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女教官

(1)

方偉強,王少明,林志雄三人是某間私立高中三年級的學生,這三人有個共同的興趣就是女人,舉凡色情書刊,圖片,錄影帶等等物品三人都各自收藏了不少,經常互相拿來交換觀摩,因此熟知他們性格的人替他們取了一個三賤客的外號,三人也不以為意反而自得奇樂。

最近方偉強的表哥從日本帶回來一些精美的色情書刊及時下最熱門專門用來偷拍的超小型照像機,方偉強得到這些好東西少不得拿來學校與兩位好友共同欣賞。

「阿強,這些好東西真是不錯。」

「當然了,單是這種偷拍用的超小型照像機,市價就在五萬以上。」

聽見這樣一臺照像機的價錢如此高昂,兩人不禁嚇了一跳。

只見方偉強拿著像機奸詐地笑。

「有了這臺相機後,以後學校內漂亮的女生我們都可以來偷拍。」

想到此處三人更發出淫猥的笑聲,三人開始計劃要向那些獵物下手,在他們心目中的目標有三個,第一個就是教音樂的楊雪玲老師,第二個是二年級的學妹張慧怡,第三個就是女教官胡美月,獵物決定後三人開始行動。

一個星期放學後,三人躲在體育館後邊抽著煙一面欣賞這一星期以來的收穫,只見林志雄拿著楊雪玲老師在廁所中方便的照片淫笑道:「你們看看楊老師的陰唇還很鮮紅,看來她老公不常用」。

王少明看著學妹張慧怡在更衣室換衣服的相片,口水差點要流下來道:「看看學妹她的奶子我猜起碼有34B,如果把我的老二放在她的胸前,讓她的奶子夾住就真的爽死了。」

方偉強只拿女教官胡美月的相片觀視,方偉強跟兩位好友不同,他喜歡這種冷豔型的女人。自從胡美月被派到學校當教官,方偉強私底下幻想過無數次自己能夠剝掉她的軍服,痛快地跟她做愛,可是幻想歸幻想,現實上她已是有夫之婦,而且自己父親是學校理事會的董事,他不能冒險丟這個臉。

照片中的女教官正在更衣室中換裝,只見她修長的大腿正穿上黑色的絲襪,從衣領中隱約可看見那鑲著蕾絲花邊的黑色胸罩,看到這裡方偉強覺得褲襠內的老二正繃的讓自己難受,只見其他兩人更是誇張,各自掏出老二對著偷拍的照片”自我安慰”起來。

正當方偉強也想動作之時,只聽見背後急促的哨子聲響起,把還沉醉在幻想的兩人驚醒,方偉強回頭一看原來正是自己手上照片中人,冷面女教官之稱的胡美月。

只見女教官聲色俱厲地問道:「你們三個人躲在這裡做什麼?」

王少明與林志雄此時已嚇的忘記把褲襠外的老二收進去,女教官一看之下臉上為之變色怒斥道:「你們這三個學校的敗類,這幾天看你們鬼鬼祟祟的,想不到你們竟敢偷拍女性師長及學生的照片,又躲在這裡做這種不要臉的事,你們馬上跟我到訓導處,我要通知你們的家長來學校,看他們要如何處理。」

只見王少明與林志雄嚇的跪在地上哀求女教官放過他們,女教官一臉不屑道:「你們這些不求上進的敗類早該趕出校園,免得帶壞用功上進的好學生,這次沒有人可以幫你們說情,快點給我滾到訓導處接受處分」。

聽到這裡方偉強在也按耐不住,趁著女教官轉過身的時候,一記手刀側劈擊中她的後頸部,女教官只覺得腦後一陣麻庳便暈了過去。

王少明與林志雄驚道:「阿強你做什麼?」

方偉強道:「要是我們被這婆娘帶到訓導處,我們肯定會被記過,我老爸董事位子也不保,到時候我們也別混了。」

王少明與林志雄心中覺的有理,王少明問道:「那要怎樣解決這件事呢?」

只見方偉強對著躺在地上的女教官淫笑道:「我想幹她已經”哈”很久了,今天這個機會來了,只要把她變成我的女人,不怕她不乖乖聽我們的話。」

為了保住自己,王少明與林志雄只得贊同,三人將女教官胡美月趁沒人注意搬進體育用品室內。

胡美月不知昏睡了多久,只覺得有條濕滑的東西在自己的乳房前游移著,張開眼睛後發現身在一間陰暗的房間內,雙手及雙腳被綁住,身上已被脫的一絲不掛,一個全身赤裸的男人正在撫弄她那豐滿的乳房。胡美月驚叫道:「你到底是誰?」

只見手電筒的燈光照來,胡美月看清楚胸前男人的臉孔。胡美月怒道:「方偉強你這個畜生,你打算要幹什麼?」

方偉強淫笑著道:「幹什麼?幹妳啦!」

胡美月開始驚慌起來,她心知方偉強是個膽大妄為的學生,仗著自己父親是學校理事會董事胡作非為,她稍為冷靜地道:「要是為了你們偷拍照片的事,只要你們放開我,我答應不追究。」

只見方偉強忽然放聲大笑道:「妳要放過我們,我們還不放過妳呢?」

方偉強用手托起了她的下巴道:「妳這個賤人一有機會就想整我們,今天落在老子手裡,看我怎麼修理妳。」

方偉強拿出了體育用品室中的跳繩,胡美月害怕地道:「你….你要做什麼?」話剛說完方偉強舞動繩子,一鞭打中她的臀部,胡美月痛的大叫。

「你他媽不是很跩嗎?現在怎麼樣啊!」

「我是爛學生,妳他媽就是爛婊子,我就專幹爛婊子。」

「再大聲啊!怎麼不叫了?等一下老子就操的妳叫不停。」

隨著方偉強的辱罵,他手中的繩子無情地落在胡美月身上,王少明與林志雄看到方偉強瘋狂似的行徑,心中覺的不忍王少明便勸阻道:「阿強夠了!只要教官不出聲就不要打她吧!」

胡美月忍不住哭了,只見方偉強淫笑道:「妳替老子吹喇叭,只要搞的老子過癮的話就放妳回去。」

胡美月聽後臉紅了起來道:「我…..我從來沒做過這種事。」

方偉強淫笑道:「那正好給妳學習的機會,學會了以後妳就可以好好服伺妳老公了。」

胡美月無奈只好跪在方委強面前,雙手捧起了已經勃起的陽具,胡美月心中不禁一震,眼前的肉棒比起自己丈夫實在大多了,方偉強就像個老師般教導胡美月如何”吹,吸,舔,含”,不過十幾分鐘胡美月已能掌握要訣,方偉強樂的不可開交。

「哈!看來妳對吹喇叭很有天份,妳應該去當妓女而不是當軍人。」

「喔……對了…..妳的舌頭再用力…..對…用力舔老子的卵蛋。」

「嗚……吸…..用力吸…..真他媽吸的我爽死了…...」

王少明與林志雄看到這幅美女品簫的畫面,褲襠的老二又硬起來,兩人忍不住拿出來搓揉一番,只見方偉強將肉棒抽出胡美月口中,一股溫熱腥臭的精液射在她的臉上,她默默將臉上的精液擦掉,靜靜穿回自己的衣服。

方偉強對她說道:「只要妳不找我們麻煩,今天的事我保證絕不告訴其他人,要是妳反悔的話,嘿……..我也不會讓妳好過。」

胡美月一言不發向外走出去,王少明與林志雄擔心地說道:「阿強,我們該不會有事吧!」

(2)

隔天早上第二節下課後,王少明把方偉強拉到樓頂說話,王少明擔心地道:「阿強,今天早上並沒有看見胡教官來學校,你看她會不會…..」

方偉強悠哉地吐了一口煙道:「怕什麼!那個騷貨你沒看到昨天含住我的老二時多爽啊,可能昨天我打得太兇了,所以今天她才沒有來學校。」

王少明點頭道:「希望是這樣就好了」方偉強拍拍王少明的肩膀道:「放心好了!除非她想要身敗名裂,不然的話絕對不敢張揚出去,不過為了讓你放心,今天下午我會好好地”拜訪”她。」

胡美月今天早上起床後覺得全身酸痛無比,在丈夫上班前她打了通電話給學校的同事請了一天病假,中午過後她躺在床上正準備小睡一番,忽然電話鈴聲響起,胡美月拿起電話道:「喂!請問你找誰。」

只聽見對方發出陣陣冷笑聲,胡美月心中不由得害怕,對方終於開口道:「胡教官怎麼認不出我的聲音呢。」

胡美月驚道:「你是方偉強!」

方偉強笑道:「妳終於認出是我了,現在妳家的信箱內有個信封,裡面有我送給妳的禮物,妳去拿吧!」

胡美月急忙在信箱內找到那個信封,打開信封後裡面是十幾張昨天自己被綑綁時所拍下的裸照,胡美月拿起電話氣憤地道:「你這個卑鄙的小人,竟然趁我昏迷時拍下這些照片,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方偉強道:「看來我們需要面對面溝通一下,把妳家的後門打開,我不想讓別人看見。」

胡美月逼於無奈只好答應。

方偉強由後門進入了胡美月的家中,只見他大刺刺地坐下,胡美月生氣地道:「我已經答應你們不會把事情說出去了,你還想怎麼樣?」

方偉強笑道:「放心!現在離我們畢業還有三個月的時間,只要這段時間內乖乖聽我們的話,等我們畢業後,這些照片連同底片我會全部給妳。」

胡美月頹然坐在椅子上道:「你到底要我做什麼?」

方偉強笑道:「妳身上的傷痕怎麼樣了?把衣服脫下來讓我瞧瞧。」

胡美月大驚向後退了一步道:「你休想再碰到我的身體。」

只見方偉強站起來向她緩緩走近,胡美月卻有如驚弓之鳥般想要奪門而出,方偉強上前一把抓住她的頭髮,方偉強冷笑道:「看來我剛才說的話妳好像沒聽懂,在這三個月內我就是妳的主人,妳聽懂了嗎?」

胡美月頭髮被抓痛的受不了只好點頭,方偉強放開她道:「還不快把衣服脫掉。」

只見胡美月將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脫掉,胡美月裡面所穿的是粉紅色的胸罩及內褲,方偉強道:「現在妳爬過來!」

胡美月像條狗般爬到他的面前方偉強淫笑道:「瞧妳這個騷貨穿的這麼性感,老子看了後雞巴都硬起來了,像昨天一樣現在妳好好地舔吧。」

方偉強將肉棒掏出放在胡美月面前,胡美月將肉棒放入口中輕輕地吸吻著。

「好…..好騷貨…..再用力…..」

「用力吸啊……對…..用力舔那裡……」

「再用力啊…..妳沒吃飯啊…..老子待會就來餵飽妳。」

忽然胡美月將肉棒吐出,大聲地哭道:「求求你別再讓我做種事了!」

方偉強正在興頭上,忽然被潑了冷水心中大為不爽,只見他露出兇狠的眼神道:「賤貨!妳敢違背老子的命令,看來昨天妳被修理的還不夠。」

方偉強將腰間的皮帶抽出,只見他虎虎生風地揮動著皮帶,胡美月見狀急忙逃往臥室,正當她想將房門鎖住時,方偉強已經破門而入,方偉強揮動皮帶打在她的背上,冷笑地道:「賤女人,妳再逃啊!我看你妳要逃到那裡。」

胡美月被鞭打十幾下後縮在牆邊哭泣,方偉強將皮帶套住她的頸部,把她拉到房間內的落地鏡前,方偉強淫笑道:「賤人妳看看自己像不像條母狗。」

胡美月看著鏡中自己狼狽的樣子心中不禁感到悲哀,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被一個高中生控制著,任他凌辱虐待。

方偉強將她拉到床上道:「妳丈夫就是在這張床上幹妳是也不是?」

胡美月畏懼地道:「是…..是的。」

方偉強淫笑道:「嘿…..今天換我來當妳的老公操妳。」

方偉強命令她將臀部抬高,胡美月只得照做,方偉強將她的內褲脫掉放在自己的鼻子前嗅了嗅道:「有股騷味難不成剛剛妳在家中忍不住”自我安慰”不成。」

說完後便伸出中指及食指伸入她的肉穴中,只見胡美月怪叫一聲,方偉強淫笑道:「小淫婦這麼快就有感覺了。」他將手指拔出放入自己的口中品嚐,方偉強笑道:「有酸酸的甜味呢?老子來品嚐一下!」

於是他將胡美月肉穴上的兩片陰唇撥開,只見淫水不斷從裡面滲出,方偉強以口相就用力吸吻,胡美月覺得自己最敏感的地方被一股吸力往外拉,整個人覺得說不出來的舒服,方偉強看見她的表情淫笑道:「妳這浪貨,老子現在就來收拾妳」於是把她的胸罩也除去,兩隻手掌用力抓著那兩粒豐滿的奶子,一根威猛的肉棒對準早已淫水氾濫的肉穴狠狠地幹下去。

方偉強的女人經驗也算是豐富了,可是跟年紀比他大上七歲的女人做愛,這可是第一次,也因此特別興奮幹的特別賣力。

「嘿…..老子幹的妳爽不爽…..跟妳的丈夫比起來怎麼樣啊?」

「嗯……..哼………啊……..啊……..」

「媽的……爽的說不出話是不是…..再不說老子就不幹妳」

「啊……我……我說……你比他厲害……啊.……..」

「什麼比他厲害?說大聲點我聽不到。」

「嗯…..你…..你在床上幹我…..的功夫…比他厲害..啊…..」

此時床邊的電話響起,方偉強道:「接電話但是別耍花樣。」

方偉強仍沒有停止動作,胡美月無奈拿起話筒,電話那端傳來丈夫的聲音「美月啊!妳身體好一點了沒有?」

此時方偉強像是故意一般,用力狠狠一插只聽見胡美月大叫一聲,電話那端的丈夫緊張問道:「怎麼了?」

胡美月回答道:「沒…..沒什麼…..只…..不過…有隻老鼠而已。」

丈夫道:「沒事就好!今天下班後我儘量早點回去,妳好好休息吧。」說完後電話就掛掉了。

方偉強淫笑道:「嘿…..妳這淫婦竟然說我是老鼠,看老子不幹死妳!」

方偉強再次衝刺,只見胡美月的穴肉被肉棒幹的翻進翻出。

「騷貨還不快點求我。」

「啊…..嗯……求你…..啊…..用力幹我…哼….」

「啊……好…..好爽…..主人的雞巴…..操的我好爽…..啊…」

在方偉強的姦淫下,平日生活嚴謹不茍言笑的女教官,也變成發春的母狗,方偉強抱住她移到落地鏡前,方偉強淫笑道:「妳這頭淫亂的母狗,這就是妳的本性,妳就是這種下賤淫蕩的女人,要用粗野的手段妳才會爽,老子打妳時,妳是不是覺的很爽啊!」

胡美月見到鏡中自己淫蕩的樣子不由得不相信方偉強的話,方偉強淫笑道:「妳喜歡被人打,老子就喜歡打人,我們才是天生一對,以後妳需要人幹時,我絕對免費為妳服務,哈……..」

「啊……我是淫蕩的母狗……你是我的好丈夫。」

「嘿……..這樣就對了,只有我才能滿足妳。」

「嗯……幹吧……請主人用力幹死小淫婦吧……啊……」

「啊……小浪穴快被幹破了……..嗯……..啊………」

「哼…..好丈夫…..大雞巴丈夫…..我要天天讓你操啊.……」

「啊……好……小淫婦快受不了了…..啊………..」

此時方偉強把肉棒抽出放入胡美月口中,只見濃濁的精液射入她的嘴中,方偉強淫笑道:「好好吞下去,這些是我送給妳的”補品”,哈…..」

胡美月依言吞下,方偉強輕撫著她的秀髮道:「這樣才乖!用力將我的老二舔乾淨。」

事後,方偉強穿回了衣服向胡美月道:「明天記得要到學校我還有事要妳辦,記住別想玩什麼把戲,不然的話我會讓妳丈夫好好欣賞你的騷樣,哈………..」

(3)

隔天早上胡美月到了學校,打開抽屜後發現一張小紙條,上面寫著”小淫婦,午休時老地方見”,胡美月知道這是方偉強所寫,內心不禁擔心他又要玩什麼把戲。

午休時候胡美月一人來到體育館後面,只見方偉強已經在那裡等她,胡美月臉色鐵青地道:「叫我來這裡有什麼事?」

方偉強笑道:「沒事就不能叫妳來嗎。」說著便把胡美月拉到自己胸前。

胡美月急忙掙扎著道:「現在學校還有很多人,你…你別亂來。」

方偉強從背後抱住她,右手已解開軍服胸前的鈕扣淫笑道:「少假正經了,昨天妳不是像條母狗般,哀求要我操妳嗎?」

胡美月急忙道:「不能在這裡做啊!萬一被人看見我們就完了。」

方偉強將她拉進旁邊的用品室內,右手伸入她的衣服內將胸罩的扣子鬆掉淫笑道:「放心我有分寸,現在有件事要妳去辦。」

此時方偉強的右手正在她的乳房上輕輕揉捏著,胡美月只覺得他的雙手有如充滿了電流般,傳來陣陣又麻又癢的感覺,胡美月全身顫抖地道:「你…你要我做什麼事。」

方偉強輕吻她的頸部道:「女生班二年級的張慧怡妳認識吧?」

胡美月道:「認…認識…她們的軍訓是我教的。」

方偉強笑道:「很好!今天放學後她會留在學校練習跑步,妳想辦法把她帶到這裡。」

胡美月驚道:「你…你要對她做什麼?」

方偉強淫笑道:「這妳就不用管了,妳只要把她帶到這裡就好了。」

胡美月哀求道:「求求你,她還只是個小女孩,你別打她的主意!」

方偉強忽然右手用力掐住她的乳房,胡美月痛的流下眼淚,方偉強冷笑道:「什麼時候輪到妳作主了,別忘記妳只是我的奴隸,我要妳做的事答不答應?」

胡美月流著眼淚道:「放過她吧!你要玩就玩我好了。」

方偉強冷笑道:「想不到妳這頭母狗還那麼有愛心啊!」左手伸入她的裙內,隔著褲襪撫弄著那敏感的地方,胡美月覺得陣陣騷癢的感覺從胸前及腹下傳遍了全身。

方偉強將手指再伸入肉穴中扣挖不停,胡美月全身如被火燒一般呻吟地道:「不……不要,我求你.…」

方偉強淫笑道:「小淫婦妳忍不住了吧,還是乾脆一點答應我,不然等一下有妳好受的。」

胡美月在肉體受盡慾火煎熬下終於點頭答應,方偉強伸出舌頭輕輕舔著她的臉頰道:「我的小寶貝這樣才對,乖乖聽話就不會受折磨了。」

方偉強看著手錶道:「午休要結束了快回去吧,記得我交待妳的事。」說完方偉強先行離開,胡美月將衣衫整理一番後急忙離開走到洗手間,看著鏡中的自己雙頰紅暈像是喝醉酒一般。

剛才方偉強挑起她體內的慾火尚未熄滅,胡美月用冷水沖洗自己的臉部,希望能讓自己清醒一點,面對方偉強將要對自己學生伸出魔爪,自己非但不能阻止,反而要成為幫兇,胡美月心中感到萬分地悲哀。

下午四點放學的鐘聲一響,學校內的學生就如同逃難般離開學校,操場上一條矯健的人影正在跑步著,在操場上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眼光,一襲飄逸的長髮,明亮的眼睛,秀麗動人的容顏再加上修長玲瓏有致的身材,被譽為校花她當之無愧。

一群運動完畢的女生向著她說:「慧怡,我們先走了。」

張慧怡微笑點著頭回答。

「張同學。」

忽然有人後面呼喚她,張慧怡回頭一看原來是負責自己班上的軍訓教官胡美月,張慧怡微笑著道:「胡教官有什麼事嗎?」

胡美月看見她那清純的笑容,心中不忍地道:「沒什麼?只是想找妳聊聊天而已,要是妳沒空的話那就算了。」

胡美月正要轉身離開,張慧怡便追上來道:「胡教官,我沒其它事情,我陪妳聊天吧。」

胡美月眼中露出一絲愧疚的眼神,兩人邊走邊談不知不覺走到體育館後面,只見胡美月驚慌地望著四週,張慧怡心中感到奇怪問道:「教官妳在看什麼呢?」

胡美月急忙地道:「沒有什麼!妳快點離開這裡。」

胡美月正準備與張慧怡離開時,從身後傳來陣陣冷笑聲道:「嘿……妳們還想離開嗎。」

兩人一看原來是方偉強,王少明及林志雄三人,張慧怡驚道:「你們想要幹什麼?」

胡美月急忙向張慧怡道:「不要管他們快點逃。」

當張慧怡想逃離現場時,王少明及林志雄已經從前後包圍住她了,方偉強笑道:「阿明,阿雄不要弄傷了我們的小公主。」

只見兩人架住了張慧怡,張慧怡掙扎地驚道:「放開我,你們這些無賴。」

王少明從口袋中拿出一條毛巾摀住她的口鼻,張慧怡聞到一股藥水味便暈了過去,方偉強叫兩人把張慧怡抬進體育用品室內,只見胡美月跪下抱住方偉強哭道:「求求你放了她吧!你們不能毀了她的清白啊。」

方偉強拉起她的頭髮怒道:「妳這賤人,竟然想破壞我的好事,看來不徹底修理妳,妳是不會對我絕對服從。」於是胡美月也被方偉強拖進了用品室內。

張慧怡被迷暈後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覺得眼前似有一陣陣的耀眼閃光,張慧怡張開眼睛後發現自己身上僅剩下胸罩及內褲,一個瘦長的人影正拿著照像機對自己拍照,張慧怡驚慌地道:「你…你們到底是誰?要做什麼?」

只見方偉強從光亮處走來淫笑道:「原來我們的小公主醒了。」

張慧怡急忙道:「你們到底要做什麼?快放了我。」

方偉強淫笑道:「放了妳?談何容易,今天是你的成人儀式,我就是主持人,哈……」

張慧怡聽後心中害怕大聲叫道:「救命啊!有沒有人啊!」

方偉強冷笑道:「儘管叫吧!看有沒有人會聽到。」

張慧怡大叫道:「教官,胡教官快來救我!」

方偉強淫笑道:「嘿……,妳想看看她嗎?」

方偉強拉著她走到了隔壁,一幅張慧怡想不到的畫面出現在她眼前,只見她所敬愛的胡美月全身赤裸正趴在地上,口中含著王少明的肉棒,而林志雄正挺起他的肉棒攻擊女教官的肉穴。

兩人口中更以淫穢的字句侮辱著她,林志雄淫笑道:「他媽的真爽,女教官的浪穴果然比出來賣的妓女要緊的多,是不是軍隊常常教妳立正,把穴肉鍛練好將來夾那些大官的雞巴啊。」

王少明愉樂地道:「喔…..爽…..真是爽,阿強這個騷貨經過你的教導後,吹喇叭的技術果然不同凡響,看來以後我每天都要讓她吹一下晚上才會睡的著覺。」

胡美月在這兩人的凌辱下肉穴及嘴巴只能貪婪地吸吻著硬熱的肉棒,已忘卻張慧怡之事。

張慧怡目睹此景後又傷心又氣憤地流下眼淚,方偉強冷笑道:「怎麼了?看見妳心目中的胡教官變成一頭淫蕩的母狗做何感想啊。」

張慧怡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道:「你…..你們這些畜生簡直沒有人性,狗雜碎不得好死。」

方偉強冷笑道:「嘿…..想不到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也會罵髒話,儘管罵吧!等一下我就用我的肉棒操的妳哇哇大叫,哈……」

張慧怡聽見他的話中充滿了邪惡及淫猥,隨手拿起一根球棒就往方偉強身上打下去,方偉強大吃一驚急忙閃過,接著一拳擊中她的腹部張慧怡隨即倒下。

方偉強一把將她抓起怒道:「臭娘們!本來我想要溫柔地對妳,既然妳不識相老子就用強姦的方式來幹妳。」

說完後用力一撕將她身上的胸罩扯下,張慧怡急忙雙手護住自己的胸前,方偉強二話不說將她的內褲撕破只見張慧怡赤裸裸地站在他眼前。

張慧怡此時感到真正的恐懼,雙手不斷鎚打著方偉強,方偉強更不理會將她推向牆壁,令她臉部面向牆壁,雙手抓住她的手腕壓在牆壁上,張慧怡極力掙扎卻無法脫離方偉強雙手,方偉強雙腳撐開張慧怡的大腿,一根硬挺的肉棒已蓄勢待發。

只見張慧怡驚喊地道:「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

方偉強猙獰地笑道:「嘿!現在求我已經來不及了。」

方偉強腰部用力一頂硬挺的肉棒已達門戶,只見張慧怡慘叫一聲,身體猛烈顫抖。

方偉強不理會繼續挺進,張慧怡再次發出慘叫,臉上露出痛苦難當的表情,身體像要逃走似地移動著,大腿肌肉緊縮雙腿亂踢。

「不要啦!痛…..好痛啊…」

「嘿……誰叫妳不乖乖的聽話。」

「嗚……好痛…..裡面真的好痛…」

「這還是剛開始,待會兒有妳好受的。」

方偉強用力往前插入,只覺的穴內肉壁越來越狹窄,直把他粗大的肉棒緊緊夾住,張慧怡痛的哭不停道:「好痛….不要再插進去了,我快痛死了。」

方偉強心知將要突破她的處女膜了,於是淫笑道:「等一下妳就成為真正的女人了。」

張慧怡聞言想極力掙脫,但是方偉強已經深呼吸一口氣用力插入了,張慧怡感到一陣如同要將全身撕裂的痛楚,整個人跪了下去,張慧怡知道自己最寶貴的處女之身已經被方偉強奪走了,眼淚如同泉水般潸然而落。

方偉強仍然用力抽插著,淫笑著道:「媽的!原來幹處女這麼爽,看來以後要多找幾個處女來試試。」

過了十幾分鐘後方偉強將肉棒拔出,一股精液直噴而出,方偉強臉舒坦笑著道:「嘿…..爽!真他媽的爽。」

張慧怡紅著眼睛以怨毒的眼神看著他,方偉強不逃避面對著她冷笑道:「妳現在已經成為我的女人了,好好地跟胡教官學習怎麼服伺我,包妳逍遙快活。」

另一方面胡美月與王少明,林志雄兩人的戰事也已經結束,方偉強吩咐兩人收拾一下現場他則對胡美月道:「小淫婦被兩人前後夾攻幹的很爽吧!」

胡美月露出悲戚的眼神望著他,方偉強冷笑道:「我走了!好好開導那個丫頭,不然的話後果妳應該知道,哈……」

話說完三人已先行離去。

胡美月跪在張慧怡前面淚流滿面地道:「對不起!是我害了妳。」

張慧怡滿懷恨意地看了她一眼,接著一巴掌打在胡美月的臉上後放聲大哭,胡美月摟著她輕撫她的背部道:「哭吧!大聲地哭吧!誰教妳跟我都是不幸被惡魔看上的祭品呢。」

(4)

一個星期後張慧怡轉學離開了學校,胡美月看著她離開心中充滿了愧疚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原故,也不會讓一個天真的少女失去最寶貴的貞操望著張慧怡離去的背影,胡美月只能暗中祝福以後她能平安快樂。

三天後,胡美月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背後有人拍了她一下,胡美月回頭一看原來是方偉強,胡美月臉色忽然變的很難看,方偉強笑道:「怎麼了?難不成怪我這麼多天沒來好好安慰妳是不是?」

方偉強伸手想要抱住她,可是胡美月用力將他推開生氣的道:「你太過份了!」

方偉強笑道:「別這麼生氣嗎?今天是有件事要妳幫忙。」

胡美月驚懼地道:「你…你又想叫我幫你害人是不是?」

方偉強輕撫著她的臉蛋笑道:「妳還真是聰明,一猜就猜中了。」

胡美月用力抵抗,方偉強見狀怒由心生一拳打在她的腹部,胡美月只覺的腹部一陣劇痛便暈了過去,方偉強望了一下四週並沒有人看見,急忙將胡美月抱入車中急駛而去。

一陣耀眼的燈光將暈倒的胡美月照醒了,胡美月張開眼睛後發現身上的衣物已經被脫光,而自己正被綁在一個”大”字形的木架上,而方偉強就坐在對面色瞇瞇的看著自己。

胡美月怒道:「你這個瘋子到底要做什麼?」

方偉強走過來伸出手撫摸那豐滿的乳房笑道:「沒錯!我就是個可以讓妳變成母狗的瘋子。」

方偉強用舌頭輕舔著她的臉龐淫笑道:「今天我就讓妳這頭母狗知道違背我的下場。」

胡美月聽後心中忽然覺的一陣寒意,她知道方偉強是不會憐香惜玉,他想出來的花樣絕對是讓人無法忍受。

方偉強將她從木架上放下來後用條狗鍊栓住她的脖子,方偉強冷笑道:「妳這個賤人現在就讓妳嚐嚐當母狗的滋味。」

只見屋內有個約半公尺高的小欄杆,方偉強拉著她讓她上半身今從欄杆下進入,此時胡美月白嫩的臀部正高高地翹起,一種壓迫感由腰部研蔓延至全身,胡美月的肉穴暴露在空氣中感到陣陣寒意。

方偉強伸出手指插入肉穴中摳挖著,胡美月覺的全身說不出來的難過,想要移動臀部卻礙於欄杆太低無法轉動身體,陣陣騷癢的感覺傳遍全身,胡美月的肉體難以抵抗這種感覺不由得呻吟起來,方偉強拔出手指只見肉穴中淫水早已氾濫。

方偉強淫笑道:「瞧瞧妳這個小蕩婦,浪穴這麼快就溼了,今天老子讓妳這頭母狗玩點不同的遊戲。」

只見方偉強從隔壁房間牽來一條大狼狗,胡美月見後內心燃起的浴火即刻化為恐懼,她驚慌地道:「你…..你究竟要幹什麼?」

方偉強冷笑道:「妳是頭母狗,當然要試試被公狗幹的滋味,這頭大狼狗是我養的非常聽我的話,今天我就讓它來好好享受你那美麗的肉體。」

胡美月聞言驚慌失色道:「不…..不要啊!」

方偉強冷笑道:「妳這賤人一再地違背我,今天再不好好教訓妳的話,只怕就要造反了。」

方偉強在她的肉穴口塗上了牛油,只見大狼狗聞到牛油的味道朝胡美月走去,胡美月奮力想掙脫,可是方偉強抓住了她的雙手讓她無法動彈,她只能眼睜睜地看那頭狼狗朝自己逼近,大狼狗伸出舌頭在肉穴上舔拭著。

胡美月只感到一條又溼又黏的東西在自己陰唇上來回移動著,大狼狗粗糙的舌頭玩弄著肉穴中的陰核,只把胡美月全身弄的又麻又癢,此時方偉強吹了一個口哨再向胡美月的肉比了一比,大狼狗似乎了解他的意思一樣,人立起來將兩條前腿搭在胡美月的臀部上,大狼狗露出四吋長的陽具正準備要插入胡美月的肉穴。

胡美月眼見自己將要被眼前這頭狼狗姦淫,不由得向方偉強哀求道:「不要啊!求求你放過我吧!」

方偉強抓起她的頭髮冷笑道;「妳這賤人現在知道害怕了嗎?剛才不是很有種嗎?現在妳還敢不敢違背我啊。」

胡美月哭泣著道:「我…..我再也不敢違背主人的意思了!」

方偉強露出得意的笑容道:「很好!這樣才乖。」

方偉強將大狼狗牽回隔壁房間,再出來時方偉強手中拿了一根電動陽具淫笑道:「看妳的浪穴騷成這樣,剛才被狼狗舔完後想必是騷癢難耐吧!」

只見方偉強將手中的電動陽具在她肉穴口不住地來回摩擦,胡美月感受到無比的刺激口中發出如夢囈般的呻吟聲。

方偉強將電動陽具抽出緩緩地遺移向肥嫩的臀部,只見方偉強將電動陽具插入她的屁眼,胡美月霎時痛的流下眼淚,方偉強笑道:「看來這個地方還沒有人開發過,今天就讓我來替妳開苞。」

方偉強將全身衣物脫掉,那根兇猛的肉棒早已挺立,只見他用肉棒在屁眼口來回游移,肉棒頂端滲出淫水潤滑後,毫無示警動作整個肉棒頂端已經進入屁眼,只聽得胡美月大聲慘叫。

「痛…..好痛…..不要啊…..屁眼快撐破了…..饒了我吧…..求求你。」

「嘿…..再忍耐一會兒,老子保證妳從來沒有試過這種滋味。」

「我受不了…..拜託…..快抽出來…..痛…..好痛啊.…屁眼快裂開了。」

「比起妳的初夜被老公開苞還要來的痛吧!哈……」

方偉強深吸一口氣將肉棒整根插入,只見胡美月痛苦難耐忍不住哭泣起來。

方偉強見狀停止動作輕撫她的背部道:「小寶貝不要哭,我我動作輕一點便是。」

此時方偉強將手上的電動陽具插入她的肉穴中,胡美月只感覺到陣陣酥麻的感覺取代了痛楚,嘴裡忍不住呻吟起來,方偉強見她不再疼痛開始在她的屁眼中緩緩抽送。

此時原本狹窄的肉壁已能容下肉棒不再疼痛難當,隨著方偉強肉棒的抽插一陣陣莫名的快感傳遍了全身,胡美月忍不住扭動著臀部以迎合肉棒。

「嘿…..小淫婦浪穴跟屁眼插滿了老二的滋味不錯吧!」

「哼…..啊…..屁眼及小穴癢死了…..快…..用力….啊」

「啊…..舒服…..插入花心了…..哼…..快爽死了….啊」

「嘿…..瞧妳這副騷樣,看老子幹死妳。」

方偉強眼見胡美月淫蕩的模樣,更加使力抽插直把胡美月幹的嬌喘連連高潮迭起。

兩人交合兩個多鐘頭後胡美月終於求饒道:「饒了我吧,再繼續我會被你幹死。」

方偉強冷笑道:「饒了妳?可以,不過明天妳要幫我做件事。」

胡美月道:「你要我做什麼事?」

方偉強笑道:「聽說教音樂課的楊雪玲是妳高中時的學妹是不是?」

胡美月驚道:「難不成你………」

方偉強淫笑道:「嘿…..不錯我就是想要上她,這間學校我看的上眼的女人除了妳之外,就只有張慧怡跟楊雪玲,雖然張慧怡離開了這間學校但我也幹過她了,現在就剩下楊雪玲我尚未得手而已,不過妳放心這次我不會再用強姦的手段,只要妳明天放學後約她到學校附近的”夢鄉”PUB內我自然有辦法把她弄上床,怎麼樣妳答不答應?」

胡美月心知自己非答應不可,不然等一下不知道還要吃多少苦頭於是便點頭答應。

方偉強放開了胡美月並將她身上的狗鍊解開,方偉強摟住她的腰部輕吻著她的櫻唇道:「妳只要乖乖地聽話,我保證會很溫柔地對妳。」

胡美月讓他輕吻著雙手情不自禁地抱著他。

方偉強撫弄著她的秀髮笑道:「我的小寶貝,這樣才乖!明天放學後千萬不要忘了。」

隨後胡美月穿好衣服方偉強送她回家,在車上胡美月一言不發,到達胡美月家門口她的丈夫也剛好回到家。

胡美月的丈夫問道:「這位是?」

不等胡美月回答,方偉強笑道:「這位想必是師丈了!你好,我是胡教官的學生,因為在路上碰見教官所以就順路送她回來。」

胡美月的丈夫笑道:「原來如此,那麼還真的是謝謝你了!要不要進屋裡喝杯茶呢?」

只見胡美月的臉色變的很難看,方偉強看後笑道:「不用了!改天有機會我再來打擾,再見!」

胡美月的丈夫道:「既然如此,美月我們進屋吧!」

方偉強趁兩人轉身後在胡美月的臀部摸了一把,只把胡美月嚇的花容失色,丈夫察覺她的臉色有異連忙問道:「妳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胡美月含糊地回答道:「沒…..沒什麼!」

聽見方偉強的車聲揚長而去,胡美月心頭的大石才放下。

當晚,胡美月在洗澡時拼命地沖洗全身每寸肌膚,她試著想要沖洗掉方偉強帶給她那股淫亂的感覺,可是這種感覺就像是生了根一般越想忘掉感覺越深,熱水從她的頭頂淋下胡美月將眼睛閉起。

她感覺到方偉強的雙手就如同熱水般咨意地撫慰著身上每寸肌膚,那飽受摧殘的嫩穴此刻又開始騷癢起來,她忍不住將手指撥開花瓣輕拈著那粒珍珠,只是短小的手指又怎能令她滿足呢?

胡美月那起蓮蓬頭想要塞入,但是冰冷的器具又怎能跟又熱又硬的肉棒相比呢?

此時胡美月多麼渴望方偉強在她身旁,好讓他那兇猛的肉棒來姦淫自己,忽然胡美月看見梳妝鏡內自己的模樣忍不住抱頭痛哭,她心知自己不僅背叛了丈夫而且也害了別人,她只恨自己為什麼沒有勇氣來告發方偉強,自己的肉體為何受不住他魔鬼般的誘惑,難道自己的下意識中渴望著這些變態的行為嗎?

後記:

第四篇完成了,還請各位朋友批評指教,希望大家會喜歡本篇文章歡迎轉載,但請勿將作者名稱刪改及拿來做營利之用途,謝謝!

孤寂之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