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女友出軌

阿丽是我女友的旧同事,她们以前同在一家建设公司当会计小姐,由於当时都是同一期的新人,所以感情很好,当然后来她们都离开那家建设公司,另外谋职:我女友考上某私人银行,阿丽则仍旧做会计,不同的是她现在已是主管了,相同的是,她们感情依旧很要好。

阿丽在半年多以前结婚了,她年纪比我女友嘉芳大了三岁,老公就是公司的同事。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上个月周休的前两天,他们夫妻俩邀我们一起去龙门露营,嘉芳欣然答应,我没有理由推辞,也就“欣然”同往。

阿丽的老公是业务部经理,年纪不小,可是保养得很好,身材并没有一般中年人的啤酒肚,也平易好相处,真是不错的男人。

其实嘉芳和阿丽都算得上是美女,嘉芳要比阿丽高些,身材好些,看起来比阿丽成熟,所以这也常常成为我们相处时互亏的话题,都说嘉芳是阿丽的姐姐。

那天晚上我们边烤肉边聊天,吹着海风、喝着冰冰的啤酒,还有甚么比这样更享受?

嘉芳的酒量我是知道的,只要一瓶就搞定,而且她每次一喝酒就会特别地兴奋。今晚她竟放怀喝起酒来,还打破自己的记录,喝了整整两瓶啤酒!

我们直聊到深夜(也才11点多),都入了帐棚,四个人反正都很熟识,本来就一起睡,八人帐还显得很宽敞,问题就出在怎么排列?两个男人也不熟,挤一起难免尴尬;两女人很熟,所以睡中间,让男人睡外围也好有个保护。

她们先到帐里,说是要换掉牛仔裤,我们两个男人还没尽兴的喝着。到了中夜,酒足餐饱也累了,一起收拾好后看他在弄着休旅车后的东东,我就先到帐棚里。女人们都睡着了,尤其是嘉芳,睡得挺熟的,阿丽则滚到一边边去,佔了她老公的位置。

没两下她老公也进了帐,苦恼之际,就权宜睡在我女友嘉芳与阿丽中间,当然,离我女友有一个身躯的距离,我还揶揄他说左拥右抱。当时很放心,以为人多应该没有关系。

朦胧中侧卧的嘉芳翻了个身仰卧,靠向阿丽的老公更近,我懒得睁开眼睛。

可是隔没多久就被一个小小的骚动声吵起来了,枕着背包的头本不好睡,但高度够,我瞇着眼看到阿丽的老公好像侧身斜坐,还偷偷摸摸的看着我。不晓得为什么,我不想让他知道我醒过来。

他彷彿确定我睡着后就不再注意我,背光的我脸部光线昏暗,刚好可以有良好的掩护,我可以看到他的举动,他不细看就看不到我的脸色一反常态。

这时我看到他色馋馋的看着嘉芳,那种眼神让人看了就知道很飢渴。干!!

这样看我的女人,自己老婆就在旁边,而且我就在另外一旁。嘉芳也真是的,今晚她就换上平日在家里穿的背心裙,天气热她当然不会盖上任何东西,薄纱料子下底裤和胸罩的痕迹就清楚可见,睡癖不好的嘉芳几个翻身裙子早缩褪到腿根,模样简直就是引诱犯罪。

只见阿丽他老公左看右看,终於伸手轻轻的掀开嘉芳的裙子,像是试探性的动作,看看嘉芳有没有反应?这时候的嘉芳被掀开裙子直到腰部,连小肚脐眼都跑出来了,我有股莫名的妒意升起,可是更加另我惊讶的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这就是我为什么觉得自己变态的原因。

只见他掀开裙子后,嘉芳浅蓝色镂空的丝内裤里胀鼓鼓的阴阜上一片黑影,她的阴毛相当浓密。他并不马上抚摸嘉芳的下体,欣赏一样看了半晌,然后把整个手轻轻握在嘉芳丰满的胸部上,隔着衣服缓缓的揉动,又小心又温柔,彷彿怕弄坏掉一样。

可能在别的女生身上就不那么明显,可是这样的爱抚对嘉芳而言不啻是最好的前戏,因为嘉芳的胸部异常敏感,她就是因这点而失身给我的。睡梦中的嘉芳乘着酒兴本来熟睡的,可是在男人的巧手搔弄下,她迷迷糊糊的,身体当然毫不顾虑的做出正常的反应。

阿丽的老公感觉到嘉芳的乳尖硬挺起来,便不假思索,伸手从颈下领口长驱直入,真是一点也不客气。干!反手把衣服胸罩一并翻开,一拨开就把一边白抛抛的美乳从衣服里掏出来,而嘉芳这小妮子还在发淫梦,奇的是我在一旁看到女友被吃豆腐却兴奋得小弟弟都涨起来了。

这次阿丽的老公伸出下流的手往嘉芳胯下摸去,隔着内裤抚摸嘉芳的私处,嘉芳也真是的,不管被谁摸脚就自动打开。他很有技巧的划圈,刻意壁开精神堡垒,熟练的用力扯松裤边的布料,轻微的裂帛声证明了他的罪行,现在嘉芳的阴部轻易的可以从侧边看到了。

他毁了嘉芳的内裤,照我的经验嘉芳应该湿答答了吧?果然他手指有意无意往穴缝上轻轻划过,湿滑的淫水沾得手都湿淋淋的。我真是干他奶奶的!这么直接,有点想制止他的动作,可是又有所顾虑,最重要的是我看得很兴奋。

没想到我还在迟疑的时候,他就毫不客气的把嘉芳的内裤往下拉,离谱的是嘉芳还很配合的稍微抬高臀部让他脱下内裤,八成以为是我在帮她脱裤子了,平常我是不容许她穿衣服睡觉的。

阿丽她老公为嘉芳的配合而惊讶了一下下,可是就只有一下下,他见机不可失,马上脱掉自己的裤子,拉出大鸡巴,同时再把嘉芳的裙子掀开到她脸上盖住(好一个恶毒的计谋!),丝毫不紧张的把鸡巴先在嘉芳的浪穴中沾湿,然后再缓缓的插入嘉芳的美穴中。

这一切的动作迅速而且熟练,我来不及反应发生在我眼前的景像,小弟弟涨得难过,想制止又更想看下去。

半醉半睡的嘉芳很配合的让他奸淫着,她老公却似乎有些作贼心虚,虽然已经把嘉芳搞得淫欲高涨,插入嘉芳穴里的鸡巴,每做一次抽插就发出“啪滋!啪滋!”的声响,嘉芳正要起飞,他就射精了,真是没用!!滥的是还把精液都射在嘉芳的肥屄中。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噩梦还没有结束,拔出后嘉芳很累的不想起来,软趴趴的就张着腿睡去。我不想有所动作,因为干都被他干去了,只是他干完还不满足一样,藉着嘉芳还是非常湿滑,竟然把他的中指又塞进去,一动一动的,似乎还用留在外面的手指把嘉芳的阴唇撑开,这样意犹未尽的留连忘返。

不过他抽插了一会儿后就渐渐不再有动作了,可是手指仍旧插在嘉芳的嫩穴里。他就这样用整个手掌摀着我女友的阴部,趁她睡觉的时候尽情享用嘉芳的鲜鲍。

一直撑过将近一个小时,嘉芳不晓得为何醒过来,其实阿丽她老公的手一直没停过的刺激着嘉芳的穴穴,生理反应流满了许多润滑液。忽然发现自己几近裸体,而且最私秘的地方有男人的手指插入,本能反应夹住大腿,却不敢去抓住男人的手推掉,她看这男人似睡非睡的,如果把他弄醒那可多丢人?

可是就这一夹,阿丽她老公也被惊醒过来,嘉芳一发现这男人转醒,吓了一跳,不知该如何?羞愧得不晓得要怎么应对。哪晓得插在嫩穴的手指就在这时候缓缓的抽插起来了,她羞得想死掉算了,紧张得紧闭双眼,无法反抗的任由男人摸索女人的私秘,真是无法无天了!

一旁的嘉芳懊恼极了,身体四肢可以不动来装睡,可是小穴的刺激却引起身体本能反应,她渐渐有了强烈的快感。我看着别的男人玩弄我的女友,却比平时更加兴奋。

那可恶的男人眼看着、耳听着,早清楚手中的女人已然醒过来,只是因羞愧而不敢张开眼睛而已。他变本加厉的乾脆把嘉芳脱光光,手不停的揉搓她敏感的小荳蔻,嘉芳终於抵挡不住地松开双腿,把自己毛茸茸的阴户敞开来。我并不怪嘉芳,是这男人太有经验了。

嘉芳咬紧牙关,忍住不发出呻吟,但是每一次的抚摸都让自己领受到无比的快感,急促的呼吸在口鼻形成“嘶嘶”的声音。这时他把嘉芳的双脚拉开成大字型,轻轻的噬咬她的敏感部位,啧啧有声的吃着嘉芳的淫穴。

清纯的嘉芳几时有过这样的刺激?敏感的身体怎么禁得起这样的挑逗?没多少经验的嘉芳捱不到几下就像痉挛一样抖动着下体,然后一阵颓然,我知道嘉芳泄身了。

男人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战果,这种性经验不多的女人玩起来是最爽的,尤其嘉芳脸蛋身材都算一流,平常并不容易亲近。眼下只见嘉芳整个阴户都沾湿了,包含刚刚的精液,弄得连屁股的菊花都湿糊糊一片。当然这一切都在几乎静寂的状况下发生,帐篷里四个人只剩下阿丽还睡着。

嘉芳泄身后一阵晕死,随之而来的是更加清醒的感觉,湿热的嘉芳变得滑不溜手。男人恣意妄为,捏住花瓣般的肉蕾轻轻搓揉,嘉芳犹如遭电流触击一样全身发出哆嗦,清醒的她更加不愿意面对这样的羞惭场面,深深为刚刚忘情的泄身感到羞耻,全身不使力的任由阿丽她老公摆佈。

花样很多的男人拿起临时充当枕头用的睡袋往嘉芳腰股下垫住,被擎起的下体抬得高高的,同时再度拗弯嘉芳的双腿,天啊!!不管嘉芳愿不愿意,她的私处已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

男人不晓得何时拿出备用的手电筒,哪怕只是很小的光线这时候都嫌刺眼,嘉芳脸红到连耳根子都红了,男人没再碰嘉芳,可是闭眼的嘉芳知道他正视奸着她的蜜穴,这样的想像引起膣壁一阵收缩,又涌出透明的淫水来。

嘉芳在心里不断摇头,她不想承认自己是淫荡的女人,可是越是压抑就越明显,泄过一次身的嘉芳身体有些酸软,现在更是空荡荡完全使不上力来。男人双手游过小腹继续上移,可恶的避开重点,让嘉芳期待的心情焦躁起来,禁不住轻轻的颤抖。没有预警的,男人的舌尖滑过掰开的穴缝,嘉芳终於“啊∼∼”一声从灵魂深处叫了出来。

男人淫邪的笑了笑,装成自言自语一般,附在嘉芳耳际,小声的念念有词:“嘉芳啊嘉芳,(嘉芳差一点搭腔!)我就知道你一副清纯可爱的模样底下就是这样淫荡的……你可知道你的小穴干起来有多带劲儿?还有……没想到看起来这样有气质的嘉芳,下体的阴毛会这样多……嘿嘿……嘿嘿……拍几张照片作来留念……”

嘉芳越听越是无地自容,恨不能有个洞钻进去。更恨的是他念归念,手可一刻也没有停下来,嘉芳的骚穴又是淫水泗溢……男人侮辱性的言辞,现在听起来反而有种莫名的快感。

可是意外并没有就此结束,男人竟然抱起嘉芳,大胆的把嘉芳翻身趴下,口里仍旧说着:“嘉芳的乳头好可爱,一定是你男朋友太少吸的缘故,还保留这样粉红的色泽……”

嘉芳在男人淫辞羞辱及巧手挑逗的双料进攻下,又渐渐昇起淫念。

男人又说:“嘉芳∼∼唔∼这样弄你爽不爽?……看看你!……好淫喔!怎么那么多水?”

这时候的嘉芳恨不得他赶紧插入,平日娴熟的嘉芳从未被这样玩弄过,即使是我在干她时,也都是规规矩矩的插。

嘉芳杏口微张,脸向后仰起,身体弓了起来,不知不觉的自己伸手扯住大阴唇,把一个女人最宝贵的私处掀开,暴露得一览无遗,从来也没看过嘉芳这等骚样的我,再也忍不住射了出来。

男人呢喃的在她耳朵旁说:“嘉芳!说干我啊!嘉芳……我要你说干我……我才要插你……”

嘉芳喉头彷彿有东西哽着,发出一声谁也听不懂的声音。

“你不说我就不插你……”男人用鼻尖来回磨擦嘉芳的阴核要塞。

嘉芳被逗得快要崩溃了,小嘴巴轻轻地吐出蚊子般的声音:“……拜託!赶快干我……赶快插我……呜……啊∼∼嗯……我要插入……”

男人满意地缓缓把大鸡巴送入我女友嘉芳的美穴中,嘉芳喜欢得一脸满足,可是丑陋的黑棍在塞到底后就不再动作了,急得嘉芳又抠又扭的。

男人又说:“嘉芳,你的穴好紧好紧喔!……这样插你喜欢吗?……”从背后插入的男根却动也不动。

现在的嘉芳已经无法满足於此,欲火淫念让端庄的嘉芳急得将屁股顶顶撞撞的,希望藉屁股的耸挺能带动鸡巴在阴道里抽动。从背后伸过来的手无情的袭击嘉芳的双峰,嘉芳歇斯底里的摇头晃臀,深沉的呻吟:“啊……啊……啊……嗯……嗯……唔……啊……啊……”

就我的经验,她又攀上了高峰……

男人很老炼,他懂得在这节骨眼适当地奋力抽插,一下快过一下、一次猛过一次,只弄了七、八十下嘉芳就又泄身了。这次她是完完全全的缴械了,我可爱的女友被他奸得伏在我身旁连动也不能动一下。

男人细心的清理局部,帮她穿上内裤、拉好内衣,不过内裤经过刚刚的扯拉已经松弛,只能勉强遮掩耻部……

隔天我睡到很晚才醒过来,嘉芳无其事的和阿丽及她老公说说笑笑,就当发生过甚么事一样,只是举止行动中她不再那末含蓄,尤其不怕在她老公前暴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