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秋月(2)

第四章半枚玉章(1)

陽少春聽完正義堂史後,思緒萬千,他又問道:“媽,那你知道這半枚玉章是怎麼一回事嗎?”

於君柔看了一眼丈夫,幽怨的說道:“其實這半枚玉章是你們外公臨死之前跟我說的。”

陽建國一聽看著妻子,“怪不得當年你爸爸臨死之前也要把我支走,為的就是給你說這半枚玉章的事呀!”

於君柔有些愧疚的對丈夫說道:“建國,你不要誤會,我父親當時為什麼要支走你,我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可能他是被自己的親弟弟傷透了心,所以才對我這個他唯一的女兒絕對的信任,你不要再怨爸爸了。”

陽建國苦笑一聲,“君柔,你看我是哪麼小氣的人嗎?”

南宮小靜和陽美玲洗完碗之後,也進入客廳。陽美玲便緊挨著陽少春的身邊坐下,挽著他的胳膊,生怕他跑了似的,南宮小靜則乖乖的在丈夫身邊坐下。

於君柔見丈夫不再埋怨,也放開了心聲,對陽少春說道:“你們的外公在臨死之前對我說,這半枚玉章是當年他救了一個香港人,那個香港人為報答他送給他的,哪個香港人說了,無論何時,不論是你本人還是你的後人拿著這半枚玉章來找我或我的後人,我都會傾全力幫助你。當年,你們的外公已經是省城第一富商,還有什麼求人的,所以他也沒在意,但看那香港人說得挺莊重,而且那半枚玉章也很精致便留在身上當飾物。”

陽少春一聽,“媽,那個香港人叫什麼名字?”

於君柔思索了一下後,說道:“我記得你們的外公只說了一遍他的名字,好像是叫,叫黃月林。”

陽少春和陽建國一聽這個名字都站了起來,異口同聲的說道:“黃月林?”

父子兩的表情同樣的驚訝,只不過陽建國驚訝的是他認識這黃月林,正是資助他開陽氏運輸公司的香港老板,而陽少春驚訝的則是他也認識這黃月林,因為在部隊的時候,他們的政治教導員專門為他們上了一堂關於黃月林的專業課,這黃月林的來頭可太大了,只因他是在舊社會的上海享有“上海三大亨”之一黃金榮的嫡系後人,而“上海三大亨”便是“流氓大亨”黃金榮、“青幫大亨”杜月笙、“軍閥大亨”張嘯林,這三人可謂是舊中國黑社會的鼻祖。而這黃月林則是更了不起,他集三股勢力在香港成立了全亞洲最大的黑幫組織“三合會”。亞洲有三大黑幫,一為香港的“三合會”,龍頭便是這黃月林,幫眾七十余萬;二為日本的“山口組”,若頭便是山井英彥,幫眾五十余萬;三為韓國的“黑龍道”,會長便是金勝昔,幫眾三十余萬。

於君柔看著驚訝萬分的父子兩,問道:“怎麼了?”

陽建國緩緩坐下,又掏出了一根煙慢慢點上,深深吸一口,而陽少春也慢慢坐了下去,陽美玲看著父親和二哥,奇道:“爸爸和二哥認識這個黃月林嗎?”

陽少春看了一眼父親,沒有說話。陽建國也看了一眼他,然後對女兒說道:“其實爸爸這個運輸公司的幕後老板就是黃月林。”

所有人都沉默了,這時,外面傳來一聲,“大哥,大嫂在家嗎?”陽建國一聽便看了一眼妻子,於君柔起身來到院子裡,就看到二叔陽建軍和他妻子習秀蓮,便笑道:“是二弟和秀蓮來了,快進來坐。”

陽少春一看進來的人正是他的二叔陽建軍,只見他高高的個子,稍微發福的身子,圓圓的臉上架著一副金邊眼鏡,一身筆挺的短袖西裝,還打著領帶,腳上的皮鞋油光閃亮,右臂下還夾著一個老板包,一看就是有錢人的標志。而吸引他眼球的則是站在二叔身邊的二嬸習秀蓮,小時候陽少春就認為二嬸是最漂亮的,現在看來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變化,秀美絕倫的臉蛋上沒有因為歲月的流逝而留下些許痕跡,依舊雪白細嫩的肌膚更增添了她幾分青春的氣息,一身黑色的短袖連衣裙將她那豐滿成熟的誘人胴體形成一道完美的曲線,極其誘人,白色的高跟細帶涼鞋內潔白如瑩的玉趾更加奪人魂魄,渾身上下散發出的陣陣成熟風韻帶動她身體特有的香味直撲人鼻端,讓人一看渾身上下莫名充血,異常興奮,衝動就是最好的表現。

“喲,少春回來了!”陽建軍一看到陽少春格外高興。

“二叔,二嬸”陽少春緬腆的叫了二聲。

“什麼時候回來的?”陽建軍在陽少春對面的竹片沙發上坐了下來,習秀蓮也笑吟吟的看著英武帥氣的侄子在丈夫身邊坐了下來。

“今天剛回來的。”陽少春一看美艷的二嬸臉就紅,這是他從小就有的毛病,習秀蓮一看他紅紅的臉,不由想起他小時候,在自已家裡吃飯的時候,呆呆的看自己,然後自己一看他,他就臉紅的樣子跟現在一樣,只不過一個是六年前的少年郎,現在則是一個身材魁梧英武帥氣的熱血青年了,不過這樣反而更讓她信心十足,看來自己的魅力不減當年,誰說青春不在,誰說成熟不是一種美,對自己的姿色十分自信的她在年輕人的眼裡得到了更大的鼓勵,那份信心就更十足了,然而一抹不經意的粉霞已悄然撲上了她的粉臉,也許正是面前這個帥氣的年輕人弄得吧。

“回來就好,還回部隊嗎?”陽建軍用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鏡問道。

“不回了,我是退伍轉業回來的。”陽少春說道。

“怎麼樣,工作有著落嗎?”陽建軍關心的問道。

這時於君柔給他們倒了兩杯茶來,放在他們面前之後就說道:“還不知道,不過要麻煩二弟你了,現在你是副鎮長了,要關照一下少春嘍。”

陽建軍一聽笑道:“瞧大嫂說的,少春也是我親侄子嘛,我肯定要幫的,這麼著吧。”他回頭看了一眼妻子說道:“秀蓮呀,咱們酒店不是還缺一個保安經理嗎,就讓少春去做好了。”

習秀蓮一撫烏黑秀發笑道:“當然好了,看少春現在人也長高了長壯了,又是當過兵的,應該可以勝任了。”

於君柔一聽笑道:“那就謝謝二弟和秀蓮了。”

陽少春一聽忙說道:“二叔,這樣不太好吧,我剛回來就當經理,要不讓我先從保安做起吧,等慢慢熟悉了再說。”

陽建國笑著點點頭,“嗯,這樣也好,建軍呀,就這麼辦吧!”

陽建軍笑道:“就聽大哥的。”

陽建強這時笑道:“二哥,你來找大哥有什麼事嗎?”

陽建軍一聽笑道:“三弟,沒事你二哥就不能來看看大哥嗎?”

陽建強笑道:“誰不知道二哥你現在可是大忙人,聽說老鎮長到上海住院去了,你現在是代理鎮長了吧!”

陽建軍笑了笑,“是的,老鎮長的舊傷復發了,前天剛送到上海去的,上級便讓我先暫行代理鎮長,一頭的事,這不找大哥來幫忙了。”

陽建國笑道:“說吧,什麼事?”

陽建軍輕咳一聲,將老板包拿出來打開,從裡面掏出一份材料紙似的東西遞給陽建國說道:“大哥,這裡有份合約,你先看一下這個。”

陽建國接過那份合約,剛想看身邊的電話就響了,“喂,我是陽建國,哦,老板你好,啊,你來了,現在在公司,哦,好的,好的,我馬上過來。”

陽建國放下電話後站起身來對陽建軍說道:“老二呀,我得到公司去一趟,大老板來了。這份合約我也不看了,你說吧是什麼事。”

陽建國又用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笑道:“昨天有個香港人到鎮辦公室找到我,說是看上了你的運輸公司,想要和你做生意,這是他的合約。”

陽建國聽了這後,對陽少東說道:“少東,你看一下,然後拿主意。”陽少東跟著父親做生意也有幾年了,雖然是做助手,可也算是半個老板了,他點頭道:“好的,爸,要不要我陪你去公司。”其實他是想去看看那個大老板黃月林,陽建國明白他的心思,說道:“你不用去了,我去就行了。”

陽少春的眼神幾乎就沒離開過美艷的二嬸,看著她和母親邊說邊笑的樣子,兩個美艷之極的成熟婦人身上散發出的那種極其誘人的風韻讓他全身充血,突然他看到大嫂南宮小靜也在看他,他臉一紅,低頭裝著喝水。

陽建軍和陽建強聊了兩句,陽美玲趴在大哥身邊看那份合約,雖然今年她才十六歲,可是非常喜歡法律,將來她也希望能做個大律師,所以對法律有關的東西她都愛看。

陽少東書讀得少,初中沒畢業一些看不懂的東西,有時還要請教這個讀高三的小妹,對那些條條款款的合約,他更是沒什麼興趣看,不過父親吩咐了要他拿主意,所以他不得不硬著頭皮看。

陽建國到公司後,直接進入自己的辦公室,就看到了那個半百老人黃月林,手持拐杖正在喝茶,而他旁邊則站著兩個身材魁梧穿著黑色西裝帶著墨鏡的年輕壯漢,看樣子應該是他的保鏢。

“大老板,什麼時候來的,好讓我去接你呀!”陽建國邊說邊掏出香煙,黃月林一擺手說道:“建國呀,今天我來只有一件事想要問問你!”

他剛說完,辦公室的門就開了,陽建國便聞到了一股極濃的香味,回頭一看傻眼了,進來的女人正是那剛才才到他家興師問罪的美婦人,只見她一看到黃月林便撒嬌似的叫道:“爸爸!就是他了。”

陽建國一聽這聲“爸爸”,頭上的汗便直冒,他只知道這美婦人是“正義堂”的大小姐,可卻不知道她的父親便是黃月林。

黃月林笑道:“你又怎麼了,建國惹你什麼了?”

美婦人黃美薇嬌嗔道:“就是他的兒子了,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威脅我,要劃花我的臉了。”

黃月林一聽不怒反而笑了,“你的小臉蛋現在不是沒花嗎,好了別鬧了,爸爸現在有正經事要辦,你先到外面去。”

黃美薇嬌聲不依,賴在黃月林的背上撒著嬌道:“我不管了,你的就是正經事,薇兒的就不是正經事了。”

黃月林笑罵道:“你的性子我還不知道,是不是你欺負了人家建國的兒子,人家才會用刀威脅你呀。”

黃美薇嬌聲道:“不是啦,是他那個兒子罵我是大嬸了。”

黃月林一聽更加樂了,“薇兒,你知道嗎,今年你已經三十三歲了,建國的兒子我看也最多就是二十初頭,叫你一聲大嬸也沒什麼錯!”

黃美薇一聽更加不依了,“爸爸,薇兒不管了,你一定要幫薇兒出這口惡氣!”

黃月林一看女兒這麼大了還這麼愛撒嬌,都是自己寵的,不由的假裝生氣,一頓拐杖說道:“薇兒,我知道建國是個老實人,他兒子也一定是個老實人,你不要玩得太火了,剛才豹子跟我說,你帶去的四個廢物連人家的邊都沒碰到就被人家放倒了,是不是呀?”

黃美薇一看父親生氣了,也不敢過份,便哭泣起來,她知道父親最怕的就是她哭,她一哭,果然黃月林心痛了,連忙安慰道:“好好好,乖女兒別哭了,你知道你爸最怕你哭了,好了我幫你出這口惡氣好了。”

陽建國一聽,連忙說道:“大老板,少春他,他年紀還小,如果大小姐要處罰,就處罰我吧!”

黃美薇一聽父親要為自己出氣,不由一抹眼淚,嗔道:“我才不要處罰你,我就要處罰你兒子。”

黃月林一看女兒不哭了,連忙問道:“好了,乖女兒,你說吧,要如何出氣?”

陽建國一臉苦苦的表情,讓黃美薇一看不禁笑了起來,她想了想後問道:“你兒子叫什麼名字?”

陽建國一聽愣了一下,說道:“他叫少春。”

黃美薇想了想後說道:“少春,少春,好,他既然那麼會打架,就讓他跟著我,做我的跟班,伺候我。”

黃月林一聽笑了,而陽建國卻是大跌眼鏡似的,看著這個美婦人,不知道她腦子裡想些什麼,苦笑道:“大小姐,這,這。”

黃美薇一看陽建國不肯答應的樣子,便嬌聲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怎麼,不肯伺候本小姐嗎?我就是要他天天叫我小姐,看他還敢不敢叫我大嬸,哼!”

陽建國沒轍了,看向黃月林說道:“大老板,剛才我二弟已經幫我兒子找了份酒店保安的工作,這,我也不能過河拆橋呀。”

黃月林笑道:“你二弟的酒店叫什麼名字呀?”

陽建國回答道:“就在這鎮上,叫‘九重陽’大酒店。”

黃美薇一聽便笑了,“那更加好了。”說完便轉身又趴在黃月林的肩膀上說道:“爸爸,我要當這‘九重陽’大酒店的總經理。”

陽建國一聽又是嚇了一跳,黃月林卻笑了,“好,只要乖女兒你想當,那就當吧。”

“大老板,可是那可是我二弟的酒店,你不會。”陽建國開始為二弟的酒店擔心起來。

黃月林笑了笑,“建國呀,我這女兒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就喜歡玩,這麼大了結了婚還是喜歡愛胡鬧,你就讓她當吧,至於你二弟那裡我會去跟他說,相信他還會賣我這張老臉的。”

黃美薇一聽開心的說道:“我要當總經理了,先去酒店裡看看。”說完就在黃月林的臉上吻了一下,“爸,我先走了。”說完就出了辦公室。

陽建國現在可真是哭笑不得,問道:“大老板,你這次找我來有什麼吩咐嗎?”

黃月林這時沉下了臉,從懷裡慢慢掏出了半枚玉章。

第五章半枚玉章(2)

陽建軍看了一下手表後,說道:“少春呀,要不你現在跟你二嬸去酒店看看,我到辦公室走一趟。”

陽少春笑道:“好的。”

陽少東還抓耳撓腮的看著那份合約,陽建軍笑了笑,“少東,不用急,慢慢看,明天再給我答復就好了。”

陽建強也拍了拍陽少東的肩膀說道:“叫你好好讀書你不聽,看不懂了吧,讓玲玲教教你。”說完也站起身來,與陽建軍說道:“二哥,正好我找你這個代理鎮長還有點事要談,我跟你一起去辦公室。”

陽建軍笑道:“不會又是要我給你批錢吧!”

陽建強笑道:“你也知道我們學校的教資環境差,我打了好幾個報告,本來要去找老鎮長批字的,這下好了,直接找你就成了,哈哈哈”

於君柔和南宮小靜將他們送出去後,陽少春對母親說道:“媽,我跟二嬸去一趟。”

於君柔笑著點了點,南宮小靜看了一眼陽少春後,紅著臉走開了,陽少春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嫂的臉會紅,笑呵呵的看著她走開的身影,然後就聞到一股更加誘人的香味傳來,二嬸站在了他身邊,笑道:“大嫂,我們先走了。”

這陽少春的個子有一米七五左右,而這習秀蓮的身高也有一米七左右,穿了高跟涼鞋後與他一般高,兩人站在一起真是男的帥女的艷,讓人一看真是羨慕死了。

陽家離大酒店不是很遠,陽少春與習透蓮並肩走著,他不斷的聞著從二嬸身上散發出的陣陣熟女香味,真是讓他全身充血,邪念頓生,他低著頭不敢去看二嬸。

習秀蓮看了看低著頭紅著臉的青年帥哥,不由笑道:“你怎麼了?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害羞了。”

陽少春一聽更加不知該說什麼,“我,我沒有了。”

“聽說當了兵的人膽子都特別大,沒想到你的膽子反而比小時候還要小,呵呵!”習秀蓮突然覺得如此挑逗這個年輕人自己的心會很快樂。

陽少春一聽抬起頭盯著美艷成熟的二嬸看,就像他小時候呆呆看著她那樣,這一下倒讓習秀蓮粉面羞紅,只見她滿臉含春,淺笑吟吟,真是讓人的鼻血都快流出來了,就在這時,一陣快速的摩托加油門的聲音傳來,緊接著習秀蓮就“哎喲”一聲,整個玉體就撲入了陽少春的懷中,陽少春眼尖得厲害,他看清楚了那兩個騎摩托的人,坐在後面的尖臉猴腮一把搶了習秀蓮香肩上的小挎包奪路狂奔,而陽少春則快速的展開雙臂將這美艷成熟香得熏死人的二嬸攬進了懷中,只覺得溫玉入懷,芳香四溢,因為是正面入懷所以陽少春很清楚的就感覺到了二嬸胸前那豐滿堅挺的玉女峰是那樣的柔軟,那種感覺真讓人抓狂,而習秀蓮也是粉臉通紅,因為在她撲人年輕侄子的懷中之時,她是低著頭的,正好看見了年輕人那已經搭起的小帳蓬,高高挺起,還有意無意的碰觸了一下她的下身,“啊”的一聲習秀蓮閉上眼睛,不敢去看,不敢去想,年輕男人身上強烈的陽剛之氣熏得她身體開始有點飄了。

“二嬸,你沒事吧!”陽少春雖然此時全身充血,邪念頓生,可是他還不敢在這大街上明目張膽的將美艷成熟的二嬸就地正法,他極其舍不得的將二嬸的玉體輕輕推開,看著她嬌羞無比的絕美臉收,心裡狂跳不止,習秀蓮也明顯的呼吸急促起來,倒並不是因為自己的挎包被搶,正是年輕侄子的身體讓她覺得心亂如麻,芳心鹿撞,只能用手撫順著自己有些散亂的秀發,低低的說道:“沒,沒什麼。”

陽少春一看二嬸沒事,便說道:“二嬸,你在這裡等著,我去幫你把包搶回來。”說完便向那摩托車的方向跑去,習秀蓮一聽忙叫道:“少春,不用追了。”陽少春跑了幾米遠之後一聽,回頭問道:“什麼不用追了。”

習秀蓮一看年輕人有些焦急的臉色,不由的宛爾一笑,“傻小子,你到哪裡去追?”

陽少春一想也是,自己對這裡的路又不熟,就算他已經看清那兩人的樣子,可也無從去找呀,更何況他們騎的又是摩托車,想要追回被搶的挎包談何容易。

習秀蓮笑道:“不用追了,反正包裡也沒什麼東西,都是我的一些化妝品,讓他去吧!”

陽建國看著黃月林拿出來的半枚玉章和自己那半枚玉章一模一樣,可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意思,便問道:“大老板,你這是……”

“建國呀,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當年於正義對我有恩,我說過要報答他的,當我得知他死後,便到了這裡,並查出了害死他的人正是他的胞弟於正生,我本來也想滅了他的,可後來想想還是由於正義的後人來幫他報仇的好,所以我便找到了你和你的妻子,我沒有告訴你們我的真實身份,我讓你做了‘正義堂’的天正堂主,就是希望你能從於正生的手中將屬於你的東西親手拿回來,這些年我致力於發展香港的幫會,所以對這邊的事沒有完全盡力,一是因為我那時卻實找不到什麼好的接班人,二是因為大陸和香港不一樣,很多不利於我們的東西,我也不便強出頭,現在好了,我已經把我在香港的幫會交給了我的女婿龍剛(看過本人前一本書的應該都知道他是誰了,呵呵,就是龍吟百美緣的男主角)管理,也抽出時間到這邊來幫你,我女兒是頑皮了一些,可她的本性不壞,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盡量不要讓她受委屈,只要她想要的我都會想方設法弄給她,就像這次一樣,我讓她到這邊來當管事之人,也沒指望她能幫你們什麼。”

“大老板,我知道大小姐是好人,可是我那兒子的事……”陽建國到底還在想著為兒子求情。

“建國你放心,我聽阿彪跟我說了,你那兒子有一身好功夫,讓他跟著薇兒我也放心不會有人動她,這樣我也好全身心的投入你這邊,幫助你對付於正生。”黃月林的話讓陽建國心裡著實踏實了不少。

“既然這樣,那我就聽大老板的安排。”陽建國知道自己不能太過強求了。

黃月林點點頭,“拿出你的半枚玉章。”

陽建國將隨身攜帶的半枚玉章拿出來,輕輕放在桌上慢慢推到黃月林手中按的那半枚玉章,果然是一塊整的玉章,玉章上半部用隸書寫著一個黃字和半邊月字,玉章下面就是半邊月字和一個林字,聯起來就是黃月林三個字。

黃月林笑了笑,“從現在開始,對付於正生的事就由我和你一起來完成了,呵呵”

陽建國興奮的說道:“謝謝大老板。”

黃月林笑了笑,“不用客氣,這是我該還給你們的。”說完,黃月林對身後的兩人說道:“阿虎、阿龍,從今天開始你們就跟著他吧。”

後面兩個身材魁梧的年輕壯漢雙手一合什,低下頭說道:“是!”

陽建國一聽忙說:“大老板不用了,還是讓虎哥和龍哥保護你要緊,我……”

黃月林沉聲道:“建國,從現在開始你要清醒的認識到,我們要對付的於正生不是一個普通人,也不是將他殺死扔進城江裡就一了百了的小事,於正生這兩年的生意做得很大,而且與日本和韓國的接觸也越來越密切,依你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對抗他,所以我讓阿虎和阿龍跟著你不但是為了保護你,主要的還是防止於正生對你的家人下毒手。”

陽建國這才明白黃月林的真實用意,真是感激得眼淚都差點冒出來了,激動的說道:“謝謝大老板!”

黃月林開心的笑了起來。

來到“九重陽”大酒店門口,陽少春還是被這氣勢浩大的場面所震驚,在這小小的城鎮之上,竟然能夠有這麼大一座酒店,真不愧是為“小鎮第一店”,這是一座只有六層高的建築,可長卻最少有半條街這麼長,門前裝飾豪華,平敞的廣場前停著許多的小轎車,五六名保安分別在中間和兩邊維持著交通秩序,一個門童和兩個迎賓小姐站在門口,這是一家集飲食、住宿、娛樂為一體的綜合性大酒店,因為是建在小鎮的最邊上,後面就是起伏的雄山和碧綠的城江,真是一個環境優美的好地方。

習秀蓮做為酒店的財務部經理,又是酒店的老板娘,當然每個人都認識她了,可是跟在她身後的這個高大英俊帥氣的年輕人卻不認識,但想想既然跟著她來的,一定是有來頭的人。

中間維持秩序的保安是一名小隊長,姓宋名剛,外號“小鉗子”,他最喜歡拍馬屁,一看到美麗的老板娘來了,便忙跑上前去,“習經理,你好。”

習秀蓮也知道宋剛的為人,雖然不太喜歡這種人,但也不好明駁他的面子,微笑道:“宋隊長值班呢!”

“是的,習經理這是准備到那裡去呀!”

廢話嘛,來這裡當然是來工作的,還能到哪裡去。習秀蓮笑了笑,說:“這是我侄子,明天到這裡來上班,我帶他過來轉轉。”

“哦,是習兄弟,你好你好,我叫宋剛。”宋剛熱情的向陽少春伸出了手,對於老板娘的侄子當然是姓習啦,本以為他這樣討好會得來習秀蓮的誇贊,沒想到習秀蓮一聽便氣道:“他姓陽了,是總經理的侄子,好了,你快去做事吧!”

宋剛一聽臉都變了色,但仍是嘿嘿的笑著,陽少春看著他也覺得好笑,握住他的手說道:“你好,我叫陽少春。”說完便跟著二嬸往大廳走去。

來到大門口時,就看到那站在前面的迎賓小姐,心裡直贊嘆,這麼一個小小的鎮子竟然會有這麼多的美女,母親和小妹是美女當然毫無疑問了,大嫂和二嬸都是天仙似的美女就更不用問了,可眼前這個女孩子真是生得美,高高的個子,苗條的身段在大紅色的旗袍當中婀娜多姿,豐滿堅挺的雙峰高高聳起,細如柳條的纖腰,豐滿圓潤的臀部和那雙雪白修長的玉腿,長長垂直的烏黑秀發,再加上她那張極美的臉蛋,簡直就是美女中的極品,讓人看了不自然的會產生一種愛戀,而另一個迎賓小姐雖然沒有她這般美但也絕非平庸之輩,俏麗的五官加上甜甜的笑容,配上她那傲人的身段,也活生生是一個小美女。

習秀蓮站在前面那個迎賓小姐面前,低聲訓斥著,陽少春看她好像很緊張似的,但又聽不清楚二嬸說了些什麼,只是很簡短的幾句,之後就朝裡面走去了。陽少春跟在身後朝她看了兩眼,那兩個迎賓小姐同時向他低頭說道:“歡迎光臨!”

聲音真好聽,陽少春衝她們笑了笑,然後就帶著從她們身上飄出來的極品幽香進入了酒店大廳。

大堂副經理是一個胖胖的中年人,戴著一副金邊眼鏡,他正在大堂裡晃悠著,一看到習秀蓮便立刻小跑了過來,“三妹!”

習秀蓮一聽立刻皺著眉頭說道:“大哥,跟你說了多少次,在酒店不要叫我三妹,你怎麼老是不記得呢!”

中年人正是習秀蓮的大哥習海平,因為下崗在家沒什麼事做,習秀蓮便讓他到酒店裡來做事,可他人過中年又什麼都不會,無奈之下只好讓他做了一個在大堂領路指路的副經理,他仗著自己是總經理的大舅子,經常是“妹妹,妹夫”的讓習秀蓮頭痛死了。

陽少春一聽,便笑道:“大舅!”

習海平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看著陽少春,因為他不在小鎮上工作,所以很少接觸陽家的人,對陽少春更是知之甚少,不由問道:“你是誰?”

習秀蓮還在生大哥的氣,不由怒嗔道:“他是建軍大哥的兒子,少春啦!”

“哦,哦,我記起來了,就是那個去當兵的,哈哈哈。”習海平大大咧咧的人性倒是讓陽少春很喜歡。

“好了,你快去做事吧,我帶少春去酒店轉轉!”習秀蓮怕自己這個大哥拉起家常來沒完沒了,這不影響工作嘛,干脆把他支走,便領著陽少春在酒店參觀。

第六章美艷熟婦

陽建國回到家裡的時候,於君柔和南宮小靜正在客廳裡看電視,陽美玲則回自己的房裡聽音樂去了,陽少東在妹妹的幫助下總算看明白了那份合約,正等著父親回來呢。

一進家門,陽建國就叫道:“君柔呀,君柔。”

於君柔起身回頭一看,見兩個身材魁梧的年輕壯漢一身黑西裝戴著墨鏡跟著丈夫進入客廳,不由的愣了一下,陽建國笑道:“不用怕。”他指著左邊的年輕壯漢說道:“這位是龍哥。”然後又指著右邊的年輕壯漢說道:“這位是虎哥,從今天起,他們住在我們家,你去給他們把客房收拾一下。”

於君柔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呢,可又不好當著丈夫的面問,便假意笑著說道:“好的,好的,我這就去,靜呀,來幫我收拾一下房間。”南宮小靜應了一聲,她正看著“還珠格格”精彩的地方呢,沒有留心,等她回轉身來准備跟著婆婆去收拾房間的時候,一看到左邊的人便呆住了,而那龍哥一看到她也愣住了,慢慢拿下手中的墨鏡,露出一張極其英俊的臉龐。

與他站一塊的年輕壯漢一看他的舉止也愣了一下,慢慢取下眼睛,同樣是一張英俊的臉龐,陽建國一看也愣住了,陽少東卻不高興了,他惱羞成怒,“你看什麼看,不准看我老婆!”

南宮小靜一聽便拉著准備衝過去要打龍哥的丈夫,嬌聲道:“你干什麼?快住手!”

陽建國也搞不清楚怎麼回來了,立刻喝住兒子,“少東,你干什麼,龍哥是你老子請回來的客人,有你這麼待客的嗎,混帳東西!”

南宮小靜制止丈夫之後說道:“你干什麼,他是我哥!親哥!”

“啊!”三個人同時“啊”了出來,首先是陽少東,他驚訝這個帥哥竟然是自己老婆的大哥也就是自己的大舅子了,還好剛才沒動他,但同樣為老婆這句話弄矇了,因為他從不知道老婆還有個大哥,這可是頭一回聽到,能不“啊”的一聲叫出來嗎。

而第二個“啊”的是陽建國,他怎麼也沒想到黃月林派來保護自己家人的龍哥竟然會是自己大兒媳婦的親哥哥,而本來以為南宮親家只有兩個女兒的,這也太不思議了。

第三個“啊”的正是那虎哥,他跟南宮龍一塊練武,一塊加入“三合會”,一塊殺人,一塊出生入死,真是一對生死兄弟,雖然他們都知道自己是孤兒,可怎麼也沒想到他會在這裡遇到親人,更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會有一個如此美艷絕頂宛如天上仙女的親妹妹。

南宮龍苦笑了一下,“想不到在這裡碰到你,真是上天對我的照顧。”說完就張開了雙臂,南宮小靜也像小鳥入林一樣撲入了他的懷裡,哭泣之聲響徹客廳。於君柔本來出了門的,可一聽到客廳裡傳來三聲“啊”又聽到兒媳婦的哭聲,讓她又趕緊打轉回來了,一看兒媳婦撲入那個帥帥的年輕壯漢懷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陽建國笑笑:“君柔呀,這位龍哥是小靜的親生大哥!”

“哎喲,是嗎,那可太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嘛。”本來她還對這兩個外表酷酷的年輕人不抱什麼好感,現在聽來是自己人就不一樣了,也熱情起來了。

南宮龍看著妹妹哭泣的樣子,有些心痛的問道:“爸爸媽媽還好嗎?大姐呢?你們怎麼會到這裡來的?”一連三個問題真是讓人覺得這裡面肯定有故事,而且一定是感人的傳奇故事。

虎哥拍了拍南宮龍的肩膀說道:“恭喜你了,南宮龍,總算找到親人了。”

南宮龍笑了笑說:“你也會找到你的親人的,歐陽虎。”

歐陽虎苦澀的笑了笑,“會的,一定會的。”

陽少春跟著二嬸將大半個酒店轉了一遍,也對酒店的總體有了一個印像,當兩人從保安部出來的時候,來到三樓轉角處時,陽少春發現一道門上寫著倉庫,門卻是開的,便問道:“二嬸,你們這裡的倉庫都不上鎖的嗎?”

走在前面的習秀蓮沒有注意到倉庫的門沒有上鎖,不禁奇道:“沒有上鎖?不可能吧!”說完又走回到倉庫,一看果然門沒有上鎖,大吃一驚,連忙推門進去一看,只見本來放著大量煙酒貨物的倉庫竟然亂七八糟,不由的倒退一步,這是怎麼一回事,陽少春進來四周環視了一圈後說道:“這裡被盜了,報警吧!”

習秀蓮立刻來到三樓服務前台,對著前台服務小姐厲聲說道:“三樓是誰負責保衛的?”

前台小姐看樣子是一個學生模樣的人,雖然穿著粉紅色的工作服,但稚氣未脫的粉臉之上還透著一股少女特有的神情和風韻,她看著習秀蓮憤怒的眼神,有些顫抖的說道:“是,是包大個。”

“你立刻去把他給我找來。”習秀蓮發生脾氣來的時候,胸前雙峰也劇烈的前後起伏著,這讓站在她側身的陽少春真可謂是大飽眼福,一雙眼睛直盯著那曾經感受過的柔軟雙峰,幻想著在那身黑色裙內美妙雪白雙峰的模樣,真是讓人全身充血,邪念頓生。

習秀蓮看著前台小姐小跑的遠去,再一看身邊這個英武帥氣的年輕人直盯著自己的胸脯看,不由的粉臉一紅,嬌聲嗔怒道:“小混蛋,你看什麼呢?”說這話之時,她的粉臉泛起了一陣陣的紅暈,比剛才的模樣更加的誘人犯罪了。

陽少春一聽,立刻俊臉扉紅,轉移視線說道:“沒,沒,沒看什麼。”習秀蓮是又喜又氣,嬌聲道:“沒想到你當了幾年兵,學得這麼不老實了。”

陽少春一聽雙轉過臉來看著美艷成熟的二嬸笑道:“二嬸,我挺老實的,嘿嘿!”

“老實?老實你個頭,連二嬸也看,有什麼好看的,二嬸都一大把年紀了,要看去看那些年輕的漂亮美眉去!”習秀蓮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跟年輕的侄子說這種話,不由的粉臉更加羞紅一片。陽少春看著她那似嗔勝嬌的誘人姿色,也不知道從哪裡的膽量,突然說道:“她們那有二嬸你漂亮呀!”一說完,陽少春便趕緊轉過臉去不敢看她的眼睛。

習秀蓮一聽心花怒放,可臉上還是裝成大人的模樣,伸出纖纖玉手一把擰住陽少春的耳朵,嬌聲道:“好呀,你敢調戲你二嬸來了!”陽少春耳朵一痛,低著頭叫道:“本來就是二嬸漂亮嘛,哎喲,二嬸輕點,痛呀!”習秀蓮嬌嗔的哼的一聲,將陽少春抓進樓層服務台內,坐在剛才前台服務小姐坐的椅子上,嗔怪道:“你說,二嬸那裡漂亮了?”

陽少春滋牙咧嘴的叫道:“二嬸從小就漂亮,長大了還是那麼漂亮,就好像天上的仙女一樣。”

習秀蓮一聽芳心更喜,松開擰住年輕侄子的耳朵的玉手,嬌媚無限的看著他,嗔道:“胡說八道,二嬸都人老珠黃了,還天上仙女。”陽少春此刻是半跪在習秀蓮身前,他一手捂著耳朵一邊看著她笑道:“其實二嬸比天上的仙女還要好看!”

習秀蓮一聽粉臉更紅,伸出玉手假裝又要打他,陽少春一看本能的反應讓他伸出雙手一把就摟住了習秀蓮的纖纖細腰,正好他的頭就埋入了那豐滿堅挺高高聳起的玉女峰之中,再次感受了那份柔軟,真是讓人魂魄俱失,那成熟美婦身上特有的芳香讓陽少春混身充血,集於一處,硬痛的感覺脹得難受,“啊”習秀蓮沒想到年輕男人竟然會用部隊裡學來的擒拿功夫對付自己,那年輕男人身上強烈的陽剛之氣和他在自己懷裡憎來憎去摩擦雙峰給自己帶來的異樣快感,在這小小的服務台內,一種刺激的禁忌氣氛越來越濃。

陽少春突然抬起頭,發現美艷成熟的二嬸竟然沒有打罵自己更沒有推開自己,只是用手輕輕的放在自己的雙肩之上,不知是推還是抱,難道這就是欲迎還拒嗎,想到這,陽少春的膽子便更大了,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他一把將坐在椅子上的二嬸轉身壓入自己懷中,看著她那紅艷性感的櫻桃小嘴,重重的吻了下去。

習秀蓮徹底迷芒了,當她看著年輕侄子吻向自己之時,竟然沒有喊叫,沒有躲避,沒有掙扎,反而主動的迎了上去,當兩人赤熱的雙唇吻在一起之時,好像那干柴烈火一般,成熟美艷二嬸的櫻唇竟然是如此的柔軟,又香又甜,讓人感覺好像喝醉了酒一樣。

這時,樓道上傳來小跑的聲音,習秀蓮羞紅了臉趕緊推開年輕男人的身子,坐了起來,而陽少春則乖巧的蹲了下去。習秀蓮呼吸有些亂,整個身子都開始熱了起來,那種禁忌的刺激感覺讓她覺得渾身都被年輕男人弄得欲火焚身,真是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陽少春也被剛才二嬸的主動刺激的心更加癢癢了,就在他蹲下去的時候,看著二嬸那雪白修長的玉腿,內心欲火更旺,情不自禁的伸出雙手輕輕的撫摸起那細嫩光滑的玉腿,觸感真是太美妙了。當年輕男人的手撫摸上自己的玉腿之時,習秀蓮的芳心更亂了,跳得也更快了,粉臉羞紅,呼吸急促,可是又不好再彎腰去擰他的耳朵,阻止他那雙色手對自己身體的挑逗,因為她看到正跑來的包大個和那個前台小姐。

也許是因為她臉紅的原因,包大個以為習秀蓮是氣得,雖然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也沒敢大聲喘息,只是不停的抹著頭上豆大的汗珠,前台小姐更是從沒看到臉氣得跟包公似的老板娘,內心一陣恐懼,生怕會牽連自己。

習秀蓮強忍住身體的顫抖,因為年輕男人的色手已經開始順著她的裙子往大腿摸去,這種超乎尋常的刺激感讓她快瘋掉了,上身保持端正的姿態,雙眼怒視著櫃台外面的包大個,“你,那個倉庫怎麼回事?”習秀蓮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句話來的。在感覺到年輕男人的色手快要接近自己的中樞神經之後,她毅然的垂下一只手按住了年輕男人的色手,不讓他再往前進。

陽少春此時也是呼吸急促,心跳如雷,因為他從未想過自己竟然可以如此與美艷絕倫的二嬸有如此親密的接觸,這種膽大包天的事,他竟然做出來了,而且還是在這麼一個環境之下,那種與垂扎在生死關頭之時的緊張感仿佛又在二嬸美妙的身體引誘之下回來了,越是這樣緊張刺激的事做起來的時候越是使人興奮,這已經讓他習慣了,只有保持住這種興奮,他才能激發他身體的超能量,進而達到勝利的目的。

“我,我,我不太清楚。”包大個的確不知道倉庫的事。

“是誰負責倉庫管理的。”習秀蓮的粉臉依舊很紅,讓人看上去依然很像是在生氣,而且生很大的氣。

“是,是老劉,老劉負責的。”包大個趕緊把這個責任推給了老劉,誰也不願替誰背黑鍋,這個處事原則,一般人都會遵循。

“去,去把他找來!”習秀蓮一手拍了一下案台,借機抽身想要閃開年輕男人停留在自己大腿上的色手,可是事於願違,因為她先動,所以年輕男人乘機滑過那只本來壓制住他色手的纖纖玉手,直接撫摸上了那塊神秘領地,溫暖潮濕是第一感覺,陽少春差點叫出來,這種感覺打死他都不會忘記。

“啊”,習秀蓮的粉臉更紅了,不經意的輕聲呻吟了一下,美麗的臉龐仰起雙目緊閉,另一只放在案台上的頭不知不覺的握成了拳頭狀。

包大個和前台小姐一看都以為美麗的老板娘快要氣瘋了,看她手握拳頭狀,都嚇得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一步,包大個更是連忙叫道:“我這就去,這就去。”

前台小姐也跟著說道:“我也去找。”(待續)~~~~~~~~~~~~~~~~~~~~~~~~~~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感謝大大辛苦分享不錯的故事精彩內容一定要幫大大頂上去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