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女人與女孩子上床

扮女人與女孩子上床

我叫阿天,男性,大學畢業,七月一日那天剛好是我二十六歲的生日,那天的生日過得很刺激……

生日那天,一大班朋友與我到卡拉ok慶祝,其中有一位女生霜霜,是我中學同學,亦是我暗戀的對象。

頭髮長長的她,有一雙大眼睛,喝了點點酒的她使得膚色白裡透紅,十分可愛,那天她穿得十分美麗,粉紅色吊帶背心,背心的帶子由於太幼的關係,她穿的胸圍帶子明顯地露了出來,粉藍色的胸圍帶十分迷人,下半身穿著厘士花邊的絲質粉紅色短裙,那雙修長的腿穿上有碎花圖案的黑色絲襪,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頭上配上那個可愛的hellokitty頭飾,加上她那甜甜的笑容,實在殺死不少男人。

至零晨兩時多,各人已紛紛離去,只剩下已喝醉了的霜霜躺在沙發上,由於我也開始感到疲倦,便走到她身旁嘗試喚醒她,怎知她醉得很利害,甚至無法站起來,於是我將她的手繞過我的脖子到另一邊扶她離開卡拉ok,那時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接觸到她的身體,陣陣的女人體香實在令人陶醉,我的老二實在按奈不住擡起頭來,真想吻她全身再與她做愛,但理智給我說這是犯法的行為。

結帳後便送她回家,由於是聖誕假期,她的家人全部到泰國旅行,就是剩下她一人留下來照顧頑皮的小狗嘟嘟。

我將她扶到房內的床上,並替她蓋好被子,此時經已是半夜三時多了,我走到廳間的沙發小休一會,在準備離開時,聽到霜霜房內有點聲音,我便推門進內看看,怎知一進房間便給我嚇呆了……

見到霜霜站在床上步履不穩地不停轉圈跳舞,並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本來想上前制止她的,但理智已給我的意識押到不知去向,此刻的我只感到全身發滾發軟,但老二卻硬得像鋼一般。

霜霜首先脫掉那件粉紅色小背心,即時露出了那件粉藍色的絲質全罩形胸圍,將她胸前的兩個乳房罩得緊緊的,她的手在胸前慢慢滑下申到裙內,將那條碎花黑色絲襪褲退出來,露出那雙又滑又白的腿,但我還是愛看她穿著絲襪的雙腿,之然,她還沒有停下來的意欲,雙手移放到腰間,將那條厘士花邊的絲質粉紅色小短裙慢慢脫下來,看到她穿著的是一條粉藍色的厘士內褲,此情此景實在叫人鼻血直流,我的老二像被螞蟻咬似的發癢發滾,旁若無人的霜霜接下來更將那個胸圍脫下來,露出那雙堅挺的肉團,在這兩個肉團的中央分別有一粒淺粉紅色的乳暈,我差點兒控制不了自己的軀殼衝上前擁抱她及與她做愛,此時,她再將她身體的最後一度防線解除,脫掉內褲的她活像仙女出浴似的站在我跟前……

不行了,不行了,我立即衝進她房內的洗手間將褲子拉下,除發覺內褲沾了少許因按奈不住而流出來的精液外,此時的老二已發滾得無可再滾了,此時,在洗手盆旁邊存放待清洗衣服的箱子中看到一件粉紅色的絲質胸圍,我立即拿起來,將老二夾放在兩個胸杯之間,由於胸杯位置有厘士花邊的關係,與老二磨擦時感覺特別爽快,不一會老二便發射了,經過七、八發連射後,終於將強壓下來的慾火完全悉放出來。

將地上的精液清理好後步出洗手間,見到一絲不掛的她已睡在床上,我給她蓋好被後便將她脫下來的衣物拾起準備放到洗手間中的小箱子處,當我走回洗手間時,發覺她的衣物正散發出與在她身上同樣的芬香,我忍不住將衣物抱緊在懷裡,俯下頭不停地嗅她的衣物,她的體香仍不斷地由衣物中展發出來,走進洗手間後,將她的每一件衣物也拿來嗅,此時,老二又再一次擡起頭來,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事實如此,總是感到她的衣物很溫暖似的,彷彿還殘留著她的體溫,我在想,若然擁有她的衣物不就是可以每天與她一起嗎?

於是,我在想如何可以將她的衣物拿走,若然拿著走的話,就算不給她發覺,當走到街上一旦不小心還會給途人誤以為我是偷內衣賊,想了一會終於想到解決的辦法了。

我將衣服全脫下來,首先拿起她的內褲,將那張黏有霜霜下陰分泌物的薄綿撕去後穿在自己身上,由於小底褲是絲質的關係,彈不及綿質的,所以穿起來比較緊身,但勉強還是得得到,可能由於老二變大了的關係,此時,我才發覺原來穿女性內褲是如此興奮的感覺,在洗手間內燈光照射之下,我看到我的臀部被這厘士內褲包裹得十分貼身,折射的光線令我感到自己的臀部變得十分圓滑,與女性的臀部外表無異,照照鏡子,還覺在兩腿之間有一些東西被小內褲夾著,將它翻出來後才發覺原來是厘士花邊,女性的內褲實在設計得很有美感,也很講究,難怪很多女性愛花錢買這類型的內褲穿,就連我也開始愛上穿這種內褲的感覺。

接著,我拿起她那件粉藍色的胸圍,並穿到自己的胸部,在背後的那個扣位也真的夠難扣上,不知霜霜是如何扣上的,第一次穿著胸圍的我明顯被這個扣子弄得手足無措,而且還覺得這個胸圍很細似的,於是,我便將胸圍拿下來研究一下,發覺原來可以將胸圍的帶子放寬一點,順便將扣子多扣幾次作為練習,然後再將胸圍再次穿戴,今次順利得多了,雖然已將帶子放至最寬鬆,然而穿起來還是感到緊緊的,穿胸圍的感覺很特別,有一種被簇縛的感覺,望著鏡子中的自己,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尤其是穿上如此絲質胸圍,能給人一種滑溜溜的感覺,側身望看到自己的胸部彷彿變得很豐滿似的,忍不住不停地撫摸及按壓自己的胸部,加上肩膀上那兩條粉藍色的帶子,配合胸圍上的厘士花邊,以及下身那條厘士花邊粉藍色小底褲,剛好像穿上套裝內衣似的,真的想不到幾小時之前還穿在霜霜身上的底褲及胸圍,現在卻穿在自己身上,那種興奮的感覺實在無法言諭。

在鏡前擺弄一番撩人的姿態後,拿起像絲綢質料滑滑的但卻又像綿質的小背心,貌似很細件卻想像不到很有彈性,很容易的穿好在自己身上,由於副有彈性,使上身每一處也被包得貼貼切切的,與自己平時所穿的鬆身衣服完全不同,小背心的帶子很幼,所以在穿著時也特別小心,看著鏡中玲瓏浮凸的自己,在小背心粉紅色的帶子下露出粉藍色的胸圍帶,加上在燈光照射下,可以隱隱約約地看到小背心之內所穿戴的胸圍及胸圍上的厘士花邊,太過興奮了,心也跳得很利害,只要將身體轉動一下,還可感受到胸圍與小背心磨擦帶來的快感,老二已硬得不能再硬了,而且還不時自動地跳著,粉藍色的小底褲已給老二流出來的精液弄濕了。

接下來,我急不及待地拿起那條厘士花邊絲質粉紅色小短裙,可幸小裙子是橡筋設計,所以腰圍三十的我也可以穿上身,生平首次穿裙的我,望著鏡中的自己,真的不感相信原來自己穿裙子是如此好看的,在鏡前轉了兩圈,小裙子亦跟著轉圍而飄起,露出可愛的粉藍色小底褲,想不到自己也會有走光的時候,停下來時,先見碎花白色底裙徐徐蓋下,將可愛的小底褲遮著,接著便是外層的裙子將底裙蓋著僅露出花邊,可愛極了,穿裙的感覺很清涼,像是沒有穿褲子似的,每走一步,裙子便會散開一下,前邊的裙邊會因為風的阻力而掩到雙腿,那種滑溜溜的感覺與穿牛仔褲完全不同,實在叫老二難受,真難想像自己如此穿著走在人來人往的街上是如何的感覺。

將座廁的蓋子放下來,坐在蓋子上,由於小底褲是絲質的,所以感到很滑,而且很舒服,然後將絲襪褲慢慢穿上,黑色的底色,配上黑色的碎花圖案,顯得十分高貴而且大方,當將絲襪褲拉到腰間時,絲襪褲那種收縮彈性令我舒服得來並產生無比的快感,不單止感到臀部被絲襪褲的彈力向上推高了,還感到雙腳給牢牢地包裹著,而且還包得緊緊的,尤其是我的老二那部份,給絲襪褲包得很爽,望著自己的腳,彷彿變得很修長似的,亦充滿了神秘的感覺,用手撫摸自己雙腿,從來沒試過如此滑溜的,真的興奮無比,若果不是剛才射了一次,相信現在已忍不往射精了,我站起身來,向前走了兩步,起初雙腳感到有少許清涼,但不到兩秒便變得很溫暖,穿絲襪真的很舒服,若果可以的話,真的想無時無刻也穿著絲襪。

在廁所的旁邊,放有一雙毛毛拖鞋,看來是霜霜的,因為這個廁所是霜霜房間所配套的,我走前彎身拿取拖鞋時,感到所戴的胸圍與小背心、老二與小底褲和絲襪與小裙子因磨擦而產生的感覺,令我極度興奮,尤如與女朋友做愛雙雙到達高潮時的感覺似的,簡直震撼全身,穿著毛毛拖鞋後,感到腳部與拖鞋之間變得很滑,相信這就是穿著絲襪所獨有的感覺,走回鏡子前望著自己,真的很漂亮,很女人,我控制不了自己,拿起放在洗臉盤旁邊的唇膏,塗在自己口上,整理一下衣服,就像一個小女孩將要外出會男朋友般仔細打扮,發覺總是欠了甚麼似的,最後想起原來欠了一件頭飾,我想起霜霜頭上的那個hellokitty髮夾。

我慢慢地推開廁所門,看到喝醉了的霜霜仍然躺在床上,於是我輕輕地走出來,走到她旁邊,此刻的感覺實在很強烈,除了心臟跳得快要跌出來似的外,就像一個賊在偷竊時隨時被發現的那種心虛感覺,全身發熱。

我竟然在霜霜的家,霜霜的房內,當著霜霜面前穿著她脫下來的衣服,以全身女裝走在霜霜的面前,實在刺激到不行,走到霜霜面前,見到她還在睡,心情才稍為放鬆一點,但還是興奮得在喘氣,我望著她頭上的髮夾,真的後悔剛才將她扶放在六呎床的中央位置,要取到她頭上的髮夾最少也要爬上床邊,於是我極小心地爬上床去,但當穿了絲襪的雙腿一接觸到那絲綢床玉及她所蓋著的絲綢綿被時,那種既舒服又涼爽又滑溜的感覺實在過份地有吸引力了,我把心一橫,心想既然她喝醉了,怎會如此容易醒過來,於是,我慢慢地躺在床上,拉高綿被蓋著自己,全身就像塗滿了肥皂般似的,小背心及絲襪褲在被窩內變得異常滑溜,這種感覺將我推往興奮的煉獄,若果不是身體尚算強健想信已興奮得暴血管及心臟病發了,輕輕地轉身,將頭縮進被窩內,立即聞到霜霜的體香,此時我情慾變得非常高漲,很想將霜霜攬著,吻她,與她做愛,但僅存的理智告訴我不能這樣做,於是我將頭申出被窩,並申手準備拿取她頭上的頭飾。

我被她嚇得目定口呆,只懂得站在床上,腦海一片空白,然而她不單只沒被身穿女裝的我嚇到,反過來很鎮定地立即從床頭取來一部數碼相機,將女性打扮的我拍下來,並開始指著我哈哈大笑,此時,我立即想將身上的女裝除下來,當我用手將絲襪褲及底褲準備拉下脫出來時,只拉了少許,老二便在霜霜面前不足一呎的距離彈了出來。

跪在床上的霜霜立即用手握著比鋼條還要硬的老二,女性的手掌一般不會很大,霜霜的手也一樣,我的老二就是給她整張手掌緊緊的握著,霜霜還說我的老二很熱,還問為何感到老二會不時自己跳動的,然後她望著老二尖尖上的那點精液再凝望著我,當我望著她那含情脈脈的雙眼及那張迷人的小嘴時,老二終於忍不住射精了,好射不射,偏偏射在霜霜的臉上,還看到有部份精液射進霜霜的口內,本來心想今次死定了,怎知霜霜不單止沒有生氣,將口中的精液連同口水吐掉,還將臉上的精液用手撥走,由於找不到紙巾,索性將精液抹在床玉上,反正剛才老二最後那三、四次續射出來的精液也是射在床上。

之後霜霜站起來,推開我雙手,還替我穿回已半拉下來的小底褲及絲襪,並向我說出其實她亦對我有好感,在卡拉ok時只是扮喝醉好讓我送她回家後有進一步行動,還說我很君子,沒有趁機會佔她便宜,算是一個很可靠及正直的人,只是可惜不知為何我會扮女人而已,而我聽完她的說話後亦將我穿女裝的原因說出來,她聽後亦表示明白我的意圖,還問我穿女裝是否很舒服,老實說,穿女裝真的很舒服,全身都變得很油滑似的,而且穿衣的感覺與穿男裝完全不同,我還說很嫉妒女孩子能天天穿得如此走在街上,霜霜聽後說我也可以理所當然的這樣穿女裝,但只限在她的房間內,並解釋她喜歡我就會接受我這種行為,接著,她緊緊擁抱著我,我亦緊抱著她,兩人就在床上不斷打滾,互相撫摸著對方身體,並開始接吻起來,我們的舌頭在彼此的口中不停地互相黏著,她的口水很甜,且略帶香味。

此時,我的小背心與她的睡衣相互磨擦,令我再次產生了快感,而最難以形容的就是彼此所穿著著的絲襪互著接觸及磨擦所產生的滑滑感覺及「沙沙」的磨擦聲音,使我興奮得實在無法形容,老二又再一次擡起頭來,不偏不倚地頂著霜霜的陰部,霜霜隨時發出一下嘺嗲的呻吟聲。

「呀~~~~~~~~」

她的呻吟聲令喚醒了我的獸性,我立即將小背心及霜霜的睡裙扯脫,反正我倆的衣服也沾滿了床上的精液,脫掉也較好吧。我們兩人此時停了下來互相對望著,不到兩秒後兩人的呼吸隨即急促起來,又擁抱在一起不斷接吻,此刻,霜霜更想將她的胸圍脫掉,但給我阻止了,因為我發覺我們在擁抱的時候,胸圍與胸圍的磨擦所產生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而且加上兩人所穿的絲襪同樣在磨擦所產生的快感及滑溜溜的神奇感覺,令到我的老二變得火熱及奇硬無比,雖然老二隔著兩條小底褲、絲襪褲及一條裙子,但亦感到霜霜的下陰開始熱起來,在老二不斷的撞擊下,霜霜終於呻吟起來。

「呀~~~~~~~~~~我想要呀~~~~~~~~~~~我想要呀~~~~~~~~~~~~~~」

於是,我將霜霜的腳托高擱在肩膀上,發覺那條紫色滑滑小底褲已濕了一片,我用手指在往濕的位置揉了兩下,霜霜的呻吟聲變得更加嬌嗲、更加大聲。

「呀~~~~~~~~呀~~~~~~~~~~我想要呀~~~~~~~~快呀~~~~~~~~~~快呀~~~~~~~~~~~~~」

我將她的內褲脫掉後,見到她的陰唇不斷流出愛液,一直從臀隙往下流,於是,我用舌頭往她的小洞穴處進發,不停地遊來遊去,又用舌尖頂進滑濕濕的陰穴,霜霜便立即大叫起來,雙手將床鋪抓作一團,而且抓得非常緊。

「哇呀~~~~~~~不行了,不行了~~~~~~我…….我要做愛呀~~~~~~~~~快插進來…………….」

霜霜還沒大叫完,由她的小穴中噴出愛液,我的臉首當其衝,在來不及閃躲之下弄得我滿面愛液,部份愛液沿著股溝不斷往下流,並滴到床上。我將霜霜的腳放回床上,霜霜已立即曲座起來抱著我。

「呵~~~~呵~~~做愛~~~~~~~做愛~~~~~~~~~~」

不停喘著氣的霜霜狂叫著,並將我的絲襪連小底褲一同往下脫至大腿中間位置,已急不及待地躺下來不停呻吟著。

其實我也很辛苦,此刻的我,已給老二控制了,雙手撐在床上,用雙腿將霜霜的雙腳弄開,就是這樣,老二便立即勇往直前,想不到第一下便成功插入,而且很順利,我感到她的陰度很窄,但卻有很多愛液,在插入的瞬間,我感到她的愛液隨著「吱」的一聲給老二迫出來了,弄得我倆的絲襪滿是愛液,老二在她的小穴中不停進出,每進出一次,便會聽到小穴發出的「吱」、「卜」聲,愛液亦不停地湧出來,而霜霜的叫床聲也越來越大聲,同時亦越來越嘺嗲,在床上的她不停地伸腳及腰部不停地扭動,雙手亦不停地在床上亂查,完全不像平時文靜的她。

經過數十下不停地抽出、進入、抽出又進入後,她的陰度特然變得更緊,緊緊地將老二夾著,而老二此時亦終於不能支持下去,就在小穴的最深處發射了,老二在她的小穴深處一共吐了七、八下,兩人此時亦停下所有動作,我亦伏在她身上一同急喘著氣,十數秒後,老二在小穴中慢慢變軟及變細,自動地從小穴中流了出,而小穴亦在幾秒之後,慢慢流出透明及奶白色的愛液及精液。

我們還彼此相擁著,小休了兩分鐘,回氣後,霜霜又開始吻我,於是我們又緊緊抱在一起,並開始接吻,穿女裝與女孩子做愛的感覺太正了,真的無法形容,尤其是看著自己穿著胸圍、女性底褲、絲襪及裙子與同樣衣著的女孩子做愛,實在是令人興奮得不知如何用筆墨形容,我倆在床上繼續抱成一團,不繼互相撫摸,身體不停地互相依偎,剛才流出來的愛液及精液在床上混為一體,並黏到我兩全身每一個部份。

此情此景,又令老二再一次硬起來,霜霜亦感覺到我的老二開始變大變長,毫不客氣地將頭縮到被內,特然間我發覺老二被霜霜用口含著,還在不停地吸啜,很快地,老二便完全變硬,我立即將被子移走,我們除了有穿胸圍及絲襪外,便是肉白相見,我將霜霜的身體反過來伏在床頭位置,再將她的臀部升起,老二便從後直插入小穴,同樣地也一擊即中,順利進入,此時發覺她的愛液較剛才流得更多,老二不停地進出,愛液便流過不停,每當老二插進去,除了聽到原來由「吱」的聲音變為「習」的聲音外,還見到愛液不停地給老二迫出來,由四方八面從小穴與老二之間的夾位噴出來,我的絲襪及裙子也給弄得濕透了,見到如此情況,我變得更加興奮,今次瘋狂地抽插,霜霜便不停地大聲呻吟著,特然間霜霜大叫一聲後,在小穴中的老二感到給一股暖液包著,相信是女性的潮射吧,老二在拔出來時,小穴立即湧出一條黏狀愛液柱,直流到床上,眼看著正在回氣中的霜霜,老二已受不了,再一次插入她的小穴,在經過兩三回進出後,小穴又變得更加潤滑,由於我已射了三次精,加上剛才也耗掉不少體力,所以抽插的速度放慢下來,但反而覺得更加興奮,先來一下深深的插入,拔出來後,再輕輕地將老二插入二分一或三分一再拔出來,之後來一下快的深深插到小穴內,再慢慢的拔出來,重覆又重覆,霜霜不知為何變得更加肉緊,雙手在床上亂抓及大叫。

「呵哎~~~~~爽死人了~~~~~~~不要這樣折磨我~~~~~~~~~~~~不要這樣~~~~~~~~~~~」

霜霜在另一次潮射之後,老二亦捱不下去了,再一次在小穴內的最深處射精,一邊射精一邊慢慢地拔出來,又慢慢地插回去,剛好射了六、七下,直至老二變細變軟後才自動從小穴中滑出來,而小穴亦不停流出我倆的做愛結晶,之後我倆也倦得不能再倦,我拉好小底褲及絲襪褲,便從床角拉回被子蓋好後,便抱著霜霜一同睡在滿是愛液及精液的被窩中了。

自此後,每逢假人又剩下霜霜一人時,霜霜總是要我到她家做愛,而且還要我先作女性打扮,穿上女裝後才跟她做愛,有些時候還一同化妝後再做,若然她約我做愛那天我沒空也不能給她推掉,因為她會以我扮女人的相作威脅……

此時,霜霜特然將被子掀起,本來一絲不掛的霜霜不知何時已穿好一件粉紅色的半透明絲綢吊帶睡裙,透過睡裙可看到她內裡還穿戴著一個深紫色的胸圍,而下半身亦可透過睡裙看到她穿著了一條深紫色的底褲及粉紅色的吊帶絲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