瞞著老公和別人瘋狂

我有三個小嘴,上面的小嘴看上去小巧玲瓏,但是你信嗎?我能把整個雞巴都含進嘴裏,而且還能用舌頭包著它讓它連續插上20分鐘,當然了,那得是我喜歡的人的陰莖。我下面的那個小嘴,就是我的小穴,外面的肉很豐滿,趴上來幹我的人會覺得柔軟輕盈,我後面的屁眼洞是粉紅顏色的,絕對沒有什麼痔瘡之類的,是天生的粉紅色。總之,趴在我身上,幹多久都不會硌到人的,陰道裏面總是熱熱的,緊緊的。我的小穴的水特別多。

今天我瞞著我老公想和各位網友交流的是我的性經歷其實我老公也默許我外面尋找性夥伴)。其實,我的第一次婚外被幹和賣淫沒什麼區別,我是用自己的身體換來了一個我應該得到的工作崗位,後來,有那麼一陣子,我從這裏嘗到了甜頭,我用這樣的辦法還為自己換來過很多東西。不過,實話實說,被老公以外的那些男人操,我也確實從這些幹我的人身上,學習到了好多寶貴的經驗和技巧,幹過我小騷穴的人絕對是很開心的,可是被那些人幹的我,現在一回憶,感覺也很開心。

現在,我仿佛已經上了癮,幾天沒有人用又大又硬的雞吧來插進我的小騷穴,我的小騷穴大白天都會淫水氾濫成災,搞的我一天要換好幾個內褲。上面的小嘴幾天不含進大雞吧,不讓它狠狠地插上幾百下,不喝一些精液,吃起飯來都覺得嘴裏沒有滋味。

不過,我現在和別人做愛,不是需要用身體來換什麼。找人做愛,只是我自己想對得起我年輕美麗和風騷的身體,對得起父母給我的身下的這個柔軟溫熱甜美的小騷逼。現在和一個陌生人做愛,看著他騎在我身上,用又大又硬的雞吧在我的陰道裏插進來,拔出去,再插進來,再拔出去……,我已經不覺得是被他幹了、被他操了或者是被他玩了,因為我一定是比他還快樂!

我叫美香,至於姓什麼嘛,姐姐在這裏就不說了,反正那也不重要。如果有緣分,你能成為我的特殊朋友,或者成為我的床上夥伴,什麼都會知道的。

我在上海寶山區。最初,我是學幼師的。上學的時候,我十分勤奮,那個時候,我覺得,只要我學習成績好,一旦畢業,就會有一份好的工作。現在想起來,10年前的我這個少女的天真想法,在社會上根本就行不通,我那個時期真是太蠢了。畢業了,我的好多同學,學習成績比我差了一大塊,但是去向都比我好得多。當時的好去向,就是一些區裏排名靠前的那些幼稚園。可是我,一個幼師學校裏連續三年的全市三好學生,最後竟然被那些區教委的傻逼官僚們分配到了一個郊區的幼稚園,開始當一個普通的最底層的幼兒教師。

我從小的家教很嚴,對性這些問題,一直到了談戀愛的時候,還是似懂非懂。我的第一個男朋友,也是父母給層層把關介紹給我的。後來,他成了我的丈夫。他人非常老實,在寶鋼做領導。我直到結婚那天晚上,才把自己純潔的處女身體完整的交給他。

幼稚園的老師特別喜歡談論兩口子之間床上的事,不過,如果你沒結婚,那些結婚的同事們就一直把你當少婦圈子外的人。這個圈子外,就是她們在談論性這些問題時,會特意回避我這樣的處女。結婚後,我的人緣本來就好,很快就加入了少婦行列,成了她們圈子裏的鐵杆成員。她們開始和我一起,交流各自的性經歷。通過這種交流,我才明白,自己過去那20多年,在開發女人自身性的快樂上,真是虛度了光陰。

在大家的開導下,我才發現,自己是個很性感的美人。我的身材不高,但也不矮;皮膚是很白皙的那種;兩個乳房不是很大,但由於我在學校裏一直是舞蹈課上的最勤奮的學生,所以,乳房是那種非常堅挺的類型。最有意思的是,她們告訴我說,男人們最喜歡的陰道,是那種外陰肌肉飽滿,陰道內部緊湊,對男人的大肉棒能形成類似用嘴吮吸效果的的小穴。我聽了後暗暗吃驚,自己的小穴就是那樣的啊。

平時,老公在床上幹我的時候,常會在射精之後,掐著我的乳房,或者拍著我的屁股,誇獎我說:“好老婆,你下面的小穴象一張小嘴,好象一直在吮吸我的大雞吧,我的精液想不吐出來都不行啊”。後來,我曾經認真的回憶過,結婚之後,只要是他的雞吧還能硬起來,把雞吧插進我的小穴,沒有一次不是被我吸的射出精液來,即使是他有病的時候,也沒法抗拒我身下小穴的魅力。

和那些結婚的老師們在一起時間長了,我知道的越來越多。我知道了自己的老公雖然是個好人,但是,在床上,他實在是太老實了,也太笨拙了。別的夫妻在床上玩的那些花樣,什麼乳交,口交,還有肛交,他大概是連聽都沒聽說過。我在床上開始向他提這些建議時,他很不情願,還一再追問我這些不正經的東西是從哪里學習來的。搞的我最後終於沒有了再去和他嘗試那些性交花樣的心思。

說起我命運的改變,是個很偶然的機會。1995年,我已經在那個小幼稚園工作了好幾年,每項工作都做的比別人出色,可是,每次到了年底,先進工作者這些榮譽稱號都沒有我的份兒。最初,我不明白,後來,結了婚的一些好心的同事,也就是我那個由少婦組成的小圈子裏的死黨們,偷偷地告訴我,這個年月,不給領導送禮,不給領導獻身,累死也是白乾。我聽了感覺非常恐怖,送禮,我每年都送啊,難道還要和那些領導上床?

我的死黨裏,有一個叫紅姐的,沒人的時候,悄悄告訴我:“美香,我每年的事故都不斷,照理早就該開除了,可我一直幹到現在也沒有人敢處分我,哪個年底我的年終獎金都是一等獎,比你們這些埋頭苦幹的人多幾千塊錢,連我們園長對我都挺客氣,你知不知道是為什麼?”

她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很奇怪,過去,只是以為她每次出事故後的當眾檢討都能假裝鼻涕一把、眼淚一把,不開除她是領導心太軟,現在這麼仔細一想,這事情是很古怪啊。

我於是開始追問紅姐。紅姐的臉一下紅了,我甚至感覺她有些後悔,可是我太想知道謎底了,摟著紅姐的肩膀一個勁地追問。紅姐歎了口氣:“晴晴,你知道咱們區教委的那個主管幼教的副主任嗎?”

我當然知道,那是個平時非常嚴肅的領導:“知道,他平時特別嚴肅,檢查工作時特別認真,辦事也特別公道”。

“我的手一下軟了,我當時想,不管怎麼樣,我不能被開除,何況,我也不是處女,讓他玩一次,雖然我心裏一百個不情願,就當是晚上回家不小心被色狼強暴了吧”。

“後來呢?”我問紅姐。

“後來他就把我一把拉到他懷裏,我知道我從心裏已經投降了,我雖然嘴上一直沒有答應,

但是身體已經不去反抗了。他那天還算很溫柔,用雙手揉著我的腰和我的屁股,輕輕的用嘴含住我的鼻子、耳垂,搞的我心裏開始覺得癢起來。

不一會兒,他的一隻手摸到了我的乳房上,另一隻手在解開我的襯衫紐扣,

我含糊不清地哼了一聲表示想阻止他,結果他一下吻住了我的小嘴,我的舌頭被一下吸入他嘴裏,他用力吸著我的舌頭,我根本無法擺脫,我當時只覺得臉上是熱的,我閉上眼睛,由他胡來。他的接吻技術純熟極了,我當時就感覺到,他是個玩女人的老手,後來我開始癡迷地送上我的小嘴回吻他,再後來,感覺到緊繃的乳房突然鬆開了。我悄悄睜開眼,原來我的襯衫已經被他拉到了腰部,胸罩不知什麼時候被他解開了,乳房完全展露了出來,他用雙手捧著她們輕柔地撫摩著。他有節奏地吸我的乳頭,我終於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

他一定是覺得時機已經徹底成熟了,拍了拍我的屁股,我順從地離開辦公桌,他輕鬆地脫下我的內褲,我感覺到他的手在我的陰戶撫摸著。他用指尖將我濕漉漉的大陰唇撥開,在小陰唇上開始又磨又擦又挑又揉,然後觸到了我嬌嫩的陰蒂,我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他笑著對我說,小騷貨,說,想不想讓我幹?我在朦朧中不知是點頭還是搖頭了,反正最後他把我放到冰冷堅硬的辦公桌上,把我的雙腿架上他的肩膀,讓我的屁股向上翹起,就用這樣的姿勢,他的陰莖一下插進我濕潤的陰道裏……

那天,他花樣翻新地玩了我整整一個上午,最後幹得我腿都軟的抬不起來了,他把陰莖插進我的小嘴裏,又幹了不知多長時間,那個時候,我只是在A片裏看過口交,第一次被人操上面,沒想到竟然是在這樣的情形下,我學著A片裏女主角的樣子,張大小嘴,吞著他的大雞吧,

他插得我呼吸急促,口水順著雞巴淌的滿身都是黏液。終於等到他想射精了,陰莖在我口中抽插的速度突然加快了,大雞吧漲得又壯又硬幾乎塞在喉嚨裏,在我覺得快要窒息的時候,他的精液在我嘴裏噴射出來,不斷射出來的精液充滿我的小嘴,

他滿意地拔出了陰莖,滿口濃濃的熱漿,一部分流了出來,還有一些已經吐不出來了,我只好皺著眉頭勉強咽了下去。”

聽著紅姐繪聲繪色地講這段香豔往事,我不自覺地夾緊了雙腿,我感覺到自己的下身已經開始發癢,淫水已經濕透了內褲。“再後來呢?”

“再後來,當然不可能是就那麼了結。這些年,只要他突然間有興趣了想玩我,就會讓我去,在他的辦公室裏,在他家裏,在他的車裏,我都讓他幹過。我現在想開了,反正被他玩一次也是玩,玩100次也是那麼回事。無所謂了,我畢竟在別的方面占到了便宜。所以,你還那麼傻,以為送禮就能解決一切,這年頭,光送禮不獻身,送了也白送,如果獻身,不僅不用送禮,好處有的是,再說,現在整個區教委,象我這樣的,有好多人呢。”

紅姐又恢復了平時嬉皮笑臉的狀態,對我傳授她的心得,然後還順便舉了好幾個和她一樣遭遇的女老師,我聽了之後,才恍然大悟,為什麼全區有那麼多女老師平時上班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可是到了年底,什麼好處都能得到,原來,都是讓領導們操才有的倚仗。

那次和紅姐的談話對我的影響,實在是特別大。我真的沒有想到,那些區教委平素裏道貌岸然的領導們,心裏竟然會那麼下流和骯髒。

回到家裏,洗澡的時候,看著自己美麗挺拔的身材,摸著自己飽滿多毛的陰部,我在想,那些半老徐娘們,就憑著不要臉,能得到那麼多不屬於她們的東西,我,為什麼不能?

很快,機會就到來了。那年,區教委決定從基層選一個幼兒教師到機關工作,論能力、論成績,我都是第一人選。可是我知道,這些都沒有用,沒有人替我說話,入選的肯定會是那些肯搶先讓領導操的人。我給在辦公室裏操了紅姐的那個副主任打了電話,把自己的自然情況向他說了,他在電話裏不動聲色地告訴我,人選很多,我的希望不大。這時,我故意壓低聲音,裝出一種很羞怯的語調,遲遲疑疑地對他說,周日我想到他辦公室當面和他談,停了一會,我聽到他在電話裏的聲音興奮了起來,對我說,好吧,周日上午,不見不散。

放下電話,我發現自己的心在砰砰亂跳,我在心裏悲哀地歎息了一聲,

又是一個周日,又是在辦公室,這個老色鬼,又可以玩一個純清的少婦了。

周日早上,我赤裸著身體從床上爬起來,悄悄地掀開被,望著自己潔白光滑細嫩的裸體,突然想到自己馬上就要把她送給那個老色鬼去玩弄,羞恥、恐懼、慚愧、委屈,一齊湧上心頭。不知不覺之間,眼淚無聲地流了下來。

我一把將身邊還在熟睡的老公拉起來,一頭紮到他懷裏,一邊哭著一邊對他說:“老公,老公,我想要你,快點來嘛,我要你幹我,現在就要……”剛剛醒來的老公被我搞的神志恍惚,因為我們幾乎從不在清晨做愛。過了一會,他總算清醒了過來,陰莖被我用手也套弄的堅硬了起來,他把我按倒,陰莖很順利地插了進來,我擦幹了臉上的淚水,堆起最嫵媚的笑容,不停地浪叫,不停地誇獎他插進我身體裏的大雞吧,讓他美美地用各種姿勢操了我一個小時,弄的他連續射了兩次,最後,累的他把雞吧從我的陰道剛剛拔出來,就又睡了過去。

看著熟睡的老公,反復撫摩著剛剛被他操過的小穴,我把沾滿老公精液的手指頭伸進嘴裏,細細地品味著老公剛剛給我的真誠的愛,我心裏五味俱全,老公當然不知道,再過一會,我的小穴就要被那個老色鬼的雞吧插進來了。還好,今天早晨,自己身體最美的時候,是讓老公幹的,而且,我的第一次,也是給了老公,我心裏一想起這個,又稍微好過一些。

坐在梳粧檯前,看著鏡子裏那張俊俏媚氣的臉,我細心地化著妝。離開家的時候,我特意為老公做好了可口的早餐,還在他的臉上溫柔地親了好久。

我準時來到他的辦公室,由於是周日,辦公樓裏空蕩蕩的。走在寂靜的走廊裏,我好幾次都想扭頭離開,於是我在心裏對自己說:不能走,不能走,我得讓他操,我是沒有辦法,那個崗位本來就應該是我的。

進了他的辦公室,他果然在等我,我把自己的情況向他詳細地介紹了一下,這個老流氓,他聽的還很認真,一邊聽一邊做著記錄。當時,我都有點懷疑紅姐,是不是和我編故事,冤枉了眼前這個忠厚的好領導。最後,說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困難,我終於聽到了最想聽到又最怕聽到話:“啊,美香這事情很困難哪。不過,美香這麼可愛,我一定得幫你。現在,好多年輕漂亮的女老師都想這個崗位,我美香要是給你辦成了,你怎麼謝我呢?”

我當時心裏不知為什麼,竟然非常非常的鎮靜。我對他嫵媚的一笑:“只要我能離開幼稚園那個破地方,怎麼謝你都行”。

他楞了一下,大概沒想到我會這麼痛快,停了一下,他走了過來,把我抱到懷裏,嘴向我的臉上壓下來,我一把攔住他:“別著急,今天我讓你隨便玩,但是,你如果賴帳,想當流氓,我絕對饒不了你這個老色鬼”

他咧開大嘴一邊笑一邊對我說:“嘿嘿,你放心吧,晴晴,我是個流氓,但是我是個說話算數的流氓。再說,美香你這樣的美人,我可不想玩一次就放過你啊……”

我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心想,既然已經決定和他做這個交易,現在,只要不會虧本,就開始吧,用不著婆婆媽媽的。

我心一橫,把頭埋入他的懷裏。他知道我已經默許了,就輕輕地在我的眼睛上吻了一下,抱著我的身體把我放到辦公室一角的一張沙發床上平躺著。在我耳邊淫蕩地笑著:“小騷貨,我來幫你脫衣服,還是你自己脫?”

我沒有回答,也沒有拒絕。他心領神會地挪動身體坐到床尾,

開始解開我的衣鈕。我羞得閉上眼睛,心房裏急促地跳動著。清晰地感覺到衣鈕被他熟練地解開,很快上衣就被他脫去了。他拉下我褲子的拉鏈。我溫順地配合他的動作,抬起了自己的屁股,他一邊不停地摸著我的屁股,一邊利索地脫下我的褲子。然後對我說:“小騷貨,自己把乳罩打開!”我稍稍楞了一下,只好在胸前找到乳罩的扣子,手忙腳亂地把扣子解開,堅挺豐滿的乳房一下跳出來,直接落入了他的手掌中。

他摸捏著我堅挺彈性的乳房,然後開始在兩顆乳尖上輪流親吻。我的上身不由自主地隨著他每一次吸吮產生了顫動。親了一會,他站了起來,開始向我發佈命令:“把內褲脫了,慢慢地脫!”

我戰戰兢兢地把內褲從下身褪下了,這時,自己的陰部毫無遮擋地面對著他的注視,我羞得無地自容,再次閉上眼睛說:“你……你別看了,我真的很害羞”

“害什麼羞?小騷貨,一會讓我操的時候,你也這麼閉著眼睛嗎?”

我聽到他脫衣服的聲音,然後又是他的命令:“小騷貨,把眼睛睜開,看看老公的大雞吧!”

我睜開眼睛,看到他兩腿間那條粗壯的肉棍兒朝天直立。說實話,我覺得他的肉棒要我老公的粗長很多。他終於爬上床來,我含羞地再次閉上雙眼,心裏卻做好了思想準備,已經到了這個程度,被他操是不能避免的了,但是無論如何,都要讓我下面的小穴完全容納他那條粗大的肉棍兒,我既然決定讓他操了,就要讓他玩得盡興。

我盡最大努力分開雙腿,暗自咬著牙齒,準備忍受他那粗長的大雞吧進入我下身引以為自豪的小穴中。可是他沒有馬上把大雞吧插進來,卻把手移到我的乳房上,把我一對堅挺的乳房玩摸了一會兒。接著,慢慢向下移動在我的大腿上來回撫摸。嘴唇也轉移到我的乳房上,開始用舌頭挑逗我的乳尖,還用嘴唇親吻我的乳頭。我的心幾乎要跳出來。

我覺得小穴中有了淫水在流淌,但是小穴裏那種既渴望得到又害怕到來的猛烈插入卻還沒發生。我主動把他的大雞吧握在手裏輕輕揉了一下。他敏感地問我:“小騷貨,是不是想讓我幹了?”我當然不肯吭聲。他又開始下命令了:“快說,說想讓我幹了!”

我滿臉通紅,聲音顫抖著說:“我……我想讓你幹……”

“不行,聲音要大,要喊我老公,要求我幹你,求我操你!”

我心想,反正也要讓這個老色鬼操,就痛快地聽他的吧。

“老公,求你,求你幹我吧,求你操我吧,求你把大雞吧插進來吧,快點來玩我吧……”說完之後,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這些話是從我嘴裏喊出來的。

因為,這個老色鬼的手法確實好,他的親吻已經在我的陰戶產生難以形容的騷癢和空虛。我恨不得他立刻把他那根粗壯的肉棍兒插入我的陰道,充實我已經春水氾濫的小肉洞。

突然,他竟把嘴貼在我的陰戶上舔吻。我立刻衝動到極點,平時,我讓老公親我的小穴,他每次都說那裏髒,不肯親,沒想到,這個老色鬼竟然肯親我的小穴,那一刻,我心裏對他的好感開始萌生了。

他有條不紊地把舌頭伸進我陰道裏攪弄,還用嘴唇分別吮吸我的陰蒂和小陰唇。我興奮得渾身亂顫,不禁用手去揪他的頭髮,這次,是發自內心的喊了出來:“好老公,求你了,快插進來把,快點操我,我受不了了……”

他這才下床,把我的身體移到床沿。雙手捉住我的腳兒,把我的大腿分開,挺著一枝筆直堅硬的大雞吧,向著我的陰戶頂進來。我沒敢睜開眼睛看,只覺得他那火熱的龜頭在我陰蒂上撞了幾撞,撥開陰唇,一直向我的子宮鑽進來。我又有漲熱感,又有充實感。

他並沒有一下子插到底,而是反復地抽送,每次進多一點兒,終於把又粗又大的肉棍兒整條塞進我的陰道裏。我覺得他那筋肉怒張的龜頭擠磨著我小穴裏的嫩肉,陣陣的興奮不停地傳遍全身,陰戶裏淫水橫流,讓他抽送時逐漸地滑溜起來。

這個老色鬼,挺直了腰板,開始盡情舞動著他的大肉棍兒,在我小穴中左沖右突,橫衝直撞。我的雙腿已經酥麻起來,仿佛沒有了知覺,我用雙手死死地抱住他的腰,嘴裏竟然不由自主的浪叫起來。

我想到自己早上剛剛被老公幹過,還不到一個小時,現在,就在離自己家不到幾百米的地方,赤身裸體地張開雙腿,讓另一個男人玩,不禁羞愧地合上雙眼,我感覺到自己的全身都在發燒。

這時他把我的雙腿大大地掰到兩邊,一邊用力地插著我的小穴,同時騰出雙手來粗暴地掐著我的乳房。我睜開了眼睛看著他一臉的細細的汗珠,心裏轉念一想:既然已經給他插進來了,何不放鬆一點,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這個老色鬼的玩弄呢?

他幹了好一會,見我望著他,笑著問道:“美香,我的大雞吧好嗎?告訴我,你覺得怎麼樣?”

我細聲細語地對他說:“你的大雞吧好極了,我覺得裏面有點漲,不過不要緊,你放心地玩吧!我能挺住,我……我要讓你好好的開心……”

他聽了之後似乎更加興奮了,又狠狠地插了我一會,突然低下頭來吻著我的臉:“晴晴,我想在你的下麵射精,射到裏面,行嗎?”

我心想,這種情況下,他是完全可以不和我商量的,只管自己舒服就可以射到我的身體裏,可他竟然低聲下氣地來問我,和他剛才的那些粗暴轉眼之間判若兩人,真是個古怪的人。其實,我這兩天是安全期,在裏面射精當然沒有問題,可是,為了讓這個老色鬼覺得我肯為他作出犧牲,我故意假裝猶豫了一下:“你真的那麼想射到裏面嗎?”

“當然了,射到裏面,老公就不用關鍵時刻拔出來,那多舒服啊”

“那……既然你那樣射精舒服,就射到裏面吧,我回去吃藥避孕”

他聽我這樣說,臉上立刻充滿了笑容,身體好象也受到了鼓勵。粗大的大雞吧更加急劇地抽插著我濕潤的陰道,我感覺到大大的龜頭上刮得我的陰道內壁,產生一陣陣連續的快感,我第一次大聲呼叫出來,只感到面紅耳熱,渾身酥麻,腦子輕飄飄的,簡直像要飛起來一樣。雙手緊緊地握著他的手臂,開始自覺地挺著小腹把陰戶向著他的陽具迎送。

他開始滿頭大汗了,喘著粗氣對我說:“小騷貨,說,你是不是我的小騷貨?是不是?你感覺到舒服了嗎?我馬上要射了!”

我也喘著粗氣說道:“好老公,我是你的小騷貨,是你的,你的小騷貨舒服死了,你快射吧!你儘管射進來吧!”

他繼續挺起腰板狂抽猛插幾十下,終於把下身緊緊貼著我的小腹,我覺得他的肉棍兒深深插入我肉體的最深處一動不動,只有龜頭在一跳一跳的,一股滾燙的熱流,有力地灌進我的陰道。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的眼睛濕潤了,我第一次讓老公以外的男人把陰莖插進身體,操了我這麼長時間,並且在我的肉體裏這樣盡興地發洩。那種心情,是羞愧、興奮和滿足交織在一起,我把他的腰抱得緊緊的,好讓他的陰莖留在我肉體裏多停留一會兒,最後,他的陰莖慢慢地滑了出去。我赤條條地跳下床,去自己的手提包裏取出紙巾替自己揩拭後,想給他也揩拭乾淨。他一把攔住我說:“美香,用嘴給我洗乾淨,好不好?”

在此之前,我從紅姐那裏,已經知道他有這樣的嗜好,射精後喜歡讓女人用嘴替他吸吮,儘管我從沒有為男人做過口交,可是我看過A片,知道大致的要領。現在,他要我替他口交,我知道,自己是沒法躲避的,只是覺得第一次為男人做口交,竟然不是自己的老公,心裏既酸楚,又羞愧。可又一想,他連我的下身都肯去舔弄,這可是我那笨拙的老公不肯為我做的啊。就算投桃報李,我也應該讓他滿足。何況,已經讓他這樣操都操過了,何必最後關頭惹他不開心呢,同時,我心裏也在有一個念頭悄悄地湧動,為男人口交,到底是什麼滋味,自己也真的希望親口嘗試一下。

於是,我滿臉嬌媚地回答:“親愛的,我從來沒有試過給人口交,不過,既然你喜歡,我當然願意啦,你喜歡怎麼樣人家都隨你嘛!」

其實,這多少也是一句心裏話,剛才,在被他操的過程中,至少我的身體,已經徹底被他降服了,自從結婚後有性生活以來,這是我被操的最興奮最享受的一次高潮。

他站起身來,把床上的被子拉到地上,然後把我引到他身前,捧起我的臉,一邊細心地親吻著,一邊對我說:”晴晴,小騷貨,口交你竟然是第一次,我真的沒有想到,你下面的第一次我沒得到,上面的第一次我能得到,我也很開心“

我一邊回吻著他,一邊對他撒嬌說:”人家沒有做過口交,你一定要溫柔些啊,我心裏好怕的“

不料,他竟然很嚴肅地放開我的臉:”美香,你如果很怕,就算了吧“

這真的是很出乎我的意料,我想,剛才被他操時,他玩得我那樣舒服,就算我為他服務一下,也是應該的呀!想到這裏,我心裏不禁一陣子春情蕩漾。情不自禁地摟住他,嘴對嘴對他甜蜜地深吻了好一會。

”好老公,我願意為你做口交,真的很願意。只要你開心,我為你做什麼都願意,來吧,告訴我怎麼做“。他把我按倒在地上的被子上,跪在他面前,由於是第一次給男人做口交,這個姿勢讓我感到很屈辱,可是跪在柔軟的被子上,膝蓋很舒服,我才想到他剛才想的有多周到,心裏又多了一份小小的感動,可是轉念一想,這個老色鬼,在這些事情上想的如此周到,這說明,不知有多少女人,在我現在跪過的這個被子上,被他這樣玩過。

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他已經把粗大的陰莖送到了我的嘴邊,看著那上面他和我的分泌物混合在一起,我的臉一下子又紅了,我馬上想到自己剛才被他幹的那麼開心的淫蕩摸樣。這時,頭上傳來他的命令:”小騷貨,別磨蹭,張開嘴,把老公的雞吧含進去!“

說實話,他這種一會溫柔體貼,一會粗暴蠻橫的方式,我不僅開始習慣了,而且竟然在心裏有一點喜歡了,這個想法,我自己都被嚇了一跳。

我張開嘴,用手握著他的陰莖,把他的陰莖含進來,最初很費勁只能含進一半,這時,他突然沒有了憐香惜玉的溫柔,抱住我的頭用力把陰莖向我的嘴裏插進來,我覺得小嘴被這個大雞吧塞的滿滿的,外面還有一小半,而他,已經急不可待地開始抽插起來,被他這樣插了一會,大概我天生就是個口交高手吧,也可能是長期舞蹈訓練,使我的身體柔韌性和協調性都比一般人要好得多,我好象很快就掌握了要領,用舌頭包住他的陰莖,配合著他的抽插,左右舔弄,他興奮的大聲呻吟起來,再過了一會,我開始通過嘗試著調整頭與喉嚨的角度,讓他的陰莖能更多的插進來,最後,竟然把他那又粗又長的陰莖全部含進我的小嘴裏。

只是這個時候,龜頭已經抵到了我的喉嚨,我開始感覺有些噁心,可是,他也在這時發現了自己的陰莖已經全部插進了我的嘴裏,他既感到驚奇,又感到更大的興奮,他大聲喊著:”晴晴,晴晴,你太了不起了,你,你竟然能把我的雞吧全含進嘴裏,啊,啊,我好舒服啊,我想射出來,我想射到你嘴裏,好不好?小騷貨,告訴我,行不行?“,隨即,抽插的頻率開始加快,看到他這麼開心,我想,他如果想在我的嘴裏射精,原本也無須徵求我的同意,現在這樣和我商量,我還能說不行嗎?看來,他一定是射在我嘴裏會覺得非常舒服。

於是我告訴自己,無論怎麼噁心,都再忍一會,讓他痛快地再射一次吧,於是,我一邊含著他的大陰莖,承受著他的粗暴抽插,一邊點頭示意他可以在我的小嘴裏射精,他見我同意了,抽插的頻率越發快了起來。

而第一次給男人做口交服務的我,則拼命回憶著A片裏女主角的那些口交花樣,更加賣力地把他的陰莖橫吹豎吸。

他興奮得雙手發抖,突然停止了抽插,龜頭好象驟然變大了,滾熱的精液開始噴進我的口裏。我想讓他把陰莖拔出來,我好把含在嘴裏的精液吐出來,於是用目光乞求他,不料,他臉上滿是真誠,死死地把陰莖頂在我嘴裏,溫柔地對我說:”晴晴,今天是我為你的小嘴第一次開苞,別吐出來,吃了它,好不好?“我含著濃濃的精液,稍稍猶豫了一下,心一橫,眼一閉,就一口把滿嘴的精液都咽了下去,還好,那東西只是有些鹹和辣,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難吃。

他見我一滴不剩地喝了他的精液,更加溫柔起來,充滿感激地輕輕撫摸著我的頭髮和乳房。而我,一不做,二不休,繼續帶著一臉的淫蕩嫵媚,跪在他面前,徹底把他龜頭上的精液舔的乾乾淨淨。

隨後,極度疲憊的我們互相摟抱著在那床被子上昏昏睡去。

這就是我婚外的第一次性交。那個老色鬼確實是個說話算數的流氓。不久,我就離開了那個幼稚園,成了一名教育系統的真正管理幹部。(回復我會給你qq)

再後來,由於近水樓臺,加上那時侯我的床上經驗也少,我自己也很喜歡讓他玩,和那個老色鬼的關係,一直是藕斷絲連。但是很快,我就有了很多性夥伴,由於我選擇的性夥伴大都是機關的幹部,他們不僅嘴巴很嚴,而且大多身體健康,即使是偶爾參加人數眾多的集體亂交,也不會得病。我如魚得水,這些年一直讓自己的小穴能得到各式各樣的雨露滋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