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愛精液的人妻嬸嬸

喜愛精液的人妻嬸嬸

這次晉陞可是非同小可,在他們公司的悠久歷史中,如此破格提拔新人還是頭一遭呢!」大伯喝沒多少就眉飛色舞的吹噓起來。我沒想到同桌的除了大伯的新婚妻子外還有他的兩名同事,心裡多少有點不好意思。

一頓飯吃了很久才結束,大伯堅持要送我回去。我說:「那……先把阿姨送回家,再送我吧……」我猜想大伯想單獨和我聊聊,並未拒絕。大伯的住處離酒店不遠,一會就到了。和大伯的新夫人告別後我們父子單獨聚在一起。

「你嬸嬸的美容院生意怎麼樣啊?」大伯將車開得很慢,和我聊了起來。

「嗨!別說,才開張兩個月就擁有很多老顧客了,嬸嬸好像天生就該入這一行。」

「哦!那很好啊,不過你勸你嬸嬸多注意身體,不要太操勞了!」

「知道了,大伯放心,我會照料嬸嬸的。」

「聽說你們又把保姆給辭了?」

「什麼啊?不是我們,是嬸嬸一個人的主意,嫌人家不勤快。都不知道是第幾個了,嬸嬸倔強起來你最清楚了,我根本沒辦法。無論如何,我會盡量幫嬸嬸的。」

「真是的,過幾天我給你嬸嬸打個電話,你升職後會比較忙,家裡還是該有人幫忙做做家事嘛!」

聊著聊著就到家了,時間有點晚,大伯沒有跟我進去,叫我代他向嬸嬸問好。

進了家門,嬸嬸還在做面膜,臉上乳白色的東西粘糊糊的還未乾透,只露出眼、鼻、口,突然轉身嚇了我一跳。「嬸嬸我回來了……」我懶懶的打開冰箱拿了瓶礦泉水。

「那麼晚?吃滿漢全席呀?」嬸嬸一手拿著小鏡子照著臉一邊問我。

「大伯沒喝多少酒,話倒多得不得了,老拿我炫耀,害我臉一直都在發燙,不過是升個職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我沒好氣的回答。

「這孩子,怎麼這樣說大伯呢?自己兒子有出息了,當大伯的不高興誰高興啊?」

這是最令我感到困惑的事,大伯嬸嬸離婚快五年了,不單離婚時沒爭吵,至今還一直彼此關心著對方,外人不知道還以為是一對老朋友呢。我以前經常問嬸嬸為什麼和大伯離婚,嬸嬸總是說我長大了自然就會明白這些感情上的事。久而久之我也懶得再問了……

「寶貝,嬸嬸要睡了,親親…」洗去面膜後嬸嬸彎著腰在我臉上親了一下,打著哈欠回臥室去了。自我出生就從未離開過嬸嬸,在嬸嬸眼裡我永遠都是長不大的孩子。如今我都快21歲了嬸嬸還成天叫我心肝寶貝的,不論怎麼提抗議都沒有用,真是的!

兩個月前嬸嬸突然從政府部門辭職,開了家美容美發廳,連大伯都勸不動。

其實外公外婆是外國僑民,經濟基礎比較好,嬸嬸並非缺錢。我懷疑她這種舉動多半是更年期綜合症引起的,可能在辦公室極其無聊心情煩躁所以想自己搞點事情,做做消遣吧?

不是我亂猜疑,最近嬸嬸特別煩。近乎變態的保養自己的肌膚和身材,雖說和開美容院有關,但實在是過份了點。每天一回家就沒完沒了的護膚洗臉,還買了台跑步機。連摩托車也鎖進了車庫,每天上下班都騎自行車,說是這樣可以消耗大腿的脂肪。

其實嬸嬸的五官雖然只是中上水平,但那身材用魔鬼兩個字來形容一點也不過份。個子不算太高卻玲瓏勻稱,40歲了乳房仍未下垂,腰肢纖細,微微上翹的臀部下一雙圓潤飽滿的長腿。皮膚更是沒話說,白皙光滑異常柔嫩。

我絕對相信上蒼的公正,既然給了你一個魔鬼般的身材及肌膚,就不能再給你一張閉月羞花的臉。作作鍛煉保持身材也就罷了,人的臉還能改變嗎?成天作面膜除了令肌膚光滑點,少長幾條皺紋外有什屁用。

最近嬸嬸快把家裡也變成美容院了,各種藥品,各種儀器到處都是。今天換了辦公室,本來心情不錯,突然想看看電視。我半躺在沙發上,轉頭看見旁邊那些什麼離子噴霧器一下又煩了起來。

「哎喲!不得了啦……寶貝,快給媽看看……快……」就像家中著火一樣,嬸嬸飛奔出來。「兒子,看看嬸嬸的臉,是不是過敏啊?」嬸嬸跑到客廳,由於我半躺著,她幾乎趴到我身上把臉湊了過來。

我實在有點哭笑不得,「呀!嬸嬸,比過敏還要嚴重,你要有心理準備喔…」

「快說快說……」嬸嬸一臉驚慌。

「好像是蝴蝶斑,到了一定年齡都會長的,沒什麼大不了的啦!」我只好說實話。

「天啦……怎麼會這樣……」嬸嬸捂著嘴一副世界末日到了的樣子。有些女人生了孩子就會長,嬸嬸如今40歲了長點蝴蝶斑一點也不稀奇。

嬸嬸愁眉苦臉的,幾乎壓著我的身子這才立起。在起身的一霎間,低胸睡衣露出一條深深的乳溝,兩隻圓滾滾的潔白乳房互相擠壓,隨呼吸一顫一顫的。我的眼光有些控制不住,不斷在嬸嬸的胸脯上掃來掃去,空中淡淡的一股成熟女人的味道刺激著我的腦神經。

其實在高中時,美艷的嬸嬸曾經一度是我的性幻想對象。第一次手淫就是幻想從後面抱著嬸嬸雪白豐膩的屁股抽插而射精的。之後交了女友有過真實的性經歷後,才逐漸停止了這有些令我產生犯罪感的性幻想。雖然並沒有完全杜絕,偶爾還是會幻想和嬸嬸作愛,但次數少得可憐。

沒想到今天,那種帶有一絲強烈刺激的衝動又回到我的體內。柔聲安慰了嬸嬸一陣後我回到了臥房,為自己剛才產生的淫念又驚又怕。

本就很過份的嬸嬸最近更是變本加厲,出門多了一頂幽雅的小草帽,帽簷下一層薄薄的黑紗,生怕被陽光刺激到。不知從哪裡找了幾袋富含海藻的膏狀物。我也不知是什麼東西,粘稠呈墨綠色。不但敷臉,還在手臂、雙腿、秀麗的足弓上也敷一層。好像只要露在衣服外的肌膚她都要敷上。

「寶貝,幫幫嬸嬸……」敷了一次嬸嬸覺得不方便操作,於是要我幫她塗雙腿。自從前天有過一陣短暫的衝動後,我看嬸嬸就不太自然了。特別是嬸嬸穿著窄小的緊身衣在跑步機上的時候,一雙修長健美的大腿隨著擺動不時把肌肉拉扯成各種形狀,高聳的乳房將緊身衣撐起兩座山丘,從側面隱隱可以看到肥美的乳根,兩顆小巧的乳頭清晰的凸在胸前,看得我陰莖隨時都要勃起了。

我盡量平靜的拖過一隻小凳子坐在嬸嬸對面,將嬸嬸的雙腿平放在我的膝蓋上。

藥膏已經調好,發出淡淡的藥味。一隻手擡高嬸嬸纖細的腳腕,一隻手用小刷子沾了藥膏輕輕從膝蓋處塗起。

嬸嬸的美腿太性感了,由於受到很好的鍛煉,皮下的脂肪很薄,包裹著肌肉顯得渾圓飽滿,皮膚白得耀眼。修剪得很光滑的腳趾又細又長,剛好擱在我胯間的陰莖處。最要命的是當我的毛刷貼近她的大腿時,大腿根處露出一片紅色鏤花內褲,陰戶鼓得高高的,我甚至看見一兩根捲曲的陰毛露出褲邊……

我的陰莖立即勃起頂在嬸嬸的腳掌,還好嬸嬸根本沒注意。當我心亂如麻的把嬸嬸膝蓋以下的小腿和腳背都塗了藥膏,身體已出了一身汗。

「嗯!嬸嬸的乖寶貝,看把你累的,快去洗洗……」嬸嬸沒發現我的異常,見我額頭冒汗,將小嘴伸過來吻了我一下,眼光充滿了慈愛。

趁嬸嬸不注意,我急忙轉身背對著嬸嬸,逃進洗手間,這才將勃起的陰莖掩飾過去。冷水澆下來,卻並未將腫脹的陰莖泡軟。頭腦裡嬸嬸兩隻白皙美腿晃來晃去,我幻想著嬸嬸走進洗手間,背對著我俯下上身撅起屁股,我的肉棒從陰唇中間狠狠捅進去……想到此,手指握住了自己的肉棒。

才隨便套弄幾下身子就一陣哆嗦,混濁的精液噴在牆壁上。我發現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迅速瀰漫全身,就在那一刻,我有一個奇怪的念頭。假如可能的話,我想把從前的幻想變成現實……那天晚上,我夢見嬸嬸全身赤裸在我胯下愉快的扭動身軀,嘴裡發出銷魂的嬌吟……

有了陰險的目的後,今天我為嬸嬸塗海藻液的時候就別有用心,故意用手去觸摸嬸嬸的大腿內側,當然絕對不留痕跡。有沒有用我不知道,至少為了那個令我激動萬分的計劃我得努力。海藻液需要在身體上停留30分鐘,藉著這段時間我不停將甜言蜜語灌進嬸嬸的耳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