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兩個男人推油

我的先生進房後他去請了兩位按摩師來房間按摩,那知他一會兒就睡熟了。

在他睡著後,幫魚水按摩的按摩師看著我,他跟我的按摩師說:「平田,你的客人皮膚好像是有點乾燥,時間還早,你如果不急著下班,我們可以一起幫她做全身保養,我可以將這節時間算到你那裡。」

我的按摩師說:「山口,我想可以,如果她需要的話,我們一起做!」

他們已為我聽不懂他們說的話,我裝做不知道他們說什麼,我的按摩師這時用破英文跟我說:「Miss,yourskinissodry……..(說我的皮膚看起來很乾燥,他們倆可以幫我用芳香精油做全身的按摩,可以讓我全身放鬆,舒服的休息,明天皮膚會很閃亮光華!)」

我實在是想睡,輕微點點頭,山口就放下他手上的工作。

我趴在床上,沒看到山口在做什麼,我此時聽到浴室內有放水的聲音,沒有多久我就聞到薰衣草的味道,這時平田示意要我轉身過來,我依照他的意思轉過身。

平田這時手上拿著白色的熱毛巾斗動著,山口這時走過來也沒說什麼,伸手便往我的浴袍繫帶解開。

當他一解開時,他稍微停了一下,因為浴袍一解開,便向兩旁滑落,他說:「沒關係吧小姐,因為要上油,你這樣才能做按摩!」

他解釋著,我閉起眼睛,沒有看著他,雖然我跟魚水常玩暴露的遊戲,但這是第一次在這種近距離,全身一絲不掛,讓兩個大男人如此近的看著我,我可是很緊張也很害羞,卻有被淫視的快樂!心中其實也想試試,被男性做按摩的感覺,以前都是讓女人做全身按摩,所以緊張歸緊張,害羞歸害羞!我感到臉頰熱熱烘烘的!

平田的動作讓我沒有多想,將毛巾熱敷在我的臉上,溫熱的毛巾讓我心情略微放鬆下來,然後我的鼻子聞到玫瑰花精油的味道,接著我的胸部也被敷上熱毛巾,然後是肚子一直往下到大腿小腿腳底都讓他們用熱毛巾給包裹起來。全身此時很舒服,心情也隨著玫瑰香味,開始放鬆下來。沒有多久,他們之中的一人開始幫我臉部做指壓,然後一人將我胸部的毛巾取走。一陣熱油淋到我的胸脯,開始我感到溫熱的手,摸著我的胸脯,塗抹滑潤的油,來回輕撫,讓我很受用,但是卻在心中有些許緊張與羞怯!

由其當他的手加上熱油,撫摸到我的雙峰,在我的乳頭上輕輕滑過,我感覺到一陣陣電流穿過我的腦神經,害羞加刺激的感覺,侵襲著我全身的神經,舒服中帶著性興奮的高亢!而且讓漠生男人在隱密房間內窺視及愛撫的滋味,以前從未經驗過!我不自主的隨著他的手,碰觸到敏感處而輕微呻吟,那種不自主的呻吟聲,我自己都覺得淫蕩,但是確無法控制!

我看不到他們,只知道我正被兩個我先生已外的男人撫摸著自己,我也開始覺得我的寶貝溫熱了起來,怎會這樣!這是單純的按摩呀?另一種害怕油然昇起,開始害怕因為失控,跟我先生以外的男人做愛!

身上的毛巾涼了,他們將它一一移離我的身體,我全身又一次赤裸裸的呈現在他們的眼中,除了我臉上的毛巾仍然覆蓋著。

我感到有四隻手,在我身上塗抹著熱油,他們仍然在撫摸著我的胸部,輕揉或輕握,從手到掖下,兩人似乎一人一邊同時按摩我的手臂、肩膀、直到峰頂,力量是那麼適中,溫熱的手滑潤無比,較魚水的手更讓我舒暢。緊張中餐雜他們對我敏感處的撫摸,性興奮漸漸高揚!我知道我的私處已經要氾濫成災,我控制不了它,它已經在蠢蠢欲動,不自主的!

我想他們如果看到我的私處流出了愛液,不知道會不會也忍不住想侵犯我!我又害怕,又開始希望他們真的跟我做愛!我又羞赧的怕他們看到我私處的樣子,會引起他們輕視我,覺得我是人盡可夫的女人,我不要!他們仍然只在肩膀、胸部、手跟小腹上來回的按摩著,我雖然很舒服的享受著,但是卻在心中有種被羞辱的感覺產生!

但是接下來情況改觀了,他們其中一人將我的腿往床邊移動。我的雙腿被挪的更開,我知道我遮掩不了,我的陰唇正流著準備做愛的密液的模樣,他一定看到了!他是會偷笑我的淫騷,還是跟本沒感覺?

「她的陰唇真紅潤美妙呀!」平田的輕微聲音給了我答案,他們都看到了,也正欣賞著,但是我假裝聽不懂!可是我內心更加的感覺到羞恥,長到這麼大,這麼樣被男人看到,除了魚水外,這還是頭一遭!羞恥中讓心臟像是跑完四百公尺般的狂歡跳動!興奮緊張的情緒一襲而直衝腦門,我忽然沒辦法思考下一步要如何!

他開始用油塗抹我的腿,從小腹慢慢往大腿移動的雙手,來回的撫摸著,就在我緊張的感到他的手,快要碰觸到我的陰唇時,他的手確又滑開而去,興奮緊張卻又失望!他是故意逗我?還是尊重?唉!真是又羞恥又期待!腦海翻騰、身體、臀部、微妙的顫抖,可能都瞞不過他們的雙手吧!我想。

忽然我感到另一種不一樣的接觸,那就是他的腿,我此時大腿是彎曲被放置在他的腿上,他為沒有穿長褲?衣服呢?剛才他們都穿著長褲休閒衫的呀!我不會記錯的,為何現在沒有穿長褲?怎麼有沒碰到衣服?

我偷偷用手背輕微移動,我是碰到他的腿部吧!他是跪坐著的吧?他有穿著內褲吧?我不敢再碰觸他,怕他以為我想摸他的陽具!

喔—(另一人的手,正塗抹著熱油,捏揉著、刺激著我的雙峰,我顫動了一下!)

「喔ㄛ–」溫熱的按摩油忽然從我的小腹滴落下,刺激到我的肚臍,他的手跟著塗抹而過!我驕嫩的叫了一聲!

「喔ㄛ–」,又一次的倒下熱油,這次是在我的黑色草叢上,「嗯—ㄣ!」熱油滑流到我的陰唇,一股強烈電流,像閃電般竄入我的身體,我差點控制不住的快要達到高潮!他的手按壓我的恥骨,滑壓我的小腹回來撫平我黑亮的草叢!

我好想再一次像這樣的感覺,我我覺得可以到高潮的,他為何不再施做一次?(好難忍受喔!)

就在此時,他的手瞬間滑過我的陰唇,在陰唇口及兩側用熱油包握住,撫摸著,一陣陣性刺激電流,衝擊著我的意識,開始感到下體內竟如同守寡般空虛,我想要充實的感覺!

「嗯—ㄣ!」又一次熱油流下,穿越陰唇,我的陰唇好像已經自己張開,準備迎接能讓我充實的東西!熱油慢慢滑進我的體內,細緻的、敏感的內部神經,讓我感到另一種不同的酥麻電流,穿透我的大腦,高點的興頭快充滿我所有的思想!「「嗯—ㄣ!」」好像他的手指要進來了,快!快!…失落的空虛,瞬時侵蝕我的靈魂,他撫慰後,滑過去而已!

唉!那種感覺,像從高空突然落下,我差點要流下眼淚來!我沒有力氣掙扎了!但是我渴望著,不要讓我空虛,不要讓我守寡!

這時後,這邊把我的腿放直了,開始按摩我的腳底。但是另外一邊,又將我的腿,彎曲移放在他的腿上,他開始按摩我的腿了。正像剛才的情況,又一次在另外一邊上演,他的手更加溫柔的撫摸著我,我又被他挑起無法言語的性愛激素!

我想要有東西插入我的身體內的慾望,讓我渾身發熱難過!就像我的暴露,被奸視時一樣的感到非常性奮,跟魚水一樣,我會有想要被許多人插入的性興奮,(但是那只是幻想而已,我還無法接受跟魚水以外的男人交歡,我是魚水的女人,我是他的另外一半,我不想讓他被別人說老婆跟別人上過床而丟臉!)。不過這種感覺,要超過一百倍、一千倍、一萬倍!

「喔ㄛ–」溫熱的按摩油,又忽然從我的小腹滴落下,刺激到我的肚臍,他的手又跟著滑落而過!我仍然無法抵抗的嬌柔的叫了一聲!但更勝過前次的衝擊,我全身此時僵硬後震動顫抖,我癱軟了!像魚水高潮後,軟弱的小弟弟滑出我體內,垂落在我的雙腿間一般,癱瘓在床上!但是我體內忽然的空虛!好想他的寶貝仍能在我體內,即使再多一分鐘,我都能更滿足!噢!我在這兩個男人面前赤裸裸的投降了!

「喔ㄛ–」,又一次的倒下熱油,這次又是在我的黑色草叢上,「嗯———ㄣ!」

熱油滑流到我的陰唇,混合著我剛才泉湧而出的性愛汁液,溫熱交替的電擊著我!我全身又再次僵硬無法動彈,深怕一動,那種感覺就消失無蹤!他的手再一次又一次的撫慰著我陰唇、陰核、陰蒂所有的地方,輕撫、壓、滑、揉、握,他更在我大腿內側的腿筋按摩,這樣更讓我為之抽慉,我發抖的讓自己隨著他的韻律而縮放!但是就是不讓我的寶貝充實填滿,好痛苦呀!我好想要有東西進來呦!這時他將我的腿放直了,羞愧、羞恥、空虛、…….五味雜陳的湧上心頭,他們都沒讓我的身體所吸引嗎?怎麼只看不用呢?多可惜呀!我雖然不比天仙,可也玲瓏剔透,白晰可人呀!他們怎能如此控制自己,是我沒吸引力、沒有媚力?還是我自己太淫蕩讓他們厭惡呢?男人們,告訴我答案好嗎?

此時,我只有一件事,是我最清楚的,那就是我一定要充實而且填滿我的寶貝,我不要那種帶著空虛的高潮感,那已經不能滿足我現在的慾望!他摸著我的小腹,按摩著,另一人在按摩我另一隻腳底!

我要看看他們,我要知道答案!

「請轉身吧!」山口的聲音。他拿下我臉上的毛巾,溫和、微笑著看著我!

我看著他的眼,沒有多說什麼我翻過身,趴在床上,頭側面轉向,我看到魚水甜蜜的睡著。

這個深愛著我的男人,我的先生,看著他,我心中又多了一種奇怪的感受!

這次,我的行為,不是為增加我跟他性愛而做的遊戲,這次他沒參與!但是,雖然我想要他參加,可是另外一個我,卻要我自己享受下去,冒險下去!這已經是我的個人遊戲了。

答案揭曉了!這兩個男人他們只有穿著白色的薄的丁字褲,其中山口的陰莖,已經突撐著丁字褲,陰囊有部份露出來了,他的陰毛大部份外露。我沒看到平田的樣子,原來是他在按摩我的腳底。他應該都在看我的豐滿而紅潤的寶貝吧!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又興奮起來了,我的興奮不是來自看到他的陰莖,而是來自我對自己的美麗所產生的自信心,因為我的肉體,(我的淫蕩模樣)還是能讓他們有反應而興奮!

然而事件沒有因此而平息,山口他跪坐到床頭,將兩個枕頭放置在我的腰部下方,撐起我的腰部,他將我的頭放置在他的雙腿中,讓我的肩膀靠在他的膝蓋腿上,這時我的雙峰自然懸浮在空中。他放置油盆在下方後,用雙手承接,在溫熱油盆內戳柔撫摸我的雙峰,我的臉此時趴向床,頭正頂住他堅挺的陰莖!

這時如果讓旁人看到會以為我在『品蕭』呢!

就在這邊完成他的動作,因為腰部趴在枕頭上,臀部自然翹起,雙腿彎曲,平田此時重壓著我的腳底,「ㄛㄛㄛ!」痛楚襲取我的腦海!

平田說:「你身體需要放鬆喔小姐!」這時我雙手抓住床單,想排除痛楚!還好他換動作了,我的痛苦頓時消失!

但隨之而來的,是頭頂上跟山口陰莖的磨擦,還有山口陰莖此時傳來的味道!

這是讓我性慾高漲的味兒!這種是我熟悉的味道!是我跟魚水交歡時,都能聞到的味兒!我心裡性交的潛意識,忽而又高高竄起,讓我想要它!我想要它!吃它、啃它、含它、舔它,讓它塞滿我的身體!

平田也沒讓我多想,他像是也跪坐在我的雙腿間,擡起我的雙腿,放在他的雙腿上!熱油從我的腰際流下,他從腰際塗抹著油往上推展,山口則仍然戳揉我的肉團,我就這麼的懸浮在床上,被他們肆無忌憚的撫摸著,緩和的性激流刺激著我已經全無睡意的大腦,引發我想更激烈的瘋狂的做愛慾望!

我第一次這樣被男人揉躪我的身體,而且第一次就是兩個大男人,況且才剛見面。突然,臀溝中一陣強烈的性激素激烈的衝向腦神經!

「噢…..ㄡ!」熱流經過我的後庭花蕾,再流經我的陰道口內,順著我的草叢滴落,平田的手逆勢往上塗抹,滑陰唇,順著溝壑,推擠我的菊蕾,雙手捏揉撫摸我非常敏感的雙臀(平時只要魚水撫摸我的雙臀我就會開始想做愛,高潮時我更要求讓他用力抓我的雙臀,或戳揉我的雙峰),一股酥麻的麻辣電流,沿著脊髓往腦門直衝而上!渾身一震!「噢…..ㄡ!」我又忍不住低吼而出!羞愧、丟人現眼的情緒,狂飆心頭!如此淫蕩的女人!

就在這樣上下交相刺激的情況下,我不由自主的開始搖晃我的屁股,上下扭動我的細腰!

我不要!我不要動!他們會認為我是淫賤、淫穢、淫蕩的交際花!我告訴自己不要扭動。

但是下體想要充實填滿的性慾,深深的,像是讓瑞士刀般的割著我的心靈!我控制不住呀!我不要空虛的高潮感,此時更加強烈攻堅我,襲取我的意識!我再也沒辦法矜持下去,雙手竟然不聽使喚的,去握住頭頂上的陰莖,山口沒有拒絕我的手,但是他仍然在推捏我懸浮在油裡的胸脯!

「小姐,你可以摸我們或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平田溫和的安慰著我的窘態!抓住粗大的陰莖,並沒有減低或滿足我內心的渴求,但是更深化我追求充實寶貝空虛饑渴慾火!

啊!他的小弟弟也是滑潤的,我摸到他腫脹的龜頭,雖然想要…..但是另一個我告訴自己我好難過,但是台灣女性矜持的潛在意識下,仍然讓我忍受下來,我放鬆開雙手,但是身體仍舊無法控制的上下擺動,尤其是當他的手接近陰部時,我竟自然下壓臀部,想要懹他的手塞入陰道,讓我充實一下

然而在經過數十次重復的熱油侵略,重覆著渴望與失落、期待與失望交替刺激著腦門,透過胸部陣陣的酥痲,這種像是地方包圍中央的技法,使得空虛的高潮又再一次到來!由內而外衝出熱烈的淫液,伴隨著僵硬且抖動的身體,雙手用力抓住床單的姿態,告訴著他們又一次的勝利!

然而再度空虛的高潮,也讓我流下不明的眼淚!鼻頭竟然一酸,好丟臉的鼻涕都控制不住的流下來!身體上皮膚上混合著汗水與精油,我感到毛細孔都張開了,難道連它們都跟著我一起興奮得合不攏嘴嗎?可是我卻覺得體內仍然還是像守三十年寡的婦人一樣空虛呀!

就這樣他們同時停止雙手的動作,讓我趴在床上,靜靜的享受那似有似無漸漸退去的高潮滿足感!他們一起去浴室,我無法知道他們做些什麼,我只有聽到水聲。

不久,平田跟山口幫我將墊在腰部的枕頭取出,讓我翻過身體。我合著雙眼,羞愧的不敢看他們。高潮時,淫蕩的模樣,都赤裸裸的呈現在他們的眼前,羞辱、羞愧、羞恥、高潮的快樂匯集一起的滋味,真是難以形容!這與暴露身體,讓人欣賞或視淫,是完全不同的刺激與興奮!山口拿著熱毛巾,幫我擦拭身體上的油水。

平田扶我坐起,正面對著我跪坐在我的雙腿間著,幫我按摩雙肩,我的雙眼,不能自主控制的,看著平田的陰莖直挺挺的樣子,又粗又好用的樣子吸引著我!山口在我後面推壓我的背,這時我好想去抓住那陰莖,放入我的體內喔!但是我不敢!我不敢對不起魚水,這兒是他的專屬區!

此刻他們要我站起來,山口扶我走進浴室,他們一前一後,用浴乳均勻塗抹我的全身,輕柔細膩,像愛護寶貴物品般小心的擦拭,這樣的撫摸,又讓我剛平息的慾火漸漸燃起!空虛的下體又告訴我,它需要它!他們用溫水幫我沖洗乾淨,要我躺入已經放滿半缸水的雙人浴缸,平田此時脫下他那幾乎遮掩不住小弟弟的丁字褲,山口也是,但是山口穿上他另外一件丁字褲,走出浴室。

我害羞的望著他們的粗大堅挺的陽具,羞恥卻又幻想跟他們做愛的模樣!淫蕩的念頭一直在我腦中浮現!(我還覺得山口的比較粗大也較長,但是我的老公的也差不多,我應該會很受用。)

平田沒有這樣做,他也赤裸著全身,我這時看到他的陰莖挺舉,我心中開始害怕我會做出瘋狂的舉動!

我不知道他要做什麼!平田坐到浴缸邊,他的陰莖我伸手可得!我緊張的閉緊雙眼,平田拿著蓮蓬頭,幫我的身體沖水!不久,他伸手拉起我,要我坐起,他坐到我的後面,用雙手敲擊我的背部。再用雙腿,在水中撐起我的上身,讓我反弓著身體,然後慢慢放下,又撐起又放下。像是拉筋般的讓我筋肉鬆弛下來。忽然又將我轉向,讓我面對他,他下身躺臥在水中,要我趴下,趴在他的身上。

這一趴可又激發起我的性慾!他的陰莖,這次終於貼住我的小肚肚,我可以感覺到它的振動!

平田將我的雙手拉至他的臀邊,我臉貼上他的胸膛,用手肘緊緊環住我的腰際,慢慢用身體往前壓迫,剛才反弓的身體現在更加彎曲,有些疼痛的感覺!但是性慾讓我忘記痛楚,因為讓男人在性慾高張時候,緊密的擁抱,可靠的厚實胸膛讓女人有種安全且為之心動的感覺,更加深我的慾火!

當他放鬆下我時,因為我腳頂住浴缸,他身體下滑陰莖正好接觸我的陰唇,我害怕!我緊張!這時如果他要放進去我體內,我已經不知道要反抗,還是欣然接受?我沒有動作,靜候他來臨幸我,我臉頰烘熱!羞恥的等待!我想要讓它進來,充實我!

平田撫摸著我的背,敲擊後,他讓我翻身坐起。然後他站起來拿毛巾擦乾身體,穿上另一件內褲,然後深深的向我做90度的鞠躬,退出浴室。山口和平田穿好衣服後,在浴室門外向我說:「已全部做完請安些,晚安!」便開房門離去失望、慚愧、羞恥……襲擊我的心,我流下淚水,也慶幸我沒有失身在日本!

這時失落的感覺加上羞愧,我自己靜靜坐在浴缸裡,回想剛才淫蕩的經歷,自己都嚇出一身冷汗!

走出浴室,看到床已經重新鋪設整理乾淨了。下體仍然空虛愁悶,但是看到魚水可愛的模樣,小弟弟柔軟的縮在雙腿間休息,我知道我不能再指望他幫我解決這時的需要!

因此自己去行理箱內,拿出電動寶貝(跳蛋),慢慢放入陰道中,開啟電力,讓我空虛的下體獲得舒解,當我得到高潮褪去後,關掉電力,我收起搖控器,讓它仍充實著我,滿足的睡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