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射絕色妻

初覆云雨

我的鄰居張欠叔叔是父親以前的老部下,由于老爸退伍后對他的相助,使得原本一無所有的他近年生意上有所起色,加上他本身不錯的生意頭腦跟在部隊留下吃苦耐勞的優良傳統,在前年一次賭命似的生意波瀾中成了勝者,身家過了億。

張叔叔是個重義氣的人,或許部隊回來的前輩們大都這樣。他感激父親以前的幫助,所以特意買下了我家隔壁的套房,跟我們做起了鄰居,並對我疼愛有加,經常叫我去他家玩,不時還偷偷地塞錢給我。

由于她只大我七歲,加上兩家竄門比較頻繁,所以她跟我走得很近,經常叫我去她家陪她玩,或看看碟或打電腦遊戲。

韻云姐的國文水平很好,我想我之所以國文比其他科目強應該都是拜她所賜。她現在是我們學校的國文教師,教我們班語文,在學校我叫她肖老師,而出了校門我則叫她韻云姐。

韻云姐穿衣服很開放,她喜歡穿尼龍透氣布料的連衣裙跟有帶子的高根鞋,而且大都低胸,因爲她覺得這才能襯出她的好身材,而在家喜歡穿緊身的韻律褲跟寬松的T-shit,而且她穿韻律褲時一般都不穿內褲,每次看到她那晃來晃去飽滿高翹的屁股我那18MM的陽具都青筋暴漲地在褲子上撐起帳篷。

張叔叔給韻云姐配了輛賓士轎車,但她一般都不開去學校,說是影響不好,所以每次上學她都跟我搭公車去,而我因爲比較喜歡踢球,所以放學都是她先走,我則跑去球場。但每次都是我先回到家,她才姗姗趕回來,我就一直覺得納悶。

直到有一天,讓我發現了韻云姐不開小車的秘密。

那天放學,我照往常一樣踢完球搭上回家的公車,這個時段搭車的人特別多,一上車就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擁入車廂。后續的人群不斷擠進,當我站穩的時候發現右手邊站著位打扮妖冶的少婦,她穿著粉紅緊身的超短連衣裙,前面低胸的叉開得很低,前面兩條布帶延著乳房往上到頸后打了個漂亮的蝴蝶結,而背部露出了一大塊,而更令我噴血的是,她衣服上並沒有胸罩的條紋痕迹,而那兩顆碩大堅挺的奶子看上去有E罩杯了吧!!我忍不住瞄向她那亮麗卷發下的俏臉……

啊!這不是韻云姐嗎!我差點叫了出來,然而我在心里暗自思捋著:「她現在怎麽會在這里?她不是跟我同個站上的車啊,她去了哪里?」正當我不思其解的時候,我看見韻云姐微張著魅眼,雪白的牙齒輕咬著濕潤的下嘴唇,一副痛苦的模樣,我剛想開口,發現在她后面一個比她矮上半個頭的民工打扮的大叔正在用他的手扣挖著韻云姐那渾圓的屁股,而她扭動著屁股往,臉上浮現著痛苦的神色,這一幕看得我血脈沸騰,球褲里的傢夥不安分地翹了起來。

我心想:「不能便宜了那個傻蛋民工。」便隨著人流一擠將民工擠開了去,民工不忿地望向我,而剛接觸到我憤恨的眼神便乖乖地挪開了。我漸挪站到韻云姐的背后,車內沙丁魚似的人流擁著,將我和她緊緊地擠著貼在了一塊,韻云姐象棉花一樣柔軟的身體立刻壓在我身上,前面的人擠的已經沒有一絲縫隙,后面的人還在拚命的往前擁,藉著擁擠,我努力的享受著韻云姐身體的觸感。

韻云姐身高跟我差不多,她的臀部剛好處在我小腹的三角部位,藉著車身的搖晃擺動腰部,早已硬梆梆的肉棒貼在韻云姐屁股中間的裂縫上摩擦,隔著薄薄的衣服,可以感覺到她身體熱乎乎的肉感。

我逐漸加大力度,雙腿分開向前靠攏,夾住韻云姐的大腿,腰部也用力向前壓迫豐滿柔軟的屁股,硬梆梆的肉棒開始擠在屁股溝里上下左右的蠕動,可以感覺到韻云姐屁股上的嫩肉被我弄的左右分開。

而她竟然主動地將屁股向我的肉棒挺來,似乎對我的非禮十分享受。我逐漸放大膽量,索性松開吊環,雙手從人縫里向前探,緩緩的放在腰間,藉著擁擠輕輕的抱住她的腰,哇!感覺比想像中還要細。

我隨即晃動腰部,下腹緊緊貼在她屁股上,我逐漸放肆起來的撫摸,可以感覺到她身體在微微的顫抖,我一步步的加大力度,伸進短裙里的雙手貼在韻云姐完全裸露在T字褲外面豐滿的屁股上,挑逗似的撫摸那里滑嫩的肌膚……

薄薄的超短裙下,豐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我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渾圓光滑的臀瓣被輕撫、被緩揉、被力捏、被向外剝開、又向內擠緊,一下下來回揉搓,韻云姐的嫩面绯紅,呼吸開始急促……

我探進T字內褲的邊緣,撫上韻云姐光潔細嫩的小腹,探向她隱秘的草地。發現這里早已氾濫成災,我撥開濕漉漉的內褲,摸向了韻云姐神秘的花園……突然碰到一根硬硬的東西,正在有旋律地轉動著,隨著它的轉動在她的周圍不斷地流出滑不溜手的淫液,將我整個手掌都打濕了。難道是電動陽具?沒想到在韻云姐平日端莊賢淑的一面下竟然還隱藏如此淫蕩的一面。

「韻云姐……」我吐著深深的氣息在她耳邊念出她的名字。

「喔……小健……怎麽會是你……喔……嗯……」韻云姐轉過半個頭來幽幽地望著我。

「韻云姐……你的屁股好有彈性……夾得我好舒服喔……」我貼在韻云姐的耳邊很小聲地說到。

「小健……怎麽是你……不……不要……嗯……喔……」韻云姐說著邊小幅度地隨著我按向電動棒的手不斷扭著屁股。

「韻云姐……原來你每天都比我晚回……就是爲了穿得這麽火辣讓男人非禮你……」我左手抓住電動棒的柄將震動調至最強順時針最大幅度地攪弄她的蜜穴,伸出右手緊貼在她兩片肥而挺翹的屁股縫之間,中指不斷撮弄她早已被淫液浸濕的屁眼。

「啊……不要……喔……小健……我是你姐姐呀……喔……我老公是你張叔叔啊……」韻云姐口中說著翹臀卻越發緊湊地向我扣著屁眼的手擠來。

「不行……誰叫韻云姐那麽誘人……我好喜歡你……」我淫慾高漲,索性在球褲邊掏出了早已血脈贲張的老二,抵住了韻云姐的菊花蕾,那里早已被淫液滑得一塌糊塗,我腰一沈,稍一用力,擠開了洞口的嫩肉,直挺挺地插了進去。

「啊……竟然當著這麽多人的面插我的屁眼……」韻云姐發出細微的哼聲,潔白的牙齒咬著性感的紅唇,苗條玲珑的身體輕輕扭動著。我感覺到她壁內的嫩肉包圍著我的老二並在不斷地收縮,我開始了開始很小幅度的有節奏的抽插,並用右手的中指狠狠地抵住按摩棒往內按,食指在韻云姐那粉嫩而敏感的陰蒂上劃動,一下,兩下,三下……

「喔……喔……嗯……」隨著那小幅度的運動,那肉棒又更爲深入體內,而韻云姐喉嚨深處的悶絕叫聲也愈叫愈壓抑不住。

我開始襲上她的胸乳肆虐,從那層薄薄的布料中被剝露出來的豐滿嬌挺的嫩乳,好像韻云姐苗條纖細的身段上翹起著兩個飽滿的小丘,和臀部一樣地呈現完美無缺的半球形,我粗大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兩個肉球盡情地揉弄著。

蜜穴里的電動棒攪弄著淫液來回地旋轉著,我感到插在屁眼里的陰莖被電動棒旋轉而頂起的臂肉不斷撫弄著龜頭。

「韻云姐……你出門小穴里……還插著電動棒……好淫蕩喔……」我碩大的火棒在她的淫穴中貫穿,粗壯的蘑菇頭不斷刮弄著穴壁上的肉粒。

「不要……你不要跟張叔叔說……喔……」韻云姐扭動著身軀,充滿彈性的翹臀挨著我的小腹使勁地旋轉。

「我不會說的……但你要乖乖讓我插哦……」豐滿雪嫩的乳峰我的魔掌中扭曲變形,揉面球似的被揉搓的一片潮紅。

「好……我讓你插……」韻云姐的美目微張,肢體發生很大的扭動,喉嚨深處還發出好像在抽泣的聲音,那是因爲性感帶被人蹂躏激發而噴出來的緣故。

「韻云姐……你的屁眼好緊……里面好滑啊……」我運用那巧妙的手指,從下腹一直到大腿間的底部,並從下側以中指來玩弄那個凸起的部份,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食指將電動棒往淫穴最深處死命地塞,粗壯的肉棒一抽一插不斷摩擦她屁眼里的嫩肉。

「不……不要……說這麽淫的話……我受不了……」韻云姐的后庭蜜洞不自主地收縮夾緊我的陽具,而前面的花芯也由于電動棒的扭動不斷地從深處滲出花蜜。

「但是你的屁股好翹好有彈性…我好想用力插喔…」我說著邊捧起她的柳腰,挺起陰莖往她屁眼深處一記強頂。

「啊……不行……這里好多人……」她的頭靠在我的肩上,兩頰绯紅地在我耳邊低喘。

「在這麽多人面前插你屁眼……你好有快感吧!」我粗大的陰莖不斷擠進又抽出,中指和著淫液壓在她腫漲的陰核上使勁地揉搓。

「嗚……好刺激……好粗……你的東西好粗啊……」韻云姐的屁股死命向后擠著我的陰莖,豐滿的乳房對著車內的扶柱不斷摩擦。

「韻云姐……叫我插你……」

「不……不要……我……說不出口……」

「說啊……韻云姐……」我將粗大而堅挺的肉棒猛地全根插入。

「啊……我說……我說……插……插我……」

「再火辣一點……」

「你饒了我吧……我……我說不出來……」

「不說麽……韻云姐……」

我灼熱的龜頭緊頂住柔嫩的菊花口,粗大的肉棒在韻云姐緊窄的蜜洞中威脅地緩慢搖動,猛地向外抽出。

「別……啊……我說……」

「來…貼在我耳邊說……」

「干……干我……用力地干我……」

「繼續說……」

「操……操我……我好喜歡小健操我……操死我……」

韻云姐耳邊傳來我粗重的呼吸,嘴里的熱氣幾乎直接噴進了她的耳朵。我巧妙地利用身體隔斷周圍人們的視線,開始吮吸詩晴的耳垂和玉頸。

「我的什麽在操你啊?」

「你……啊……你的陰莖!」

「叫雞巴!」

「雞巴……啊……雞巴……」

「我的雞巴怎麽樣啊……韻云姐。」

「大雞巴……你的大粗雞巴……姐姐好喜歡你的大粗雞巴……」

「我的雞巴……比你老公的怎麽樣?韻云姐……」

「你……啊……你的雞巴更大……更粗……你操得我更爽……啊……」

我再也受不了這樣的刺激,將灼熱的岩漿恣情地噴灌進韻云姐的直腸,韻云姐身顫抖著發出了竭力掩飾的呻吟聲,我明顯感覺到她的屁眼也在陣陣收縮,幾乎要夾斷我陰莖的感覺,我把身體緊緊壓在她背后,享受著這種無與倫比的快感……

接著我抽出肉棒,還沒有完全變軟的肉棒離開她陰道的時候,我感到好像拔掉瓶塞似的,隨著身體結合部位的脫離,發出輕微的「噗」的一聲,屁眼又似當初般緊閉。我扶著脫力的韻云姐走下了公車……

(二)膨脹的鐵觀音

張叔叔因爲生意已上了軌道,所以不用天天往公司趕,沒事則釣釣魚,抽空就往公司數數錢。而大多數時間留在家里寫論文,他年輕時就喜歡文學,后因爲戰亂放棄了一段時間,現在有錢有時間了又重執筆杆憶起從前。

而我是個色膽包天的傢夥,總在離張叔叔近在咫尺的地方猥亵著韻云姐,比如吃飯的時候,我總探下一只手偷偷地撫摩韻云姐渾圓而極富彈性的大腿。韻云姐伏身爲張叔叔倒茶的時候,我總悄悄站在她的身后扣挖韻云姐的屁眼,韻云姐的淫液分泌得特別多,每次都弄得我整個手掌濕漉漉的。

這天吃完晚飯,張叔叔又跟往常一樣回到客廳看新聞,我則幫著韻云姐收拾餐具。今天她穿了件緊身連衣的韻律服,屁股的痕迹顯示出T字內褲的形狀,那是件極小的內褲,褲邊的帶子順著豐滿臀部優美的弧度勾勒出一條淫亵的曲線,而前面飽滿的陰戶被緊身褲包裹著顯出小饅頭般的淫邪形狀。

而柳腰上那對36E未著胸罩的豐滿乳房被緊身衣包裹著硬挺的乳頭形成兩粒明顯地突起,她走起路來兩片肥臀一左一右地搖晃,看得我血脈沸騰。即時色心大起,走到韻云姐后面,用暴漲的陽具抵住了她彈性十足的臀部,雙手攀上了她圓潤飽滿的雙峰。

「啊……小健……不可以…你張叔叔在那邊……」韻云姐轉過半邊臉來,說話時媚態撩人

張叔叔家的廚房側對著客廳,中間只有扇透明的落地玻璃門和及腰的洗滌槽。也就是說張叔叔現在如果轉過頭來便看到他的老婆正在被我肆意地蹂躐,好刺激啊!

我將手從衣服的兩側探了進去,恣情品嘗美乳的豐挺和彈性,同時淫亵地撫捏毫無保護的嬌嫩乳尖,富有彈性的胸部不斷被我捏弄搓揉,豐滿的乳房被緊緊捏握,讓小巧的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色情地挑逗已高高翹立的乳尖。

我粗魯地揉弄著韻云姐的胸部,像一只年青的發情野獸一樣饑渴的蹂躏。韻云姐原本豐滿的乳房,已被撫弄得更加飽滿的。我的唇由頸部一直吸到耳根處,一支手繼續蹂躏著雙乳,而另外一支手也摸到腹下來了。

我滑向下腹的粗大手指,隔著緊身褲擠入韻云姐飽滿的陰戶,撫弄著頂部,開始探索那更深更軟的底部。用手掌抓住頂端,四支剩下的手指開始揉搓位于深處的部份。薄薄的布料下羞恥的蜜唇無奈地忍受色情的把玩。已經更加漲粗的的火棒乘勢夾擊,脈動的碩大龜頭隔著兩層布料緊緊頂壓在水汪汪的蜜洞口磨碾。

「嗚……嗯……」韻云姐微微地抖動著身子,閉起眼睛,深鎖眉頭,死命地咬著嘴唇,口中發出極力掩飾的呻吟,豐滿的臀部向我不斷地擠來。

我再也忍受不了,將她的頭按往跨下,拉下拉練,她掏出了我青筋暴漲的陽具,用她那上薄下厚的火紅豔唇將我的老二整個含進口中,她的嘴像吸盤一樣開始一上一下的吸吮。

「滋……滋……」從韻云姐口中不斷發出色情的聲響。

我掏出整條被吸得發亮的陽具,用紫色的大龜頭在她那光滑而細膩的紅唇上順時間地研磨著,她伸出沾滿黏液的舌頭,我扶著陽具在她的舌頭上拍打著,發出「啪……啪……」的聲音。

接著在她舌頭上抹了一點黏液,將整條陽具往她保養得柔嫩而富有彈性的粉腮上拍去,一下,兩下,三下……

「好……好粗大……給我……」韻云姐捉住我的陽具,噘起兩片濕潤的嘴唇從我的龜頭處往下深深地一套,忘乎所以地含弄著。

一會兒她又由陰莖往下舔弄,進而含住我的睪丸,時左時右的吸進吸出,長長睫毛下的美目似有似無地望著我,口中不斷分泌出黏液,將我原本漲滿的紫色龜頭舔弄地更加光亮。

「小健啊,叫你韻云姐給我沖杯茶。咦,韻云呢?」張叔叔轉過頭望著我說到。

這一聲音將我的心都嚇到了嗓子眼,幸好中間及腰的洗滌槽正好擋住了張叔叔的視線,我一擡頭,趕忙低下頭假裝在洗碗:「她……她可能回房去了吧……我幫你沖好了。」

「好吧,我要鐵觀音。小健啊,我跟韻云下星期要去我新開發的海邊度假村玩,叫上你爸爸媽媽一起去吧?」張叔叔繼續說著。

「好……好啊……」我心虛地應道。張叔叔渾然不知他美豔的老婆正在我的跨下吃著我的陽具,而這似乎使韻云姐受到了很大的刺激,頭部更加快速地一上一下,忘情地吮吸著我的馬眼。

「那晚上你爸爸回來跟他說一聲喔!」張叔叔邊喝了口水望著我。

「知……知道了……張叔叔你的茶要大杯還是小杯啊……」我手忙腳亂地找著茶杯。韻云姐肆意地舔弄我的陽具,用手抓住我陽具的根部往她那俏麗的臉龐不斷地摩擦,靈巧的舌頭像蛇一般在我的陽具上旋轉著。

「大杯的,茶葉別放太多,鐵觀音的葉子的膨脹力很強。」張叔叔拿著遙控器邊轉台邊說道

「我下面的傢夥膨脹力也很強……」我低頭小聲咕囔著,邊探下身握住圓滾滾的奶子,捏住拉起她嬌嫩翹立的乳尖蓓蕾,再往回將乳房大力地揉搓成無恥的形狀,用腳拇趾碾壓著她敏感的花蕊,那里傳來一陣余溫,蜜汁隨著我腳趾一上一下的研磨透過那薄薄的韻律褲一絲一絲地流到了我的腳趾上。

「嗯……喔……」韻云姐含著我的陽具發出淫穢的哼聲。

「你的……陽具好粗……嗚……龜頭好大……姐姐好喜歡……喔……」韻云姐的舌間順著雞巴的中線一路上下地舔來,雖然她還無法將整根肉棒盡根含入,但她盡力的吞入到她的極限,頭部上上下下的套著。雙手則是回到卵蛋上,在陰囊及大腿根部用指甲搔著。

韻云姐把美豔的櫻桃小嘴張開,把龜頭含在嘴里,連吸數口,右手在下面握住兩顆卵蛋,手嘴並用。她的小嘴吐出龜頭,伸出舌尖,在龜頭上勾逗著;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動著大雞巴,在龜頭的馬眼口流出幾滴白色的液體。她用舌尖在馬眼舐著、逗著、又用牙齒輕咬我的龜頭,雙手在我的卵蛋上不停地撫摸、揉捏著。

看著韻云姐媚態十足的樣子,我終于忍受不住,感覺小腹一陣緊縮,強烈的快感從我的龜頭蔓延到全身,她似乎也感覺到我快射了,抿著嘴唇對我的龜頭一陣猛吸,我精關大開,將積蓄已久濃濃的精液射進韻云姐口中,強烈的快感打擊著我的神經,射精持續了有20秒之久,而韻云姐仍不住地吮吸著我的陽具,我聽到「咕噜…咕噜…」的聲響,她將我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吞了下去……

她邊用手指將嘴角的精液揩入嘴中吮著邊站了起來,我捧著她的俏臉給了她一個吻。她指著客廳張叔叔的位置比了個「噓……」的手勢,然后掂起腳尖吻了一下我的臉頰,像小兔一般輕盈地偷偷跑回了房間。我整理好衣物,端起沖好了的鐵觀音走向客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