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少婦出軌全過程

記得那是2008的5月,我第一次被領導發配到了上海,出差的日子總是無聊的,也沒什麼特別的,就像冰箱的燈平常的甚至讓人記不請它的顏色一樣,以至於我除了些無聊真的記不起還有什麼可以值得我去回憶的東西的。

也不知道是哪天。從不聊qq的我卻鬼使神差的找到了一個叫mimi的女孩,開始和我的網絡生活,也許是實在無聊的緣故罷,還記得第一次和她聊天的時候,彼此只是很無聊的幾句你好啊,在幹什麼啊等等無聊的就像在菜市場買豬肉搞價的廢話,然後就無語的886的,這樣的聊天持續了一段日子的,甚至於我都習慣了說些呵呵之類的廢話。

六月的上海天氣還是滿熱的,我依然無聊的持續著這樣的聊天,不過卻有了些變化,也從網絡中知道了她的名字和一些信息,當然也是用自己的名字和信息交換得來的,她今年26歲,大專畢業,在上海徐家匯做文員的工作,最讓我驚奇的是她居然已經結婚而且有了一個三歲的小孩,對於這一點我一直都有點想不通。

只是我們一直都沒有視頻過也沒有相互看照片什麼的,就是每天一堆文字,我一直以為我是不會習慣網絡的這種無聊的聊天遊戲規則的,但我還是沒能逃過這樣的規則,我居然也想見見她的了。

那是上海六月沒什麼特別的一天,我和她約好在中山公園附近見面的,我居然也像小孩一樣有許緊張有許興奮的早早的來到了中山公園門口,那天她穿著一身白色的帶點花紋的連衣裙。162-163cm的身材,她看起來是比較苗條的那種,應該只有100斤吧,一頭長長的秀髮披肩散落著,瓜子臉上一雙不算很大的單眼皮的眼睛很是迷人,她沒有化妝,但卻有一種比較樸實的感覺,她應該是那種比較傳統的上海女人,和我之前聽說的上海女人比較開放一點都不符合,不過卻比我想像中的她漂亮的多。

我是那種比較傳統的人吧,我還是比較喜歡那種長髮黃皮膚大眼睛的中國女孩的,我們一起吃飯然後就去了kfc這種最無聊的地方聊天,我一直不喜歡kfc之類的地方的,因為我認為那些地方是垃圾食品的代名詞,再有一個原因就是那地方不讓像我種比較愛遵守禁止吸煙規定的又煙隱比較大的人抽煙的,第一次見面就在這種鬼地方聊著天結束了。

我回到住處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我們都說了些什麼的,但我卻又有了一項新的見網友的嘗試了。以後的日子也就是在和她的聊天中這樣日復一日的度過著,我們象朋友一樣無話不說的聊著,當然我居然也就這樣慢慢的被網絡俘虜了。在上海出差的那段日子,我除了每天和她聊天基本上就是一片空白,我鬱悶的過著每一天,我總想逃,總想逃開這個鬱悶的上海工地。

就這樣轉眼三個多月過去了,08年11月我終於在在上海工地呆不下去了,我總算找了個理由回到了廣州,而我離開時最捨不的人的居然是她的,我有些失落的給她發了短信,那種離別的沉重卻讓我久久不能釋然的。

(在這半年裡我們就見過一次面,雖然有地域和時間的關係,我們裡的比較遠,她在閘北,我在閔行,對我這種懶人來說,其餘都是在網上聊天的,是不是很不給力啊!)

回到廣州的日子,上網的時候就少了,我彷彿也慢慢的回到了現實的我,不再有每晚的惦記。不再有鍵盤敲擊的聲音,有的只是偶爾的一絲想起,有的只是有偶然十分鐘的牽掛。2009年的8月我居然又被領導發配到了上海,居然又和她續寫著我的網絡情緣的,呵呵,也許這就是造化弄人吧。我們還像以前一樣每晚聊著說著,像一種牽掛,更像一種習慣(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記得一次我說:和你聊天像是在談戀愛。滿好的……她說:你當我什麼呢?

不知道怎麼的,我突然覺得好失落的,一種莫名的傷感,我靜靜的一個人想著什麼,我知道我不能改變什麼,也不能要求什麼,只能默默的將感情埋進心靈深處,甚至連虛擬世界的一個深吻都成了一種奢求。我突然發覺自己真的已經愛上了這個上海女人,但我能怎麼辦呢?

記得2009年10月一個平凡的夜晚,我們第二次見面的,我們吃完飯象情侶一樣的散步於上海的街頭,那是我來上海走過的最長的一段路了,也是我在上海覺得最幸福的一種折磨,我們走著說著,我拉著她的手,是那樣的自然,我當時真的很想吻她抱她,但我卻沒敢越過這一步,就這樣默默的陪著她走著……離開的時候,她發來短信說:為什麼沒抱抱的。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我回信說我真的喜歡上她了。就這樣第二次見面讓我有種溫暖的感覺。呵呵!

11月上海的冬天還是滿暖和的,至少我是這樣認為的。那天和她吃完火鍋(店舖名好像是蟹兵蝦將)走在一條偏僻的有點讓人害怕的小路上(晚上剛好有幾個路燈壞了,路邊有那種小樹林的路,天意啊),也許是喝了點酒的緣故,我不知道怎麼的突然好想好想吻她的。

我鼓起勇氣,拉著她的手,狠狠的把她抱住懷裡,她剛開始掙扎了一下,後來就沒有動了,我雙手從背後撫摸著她長長的秀髮,當我輕輕的吻她的耳畔的時候(聊天的時候她告訴過我喜歡別人吻她的耳朵),她輕輕的恩了一聲,這越發的刺激了我的性慾,我越來越瘋狂的吻著她的耳畔,她的呼氣也越來越重,我能明顯感覺到她因為緊張害怕又有許興奮的顫抖。

於是我開始慢慢的吻向了她的唇,她很配合的微微張開了櫻桃般的小嘴,我很快的將舌頭伸到她嘴裡,她的舌頭很暖和也很感性,我們深情的吻了足足五六分鐘吧,此時她已經將雙手緊緊的摟在了我的脖子上,看的出來她正在享受著這種偷情的刺激。此時我的弟弟早已經硬的不行了,我將下體緊緊的貼著她的敏感部位,屁股使勁擺動著,好讓弟弟更好的摩擦她的下體。

上海11月的冬天還算比較暖和的,我穿著件休閒比較緊身的單褲,她也穿的是公司發的西褲,雖然隔著兩層褲子,但我卻能感覺到她下體的溫熱的。我並不滿足於如此的,此時她的手已經從我的脖子移動到了我的腰部,我將手緩緩的移動到她的胸前,隔著外衣和胸罩我能感到她的心跳。

我慢慢的解開她胸前的紐扣,一顆一顆,終於我能看到她胸前白白的呼呼欲出的乳房了,從乳溝的深度判斷她的乳房應該不是很大的那種,我輕輕的將手從乳房和胸罩的縫隙間伸了進去,撫摸著她柔軟的乳房,我用指尖輕輕的撩撥著她的乳頭,同時將弟弟更緊的貼著她的下體摩擦,我能感覺到她抱我的雙手越來越重了。

於是我又重新吻上了她的嘴唇,這次她更野性的配合著我的舌頭,我將手也從她背上直接伸到了她的褲子裡,她穿著一條絲製的三角褲,摸起來更是光滑,她的屁股兩側很翹,是那種讓人一看就浮想聯翩的性感的美臀,摸起來手感很好,很豐滿,我是那種對女人的屁股要求比較苛刻的人,但她的美臀絕對可以算的上是一流的。

我盡情的享受著她美臀給我帶來的快感,很快的我將我們的身子稍微的分開了一點,因為這樣好騰出點縫隙好讓我的手能摸到她的陰部,我將手從她的美臀緩緩的移動到了前面,因為手一直都在她的內褲裡,所以我很快的就摸到了她的陰毛,她的陰毛很多,很濃,聽人說陰毛多又濃的女人性慾比較強的。

於是我將手伸到她的陰部,此時她的陰部早已是汪洋一片,我用指尖慢慢的撥開她的陰道,由於水很多,很滑,我順著她陰道找到了她的陰蒂,於是將手指停在了她的陰蒂上面,慢慢的摩擦,她受到了更大的刺激將雙手把我抱的更緊。

時不時傳來幾聲呻吟,女人的呻吟對男人來說是最好的動力了,我更賣力的使勁的摩擦著她的陰蒂,她開始不聽使喚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雖然是小路但還是避免不了偶爾有人經過的,但我卻覺得這樣更刺激。

於是我開始用手指順著她的陰道縫隙猛到插到她的陰道裡然後抽出順著陰道縫隙回到她的陰蒂,撫摸她的陰蒂,然後又重複同樣的動作,此時的她已經徹底的瘋狂了,呻吟聲此起彼伏的,雙手在我身上亂摸,於是我說你也摸摸我弟弟吧,她很迅速的幫我解開了皮帶和紐扣,將手也伸到了我內褲裡,她用小手握著我的弟弟上下套弄著。

由於在內褲裡空間有點狹小,於是她開始用指尖摸我的馬眼,陣陣的瘙癢讓我的手的動作也更猛烈了,我們就這樣相互撫摸著對方的生殖器,就這樣持續了十幾分鐘吧,突然我感覺她使勁的打了個冷顫,她下體一股熱精射到了我的手上和她的內褲裡。我知道她高潮了。

但此時我卻愈發難過的,弟弟硬的都有點疼了,真想狠狠的插進她的陰道裡啊!但這是公共場所所以只好忍著,於是我對她說你也幫我弄出來吧。她壞壞的在我臉上親了一下說:難受死你!但手卻更賣力的幫我套弄著弟弟。但這樣套弄只會讓我更難受,根本解決不了問題的。

於是我說:我們去開房吧,今晚你別回去了。她說:不行,她婆婆整天都看著她的,她老公也不可能讓她在外過夜的。我說:那你就告訴他們說你今晚在你媽家住。她說:她婆婆和老公會打電話給她媽媽的,會問她是不是在的。哎,郁悶啊!就這樣我非常非常難受加鬱悶的和她結束了我們第三次見面。

自從有了上次見面的瘋狂撫摸,我們接下來的聊天都變的很黃很暴力,我們在網上用文字做愛,經常聊天到一兩點,我覺得我慢慢的越來越離不開她了,於是我開始瘋狂的幻想和她做愛的情景,於至於在一次去工地看弟兄們幹活的時候不小心把手指給弄骨折了,當我告訴她的時候她很關心的說那這個週六我去你那看你,我說好啊。

今天是星期三了,週六還有三天,於是我開始幻想著週六見面的各種各樣的情景的,時間此時過的真的好慢,三天的等待我感覺像過了三年那麼漫長,終於到了週六了,我早早的起了洗完澡,把房間收拾了一下,給她發短線說你什麼時候來,她告訴我說她已經出門了,大約10點半左右能到的。

於是我看看時間還早才9點半,便出門到公交站附近的永和豆漿吃早飯,當然主要是為了等她的,那天上海的天氣已經有點冷了,而且還下著小雨,是那種濛濛細雨,整個城市都籠罩在一種迷霧之中,感覺別樣的朦朧美。

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了,10:30……10:40……10:50她還沒到的,也許是那種迫切又渴望的心情主宰了我焦慮的情緒,我不停的打電話給她說怎麼還沒到啊,她說她也不知道走到哪裡了,因為她是第一次到閔行來的,終於11:00點的時候她給我電話說她已經下車了,我在永和豆漿店裡隔著玻璃遠遠的看到了她的身影。

我興奮的小跑過去,輕輕的在她肩上拍了一下,我們會心的笑了,那天她穿著一條黑色緊身的到膝蓋的中褲,一雙齊膝蓋高的長筒皮靴,從中褲和皮靴的縫隙能看到她穿著貼身的黑絲襪(聊天的時候我告訴過她我喜歡穿黑絲襪的女生),上身穿著一件可以沒過大腿的黑色風衣,一身黑色的打扮顯得格外性感迷人。

我們一路聊著天,她拿起我受傷的被包的嚴嚴實實的手指輕輕地問:還疼嗎?我說:看到你早就不疼了,她壞壞的說:是嗎?然後再我傷指傷輕輕的捏了捏,其實一點都不疼的,我故意裝作很疼的樣子逗她,她一看信以為真的說:誰叫你那麼壞的。我壞壞的附到她的耳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說:一會你可要好好補償我哦!她狠狠的在我手臂上捏了一下,那種害羞的卻卻的少婦的作妮狀讓我心裡癢癢的,恨不得快點回到房間的。

終於我們回到了我在上海租的小窩,一進門我便迫不及待的從後面抱住她,她輕輕的嗯了一聲,將身子縮成了一團,她雖然沒有反抗,但我能感受到她為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有種莫名的期待和害怕。

我聞著她秀髮散發出的陣陣香味,輕輕的將秀髮撥到耳邊,我在她耳畔吹了口氣,慢慢的吻她的耳垂,勃起的弟弟緊緊的貼著她性感的美臀上下磨蹭,她的呼吸也漸漸的重了起來,嘴邊不時發出嗯嗯的呻吟聲,我用手慢慢的解開了她胸前的紐扣,將手直接伸進她的乳房撫摸起來,她一隻緊緊的抓著我撫摸她乳房的手,我能真卻的感受到她既害怕又渴望的情緒。

我們就這樣抱著親著,撞撞跌跌的我直接把她壓倒在床上,我開始瘋狂的親吻她的香唇,她閉起雙眼,任由我在她身上胡摸,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了,也許是太緊張太興奮的緣故罷,我怎麼也解不開她褲子上的褲帶,急的我直冒了一身的熱汗,她還是滿懂的體貼人的,自己很快的解開了褲帶。我不失時機的和她開玩笑說:這麼心急啊!她狠狠的再我胸前摧了兩下說:你討厭死了,就你壞的。我說:好吧,那我還有更壞的呢!

於是我直接將手伸進了她的陰部,她沒想到我這麼快就將手伸進去了,自然的說了聲:不要!然後一隻手緊緊的抓住我的手,此時的我那還顧得了那麼許多的,直接將手指滑入她陰道裡,她陰道已經很濕了,我很順利的抵達了她的陰蒂部分,我用指尖在她陰蒂上慢慢的摩擦著,她此時已經放棄了抵抗,閉上雙眼享受著我的撫摸帶來的快感。

隨著我撫摸節奏的速度,發出陣陣的呻吟聲,她的一隻手也很自然的隔著褲子撫摸起我弟弟來,我那禁受的住這樣的刺激,弟弟在褲子裡已經漲的很難受了,於是我起身很快的脫去了外褲和內褲,光著下身緊緊的貼著她的陰部摩擦,最裡喊著:xx,我要你,我愛你!她也附和的說:xxx,我也愛你,我也要你!

我趴在她身上慢慢的褪去了她的內衣很胸罩,她害羞的閉上了眼睛,臉上泛起了陣陣紅暈,我第一次看到她的乳房,雖然不是很大的那種,但我一隻手也不能完全握住的,她的乳房很美,完全沒有生完小孩後的下垂感,我一隻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乳房,用指尖撩撥著她的乳頭,同時將頭埋在她另一個乳房上親了起來。

由於受到我下體、手、嘴的全方位感官刺激,她變的燥熱起來,雙手在我背上抓出一道道的紅印,我順著她的乳房慢慢的向下親去,她不停的扭動著嬌小玲瓏的身體配合我的親吻,她的腹部很平很滑,當我親到她小腹的時候,她緊緊的將雙手按在我的頭上,我慢慢的褪下她的外褲,手隔著絲襪撫摸她的修長的美腿和陰部,絲襪的質地很好,應該是屬於比較高檔的一類,摸起來完全沒有澀澀的感覺。

隔著絲襪親她陰部,感覺陣陣熱浪撲面而來,她的雙腳自然的蹦的很直,雙腿微微叉開,我在她大腿、大腿根部、陰部、小腹幾個地方來回的親吻,因為我想好好欣賞她完美的穿著絲襪性感修長的下半身,這是一種愛的享受。

當絲襪和內褲褪去的那一刻,她害羞的將雙腳併攏,於是我像剛才一樣在她大腿和腹部之間來回親吻,很快她自然的將雙腳張開的,我清晰的看到了她的陰部,她的陰毛很濃,陰道泛著紅色,於是我將她的雙腿駕到我的肩上,將頭深深的埋在她的陰部,用舌頭舔她的陰唇,一隻手在她陰蒂上來回摩擦。

此時她的已經完全無法控制自己,嘴裡發出嗯嗯、不要的聲音,雙手在自己的乳房上胡摸,突然她將雙腿放下並坐了起來,抱住我一陣狂親,她直接將舌頭伸進我嘴裡親吻我,呻吟著說:我想要!

於是我趴在她身上,用弟弟對準她的陰道輕輕的摩擦,她靦腆的說了聲:進來吧!我將身體往前一挺,由於她下體早已氾濫成災,弟弟直接插入了她的陰道,她啊了一聲,隨著我插入的速度,她扭動著屁股迎合著我的插入,嘴裡的呻吟聲也越來越大,雙手緊緊的抓住被角,也許是太久沒有做愛了,也許是第一次感受偷情的刺激吧。

幾分鐘後我感覺要射了,於是我加快了插入的速度,她好像也感受到了我快到高潮了,更瘋狂的扭動屁股迎合我插入的更深,隨著我插入的激烈程度她的反應也越來越大,最後我狠狠的將熱精射入了她的陰道裡。我並沒有馬上拔出弟弟,我趴在她身上緊緊的抱著她,她也緊緊的抱住我,就這樣我們第一次偷情做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