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妻之樂

老公,我去上班羅,桌上有些錢,是要留給麗華,別自己拿走喔。」麗娟說道。

我說:「好啦,知道了,我還要繼續調時差,沒事別吵我。」

出差到美國兩周,回到家後,覺得還是自己的狗窩溫暖多了。 我不說,大家也不知道。麗娟和麗華是雙胞胎。

麗娟和嶽父母很疼愛麗華,以致於寵壞麗華。

而麗華呢因為太貪玩,浪費了幾年才又上臺北來念書。

麗娟為了就近照顧麗華,就把麗華接過來一起住。

麗華是我最頭痛的頭號人物。婚前為追求麗娟,常去她家走動,麗華就常扮成麗娟捉弄我,讓我鬧了不少笑話。好不容易考上學校,依然不改其貪玩的個性。

看到來找她約會的男人都是不同的面貌。走馬看花到最後我都懶得記了。

妹妹麗華,落落大方,而且相當活潑,好像深怕他人不知他的存在似的。

相形之下,姊姊麗娟就不同了,文靜含蓄,很少主動和別人互動,和我的個性很相近,是我的良伴。

「咚!」只聽到喇叭鎖打開的聲音。昏沈的我,連動都懶的動,:「你回來羅!」「嗯!」,之後聽到衣櫃被打開,悉悉疏疏的聲音,應該在更換衣物。

我昏沈地問道:「下班羅?幾點了?我睡多久?」「猜猜看啊?」親愛的老婆邊答邊上床。

不理了,還是睡覺的好。

「嗯……!」肉棒被老婆撫摸著,不由自主的叫了出來。 「別玩……了,先讓……我休息……嘛。」轉過身,想抱老婆安撫她,我累得很。 

接觸到身體,才發現老婆已經脫的一絲不掛,跟我一樣。 無奈,老婆開始套弄起肉棒,真的好舒服。 只有她興致特別高昂時候,她才會變得很熱情主動。

所以老婆肯套弄我的肉棒,從結婚到現在也只有兩次,記得還是在懷孕末期。「嗯……嗯……好啊…喔……啊……好美啊……」我開始有點醒了。也挺享受這難得的一刻。

老二也在老婆巧手的套弄下,沒出息的硬了起來。自從另一對雙胞胎,也就是我的寶貝女兒們出世後,以將近半年多沒有做愛。

這段期間,也只能看著A片,用雙手來消遣小弟弟。

老婆饑渴到瘋了嗎?!「啊……啊……舒服……啊……!」很久沒有做愛,老二變的相當敏感。 

接著老婆用69的姿勢,將我的頭跨在老婆的兩腿之間。

美麗的兩片陰唇就在我的面前展露無遺。 

雙手將老婆的陰戶往臉上推,舌頭就在大陰唇上舔著。 已經好久好久沒有這般舔過老婆最神秘的地帶。 「啊……公…啊……就是……那兒啊……好…舒服…啊……」 

人家說生育過後,女人的性慾會逐漸轉強,真是一點也沒錯。而且生育過的陰部,好像更勝以往。突然一股熱流包圍住肉棒,舒服的令我張開了口呻吟。

老婆不甘示弱的發動攻擊了。用著她最柔軟的舌頭舔動肉棒。當然,我不能輸,舌頭伸進陰戶里舔著麗娟的小陰唇。

「啊……喔……啊……啊……真棒……」老婆這般的呻吟仔細的舔著小陰唇上的每一部份後,又將舌頭伸到陰蒂上舔著。

麗娟的蜜液淙淙不斷的流過舌頭。我加緊舌頭的活動範圍,時而舔動陰蒂,時而吸允小陰唇。「啊……喔……好奇怪……啊……我有……嗯……啊……」

老婆更快速上下晃動頭部,含著肉棒頂端,時而含至喉嚨深處。

老婆的手和口輪替使用,讓我的老二有種前所未有的享受。

「…嗯……唷……用力些……啊……好……嗯……」我也不斷呻吟。 「喔……老公……你弄得我……好舒服喔……啊」 

「……公啊……好爽啊……喔……怎麼會……啊……這麼美……」「…麗娟…小聲點……要是麗華……回來……啊……會聽到…啦…」到後來,我也不用壓老婆的屁股了,

老婆根本是把我的臉當成椅子,用力的靠上來。

陰戶也自動來回搓揉我的舌頭,這是老婆高潮即將到來的前兆。

「公……啊……我來了…嗯……受不了…喔……」

「啊……快死……啊……這麼舒服……啊……太好了……啊……」

「我…來了…嗯……受不了……公……啊…喔……」

老婆終於停止下來,老婆不停的嬌喘,在面前的陰唇和肛門也不斷抽續著。

老二還沒射精,不過也到此為止了。

老婆有過高潮後,就會滿足的睡去,不會管我爽了沒。

老婆起身了,居然沒有就此睡去,將臀部滑向肉棒去。

就這樣背對著我,擡高臀部蹲著。

右手握著肉棒,龜頭對著陰道口,就這樣慢慢的坐下來。

漸漸的龜頭、肉棒前半端,到最後,整個一含而盡。

「哦……好啊……大肉棒……嗯……插進來了……啊……」

老婆迫不及待以臀部來回滑動,兩點大動作接觸,引起噗嗤噗嗤的作響。

「愛死大肉棒了……哦……快……大肉棒……我的小穴…穴…」

感覺到陰道熾熱,蜜穴裡濕滑的肉褶更本能的包裹住肉棒。

老婆興致又展開新的階段。

「啊……公呀……嗯……爽死我了…啊……親愛的老…公…用力……喔……」

「……用力…幹你…的老婆…嗯……快幹…死我……喔…」

以往都不會說的淫聲浪語,真難相信不斷從她的嘴中呢喃而出。

老婆扭動著腰身,讓她陰道壁將肉棒夾得更緊。

裡面的肉褶不停的摩擦、剌激了肉棒,蜜穴蠕動著像是歡迎著肉棒的蒞臨。

「是…就是…這裡!哦哦……啊…啊……對!太……太好了…」

令我舒服的不得了,雙手抓著老婆的細腰。

將肉棒深深的頂在蜜穴深處,不停搖著臀部讓插在蜜穴裡的肉棒摩擦著。

蜜汁不停的沿著肉棒下滑,滑過陰囊,床單上沾溼了一片。

我呻吟道:「啊…用力…啊…老婆…請你用力幹…我…啊…快…用力坐……啊」

房間裡除了「啪、啪」聲以外,更響起肉棒摩擦蜜穴裡的嫩肉所發出的即淫蕩又黏稠的「卜滋、卜滋」聲。

我更興奮的用力抽插著蜜穴,而老婆則更激烈的搖晃著頭扭動著臀部,回應著我的呼喊,一次又一次的將又硬又大肉棒緊緊的箝住。

「……對……我不行了……喔……太爽……啊……爽翻了……啊……」

「老二要洩了……啊……快……」

「美死我了……啊…老公太棒了……啊…我又要死了…快…又來…快…又…」

「老婆……嗯……我也…不行了…啊……要射了……喔…射給妳……啊……」

受不了陣陣快感衝擊,一瞬間大量又黏稠的精液從龜頭噴射而出。

肉棒深深停留在蜜穴裡,滾燙的精子一股腦兒全灌入子宮深處。

而老婆也在滾燙精液強勁的衝擊下達到另一次高潮。

蜜穴裡的嫩肉不停的激烈收縮痙攣著。陰道更是不斷的吸吮著肉棒。

老婆就慢慢癱軟下來,仰倘在我身上,我緊緊的抱著她。

老婆的雙腳合併著將老二緊緊的夾在穴裡,全心全意的接收射進來的精液。

全身的解放,換來更疲憊的身體。

我又再度昏沈,隱隱約約聽見老婆拿著衣服走到外面,說要去洗個澡。

再度起身,才發現已經夜晚了。

老婆在廚房裡忙著,悄悄的從背後抱著。

老婆說道:「你終於醒啦,老公!睡那麼久。」

「還不都是你,讓人家搞得這麼累…」

老婆說道:「你睡昏頭囉?我一回來就在廚房忙到現在,怎麼讓你累啊?」

「你沒回房啊?」我心裡涼了半截。

「對呀,怎麼啊?」老婆答道,又再問:「你剛說那是什麼意思呀?」

「還不都是為了這個家,為了你和雙胞胎女兒們,我不拼命工作怎麼對得起你們勒?」趕快胡扯些不搭嘎的,心裡頭趕緊整理思緒。

老婆甜蜜的說道:「算你還有良心!去麗華的房間叫她準備吃飯。」

我問:「麗華回來了嗎?」

「對啊,我下班回來就見到她剛洗完澡。」老婆天真的答著。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撩起麗娟的裙子,將手伸進撫摸麗娟陰部。

「要死啦,這裡是廚房耶,被麗華看到怎麼辦?」老婆忙著把我的手抽離內褲。

完蛋了!陰戶沒有濕潤,而且老婆也沒有洗澡的跡象。 

老婆說:「我知道生產這半年來沒讓你做,很對不起你!晚上我們再來嘛,好不好?我已經回複的差不多了,不要急,乖喔!」我面露傻笑,慢慢的走向麗華的房門。

才幾步的距離,此刻走起來像是幾百里似的。難道,我做夢?不對,老二還殘留蜜汁的乾跡。 該不會是……麗華!? 

舉起手,敲了門,「麗華,吃飯了……」門開後,麗華露出靦腆的笑容,說道:「姊夫…知道了。」就擦身而過地走向餐桌去了。 

和以往時常和我拌嘴的態度,相差十萬八千里。

在餐桌上,三個人圍著吃飯。老婆說道:「下周末要回娘家看女兒們……」。

老婆的講話我完全沒有在聽。

看著麗華,也低著頭自顧自的吃著,也沒找話題和我故意擡杠。 我終於完完全全明白怎麼回事了。

『我上了我的雙胞胎小姨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