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質模特兒獻媚 – 好運的男人自自然有福了

我叫Veronica,三十六歲,未婚。五年前曾是當打模特兒,經常出show、拍平面廣告、試過多job多到撞期接唔曬,行出街都會有人認得我。好景不常,自從三年前跟某公司因合約問題告上法庭之後,依幾年都無公司找我接job。多年來的辛勞和付出,剎那間被化為烏有,以往依賴為生的職業,一下子好像棄我而去。

我沒有因此而放棄,過去我跟行內人事打了不少關係,希望藉此挽回一些機會,只可惜行頭太窄,消息傳得太快,尤其像我這類有些少知名道的,最終…..還是解決不到我的問題,當中遇過一些害群之馬,他們竟提議我做小姐,話我好有市場之類,那刻我堅決反對,但日子一天一天的過,發覺自己的saving一路減少,日子真係好難過。

我不想踏上做小姐的道路,我想了又想,最後作了三個重要的決定,第一,我把我的32B升級到34D,第二,我將下巴及眼型改造,第三,我改掉跟我多年的姓名。希望透過這些改變,能幫我的事業再創高峰。

記得我手術後回家那一天,樓下的管理員問我找那一個單位,這一刻,我感到生命重新開始,我要開展我的新生活。

但現實卻很殘酷,三十三歲才重頭開始,價錢被公司壓得很低,現在的收入相等於以往的一半,維持基本生活開支是足夠的,但相比以前就不能相提並論。當模特兒這行,思想都很古怪,而我是其中一個,廿六歲前我曾有五次拍拖經驗,廿七歲那年改變方向,跟一個同年的女子生活,自從事業失敗之後,我已經幾年沒有再拍拖了。苦悶既時候,我會上下鹹網,自己用手、按摩棒自慰。數數手指,我同男人上床的次數不多,雖然同過咁多個男人一齊,但當時我會要求他們守我的規矩,可能係咁,大部份都說跟我性格不合而分手。

今年初,我賣掉樓房吐現,將錢再買入一個三百多尺的全新開放式的單位,以單身人士來說,大小還可接受。鄰居多數為年輕家庭,出入碰見的大多是廿至三十出頭的男人,他們的眼光不在乎二類,從臉開始打量到胸部跟著停留下來,或是呆望著我的胸部再扮作若無其事。

以一個身材苗條的女仔來說,34D的上圍其實好大,一件緊身衫就很容易將上圍出賣,身邊的男人總會用上色咪咪的眼光去看我的胸部,有時他們呆看著我,這類的眼神令我最為難堪。而這對變大了的胸脯,令我發現自己對性的需求大了,加大幾碼的胸圍確實包裹不住整個胸脯,乳房因整型後亦變得特別敏感,為難了自己的是平常數星期才來一次的自慰,現在差不多幾天就需要。心癮一起隻手就自然送到乳房和乳頭上面,想忍都忍唔到!

今天清早起床覺得還有小小攰,番睡醒來已過了下午二時,一起床就感覺好肚餓,吃了即食面就敞在床上看雜誌,剛翻閱到最後幾頁的散文,喉嚨即時感到乾涸,全身皮膚感覺痕痕癢癢,看完內容講及有個男生怎樣將女友的好身材暴露給外人觀看的時候。下面已被刺激到開始發潮,感覺到有水流緊出黎!

我左手已按在自己的胸部,隔著t-shirt不停搓揉,雜誌不其然從右手掉了下來,右手自然地移到內褲上面,我閉著眼睛,慢慢按摩著身體,咀裡開始發出興奮的呻吟,當觸動到敏感部位,更不自禁地大叫起來。

我一邊摷一邊從抽屜拿出了按摩器,手指已伸入衣服裡面直接搓著乳房,在站立的乳頭間打轉,足足舒服了數分鐘,我把t-shirt拉高掛在頸項上,一對堅挺的乳房終於跑了出來,我的手更能靈活地玩弄起來,把兩個大包包搓圓按扁,兩團肉在我手中變出不同形狀,快感全身。開動了按摩棒,先隔著下身那條白色高腰內褲上打轉,一陣陣的刺痛走遍全身,我刻意集中在外圍遊移,令快感增長。

忽然間,門鈴響起,我放底了按摩器將t-shirt從頸上穿回,門鈴再度響起,我飛快走到門前,從防盜眼看出去,原來是大廈管理員,我拉開了門,將頭探出去,原因我下身只穿了一條白色已濕透的內褲,那個管理員用了衰衰既聲線跟我說:“小姐,有住戶投訴你屋企發出嘈音,希望你可以細聲D。”

我一時奮怒起來,回應說:“阿叔,咩野呀!邊個人投訴咩野嘈音呀?”

管理員聽見我的反應,或許加上看到我的美麗方容之後,態度上明顯改變了,變出了笑容之外,更給我看見他一對淫賤既眼神對望著我細聲說:“係你斜對面,佢下午有仔女響屋企做功課,聽到你…D叫聲,就同我地投訴。而我按門鈴之前都有留意到,響條走廊出面都聽得好清楚。”

哎呀!真係尷尬死啦,我說:“咁我響屋企做咩私人野關佢咩事呀?”

管理員再將頭貼過來跟我說:“我地都有咁講過,但係投訴人話每隔三兩日就聽到,老實講,我地好為難呀小姐,人地有仔有女既,又好難怪人地喎。”

我當刻覺得瘀到爆炸,但心裡面依然很氣,只回應了:“ok啦,知道啦!!”

正想把大門關上,管理員卻把門推住,為怕他會把頭伸進來看我,我即時探頭出去,他笑淫淫的說:“小姐,我地有地方可以比你做私人野,不如我帶你去啦?”

哈!心想,我唔會比對面既師奶玩死既,好,就睇嚇點,我決定去看過明白。我說:“咁你等我一陣,我要換件衫先得。”

我轉身返回床邊,發現大門並沒有自動關上,那明顯管理員仍然用手推住,心諗佢可能好耐無見過我呢類型咁正既美女,今日不如當行一場內衣show益嚇佢啦!

我借意走入洗手間如廁,兩分鐘後沖水出來,發現大門再被推開多了,我暗笑,穿得像照片一樣的我,走到大門前一手拉開,發現他的頭剛好貼在門上,他看著我立即擡起了頭,跟著再呆一呆,眼睛就停住在我的白色內褲上。

我拋媚的說了句:“先進來吧,比我兩分鐘可以嗎?”

他反應不下,遲遲鈍鈍的說:“小姐,好的。”他站了進來

我背向住佢走到床邊,彎著腰在衣物架上找衣服,t-shirt拉高了,好讓他可以昅清楚我條白色高腰內褲加一雙長腿,我將衣服翻來翻去故意拉長時間,還擺了幾套專業model既咪人pose出黎。

跟住我彎低身把迷你短裙慢慢穿起來,轉身拿起手袋把銀包及按摩器放進去,再走到近門的椅子坐底,一邊在穿上帆船鞋,短裙底故意向著他,留意到佢不停昅我裙底,我眼睛也偷望了褲錬位置,中間的地方已明顯頂脹起來,我忍不住暗笑,他當然全不知道。

入到電梯,面前的全身鏡面讓我把這位管理員看個清楚,他個子高大,身材健碩,皮膚以男人來說算是不錯,還有一頭黑髮,年齡頂多50歲左右。他從鏡中發現我在打量他,他告訴我他名叫阿根,我很不客氣地稱呼他為:“根叔”。跟著的時間,他的眼晴完全呆盯住我的胸部,清楚點說是盯住我兩粒已頂了出來的乳頭。

擁有我這般美好的身材,他今日總算大飽眼福,緊身t-shirt將波型完全突顯出來,加上無穿胸圍,兩粒尖尖的乳頭都已經頂在外面,真正明益街坊買大飽。電梯停在1/F,我跟他走到停車場,開始發覺有點古怪,隨即提問:“我地唔係去會所咩?”

根叔回應:“會所無房間比這裡更高私隱,來啦,就在這裡。”他拿出鎖匙打開了一個房間,大門開了、著了燈,清楚看見是一間管理員休息室,放了一張單人床和一些小傢俱,我走到床邊便提問:“你叫我來這裡做咩呀?”

“小姐,我在門外都聽到你響屋裡面做咩既,依到關埋門你點叫都無人會理你,依樣係我向你保証。”

我為了要向投訴人報復,我回應:“咁即係我整汙穢這裡都可以啦?仲有人幫我攪埋清潔係唔係先?”

“小姐,叫得你來這裡就即係可以比你用啦。”

“根叔,咁係咪每次我有需要時都可以黎依到先?”

“哎呀,小姐,如果係我值班,我都可以比你用咁得唔得呀?”

我真想不到他會答應比我長期使用,心想“好…就等我整汙穢你這裡,咁你耐我咩何!!”

“好啦,我依家就要用,咁你出去啦。”

根叔把門關上,我自己就除鞋跳了上床,一股報復的心態我很快便把全身的衣服脫光。跟著從袋裡拿出了按摩棒出來,打開它並直接放在陰道口上。

我站在床上,慕求盡快高潮將汁液狂灑在他的被單上,別看少我,我以往試過極度高潮的。

左手不停用力刺激乳頭,不到一會,快感已經令我支持不住,雙腳軟弱起來令我跪在床上,我發浪的叫著,盡情大叫,自我覺得很興奮、很放盪,整片陰戶全被按摩棒緊壓,雙腿一酸,鬆開了按摩棒,第一道水柱已經忍不住射出來,我用手再搓按著陰蒂,不停按壓刺激,不一會另一道水柱再射了出來。

我沾沾自喜,努力之下我今天得到了兩次高潮,還是有水出的高潮,心裡暗笑這裡不需要我來換床單,一時興奮得笑了出來,這正好給根叔一點顏色,好等佢只懂幫住那個投訴我的師奶。

我眼尾望向天窗那邊,原來根叔站在天窗外邊偷望入來,我即時大叫:“阿叔你咁賤格,小心睇到你心臟病發呀!”

突然身影閃了,跟隨大門打開了,還未望清楚是誰,大門已被鎖上,一剎那我感到非常驚愕,心頭突然一震,根叔快速地跑到床邊跪下,雙手緊握著我放成M字形的長腿,跟著說:“你比我做一次啦!”

下身涼一涼,跟著覺得有D又濕又暖既東西碰到我的陰戶,當時我即時成身軟曬,本能將身體往後退縮,不過被根叔緊緊拉住雙腿,只有上身能退後丁點。

根叔番手圍住我兩個大腿緊抱住,現在想縮都縮不到。我望著根叔成個頭埋在我的陰戶上,快感就不斷從下身傳到腦神經,我嘗試用手阻擋住他的攻勢,但力量顯然抵不過他的利害,我唯有拉扯著他的頭髮,但也是無補於事。

“呀……你……做乜……呀……呀?你放開……我呀……”我雙腿用力掙扎,根叔無理會我,繼續用脷在我的胯下四圍遊走,一時在陰蒂上面打轉,一時在陰道口伸向入面鑽探,把我的陰唇向兩邊分開,用口吸啜我的陰蒂,雙手不斷撫摸我的大腿,感性上覺得很舒服。

雖然我不停反抗,但漸漸不敵佢既攻勢,身心受不了性侵帶來的興奮,皮膚已起上雞皮,成身發軟再無力反抗、底線已經被攻破,我決定失守啦。根叔隨即把雙手從雙腿間鬆開了,轉移到我上身,不停搓摸我一對大胸脯,手指就不斷在乳頭上打轉。之後佢將我成個身翻轉,要我像小狗般跪拜在床上,腰支被抱緊,雙手只能讓我扒在床上,一雙雪白的34D因地心吸力而下垂,根叔知道自己已經完全控制了我,便眼定定的望著我的胸脯,這刻真的感覺得醜,要俾阿叔玩弄自己的身體。無奈下陰的汁液卻不斷從陰道流出,現在只好閉目靜待阿叔發落。

我聽見根叔把褲子除下,我偷看露了出來的陽具,嘩,可不少呵!佢伸手揸起我一對乳房,把它們搓圓按扁,並跟我說:“小姐,妳好索呀,對波又圓又大,最重要夠曬堅挺,真係好好揸呀!”佢一口含住我的乳頭又啜又咬:“妳對乳頭好硬喎!係唔係好舒服呀?今日俾我搞到妳,真係短十年命都肯。”

老實說,我也感覺好舒服,亦好想佢繼續下去,我口裡當然沒有回應,難道我跟他說:“係呀,我依家都好想要呀!”根叔對手不停地搓揉住我這雙巨乳,咀巴就轉攻我下身,他用舌尖分開了我的陰唇,整條舌頭不斷賴我粒陰蒂,我全身震了一震,汁液又再次傾瀉出來。

“小姐,妳都好敏感喎!我見到你D淫水流緊出黎,等我幫妳啜左佢先。”

我聽到下身傳來的吸啜聲,很大聲,自己亦忘情地呻吟起來:“呀……呀……唔好…咁啦……你……好核突……呀…伸番條脷出…黎…呀……呀……唔好舔呢度…呀………頂…頂…唔順啦……呀”

見到我咁大反應,根叔更買力狂攻我陰蒂:“好!等你一個女人仔咁淫蕩嗱,比我幫下你手啦!咁你自己咪唔洗攪自己咁麻煩囉。”佢自言自語後就繼續埋首我下面,不久感覺到有手指響陰道口同陰蒂之間捽來捽去,之後一下就插左入去,不停出出入入,溫中帶柔。而佢就企起身望住我,個樣好似響度欣賞緊我一樣。刺激得我全身不停扭動,胸前一雙乳房拋來拋去。

我忍不住將自己左手伸向胸前,慢慢配合節奏咁搓揉起來,阿叔的手指溫柔地抽動令我感覺好舒服,加上自己出手配合,到了這個地步我已很想他盡快把陽具插入來。

我閉目好好享受身體帶來既舒暢,一會兒,覺得下身既快感越來越強烈,陰道內壁,難道是G點不停地收縮:“呀……呀……好痛……痛呀……慢……慢D呀……噢……噢……”

“小姐,妳下面好窄喎!仲會夾實我D手指,一陣你潮吹之後,比我用細佬入去玩嚇好嗎!”

“呀……好……好似……得喇……呀……呀∼∼呀∼∼”大叫之後,我下身劇痛,全身酸軟之後我的汁液再從陰道內噴射出來。

被高潮弄得軟弱無力的我敞在床上喘氣,阿叔抽起那條已經變硬的陽具,騎在我身上,雙手把我對乳房包住那條東西,慢慢在乳溝間前後移動。佢伸手承托住我個頭,要我望到佢的陽具在我的乳房中間不斷變大、變大、再變大……

他的動作越來越大,變大了的陽具已經頂到我下巴底下,很可怕。

“小姐,快D幫我舔下個龜頭,來,快D。”

當每次陽具頂到下巴的時候,我都要舔佢個龜頭一下,後來索性把陽具整條放上來要我用口啜,看見佢個樣彷似升仙般享受,我知道好戲來了,佢跪係我下面,用陽具在我的陰道口上下磨擦,我只好盡量張開雙腿,因為我現在真的很需要,我已經進入慾火焚身的狀態,希望阿叔的陽具可以滿足到我,插入D、快。

“噢……好緊呀!正呀!”根叔磨了一陣就把他部份的陽具插入來,不過只係插了一半,可能太耐無被陽具插過,陰道內璧仍然繃得緊緊的。我見他出入了好幾下還是未能入曬,但我已痛得大叫救命。

佢嘗試用力一插,希望直插到我子宮,嘩!!好痛:“呀……好痛呀!……慢慢…黎…啦!”

“嘩!你真係好緊喎…我屌唔到入去……我屌……”佢每講一個「屌」字,就再用力插我一下,漸漸越插越深,我亦開始慢慢適應,快感開始越來越強。

我用雙手撐起上身,雙腳就放在根叔的膊頭上面,我一低頭就看到大陽具響我下面出出入入,自己一雙乳房上下擺動、拋來拋去,佢跟住用雙手抓住我對乳房。

“呀……呀……快D……入D……入D……呀呀……好正呀……”我忘情地發癲咁呻吟。因為我差不多六年無比男人插過,依一刻真係好想好想要呀!

“呀……呀……呀……快D……唔好停……呀……呀……呀……呀……好High……好High……我又……呀……呀……”

佢一見我講野就加快速度,加大力度,搞到我講唔到落去。而且我亦越來越High,唔想停下來,佢就突然加速,搞到我即時要用雙手抱住佢條頸借力“呀……呀……呀……呀……呀……呀……”我除了大嗌之外,就真係咩都講唔到。

“係咪好正呀?大聲D叫啦!。妳睇下妳對波,係咁蕩來蕩去,幫妳揸嚇對波啦!”

根叔快攻了我幾分鐘後,就改變了節奏,每一下都將佢的東西抽到陰穴門口,再一下狠狠插到盡頭。之前快攻都已經痛哭大叫,但這刻就真係頂唔到,因為每一下插到盡頭時都好High,每一下都覺得自己個陰道被填盡每處空間,子宮被那東西插到最深時刺激得收縮起來,收緊住彷彿要吸住那個龜頭一樣,唔想比佢走。

“呀……呀……呀……好痛呀……呀……你好大力……咁插入呀……呵……細番……D…力…呀……呀……”

“噢……噢……你下下都吸住我條野,正呀!小姐……等我今日盡力滿足妳先。”

雖然很痛,但快感直衝大腦,根叔再漸漸加快速度同力度,我兇怕很快又會再來高潮,我閉目享受,將身體完全放鬆曬來迎合佢。

“呀……你好…快…同大力呀……我痛呀…呀……”

“噢……正呀!噢……噢……我要插爆妳…先得……”

佢用盡氣力加快咁抽插著我十多下,最後一下頂到最入最深,跟著我感覺到一股暖流注入了我體內,我同時打了幾個冷震,應該是高潮來了。

根叔射完之後將我放開,上身壓在我身上。我感到他下體的東西還留在我體內,我推開他轉身敞下來,把身體向前移開,他那東西便從陰道內掉了出來,熱騰騰的精液就從陰道口沿住皮膚流到床上。

我仍氣喘如牛,六年來未曾嘗過一次這麼痛快的性愛,我背著根叔,他好像坐回床邊,我的喘氣聲慢慢停了,房間內的氣氛變得死寂,根叔轉身跪在我面前,用一幅誠懇的面容望著我,我似一條死魚翻著眼看著他。

“小姐,對唔住呀,係我做錯,但係你唔好報警呀,我係家庭支柱,有個囡囡唔可以坐監嫁,求求你啦!”

我心想,你現在才識知錯遲唔遲D呀。但是自己亦要負上部份責任,怪就怪自己一時野性先招來橫禍,幸好根叔無使用獸性的粗暴來對我,否則我會報警備案,我說:“你囉埋D衫番出去啦!我以後真係唔想再見到你呀……”就這句話說完之後,根叔拿起所有衣服鞋襪走出了房間,還跟我把門關上。自此之後,我再無見過根叔,而這件事亦幫我對男性改觀,在往後的日子我決定接受男士的追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