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復仇記

上星期我和我的太太倩兒及我的兩位老友阿行和阿樂到內地渡假,一路上大家都玩得很開心。有一晚我那兩位豬朋狗友去完按摩回來後,跟我說很正點,那些按摩女郎又美又好身材,服務水準一流,更有我最愛的絲襪誘惑,弄得我心癢癢。終於在回港前兩天,倩兒說要做SPA,於是我便叫阿行和阿樂去陪我太太,而我自己則說要去做古法按摩,其實是趁機去光顧按摩女郎,我還以為倩兒會不知道。

第二日我們在酒店泳池游泳,只見我那穿著白色比堅尼泳衣的妻子和我的兩個老友玩得好瘋狂、好開心。阿行和阿樂兩個傢伙還不時跟倩兒有頗親密的接觸,例如他們會合力把倩兒整個抱起,把在泳褲下鼓起的下體頂在我太太的股溝和下半身;有時我更會看見他們有意無意地觸碰倩兒的乳房和修長嫩白的大腿。但我信任我的兩位老友,大?他們只是一時跟倩兒玩得瘋了,倒也不以為然。

游了一會之後,我就獨自走去曬太陽,他們就繼續游泳。我心想,這兩個傢伙會不會藉此機會揩我太太的油呢,然後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誰知睡醒時發覺倩兒和兩位朋友都不見了,於是便回房找他們,走時還一邊跟自己開玩笑:『你們兩個傢伙和我太太玩3P都不邀我加入?真夠老友。』

阿行和阿樂看見我,就立刻尷尬地走到一旁坐下,而倩兒則若無其事地跟我打招呼:「老公~~你到哪裡去了?如果你早點回來,我們就可以四個人一起洗澡啦。」說完後她便坐下來和我的朋友繼續有說有笑,此時他們身上依然還未穿上任何衣服。

我還沒有搞清楚他們在幹什麼,但看到自己太太和我的朋友赤條條地一起洗澡,心裡總不是味兒。我正想發脾氣之際,倩兒卻很冷靜地對我說:「你是否很奇怪我們會這樣?那你先要問一問自己昨天去了哪裡?」說完就走向阿行和阿樂那邊,全身赤裸地坐在他們兩個之間,撫摸著他們毛茸茸的大腿。我兩個朋友兩條硬挺的肉棒,則繼續對著我的妻子勃起。

阿行和阿樂很尷尬地看著我。我用怪責的眼神望向他們,為何昨天我去光顧按摩女郎的事會被倩兒發現,心想一定是他們為了佔我太太的便宜而出賣了我。這兩個傢伙轉而低下頭不敢望著我。

我的妻子一邊上下套弄著我兩位好朋友的陰莖,一邊說:「既然你不需要我的絲襪來滿足你的性慾,我倒不如便宜你的兩個好朋友,讓他們一起來玩我的絲襪好了!由現在開始直至回港之前,無論我要跟他們幹什麼,你都不得異議,要不然你會更加難堪,就這樣決定吧!」說罷,又把阿行和阿樂的陽具拉到自己的大腿旁邊,讓兩人的龜頭與她的絲襪美腿互相摩擦,一邊媚眼對他們說:「你們兩個都不是好東西,幫他一起瞞住我,還跟他交流事後心得!由現在開始你們兩個最好聽聽話話,逗我開心,就一定有你們好處。不然我在外面隨便找個男人上床,他就更難受。」然後又指著我對他們說:「現在,你們去脫光他的衣服,把他縛在椅子上。」

此刻我實在毫無反抗能力,因為我很清楚我妻子的性格,如果我逆她意,事情只會弄巧反拙。現在我惟有聽從倩兒的命令,只希望他們不會真的做出什麼出軌的事便算了,於是我向阿行和阿樂點頭示意。我被他們脫光衣服,手腳張開,用酒店浴袍的腰帶牢牢地縛在椅子上,面向著他們。倩兒看到我脫光之後,發現我也勃起了,她紅著臉看了我的陽具一眼,啐道:「哼!自己的老婆都快要跟別人鬼混了,居然還可以硬梆梆的,真不害羞!」說著轉過身去,找來她的一隻黑色長筒絲襪,套在我的陰莖上面,還用絲襪的彈性蕾絲開口箍著我的兩顆睪丸。這反而令我勃起得更加強烈了。

「吁~~~~太太的嘴巴真是太爽了,比那些要付錢的小妞還厲害!」這個混蛋司機爽完仍不滿足,繼續把手放在我妻子的屁股和絲襪美腿上來回撫摸,他還要佔嘴頭上的便宜,這豈不是說我的妻子是免費妓女嗎?

我的兩個朋友不斷在我面前淫辱我的妻子,倩兒卻好像很享受似的仰起頭接受二人的羞辱,又伸出舌頭舔二人的龜頭底部,更用手搓弄他們的睪丸。這時阿行和阿樂二人交換了一個眼色,然後阿樂對我說:

只見阿行和阿樂抱起倩兒,兩條勃起的陽具一前一後頂在她的下體和屁股磨蹭著,阿樂抱著倩兒的上半身,阿行則一手扶著倩兒的絲襪美腿,另一隻手撩開倩兒的紫色內褲到一邊,露出她的陰毛和下體。接著龜頭往上一頂,陽具與我妻子的蜜唇直接接觸;阿行故意用龜頭在倩兒的陰唇上打圈,再慢慢頂開兩片粉紅色的嬌嫩肉唇,把男人醜陋的凶器插進去,然後盡根而入。倩兒輕叫了一聲,在沒有任何避孕措施的保護之下,她終於接受了丈夫以外的肉棒直接插入陰道。沒有任何薄膜阻隔的陰莖前後來回地刮著我妻子嫩滑的陰道壁,加上愛液的輔助,龜頭輕易地入侵了子宮口。鏡頭所見,阿行整條陽具完全隱沒在我妻子的體內,只剩下一對大睪丸在她的陰道口前後搖晃拍打著。而我就一邊疼痛地勃起著,一邊拍攝自己的妻子跟我的朋友直槍實彈性交的一刻。

我改為由上而下拍攝倩兒被插入的畫面,只見阿行左右抬起倩兒的紫色絲襪美腿,兩人直接接觸的性器官緊密結合,陰毛交纏,正進行著活塞運動。阿行赤紅的陽具飛快地進出我妻子的陰道,每次抽出,我都看到他的棒身佈滿了油亮亮的汁液,那是我妻子為了方便他插入而分泌出的淫水,愛液不斷被帶出,連結成一滴滴白漿和絲線。四野無人的風景區裡靜悄悄的,只有二人性器官交合之處發出的「滋滋」水聲和男女肉體互相碰撞的「啪啪」聲,還有我妻子的嬌喘和呻吟。

阿行插了百來下,忽然拔出陰莖,陽具上面沾滿了我妻子的淫水。阿行走到倩兒的面前,故意把龜頭貼著倩兒的鼻端揩擦,濃濃的性臭讓倩兒嬌羞的別過頭去,卻絲毫沒有減低她的性慾,穿著紫色吊帶絲襪的雙腿張得更開,期待馬上被男性的性器官姦淫。阿行跟阿樂交換了位置,改為由阿行抱著倩兒的上半身,阿樂則扶著倩兒的腰部一挺,沒有戴避孕套的陽具輕易地插入我妻子的陰道。倩兒滿足的叫了一聲「哦~~~~~~」,在大量潤滑液的協助下,阿樂很快就可以全速進行抽插,為我的妻子帶來一波又一波性高潮。

「噢~~~~~好、好粗……好美!!呀呀呀呀~~~~好……好舒服…..用力插……插快些~~~~哦哦哦哦哦哦!!」

「嫂子的陰道又濕又滑,又夠彈性,昨晚戴著避孕套來幹你都感受不到呢!」阿樂一邊氣吁吁的幹著我老婆一邊說,還伸過頭去與她舌吻。倩兒竟也熱烈地作出回應:

「嗯、好……好、好舒服!快、快點幹我的陰道!我很喜歡你幹我!!」

「喜歡我不戴避孕套來幹你嗎?」阿樂用力頂了倩兒的陰道幾下,又撫摸她的絲襪美腿。

「噢噢噢!!喜歡!我喜歡!!還要穿著絲襪!我最喜歡穿著絲襪、不戴避孕套性交了!」的確,我跟倩兒從來不用戴避孕套性交,她有吃避孕藥,而且她很享受被我腔內射精之後,熱熱的精液在陰道裡倒流出來的感覺。只是想不到她還會跟我的兩個好朋友做同樣的事。

「嘿嘿!可是這樣,我們可能會控制不了,在嫂子的陰道裡射出來的啊。」阿行把手放在倩兒的屁股上愛撫著。

「噢~~~~~不、不要緊!請、請隨便在我的身體內……射精吧!!……噢噢噢噢~~~美死了!!」倩兒又來了一次高潮,全身蹦緊了一陣子然後變成完全放鬆。我妻子居然要求他們射精在她體內,她真是不顧一切地在追求性愛快感了。阿行和阿樂聽了,自然不會放過她,阿樂繼續肆無忌憚地蹂躪我妻子的嫩滑陰道,插得她的陰唇也向外翻出;阿行拔出陽具之後並未有軟化下來,他改為將龜頭頂著倩兒的屁股。他想撩開倩兒的紫色內褲,但他最後決定直接把內褲撕掉。高檔的透明內褲被撕爛,我妻子的全身只剩下紫色吊帶絲襪和高跟鞋,雪白的美臀緊貼著阿行的肉棒。阿行靠著淫水的潤滑,龜頭開始在倩兒的肛門口打圈擠壓。

倩兒高潮之後身體放鬆,感官都集中在陰部,忽然覺得肛門口一下擴張,直腸馬上被一支火熱的肉棍貫體而入。阿行這傢伙居然跟我的妻子肛交,而且是在沒有戴避孕套的情況之下,這是連我都沒有試過的,我怕倩兒會疼痛和不喜歡,誰知她卻把肛門的第一次獻給我的好朋友了。

倩兒被突如其來的肛姦嚇了一跳,全身收緊,肛門緊緊夾著阿行的陰莖。阿行被這一放一收的強烈刺激帶來了極大快感,但憑著大量淫水的潤滑,阿行還是可以一下一下在我妻子的直腸內慢慢進行抽插。陰道裡插著阿樂的陽具,後面還加上一條前後夾攻,倩兒瘋狂了。

「呀呀呀~~~噢、好、好緊……你、你們怎可以這樣……噢!好~~~好舒服!!」倩兒一邊抗議,身體卻作出相反的回應,陰道和肛門溫柔地包裹著入侵的兩條陽具。我的妻子終於穿著絲襪拍了一套真槍實彈的野外3P色情片,男主角卻是我兩個最好的朋友。

阿行和阿樂一前一後抱著我的妻子,一前一後用陽具插著她的兩個迷人肉穴,阿行和阿樂每一下往下頂,倩兒的身體便往上拋一下,下體就有更多淫汁濺出。倩兒還用紫色絲襪美腿環抱著阿樂的腰部,讓阿樂的肉棒完全插入陰道。阿樂撫摸著倩兒的絲襪美腿,一邊抽插,一邊問:

「淫蕩嫂子,你是不是喜歡這樣穿著絲襪、不戴避孕套在野外性交呢?」

「呀呀呀呀~~~~你、你們欺負我……插、插我的屁股~~~噢噢噢!!」

「你不喜歡嗎?那麼我停下來好了。」阿行裝作停止對我妻子肛門的姦淫,倩兒馬上有很大反應。

「不!不要停!我……我喜歡……」

「喜歡甚麼?」

「我……我喜歡……肛交。」倩兒的臉紅得像個蘋果,阿樂又忍不住跟她舌吻了起來。

「還有呢?」阿行用手指輕掃倩兒的肛門口,又玩弄她的吊襪帶。在兩人的言語刺激之下,終於令倩兒淫亂的本性爆發了:

「我……我喜歡性交!我喜歡肛交!我喜歡你們不戴避孕套姦淫我!我喜歡穿著絲襪在野外跟你們3P!!噢噢噢噢噢~~~~~~我喜歡你們在我的體內射精!!啊啊啊啊啊啊~~~~!!!」倩兒的淫亂告白令她到達了最終的高潮,兩個濕透的肉洞同時強烈的痙攣,狠狠吸吮著二人的陽具。阿行和阿樂抵受不了,「呀」的一聲,分別在我妻子的陰道和直腸裡射出一股又一股滾燙的精液。阿行和阿樂前後緊貼著倩兒的身體,兩人的睪丸一縮一脹的,在我妻子體內排泄出大量精蟲。龜頭的馬眼口緊緊抵著子宮口射出白濁的穢物。

「啊呀呀呀~~~射、射了!……射了許多出來!!」倩兒高興的嬌吟,享受著高潮的餘韻和同時被兩個男人在體內射精的淫穢快感。眼巴巴看著我兩個朋友在我妻子的身體裡隨便射洩,我卻最終只能看得在褲子裡射了出來。阿行和阿樂拔出陰莖,兩人的陽具上都沾滿了黏稠的白濁物,我更不敢想像倩兒的身體裡有多少不屬於我的精液。阿樂把軟化的肉棒在倩兒的紫色吊帶絲襪上揩擦,倩兒就用絲襪腳掌替他前後擼動陽具。在倩兒的腳交之下,阿樂的肉棍漸漸又脹大了起來;這時阿行亦走到倩兒面前,龜頭還滴著腥濃的汁液,倩兒居然毫不嫌惡地含住這條剛在她肛門內射精的肉棒。我萬分興奮同時萬分痛苦地跪了下來,我終於嚐到了妻子復仇的滋味。但似乎,她的復仇行動並不會如此輕易地完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