道她

对我是没有那种见面就心碰碰跳的感觉。而且我以为她的冷只是装出来的,但是

事实上,她的冷透入了她的整个生活。发短信她想回就给你回几个字,不想回理

都懒得理;约会想去就去,不去你等她一个晚上也不会出现。不只是针对某个人,

她对她所有同学朋友都是这个态度。她只会在工作学习的时候出现干劲,其他什

么聚会啥的从来不去。至于我,我给她买零食买礼物送她上下学请她吃饭给她占

座位在她看来是理所当然,从来没想过为我做些什么。有次我生病了,39度的

高烧,我发短信告诉她我因为高烧不能给她占座位了,她竟然只回一个字「好」

标点符号都没有,让我很是伤心。

任何人在付出太多的时候总会在心中期望回报的,就算对方是我所爱的女生。

我对她对我的态度不是很满意,但是没有办法,每当看到她那跟明星不相上下的

身材和相貌,准备怒斥的言语立马跑到九洼国去了。

于是在这种又恨又爱的情况下,我和她又过了两年,在期间我终于吻了她,

但是每碰她的身体,她都会生气,很是让我无奈,甚至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大学

还有比我更窝囊的男朋友吗?

大四临近毕业,她说她不想考研,她想早点展开被压抑了太久的双翅,开展

自己的事业,(有见过这样的女生吗?)于是她便在大四下半学期托人找了个实

习单位:一个很不错的大型企业。

有一天晚上7:30我发短信问她:有没有想我?干吗呢?

回:没,工作呢

我有点无奈,但是四年了,也习惯了:怎么还不回?

回:别烦了!没见我忙着吗?

一见生气了于是急忙打了一大段话过去哄哄,结果就没有音信了。心中突发

其想,不知道她吃饭了没有,反正我也去过几次她的实习单位,买点水果给她点

惊喜?于是立马行动起来,买了点水果搭上公车过去了。

来到她单位已经晚上八点了,因为是国企大部分人都下班了,除了我女朋友

所在的7楼一间房亮着光外,整栋楼都是黑的。我于是急匆匆地走了进去,搭上

电梯到了7楼,刚出电梯拐了个弯,发现前面走廊有脚步声,我一看,是女友的

部门经理,我心想:这么晚经理跟女友共处一室?不是吧,跟着看看有没有什么

背着我的事。于是我蹑手蹑脚地跟着经理来到了女友办公室。

说是办公室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房间,里面有四张办公桌,跟走廊搁开的是一

堵上面是不透明的双层磨沙玻璃,下面是墙壁的墙。「喀嚓」一声,女友经理进

去后,我急忙猫着身体跑到墙壁下面,我有点急了,虽然这堵半玻璃半墙的墙壁

可以听到里面在说什么,但是是不透明的,怎么办呢?我找来找去,惊喜地发现

原来以前没有注意到这玻璃跟墙原来是有一段大约2~3厘米的距离的,玻璃靠

一根根的不锈钢很密集的柱子撑起来的,柱子被刷成跟打沙玻璃差不多的颜色,

难怪以前没有注意到了。

于是我在女友办公桌的位置找了个地方,开始蹲点。里面跟走廊昏暗的光线

不一样,被白帜光照得有如白昼。女友发现经理来了,正在饮水机旁边给经理打

水,我女友虽然不喜欢与人交往,但是在对待上下级上面还是有分寸的,难怪在

学生会也混得风声水起我心想。

「芷芷啊,怎么还没走呢?」女友部门经理坐在女友办公桌旁边的位置上问

到。靠!我心里骂道,这老不死的,叫的这么亲热。

女友端着水走了过来:「给,李经理,您的水。」然后等经理接过去后继续

说道:「唉,但是来这里实习后才发现,我有太多东西不懂了,甚至我在大学学

过的EXCEL,我都有很多地方用不好,所以拉下了很多工作,想加加班补上

去……」这个笨女友,难道不知道晚上孤男寡女呆在一起的危险性吗?

李经理眯着眼睛笑道:「确实是啊,这样吧,我正好回来拿点资料也没什么

事,有什么不懂的,我教你!」

女友想了想,然后玉唇轻启:「经理不要怪我太笨落下工作了就好,呵呵」

女友经理大笑几声:「小女孩想不到长得挺标志,还这么懂事,怪不得这么

多同事喜欢,来来来,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吧!」

女友别看表面挺冷的,还是很喜欢人夸她的,芷芷俏脸一红,在办公桌电脑

前坐了下去。

「这个,irr表示internalrateofreturn,只要打

irr(数据)就可以了。」

「round(数据,数字)表示四舍五入。」

「IF语句会吗?」

……

蹲了差不多十分钟,我脚都麻了,况且她们好象确实是非常正常滴男女关系,

我正准备站起来来个「偶然相遇」,突然一直埋头做功课的女友说话了。我侧耳

一听:「李经理你懂的真多啊。」

「呵呵,工作多了就明白了,你男朋友没教你?」关于我的?我竖起了耳朵。

「他啊……」女友有点害羞地忸怩道,「他啥都不会。」

女友经理突然伸出手去帮我女友轻拂额发:「他真的什么都没有教过你?」

女友不悦地挡开经理的手:「教我什么?」

经理肥硕的身子一侧,手一下搂住女友的纤腰:「比如……做爱啊~」

女友火脾气一下上来了:「李经理,请你自重!」说完站起身来就要跑。

经理看似三四十岁的人了,没想到身手还挺灵敏,一下抓住女友的手臂:

「芷芷啊,我从没见过你这么漂亮的美人,怎么样,只要你跟了我,升职,加薪,

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女友一顿,反手想给经理一个耳光,却不料一下被经理捉住了另外一只手:

「告诉你,别给你脸不要脸!」说完敏捷地把女友双手一反剪,女友虽然体育还

可以,但是那是相对女生而言的,挣扎了几下硬是没有挣脱。然后女友经理单手

擒住女友双手,另一只手对着女友颈部就是一下。我心中一痛,正要冲出去,突

然一想,要是就这么冲出去岂不是摆明了我在偷看,怎么办呢?正在我犹豫的时

候,女友经理乘女友一阵晕旋之际,拿起桌子上三四厘米宽的透明胶对着女友双

手一阵环绕,直到捆到明显突出来的厚度为止。

然后经理把女友身体反转过来,把女友的上衣一扯,扣子就像豆子一样跳到

了地上。看着半昏迷的美人的冰肌玉服,光滑的腹部似乎可以反射白炽的灯光,

不止是女友经理,连我也咽了下口水。再等等看吧,我想,要不然何年何月才能

看到如此光景啊。女友经理用颤抖的双手从女友两肋下伸下去,解开了女友的胸

罩。只看白色的胸罩一松,两个小白兔欢快地跳了出来,两粒带着褶皱的粉红点

缀在乳峰的高处。

「这怕是有34吧,想不到这小妞紧绷着的衣服下面身材这么好啊~咕噜。」

女友经理感慨到,我心中一阵点头。然后他一头凑了上去,像头猪似地把他那带

着黄牙的嘴含住了女友的乳头,另一只手开始顺时针地搓揉另一只。

「啊~~~~~~~~~~~~~.」没想到关键时候女友竟然醒了过来,尖叫声差点没把

经理吓得阳痿,经理急中生智,舍弃了乳头,一口堵住了女友的嘴,女友奋力挣

扎,却没想到双手被反剪在身后,而且捆得那么紧。突然,女友感到下身一凉,

原来经理乘女友挣扎双手的时候把女友裤子也给解开了,女友顿时大声尖叫:

「救命啊,强,强奸啊!」或许是不大好意思喊出来,强奸给喊了两次,我嘿嘿

笑到,看着平时对我飞扬跋扈的女友被她的猪头经理蹂躏,我似乎有种病态的快

感。

女友经理也根本懒得管了,把女友的牛仔裤往身后一扔,然后把女友一抱,

往桌子上一扔,大叫道:「操,告诉你吧,这栋楼早没人了,大家都下班了,你

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听见的!哈哈」

然后在女友更高分贝的惊呼,把他那带毛的肥手从女友内裤上伸了进去,开

始不断地运动起来。我靠,我瞪圆了眼睛在心中骂道,这个混蛋,快把内裤拿开

啊,让我看了然后再一拳打晕你把女友救出来。突然经理惊喜地笑道:「哦?还

有这个,你还是处女?」

女友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似乎是意识到了这是7楼而且这么晚了确实是

没什么人的,更别提现代大楼的隔音效果了,于是哭哭涕涕道:「李,李经理,

恩,亏我还,还这么相信你,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傻孩子。」肥猪经理淫笑道,「你看你,长得跟个天仙似的,还为什么?

告诉你吧,你的美貌就是男人犯罪的动力源泉!」

女友这次似乎是没有意识到经理在夸她,只是带着点鼻音继续哭着。我心想,

就你这样哭哭涕涕地不是更加激起男人征服的欲望吗?没办法,女友经理的手还

在下面激烈地运动着。突然,我发现女友哭泣的声音带了点颤音。

经理大笑道:「哈哈,舒服吗?告诉你吧我的技术很好的,保证让你欲仙欲

死!」说完把女友内裤往下一拉,我刚要惊喜,却发现他力马把头凑了上去。女

友突然停止了哭泣,头往后一仰,紧紧地咬住下嘴唇,显然是爽起来了。

「噢芷芷,你真美,你太美了……」经理亲吻着女友的下颚,秀颈,耳垂,

不断地嘟囔着。的确,现在女友脸上还带着梨花带雨般的泪痕,却也媚眼如丝,

薄唇半开半合之间,似乎是想叫却只是在喉咙中呢喃。渐渐地,女友双腿无力地

分开,女友经理赶紧抓住这个机会,左手在女友私密处不断地运动着,一道道透

明的液体顺着经理的手流下,往地上淌去,整间房子只听见手打在阴唇上的啪啪

声和回声。我看得两眼发直,早忘了自己在干什么。

突然女友一阵大叫,身子弯成了弓形,双腿紧紧地夹住了经理的手,身体一

阵阵地抽搐,显然是到了高潮。经理停了下来,大笑道,显然是对自己把身下的

美人玩上了高潮的成绩相当满意。然后随着自己的西裤一脱,他那根丑陋的阴茎

像根弹簧一般弹了出来,把双手从女友身后的双腿伸过去把还在高潮余韵中迷乱

的女友抱了起来,就像给女生撒尿的姿势一样。看着正对着我的女友,我心中一

阵激动,终于看见了女友的全身裸体,只见女友双手无力地垂下,尖挺着的乳房

上布满了激动过后的汗珠,随着女友高潮余韵的颤抖而抖动,女友的阴部毛很少,

能清晰地看见禁闭着的阴唇成一条线状,但是从里面却不断地冒出透明的淫液,

由于此时女友的双腿被经理抱住悬在高处,所以液体顺着女友雪白的屁股汩汩流

下,娇媚得几乎让人心跳停止,但是女友头歪在一边,显然是还没反应过来即将

发生什么事情。

我突然一惊,我在欣赏女友身体的时候自动忽略了那根在女友阴唇下面的青

茎密布的阴茎,但是阴茎却不会因为我的忽略而消失,它确实站在那个最危险最

让它兴奋的地方。我心急如焚,女友的身体我还没动过呢,如今让这个死胖子第

一个摸了女友的禁地,还要让他先拔头筹,给自己心爱的女友开苞吗?但是就这

么冲出去吗?如果让他们知道了,躲在暗处看自己女友被别人凌辱的家伙岂不是

畜生不如?再说了,芷芷经过这么一着,她就等于欠了我,说不定以后会对我温

柔一些呢。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这么想,简直TM就是个畜生,我正对自己痛恨

不已,却发现经理那黝黑色的阴茎已经把女友的小穴撑开成了一个丑陋的O型,

突然经理一声大笑,他双手一松,女友自己的体重把自己往下一压,随着女友一

声痛苦的尖叫,我知道,女友已经被开苞了,我心中一痛,头脑一阵空白,两眼

无神地望着这出悲剧。

良久,不知是几分钟,还是几万年,经理双手一使劲,把女友往上慢慢地拔

出,只见一道道血丝顺着抽出女友体内的阴茎显露出来。我双眼迷糊地望着女友

那无声淌泪的双眼,你哭了吗?你可知道,我也哭了……

「不知道弄破了吗……」经理笑道,然后他似乎是看见了自己阴茎上面的血

丝,一阵大笑,把女友一转正面朝他,往办公桌上一放,开始剧烈地抽插起来。

「噢哦哦……好紧,芷芷,你夹得我好紧……恩啊啊,你哭了?傻妹子别哭,

是不是很痛?没关系,女孩第一次总是很痛的,接下来就是快乐了!」说着,经

理似乎温柔了起来,他舔着女友的眼泪,轻抚着女友的乳房,他那肥肚子耸动的

频率也降了下来。我心中火起,想就这样冲出去一拳打翻那死胖子,但是我还是

忍住了,事已至此,只好把这美丽的演出看完了。

过了许久,经理突然停止了抽送,也不把阴茎拔出来,就这样也爬上了办公

桌,虽然这样我能看得更清楚了,但是我并不感谢他。然后经理把他那坑坑洼洼

的屁股一抬,然后重重地打了下去。「啊……」女友不觉地叫了起来,但是似乎

不再是开始那样只有痛苦了。我看着女友的骚穴在她经理阳具的抽插下不断地被

撑开,回复,撑开,回复,忍不住也掏出了自己已经怒吼的阴茎,套弄了起来。

随着女友一声刺耳的尖叫,女友经理忽然重重地插到了底,整条阴茎只剩两

只卵蛋留在外头,连阴茎根部都没入女友身体里面,估计现在那鸡蛋般大的龟头

已经顶到女友的子宫口了吧。然后女友经理开始转动他的阴茎,在女友的骚穴里

画着圈圈,我能想象这能给女友带来多大的快感,从女友更加粗重的呼吸声可以

听出来。

「啊啊啊………………。」女友低声叫了起来。

「哈哈哈,美人,怎么样,是不是插得你很快乐很爽?」女友经理又开始剧

烈地抽送起来,两具身体的接触发出啪啪的拍打声。忽然,我擦了擦眼睛,我不

是看错了吧,矜持的女友,冷傲的女友,藐视万物的女友,竟然挺着臀部开始迎

合她的肥猪经理。她那灵蛇似的身躯在她经理的身躯下不断忸怩展转,不知什么

时候,她经理已经解开了她的双手,而她去用那修长的双手双腿交叉地紧锁在她

经理的颈上腰上。她把她经理的刺猬头紧紧地按在她的胸前,在女友经理对她尖

耸乳尖的轻咬下她开始高亢地浪叫。

经理见时机成熟了,便开始了第二回合的更剧烈的抽动,先是缓缓地把阴茎

从我女友体内拔出,然后再借着重力加速度重重地插入,带起大片水花,而且次

次见底,招招惊人。正在我心痛他会不会把我女友插坏的时候,也许是我女友是

处女,紧窄湿润的阴道夹得经理实在太爽了,女友经理进一步加快了速度,而且

力道进一步加大。我望着我最心爱的女人被她的肥猪经理开了苞还重重地操着,

手上也加快了速度。

「恩恩恩恩,啊啊,哦,啊啊啊啊啊~~~」女友被经理操得淫荡地叫着没有

意义的单音,经理紧紧地掐揉着女友的乳房,看着女友本来美丽的乳房在他手中

变化着各种形状,我真怀疑他会不会把女友弄坏。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友经理抽送

的速度越来越快,整个房间都响斥着肉体拍打的「啪嗒啪嗒」声。

「呜呜呜,啊啊,唔唔唔,啊啊啊啊啊……………………!!!!!!!」

女友开始高亢地尖叫,好象是被她经理操上了极乐的颠峰。并且她开始疯狂地扭

动她的纤腰,摆动她的臀部,拼命卖力地迎合经理的抽插。

他经理突然一声从喉咙深处的低吼:「芷儿……芷儿……我要射了,我要射

了~!!!!!!!!!!!!!!!」随之把腰一挺,屁股往下一压,整个阴

茎一点不剩地深深插入我女友的身体,屁股一阵阵抽搐般的抖动,就这样女友经

理在她男朋友面前像撒尿般地把大股大股的精液洒入我女友的体内,喷洒在我女

友的处女子宫壁上,浇灌着女友虽然成熟但是却从未有过访客的花心。

我一声低吼,脑门也是一阵空白,精液脱手而出,喷洒在墙壁白色的瓷砖上

面。

办公室除了两人高潮过后剧烈的喘息声外一片死静。女友还在紧紧地抱着她

经理。李经理把头深深地埋入我女友的乳沟许久,然后抬起头来温柔地舔着女友

布满香汗的乳房、颈部、耳朵、朱唇、鼻尖,消散着女友的高潮快感。然后经理

再缓缓地把阴茎从女友体内拔出来,带出一大片腥黄的液体。再看女友的阴户,

阴核仍然高高耸立着,肥硕的大阴唇已然包裹不住突出其来的小阴唇,阴道已经

没有办法再次紧闭,微张的小口像喝奶的小嘴般阵阵收缩着,少许乳黄色的精液

带着道道血丝从小口下部流出来,滑过股沟,流过肛门,淌在办公桌白色的桌布

上。

「芷儿,你好美……」女友经理直起身来,似乎是怕自己肥胖的身体压坏了

身下的美人儿,他望着瘫软在办公桌上的女友和女友的阴部,「你果然还是处女,

阴道这么紧,身体这么敏感……」说完还在女友阴部擦了一把,带起一陀还带红

丝的精液塞向女友还略带喘息微张的朱唇。靠,这死胖子,开了芷芷的苞还让她

吃你那腥臭的精液,我在心中怒骂道。

「我去喝杯水,哎,你真是太爽了,这么好干,又这么美,我李八戒走了几

辈子的桃花运能干到你这样的女大学生啊呵呵呵……」说着经理爬下办公桌光着

身子去引水机旁倒水。

我女友缓慢地爬起来,其间还因为脱力差点再次摔下去。她看了看自己的身

子,再看了看倒水的肥猪,终于忍不住捂着脸哭了起来。

经理叹了口气,把水放在女友旁边:「别哭了,喝口水吧……」

「啪」的一声,女友把水杯打向了墙角,「你这个王八蛋,呜呜呜……你叫

我以后怎么面对我男朋友……呜呜呜……他对我那么好……我对不起他……呜呜

呜……」我眼角一热,想不到女友还是知道我的好的。

「你男朋友放着你这么个大美人不上,肯定是个初哥啦!」女友经理嬉笑道,

「只要你不告诉他,他知道个毛,你跟他做爱的时候只要随便喊两声痛……痛…

他肯定就被迷的找不着北了,放心吧小美人~!」我日你个死肥猪,我心中怒骂

道,干了我女友不说还口头上取笑我!

「你滚!你滚啦!!!」吼完后女友环抱着自己更加大声地呜咽起来。

「事情已经发生了,生气也没有用啊。这样,美人儿,要是那招不管用,你

就干脆嫁给我得了,我早就看我那老婆子不顺眼了,不不不,为了你,再美的老

婆我也要离了她!!!」李经理轻轻地拍着女友的背说到。

「嫁给你?」女抬起头来,抽泣了一下,梨花带雨的样子很是让人怜惜,

「你这个混蛋,我不告你强奸你就烧香拜菩萨吧!你滚,你滚啊~~~~~~~~~~~~」

说完狠狠地给了她经理一个耳光。

「啪」的一声,她经理还给了她一个耳光,我心中一痛,但是我知道这样才

能让女友更加清醒过来。「小贱人,别以为长的俊俏点就飞到天上去了。」她经

理搓了搓嘴角,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很高傲吗?刚刚还不是在我身低下辗转

哭号,淫叫连天?我都已经解开了你的双手,你他妈早就应该那时候给我一巴掌

啊,你要搞清楚,是你自己把处女之身献给了我!是你自己被你身体的欲望俘辱

了!你丫本来就是一个淫娃荡妇!!!」

「哇」的一声,女友扑在办公桌上痛苦地大哭起来:「别说了好吗?求求你,

别说了啊~~~~~~~~~」

哼了一声,女友经理穿好衣服还顺道整了整,把他刚刚还捧为天人的女孩像

垃圾一样扔在办公室里看都不看一眼,拿起文件就走了出去。当然,那时侯我已

经躲了起来,这个时候再被看到就前功尽弃了。他知道贞操跟名声对于一个有点

保守的女孩子来说有多重要,他玩过很多女孩,从来就不怕她们报警。

我怔怔地望着自己的女孩呜咽了许久许久,直到再也哭不出声音来,然后她

慢慢地一件件穿起胸罩,内裤,牛仔裤和上衣,扣子没有了便在胸前打个结,形

成了一种另类的性感。她缓缓地走向窗台,打开窗户,一阵夜风拂来,吹起了她

的秀发。我惊得差点叫出声来,她不是要自杀吧?芷芷怔怔地望着窗外的夜空,

身体一动,我刚要跑出去,发现她又停了下来,楞了楞趴在窗台又哭了起来。我

心中一缓。

夜,渐渐地深了下来。我看着美丽的女孩哭完了又哭,直到睡着……

我就这样看着她,我没有办法走向前去安慰她,甚至不能为她像往常一样盖

上件衣服。我没有办法睡着,我更加没有办法走进那充满精液腥臭味的房间。内

疚和痛楚充斥着我的心,我一直问自己这样值得吗?值得吗?

不知是过了几个小时,芷芷醒了,她摇了摇有点头疼的小脑袋,一步一摇地

走到办公桌前,把那张带着梅花红的桌布一掀,扔到了垃圾桶里面。然后出了门,

刚走两步,一个踉跄地扶住了墙壁,像只虾一样弓手抚腹部蹲了下来。不是伤到

子宫颈了吧?我心想。过了一会,我目送她走了出去,拦了不的,绝尘而去。

事后,芷芷果然对我温柔多了,不但不再对我冷淡,而且开始关心我,照顾

我了。我心想,总算付出还是有回报的。

两个多月毕业后芷芷终于答应了跟我上床。我用颤抖的双手脱下她的内裤,

差点没骂娘。我靠,我心想,这个死胖子这两个月肯定也没少干我的女人,你妈

小阴唇都有点外翻了。想起那晚的迤俪景色,我热血沸腾,把头凑向了那张小嘴,

我想到了那晚的喝奶的小口,竟然觉得更加兴奋,我心想自己不会有点心理变态

了吧。

在进入芷芷的时候,忽听芷芷呼痛,我看着她那期期艾艾的躲闪的眼神,虽

然觉得有点恶心,但是还是把那句让自己想吐的话说了出来:

「没关系,女孩第一次总会有点痛的。」

芷芷眨了眨她那大眼睛,朱唇轻启,刚要说什么,我便凑上前去吻住了她的

嘴,让那件事成为我们心中永远的秘密吧,我心爱的女孩!我在心中祈祷着。

事后,我点上一支烟,捉住了芷芷在我胸前划圈圈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一

下,我说:「虽然我已经得到了你的处女之身,可能这么说有点放事后炮的感觉,

但是我还是想说。」顿了顿,我见引起了女孩的注意,接着说到:「跟现在温柔

懂事的你比起来,一百个处女之身对我来说都像垃圾一样!」

掌中女孩的手顿了顿,然后女孩扑了上来,把头深深地埋入了我的胸前。

有那么一会儿,我分明觉得胸前有一种湿润的感觉……

哦,什么?死胖子?我找了几个黑社会的兄弟稍微威胁威胁,他便把所有我

女朋友,哦不,现在已经是老婆了的照片录象全部交了出来。

嘿嘿嘿,这可是让阳痿的人也能重生的好货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