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輪姦我老婆

當我第二天起身,敏琪經已上班了,究竟昨晚敏琪與他們真的交歡了嗎?還只是我在造夢?老實說連我自己也弄不清楚。我的確很疑惑,雖然我很想知道真相,但卻沒有繼續追問。

過了幾星期之後,剛巧巧是復活節假期,我和敏琪都想到外走走,於是我們便決定前往澳門玩幾天!

這天敏琪一身輕便的裝束整裝出發,我看到敏琪的裝扮非常興奮,一件小背心和超短熱褲,再配上高跟涼鞋,我非常喜歡敏琪這爽朗而性感的裝扮。標緻的容貌沒有因經已30歲而留下歲月的痕跡,飽滿的胸部和修長的美腿,再加上厚厚的性感嘴唇。更叫人心動的是她那一份魅力,能發揮出女性的誘惑。令我最自豪的是當敏琪這個美人走在街上時,所有男人的目光都會被她深深吸引著。

我和敏琪在賭場遊玩了大半天,其間已有不少狂蜂浪蝶在敏琪身邊左穿右插,弄得敏琪啼笑皆非。

今天我和敏琪都大有斬獲。到了晚飯時侯,我們便回到下榻酒店裡的餐廳用膳,打算晚飯後回房休息。

當我們正在用膳的時侯,忽然有幾個男人站在我們面前,原來又是我那幾個淫賤不能移的損友──阿敬,可樂同家彬。他們剛在賭番連場敗北,所以打算晚飯後才再戰沙場。

他們未待我們邀請經已坐下來,不過人多點場面總會熱鬧起來,我們亦很高興跟他們一起用膳。

由於上次的事件,我已警告自己不要再喝醉,但當我們各人一杯在手,氣氛實在非常融洽。再加上敏琪在賭場裡斬獲不少,所以情緒非常高漲,和他們更談得非常開心,暢所欲言。

在餐廳中不知不覺我們的談了好幾小時,由於大家都有點意猶未盡,於是我和敏琪我邀請他們回酒店一起繼續談天,到了明天才再戰沙場。

回到酒店後,我們的繼續把酒言歡。在酒精的薰陶下,我們無所不談。可惜只酒過一巡,我又再不勝酒力,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不過,在半睡半醒的情況下,我仍聽到敏琪和他們的談話內容。敏琪一會兒像是和他們談一些非常露骨的私人話題,一會兒又和他們打情罵俏,我感覺敏琪真的好像和他們有點曖昧關係。

阿敬:敏琪今天斬獲了多少?

敏琪:今天真的運氣很好,贏了差不多十萬元!

家彬:我們的運氣就非常差,差不多輸掉了身上的現金!

可樂:對!大大話話也差不多每人輸掉了萬多元!

阿敬:不要再說了!本來還打算晚上找位小姐快活一下,哎!還是算了吧!

敏琪:啊!原來你們在這裡除了賭博外,還時常在這裡尋歡!是否又是三人一起在房間裡和那些小姐一起胡天胡帝?

阿敬:這個當然,自從上次敏琪你讓我們幾兄弟一起瘋狂的幹了一晚後,我們已愛上了多人遊戲!

家彬:敏琪,今晚我們的小兄弟就有勞你了!

敏琪:啊!你們真是色膽包天,我老公還睡在這裡?

可樂:不用怕,我們識了阿進多年,知道他只要一醉倒了,無論怎樣也鬧不醒!上次若不是阿進醉倒,我們那有機會幹你!

敏琪:既然你們識了阿進多年,就不要又成他醉倒,又來輪姦他的老婆吧!

可樂:不要說我們輪姦,敏琪你上次也給我們幹得很爽啊!妨且如果阿進知道敏琪你和我們的關係這麼親密,可能高興也來不及呢?

敏琪:不會吧!上次被你們玩了幾小時,我差不多累死!第二天上班連站也站不穩!

家彬:但看你那晚被我們幹到如癡如醉,應該是欲仙欲死才對啊!哈哈哈!

家彬說完後敏琪和他們一起放聲淫笑!

原來敏琪真的和他們幹上了,難道今次的旅程是敏琪和他們預先安排?不過令我最氣憤的還是當我知道這麼一個漂亮的老婆居然和我的好友們有曖昧時,我褲襠裏的淫根居然情不自禁地脹硬起來。

他們繼續在談論著那晚和敏琪群交的情況,完全把我的存在拋諸腦後。忽然阿敬提議說:我們幾兄弟都沒有阿進的褔氣,能夠娶到像敏琪這麼漂亮的老婆,不如我們今晚就讓敏琪為我們懷孕吧!

敏琪:讓你們真槍實彈的爽爽還可以,為你們懷孕,不要開這樣的玩笑了。給你們三人幹過後,如果懷了孕,那孩子的父親是誰?

可樂:敏琪!你不用擔心,父親當然是阿進!

敏琪:那有這樣便宜!

家彬:佐我們會是孩子的契爺啊!

這時可樂伸手撫摸著敏琪渾圓的大腿說:我們還會幫忙照顧你和孩子呢!

敏琪:怎樣照顧?又是隨時隨地讓你們幹?

可樂:當然吧!我們是孩子的父親嘛!

敏琪:好吧!這幾天剛好是我的排卵期,看看你們是否真的夠膽幹大我的肚子。

真是沒有想到敏琪和會說出這番說話,我感覺到敏琪真的很享受偷人的快感。似乎我最擔心而又最渴望的事情終於發生了,此刻我的情緒不禁高漲起來。

敏琪這番說話好明顯是默許他們的要求,他們的臉上都不禁露出興奮的表情。這時可樂緊緊摟住敏琪的身軀,雙手用力地揉捏著她柔軟富有彈性白嫩的乳房肆無忌憚地揉搓起來,並不時地捏弄她嬌嫩的乳頭。

敏琪的乳頭在可樂的玩弄下已經慢慢地堅硬勃起,身子還隨著可樂的節奏扭動著嬌軀,還閉上令人癡迷的眼睛,輕咬著咀唇說:好的!快來幹我吧!今晚我什麼都依你們!

這時家彬的手已經伸到敏琪渾圓的大腿上撫摸了一陣,然後脫下她的短褲和內褲,敏琪肥美的陰戶完全暴露在他們的面前,豐盛的陰毛使陰戶顯得更性感迷人。之後家彬把抬起敏琪的一雙美腿搭在他的肩上,把堅硬如鐵的陰莖硬生生的插入敏琪的陰道內。敏琪舒服得她輕微地呻了幾聲,並不由自主地掂起腳尖,把它伸進家彬口內!

家彬興奮得瘋狂地吸啜敏琪的?趾。可樂看到家彬吸得這麼美味,在旁咽了一口唾沫,便抓著敏琪的另一隻玉足,瘋狂地吸啜起來!

這邊敏琪再也控制不住了,雙手緊緊抓住床單,五官痛苦地扭曲在一起,開始呻吟起來!

敏琪的玉腿被擱在家彬的肩頭上來回晃動,乳房隨著家彬抽插頻率像果凍一樣顫動著。我眼瞪瞪地看著家彬的陰莖在敏琪的陰道裏飛快地進出著活,陰囊撞擊著她的下身發出「啪啪」的聲音,隨著家彬陰莖向外一抽,鮮嫩的陰唇被向外翻起,陰莖摩擦著漸漸潤滑的陰道肉壁發出「唧、唧」的交配聲。

家彬瘋狂的抽插了幾百下後,便拔出陰莖,輕拍敏琪的臀部,示意翻過她豐滿的嬌軀,強迫她跪趴在床上,一手緊緊按住敏琪的纖腰,一招老漢推車開始從後面把陰莖插入她的蜜穴裏,隨著家彬的前後推動,敏琪胸前的兩顆肉球很有規律地前後晃動起來,非常誘人。

此時看著敏琪和他人交歡的景象,我不由得感覺全身燥熱難耐,呼吸漸漸急促起來,下體的陽物也不自覺的挺了起來。

敏琪的蜜穴又嫩又滑,家彬奮力挺動下身,家彬堅硬的陰莖猛烈地撞擊著她的子宮,肉棒和黏膜摩擦的感覺令他們都爽快無比。敏琪雙腿的肉一緊,嬌軀劇烈地顫抖了幾下,隨著家彬的抽送速度,口中不斷地發出一陣又一陣的哀號。

家彬再奮力地抽插了百餘下,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在狂「嚷」一聲之後,把一股滾燙的精液無情地射進敏琪的陰道內,像真的要敏琪懷孕似的。數分鐘後,家彬滿足的喘著氣說:敏琪你真是人間極品,每一次幹你我也很滿足。說完很便依依不捨地把陰莖從敏琪體內抽出。

被家彬幹完後,敏琪四肢無力目地躺在床上休息。但另一邊的阿敬已脫得一絲不掛挺著經已勃的陰莖騎在敏琪的身上,並把陽具放在敏琪的乳溝中,敏琪自覺地把雙手握住乳房讓阿敬的陰莖在乳溝中摩擦著。

摩擦了一會,阿敬把堅硬的陰莖插進還流淌著家彬精液的陰道中,「唧」的一聲,阿敬的陰莖便輕而易舉插了進去。敏琪大腿的肌肉一陣痙攣,足已證明她已迎接著另一段衝擊又。隨著阿敬毫無憐惜地抽插著,他每一次都把陰莖拉到陰道口,然後再狠狠地插回去。

在抽插了幾百下後,阿敬又把精液一滴不剩地全部射入敏琪陰道深處中。當阿敬滿意地把陰莖拔出後,敏琪疲累地閉上眼睛休息。

但可樂沒有理會疲倦的敏琪,馬上便佔據阿敬的位置開始進攻,他緊緊的抱著敏琪,陰莖瘋狂地在她的陰道內進出,像要把積壓在體內的精液完全發洩出來。隨著可樂的陰莖進出敏琪的陰道時,敏琪的開始身體顫抖,眼睛半開半合,並發出輕微的呻吟聲,看來已差不多達高潮。

可樂在激烈的衝刺途中,忽然把身停下來。輕輕的吻著住敏琪柔嫩的咀唇,敏琪面對可樂的突如其來的一切都沒抗拒,反而把舌頭伸到可樂的口內交交纏著,並挺起腰肢,示意可樂繼續衝刺。

在和敏琪如情侶般的濕吻後,可樂又再展開新一輪的攻勢。

敏琪的身體反應又愈來愈強烈,她緊抱著可樂,還不時發出銷魂蝕骨的呻吟聲。可樂也不甘示弱,拼命地幹著敏琪的淫穴。

最後,敏琪全身痙攣,並大叫了一聲:「可樂!啊!我!我授不了」。可樂亦在這一刻一發洩如注。

當可樂射完精著爬了起來後,敏琪還渾身虛軟的趴在床上喘息。他們三人望著嬌弱無力的敏琪淫賤地說:「怎麼樣,我們的美麗嫂子,今晚爽吧?在老公面前和我們交歡會不會格外興奮?」

敏琪睜開眼睛,憤怒地看了他們一眼:「給你們爽了還說風涼話!」

阿敬:「但我們剛才看到你真的很亢奮!」

家彬:不要說笑了,敏琪快來吸我們的肉棒吧!你一定沒試三管齊吸的滋味吧?

家彬說完後,敏琪只看了他們一眼,很乖巧地爬到他們中間,纖手握住他們粗硬的淫根輕輕套動,舌尖先從阿敬的龜頭往下舔,再舔到陰囊,然後再回到龜頭,便張開口吞進那家彬那條肉捧。

阿敬舒服得大叫:「嘩……吸得真爽……敏琪的口技真了得……舌頭還會在裏面攪動……阿進……你這老婆真了不起……!」

「喂!別只弄他的!我們也要啊!」可樂有點醋意,挺著堅挺的陰莖頂在敏琪的臉蛋和頭髮旁邊。敏琪只好轉身,將可樂的淫根含進口中,並努力地吸得「啜啜」作響。另外雙手也抓住家彬和阿敬的肉捧賣力地套動,但仍無法讓平服他們醋味,他們爭先恐後地拉扯著敏琪的頭髮,要她輪留吞吮他們的淫根服務。

家彬:「唔……我要來了……」

可樂:「我也差不多了」阿敬:「還有我!敏琪,落力點吧」敏琪拼命的為他們手口並用地服務!

他們的說說完沒多久,便要射精了。一股接著一股的腥濃熱精陸續噴出,敏琪仰著臉,挺著胸接受他們的精液。

我看到敏琪滿面精液,覺得非常興奮,滿股精液忍不住要發洩出來。我被這洩精的動作弄醒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