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女孩

盈盈,芳齡21,露露娛樂公司副總經理,常穿一條半舊的石磨藍牛仔喇叭褲,緊身露腰T恤,性格內向,文靜,是六位淫女中最漂亮的一位,但她卻是一位極為淫蕩的女孩,平時最喜歡吃男人的精液和女人的淫水,喜歡被人蹂躪。

敏敏,芳齡20,露露娛樂公司淫具製作部經理,常穿一條半舊的淺藍色緊身牛仔褲,腳蹬黑色高統皮靴,熱情奔放,極富野性,是六位淫女中最淫蕩的一位,她是一位典型的性受虐狂,最喜歡使用電擊器、電子陰道按摩器等淫具來摧殘自己的胴體。

曉妮,21歲,平時最愛裸體,除了紅色高統皮靴、紅色皮胸罩以及長及肘部的紅色皮手套外,其它什麼都不穿,她終日沉溺於肉慾之中,對搞同性戀情有獨鍾,是露露娛樂公司妓女部經理。

夏露,22歲,露露娛樂公司總經理,平時常穿一條舊的石磨藍緊身牛仔短褲,腳蹬黑色高統皮靴,對心愛的男人常採取主動攻擊,用自己的肉體來征服對方,是六位淫女中最性感的一位。

佳儀,芳齡19,露露娛樂公司情色表演部經理,常穿一條短得不能再短的一步裙,她對性的追求熱烈奔放,最喜歡被人輪姦,對她來說,做女人的目的就是為了讓男人玩弄。

張欣,芳齡19,露露娛樂公司情色培訓部經理,常穿一條髒兮兮的石磨藍緊身牛仔褲,是六位淫女中性慾最強的一位,每次性交都必須使用電擊器、電子陰道按摩器等淫具才能使她徹底滿足,而且她最喜歡被人蹂躪、摧殘,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性受虐狂。

一、愛穿牛仔褲的漂亮女孩

盈盈與敏敏是大學的同學,她們的父母均早亡,靠著勤奮學習終於獲得了獎學金,從而上了大學,盈盈學的是外語專業,敏敏則修工科。為節約費用,她們共同租用一套公寓,並以姐妹相稱。

她倆都長得非常漂亮,有著超一流模特的身材,身高1.70米,是公認的校花,而且她們還有一個共同點︰這就是她們都喜歡穿牛仔褲。

盈盈常穿一條連續幾個月不洗的已經發白褪色的石磨藍加厚緊身低腰牛仔喇叭褲,其中大腿前部、膝蓋處、臀部以及大腿後面均已被磨得發白髮黃,顯得極為迷人和性感,而且她還有一個特點,這就是她的陰部比較寬,一般女孩子穿上緊身牛仔褲後,陰部區域呈倒三角形,下端是尖的,而盈盈卻呈倒置梯形狀,下邊是一條略向上凸起的圓弧,加上圓翹的臀部和修長的雙腿以及平坦的腹部,使女性的撫媚與性感逼露無已!據說具有這種體形的女孩,不但性慾極強,而且極為淫蕩。不過目前的盈盈卻是一個生性活潑,外向,在任何場合都能表現出氣質高雅溫柔的一個青春女孩,她留著披肩長髮,瓜子臉,大大的眼晴,和一張很甜很性感的嘴,乍看起來,好像不是真的,好像做夢一般!

敏敏則穿一條也是幾個月未曾洗滌的半舊的淺藍色加厚緊身低腰牛仔褲,大腿及臀部也被磨得發白髮黃,腳下蹬一雙黑色高統皮靴,給人一種野性美。她留著長髮,大大的眼睛,笑起來有兩個好美的酒窩。她性格外向任性,特別活潑,身材極性感,高聳的乳峰,圓翹的臀部,平坦的腹部以及極為惹火的修長而豐滿的雙腿,令任何一個男人見了都不得不想入非非。

二、初嘗飄飄欲仙的性快感

一天晚上,她倆去看錄像,可是不知怎麼搞的,錄像放了一半,突然卡擦一聲,跟原先劇情不同的影像切了進來,只見男主角把女主角的大腿八字分開,讓陰部盡量露出且張得大大的,男主角手持一根特大號的陰莖,來個餓虎撲羊式,朝著她的脹卜卜的陰戶一插,女主角的淫水早已是氾濫成災,於是「唰!」的一聲便全根盡沒。那男主角像一匹發狂的野馬奔騰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次次是那樣的來回抽插,而女主角那兩扇肥厚陰唇也一開一合一張一收地緊緊咬著那粗大的陰莖不放。

盈盈只看得臉上直髮燒,渾身燥熱不安,特別是從陰部傳來的一陣陣燥動,令芳心亂跳。她偷偷轉頭去看敏敏,卻見敏敏似乎看得津津有味。

接下去的鏡頭全是各式各樣的淫亂場面,有性交、口交、乳交、同性交媾,還有二對一、三對一性交場面,甚至還用電擊等來達到高潮的變態性行為……

在回公寓的路上,盈盈發現自己陰部已經濕透了。

到家後,敏敏往床上重重一倒,臉上紅撲撲的,右手緊緊地按在陰部,左手則不停地揉搓著自己高聳堅挺的乳房。

「妹,你怎麼了?」盈盈問。

「姐,我……」敏敏嬌羞地說︰「我下面癢得厲害……」

盈盈立刻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於是說道︰「姐姐也一樣,只是這裡沒有男人,由姐姐來幫你好嗎?」

「好……」

盈盈於是走到敏敏床邊坐下,拿開敏敏緊按在陰部上的手,只見牛仔褲陰部處已濕了手掌大的一塊,盈盈俯下身去聞了一聞,是一股濃濃的淫水(注︰即淫液,又稱愛液,是一種無色透明而滑粘的液體,一般在性興奮時由陰道和前庭大腺共同分泌。普通女子分泌的淫水量極少,僅有幾滴,用於潤滑陰道,如果在性交前服用了淫藥或者她是一個淫蕩的女子,則淫水分泌量會大大增加!)氣味。於是會心一笑,故意問道︰「妹,你褲子尿濕了?」

「不是嘛,人家是……」

「是什麼?」

「姐,你真壞!你是故意的嘛!」敏敏臉色緋紅,故作嬌羞地道。

「你不說,姐就給你一點厲害嘗嘗。」

說完,盈盈就將右手插入敏敏的兩大腿間並隔著褲子用力按捏敏敏的陰部。敏敏身子微微一震,隨即自動張開兩腿,以便讓盈盈的手有更大的活動餘地。

隨著盈盈的愛撫,敏敏的身子開始扭動起來,嘴裡不停地發出呻吟聲。

「啊……啊……唔唔……啊……好……好舒服……好爽……啊啊啊……」

這時盈盈的身體也燥動起來,只覺得陰部有一種被電擊似的趐麻感,於是對敏敏說道︰「妹,你也給我弄弄,好嗎?」

「好!」敏敏道︰「哇,姐,你也尿出來了呢!」

「去!」盈盈低頭看了看陰部,果然牛仔褲已被淫水打濕了一大塊,「快幫我弄弄!」隨後抓起敏敏的手按在自己的陰部。

敏敏見狀一個翻身,把盈盈按倒在床上,調轉身把臉埋在盈盈的陰部,開始邊按捏邊狂吻盈盈的陰部。

這一吻,把盈盈吻得甜蜜極了,她臉上漸漸升起了一朵紅艷的桃花,渾身開始發抖,像蟲一般地在床上扭來扭去,嘴裡不停地呻吟︰

「哎唷……哎唷……好……好痛快呀……好爽……哼……啊啊……」

敏敏見狀更不停的吻捏弄著。

而與此同時,敏敏的陰部也正好對著盈盈的臉,於是盈盈一把抱住敏敏的大腿,開始隔著牛仔褲吮吸敏敏的淫水。

那淡黃色透明的、滑滑的液體透過敏敏那緊繃繃的牛仔褲,被盈盈大口大口地吸進嘴裡。

不久,敏敏就被吸得慾火中燒,淫蕩地叫道︰「我……我那陰道裡……好癢……好癢喔……」

很快,敏敏的舌頭在口腔中顫抖了起來,她的陰道已經癢得非常厲害,淡黃色透明粘稠的淫水有如泉水般的湧出。

「快……快……我……我癢……死了……哼……」敏敏的媚眼已經細瞇得像一條縫,細腰扭擺得更加急。

「我……我不行了……要丟……丟……好美……好舒服……唔唔……姐……你……你好棒……我……我爽死了……我要上天了……尿……尿出來了!哼……嗚……啊啊啊……」

敏敏全身一陣劇烈抽搐,雙腿猛蹬數下,乳白色的淫精自陰道中噴射而出,透過牛仔褲,全部被盈盈吞入口中。

(注︰淫精是一種乳白色滑粘的液體,一般在性高潮時由陰道壁中滲出,普通女子分泌的淫精數量僅有幾毫升,且常與男人的精液混在一起而不易區分。如果在性交前服用了淫藥或者她是一個淫蕩的女子,情況則不同了,她們的淫精分泌量會大大增加,一般有50至60毫升,最多可達100毫升!)

敏敏有生來第一次嘗到了高潮的快感。

而此時的盈盈由於吸入了大量滾燙的淫精,只覺得以陰道為中心開始攣痙並迅速擴展到骨盆和全身,口中不停地浪叫著︰

「啊唷……我忍不住了……爽極了……要丟了!妹……快狠狠地……幹……快幹……猛力幹……丟……要……丟了……快幹……快幹……丟了……」

漸漸地,盈盈感到精神愈來愈緊張了,渾身的血脈已經沸騰了似的,慾火升到鼎點,身體也像快要爆炸了似的。

「啊……」隨著一聲慘叫,盈盈像遭到電擊似的全身一挺,一串熱辣辣的淫精,一種像牛奶般潔白無瑕的乳狀液體,如連珠炮似的從陰道深處直射出來,這樣她窒息了,她癱瘓了,也滿足了,靈魂輕飄飄的隨風飛揚……

這也是盈盈有生來第一次達到性高潮。

盈盈和敏敏幾乎同時達到高潮後,雙雙趐麻麻地倒在床上,閉著眼睛回味著剛才那飄飄欲仙的快感……

過了好一會兒,敏敏對盈盈道︰「姐,我還想要……我們脫了衣服,再幹一次好嗎?」

「好!」

於是,姐妹倆脫了襯衫和牛仔褲,露出了潔白的極其美妙的胴體。

接著,她們又開始脫胸罩和內褲,盈盈和敏敏的內褲,與其說是褲,還不如說是一條白色的帶子,僅僅5厘米寬,緊緊地繃在大腿上,下腹部濃密烏黑的陰毛幾乎完全露在外面,由於剛剛進行過性活動,陰部及大腿根部全都是粘稠的淫水,內褲幾乎全濕了,半透明地繃在高高隆起的陰阜上。敏敏坐到床上,分開雙腿,低頭去看自己的陰部,只見透過濕漉漉的半透明的內褲可見兩片肥厚的大陰唇,中間現出一道深溝,使女人那最美妙之處暴露無遺。

盈盈和敏敏迅速脫掉內褲和胸罩,然後擁抱在一起,兩嘴相對,相互親吻對方,同時兩人的陰部也緊緊貼在一起並用力摩擦。

「唔……唔……姐……這樣不能……能解癢……我……下面癢得厲害……」敏敏不停浪叫。

「姐……也是……姐……用嘴吸……吸你……陰部……好嗎?」

「好!」於是她們重新調頭相抱,相互把臉埋在對方的陰部,拚命吮吸對方的淫水。

「啊……!」

隨著盈盈的嘴唇對準敏敏的陰道開始吮吸,敏敏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慘叫,隨即猛地抬起臀部,並用兩條大腿緊緊地夾住盈盈的頭!與此同時,盈盈的陰部也已湊到敏敏跟前,於是她一把抱住盈盈的兩條大腿,用手指分開她的兩片大陰唇,伸出舌頭直刺盈盈的陰道!

「唔……」正在大口吞嚥淫水的盈盈一感到敏敏的舌頭侵入自己的陰道便有如被拋到快感的漩渦裡,悶哼一聲,一股淫水自陰道噴出,澆了敏敏一臉!

「好……好痛快……」

「啊!啊……我要……丟……丟了……啊啊啊……」她們邊不停地吮吸對方如泉水般湧出的淫水邊大聲地浪叫著……

不久,她們又一次雙雙丟了身子……

三、電擊淫樂與欲仙欲死

這一晚,盈盈和敏敏一直幹到東方發白,各自都丟了八、九次身子。

第二天早上起來,兩人沖了一次澡,開始穿衣服。

「哇,我的褲子還是濕的,怎麼穿去上課啊?」盈盈突然驚叫起來。

敏敏一看,果然姐姐的牛仔褲襠部還是潮濕的。

「那有什麼嘛!我的牛仔褲也是濕的,照樣穿去唄!」敏敏摸了摸自己的陰部,淫蕩地說︰「濕的才性感呢!」

盈盈朝敏敏看去,果然,敏敏牛仔褲的陰部還有一大塊淫水的濕斑呢!於是她笑了一笑,從容地穿上了濕了陰部的牛仔褲,然後披上一件風衣,與敏敏一道上課去了。

上課時,她們雖然睡眠不足,但由於對昨晚的口交很滿足,因此,精神很愉悅,一點也不覺得累。

下午沒課,敏敏到街上去租了一盤錄影帶,拉著盈盈回家看片去了。

這是一部講述性受虐狂與性施虐狂的片子,非常精彩,把盈盈和敏敏直看得淫水橫流,上午剛被體溫烘乾的牛仔褲又一次被淫水浸透了。

其中,盈盈和敏敏對片子中男女主角用電擊來增進性慾的方法非常感興趣,於是她們馬上買來了零件,敏敏憑著學過的知識,很快安裝成一部簡易電擊發生器,可以放出60伏左右的電流。

「姐,你先來樂樂。」敏敏晃晃手中的電極,覺得陰道已開始痙攣。

「好!」盈盈順從地躺到床上,四肢呈「大」字型分開,敏敏則拿來皮帶把盈盈的四肢綁到床架上,然後開始安裝電極。

電擊器的陽極有兩個,形狀如同戒指,但比戒指要稍小一些;陰極則只有一個,柱狀,大小與香煙相仿。

敏敏把兩個陽極塞入盈盈的胸罩內,並套到那業已勃起的乳頭上,接著她又鬆開盈盈的牛仔褲扣子,拉下拉鏈,拉起內褲,用姆指和食指分開盈盈的大小陰唇,把棒狀的陰極夾入兩唇間(由於是第一次使用,怕陰道太嬌嫩,故沒有放入陰道內)。最後又拉上牛仔褲拉鏈,扣上扣子。

「姐,開始了,好嗎?」敏敏問。

「唔。」盈盈已經很興奮了。

敏敏輕輕地按了一下電擊鈕,一陣強大的電流通過盈盈的身體,盈盈只覺乳房和陰部一陣劇痛,同時伴隨著電擊的趐麻感,令她的嬌軀猛地彈跳起來,隨即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啊……」

「姐,爽嗎?」等盈盈安靜下來後,敏敏問道。

「太……太刺……激了……再來……來……最好……每次電擊的時間……長……長一點……直到……我……我……丟了……為止……爽……爽斃了……」盈盈喘著粗氣,浪聲浪氣地說著。

於是敏敏一次次地按下電擊鈕,而且手指按在電扭上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盈盈已經非常非常興奮了,大量的淡黃色的淫水從陰道噴出,透過緊繃繃的牛仔褲,流到雪白的床單上,濕了一大灘。

隨著電流一次次流過盈盈的胴體,她的口也一次比一次張得更大,身子抽搐也一次比一次厲害,叫聲也更誇張更慘烈了。

沒幾時她口齒不清地呼喚起來︰「不要了……好痛……痛……我不要做……了好不好……」

有性虐待狂傾向的敏敏沒回應她,而是更用力地去按電鈕,因為看著盈盈被電擊的慘狀,敏敏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她一邊電擊盈盈,一邊想像著一會兒後自己被電擊時的情景,這樣持續了百來次後,在盈盈狂亂的呻吟和慘叫聲中,敏敏發出了一次持續10秒鐘的長時間電擊,只見︰

盈盈慘叫一聲後,全身肌肉緊繃,身體彎成弓形,並不停顫動,雙手抓緊被單,張大了口,發出極度痛苦的「」聲。

電擊過後,她用牙齒緊咬朱唇,足有一分鐘,忽又強有力的聳動一陣,口裡悶聲地叫著︰「喔!別動了……我……沒命了……完了……我完了……啊……」與此同時,在她的陰部,熱流激盪,玉漿四溢,一股股滾燙的淡黃色的淫水和乳白色的淫精由陰道而射出體外。

「啊!啊!……喔!」她的四肢一陣抽搐,胴體一陣顫動之後,便完全癱瘓了。

經過30多分鐘的脈衝狀電擊,盈盈終於在極度痛苦中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性高潮。

這時的敏敏也已極度興奮,她的淫水正透過牛仔褲不停地滴到地上,已在地上積聚了一大灘淫水。

「姐,告訴我你的感覺嘛!」敏敏露出一身騷態。

「妹,太爽了,陰部和乳房遭電擊時的那種極度的疼痛和快感,真是太……太……爽了,無法用語言形容,等會你自己體會吧!」

盈盈還深深地沉浸在性高潮的愉悅中,接著她又淫聲淫氣地說道,「你快吸吸我的陰部,那裡有好多淫水,可以美容的,不要浪費了……」

「好!」敏敏便把臉埋到盈盈的兩股間隔著牛仔褲去吮吸她的淫水。

突然,敏敏聞到一陣強烈的小便的臊味,便說道︰「姐,你小便真的失禁了呢!」

「電擊的嘛!等一會你也會的!」

「這麼厲害啊?」說著,便用嘴對著盈盈的陰部猛吸起來,把盈盈的淫水連同小便一起都吞了下去。

「姐,你要不要吃一點?」敏敏抬起粘滿淫水的臉龐,浪聲地問。

「要的!要的!」盈盈似乎有些迫不及待。

於是敏敏吸了滿滿一大口淫水,然後吻住盈盈的嘴,把它吐入盈盈的口中,盈盈如同得到瓊漿蜜液似的一口吞下!吸完了盈盈的淫水,敏敏又趴在地上把自己流在地上的淫水也一同吸了下去。

「妹,快給我鬆綁,該你來了!」盈盈休息一陣後已恢復了一些,於是敏敏給盈盈解開捆住四肢的皮帶。

「哇!姐,你的陰部都腫起來了呢!」在取電極是敏敏驚叫道。

只見盈盈那原本豐滿肥厚的大陰唇紅紅的已腫得像饅頭大小,敏敏小心地分開大陰唇抽出電極,見那嬌嫩的小陰唇上已有一處被燒成了黑色,敏敏知道那是電流的入口。

盈盈起來後,敏敏也開始體驗電擊所帶來的特殊快感,盈盈為了報答妹妹,於是第一下就來了一次長達10秒鐘的電擊。

敏敏的胴體對電流特別敏感,「啊!……」只見敏敏一聲慘叫,全身繃成弓形,顫動不已,雙手緊抓被單,媚眼圓睜,張大了口,但卻發不出任何聲音,美麗的臉龐已由於極度痛苦而扭曲。

電擊過後,她用牙齒緊咬朱唇,四肢亂蹬,開始痛苦地抽搐,並發出了極度痛苦的呻吟聲︰「啊……我、我不行了……要丟……丟……好美……好舒服……嗚嗚……電擊……好爽……我……我要上天了……尿……尿出來了……哼……唔……啊啊啊……」

這時敏敏的尿道再也不受大腦控制了,只見隨著一陣「唰唰」聲,敏敏的小便噴射而出。「啊!……我……沒命了……完了……我完了……」與此同時,在她的陰部,一股股滾燙的淫水也從陰道蜂湧而出,香艷絕倫。

半個多小時後,敏敏終於連續第三次達到了高潮,在電擊的劇痛和趐麻感中獲得了欲仙欲死的快感,令她非常滿意。

「姐,用電擊來獲得快感真帶勁!」敏敏騷態畢露地說︰「書上說『欲仙』的快感是比較容易獲得的,『欲死』的快感才是最高境界呢!電擊已經使我有了『欲死』的感覺呢!」

「我也是,可是有一點不好,」盈盈摸了摸陰部說︰「現在電擊都過去快一小時了,可我還是處在小便失禁狀態呢,真羞人!」

「錄影帶上不是說嘛,經常使用電擊器有可能造成終生小便失禁呢!」敏敏一點也不在乎。

這一晚,儘管電擊取樂消耗體力很大,但兩人還是輪流上陣,各自電擊了三次,直到東方露白,她們仍意猶未盡,盈盈道︰「電擊器確是一種最好的淫具,只是用起來太麻煩了,如果隨時隨地就能用就好了!」

「對!」敏敏附和道︰「如果能夠買到錄影帶中的那種真正的電擊器就太好了!」

「就是嘛!」盈盈道。

「不過,我們可以把我們原先的電擊器改裝一下……」敏敏想了想道。

「怎麼改裝?」盈盈好奇地問。

「你看我的!」敏敏說著就起床動手幹了起來。

只見她拿出一套內衣,在自己身上比劃了一下,然後在短褲的襠部貼了一塊導電橡膠,又在胸罩的兩個乳杯中心各放置了一塊導電橡膠,並用一根細導線將這兩塊導電橡膠連接起來,最後從胸罩和短褲上又各引出一條電線。

「成了!」敏敏說道。

說著,敏敏脫掉原先的內衣,穿上剛剛改制過的內衣,然後又穿上牛仔褲和上衣,將兩條電線從腰間拉出接到原先使用的電擊器上,並將電擊器掛到腰上如同一台CALL機!

盈盈明白了,她一手捂著陰部跳下床來,說道︰「妹,我幫你插上電!」

「好!」敏敏已經難以控制自己,她那極度敏感的陰部和兩個乳頭可以非常明顯的感到導電膠的存在。

盈盈把從電擊器中伸出來的長長的電線的一頭插到電源插座上,然後說道︰「妹,好開始了!」

敏敏低頭看了看腰間的電擊器,電擊器上紅色指示燈已經亮了。敏敏猶豫了一下,隨即將控制鈕調到連續檔,然後盯著電擊開關又猶豫了。

電擊是極度痛苦的,敏敏心裡非常明白,雖然她需要這種痛苦,但要對自己進行電擊,敏敏還是有些怕。

但是這種猶豫並沒有持續幾秒鐘,極度淫蕩的敏敏終於按下了對自己進行電擊的按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