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老板農村玩處女

市建材公司的許老板嗜好玩女人。玩夠了城里的女人,就想到農村去換換口味,于是開著私家車,來到了偏遠的松樹屯。遇見屯里的貧困戶萬老蔫正跟媳婦素芳在院子里干活,于是走上前去,說自己是市建材公司老板,想吃點農家菜,萬老蔫一聽說好啊,那就到我們家吃吧,這園子里的菜很新鮮,然后讓素芳去買點肉,可是素芳站在那里卻沒有動,原來家里窮,沒有錢。許老板見狀從衣服里掏出一百塊錢,說給你拿去買吧,最好買點本地雞蛋,煎著吃。許老板說完,把錢遞給了素芳,素芳接過錢,樂顛顛的去買了。不一會買回了,做好了,兩人和許老板在桌上就喝了起來,邊吃邊唠喀。正在這時,外面進來一個小姑娘,梳個馬尾辮,紅衣服,蘭裙子,苗條的身段,白白的小腿,很漂亮,進屋也沒說話,就直接上里屋了。許老板看的眼熱,于是問道:這個女孩是誰啊?萬老蔫說是我家的姑娘小玫,今年十六歲了,正在初三念書呢,剛放學,農村孩子不懂事,不愛與生人說話,于是回身對素芳說,快點讓小玫出來,跟大爺說句話,素芳進里屋說了幾句什麽。小玫走了出來,紅著臉,說了句大爺好,然后就要進屋。許老板一看,喜在心里,忙喊住她說,你先別進屋,大爺這次來也沒給你買啥東西,頭一次見孩子,給你二百塊錢吧,自己願意買啥就買點啥,說完掏出二百塊錢放在了炕上,萬老蔫一看樂了,他媳婦素芳更愛財,忙說小玫啊,還不快點謝謝大爺,我先給你經管吧,然后就揣進了自己的衣服里,看了一眼桌子說,我再給你們盛點菜去,熱情勁也上來了。吃著吃著,天色漸晚,那個萬老蔫還在勸酒,許老板說行了,一會兒我還得回去,就不多喝了,萬老蔫說你看天都快黑了,今天就別走了。許老板說呆著也沒啥意思啊,要是有啥玩的還行,萬老蔫問你想玩啥啊,許老板也不隱瞞,說你們村里有沒有不正經的年輕媳婦啥的,我想找一個解解悶,萬老蔫一聽說那可不好找,媳婦同意了她老公也不一定同意啊,許老板忙說:我不白玩,我玩女人都是有價的,不超過三十歲的年輕女人,一夜五百元,沒結婚的大姑娘,一夜一千,如果是處女一夜二千,你看能不能幫我找一個。素芳一聽,說要是這個價,那可能有。萬老蔫說咱們鄰居老張家那二姑娘以前好象出去當過小姐,她能干,許老板說當過小姐的我不要,太髒,萬老蔫說再就是后院老李家那個秀玲,她前段時間處的對象黃了,在家呆著呢,素芳你去跟她說說,看行不行。素芳說秀玲沒在家,出去打工去了。許老板說你們先研究著吧,我出去遛達遛達,說完開車去山上看風景去了。

他剛一走,素芳就說,這老板真有錢哪,你看咱們家窮的,我說當家的,你要是同意,干脆把我讓他玩一宿得了,萬老蔫說:看你那老模樣吧,白給人家都不愛玩,依我看不如把咱們家的小玫讓他玩了得了,素芳點了點頭說:咱家小玫可是處女啊,萬老蔫說:玩一宿二千塊錢也不算少啊,只是不知道咱小玫能不能同意,素芳說:小玫那里我去說,萬老蔫說:那你先問問吧。素芳馬上到里屋,把事情跟小玫說了,小玫開始時不同意,架不住她媽又是勸又是說,還許諾給她買新衣服穿,農村女孩聽話,后來就同意了,她媽說你放心,我一會跟他說說,你是第一次,讓他小心點,輕點整,你不會受罪的。然后出去跟老公說,女兒同意了,萬老蔫放心了。不一會,許老板從外面回來了,說你們找到相應人了嗎,要是沒有我可要走了,素芳說有了,許老板問看看行嗎?她說你看我們家這姑娘咋樣,那可真是個處女啊,許老板心中暗喜,正合本意,但表面上還是裝出不妥的意思,說這樣好嗎?萬老蔫與素芳一個勁的勸,說沒事兒,玩誰家的姑娘不是玩呢,再說我們家也窮,你就照顧照顧我們吧,許老板見此情景,點了點頭,說好吧,那就這麽定了。夫妻兩個滿心歡喜,爲了給許老板創造方便條件,夫妻二人說到親戚家去坐一會兒,然后把門從外面鎖上了,出門去了。許老板把外屋燈閉了,一推里屋的門,一陣清香飄來,讓他心曠神怡,往里一看,靠炕邊上有一張桌子,亮著台燈,小玫正坐在桌邊學習呢,許老板輕輕走了過去,小玫沒有說話。許老板摸了摸小玫的秀發,小玫略略動了動,許老板趴在小玫的耳邊輕輕地說,你媽跟你說了嗎,小玫點了點頭,然后把書合上了,許老板說你怎麽不看書了,小玫說不看了,要陪大爺你啊,許老板說不用,你該看看你的,別影響學習,小玫感到這個許老板真挺好的,很感激他,于是又把書拿起來。許老板坐在了女孩的身邊,說摸摸你行嗎,小玫點了點頭,許老板便開始摸小玫的身子,先把手伸進衣服里,沒有乳罩,軟軟的乳房,好舒服啊,摸了一會兒,小玫的乳頭變硬了,許老板知道小玫有反應了,然后把小玫的褲腰帶解開,把手伸到陰部去摸小玫的穴,小玫把大腿略微分開,她的陰毛很少,但陰唇肥厚,陰蒂很大很高聳,許老板摸得舒服,雞巴早硬了,于是把小玫的衣服和內褲都脫了,自己也脫光了衣褲,挺著個大雞巴抱住了小玫,把雞巴頂在小玫細滑的身子上,然后又把小玫抱起來,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讓小玫赤裸的屁股坐在自己的大雞巴上,雙手不停的揉摸小玫的嫩乳,和穴,剛要親嘴,小玫把書放下了,說我學不進去了,許老板這次沒有客氣,把小玫抱到了炕上,分開雪白的大腿,開始親吻小玫的小穴,小穴越來越濕,許老板把雞巴緩緩的插入,小玫開始叫痛,過了一會兒就呻吟起來,肥嫩的小穴緊緊的包裹著許老板的雞巴,真是爽透了,許老板操了二十多分鍾,射了精。翻身下來,分開小玫的雙腿,看著帶血絲的精液從小玫的小洞里流出,許老板馬上又來了精神,還想繼續玩小玫的小穴穴,小玫說作業還沒寫完呢,許老板說那你先寫吧,小玫起來,光著身子坐在桌子前寫起了作業。許老板躺在那里歇了一會兒,爬了起來,從后面再次抱住小玫的身子,輕揉雙乳,大腿,小玫放下了筆,回身與他接吻,許老板的手指順勢插進小玫的小穴,摳摸不停。然后把小玫輕輕抱起,小玫的雙腿自然分開,陰唇微張,許老板的雞巴再次插入,一下一下的抽動起來,就這樣,許老板反複操了小玫多次,玩得不亦樂乎,第二炮小玫才達到高潮,大聲淫叫著,第一次品嘗到高潮,全身都有種酥軟的感覺。

直到半夜的時候,萬老蔫夫妻倆回來了,聽到里屋沒動靜了,知道他們玩完睡了。第二天早晨天還沒亮,素芳聽到里屋傳來叭叽叭叽的聲音,推了推萬老蔫說;當家的你聽,這許大哥又操上了,也太能干了,萬老蔫會心的一笑,沒吱聲。素芳起來做飯,小玫吃完飯上學去了,許老板也起來了,給了他們家二千塊錢,剛要走,素芳說,昨天晚上我到我妹子家,她家也有一個小姑娘叫玉姣,今年十五歲,家里貧窮,不念書了,問你想不想操,許老板說好啊,素芳說人家要二千五,不知你能不能給這個價,許老板說那要看看人長的咋樣,素芳說人家那姑娘長的可好看了,大眼睛,兩條大辮,你指定能相中,許老板說看了就知道了。吃完飯后,素芳從外面領進來一個小姑娘,細皮嫩肉,白白胖胖的,因爲害羞而有些不好意思,許老板一下子就相中了,馬上把玉姣領到了里屋,脫光了衣服,玉姣的乳房初隆,乳頭粉紅,小穴又白又嫩,毛少唇肥,中間一條粉紅的小縫,一看就是個極品處女,許老板心花怒放,抱到炕上就是一陣狂吻,玉姣的小穴香噴噴的,親也親不夠,把玉姣親的尿都出來了。許老板起身,分開玉姣雙腿,剛插進去的時候有些困難,玉姣也差一點兒疼哭了,過了一會兒又滑又軟,熱乎乎、緊貼貼的,接下來再抽插,玉姣也開始好受了,大聲淫叫起來。許老板又快速抽插,龜頭滑出玉姣的陰道口,看著帶血絲的龜頭,更加興奮,真是讓人欲罷不能,因此許老板半天時間操了玉姣三次,各種姿勢都試過了,玉姣的大腿很軟,最爽的是女孩撅起粉白的小屁股讓他從后面插,或者舉起一條大腿站著插,那滋味真是美極了。許老板邊摸嫩乳邊親玉姣的臉蛋,玉姣臊的臉通紅通紅的,真是可愛極了。玩了三次后,倆人都累了,玉姣就陪許老板睡了一下午,素芳在外屋聽完“噗滋”的聲音和玉姣的叫喚聲后褲裆都濕了——。晚上,許老板見小玫放學回來,馬上又來了精神,說今天不走了,今天晚上玩把雙飛,說著從皮包里又拿出五千塊錢,遞給素芳說:你再去買些好吃的,叫你妹妹和妹夫過來一起吃晚飯。

晚飯后,許老板開車帶兩個少女去山上散步,兩個少女還是頭一回坐轎車,晚飯又非常好吃,山風席席,舒服又涼爽,兩個少女玩的很開心,左一聲許大爺,右左一聲許大爺叫個不聽,把許老板叫得更是興高采烈,摟著兩個少女來到轎車旁,打開后備箱,拿出兩套專門討好女人用的絲襪和小內衣分給兩個少女,在回村的路上,許老板的臉和脖子都被吻濕了——。素芳姐妹兩家還在喝酒,見許老板他們回來了趕緊讓到里屋,囑咐兩個少女要好好陪許老板,關門出來后,素芳對妹妹說,還是城里人會玩,許大哥把咱們女兒玩的老好受了,聽那叫喚聲我都受不了,也想讓他玩玩,妹妹素琴聽了也覺得下面濕潤了。里屋炕上,許老板躺在中間,兩個少女一邊一個拿著許老板給絲襪和小內衣在試穿,少女美麗曲線和光滑的肌膚令許老板非常激動,情不自禁把手伸向小玫的陰部和玉姣的屁股。這邊摸,那邊扣,忙的不亦樂乎,兩個少女被弄的無心試穿了,一齊躺下來,讓許老板扣摸。此刻的小玫也情欲高漲,扔下絲襪和小內衣,兩條腿緊緊夾住許老板的手,用自己的手和小嘴不停地挑逗著許老板,小玫將許老板的襯衫解開,用小嘴親許老板的小乳頭,真是好不舒服,許老板感覺自己的喘息聲都粗了,手也情不自禁地摸向了小玫的屁股。逐漸小玫的吻開始下移,一點一點的來到許老板的腹部,挑逗極了,然后小玫開始拽許老板的短褲,但沒有拽動,許老板下意識地借著昏暗的光線去看玉姣,只見玉姣面對著許老板們側臥著,眼睛閉著呢,許老板知道玉姣肯定沒有睡著!此時許老板也不管玉姣真睡還是假睡了,愛看不看吧,因爲許老板底下的“小腦袋”已經開始支配許老板的大腦了,順勢許老板擡起腰,配合著小玫將許老板的短褲除去,小玫用小手輕柔地握住許老板的陰莖,慢慢地上下套弄,並用舌頭舔許老板的龜頭,昨天晚上許老板和小玫打炮小玫沒有給許老板口交,許老板也沒有要求,這次小玫居然這麽主動:柔軟的舌頭不停地刺激許老板的龜頭,再加上旁邊還有另一個少女,那種興奮的感覺別提有多爽了,許老板的陰莖此時比平時要硬許多,粗許多,好想馬上插進小玫的肉穴里。小玫開始吞食許老板的陰莖了,一上一下的,還用舌尖在許老板的龜頭上畫圈,小玫的嘴里很熱很軟,可能是小玫嘴小的原因吧,並不能將許老板的陰莖完全含入口中,技術也不好,始終有被小玫牙齒碰到的感覺,這種若有若無的快感令許老板難以釋懷。

許老板側過身也開始挑逗小玫,一手揉著小玫的乳房,一嘴含住另一個乳頭,這對乳房大小適中,很飽滿很結實,一摸就知道手感特別好。小玫的陰毛比較少,符合許老板的口味,許老板覺得女人陰毛太多了一點都不性感,既無型又看上去不衛生、惡心!小玫的陰蒂很大很高聳,上次和小玫上床就覺得很奇妙,小小姑娘陰蒂居然如此之大,手感非常的誇張。許老板的手摸索到小玫的肉縫中,那里已經汪洋一片了,手指很順利就插進了小玫的陰道中,很滑很窄(上回許老板就知道了小玫的陰道是窄小的那種,干起來夾得陰莖很緊,很容易把持不住令男人早早瀉掉),許老板用拇指與食指捏住小玫挺起的陰蒂,不住地擠壓,還像自慰似的來回擄它,小玫的呻吟聲也開始響起了,聲音很大,足以使整個房間都聽得清二楚,許老板分析小玫可能很想在玉姣面前和許老板作愛!既然小玫不在乎,許老板就無所謂了,她們倆是婊姐妹嘛,反正許老板還沒有過一次同時玩倆處女,正好,機會難得不妨體驗一下。小玫被許老板逗得好象已經快不行了,主動地除去衣服,期待許老板帶給她的性愛,更期待昨晚那種全身酥軟的感覺。可許老板還是不停地挑逗小玫,因爲上一次小玫的小緊穴令許老板短短幾分鍾就射了,還是第二炮才讓小玫高潮的,所以這一次一定要把前戲做好,以免當著玉姣的面現眼。這時玉姣擡起頭,看見許老板在用手插的小玫的穴,手也伸到了許老板的背上,並滑向許老板的屁股,許老板有了更強列的反映,玉姣的手從許老板后面握住了許老板的睾丸並將身體緊緊貼在了許老板的背上,許老板心狂跳!真是前有狼后有虎!,許老板是又緊張又刺激,陰莖又一次膨脹到了極限。小玫的小手開始拉許老板的陰莖往自己的腿間,許老板知道小玫已經渴望得不能把持了,又舔了幾下小玫的陰唇才翻身上去,采用了傳統的“中國大扒式”,手握陰莖對準了蜜穴用力地插了進去,小玫使勁地摟住許老板開始淫叫,許老板的陰莖也是時爾深入,時爾淺出,當將整根陰莖插進去時能明顯感覺到小玫那大而挺的陰蒂抵住許老板的陰毛位置,可能也就有十幾分鍾的光景,小玫高潮了,一股股陰精射到許老板的龜頭上,很熱很熱的,伴隨著小玫的浪叫聲,許老板瘋狂到沖刺著,每一次的深入都能觸及小玫的子宮口,那種感覺就像是陰道的盡頭有一塊脆骨一般,一碰到它,它還會移動。

小玫還在淫叫著,而且帶出了哭腔,這更加刺激許老板了,許老板也顧不了那麽多了,借著漆黑的夜,一邊操著小玫,一邊把手伸到了玉姣的乳房上,揉摸著另一個身體上的乳房,滑滑的,軟軟的,乳頭挺立,手感美妙得很!許老板在那蓄勢待發精液的慫恿下,一只手墊在小玫的屁股下,摸著小玫早已被淫水灌溉的后花園,而另一只手伸進了玉姣的陰部,摸著另一個淫水泛濫的嫩穴,那種刺激用語言是無法形容的。許老板實在是憋不住了,狠狠地將濃稠的精液灌入了小玫的蜜穴深處,同時許老板放在小玫臀下的手指也蘸著小玫的淫液插入了小玫的屁眼里;而另一只手的手指也插如了玉姣的淫穴中,陰莖與雙手同時插入了不同的肉眼中,做著同樣的活塞運動,當時真是希望男人多長兩根陰莖就好了!許老板在小玫屁眼里的手指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陰莖的運動,非常刺激的,而插在另一個肉穴中的手指體驗著另一種濕滑與溫度還有渴望!許老板就是這樣射精的,而且射得很多,在過濾掉兩個妞的淫叫聲外,許老板也聽到了自己叫聲。可能是許老板頭一次面對如此激情的場面,陰莖在射完精后居然沒有軟,許老板當時近乎瘋狂了,不顧一切的又騎到了玉姣的身上,粗野地掰開玉姣的雙腿,將又粗又硬的陰莖插入了玉姣的嫩穴中,體驗著另一個少女穴帶給他的快樂。

許老板的陰莖仍在抽插著;雙手不停地蹂躏著身下軟軟的雙乳;小玫一只手撫弄許老板的蛋蛋,另一只手插進他的屁眼里,隨著許老板的大屁股上下起浮,玩了一會,她翻了個身,背對著許老板,可能是累了、困了。但許老板知道小玫明白他和玉姣還的干一會。許老板他們繼續作愛著,玉姣也開始肆無忌憚地叫了起來,玉姣的肉穴被許老板干得淫水越來越多,又軟又滑,許老板感覺到非常的舒服,每插一下都伴有“噗滋”“噗滋”的聲音,悅耳極了。可能是剛剛射過精的原因吧,許老板都狂干了十幾分鍾了仍然沒有要射的欲望,許老板又換了姿勢,采用了后進式,這樣更具有征服感,而且插得更深,許老板使勁握住玉姣的屁股拼命的沖撞著,估計當時的速度是每秒鍾三、四下的樣子,許老板的汗水順著頭發流下來,甚至滴到玉姣的眼睛里,就這樣許老板仍然快速地操著,玉姣的浪叫聲也是一浪高過一浪,又經過了幾分鍾抽插,許老板最終將玉姣征服了:玉姣“啊”的一聲大叫后,癱扒在了炕上,沒有了聲音,也不管屁股底下濕了一大片,與此同時,許老板的千萬子孫也沖進了玉姣的體內。日上三竿許老板才睡醒,看見玉姣和小玫還沒起炕,就又伸手摸兩個少女的乳房,揉摸了一會見她們沒醒,就將手指插進她倆的小穴扣摸,終于把她們撮弄醒了,素芳聽見里屋有動靜了,趕緊端了半盆溫水進來,問許老板昨晚玩的咋樣?許老板拔出雙手在鼻子前聞了聞說:“這錢花的真他媽的值,爽透了,也被她倆抽干了,我把電話號碼留給你,再有這樣的好貨給我打電話”。素芳一聽忙說:那你今天晚上回去,我和素琴商量好了,俺們倆再陪你玩一天,少給點錢就行,許老板笑了笑說:下次吧,等你找到好貨我再來,你放心,我玩女人不會少給錢的,到時候連你們姐妹倆一起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