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玉婷

本文最後由DHBlock於2010-1-1622:59編輯

包玉婷今年剛滿二十歲,有著高挑的身材,細細的腰,圓滑上翹的屁股,身上每個女性的器官表示她已經發育的很好了,乳房雖不是特別大,可是卻很挺拔,這一切都讓她很驕傲。

她的男朋友比她大14歲,性經驗豐富,他第一次看見包玉婷就想狠狠干她,可她最多只讓他隔著衣服摸摸乳房而已,終於有一天機會來了。

這天,包玉婷到他家來玩,天氣很熱,包玉婷只穿了件薄薄的緊身短袖上衣,一條緊繃繃的牛仔褲。薄薄的衣服顯得她的兩個乳房是那麼的飽滿和堅挺,牛仔褲更凸顯出她迷人的細腰和屁股。

他把包玉婷按在床上,撕掉了上衣和褲子,包玉婷只剩一個胸罩和三角褲保護著她。包玉婷已經給他弄得渾身發軟,軟綿綿的躺在床上。

他把包玉婷壓在身下,包玉婷白嫩的身體在黃色的燈光下發出迷人的光,兩個高聳的乳房隨著呼吸一上一下的劇烈起伏著。

他伸出兩只大手,緊緊握住了包玉婷的兩個大奶子,隔著薄薄的胸罩像揉面一樣的搓、捏—包玉婷還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用手這樣肆意的玩弄自己的乳房,雖然隔著乳罩,可一股酥麻的感覺還是傳遍全身,她差一點就忍不住呻吟起來。

他看著包玉婷嬌媚的臉上緊皺的眉頭,就知道包玉婷快忍不住了,他一把扯掉了包玉婷的乳罩,兩個白嫩高聳的乳房展現在他的面前,沒有了乳罩的束縛,包玉婷的處女玉乳還是向上高高的聳立著,頂上是紅豆大小的乳頭。在包玉婷的尖叫聲裡,他的兩只魔爪一手一個的緊緊抓住了包玉婷最敏感的奶子,毫不憐惜的用力搓揉。他一緊一松的捏著包玉婷肥大的乳房,白白的肉從他的指縫中露出來。

在他熟練的玩弄下,包玉婷緊咬的嘴終於張開了,發出了迷人的呻吟:“好哥哥—-輕一點—嗯—-不要了——不要——”

包玉婷迷人的嬌哼更加刺激了他的性欲,他淫褻的用粗糙的手掌摩擦著包玉婷紅嫩的小奶頭,這可是包玉婷對性刺激最敏感的部分,包玉婷被他玩的乳頭立刻變得硬硬的。包玉婷用力的扭動著身體,想擺脫他的手掌,可包玉婷扭動著的身體讓他更加的興奮,他松開一只乳房,低頭把包玉婷的一個乳頭含在了嘴裡,用舌頭快速的舔弄。

“啊——不要這樣!!—–嗯—–好難受——不要!—-求你了!”包玉婷尖叫著。可她的乳房卻開始有了變化,一對乳房被他揉搓的越來越脹大,比平時要整整大出一圈,他恨不得把包玉婷整個乳房都吞下去。包玉婷這對迷人的奶子被他整整玩弄了半個鐘頭,包玉婷已經沒有一點反抗的力氣了,這時他的另一只手松開了包玉婷的乳房,慢慢伸到了包玉婷的大腿上,隔著小三角褲,摸著她最神秘的下體。

他突然發現包玉婷的內褲已經濕了一小片,包玉婷這時也發現了他的企圖,連忙叫著:“哥哥—不可以—”他淫笑著:“小浪貨,水都流出來了,還說不想要!”

他按住包玉婷的大腿,就要脫包玉婷的內褲,包玉婷緊緊的並攏大腿,希望能擺脫他的蹂躪,可這樣的動作只能激起他更強的獸欲。

他用力撕爛了包玉婷的內褲,這時包玉婷已經是全裸的躺在床上,被他揉搓了30分鐘的兩個乳房高高的聳著,兩條玉腿緊緊的並攏,可中間那片黑黑的陰毛卻暴露在他面前。他興奮的喘著氣,用力拉開包玉婷的大腿,把頭伸進去,細細的看著這個美女迷人的處女地。他想不到包玉婷這樣一個純情的女生會有這麼濃密的陰毛,那迷人的倒三角形從陰埠延伸到大印唇的兩邊,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緊緊的閉著,只有一點亮晶晶粘液從裡面滲出來,那是他剛才揉包玉婷的乳房的傑作。

包玉婷還是頭一次被人這樣看自己的陰部,她都能感覺到他喘的熱乎乎的氣噴在陰唇上。他把自己的一只手按在包玉婷的陰唇上,來回的磨娑,很快他就感覺手掌裡面濕乎乎的一片,松手一看,從大陰唇的縫裡面流出越來越多的白色粘液,包玉婷叫的聲音也變得越來越淫蕩了:“啊—–不要!—-嗯——輕輕—-輕一點!—-好癢——-嗯!—–好難過!—–”

他淫惡的笑著,聽著包玉婷話都說不清的呻吟,他還發現包玉婷另一個生理上的細微變化—原本緊緊關閉著的兩片肥厚的大陰唇,在他粗糙的手掌的搓揉下,本能的充血脹大,開始向兩邊微微分開,露出了裡面紅嫩的兩片小陰唇,黃豆粒大小的陰道口也暴露在這個大色狼面前!

他看的血脈噴張,這一點點的細縫顯然不能滿足他高漲的獸欲,他捏住包玉婷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用力向兩邊拉開,包玉婷最神秘的性器官被他這樣粗暴的玩弄和分開,露出了被陰毛和大陰唇遮掩的處女地。他貪婪的看著包玉婷紅紅的小陰唇和更深處的尿道口、陰道口,他猛地低下頭,把他的嘴緊緊貼在了包玉婷的“嘴”上—包玉婷被迫張開兩條修長的大腿,任他用力扒開自己的陰唇,可沒想到他竟然用舌頭舔自己的那裡—-“嗯—–好癢—!—–好哥哥!—-別這樣!——–啊!—–不要!——癢癢—癢死了!—-”

“啊—-別伸進去!—-求你了!—求-求–求求你!”

包玉婷無力的尖叫著、呻吟著、喘息著—–用盡最後一點力氣扭動著細腰和屁股,希望擺脫他的嘴對自己的攻擊,可包玉婷扭動的裸體讓他愈加的興奮和粗暴,他把包玉婷的兩片大陰唇翻的大開,舌頭用力的舔著大陰唇的內面,舔的包玉婷不停的淫叫:“別!—不要!—不-不要!—-好難受!—-啊!—-救命!—-”

只見床上一個性感的青春美女大張著白玉般的雙腿,兩腿間被一個中年男人死命的玩弄,整個房間裡充斥著女生嬌媚的哼叫,床被包玉婷扭動的裸體弄到輕響,包玉婷無力的抓著床單,忍受著來自陰唇裡面的性攻擊。

隨著包玉婷的叫聲越來越大,從她的肉縫裡滲出的白色粘液也越來越多,順著陰唇流到肛門上—大腿—-屁股——-一直流到床單上。

他靈活的舌頭越來越放肆和大膽,慢慢的從大陰唇到小陰唇,最後他把舌頭從包玉婷黃豆粒大小的陰道口裡伸了進去,開始一進一退的弄。包玉婷只覺得陰道口一陣陣的酥麻,本能的想夾緊雙腿,可他卻大力的扳開包玉婷的兩條大腿,看著包玉婷原本緊閉的大陰唇被他玩的向兩邊分的大開,白漿一股股的從陰道口湧出來—–他終於忍不住了,掏出了自己脹硬了個把鐘頭的大雞巴,真正的蹂躪就要開始了!

包玉婷終於感到他的舌頭離開了自己的陰道口,這才悄悄松了口氣,她紅著臉想低頭看看自己的下面被他干成了什麼樣子,卻一眼看見了他青莖暴露的粗大雞巴。包玉婷雖然從電視裡看過男生的陰莖,這時卻突然看到這麼粗大的一根,頓時嚇的尖叫起來!

“哥哥—-你的—你的—怎麼這麼大!—不要!—–我會死的!—-求你了!—-請你別!—–”

“小婊子!今天就是要你死!—看我不干死你!!-”他淫邪的怪笑著,把他脹硬的亮晶晶的大龜頭頂在了包玉婷的陰唇縫裡,包玉婷本能的一邊尖叫,一邊扭動屁股,想擺脫他大雞巴的蹂躪,想不到她扭動的身體正好讓她濕漉漉的下體和她粗大的雞巴充分的摩擦,他以逸待勞,用右手握著大雞巴頂在包玉婷的陰唇裡面,淫笑著低頭看著包玉婷扭動著的玉體和自己巨大陽具的摩擦。只幾分鐘,包玉婷就累的氣喘吁吁,香汗淋漓,像一灘爛泥一樣癱軟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了。包玉婷本能的扭動和掙扎不光不能幫自己什麼,反而讓自己柔嫩的陰唇和他鐵硬的龜頭充分的摩擦,給他帶來了一陣陣的快感。

他用右手扶著自己20釐米長的粗大雞巴,把乒乓球大小的龜頭對准了包玉婷的小洞口,屁股突然向下一沉,鐵硬的大龜頭頓時擠進去了5釐米。

包玉婷只覺得陰道口好像被脹裂的疼,“不要!—–請你!—請—別——不要!!–啊!—–好疼—-不—-不要呀!—-”

他邪笑著,看著自己的龜頭把包玉婷豆粒大小的陰道口脹的大開,包玉婷痛苦的尖叫讓他獸性大發,他只覺得包玉婷溫暖濕潤的陰道口緊緊包住他的脹硬的龜頭,一陣陣的性快感從龜頭傳來,他屁股向後一退,趁包玉婷松口氣的一剎那,再猛挺腰部,一根粗大的陽具狠狠的戳進包玉婷的陰道深處,包玉婷被他戳的差點昏過去,陰道裡火辣辣的疼,又酸又脹的難受。

“不要!—-嗯!—–不要嘛!—–疼!—疼死—疼死了!—-啊!—-別!—–停—下–”

他色咪咪的看著自己興奮的青筋暴露的陽具被他戳進去了一大半,包玉婷的陰道就好像一根細細的橡皮套子,緊緊的包住他火熱的大雞巴,一股股白色的淫水正從雞巴和陰道口的結合處滲出來,他的雞巴興奮的發抖,哪還管身下這個性感玉女的死活,他再一用力,在包玉婷的慘叫聲裡把20釐米長的大雞巴整個的插了進去!

他這才把眼光從包玉婷淫糜的下體移到她的臉上,他下意識的看了看鐘,已經過去了2個鐘頭,床邊是包玉婷被撕爛的內衣褲,床上是一個陰道裡戳著他大雞巴的美女。

包玉婷的眉頭緊皺,牙關緊咬,努力忍住不發出呻吟,她也發現自己越叫,他就干的越狠,可來自陰道裡那脹滿的感覺,又好難過,不叫出來就更難受了!

他從包玉婷的臉上讀出了這些隱秘的信息,下體隨之開始了動作。他三淺一深的緩緩干了起來,粗糙的陽具摩擦著包玉婷嬌嫩的陰道壁,一陣陣摩擦的快感從包玉婷的陰道裡傳遍全身,包玉婷緊咬的牙齒松開了,迷人的叫聲隨之在房間裡響起:“好哥哥—–別!—-別這樣!—-好舒服!—嗯!-嗯——嗯!——-不要!—-不要了!—–”

他趴在包玉婷的身上,抱著包玉婷香汗淋漓的玉體,包玉婷脹大的乳房緊緊貼著他,他一邊吻著包玉婷,腰部不停的前後聳動,繼續著三淺一深的干法,床輕輕的搖,一直搖了15分鐘。包玉婷也從中感到了從沒有過的美妙感覺,可她發現他喘氣越來越粗重,說的話也越來越不堪入耳:“小騷貨!老子干的你爽不爽!小婊子!看我不戳死你!我戳!—戳!”

他越來越興奮了,這樣的輕柔動作已經不能滿足他的獸欲,他猛地爬起身,用力拉開包玉婷的大腿,搭在自己肩上,低頭看著雞巴對包玉婷的狠狠奸淫,他開始每一下都用盡全力,20釐米的雞巴一戳到底,頂到包玉婷的陰道盡頭,在他的鐵棒的瘋狂動作下,床都發出嘎吱嘎吱的大響,其中還夾雜著包玉婷聲嘶力竭的慘叫聲。在他這根大淫棍的攻擊下,包玉婷的陰道裡分泌出更多的淫水,滋潤著包玉婷嬌嫩的陰道壁,在他的猛戳之下,發出“撲哧—撲哧”的水響。這些淫聲讓他更加的興奮,他扶著包玉婷的腰,不知疲倦的抽插。

包玉婷無力的躺著,只覺得全身被他頂的前後不停的聳動,兩只乳房也跟著前後的搖,一甩一甩的扯的乳根好難受。包玉婷很快發現他的眼光也集中到了自己的兩個乳房上,包玉婷驚恐的看著他把手伸了過來,抓住了自己活活跳跳的兩個奶子,開始了又一遍的蹂躪。這一次他好像一個野獸一樣的狠狠揉搓自己飽滿的奶子,好像想把它揉爛似的,白嫩的乳房很快被他揉得紅腫脹大,顯得更加的性感了。

他的雞巴也沒有閑著,他一邊用手玩弄包玉婷的兩個肥乳,一邊用腰力把雞巴狠戳,鐵硬的龜頭邊沿刮著包玉婷陰道壁上的嫩肉,黃豆粒大小的陰道口也被他粗大的陰莖脹得有個雞蛋般大小,每一次他抽出雞巴就帶著大小陰唇一起向外翻開,還帶出包玉婷流出的白色濃漿—-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包玉婷已經被他干的半死不活,床上是她一頭零亂的長發,有的還搭在她汗濕了的乳房上。他則像一只發情的野牛,把包玉婷這樣一個清純的處女按在床上野蠻的蹂躪,已經過了2個小時,畢竟他的雞巴不是鐵做的,包玉婷又是一個這樣千嬌百媚的處女,在她細細的陰道裡干了2個鐘頭,他的雞巴終於忍不住了,他像野獸一樣的狠狠戳了最後幾十下,用手緊緊抓住包玉婷的兩個肥奶子,從他的馬眼裡猛地噴出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包玉婷只覺得好像是有開水淋進了自己的子宮裡,她最後扭動了幾下細細的腰,那股白漿又如泉水般湧出——他這才真正仔細欣賞著包玉婷的迷人裸體,乳房被他大力揉搓得紅腫脹大,乳頭像兩個紅葡萄微微顫抖著,細細的腰身,平坦的小腹下面是那片茂盛的森林,陰毛也濕淋淋的再也蓋不住女性最誘人的性器官。包玉婷的兩片大陰唇被他干的充血脹大,向兩邊完全分開,裡面的陰道口還微微張開著,一股股白色的濃漿從裡面不停的流出來——–隨著他精液的射出,房間裡突然變得好安靜,男人野獸般的吼叫,女生淫蕩的呻吟都停了下來,只有包玉婷輕輕的喘息聲。

他將雞巴從包玉婷的陰道裡抽出來,他射出的精液還在從裡面不停的流出來,他色咪咪的對包玉婷說:“小賤貨,裡面流出來的是什麼呀?”

包玉婷頓時羞的臉紅紅的,嬌嗔道:“討厭啦!明知故問,不都是你的—-你的—–髒–髒東西”

“什麼髒東西呀?說啊!”

“是—是–精液”話到最後,如蚊吟一般,細不可聞。包玉婷羞的這副可愛模樣,和她剛才被戳的尖叫時完全判若兩人。

他火辣辣的眼神又開始在包玉婷的裸體上掃描,包玉婷連忙想用床單遮住自己裸露的身體,可太晚了,他的雞巴又一次興奮的勃起了,有了包玉婷第一次的滋潤,它更是粗大堅挺。

他像一頭惡狼似的,猛的撲在包玉婷的裸體上,包玉婷的陰道裡還是濕乎乎、滑膩膩的,這次沒有了性愛的前奏,只有他原始獸欲的發泄。他和剛才一樣,把包玉婷兩腿拉得大開,把他脹的紫黑的粗大肉棍頂在包玉婷的陰道口上,再一用力,一整根陽具盡根沒入包玉婷的小肉洞裡。

包玉婷有了剛才的經驗,陰道不再像第一次那麼緊,他能比較順利的戳進去,抽出來,一進一出帶來的強烈快感,讓他的動作變得更凶猛、更有力,仿佛想要戳穿包玉婷的陰道似的。

他一邊按住包玉婷,雞巴狠狠的戳,一邊吼叫著:“老子戳!—-戳爛你的騷逼!—小婊子!—老子干死你!—–你叫啊!—-戳爛你個小賤貨!—–”

“嗯——不要!—-別!—-好疼—-求求你!—-不要了!—-啊!—–不不—不–不要!”包玉婷覺得一根熱乎乎的鐵棒在自己的下體裡面不知疲倦的前後抽插,頂端好像有一個瓶塞大小的東西不停的撞擊著自己的子宮口,一陣酸癢的感覺從那裡不停的傳出來。

“不要了!—-求你!—-你的雞–雞巴太大了!—-嗯!—-”

在他狂暴的動作下,包玉婷很快達到了第一次性高潮,熱熱的淫水從子宮裡湧出,燙著他的大龜頭,陰道本能的收縮,把他的雞巴緊緊包住,好像包玉婷的小嘴含住他的龜頭不停吮吸一樣。

他已經猛戳了幾百下,這次一個沒忍住,一股濃精狂射而出,他緊緊抱住包玉婷,把他的精液全都射進包玉婷小小的子宮裡。

兩人相擁而睡,稍稍休息了一下,他的體力漸漸恢復,而包玉婷早累得大汗淋漓,長發散亂,包玉婷這一次怕他看見自己正面的裸體又興奮了,於是翻了個身,把背對著他。包玉婷還有點得意的想:“這樣乳房和下面都看不見,總不會那麼快又興奮了吧!”殊不知,一個女生細細的小蠻腰,圓滑上翹的屁股對男人視覺的巨大刺激,很快再一次的狂風暴雨又降臨在包玉婷嬌柔的身體上!

他很快又不滿足了,他把包玉婷翻了個身,強奸就要開始了!

包玉婷手臂撐在床上,屁股對著他,包玉婷已經無力反抗,任由他把自己擺成最讓男人興奮的姿勢,他把手放在包玉婷渾圓的屁股上,用力抓著她結實有彈性的屁股,“小騷貨!—屁股長這麼翹!老子早就想從屁股後面操你了!”

說著,他把龜頭對准了包玉婷的陰道口,屁股向前一挺,把那根巨大的肉棍戳進包玉婷的陰道裡面!這種姿勢最能激起男人的獸性,何況趴在面前的還是像包玉婷這樣有著S形曲線的美女。他發了瘋似的在包玉婷屁股後面狂戳,猛吼著:“噢!—-爽!—小婊子!—-老子戳死你!——噢!—-媽的好爽!—–小騷貨!—-老子戳!–戳!—-”

“不要!—啊!——救命!—–快停!—-不要啊!——啊!———”包玉婷痛苦的仰起頭,像一匹母馬似的嘶喊著。他在包玉婷屁股後面喘著粗氣,兩手掐著她屁股上的肉,低頭看著自己的雞巴正在怎樣的奸淫身前的這個女孩。他的肉莖好像是鐵做的似的,在包玉婷陰道裡不停的前後抽動,一進一退,一進一退——包玉婷一邊哭叫,一邊哀求:“不要了!—啊!—求求你!—-不要了!—-啊!”

他一邊喘氣,一邊淫笑:“小騷貨!—老子今天讓你的屁股爽翻天!—爽不爽!–”

他的肚子一次次撞擊著包玉婷翹起的屁股,每當包玉婷渾圓的屁股和他的小腹撞擊時,包玉婷都忍不住發出一聲“噢—-”的呻吟,包玉婷的這種叫聲讓他更加的興奮,他抽插的速度也越來越快,衝擊的力量也越來越大!

“啊……啊…不要!—–啊……啊……好疼!……啊…啊……啊……啊…快停下!–饒了我…請不要!—-”

包玉婷的尖叫聲中夾雜著他的淫笑,包玉婷像一匹裸體的母馬般跪在床上,手撐著床,珠圓玉潤的白臀,正對著他,他正在放肆的把一根黑色巨蟒似的粗醜陽具緩緩從包玉婷的陰道裡抽出來,每一次都帶著陰道口紅嫩的肉跟著外翻,接下來就是一次狠插,外翻的兩片大小陰唇又被他的雞巴猛的塞進去,包玉婷被他干的淫水狂流,白色的粘液越來越多,順著她的大腿內側流到地上。

在他粗暴的衝擊下,包玉婷只覺得好像有一個火車頭在屁股後面不停的撞擊著自己,陰道裡火辣辣的疼,全身酸軟,兩條玉臂再也支撐不住上身的重量了,終於手一軟,上半身軟倒在床上,兩個飽滿的乳房被擠壓的變了形,可他正在興頭上,他才不管身前這個玉女的死活,只是一個勁的把自己那根肉莖凶悍的戳進去,再戳進去!包玉婷上半身軟了,屁股顯得翹的更高了,給他的視覺刺激更大了,他只覺得自己的肉棍好像被一個小橡皮套子緊緊包住了,又溫暖、又濕潤、又緊繃,每一次龜頭和包玉婷陰道壁上的嫩肉的刮擦,都帶給他的雞巴一陣酥麻感,他舒服的吼叫著:“小婊子!—你的逼好滑啊!—-戳的老子爽死了!—老子操死你!—–噢!—-爽!”一邊叫,一邊不停的狂戳,他每向前頂一次,包玉婷全身都被他撞的向前一衝,圓滑的屁股被他的肚子撞出“啪啪”的響聲。

時間過去了半個小時,床上這種肉與肉撞擊的“啪啪”聲,還有女生的性器被戳的“撲哧–撲哧—”的水響聲一直不絕。他的雞巴畢竟不是鐵的,他終於快要忍不住了,包玉婷嬌嫩的陰道壁上的肉和他鐵硬的龜頭劇烈的摩擦,一陣陣的快感從他的雞巴傳遍全身,還有身前趴著的這個美女嘴裡發出的“嗯!–不要!—啊–”的呻吟聲刺激著他,他的雞巴突然一陣抽搐,他緊緊抱住包玉婷豐滿的臀部,把雞巴深深戳進包玉婷的陰道深處,一股滾燙的液體深深射進包玉婷的陰道裡,很快一股混濁的白漿從包玉婷和他性器的結合處流出,也分不清是包玉婷流出的淫水,還是他剛剛射出的髒物。他緊緊抱住包玉婷的屁股,讓自己的雞巴在包玉婷的陰道裡完全停止了抽搐,才滿足的抽出那根大肉莖。

他在包玉婷苗條性感的胴體上發泄完了獸欲,包玉婷已經被他干的奄奄一息,癱軟在床上,兩個飽滿的乳房被他的大手揉搓的紅腫脹大,越發性感的向上挺起,她白嫩光滑的大腿上、平滑的小腹上、高聳的乳房上糊滿了他射出的髒物,粘乎乎的白色漿液有的順著大腿流到床單上,有的正在從包玉婷兩片肥厚的陰唇縫裡向外冒——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