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私人女秘書

我的私人女秘書。

我叫李忠,原本在一間企業的生產部門當部門主管,但好景不常近年市

道低迷公司也敵不過要重組架構甚至裁員的命運,結果我也難逃一劫被裁了

出來,雖然公司給了我一筆也算是不少的補償金,但畢竟自己的年紀已經不

輕要再找新的工作恐怕也不容易。

不經不覺自被裁後已過了整整兩個月,雖然已經很努力但到現在還是沒

有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這天我又準備去見工了,當我在街上急步追趕正準

備要離站的巴士時,忽然有人在背後大叫我的名字:「喂!李忠,等等,你是

不是李忠?」,我回頭一看原來是已經多年沒見的表哥陳亮,他身旁還有一

個拿著公事包的女子,表哥說:「呀!阿忠果然是你,真巧竟然在這裡遇見,

你近來好嗎?」,我說:「唉!近來不太好,剛被公司裁員現在正趕著去見工。」

他說:「那真湊巧,我正想要找人幫手,不要見了我們找個地方喝杯咖啡再

談吧。」,我說:「嚇?但是…我快要遲到了…那…」,他說:「還見什麼呀,

我有工作給你保證你滿意,來吧。」

之後我們便找了一所咖啡店坐下,過了不久當我們點的咖啡來了後我看見

和表哥一起的女子立即很自然地準備替他的咖啡下糖,這時表哥突然用責備的

語氣對她說:「妳在幹什麼?妳看不見有客人在嗎?應該先替他下糖才對嘛。」

,那女的頓時呆了一會然後說:「是,對不起老闆。」,接著她用有點冰冷但很

有禮貌的語氣問我:「李先生,真是對不起,讓我來替你下糖吧,請問需要下多

少匙呢?」

我說:「哈!不用了,我自己下可以了。」,這時表哥突然搶著說:「阿忠,

讓她替你下糖吧,這是她的工作。」,於是我唯有說:「好吧,麻煩你兩匙羹。」

她說:「李先生現在可以了,請你先嘗一口看看是否合適?」,接著我嘗了一口

然後說:「唔,可以了,謝謝你。」,跟著她開始為表哥的咖啡下糖,我看見她

完全不需要問表哥下多少匙便下完了,當攪拌完畢後她竟然先取起杯子喝了一

口然後對表哥說:「老闆,味道已合適可以喝了。」,表哥點了點頭然後對我說:

「呀!差點忘了介紹她是我的私人秘書叫小菊,沒什麼特別女人一個而已。我們

說回我想找你工作的事情吧….」

我一直聽著表哥在說大概在鄉間和一些地方領導合資開了一所工廠專做一

些低科技電子產品作外銷,還有最近因有別的工作要做沒時間打理工廠需要找

一個信得過的人幫手之類的說話。可是他一邊在說我卻很不專心地在看著他的

秘書,她的上身穿了一件白色的恤衫和穿了一條杏色的西裙,臉上架著沒有鏡

框的眼鏡看上去很配合那種秘書的身份,她的樣子很清秀而且身形也很瘦削,

但是她的胸部卻很大甚至大得有些不合比例,她的巨乳足足把應該只是小碼的

恤衫撐得連胸前的鈕釦也好像快要爆開似的,在表哥不斷說話的期間她只是默

默地坐著並沒有任何動作,但她也不時留意著表哥的眼神及表情彷彿在隨時聽

候表哥差遣似的。

過了一會表哥終於停了下來喝了一口咖啡,我看見他看了小菊一眼然後把

手伸進自己的衫袋內,忽然小菊整個人突然震了一震而且還叫了一聲:「呀∼」

她看了一看表哥後隨即低下頭然後把雙手放在大腿上繼續坐著,但是過了不久

我看見她的身子開始有些抽搐,她的頭還俯得愈來愈低身子也彎曲了,而她的

表情好像很痛苦於是我立即問她:「小菊小姐,你是不是那裡不舒服?」,她沒

有理會我而表哥也搶著說:「阿忠,她沒事的不用理會她,她經常也是這樣,我

們還是繼續吧。」,於是我們便繼續談著工廠的事,可是再過不久我看見小菊

開始一隻手按在桌邊而另一隻手卻按著自己兩腿中間還發出一些呻吟的叫聲:

「呀…呀…老闆…我…不行了…呀∼」,這時表哥好像很生氣地說:「真麻煩,

才一會而已。」

之後他問我:「喂,阿忠,我剛巧想起有些事要先走,現在我給你一張名片

你記著要找我,還有這裡最近的酒店在那裡?」,我給他嚇了一跳然後指著對

面馬路的酒店說:「那裡有一家。」,他隨即放下一張五佰元的鈔票然後扶起小

菊往酒店的方向走去,最後他還回頭對我說了一聲:「記著找我呀。」便離開了。

我並沒有留意他反而一直地看著那小菊,她軟弱無力地被表哥扶著走路,

而從她背後我看到她的裙子在臀部以下的位置已經濕了一大片,最初我還感到

很疑惑她究竟怎麼了,想了一會我忽然想到:「她該不會是失禁吧?還是她有什

麼疾病呢?待我下次找表哥的時候順便問他一下吧。」

兩天之後我決定應表哥的邀請到他的工廠裡工作於是我打了電話給他,「啊!

是阿忠嗎?你終於打電話給我了,是不是有好消息給我呢?」表哥說,我說:「哈!

對,我答應來你的工廠工作了。」,他說:「好,非常好,我這兩天也會在工廠,

你上來找我吧。」

我說:「好吧,但是我需要帶些什麼文件嗎?例如履歷之類…」

他說:「哈!不需要那些,你上來便可以了…阿忠,等等…等等..」,這時表哥

突然打斷了話題並且說:「小菊,不是這裡,低一點…對了,對了。」,我聽到電話

的另一邊還有小菊的聲音在說:「是,老闆,要舔多久呢?」,表哥說:「舔到我說

停為止,唉!你真蠢,不要再問我了,我正在講電話呢。」,這時我問表哥:「表哥

不好意思,你是否正在忙著?」,他說:「噢!不緊要,你上來後再說吧,好不好…

噢..」,我說:「好吧。」,於是我便往表哥的工廠去了。

經過五個小時的車程我終於回到鄉間,這裡的變化真大,小時候村口的農田

現在已經變成表哥的工廠了。當我被帶領著朝表哥的辦公室走去時,沿途我看到

這裡的規模也不小,敞大的工場被分作不同的車間製作著不同的產品,但是有一

點我感到很奇怪,就是這裡的工人全部都是女性甚至把製成品搬運離開的工人也

是女人。

走著走著終於來到表哥的辦公室,一進入辦公室後我看見只有表哥坐在一張

很大的辦公桌前,他說:「哈哈!阿忠你終於來了,來!請坐。」,接著表哥不停

地在告訴我一些工作的細節,他說要我當這裡的廠長,還說到待遇也令我很滿意,

到最後他拿了一份合約出來說:「阿忠,剛才我所說的一切已經列明在這合約上,

你簽了之後便成為這裡的廠長為期兩年,另外我可以告訴你還有其他令你意想不

到的福利在這裡不便說明,總之日後我保證令你滿意,哈哈哈!快簽吧。」

他提供的條件確實是很好我沒有拒絕的理由於是便簽下了,這時我問他:

「表哥,怎麼不見你的秘書呢?」,他說:「你找她有事嗎?」,我說:「沒

有,只是好奇問一問而已。」,他說:「她在這裡呀。」,我聽他這樣說覺得

很奇怪,這裡明明只有我們二人他怎麼說小菊在這裡呢?這時表哥突然從坐椅

上站起來我給他嚇了一跳,他…竟然沒有穿褲子還露出了勃起的陽具,我驚訝

地說:「表…哥,你這是…」,他輕鬆地說:「你要找小菊嗎?她就在這裡。」

這時一個令我無比震撼的畫面出現,那就是小菊從表哥的辦公桌下爬了出來,

她把頭伸到表哥的陽具前然後毫不猶豫地便往他的陽具含下去,接著表哥用手

按著她的頭然後不停地在抽插著她的口,他說:「小菊在你進來之前便一直在桌

下為我含啜著,你找她幹嗎?」,這時我看到小菊在看著我,但她仍然很努力

地在吞吐著表哥的陽具只是眼睛在看著我罷了。

我給這情境嚇得目瞪口呆完全不知所措,腦海一片空白甚至連話也說不出,

過了一會我看見表哥好像要射了,他停止了抽插並且用雙手捉著小菊的頭不放,

這時小菊閉上了眼睛還發出「啊啊…」的聲音在迎接著表哥把精液射在她的口

裡,再過一會表哥終於把陽具拔出並且對小菊說:「把精液吞下。」,小菊點了

點頭把精液全部吞下然後仰著頭跪在地上不敢亂動,這時我勉強地說:「表…哥,

為什麼會這樣?」

他笑了一笑然後說:「哈!這便是我說意想不到的福利了。」接著他拿起了

電話說:「美娜,現在給我進來吧。」,之後一個穿著整齊行政套裝的美女帶著

四個女子進來,表哥說:「阿忠,我來介紹這是美娜,她之前是我的秘書現在被

提升成為工廠的行政主管,她非常熟識工廠的運作日後她會全力協助你,現在

她的工作就是要替你選一個合適的秘書。」

我扯著表哥到一旁輕聲地問他:「表哥,我的秘書是不是也會像小菊一樣要

幹那回事的?」,他說:「那當然要,我說過這是你的福利嘛。」,我說:「表

哥,我不需要這些,老實說現在我想不幹了可以嗎?」

他露出狡猾的表情說:「不可以,你剛才簽的合約已經列明了如果你要辭職

的話,須要賠償五年的薪金給我,你有這麼多錢嗎?」,這時我晃然大悟知道墮

進了一個騙局,他接著說:「放心吧阿忠,我不會害你的,只要接下來你替我把

這所工廠看管得妥妥噹噹,我保證你得到的好處多的是。」,這時的我好像墮進

了深淵一樣,我在想已經再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最後我無奈地接受當這個廠長,這時表哥說:「好了美娜,你可以開始了。」

接著那美娜對我說:「廠長你好我叫美娜,現在我要開始為你介紹這四位女子,她

們都是我從眾多生產線組長裡挑選出來的,她們不但具備了一定的學歷而且在各

自的生產線裡都是工作效率最高和最為上進的員工,而最重要是她們都非常忠心,

她們都願意為廠長你做任何的事情,當然還包括那些…」她露出奸詐的笑容還指

著小菊的方向說。

這時我說:「那麼我要怎樣挑選呢?」,她說:「這樣的,她們會各自有五分

鐘的時間作自我介紹和解釋為什麼要選擇她,最後當她們都各自介紹完畢後你便

要選一個合適的了。」,之後她便示意第一位開始。

在這段時間裡我根本就沒有聽那些女子在說什麼,我只是看著一直跪在地上

的小菊,我在想:「這時的小菊究竟在想什麼呢?我看她樣子不大像是那些淫蕩的

女子,至少不像現在說著我的身材有多好,我會令你有多享受之類的這幾個女子,

她會不會是受著什麼威脅才這樣做呢?」,這時小菊突然用一種楚楚可憐的眼神

看著我,這樣子令我更加堅信她不是自願的。

不經不覺已到第四位,她和之前的三位有些不同,在最初的四分鐘內她很努力

地在介紹自己的工作能力,但當時間愈來愈少只剩下最後一分鐘時她似乎急了,她

忽然掀起裙子把內褲除掉然後背著我把臀部挺高,她很努力地用手指在翻開自己的

陰唇務求令我可以看到她陰道內那些濕滑的嫩肉,最後她還哭著說:「嗚…廠長對不

起,我實在不懂說她們說的話,現在我這樣子希望你喜歡,我真的很想成為你的秘

書,我願意為你做任何事只要你能給我這個機會便可以了…」

美娜似乎很生氣她大聲的責駡那女子:「你這賤貨呀,我不是已經教過你要怎樣

說嗎?這裡不需要你了,你給我滾吧。」,這時我說:「等一等,你叫什麼名字?」

那女子說:「嗚…廠長,我…叫小馨。」,我對美娜說:「我選這個吧。」,美娜似

乎對我的決定感到很驚訝一時說不出什麼話來,接著我對表哥說:「表哥,我可不可

以要兩個秘書?」,他說:「兩個秘書?為什麼呢?」,我一心想著要趁這個機會把

小菊救出來,於是我說:「也許我貪心了一些,我很喜歡小菊剛才服侍你的表現,我

也很想她這樣子來服侍我,我可否要求小菊也當我的秘書呢?」,表哥說:「沒問題

沒問題,你喜歡便拿去吧反正她只是一件蠢貨而已。阿忠,你這樣子便對了,盡情地

去享受你的福利吧,哈哈哈!」

就這樣小菊和小馨便成為了我的秘書,在往後的日子裡她們不但成為了我的性奴,

我們甚至存在著一些微妙的感情關係以至令我們三人最終陷入了萬劫不復的地步。

今天是我第一天上班,美娜,小菊和小馨一早已經在辦公室內等我,當我進入

辦公室時美娜對我說:「廠長早安,今天是你第一天上班我已經為你準備好一切,

中午前你要看看工廠最近三年來的業積報告,午飯後我會親自陪你巡視一下這工廠

的所有地方和瞭解一下工人們的運作,最後我還安排了和這地方的領導一起吃晚飯,

他們是這工廠的股東之一,讓大家可以認識一下你這個新廠長吧。」

她再說:「還有中午前的工作小馨會全力協助你,至於小菊這廢物你喜歡怎麼

對她都可以反正她什麼都不懂,不過我建議廠長你不要對她太好,她是那種不被

虐待是不會聽話的賤貨,她的工作就是用來給人家發洩的,你看!」,說罷美娜突

然往小菊的臉上打了一記耳光,小菊立即叫了一聲:「呀∼」然後低下頭在撫摸著

自己的臉,這時美娜看似更加惱火她大聲地說:「你叫什麼呀?很痛嗎?我喜歡打

你便打你。」,她還用手大力地拍打小菊的乳房,過了一會她更加拉起了小菊的

乳罩用手指在不停地拉扯她的乳頭,她說:「你這個賤貨以為胸大老闆便會喜歡你

嗎?現在我要把你的乳房毀掉看你還憑什麼和我爭。」,小菊不停地在慘叫著:

「呀…呀…不要…對不起…呀…不要呀∼嗚」,我終於忍不住說:「美娜你給我

停手,她是表哥給我的秘書,怎樣對待她是我的事不用你管,快停手。」,最後

美娜很不服氣地離開了。

之後小馨把小菊扶起並且對我說:「廠長,我可不可以先扶小菊回宿舍休息,

很快便回來。」,我當然說好,想不到小馨也頗同情小菊的。過了不久小馨回來

了,我問她:「小馨,我想問你知道美娜為什麼會這樣討厭小菊嗎?我看她簡直好

像想要殺死小菊一樣。」,小馨說:「小菊其實不是這裡的員工,她是老闆大約在

半年前從外面直接帶回來當秘書的,聽說老闆之前在其他地方徵地時,有一戶農

家寧死也不肯把土地賣給老闆,最後老闆用手段把那農家的男人關進了監獄,而

小菊便是那農家的女兒。」

我問:「那為什麼美娜會這樣憎恨她?」,她說:「自從小菊進來以後美娜便

進升為行政主管,雖然表面上美娜像是這工廠的第二把交椅,但從此待在老闆身

邊的便只有小菊,其實美娜已經當了老闆的秘書五年,以前有人說老闆很喜歡幹

美娜的,聽說有一次老闆因連續不停地幹她幹了足足一整天,最後因心臟有事送

了入醫院,但自從小菊來了後聽說老闆很喜歡她的大胸部,所以從此他便再沒有

碰過美娜了。」,這時我心想:「原來是這樣。」

之後我便開始在小馨的協助下看著那些報告,看了不久我感到有些疲倦於是

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一番,這時小馨問我:「廠長,你是不是很累?我幫你按摩

一下頭部好嗎?」,我心想反正按摩一下頭部也沒什麼大不了,於是說:「好吧。」

她的手勢不錯令我很舒服,過了一會我還睡著了。我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間我

被一種奇怪的感覺弄醒了,一種既舒服又興奮的感覺從我的下身不斷傳上來我不

禁擡頭往下望,這時我竟然看見小馨跪在我面前在含啜著我的陽具,我頓時給嚇

呆了我說:「小馨不要這樣,我不需要你幹這個,快停吧。」,可是她不但沒有

停還對我說:「廠長你放心吧,作為女人我明白在商場裡為了要上位難免要幹起

這種事情來,況且你的陽具已經勃起得這樣堅挺,就讓我來替你解決一下吧。」

我雖然口裡說著不要,但畢竟她的口技的確很好,她除了會上下不停地吞吐

著我的陽具外,還會用舌頭舔我的陰囊甚至用了很長時間在翻起我的陰囊舔勻它

的四週,最後她還用舌尖在舔弄我的尿道口,這是一個非常敏感的地方我不禁叫

了出來:「呀…不要…」,她看見我這樣也不禁笑了一笑,最後我也終於忍不住

捉著她的頭把陽具往她口裡插,就這樣我開始按著她的頭不斷往陽具處推。這時

侯美娜突然出現在我眼前,她看到了一切她說:「對了,小馨你這樣做便對了,

你竟然這麼快便領會到要服侍廠長的重要性我很高興,對了不要停繼續吧。」

過了一會我終於忍不住要射了,我把全部精液都射在小馨的口裡,接著我

叫她把精液吐出來,這時美娜突然說:「不要,小馨不要吐出來,現在你要聽我

的說話做先仰起頭然後把口張開,你要一直保留著廠長的精液在口裡,然後維

持著這個姿勢不要動。」

「廠長,請你先穿回褲子還要裝著弄些什麼別的事情,總之就不用理會小

馨任由她這樣子張開口跪著便可以了。」數分鐘後我問美娜為什麼要這樣做,

她說:「廠長,請你下次不要叫她把你的精液吐出,若是你把精液射在她口裡

她便必需要全部吞下,這是一種尊敬廠長的行為,還有我叫她這樣子跪著就是

要訓練她的服從性,她要學習就算要把精液吞下也要等待廠長的吩咐才能這樣

做,這樣子更能顯出廠長的權威。」

的確我這時看著跪在地上一直張開口的小馨,確實有種很權威和征服的感

覺,她不敢亂動但是眼睛卻一直在看著我,過了一會我說:「小馨,現在把精

液吞下吧。」,接著她把精液吞下然後對我說:「廠長,我吞下了。」,這時

美娜說:「好非常好,小馨你要記著以後當廠長把精液射在你口裡時你也要這

樣做知道嗎?」

小馨說:「知道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