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遭虐待的女人

我今年三十歲,在一家電腦公司做文秘。說起身材相貌嘛,我知道男人們給過八十到九十分。前一陣和處了兩年的男朋友分了手,因為我感覺他太娘娘氣了,和他在一起,時間長了,一點興奮的感覺也沒有。什麼事都要我做主,剛開始時的感覺還挺好,他這麼愛我,什麼都聽我的,可時間長了,就發現他有時比我還女人氣,我想要一個大哥哥樣的,堅強,有力,能保護我的,我可不想找個小妹妹。於是就分手了。

剛分手還挺消沉,現在好了,單位工作挺忙,沒有了心病,心情也清鬆了許多。今天是週五,當我完成工作後,就可以享受老闆特許一周的休假,正棒。為了不使我的休假給公司帶來麻煩,我又額外做了很多善後工作,全完成時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

走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沉浸在明天休期的喜悅中,全沒注意到身邊的變化。突然有一個人從後面衝了出來,一把將我攔腰抱住,隨即把我壓倒在地。我當時嚇呆了,一時間大腦裡一片空白,都忘了反抗。壓住我的人用力將我的雙臂扳到身後,我感覺到他正在用什麼東西綁我的手腕,這時我才想到要掙紮反抗,我剛開始扭動身體,可那人一下坐在我的屁股上,輕易就制止了我的掙紮。

當我想開口喊叫時,在我的眼前出現一雙皮鞋,那是另外一個人。他蹲下來伸手托住我的下巴,手指捏住我的兩腮,真痛啊!我不得不張開嘴,他將一團布塞進我的嘴裡,接著一根布帶勒在我的兩齒間,並在後腦勺繫上。我只能發出嗚嗚的呻吟,隔著布團,顯得那麼遙遠無力。接著一個黑布套套在我的頭上,我什麼都看不到了。天啊,誰來救救我呀!

坐在我身上的那個人已經我的雙手牢牢捆住,他又反坐在我的大腿上,將我的兩隻腳腕捆在一起。然後我感覺到一種力量將我的腳和手往一起拉,被捆綁的部位又痛又麻,我根本無力反抗,只能順著這股力量走,我分明地感覺到我的雙手已經挨到了雙腳,又被繩索牢牢固定住。我現在大約像一隻反弓著的蝦咪,無助地躺在地上,任人擺佈。

過了一會,聽到一輛汽車停在旁邊,一個人將我抱了起來,放在車上,我聽不到有人說話,只聽到車開動的聲音,抱我上車的那個人,將我橫放在他的腿上,不斷將手伸到我的敏感部位,我盡力扭動身體逃避著,可又怎麼能逃遠呢?那人一會將手伸進我的上衣,揉我的乳房,一會又伸到裙子裡,摸我的下身,我被他搞得直喘粗氣,心裡又恨又怕。

車子轉來轉去,過了好一會,車停了下來,我被兩人抬著走了一段路,接著被放下,頭上的布罩被取了下來,燈光刺得我一時什麼也看不清,過了一會,我終於看到面前蹲著的兩個男人。一個看起高一些,另一個則相對矮一些,他們的頭上都帶著用女人連褲襪做成的面罩,只有眼睛和嘴露上外面,長什麼樣就看不清了。高個子手拿著一把刀在我在前晃來晃去,我害怕極了,生怕他們就要殺了我。

高個子說道:「小姐,你知道我們為什麼戴著面罩嗎?因為我們並不想殺了你,只要你能聽話,好好合作,我們玩夠了就會放了你,聽懂了就點點頭。」他倒知道我心裡想些什麼,聽到這裡我的恐懼感才算減輕了些。俗話說好死不如賴活著,我剛剛才二十二歲,好日子才開始,可不想就這麼死了。於是我費力地點點頭。

小個子解開將我手腳捆在一起的繩子,總算舒服點了,我活動了一下腰,把腿收到身前。小個子拉下我裙子的拉鏈,很容易就將它脫了下來,高個子則用刀拍著我的臉說:「合作點,懂嗎?」

我想:能保住命就不錯了,被強姦看來是免不了啦,現在的情況,被綁成這個樣子,反抗也沒有用,反正我也不是處女,不就是那回事嗎?咬咬牙挺一挺就過去了。於是就點了點頭。

小個子將我的內褲和連褲襪一起脫到腳腕處,接著,他解開我腳上的繩子,當時我真想踢他一腳,可是沒敢。他把我的高跟鞋脫下來,再將內褲和褲襪也脫掉,現在我的下身赤裸了。高個子扶起我,帶我走到一個小桌子前面,桌子比我的大腿根稍低一些,大約半米寬,長約一米。

高個子坐在桌子上,用雙腿圈住我的腰,開始伸手解我的上衣扣。小個子則蹲在我身後,拿了一根約四十公分長的木棍,立放在我的膝窩處,然後用繩子在我的大腿和小腿上打結,將木棍緊緊地綁在我的腿後面,雙腿都被如此處理後,我發現自己再也無法曲膝,只能直挺挺地站著。

接著小個子又將我的雙腿分開,將腳腕分別綁在桌子兩邊的腿上,這時高個子已將我的上衣解開,小個子解開捆住我雙手的繩子。

唉!手都被綁得發麻了……,高個子不給我思考的時間,命令道:「脫掉你的上衣和乳罩。」我的腿和腰都在他們的控制中,面前是明晃晃的尖刀,任何反抗都是不可能的,我順從地脫掉上衣,可是要在陌生人面前脫掉胸罩,可真難為情。

「啪。」我的臉上挨了一下,嚇得我趕忙把手伸到背後,解開掛鉤,從肩上取下胸罩,就這樣,我豐滿的雙乳都暴露在他眼前。我突然意識到自己已經一絲不掛了……小個子不給我一點進行遮掩的時間,立刻將我的雙手扭背在身後,對我說:「左手抓住右胳膊,右手住抓左胳膊。」沒法子,我只好盡力按他的要求去做。

我感到他將我疊放在一起的小臂用繩子捆在一起,接著另一條繩子在每個胳膊上繞了兩圈,然後小個子開始向中間收緊兩臂間的繩子,我的雙臂被拉的向中間靠攏,雙肩也隨著向後展開到了極限,他在我後背打了個結固定住,剩下的繩子繞到下面已經被綁住的手臂,然後他向上提拉繩索,當他看到我提拉的繩子逼得向前傾時,一隻手按住後背上的繩子,另一隻手將繩子繞到我的脖子前面,接著又繞回到背後,他向下拉著繩子,使它盡可能地縮短,最後綁到我身後的某條繩子上。

我的手臂就這麼吊在身後,我不知道這是什麼綁法,為什麼為要搞得如此複雜,我只是覺得這比剛才只綁手腕要難受多了。繩子經過的地方又痛又酸又麻。更惱人的是,脖子那裡的繩子使我呼吸困難,連嚥口水都痛。為了減輕繩子對脖子的壓力,我不得不盡力把頭向後挺,為了減輕雙肩被向後拉的痛苦,同時又得將胸膛向前挺。挺胸抬頭向前看,再適合我現在的樣子了不過了。

你們知道嗎?其實女人最怕被別人看到的其實不是下身,而是乳房,很簡單,因為那裡離臉近嘛。可是我現在不但掩飾不了自己的雙乳,還得努力向外挺出,把它們盡可能地展現給面前的男人。我看見大個子雙眼盯在我的胸膛,眼珠都快掉出來了,心裡那種羞辱和惱怒就別提了。

終於大個子的目光轉到我的臉上。他伸出手解開纏在我嘴上的布條,拿出我嘴裡面塞的布團。終於又可以暢快地呼吸了,我剛要懇求他放了我,就見他用刀在嘴上做了個禁聲的動作,嚇得我話到嘴邊又嚥下。

他又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奇怪的東西,中間有一個圓環,兩邊連有皮帶。他命令我張開嘴,沒辦法,只好照做。他將圓環平塞進我嘴裡,皮帶繞到腦後,隨著皮帶的勒緊,口內的圓環逐漸立了起來,它外面雖然包著一層皮革但仍然很硬,頂得我上頜生痛,我無奈只好順著它立起的角度張開嘴,待他繫好皮帶時,那該死的圓環已完全直立,而我的嘴已被這個圓環撐得張開到了最大限度。

他又拿過一條繩子。「天啊,他們好像非常喜歡捆綁女人,怎麼沒完沒了,我都已經被綁得動了啦,我不會反抗啦,你們奸完我,快放我走吧。」我在心裡大叫著。

他把繩子橫在我的乳房上面向身後繞去,在背後交叉又繞到胸前,這回是繫在乳房下麵,待他收緊繩子後,打了一個結,然後將繩的一端穿過乳溝,和乳房上面橫著的繩子扣緊。本來這時的我已將胸挺得不能再挺了,在這兩股繩子的壓力作用下,我的乳房又被向外擠出了一些。突然,我感覺到自己的乳房比平常脹大了許多。

我從沒想到自己乳房會變得這麼大。「要是在外面走,一定會迷死很多男人的,見鬼,我怎麼會在這種倒楣的時候想到這些呢?」

大個子跳下桌子,小個子在後面用力推我趴在桌子上,大個子搬動我的雙肩調整我趴的位置,使我的兩個乳房正好能懸在桌子外面。他將胸前剩下的另一股繩子從桌下遞給小個子,小個子接過繩子繞過我的腰,用力向下拉並在桌底綁好。

我現在腹部完全貼在桌面上,身體再也無法移動了。這時我才明白剛才他們為什麼要在我的腿後面綁上木棍,桌面比我分開的大腿還要低一些,因為無法彎曲膝蓋,腹部又緊貼桌面,所以的屁股撅得老高。

我分明地感覺到下身完全暴露在空氣中,而且分開的雙腿,使我的陰唇也左右分開了,我能感覺到一陣陣涼氣掠過我的下身。我感覺自己的樣子像是一隻母狗,(真難聽)在等著交配。最最糟糕的是,在這種最能令女人感到屈辱的姿勢下,我竟然開始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快感。我開始有點期待他們進一步的孽待。真搞不懂自己是怎麼了。

大個子拿了一個水杯放在我的面前,正好對著我的嘴,我疑惑地看著面前這個空杯子。「給我水喝嗎?不太像……」他們開始圍在我身邊評頭論足,好像是說我很正點之類的話。突然小個子離開了,他回來時,蹲在我身後,抓住我的腳,「在幹什麼呢?

天啊,他在給穿鞋,我剛才脫下的高跟鞋。」那雙鞋的鞋跟足有五公分高,穿上以後,我的腳後跟離開地面,變成掂腳站著,不,應該是掂腳趴著。高跟鞋此時已變成了一種刑具,它使我的屁股向天空撅得更高,我感到了整個下身都在努力向外掙脫,腰部好像要斷開了,「天啊,我以後再也不穿高跟鞋了。」我幾乎快要哭出來了。

此時的我再也沒有支持頭部的力量了,我無力地低垂下頭,啊。面前水杯的作用我也明白了。口中的圓環固執地挺立著,使我仍然必須大大地張開嘴,這樣我的口腔就失去了所有的活動能力,根本無法進行吞嚥,而此時口腔內唾液的分泌也似比平常旺盛好多倍,它們開始順著我的雙唇和舌頭流了出來,在我的上下唇形成兩條發亮的水線,水線拉成長絲,一滴一滴,一直流到杯子裡,這兩個人一定是常幹這種事,什麼都預備好了。

說真的,這些是我從沒經歷過,想也沒有想到過的,雖然在心裡感到非常羞辱,但在感觀上卻越來越感到刺激。小個子開始撫摸我的全身,從後背一直摸到屁股,再到大腿,小腿,我的肌膚隨著他的撫摸顫抖著,被繩索捆綁的地方開始由酸痛變成一種騷癢,一直鑽到心裡,再漫延到全身各處,我本能地開始扭動身體,可在繩索的束縛下,根本無法實現,於是巨大的騷動開始向下身聚集。

小個子突然說道:「小姐,你長的很不錯而你的性感覺也很好,瞧,我才這麼兩下,花蜜就流出來了。」

聽到他的話,一股熱血猛地湧向我的頭部,真的,雖說看不見,但我卻能清楚地感覺到下身的生殖器象上面的嘴一樣,在分泌,在流出,在滴下。」我怎麼能在強姦中產生性慾呢?不,現在還沒被奸,我這是怎麼了。我什麼時候有了如此強烈的性衝動,天啊,我不想這樣。太沒道理了。」

正在我胡思亂想時。一個溫暖潮濕柔軟的東西,在我的陰縫裡由下到上地劃過,按照已往的經驗,我知道是小個子用舌頭在舔我的陰部,啊,太舒服了,我全身立刻顫慄起來,我要這種感覺,我拚命地夾緊屁股,希望能抓住他的舌頭,讓他永遠留在那裡。

在我面前大個子脫光了衣服,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根粗大的陰莖,說實話,我男朋友的陰莖和他沒法比,他伸手揉捏著我脹大的乳房,不時捏一下勃起的乳頭。其實剛才小個子在後面那幾下我已經動情了,現在的我已經進入興奮的階段了。我開始期待被強姦,我知道自己的陰道口已經張開,因為一絲絲的涼氣正通過那裡鑽進我的身體,我拚命地喘著粗氣,在喉嚨裡發出呻呤,來表達我的興奮。

我聽到小個在後面叫道:「陰蒂冒出來了,太好了,你可真騷啊!」說實話,我特別反感把女人叫成騷貨這類話,太侮辱我們了,可當時我卻感到自己真的很棒,小個子對我的陰蒂發動了攻擊,用舌頭揉,舔,轉,頂,用嘴吹,吸。

那一刻,我像一隻叫春的母貓一樣號叫起來,我盡可能上下左右晃動屁股,來配合小個子的舌頭。「快點,快點,我要到了,要到了,啊……」我在心裡呼喊著。

終於我的陰蒂上象起爆了一顆原子彈,變灼熱無比,接著,就像衝擊波一樣,熱浪迅速席捲全身,啊,我放聲尖叫,太刺激了,如果不是嘴裡那討厭的圓環,使我的聲音聽起來像遠處的貓叫,一定會讓很多人聽到。真的,這是我此次高潮唯一的缺憾,因為我無法用任何方式發洩我的滿足。

小個子站起身來,接著,一個圓圓的東西頂在我的陰道口上面。「來了,終於來了,我就要被強姦了,來吧!快點。」我的身體早已準備好了被強姦,真的,無論他怎樣奸我,我都願意。我的大腦已完全沒有了排斥,肉體的需要變成了第一位。

他的龜頭擠進來了,唔,好大,我能感覺到陰道口是被撐開的,最緊處被撐得又酸又麻,那感覺真強烈,真好過癮。第一次被這麼粗的陰莖進入身體,不怕被你笑話,在此之前我還不知道男人也有大有小,我男朋友也能帶給我滿足,我就認為他是最好的,想不到,他個子不高,陰莖卻這麼粗大。

不過小個子他很壞,只把龜頭在我陰道裡進來出去,反反覆覆卻不肯深入,搞得我深處非常空虛,我用力夾緊陰道來表示我的不滿,小個子笑著拍了拍我的屁股,說道:「小妹妹,等不及了嗎?你再多夾我幾下。」

當我再次夾緊時,毫無徵兆的他猛地頂了進來,我的陰道內早就非常濕潤了,我根本沒法抓住他,他的龜頭一直撞到我的子宮口上,我的陰道被塞得滿滿的,那種被塞滿的感覺真是妙極了,我興奮得渾身直抖,嘴裡發出滿足的尖叫,小個子開始進行長而有力的抽插,我的陰道也緊緊地包裹住他的陰莖,隨著一波一波進攻,我很快又被帶到的快感的頂峰,我分明地感到小腹和下身的抽動,一股熱浪由陰道深處湧出擴散到身體每一處,這次比剛才的高潮又強烈了許多。我好像整個人被重新組合了一樣。

小個子停了下來,好像在等待我的消退。大個子托起我的下巴,怒張的陰莖象機槍一樣直指我張開了雙唇,我也有過口交的經驗,但都是由我來控制,我不會讓男友的陰莖太過深入,可現在所有控制權都在大個子手裡,他卻和小個子不同,第一次就長驅直入。

說實話,當他剛插進我的嘴裡時,火熱的陰莖接觸我冰涼的口唇時,感覺也很奇妙,可是他通過圓環,一直往裡面走,龜頭頂到了我的嗓子眼,我就受不了啦。

而他呢,才不過一半而已。身上的繩子將我牢牢地捆在桌子上阻止我向後躲開,口裡該死的圓環,使我無法用牙去咬他,他的陰莖深深地進入我的喉嚨,我感到他的陰毛碰到了我的鼻子,接著,我的雙唇便貼緊了他的身體,唉呀,我的胃開始翻江搗海,在我即將開始嘔吐的前一秒,他抽了出來,我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我開始詛咒發明這種圓環的人,它不僅使我剛才無法盡情地叫喊,而且使我的嘴也變成了毫無反抗能力的陰道,大個子命令道:「你的口交技術可不怎麼樣,快點用你的舌頭為我服務,否則我就再來幾下深的。」

我只好盡力用舌頭環繞他的龜頭運動,希望他能可憐可憐我。身後的小個子又開始抽動了,消散的性慾開始重聚,我盡力調整頭部的角度來適應嘴裡的陰莖,慢慢地它再深入我也變得不再那麼噁心了。

他兩人配合著,一起進,一起出,我上下兩個嘴都被佔據著。我開始迷失方向,性慾的力量,超過了一切,他們進入的時候我滿足,他們離開的時候我空虛。以前和男友的性生活,我也很快樂,但他們兩人帶給我的是一種全新的感受,用這種方式做愛,哦,不,是強姦,給我的肉體一種震撼,我在他們的操縱下,顫抖著,瘋狂著。

我的身體變得越來越敏感,無休止的高潮,一次一次把我整個擊碎,又一次一次地使我重生。我的全身佈滿汗珠。下身份泌的愛液,順著大腿一直流到鞋裡,口中的唾液也流滿了前胸。

身後的小個子,開始發出急速地喘吸,伸插變得短暫而急促,猛地,他全力撞了來,粗大龜頭用力頂住我的子宮頸,一股炎熱的急流噴射出來,他的精液射在我微張的宮頸口上,同前面的高潮都不同,這回我的子宮爆炸了,我全身顫抖著,陰道全力抓著他的陰莖,像是要把他搾乾一樣。

面前的大個子也加快了速度,深深地插進我的喉嚨,此時的我基本上無法呼吸,處於一種半窒息的狀態,嘔吐的感覺沒有了,缺氧的大腦開始產生幻覺。快感竟然也在嘴裡產生了。

終於一股濃濃的液體射出來了,火熱的精液燒灼著我的食道。我從沒吞食過精液,那味道怪怪的,和開始陰莖頭分泌出的那種鹹鹹的液體完全不同,挺難吃的。但是他並沒有離開我,我只好仰著頭,艱難把精液一點一點都咽進了肚裡。

最終他們都滿足地離開了我的身體,而我則進入一種虛脫的狀態,那是極度興奮過後的一種自然反應,我迷迷糊糊地看到他們將那一杯從我嘴裡流出的唾液分著喝了,還稱讚我有很好的味道。

過了不知多久,他們開始解開我身上的束縛,討厭的口環也取掉了,當我被扶著站直身體時,陰道內的氣體被擠了出來,發出象放屁的響聲,小個子的精液也一股勁地湧了出來。

我突然感到很害羞,紅著臉低下頭,我知道我那時一定很美,以致於他們不約而同地發出了一聲讚歎。我被他們輕柔地抬進浴室,因為當時我根本沒有力氣走路了,他們將我放在一張床上,用溫水洗靜我的全身,還幫我按摩被繩索捆綁的地方,那裡留著紅紅印痕。

最後他們將我擦乾,抱著我放在臥室的床上,兩人擁抱著我,而我則像孩子似的蜷縮在他們的懷裡,輕輕地抽泣著。這兩個人開始向我講述他們已注意我好一段時間了,因為我的美麗,他們不想傷害我,但卻一定要得到我,他們說為了不使自己陷入危險,他們一直帶著面罩,這樣就可以讓我因為不知道他們長的模樣,也就無法報警了。

真的,我心裡很感激他們,否則,對我先姦後殺,也不用費什麼力氣,他們一直將連褲襪套在頭上,那滋味一定不好受,我穿在身上時間長了還熱呢。他們又問我今天是否感覺很好,是否在作愛中得到了滿足。我在內心中做了激烈的掙紮,最終肉體的感覺佔了上峰,我坦白地告訴他們,這時我從沒經歷過的。

一開始很害怕,但後來感覺很好。但我還是對他們的所做所為感到奇怪。他們又告訴我這是世界上很流行的做愛方式,叫什麼SM啦,BOND啦,他們告訴我女人內心都有一咱被強暴的渴望,當她們處於這種極度的被動時,身體的潛能會被激發,使她們能絕對地投入到性愛中,可以達到平常做愛所達不到的性高潮。

真的,我理解了,當我從恐懼變成認命時,當我從自由變成被禁梏時,我的感覺器官也從不停的四處搜索變得專一。完全為性這個主題所服務,於是我不再為自己的變化而感到羞傀,我只不過達到了另外一個層次。一個普通女孩完全不知道的層次。兩個人居然懇求我留下來,再玩一次,我心裡雖然還是不願意,但也不敢過分抗拒,萬一他們翻臉,我還是逃不掉,我告訴他們,今天太累了,我需要休息,明天可以嗎?

他們同意了,但要再進行一次捆綁,並稱之為「調教」首先是對乳房的捆綁,他們讓我舉高雙手,綁法和剛才差不多,只是在腋下又增加了兩個繩扣,將上下的繩索連在一起,這倒有點像只沒有布面的胸罩,他們告訴我,這樣可以讓女人的乳房更豐滿,更挺直,雖然有點痛,但是簡單實用,效果也很好,當然還有許多其他的方法,但怕我承受不了,今天就不用了。

綁完乳房後,我的雙手被攏到身後,他們先用一根繩子將我的胳膊肘緊緊地綁在一起,再將手腕捆在一起。我感覺自己好像只有一條胳膊還長在後背上了。接下他們在我的腰上綁了一根繩子,然後開始在剩下的繩子上打結,每間隔兩公分打一個打了好幾個。「奇怪的工作。」我問他們為什麼,他們只告訴我這是能使我發騷的工具。

我說:「討厭,不許用這個字。」奇怪的是我的語調居然撒驕的成份居多,他們說:「好吧,就算發情好了。」打好結後,他們讓我跪在床上,繩子通過我的下身拉到屁股後面,和後腰上的繩子繞了個圈後,拉緊以後穿過肘部的繩子綁在手腕上。繩子立刻深深地陷進入我的下身,我感覺它們分開了陰唇,而那幾個結正好落在陰蒂,陰道口,和肛門這幾個最敏感的部位上。

「啊呦……」我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嬌喘,渾身上下立刻火燒火燎的。當我無力地癱倒在床上時,小個子將我的一隻腳腕綁上繩子,然後將小腿折向大腿,當我的後腳跟挨到的屁股時,剩下的繩子和大腿牢牢捆緊,大個子則把我脫下的內褲和連褲襪揉成一團,塞進我的嘴裡。我看到他特意將我的內褲翻了過來,把緊貼陰部的褲襠放在最外面,還放在自己的鼻子下,用力聞了聞,看著我褲衩襠部那塊發黃的印記,我的臉羞得通紅,誰都知道,二十幾歲女孩的生理特點,那個地方哪有太清爽的?

 而我這兩天由於工作太緊,也沒換洗,更何況先前的驚嚇,我的小便也有一點……唉呀呀,真是羞死人了。不過看到他陶醉的神情,我倒也想知道自己那裡面是什麼味了。舌頭觸到了那又粘又滑的表面,有點鹹有點酸,還有更多的就是尿騷味了。大概把女人叫成騷貨就是從這來的吧。

然後他拿了一像口罩樣的東西蓋在我的嘴上,這個東西可比口罩複雜多了,首先在嘴的位置上有一個圓柱,塞進我嘴裡後,又能阻止我合攏雙唇,外面的皮革從我的鼻子下面一直包到下巴,左右兩頰也全被包在裡面,還有三根皮帶分別繫在後腦,頭頂和下巴。我感覺自己的腦袋好像變成了一個包裹。現在我除了打噴涕,要發出能讓他們聽見的聲音都很難了。

這樣被捆綁好後,他們告訴我要出去一下,抽根煙。隨手關了燈,離開了房間。我沉浸在黑暗中,我靜靜地躺著,回想著今天發生的事情,想了沒多久,全身被繩索捆綁的地方開始隨著心跳而跳動,尤其是兩個乳房,每次心跳都會將血液擠進,而繩索又阻止血液的回流,我開始覺得雙乳一跳一跳地增大,乳頭也開始向上勃起。全身開始燥動起來,我努力的翻身,想壓住乳房,緩解一下它的腫脹,那成想手臂的一點活動,立即帶動陷進陰部的繩子,它在陰部產生的磨擦,刺激得我全身直抖,直想把身體縮成一團,老天,縮成一團後,我的陰部反而更向外挺出,磨擦的也越激烈。

我開始不停的變換姿勢,那條被折綁腿,無論怎麼放,都和另一條腿形成鮮明的反差,我好像被割裂成兩部分。不管我變成什麼姿勢,仰躺著,趴著,側臥,坐著,跪著,都不會讓我消停幾秒,我在床上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不停地翻來滾去,而每一次身體的變化,都會牽動那根要命的繩子,尤其是那幾個繩結,牢牢地叮在我最敏感的部位,無情地啃咬著,先前的那種捆綁方法,我是絲毫不能動彈,現在比那時好多了,我可以做許多動作,但情況更糟,你根本找不出一種可以讓你舒舒服服呆著的姿勢,有選擇反而比沒選擇更加讓我無所適從。

剛開始,嘴裡的內褲和絲襪還能吸收些水分,現在卻已經被口水飽和了,隨著我的翻動,唾液流了我滿臉都是,無法出聲的悶騷,(請原諒,我也對自己使用了這個字,因為它實在是太貼切不過了)更讓人難以忍受,全身佈滿汗珠,像水洗了一樣,而下身更是重災區,滑溜溜的愛液旺盛地分泌著,沾滿了大腿,甚至有些都跑到了腹部。我開始渴望那兩個男人回到身邊,只有他們才能澆熄我的慾火。

突然,燈亮了。他們站在床邊,我毫不猶豫地向他們翻滾,向他們獻媚,他們則撫摸我的全身,很快我全身的束縛都被解開了,口罩什麼的都沒了,輕鬆了,我全身心地投入到為他們服務中去,用我的嘴,用我的每一寸肌膚。我上下的嘴被他們輪流插入,我的乳房被壓扁,乳頭被拉長,但這些給我的不是痛苦而是歡樂,這次做愛,我不僅將肉體奉獻出來,心靈也給了他們。

當我們最終平靜下來,已是淩晨四點,他們答應送我回家,只不過為了給我一個永久的回憶還要再給我裝辦一下。

這最後的捆綁很簡單,仍是那條繫在下身的繩子,還是那樣,在腰繫緊,穿過下身繫在後腰,乳房沒有捆綁,我戴上胸罩,穿好上衣,套上裙子,他們又為我穿上濕露露的內褲和連褲襪,穿好鞋,當這一切整理好後,我的雙手又在背後被捆住,不過這次勒得不算緊,瞧,我已經適應許多了。

黑布套又套在頭上,他們扶著我,一直坐上車,當車停下後,我被帶下車,頭罩被取下,是高個子,他把一片藥塞進我嘴裡,我嚇了一跳,只聽他說:「原諒我們,今天都沒用避孕套。你大概不會想懷孕吧,你放心,吃了這片藥就不會有事了。另外還請你放心,我們哥倆,並不亂搞,和你一樣乾淨。」

我吞下藥後,他將我的坤包舉在面前讓我張開嘴,包的肩帶在齒間繞了兩圈,包則掛在的後頸處,我背後的手中多一串鑰匙。他對我說:「那幾十米,你得自己走回去了,再見。」「再見」這兩個字說得怪怪的。

車開走了,在空曠的街上,我獨自艱難地往家走,每一步下身的繩子都會咬我一口,好不容易來到家門,我背過身,費力的打開房門。在廚房裡,我用小刀割開手腕上的繩子,一邊走回到床上,一邊脫光衣服,當我精疲力盡地撲倒在床上時,疲勞,睏倦一起襲來,我都沒有力氣去解開下身的束縛,就這樣睡著了。

當下腹的脹痛把我喚醒時,已是上午十點多了。晃晃當當來到衛生間裡,一屁股坐在馬桶上,唉悠,下身的繩子使我又跳了起來。昨天那刺激的經歷又出現在腦海裡,我伸手到後腰上想解開繩扣,也不知怎地,手抖的厲害,尿急的催促使我在幾秒鐘後放棄瞭解綁,先尿了再說,實在忍不住了,當小便噴湧而出時,陷在下身裡的繩子把溫熱的尿液傳遞到了整個陰縫,火熱的刺激和排尿時的舒暢使我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

最後我還是用刀才解決掉那條讓我發騷(不,是發情,也不是,應該叫……該死,討厭)的繩子。沒有束縛,我輕鬆了。

看著身上遍佈的紅印,心裡的感觸很多,昨天究竟算什麼?強姦嗎?自己也曾主動過,痛苦嗎?歡樂也不少。報警嗎?絕對不會,因為公司的趙女士的老公就是刑警,她常在公司裡講一些案子,好像她的資訊有多靈似的。

她也講過關於強姦方面的事,那些員警對這種事最感興趣了,他們會問你被奸時姿勢怎樣,腿分得有多開,對方的陰莖有多長,等等,等等,詳細得不得了,我何必讓他們再把自己的精神強姦一次呢,算了,不想了,就讓這一切過去吧!至少我還活著。 ---【全文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