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微乳女友(廿)長洲最後一夜

 微乳女友

作者:熊目燒飯

 (廿)長洲最後一夜

一陣痕癢感由手臂傳來令我轉醒過來,眼前是一堆還微微燃燒著的爐火,天

生很招惹蚊子的我被叮了好幾十下,各處痕癢的同時頭部也傳來一陣又一陣暈眩

及赤痛,眼前除了熟睡的Kazaf外就看不到其他人。

我努力用那赤痛不已的腦部去整理現下狀況,只記得今天是大家在長洲最後

一夜搞了個告別晚會,大家今天都很盡興,買回來的幾箱啤酒最後都喝光光了,

後來阿Ken把帶來的威士忌酒分給大家喝,酒一入肚如像火燒之後一團熱氣由

胃部回流到頭部,那一刻已開始有點不勝酒力,本想只是小睡一下卻不知不覺睡

沉了。

記憶到此刻總算整理過來,我扶著椅子試圖站起來,可是暈眩感依然有點力

不從心。我搖搖晃晃的經過大廳準備回房休息,就在到達房間門外的一刻竟聽到

女友的聲音。

「唔……哼……好熱……唔……開冷氣……胸口好熱……呀……唔……幫我

脫……唔……」

我心想莫非女友在說夢話?正當我放到手把上去時,突然聽到一把沙啞男聲

隨之而響起:「真的要脫嗎?要脫妳的小背心還是褲子?」

「唔……哼……都脫了……好熱……好悶……」

我認得出聲音主人是阿Ken,而聽到女友叫他脫衣服心中卻寒了一下,正

當我要扭開門把想壞這討厭傢伙的好事時,腦內突然想起色文中的及時出現解救

女友橋段,雖然我不想辛苦追來的女友被人上了,可是一直想當第三者觀看女友

被人上下其手的角色,這次可是難得的機會。

我在門外掙扎了一下,最後也戰勝不了心魔,放輕腳步沿路退出大廳,經過

燒烤爐繞到屋後的草地去。但是現實中並沒有色文那樣進展得順利,先是到步後

發現房間的百葉簾已被拉上而且沒有燈光,其次是我又招來一堆蚊蟲招呼我,再

次証明了世上沒有白吃的午餐。

我忍著被蚊叮咬的痕癢在地上找來一支枯樹枝,慢慢把那張百葉簾推高一點

露出一條小小的縫來,就如之前所說房間黑漆漆完全看不到房中二人在幹什麼。

「唔……哼……好熱……」

「想脫褲子?慢慢來,一會就把妳脫光光。」

「唔……好癢……不要……哎……好癢……唔……不要扯……哎……」

「乳頭真夠凸,真是超好捏。唔……嘖嘖……而且味道也不錯,不知乳頭是

什麼顏色的呢?」

突然傳來「滴達」一聲,在小縫右邊忽然傳來一度強光,由於眼晴適應不過

來,條件反射的合起雙眼來。當再次張眼時,眼前情境的確令我又愛又恨:女友

的小背心已被拉到小腹上去,一雙32A的乳房大喇喇的暴露於空氣中,右邊的

乳房皮膚上明顯留著微紅的指印,左邊乳暈四週更留下了一片紅印,她那兩顆微

粉紅色的乳頭此時更見鮮紅,可想而知阿Ken是如何粗暴地對待我女友小恩。

阿Ken站在床頭燈附近欣賞著女友,並沒有再作出更進一步的動作,未幾

阿Ken再由床頭走回床尾,慢慢地趴到女友身上開始咬吮起女友那早已硬翹翹

的乳頭來,看到這裡我的下體都不由自主地慢慢挺立起來。

女友可能真的太醉,完全沒有意識到阿Ken對自己做的事,阿Ken吸吮

得「嘖嘖」有聲。「唔……啊……好癢……好熱……呀……」女友被阿Ken吸

吮得微微的把小嘴張開繼而低呻著,低呻同時女友竟然下意識的伸手到自己下體

像抓弄什麼似的。

與此同時阿Ken也停下吸吮女友的動作,慢慢轉移去吻女友腋下,不時還

有舌頭舐腋下位置搞得女友不時扭動著,扭動間我看到女友的熱褲的鈕扣早被解

開,此時我終於知道她方才伸手到下體幹什麼,此刻女友那條熱褲不能再當是一

度防線,因為只要阿Ken用手一拉,內褲連同熱褲就會被一起拉下來,到時女

友可真算是全裸狀態。

我心裡卻是掙扎非常,一邊對自己說這時候正是自己出現時候,一邊身體就

不想動,眼睛還一直固定著沒想移開過,就這樣遲遲還沒有動身去營救女友。

看著阿Ken從女友腋窩開始慢慢轉移到她粉頸上去,女友雖然還是迷醉狀

態,可是生理反應卻沒有因此停下來。從床頭燈光映照下,女友的臉由原本酒醉

的微紅變得像紅蘋果一樣的紅,而小嘴也不時一開一張的喘氣呻吟著,首次以第

三者看女友進入生理狀態可真是第一次,更令我更難移動身形啦!

阿Ken吻弄了一下女友嬌嫩的身體後慢慢伸手到女友的下體去,他並沒有

把女友的褲子拉下來,只是從張開的熱褲褲頭直接伸手進她的內褲去撫弄起來,

就在阿Ken伸進的瞬間,女友不期然的抖動了一下,這樣的反應我已猜想到阿

Ken的指頭順利地進入了女友的小穴裡去。

未幾阿Ken就由溫柔而慢的速度轉為粗暴快速的動作,女友也開始無意識

的咬起嘴唇並雙手抓住披單來,而且慢慢就聽到女友下體傳來「嘖嘖」的水聲,

水聲也跟著阿Ken挖弄的速度更見明亮。

就在女友雙腿慢慢弓起來時,阿Ken突然止住所有動作並抽回那張濕漉漉

的手,露出自豪的表情看著那張佈滿淫水的手,他舐了手上的淫水一下並露出不

太滿意的表情,後來還「呸」一下把唾液吐到地上去,他繼而慢慢從女友身上退

回床尾去,並站著像期待什麼事發生似的。

就在我疑惑間,看到床上袒胸露乳的女友由軟趴趴不動開始慢慢用著雙腿細

磨著,後來下體更是開始自己扭動起下身來,這還不止,她竟然自己開始拉動起

熱褲來,幸好的是女友並沒有把她那圚大的臀部抬起,所以只是露出少許稀疏的

陰毛來,可是她本人好像不太滿意,一直一邊扭一邊伸手狂抓熱褲邊緣。

就在我專注著女友時,阿Ken又再次趴到女友身上,可是他今次和之前不

同,不同在於他把自己褲子脫了並露出一條又粗又黑的肉棒來,並用手抓住女友

的臉頰。我當然不笨,這下我終於決定動身去阻止,由於女友從沒幫我口交過,

如果就這樣迷迷糊糊的把第一次交給這樣的人,我可真是過不了自己關口。

我立即低著頭沿途經草地退回燒烤爐去,跌跌撞撞的帶爬帶跑來到渡假屋門

前,可能沿途碰到不少東西,就連熟睡在外頭的Kazaf都被吵醒,可是我並

沒有空閒理會她,繼續半跑半爬的衝入大廳來到房門前。

這時我已聽到房內一陣物件撞擊及跌倒東西的聲音,後來更聽到百葉簾的舞

動聲,並在屋後傳來一下沉重的墮物聲。當扭開門把瞬間,房內一切回到黑暗,

只有從大廳照進來的微弱光線,看到床上女友的背心已拉回原位,可是熱褲鈕扣

依然敞開,還看到女友的小手不時還在拉弄著。

就在我準備把門帶上時就聽到詩敏從樓梯走下來,我輕輕把門帶上並偷聽著

外邊的動靜。

先是聽到Kazaf的聲音:「哎∼∼頭好痛∼∼嘩!阿Ken你幹什麼一

身都是樹葉?」

阿Ken竟然用不客氣的語氣對Kazaf說:「關妳屁事!」

繼而詩敏的聲音也響起:「怎樣啦?你是不是喝多啦∼∼」

「沒有喝多!來∼∼我們回房去!」

床聲從上邊傳出來。

Kazaf也大罵:「靠!又幹那回事,我們不用睡嗎?」此時也聽到小柔

的聲音:「算了吧,我們先在大廳坐坐再回去。」之後就聽到大廳傳來微弱的電

視聲。

此時我才鬆口氣慢慢坐回床上,看著睡態不好的女友,我突然覺得原來偷吃

偷窺及設計女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滿累人的,真的好佩服那些設計自己

女友的人,今次可算是及時出現,不知下次還有沒有那麼幸運。

就這樣想著想著睡意又再襲來,可是我還是撐著身子到浴室濕了條毛巾幫女

友抹了一下身子,以免女友發現身上有另一個人的味道。當一切善後完已經是早

上五時,已經傳來一陣陣的鳥兒聲,而大廳及上邊的屋子也靜了下來。隨著這樣

平靜的氣氛再加上累透的我最終還是一下倒到床上去。

彷彿睡了一會就被女友叫醒,我們開始準備執拾行李回程,到達市區後我和

Kazaf交換了手機號碼,說有空就出來再聚之後就分手各自回家。長洲之行

就這樣完結,回想一下都可算是有得有失。

 (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