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襲女醫生

很快的高中二年級即將在期末考後劃下一個句點,再經過一個暑假後大家就是三年級了,戀愛風氣愈來愈是盛了,除了小當和蒨慧外,阿泰和郁佳更是如膠似漆地在一起,雖然采葳宣稱有男友,還是受到男生們的愛慕,而阿泰除了郁佳外更是心儀著采葳,小吳自從和慈如發生關係後,已放棄郁佳,和慈如成為姊弟戀的男女朋友了,而阿憶則是默默暗戀著郁佳。

有一天晚上阿泰正要外出去7-11去買泡麵,剛好巧遇氣質高雅美麗出眾的惠美醫生,才知道這位美人兒就住在隔壁。

惠美雖然擁有美貌與醫德,但是老公阿隆是一家貿易公司的紅人業務員,時常要跑外頭,甚至有時兩個禮拜才回來一次,這讓每天疲憊的惠美回到家都感到寂寞與空虛。

這天晚上惠美的老公又因公務而到外地去了,自己只能找伴疏解工作上的壓力,然而妹妹惠雅就成了最好對象,剛好惠雅沒有班,兩人就一起到市區的好樂迪唱歌。

從下班七點唱到十一點回到家,坐在沙發上拿起搖控器打開電視機,竟發現電視機畫面是”沙沙”沒有畫面,走到陽台去檢查第四台的線,結果發現線在隔壁陽台接頭處斷了,心想只好去敲門請隔壁的接一下。

「叮咚~」惠美很不好意思的按了門鈴。

此時隔壁的阿泰正在看著阿憶燒給他的A片,興致完全被打斷,氣憤地準備開門就開罵了。

「不好意思~這麼晚還來打攪你!!」

「妳!不會~不會~惠美醫生!!」阿泰看見如此美女馬上臉色大悅。

「呃!!你怎麼知道我名字啊?」惠美很驚訝。

「哈哈~妳一定是忘了吧,我是有一次救一位女孩被打傷的那個男生啊~」

「…………啊!我想起來了,你就是救那一位很漂亮女生的男生啊~」

「啊!不好意思,都讓妳站在門口,請進!!」

「呃~不用了,我只是想請你把我家第四台的線接好……」惠美礙於男女關係。

「哪裡啊?我這裡有第四台線在哪裡啊?」阿泰故意裝不知道。

「就在陽台啊~」

「有嗎?」

「方便我進去跟你說在哪裡嗎?」惠美說著。

「可以,可以~」

阿泰兩眼盯著惠美的身材直看,她穿著一襲低胸白色上衣和短裙,那身材凹凸有致,身高大約有一百六十五左右的修長身段,讓阿泰的肉棒更是堅硬萬分。

「就在陽台那兒~」惠美走進陽台順利地把線給接了。

「惠美醫生,沒想到這麼巧,我們住在隔壁啊~辛苦了!!」阿泰說著一邊遞給她一杯”特調”的飲料。

「謝謝,是啊~沒想到這麼巧!!不過那天你真不錯見義勇為喔~」惠美一口接一口。

因為阿泰沒有沙發,只有一張大床,兩人坐在床沿邊聊邊喝,愈聊愈起勁,時間過了半小時,惠美的身體漸漸感到炙熱。

「來!惠美醫生,我們來看點精彩的!」阿泰見藥效發作邊說邊打開播放中的A片。螢幕上正有一對男女在交合,不時傳來淫叫聲,令惠美想看又不敢看。

「惠美,剛聊到妳老公常出差,那妳丈夫一定很久幹妳一次囉?」

此時阿泰也大膽地摟住惠美的腰說著。

「討厭,你不要說的那麼粗,那是因為我老公平時工作太忙。」

「惠美姊姊~剛結婚的妳他不懂得憐惜,就讓我來代替他滿足妳吧。」

「呼~不可以!!好熱啊~我……怎麼會?好熱……好想~不…啊……」道德與慾望在惠美的體內交戰,而A片加上她喝了二倍量的春藥,結果是慾望戰勝。

阿泰的手慢慢撩起惠美的上衣,露出粉紅色胸罩…

「哇!妳的奶還真大真美,奶罩都快被撐破了,讓弟弟好好摸個爽。」

「啊…我好熱啊~幫我脫!!啊啊~阿泰~~~~」

「好個淫蕩欠幹的婊子,我今晚一定把妳姦的爽死!」此時他已用力扯掉惠美的胸罩,開始用手大力搓揉。

阿泰開始愛撫惠美的乳房,一會兒大力捧起,一會兒輕扣乳頭,令她閉目享受不已。

「啊……阿泰~你摸乳的技術真是厲害,人家的乳房快被你擠爆了,啊……人家的乳汁快給你擠出來了!」

阿泰此時也抬起惠美的頭︰「美人兒,讓我親一下吧!」

阿泰與惠美正火熱地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時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惠美連下體也在扭來扭去,似乎淫癢難忍。

「姊姊,妳的下面好像很癢,讓弟弟來幫妳止癢吧!」阿泰已伸手進入惠美的短裙內,摸到她濕潤的三角褲。

「惠美,妳下面的淫水在流了,整件三角褲都濕答答的,妳的騷穴是不是欠幹啊,才會流出這麼多淫水?說啊?」

「討厭!人家就是………就是………欠……」高雅的惠美將最後一個字消音。

此時阿泰索性把惠美的窄裙脫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一件三角褲,那只毛手已伸入了她的褲內,開始輕重有序地搓揉她的陰部。

「妳的陰毛還可真長,聽說毛長的婦女較會偷漢子,是不是啊?」

「胡說,你別笑人家嘛!」

「哈……別害羞,弟弟今天會把妳這美妙及少開發嫩穴幹的爽歪歪,讓妳享受妳老公以外男人的快感,包妳一吃上癮,以後沒有我的大肉棒來操,妳就活不下去。」

此時阿泰已脫下惠美的內褲,她的雙腿害羞地夾緊,他的毛手卻不放過,用力

在她的陰部搓弄。

「惠美姊姊,這樣摸妳的小穴,爽不爽啊?」

「啊……好弟弟,你在摸人家哪裡啊?好癢……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

此時,惠美因陰蒂被阿泰搓得淫癢難耐,雙手竟也主動地愛撫著阿泰褲襠內的

快爆炸的巨棒。

「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弟弟,小穴不能沒有你的大棒棒……」

「好,先把用妳那性感的小唇吸舔一下。」

惠美已跪在阿泰前面,脫下了他的內褲,露出一根又黑又粗的大肉棒,令惠美害羞臉紅。

「怎麼樣?這支比起你老公的,誰較大較長?」

「是…,當然是你的較壞!」

惠美已含著阿泰那支青筋暴露、又長又粗的大肉棒吸吮起來,還不時發出「嘖嘖」的聲音。

「好姊姊,順便把我的睪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惠美也遵命地把他兩個大睪丸含入口中舔弄,令阿泰的肉棒愈來愈脹大。

「呀~,快用你的大棒棒進姊姊的小穴,人家要嘛……快嘛!」

「既然妳的淫穴欠幹,我就好好把妳操個爽快!」想不到惠美在春藥發作下,竟哀求阿泰姦她。

「大美人,我的大肉棒要來幹妳了,喜不喜歡?」

說著,便握住那巨大的肉棒,頂在惠美的陰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別再誘惑人家了,快把棒棒插進來,啊……人家裡面好癢。」

「妳的騷穴是不是欠幹?快說,姊姊!」

「對,人家的小穴欠你幹、欠你插,人家小穴不能沒有你的大肉棒。」

「好,幹死你!」說著,阿泰屁股一沉,大肉棒「滋」的一聲,幹入了惠美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內。

「好扎人啊……嗯……嗯……真硬……硬弟弟……哦……好舒服哦……唉呀……我快沒……力氣了……啊……」

「嗯……啊……啊……好棒啊…………插得好棒……嗯……嗯……我……太舒服了……啊呀……啊呀……」

阿泰一邊開發著惠美那久未經滋潤的嫩穴,一邊欣賞她胸前兩個大乳房在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著來搓揉。

「好姊姊,妳的奶還真大,被我幹得前後搖擺,穴也真緊。」

「天啊……人家的次數少,又沒生育過,當然較緊………啊啊啊,不要停啊~~~~天啊~~~真強啊!!阿泰比人家老公還粗還長,真棒啊~」

「放心,以後若是妳空虛,就來讓我的大肉棒來填滿,哈……」

「噢……你……插得真好……真深……啊……真要命……啊……啊……奇怪……我……我……啊……要死了……快……我要死了……啊……啊……對……對……這樣好……我……死了……死了……死了啊……啊……」

她摟緊阿泰,高潮了一次,阿泰越戰越勇,一根肉棍進出得快速無比。

「啊……天哪……不……啊……我已經到了……啊……你怎麼還……還在弄我……哦……哦……不要了……啊……天哪……我真的要飛……上天……了……啊……你好好哦……我會飛……啊……又……又要來了……好……別停……別停……對……插穿我……啊……來了來了……啊……啊……愛死你……來了啊……啊……」

「惠美~惠美~惠美~妳是我的!!妳是我老婆~~~~~我要妳!!!!!!」

「啊啊啊啊~~~~~阿泰不可以!!!!!!!!」

惠美一說完已來不及阻止,除了她本身潮射外,阿泰竟毫不保留地射精在她子宮內。

兩人抱在一起一動也不動,只有阿泰微笑著輕舔著惠美…………

當惠美回過神後,面無表情地推開無力的阿泰,眼角不知覺的流下淚來,簡單地穿上衣服。

「阿泰,謝謝但我也恨你怎麼可以這樣~嗚………」惠美傷心又帶微笑地離開。

此時是凌晨四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