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次我上了三位小美女

那是在2006年的四月底,我接到一個電話,是我原來在一起上大學的同學打來的,他已經到了離我住的城市不遠的一坐縣城裡,要我過去看看他。我已經和他許多年沒有見面了,一來我在學校裡我和他就是死黨,二來我們都是多年沒有見面,三是我已經離開了我多年從事的政府機關的工作,在一個合資企業上班,經濟和時間都比以前較寬裕,所以我不加思索的就答應了。

那天下午我料理了一下事務,坐了半小時的汽車就到了他所住的賓館,他看起來還是上學時那樣,還是那麼精幹和健談風趣,只是老成了不少。我們在房間裡談的很多大多是一些畢業後的所見所聞以及其他同學的近況,但更多的談的是目前的態勢和一些花邊新聞,後來他也問我現在在合資企業的事,嘲笑我現在是趕上了潮流,是什麼事情都經歷了的,我一笑了之。

晚上是縣裡的一個單位宴請我們,在酒席桌上他們都很好客,不斷的給我們敬酒,我們也是盛情難卻只好和他們推杯換盞,好在我們配合默契,以致不會失態,倒是讓那些做動的主人喝的分不了東南西北。回到房間已經是快十點了,我倆都毫無睡意,又在一起聊了起來,但這時候他不經意間都把話題繞到男女之事上來,我很清楚他心理的想法,但畢竟分別的太久,總是不能那麼直接了當。我想他畢業後分配在一個研究所裡工作,整天都在那離城市較遠的地方,整天和那些老學究們在一起,況且他也是一個不甘寂寞的人,也知道這迷人的花花綠綠的世界,所以我也不感到突然,但當時我對做招妓的事不是那麼感性趣,一來我在公司業務的需要見得也不少,也經歷了一些,二來在這坐縣城裡是初來乍到,摸不請底細,三是我考慮我還想回家了。於是我就總是回避他的話題,後來我就說這樣吧我們去宵夜,邊吃邊聊。

我們來到了夜市,縣城的夜市排擋很精緻,一個個的小桌邊都坐了一對對的情侶,我們找了一個旁邊的座位,點了幾個小菜,要了兩紮啤酒,外面的涼風吹來給人清醒的感覺,我們這時都感到沒有任何壓力和顧慮,所以我們都敢開懷暢飲,不知不覺中還是夜市的老闆催我們了,原來已經是深夜快十二點了,我們買了單,留下了六個空紮踉踉蹌蹌的往回走。走在空曠的街道上,夜晚的風是那麼涼爽,街道是那麼靜瑟,路燈昏黃的光將街面的照的慘白,但每一段就有一個美容店的霓虹燈閃爍著撩人的字眼,我們都好象沒有什麽話講了,就這麼走著,到底還是他沈不住氣了,說我們去按摩一下吧,我雖然沒表示同意但雙腿已經邁向美容店裡了。

店裡的老闆娘趕緊迎了上來,一面招呼我們坐下一面喊了兩個小姐,可能是時間太晚了,兩個小姐都很疲憊,夢眼朦朧的,我仔細的打量著她們,雖然有點姿色,但給人沒有精神的感覺,況且都不是那麼熱情。我就說算了吧,我們要回去了今天太晚了改天再來,我的同學還沒有反映過來我就已經走到街上了,他也沒有辦法只好跟著我出來了,看的出他一臉的無奈和失望。我們又漫無頭緒的走著,他突然對我說今天我們無任如何都要玩一下要不然我就空來這裡一趟了,也是白白的喊你來了,看到他那堅決的摸樣我也沒辦法,只好說那就再往前面找一家美容店吧,剛才的那家我們是不能再回去了,走了一段看到前面有霓虹燈的閃爍,我們到了一家叫藍月亮的美容店,我們剛進們就聽到裡面的嬉笑聲,看到我們近來笑聲突然停止了,這是一間不大的店面,外間只有二十來平米,放了一些洗頭用的工具,裡間大約有兩間隔開的房間,店裡的外間只有三個小姐模樣的女子,其中一個就向我們迎來問我們要不要小姐,我知道她就是老闆娘了,我的同學一下就看中了其中的一個小姐,說我就選你了,看到他那樣我也沒有什麽話可言,但另外一個小姐我又實在看不上就和他說你玩吧我不玩了我等你,那知道他很不高興說你這人是怎麼了,大有要和我翻臉徹底和我一道兩斷之勢,我這時看了一看老闆娘,在和嫩的光線下,她大約年齡和我差不多,也有三十多了,但她保養的很好,臉色白嫩,穿一條粉紅的長裙,一雙眼睛很動人,雙眼皮下有一對清澈的眼睛,腰也不算粗,大約有1。6米高,兩個乳房在緊身的裙子裡突出來,圓圓的,更可貴的是她給人一種可以信賴的感覺,外表很賢慧。我就說真的我不想玩了。

老闆娘就說是不是看不上那個小姐,沒關係的,我到裡間去再叫一個給你,我說你不要去叫了,讓她們睡覺吧。她說那怎麽辦呢。我就說除非你陪我我就玩,她見我這麼一說臉一下就紅了,說我又不是小姐,怎麼能陪你呢?見她這樣一說我就往外就走,我的同學也要跟出來但又戀戀不捨,也就和他找的那位小姐說做做作老闆娘的工作,那個小姐就到外面喊我回來說不要走我們商量商量。我又進了門偷眼看看老闆娘那羞愧的樣子,我知道她也在徘徊了,也許在動心了,這期間我的同學和那位小姐趕緊不失時機地遊說起來,大約過了十多分鐘,見我坐在沙發上還是那麼堅決,老闆娘就說好吧,我今天就算犧牲了和你們走,她要了我們的房號,就叫我們先走,她要把店裡安排一下,關上店門就來。我當然喜不自禁,和我同學就到了賓館。我趕緊再開了個房間,就到我同學的房間裡等她們的到來。

估計有大約半小時,我們聽到了敲門聲我知道他們來了,她換了件外套,可能是外面涼爽的緣故吧,她穿了件紫紅的西服,看得比原來更加賢慧和端莊,我趕緊拉著她的手說我們到我們的房間去吧。我跟著我到了四樓,進了房間,開著的空調正好溫度適宜,她好象還不太好意思,我趕緊打破了僵局說我是真的不想玩的,我平時不玩,但今晚看到你就有一種莫名的衝動,她笑著說我是老闆娘又那麼大了,你會看上我嗎,唉,我跟你出來明天小姐們不知道要怎麼說我了,我就說既然來了就不要想那麼多了,我這個人是一個比較本分的人,我不會為難你的,即來之則安之吧,我就叫她脫掉外套,我們去衛生間洗浴一下。見她還是不好意思我就先把我自己脫光了到衛生間裡放水,我聽到外面悉悉嗉嗉的聲音我知道她也在脫衣服了,我趕緊叫她也進來,她推開門,我眼光一亮,她赤裸著身體用一條毛巾放在陰部,她的身材不是很好,已經開始有綴肉了,小腹上有點隆起,但她的上部是很迷人的特別是一雙乳房象小西瓜,圓圓的白白的。

我在浴缸裡坐起來拉著她也到裡面來,她照著做了,這時我看到了她的整個陰部,她的陰部很肥厚,只有一小戳陰毛蓋在陰蒂上,好象是刻意修剪了似的,她看到我只顧望著她的陰部就不好意思說我的陰毛就長的那樣,她的陰毛的確很少,就象過去小孩子留在頭上的小尾巴,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那撮毛是黃紅色的真象熟了的玉米棒頭部的玉米須,我情不自禁地用手去抓那撮毛她也沒有反對,我一面輕輕的理著那撮陰毛,一面用小手指和無名指去逗弄她的兩片肥厚的陰裙,她用手擋了以下說等一等等會我們上床慢慢玩好嗎?

“我先給你洗一下”。她用沐浴液打遍了我的全身,對我的下身更加洗的很仔細,她用一隻小手抓著我的陰毛,後來把我的陰莖翻開,我頓時就硬了起來啊,陰莖漲得老大,龜頭象一個紅杏子從包皮裡沖了出來,她上下套弄著我的陰莖,我漲的要命,就說等會吧我來給你洗吧,她說好呀,用小嘴就在我的龜頭上舔了一下,我一激靈時她就擡起了頭,笑著望著我,我出了浴缸讓她睡在浴缸裡我用沐浴液從她的頸部一直打遍她的身體的每一遍肌膚,她的皮膚相當光滑細膩,我用兩隻手放在她碩大的乳房上,她的乳房很柔軟,但不是那麼堅挺,兩粒乳頭很大象一對小紅棗,我用一雙手緊緊的搓揉著他你乳房,用兩個食指輕輕的揉著兩個乳頭,她緊閉著雙眼,一副咪咪動人的樣子,我又去洗她的陰部,那裡由於陰毛很少,整個陰部一覽無餘,我把那一小撮陰毛翻上來用手指輕柔的翻開兩片打陰唇,就看到了那桃園小洞了,那裡不知道是沐浴液的緣故還是她的淫水已經來了反正開始濕潤了,手指上的感覺和粘滑,我慢慢地在她的肉洞周圍請輕輕按摩著,這時她的淫水更加多了,手指上已經有不少開始變成乳白的黏液了,她的下體隨著我的手指而輕微的顫動著,嘴裡開始發出微微的揣息聲,一雙美麗的眼睛閉合起來。

這時我更來了性致,就用另一隻手去分開她的兩片陰裙,用原來的那只手的大拇指去找到了那藏在陰裙底下的陰蒂,她的陰蒂很大也很長,肥肥的,粉紅色,我在上面滑動著手指,她的下體顫動得更厲害了,把浴缸裡的水都帶動得起伏起來了,我不得不用另外一隻手整個去將她的陰蒂從兩片陰裙裡扒開使得能整個完整的顯露出來,我用另外一隻手的食指在從陰蒂裡擠出的陰核上輕微的按摩著,她的身體更加劇烈的顫動著,氣喘的更粗了,我繼續在那裡按撫著,她的頭在浴缸的弊沿搖來搖去,鼻孔裡不時發出恩、恩的聲音,我知道她快要來高潮了,我就喜歡看女人性高潮那種滿足的樣子,我加緊了按摩的頻率,陰核上的淫水被手指帶動的成了一條水線,那米粒樣的陰核由粉紅變成鮮紅的了,她的陰埠有節律的和我的手指配合的動著,嘴裡發出啊、啊、啊的叫聲,叫聲越來越大,突然她擡起身來用一雙手把我摟抱著,用嘴緊緊親著我的嘴,一條靈巧的舌頭在我的嘴裡擾動著,我不的不分出一隻手來摟著她的後背,讓她的兩隻乳房緊緊的鐵緊我的胸膛,我們就這樣的親吻著,沈浸在無邊的快樂中。

我的那只手一直也沒有停止動做,只是感覺我按摩達到的越快她親吻的力量上要大,好象要把我的整個舌頭吞下去。

我們就這樣親吻了一會,我慢慢的扶她起來走出了浴缸,她看到我站起來時因陰莖昂首挺力的樣子,就用手在我的陰莖上摸了一下,我一下來了精神,說:“你享受了一下也要讓我來快樂一下了”。於是我微微的分開雙腿,讓她的陰埠對者我高昂的陰莖,她也蹬了下來就著我的大陰莖,我感覺到我的陰莖頭部在她的陰埠上,她微微的動了以下身體,配合著我的動作我的陰莖就進入了她的陰道了,好在她那陰道裡早已就是淫水氾濫,所以那裡面非常潤滑啊,我蹲著身體翹著屁股向上抽插著,但由於衛生間裡太小她要用手找個支撐點來迎合著我的抽插,所以我說我們到床上去吧,她恩了一聲,我就從她的陰道裡抽出我的雞吧,用毛巾擦了一下就摟著她出來了。

我們走到了外間,由於我們在衛生間裡的相互愛撫和充足的做愛的前奏,早就全身發熱,而外間由於空調一直開著所以感覺很冷,她一出來就跑到床上去用一條毛巾被蓋住了身體,我打開電視,關掉大燈,只留了窗頭燈,我倒了一杯水問她,她在床上擡起頭喝下了,然後用一雙誘人的眼色望著我。我領會了她的意思,就把她朝床裡面擠一擠側身睡在她身邊,他見我上床了就把整個身子向我貼來,我高枕著頭讓她睡在我的臂灣裡,她用手抱著我,我輕輕推開她的上身,讓她向上仰躺著,我好騰出手來撫摩她的兩個乳房。

她的乳房還是那麼柔軟,柔若無骨,彈性十足,我愛不釋手的撫摩著,按按這個摸摸那個,一會那兩個小兔般的乳房就開始布了紅暈,我又用手指撥弄那兩個乳頭,輕輕的微微的,一會兒她的乳頭就慢慢在我的手指下變得挺立起來,我也只得象她套弄我的陰莖一樣用兩個指頭去套弄她的挺立了的乳頭了,我慢慢的滑下身體用舌尖代替我的手,用舌尖挑逗著那對已經象紅棗一樣的乳頭,歇出的手向下移動,摸著她的小腹,睡下時她的小腹已經不象原來那樣有綴肉了,很平整,摸著的感覺也是很柔軟。

我的手又慢慢向下去,去找那我早就神往的桃圓蜜洞,首先還是摸著那一戳陰毛我細心的捋了捋,然後就向下去,她的陰埠已經春水蕩漾了,兩片肥厚的陰唇上都有愛液了,我分開陰唇摸著了她的陰道口,那裡熱性十足,能感受到涓涓淫水向外分泌,我就這樣用食指在她的外陰裡撫摩著。從她的陰道口的最底下經過陰道口一直向上摸到陰蒂和陰核,一直就這樣上下不停的摸著,順著陰道口分泌的愛液粘滿了我的食指,使得我的食指很從容地在她的陰門上摸來撚去,一會兒壓壓陰道口,一會兒擠擠陰蒂,一會兒摸摸陰核,我感覺到她的整個陰埠都濕漉漉的,有一股濕熱的水蒸氣升騰起來,隨著我的撫摩,她的陰埠也配合著我的手指動作起來,腰部不停的扭來扭去,嘴裡也不知覺的發出恩恩的聲音,鼻孔裡發出急促的呼吸聲。

她從底下抽出了一隻手,緊握著我硬得象鐵棒一樣的陰莖,並上下套弄著,使我的龜頭在包皮裡翻出翻進,我刺激的要命,這時她把我的陰莖向她的身體拉了拉,我知道她已經要我的陰莖來充實她那已經奇癢難耐的陰道了。我爬起身,伏在她的身體上,微微弓起屁股她適時的張開雙腿也移了移她的陰埠,我的大陰莖就順滑的滑到她的陰道裡了,我放在她的陰道裡後就將整個上體伏在她的上身,讓我的胸膛去擠壓著她那一對乳房,兩手反抄在她的後背讓她的上身緊緊的貼者我,我們的嘴又親吻在一起,我用膝蓋頂著床墊使身體向前推動,不是那麼的激烈,但她的小嘴裡是我舌尖的跳動,她的乳房被我的胸部擠壓感到如伏錦上,我的陰莖在她的蜜洞裡來回出入,就這樣我們不僅不慢的搞了十分鐘左右,她的淫水一下子多了起來,我感到我的陰莖整個的在一片泥塘裡一樣,好象我的整個的陰毛的佈滿了淫水,她的陰道擴張的很大,兩腿不由自主的向她的上身轉縮,鼻孔裡發出恩恩呀呀的叫聲。

我鬆開了我的嘴,用雙手支撐著我的上身,然後適時的抓著她的豐滿的腰,雙腿向前跪著頂著她的兩腿,使她的腿最大限度的張開,是陰道最大限度的鬆開,我用膝蓋和腰部撐著我的臀部向前挺進,又用兩手向下拉著她的腰讓她的陰埠緊緊的頂著我的陰莖的沖闖,我來回抽插了一千多下,她的淫水佈滿了我兩結合的部位,我低著頭看到她的陰唇隨著我激烈的抽插而翻動,使粉紅的陰蒂和陰道忽隱忽現,我抽出的陰莖的外壁佈滿了她的乳白色的分泌,隨著我的抽插都集中到了我的陰莖的根部,她在我的底下不停的扭著腰,讓陰埠向上頂著,迎合著我的衝撞,她的乳房上的紅暈成塊的顯露出來,頭不停的向左右擺動,陰埠迎著我的陰莖起伏著,我們結合的地方發出啪啪的聲響,她不知覺的叫出啊啊的聲音,又低聲叫著快、快,我加快了抽插的動作,把陰莖抽到她的陰道口才一插到底,抽也抽到我的龜頭只讓她的兩片大陰唇包裹的位置,插就插到她的陰道的底部,都能感到她子宮的位置,她嘴裡的叫聲更大了,整個腰向上頂著,我一陣猛插,他的陰道裡開始有有節律的收縮,陰道壁緊緊包裹著我的陰莖。好象怕我的陰莖離開了她的身體,我一下也興奮到了極點,陰莖一陣跳動,滾燙的精液灑在她的陰道深處,隨著我的噴發她的陰道壁也顫抖著、抽畜著,我伏下身來,她則緊緊的摟抱著我把舌頭又伸到我的嘴裡。

我們吻了一會,我問她剛才快樂嗎,她說:“好快活,我好久沒有那麼快活了,你真能搞,我的底下已經有半年沒有和人作愛了,現在已經都有點疼了。”我笑了笑,說:“這還不是我的全部的本領,我剛才只是看到你來了高潮我只是陪著你一起完結罷了。”她說:“你真行,我要是你太太就好了,”我微微一笑,讓我已經快要鬆軟的陰莖離開了她的陰道,她伸出手按住了陰門,我趕緊來到衛生間拿了一條毛巾給她,我們都洗浴了一下,回到了床上,繼續聊著。

她原來是在一個閉塞的農村長大的,今年三十五了,這裡的人都叫她梅姐,二十歲時嫁給了一個比她大十歲的沿海城市的男人,那男人有點殘疾,給他生了一個小孩後,那男人就對她不好,經常打罵她,對她也十分的吝嗇,而且那殘疾男人還在外面亂搞女人,所以那個家她很少回去,只是想小孩的時候就回去一趟,今年還是春節出來的,好在她的老家離這裡不是很遠,有空也去去老家。這個店是她今年初才開的,生意很不好做,做這個生意很難,紅黑都要熟,好在她老家來了幾個姐妹來幫幫她,所以才做到今天。我就對她說:“你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容易了,在一個生地方一個懦弱女子能獨當一面,要撐起這麼一個店面,結交各式各樣的人已經很不簡單了。她說:“又有什麼辦法呢?我不能靠他養我,我就只好靠自己了,雖然也不少人也打我的主意,但好在我底下有一些小姐,到了關鍵時候我就只好叫她們來頂替我了,現在的男人哪個不好色,只要有個那個洞他們誰不搞,他們還跟你講什麼感情,只要有女色個和金錢就行了。”我說:“也是。”她又說:“今天我看到你,我就有好感,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就那麼就跟你來了,原來聽到那些小姐們在店裡說什麼樣的男人什麼樣的作愛等等,有時侯講得我也心猿意馬的,也想和人做,但在這裡我要是和本地方的那一個人做那事,一來會得罪一些人,二來經常在一起也會造成不好的影響,三是也不能對店裡的人交代,四是會有一些人還以為你梅姐是那麼一個人,既然人家能和你我們也能和你,那就麻煩了,我這個店面也不要開了。今天我一看你就不是本地人而且我看到你就有好感,所以就跟你來了,現在看來你還真的不錯。”我打趣說:“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很壞的,你今天把我弄的快活,我以後會經常來找你的。”她說:“才不呢?你和我作愛的時候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你是那麼仔細你服侍我,那麼有耐心,又不強迫我做什麼。我相信的的,你也不會經常跑來找我的。”說話的時候我看出她也是一臉的真誠,估猜她也不會說假話。於是我把她摟抱的更緊些,她的身體已有些涼意。

我就起身從另一張床上再拿來一個毛巾被蓋在她的身上。絕大多數時間他都說的是她自己。很少問到我的情況,只是打趣說我的哪個同學很好色,一看就知道是個色鬼,並風趣地說今天晚上來的哪個小姐現在可能吃盡了苦頭,可能他們現在都做了幾次了。我說那好呀,我們再來呀。她笑了笑。我起身坐了起來,到了一杯水,坐在床頭看著她,她側過身望著我,說你不冷嗎,不要凍著了。我就說我就喜歡這麼看著你,她說我有什麼好看的,比我好看的小姐多的是,哪天我介紹幾個給你。我半開玩笑的說好呀。她笑著不出聲,過了一會才說你們男人都是色鬼。我說那能呢只要你在,我是不會亂來的,除了我老婆就是你了。她就問你老婆怎樣,我說我老婆很賢慧,我們的感情很好,性生活也很和諧。我以為她聽了要生氣,那知道她卻說,做你的太太真幸福。我趕緊說你不要想那麼多了,你蓋好睡吧,現在已經不早了,不要凍了,關鍵是身體要好。她反問你不睡嗎,我說抽根煙,我看著你睡,她笑了一下就閉著眼睛。我抽完煙,她突然睜開眼睛說你快上床,不然感冒了明天回去要挨駡的。我上了床她趕緊把整個身體貼者我說:“你不來我睡不著”。

她用兩個乳房和溫暖的陰部貼者我的肉體,我們有摟抱在一起,她的身體已經很暖和了,我們不停的親吻著,身體不停的碾壓著摩擦著,我的陰莖又開始硬了,她感覺到後就用一隻手緊緊的握住並用勁捏了捏,說:“你的弟弟又要搞了,你真行。”我也用手伸到她的陰埠,用指頭在陰溝裡摳著,那裡好象比較乾澀,我就慢慢的按摩著,她說不要緊的,不要摸了你放進來吧,我說你那裡沒多少水,我怕放進去你不快活,她卻說:“沒事的,你放進來就好了。”我就移動了身體爬在她的腹部,我的陰莖昂著,在她的陰埠上尋找那溫濕的小洞,我也感覺到龜頭上的乾澀,她用一隻手牽引著我的陰莖,我頂了頂陰莖進去了一半,我又用了一下力就整個都進去了。

她的陰道的後面則很溫和,濕漉漉的,我抽插了幾下那裡面就全部潤滑起來,我伏下身就那麼悠閒的動著下體,她好象也不是那麼著急,睜開眼望著我說,就這樣,你放在裡面我們說說話,這樣我們帶說帶動的有十多分鐘,我的陰莖就有那種真實刺激的感覺了,我不得不停止了動作,我不想那麼快的完結,我坐起上身,看看我們結合的地方,她的陰埠被我的陰莖插入的樣子很滑稽,象在一個剛出籠的大包子上插上一條胡蘿蔔,和我我陰莖接觸的部位整個凹陷下去,我用手把她的陰埠腹部推了推,她的陰唇就翻開來,看到紅紅的一塊肉,我用另一隻手指輕輕的擠壓著她的陰蒂,按撫著她的陰核,她用手抓著我的大腿,我就動了兩下,而手卻向上推著她的陰埠,不讓她的陰蒂隨我的陰莖帶入陰道裡,隨著對陰核的按摩她的陰道開始了有節律的收縮,剛開始是一兩下且間隔較長,後來就是連著抽畜著,我吸了一口氣,鎮定下來,忍著不讓陰莖噴發,她開始了抖動,整個腹部在我的陰莖的跟部作者上下左右的擺動,我只是使勁的向前挺著陰莖,好讓陰莖能頂著她的陰道的底部,她向上挺著腹部,屁股不時的離開床墊,嘴裡發出啊啊的叫聲,我的手還是在她的陰核上按者,有時擋住了她向上挺立的小腹,礙著她的陰道和我陰莖的接觸,她將我的手移開,我便將我的身體支撐在她的身體上,以最快的速度在她的陰道裡沖闖。

她的淫水包裹著我的陰莖帶動的淫水在她的陰道裡發出漬漬的聲音,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我的動作越來越快,每下都能插到她的陰道底部,她用雙手抱著她向上彎曲的大腿,整個屁股都離開了床墊,陰部對著我陰莖抽動的方向,讓陰道盡情的張開,好讓我的陰莖盡情的抽插,她的呻吟聲變成了叫喊聲,啊,好,快快,我使勁的抽插,她啊啊的叫著,我還是忍著不讓我射精,叫了好一會她的喊聲又變成了呻吟,她的淫水哦順著我的陰莖根流到我的兩個睾丸上,陰袋全濕了,我知道她已經到了高潮,現在在回味著,我有放慢了動作,兩個睾丸一下下的擊打在她的肛門處,她的淫水由陰道順著向下淌著,淹沒肛門流到床單上,她還在恩恩的哼著,我伏下身吻著她,她趕緊和我親吻著。

過了一會她說,剛才真快活,我都要死了,那時我都不是我自己了,搞逼怎麼那麼快活,以前從來都沒有今天這樣,你太能搞了,到現在你的幾吧還是硬的也沒有出來。我說你不要說的那麼難聽,我沒出來是我想還要讓你快活一次。”她說:“本來就是嗎,有什麼難聽的,我這就是逼,喜歡要你的幾吧搞的逼,又沒有人聽到,你還怕醜嗎?你累了吧,把幾吧放在我的逼裡伏在我身上睡會,等會我來搞。”我疲憊的伏下來,她用兩手抱著我的腰,用兩個指頭在我的腰上擠壓著,已經酸疼的腰陡然輕鬆了不少,按了好一會,她突然說你下來吧讓我來搞,我一翻身我們就換了一個體位,她動了一下陰部,陰莖就十分恰當的貼在他的陰道裡了,我向上望著,她的上身正對著我,兩個乳房向下掛者,腰部的肉擠在一起,我用手去按摩她的乳房,她說你不要動要不然我動不起來了,我就停下來閉著眼享受著她的動作,剛開始她還是慢慢的向下,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從龜頭慢慢向下被她的陰道裹著一直裹到跟部,我眯眼望她,她蹲著身體,兩手抱在膝蓋上讓屁股向下闖著,我也不時的巧著屁股迎著她下來的陰部。

大約搞了幾分鐘,她已經嬌啜籲籲了,我說你下來吧,他就扒在我的身上,我的陰莖就不時的上上頂著,不讓她的陰道閑著,一會她說你還是不動吧,你累了,她說著向前挺了挺身體,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已經頂到了她陰道的最裡面,好象有一塊肉觸擊到我的龜頭,她把兩隻手微微支了一下身體,用腰部的力量讓整個陰埠在我的襠上做圓周運動,整個陰埠使勁的向下壓著,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到了從來的沒有到的深度,她就那麼磨著,我能聽到陰毛摩擦的噝噝聲,她的陰蒂和我的陰莖緊密的接觸著,我的陰莖雖然不是在她的陰道裡運動距離不大,但她的整個陰部都在受力,陰蒂陰核陰唇都最大的分開壓迫在我的陰莖根部,她加快了動作,嘴裡也揣著粗氣,陰毛的摩擦聲快了起來,我有時也配合著她向上挺著陰莖,她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來,她的淫水流到我整個下腹,我們腰以下接觸的地方全部佈滿了她的淫水,粘在我們的皮膚上,她的叫聲月來越大,腰的活動越來越快,我的龜頭一會頂到她的陰道底部的肉一會兒有離開,她的淫水快速的分泌出來流到我的下體,她的手鬆軟了身體全扒在我身上,但她的腰還是那麼猛烈的動做著,她嘴裡嘬出粗粗的氣吹在我的臉上。

我使勁的向上挺著陰莖,龜頭去碰著陰道深處的那塊肉,床發出吱吱的聲音,她突然叫出聲來,啊,啊、好快活,啊,她的陰道急促的收縮著,我知道她快要到性愛的顛峰了,我趕忙抱著她翻了個身,把她壓在底下,陰莖一點也沒有滑落,然後就是一連著的抽動,下下著力,次次搗到花心,她嬌嘬連連,她的恥部頂著我的恥部,發出碰撞的啪啪聲,快速的用力的抽動了一千多下,我終於忍不住的噴發出來,她的陰道抽蓄著,象小孩吸奶,似乎要把我的精液吸幹,我陰莖抖動了十多下,就在她的陰道裡不動了,我趴在她的身上休息著,她也不時的按者我的腰,說,太快活了,我都要上天了。我趴了一會就從她的陰道裡抽出陰莖睡了下來。

我太累了,她似乎還意尤未盡,在說著她以前的事,我用手摸著她的陰埠進入了夢鄉。

大約只睡了一會,天就亮了,我們起來給我同學打了一個電話,他們還沒有起來說還在做一次。要我們等會,我拿出錢要給她,她說算了,我又不是做小姐的,況且你也是看上我才玩,錢留著以後有機會花吧。我也沒有推辭。把我的電話留給了她。半小時後他們來到了我的房間,我們四人就到賓館的餐廳裡吃了自助餐後她們就走了。我和我的同學寒嬋了一會就回來了過了大約十來天,她都沒有給我電話,而我又無法聯繫到她。有一天我和我的一個朋友在市裡喝酒喝到十一點突然來了興趣,他問我可有好地方,我自然的就想到了梅姐,我就說我帶你去,我們打的來到她所在的縣裡,好在她店裡還沒有關門,她對我一笑,說你們去開房間,等會我就去,我揚了揚手機,她說我知道你的號碼,等一下我打你的電話,我們就又開了兩個房間,她也如約而來。

這一次我們就不再陌生。我問她為什麼不打我的電話,她說你也忙,你來也不方便,大老遠的跑來我那裡好意思。我說那有什麼想你我就來了。這天晚上我們還是作了兩次,只是沒有第一次那麼迫切。我知道她屬於那種來的慢的類型,就花了大量的時間在給她的愛撫上,摸得她的陰唇陰蒂都是淫水浪嘬籲籲的時候才把陰莖插入。兩次她都欲仙欲死,連連稱讚我的功夫了得,對我的陰莖更是愛不釋手,不斷的把玩。說我的陰莖很好看,是屬於標準的那種,我也不知道我的陰莖是屬於荷重類型,我也不好意思去看別人的幾吧。所以就說不管是什麼樣的反正把你弄快活就行。她說你的幾吧是真的厲害,特別是第二次的時候你的幾吧又硬又持久,我都有點吃不消了。

回來後的半個月沒有去看她,有天晚上我獨自一人打的到她那裡,她的店門已經關了我只得掃興的回來了。

以後又去了幾趟,都是夜深的時候到的,她的店都關者,後來問了旁邊的店面,都說這個店關了好長時間了,我又問房東,房東說她還沒有退房,房租是付到年底的,她去看她的兒子了,可能不久也要回來了。這樣我也就放心了不少。

六月的最後一天中午,我無所事事,突然又想到了梅姐,不知道她回來了沒有。於是我就坐車到她那裡。離的較遠我就看到門是開的,我好激動。到了店裡梅姐看到我也異常的興奮,趕緊招呼我坐,我就在沙發上坐下來,深情的看著她,她有點不好意思就說給你洗下頭吧,你風塵勃勃的頭髮肯定髒了。她就朝裡屋裡喊:“倩兒快出來給客人洗頭,”“知道了,來了,喊什麼喊”,這時候從裡屋裡出來兩個女人,一個大約只有二十來歲,一看就一臉的朝氣。另一個大約三十五六歲,象個做雜務的女人。哪那個叫倩兒的就來給我洗頭,我坐在椅子上享受著倩兒的手在我頭上做按摩,一面和梅姐聊著。

梅姐告訴我,前不久他的店給公安抄了,小姐們都走了,她也罰了不少錢,只得關門歇業了,正好回了一趟家看了看兒子。現在房子還沒有到期,但還要開門維持生計,但現在再也不能做小姐的生意了,只是做正規洗頭了。她給我介紹哪個叫江燕的是她的遠房表姐,哪個叫倩兒的是她的遠房親戚家的熟人,因為他兩都在理髮店裡作過,就看他們來幫忙了。她說現在也沒有客人,正規洗頭的不敢來,想做那件事的她也不敢做,況且也沒有小姐。只好坐吃山空了,好在江燕和倩兒都是親戚,她們在一起很和睦,她們同甘共苦艱難維持著店面。我就說難怪我來了幾次你都不在,後來在隔壁才打聽到你去了沿海。她說真的呀,那真謝謝你了。倩兒聽到我們的談話就說:“啊,是真的呀,原來你們是老相好了,那麼癡情,半夜三更的來哪裡有人,”梅姐說:“倩兒就你嘴多,什麼話你都要插嘴。”這時江燕也走到鏡子前看著我,梅姐就小聲問她怎麼樣還可以吧,江燕就笑得腰都灣著說:“好、好,梅姐找的還有錯嗎。”我從鏡子裡看到倩兒不時的扭回頭和她們擠沒弄眼,江燕發出低微的調笑聲,我知道她們在笑我兩,可是梅姐好象喊是那麼坦然我也就不必擔心了。

頭洗好後我就坐在沙發上抽煙,倩兒過來靠我坐下,我拿出煙禮貌性的問她,那知道她一手就接了,悠閒的抽了起來,我說:“你那麼小就這樣以後怎麼得了。”她說:“嘿,我還要你管嗎,你把梅姐照顧好就行了,原來梅姐也是個蕩婦,偷男人。”梅姐趕緊跑了過來,用手去扭倩兒的嘴,倩兒側身躲閃,一下的就靠在我的身上,我不好意思的把她推起來,正好讓梅姐扭個正著,倩兒站起來說好呀你們兩個一起來欺負我,說著就去拉梅姐,江燕也過來拉,她們三人就扭抱在一起。我在旁邊笑的合不籠嘴。這時店裡來了一個人,她們也就停止了打鬧,那人是來找梅姐的,說店裡執照被公安沒收要去怎樣拿來的事情。看到梅姐和人在談事情倩兒趕緊又跑到我的身邊小聲問我和梅姐的事,我不答理她,她就用說扭我的腰,我向後閃著,江燕就用眼睛瞪著倩兒咳嗉了一下,倩兒根本不答理,還在和我鬧著,我實在沒有辦法,就對梅姐說,:“我到賓館休息去了,等會聯繫”,倩兒跑過來給了我她的傳呼要我輸到手機裡,我找著做了。

到了賓館,因為會議只有三人間的標準間,我也只好開了一個,畢竟這裡還是安全一點,我洗好澡睡了一覺,醒來已經五點多了,她們也沒有給我來電話,我趕緊打了倩兒的傳呼,她說正好要打我的電話了,說梅姐叫我先去飯店,我問了飯店的地點和名稱,她說她們一會就來。

到了飯店,在二樓的一個包間裡,我點好了菜。等著她們的到來。飯店不大,這時根本就沒有客人,二十分鐘後她們很容易就找到了我訂的包間,我要了一箱啤酒就和她們邊吃邊聊起來。這時我才知道江燕三十三歲,在鄉裡呆的時間比較長,難怪很老成;倩兒二十一歲,從十六歲就離開了家就在外面闖蕩,難怪那麼老道。倩兒一個勁的陪我喝酒,我說你這個小傢夥又抽煙又喝酒不得了了,她坐在我的對面說你不要多話,你喝不喝,不喝我就要到在你的身上了,說著真要過來,我這時望瞭望坐在我旁邊的梅姐,她也只是微笑著不做聲。我只好把我的酒喝了。

其實我的酒量很大,也沒有必要擔心的,我只是想到怕冷落了梅姐,讓她不高興。那知道梅姐默許了倩兒那麼鬧。我放開膽量,和她們每人又喝了幾杯,江燕首先就不行了,臉紅的發紫,說話也就多了起來。原來她是很沈默的。看到那樣我更來了勁,又和梅姐喝了幾杯她業不推遲就和掉了,看來她們對我是沒有一點戒備,完全是把我當作梅姐最好的朋友了。最後只是倩兒厲害,剩下的酒我和喝的最多。她們三個臉都紅了,江燕扒在桌邊上、梅姐用手撐著頭,看著我和倩兒叫勁。倩兒是個直性子,你只要激激她,她就沈不住氣,所以酒也喝的最多。

付了帳,我們一起下樓,我對梅姐偷偷的說,我們回賓館她兩怎麼辦,梅姐不做聲。我也就不好追問下去。外面的天還沒有黑,街上還有許多的行人和做生意的,倩兒看到賣荔枝的就要我去買,我走過去買了幾斤拎著,走到到賓館和她們的店面分開的路口倩兒和江燕也沒有回去的意思,我只得往賓館走了,她們也在我後面走著,我心想今天晚上是玩不成了,

到了我住的房間,她們就吃起荔枝來。我說我要洗澡了,你們快吃。江燕突然說你洗你的,誰稀罕。見她那麼激我我就脫下外衣只穿了三角褲頭到了衛生間,我在裡面聽到外面又在嬉笑著,知道她們又在說我。不一會,衛生間的門突然被推開,我嚇了一跳,見是梅姐赤裸著身子進來才放下心來,梅姐說:“是她們兩把她趕來的,說不讓她吃水果,要她來陪我洗。”我就讓出浴缸讓她進去,她躺在浴缸裡,說喝酒後洗澡好舒服,我就彎下腰去給梅姐擦身體,她還是那麼白皙,一身肉象豆腐一般,我幫她擦了一下就要去摸她的陰部,她用手擋了一下,說她們在外面,我收回手,但我的幾吧已經硬梆幫的了,我只得用淋浴頭來沖了一下,就對梅姐說我好了我先出去了,梅姐說我也馬上好了,你先走。我穿上褲頭用浴巾裹著下身就出來了。梅姐在我身後偷笑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到了外面趕緊找靠牆的一張床躺了下來,用毛巾蓋著。

倩兒笑著跑到我的旁邊說怎麼不多洗一下,難得的機會。我說:“去你的,你的嘴說不出什麼好東西,我是怕你把荔枝都吃完了。”倩兒笑著說來、來、來我剝的給你吃,說著就剝了幾個,我說不用了好了,她說不行還要你吃。我知道她喜歡鬧,就說你還是自己吃吧,到時候又說我們欺負你了。倩兒就訖訖的笑。

江燕接著說:“倩兒就是那樣的,就是長不大,雖然在嘴上討點強,但跑腿的事都是她做”,我說:“那還有點長處我還以為一無是處呢。”倩兒就用手來扭我的肉。這時就聽到倩兒和江燕都啊的叫出聲來,我一扭頭原來是梅姐赤裸著身體出來了,我也笑了,梅姐說,有什麼好笑的,你們不是都見過嗎。說著還用毛巾捋著頭髮走到我旁邊來,我騰出位置她就靠在我旁邊。

倩兒就說:“梅姐你好不要臉,我們就在這裡你還這樣,我們要不在你還不知道會怎麼樣了,”江燕說:“倩兒你不要管她們,我們也去洗洗。”

倩兒說:“好,讓她們騷去。”

說完她就在那裡脫起了衣服,她穿了件黃色的吊褂,白色的吊褲轉瞬間就脫完了,就剩下一件紅色的鏤空的三角褲和一個白色的奶罩,看到江燕還在那裡不動就說:“你還怎麼不脫,你就讓我上當,我不幹了,”說著真要去穿衣服,梅姐就說:“哦,你倩兒也有說話不算數的時候,怎麼就不脫了,我還以為你是真的呢,江燕你也脫了吧,省得她到時又要說我們欺負她”。

聽到梅姐這麼一說江燕也拖下她那黑色的裙子,裡面是黑色的鏤空三角褲和紅色的奶罩,我這時候趕緊擡起頭來看著她們兩,倩兒是屬於小巧玲瓏的那種,佈道一米六,身材很勻稱,但有點偏瘦,皮膚不是很白皙,但一看就是很健康,乳房不是很大。江燕有一米六五左右,身材是圓筒型,基本看不到凹凸的感覺,兩個乳房倒是不小,乳罩繃的緊緊的。看到我在看著她們,倩兒就說:“啊,醜死了”就趕緊跑到衛生間去了。

她們一走,我就對梅姐說,你這兩個姐妹真對你不錯,你們的關係真好,可惜她們在我們今天作不成那件事了。梅姐說:“她們和我都是好姐妹,要是不好她們也不會到我這裡來的,何況我店裡的生意那麼差。我們都是同鄉,再一起都互相照應。”她回避了我們作愛的話題就用手來摸我的陰莖,我順勢脫下褲頭,她就慢慢的套弄我的幾吧。我抽出手也來按撫著她,好在她早已就一絲不掛了,我輕輕的撫摩著她的乳房,她這側者身體來看著我的幾吧在她手裡進出,看我陰莖的龜頭在包皮裡忽隱忽現。說我今天要看看你的幾吧是怎麼到我的逼裡的,房間裡因為很亮,電視機的聲音也很大,她就蹲在床上一手扶著我的陰莖眼睛看著自己的陰部,我挺了挺,她的陰部已經有淫水了,龜頭就進入到他的陰道裡了,梅姐說這樣我沒有看到,看不到。

我就向下收回了腰只讓龜頭的頭部在她的陰唇裡,她也擡起了屁股,叭著頭向後看著,濕濕的頭髮掛在我的胸部,梅姐說:“看到了。但看不很清楚”,我說你那樣的位置怎麼好看呢,我急於向上挺著我的幾吧,我得趁倩兒和江燕在洗澡的時候珍惜時間。梅姐配合著我的動作,淫水一下子多了起來,她不斷的用頭低著看我們結合的部位,這樣她向下套弄的動作就慢的多了,我也不好多說,就閉著眼享受著。我們都沒有做聲,只有電視裡的聲音和衛生間的水聲,不一會梅姐說這兩個騷貨門都沒關,我說你能赤著身體出來,她們不關門算什麼,她們還不是相信你嗎。梅姐就叫著說:“你們不關門不怕我們來看嗎”。

只聽到倩兒在喊:“要看你就來看,你現在還有工夫看嗎,還是去止你的逼癢去吧。”江燕也笑了起來。我優點還不好意思,但梅姐還是那樣不緊不慢的套弄著,不一會就聽到倩兒對江燕說:“快來看,我說對了吧,快來看”,一面說著一面在梅姐的屁股上重重的拍了一巴掌,我趕緊把梅姐抱著放到我的側面,陰莖還是留在梅姐的逼裡,用被單蓋著我們的下體,梅姐笑啜著說:“好你這個小騷貨,看我等會怎麼收拾你,”這時倩兒和江燕都在另外兩張床上坐著,江燕在中間的床上歪著身看著我們笑,梅姐就說“不準笑”倩兒趕緊對江燕說:“你看什麼,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搞逼嗎。我們看電視,他們有電視好看嗎。”

看到她們打鬧我的陰莖也不是那麼堅硬,梅姐一起身我的陰莖就順勢滑出梅姐的陰道,我用毛巾被抹了抹陰莖上的淫水。梅姐跑起來就去幫倩兒,赤裸著身體就去要脫江燕的裙子,這時我才想到房門反鎖了沒有,就也赤裸著起來去鎖門,看到門早就不知道是誰鎖好了,就有趕緊來到床上,江燕反抗逐漸弱了,黑色的裙子被倩兒和梅姐脫了下來,倩兒就去拉她的胸罩,江燕笑著伏在床上,梅姐正好在她的背上解開了扣子,江燕的上身就全裸了,一雙大奶彈了出來。我看的目驚口呆的時候,倩兒就笑著去拉她的三角內褲,江燕就伏在床上死死的,用一隻手反著去擋倩兒的手,梅姐就去擡她的上身,這樣江燕的兩個乳房就完全展露在我面前,江燕要擋上面,下面的三角褲就被倩兒拉下來了一節,江燕也只好放棄上面完全去對付下面的倩兒了,兩個豐碩的乳房一抖一抖的,由於江燕把倩兒壓在下面倩兒也沒有辦法脫去她的褲頭了,而梅姐也只好抱著江燕的上體,兩個乳房也壓在江燕的背上,象壓扁的氣球。

我這時正好面對著江燕的整個陰埠,我的陰莖早已堅硬無比了,我用手摸了一下,江燕那裡已經有淫水流了出來,可能是看到我和梅姐作愛,後來有看到我的陰莖紅硬堅挺的緣故吧,我用幾吧只向前頂了一頂,就整個的順滑的進入了她的陰道,由於梅姐在我前面壓著她,我看不清楚江燕的陰埠,只是側著身的梅姐的陰埠倒更清楚,我抽送著我的陰莖,江燕的淫水如潮水般分泌出來,她的兩條腿也慢慢的放鬆下來,我也鬆開我的手,倩兒還用手死死抓著江燕的另一條腿,我用手擋了擋倩兒的手,聰明的倩兒隨即放下了手,江燕的兩條腿就向上收縮著,一條腿搭在梅姐的腰上,我看到江燕已經漸入佳境,趕緊加快了抽插的節奏,一面把身體伏在她的胸部上,她的兩個大奶子頂的我如伏錦上十分舒服,我抽出一隻手去摸梅姐的陰埠,梅姐說你不要摸我還要幫你壓她,我說你現在還要壓她嗎,梅姐扭頭就看江燕只見江燕雙眼緊閉,鼻孔裡發出輕微的呻吟聲了,梅姐就說這個騷逼那麼快就開始享受了,難怪我壓她都不要力氣了的。

江燕的嘴微微的笑了笑,梅姐也就向上挺者身靠在江燕旁邊看起了電視,陰埠正好在我的手能摸著的地方,我一面用手去撫摩著梅姐的陰埠一面在江燕的陰道裡抽插著陰莖,江燕的眼睛還是那樣筆的緊緊的,嘴卻向上尋找著我的嘴巴,我知道江燕的需要就把舌頭伸到江燕的嘴裡,江燕趕緊含者我的舌頭吻吸著,陰道死勁的收縮著,我加快了頻率,我知道她的高潮就要來了,

這時候就只聽到倩兒喊梅姐你快來看,原來倩兒就在床那頭看著我們交合的部位,梅姐也就起身到倩兒那裡,說這個騷逼那麼多的水,還假裝要我們來搶她的衣服,我也一擡頭來看我們結合的地方,原來那裡的淫水在我的陰袋上流到了床單上,我好象被她們推了一把只得再伏下來專心抽插。

我感覺到兩之手在我們的結合處摸索,倩兒就說這個蛋好好玩一縮一縮的,梅姐也說真看不出來江燕流了那麼多的水,又有一隻手向前推者我的屁股,我心領神會繼續使勁的在江燕的陰道裡出入。

江燕的淫水越來越多了,但她還是那樣的閉眼,我在後面梅姐和倩兒的鼓勵下一個勁的衝刺著,江燕的腿向上收的更厲害,陰道裡一陣抖動,兩腿也向下松著,我知道她的高潮來了也抖了抖我的陰莖,但沒有讓它射出來,同時也讓江燕感到我在射精的感覺,江燕死勁的叫著,啊啊啊,幾聲就不動了,我這時候看到她的眼睛現在突然的張開了一半,但都是眼白,我這時候就知道了有的女人作愛是死了的滋味。

我沒有讓我的陰莖退出江燕的陰道,我這時候就伏在她的身上用嘴含著她的兩個乳頭,她的乳頭很小但是不是很紅暈,我就那樣慢慢的吻吸著,我的幾吧還是那樣堅硬的插在她的陰道裡,隨著我的吻吸,江燕慢慢的睜開了她的雙眼,她的眼睛沒有梅姐的漂亮,也沒有倩兒的水靈,但我還是很疼愛的和她接吻,畢竟她已經把她的逼給我享用了,而且現在我的陰莖還停留在她的溫暖如春的陰道裡。江燕可能是好長時間沒有作愛的緣故,所以她就那麼快的來了高潮,而且陰道裡的分泌的淫水如純潮湧動,看到她那麼的享受著我的衝刺緊閉的雙眼到後來變成了白眼上翻,的確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的情形。

我們吻了一會,她突然在我耳邊輕輕的說剛才我快活的升天了,那是真正的快活,看到她怕梅姐和倩兒聽到我也輕輕的和她說你和你丈夫不也是那樣嗎,她突然說和他那是生不如死,我只好不再說話了,我知道他肯定是婚姻不幸,才有今天和我的感覺了。

我這時又把我的陰莖在她的陰道裡動作著,她的陰道還是那樣的濕滑,看到我不緊不慢的抽插,本來已經不在我們床上的倩兒和梅姐又到我們跟前,梅姐說我,你怎麼還能搞,那麼快就硬了,我和江燕幾乎是同時說我沒有射出來,梅姐就使勁的笑,對江燕打趣說他都沒有出來你都要死了,江燕不好意思的笑笑,到是倩兒跑過來說,江燕你真是沒有用,你這個騷逼就知道自己享受了,我都看到你流了一床的騷水,你這個逼還是搞少了,說著就一屁股坐在我的腰上,我的陰莖一下就插入到江燕的陰道的深處,我一擡腰,倩兒也擡起她的屁股,我一插入她就往下一坐,江燕在下面壓的氣揣絮絮,說你這個小騷貨,等一下有你好看的,倩兒就說你來呀,來呀。

看到江燕那麼辛苦我也停止了動作但倩兒還壓在我的身上,我就用手向後去抱她,那知道她還死勁的向下坐,梅姐說倩兒鬧夠了吧,你就知道江燕好欺負。由於我的幾吧在江燕的逼裡,那裡面還是有許多淫水我也不想一下就抽出來,況且我今天還沒有射出來。看到梅姐那麼說倩兒,我就用手向後把倩兒突然摔到了床上,倩兒正樂呵呵的騎在我身上那裡注意到我突然來了那麼一下,倩兒的上身正好和江燕並排著,兩條細腿還架在我和江燕的結合的部位,看到倩兒到了下來。江燕就用手按住了倩兒的身體喊著梅姐說梅姐你快來呀,快來看看這個小逼的什麼樣的,梅姐趕緊跑過來,我趕緊抓著倩兒的兩隻手,倩兒就沒有了一點反抗的餘地了,梅姐很順利的脫下了她的掉褂和奶罩,倩兒的乳房的確很小,但很堅挺,梅姐就要來拉倩兒的掉褲,倩兒就把下體左右擺動著,由於她的下體在我和江燕的結合部位,我的手有抓著倩兒的手,只好從江燕的陰道裡抽出幾吧,江燕也就騰出身體來拉倩兒的褲子,說你就知道作弄我看我怎麼來作弄你。

倩兒就說不要呀,不要的。並死勁的喊強姦了強姦呀,梅姐趕緊向倩兒噓了一身,倩兒趕緊收住了聲音,江燕也就很順利的拉下了倩兒的褲子,鏤空的肉色內褲只剛好包著恥部,梅姐就來拉她的內褲,倩兒就雙腿亂蹬,拉了一半的時候倩兒就說你不要拉了我自己脫就是了,你們三個欺負我一個。我們也就都放了手,這時我看到梅姐和江燕都是全身赤裸,四個白晃晃的奶子那麼耀眼,活生生的一副春宮圖,。

趁我們沒有注意放鬆警惕的當兒,倩兒爬起身就跑到裡面的床上,梅姐就說好你個小騷逼敢騙我們,就追過去,我和江燕也跟過來,倩兒見坳不過知道她的抵抗是徒勞的,就笑著說我自己來自己來,我們還是不相信,就都赤裸著站在床的三個方向,倩兒只好坐在床上自己脫掉褲子,倩兒的陰埠很小,陰毛也不多,但很整齊一點也不淩亂,從外看根本就看不到她的陰唇,梅姐就示意我,我也走上床,分開倩兒的兩腿,趕緊用陰莖去找倩兒的桃源小洞,倩兒的陰埠很小,外陰也小我的龜頭就一會就找到了洞口,她的陰部原來也早就濕潤了,淫水佈滿了整個外陰,我很順利的就進入了一節陰莖,然後只得從新調整了一下體位,原來倩兒的陰道很緊,儘管很濕潤但還是把我的陰莖包的緊緊的,當我的整個陰莖都進去後我停了一下,在倩兒窄小的陰道裡感受幾吧被搾緊的感覺。

倩兒用眼睛看著我,說你今天多快活我們三個都被你搞了,我笑了笑,就在倩兒的陰道裡活動起來,梅姐和江燕也到我們的後面去看我的陰莖在倩兒的陰道裡吞吐出入,江燕首先就說倩兒到底年輕那裡那麼小,梅姐則說是個小騷逼,倩兒就望著我笑,我說不管她們,就加快了抽插,倩兒也把兩條腿儘量打開。梅姐就說倩兒的腿縮回去看的更清楚了,江燕就使勁的推我的屁股,我拼命的進入,倩兒開始嬌揣籲籲了,由於倩兒晚上喝了不少酒嘬出一股酒味,我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趕緊把我的舌頭伸進倩兒的嘴裡,倩兒用嘴含著我的舌頭親吻起來,我由於也喝了不少的酒,陰莖也很堅硬,加上我們不時的打鬧,幾次快要噴射時都正好打住,所以我和倩兒作愛是是那麼的專注,倩兒的陰道包裹著我的陰莖緊緊的熱熱的,我就那樣用不變的頻率抽插著,倩兒的淫水驟然多了起來,更用力的吻吸我的舌頭,在她的鼓勵下我就加快了頻率我進入的深度和力量,倩兒突然把最離開我的嘴,張開眼睛望著我就那麼望著我,我也還是那樣的抽插,倩兒就用兩隻手使勁的捆著我的後背,手指甲抓的我生疼,我更加使勁的買力,伏在倩兒的身體上一陣激烈的衝刺,倩兒也就開始呻吟起來。這時候我就感到我的屁股上有被人使勁壓了一下,原來是江燕為報倩兒之仇也坐在我的身上。

由於來得突然倩兒猛不及防,加之我的陰莖一下就插到倩兒本不是很深的陰道的底部,倩兒就使勁的叫了一聲,就這樣江燕坐了十來下,倩兒在我的底下大口大口的揣著粗氣,也根本沒時間去阻止江燕了,我開到倩兒在我的底下壓的可憐的樣兒,就用一隻手去扳江燕,江燕也順勢到在我們的傍邊,這時我看到江燕的兩個大奶子就用一隻手去撫摩江燕的乳房,江燕則笑著望我,我摸的愛不釋手,倩兒這時還是象原來那樣望著我我就用嘴去吻吸他那象綠豆那樣大的乳頭,手卻在江燕的乳房上使勁搓揉著,下體還是那樣用力的向倩兒的陰道裡抽插,梅姐很會疼愛我也來用手推著我的屁股,原來房間裡打鬧的笑聲一下沒有了,只剩下電視裡的聲音和倩兒的呻吟聲,我一陣猛的抽插倩兒的叫聲越來越大,下體也迎合著我而離開床單,她也顧不上有梅姐和江燕在場,哦、哦、哦的叫著,我們結合的地方隨著倩兒的迎合而發出啪啪的聲音,倩兒的淫水濕潤著我的陰莖狹小的陰道刺激著我幾吧,江燕的乳房搓揉的也開始扭動著上身,我一下興奮到了極點,一股火熱的精液噴射到倩兒的陰道深處。

我伏在倩兒的身上休息了一會,梅姐也在為我搓著腰,說你累了是吧,我用手捏了捏梅姐以示回答,因為我確實沒有力量說話了,我的陰莖開始收縮,倩兒緊緊的陰道快要把我的陰莖擠出她的陰道的時候我抽出了陰莖就來到了洗手間,把身上稍微的沖洗了以下就出來了,出來時看到倩兒用手捂著陰部進來我們相視一笑,我到床上躺了下來,梅姐用她的毛巾被給我蓋上,我用手一摸,梅姐還是赤裸著,我看到中間床上的江燕也用毛巾被蓋著身體,估計也是赤裸的,她兩都在看電視,我也就閉著眼休息了一會。一會就聽到倩兒喊冷冷的從衛生間的出來,在另外的一張床上蓋上毛巾就睡。我們都不做聲她們三個就默默的看著電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