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動

我豹仔獨居於城中頂級公寓頂樓複式,連天台花園泳池共5000呎。價值連城,不過我租的。當然,租金是天文數字,大廈住客非富則貴,名人高官皆在我腳下。

為什麼我會租住,好簡單,我豹仔看不好香港地產,除辦工總部外,將所有房產於96年中開始沽清。幸運地逃過香港歷史最黑暗時代……大贏家心情當然開朗。

晚上接近下班時,我中學同學榮少Call我吃飯,還神神秘秘的叮囑我,單身赴會好了。哈哈!這榮少是股票小莊家,畏妻如虎,都是我炒股的好幫手,雖然,理論上沒有什麼驚喜的。

我們約好在我屬下之中菜飯店吃飯,姨?還有客嗎?我見榮少訂的是4位?嘻嘻!有兩位美女要多謝你,要請你吃飯啊豹仔。不是嘛!多謝我?想不通……

十幾分鐘後,Waitress帶著有一對年輕美麗的姊妹花,拿著大包小包名牌戰利品跑到我們的VIP房,唉!Sorry榮少,遲到了,不好意思,豹哥,我叫Jenny,我妹妹Amy,她是馬拉人,在香港上大學的。Amy約廿歲,好青春無敵的超短裙。Jenny比較成熟,約卅歲,一身名牌(不是一般的名牌,是名牌中的名牌,全身,對是全身。)

我真的有點糊塗?這是什麼飯局?

原來Jenny和Amy都是二奶身份,算是小富的二奶,(小富是指身家2-3千萬的生意人,我豹仔一個月有時都賺到啦,sh*t)Jenny和她老公是榮少客戶,最近我炒起一隻三線股,他們坐順風車,賺了點錢,所以請我吃飯,多謝我。

Amy年輕青春,對我非常有興趣,經常對我含情凝望。但Jenny聰明伶俐,口才非常好,又喜歡說話,嘰嘰瓜瓜的跟我談地產,說股票,論時事,評政局,居然頭頭是道,高手過招,晚飯便聚焦在我倆身上,榮少和Amy只是陪客。

想不到榮少居然有這樣高質貨式!

晚飯後,餘興不減,一同再去唱K。唱歌是我豹仔強項,我經常說:我豹仔嫖賭飲蕩吹+唱;樣樣掂,樣樣精,縱橫中港日韓電子界,無堅不催;是TopSales,兼懂財技,簡直頂級人才。去到K房,當然更加令兩位小妹妹傾心啦。酒,不停飲,歌,不斷唱,這晚是我和Jenny的solo。Amy看似失落,喝醉了,伏在我身上,我擁著她的肩;輕觸著著她的乳房,小小巧巧,但她的長腿好靚,絲襪短裙惹人憐愛。她無故流淚了….

其實,90%女人飲醉之後都會哭的,管她是舞小姐或按摩女郎,OL或Sales,管她是明星劉嘉玲,李嘉欣或名媛何超瓊…..

女人都是不快樂的;我豹仔見怪不怪。

我只是基本動作手多多的抽抽水,完全沒想溝這對姊妹花,只是覺得幾好玩,幾開心而已。我手頭上的女友多不聲數,公司都4件唉!仲有其他呢,自己都無時間玩,阿嫂姦了一次後都未有時間再攪。

可是,女人和錢都是一樣,越有越有….Amy?身讓我?,那邊箱jenny看見我剿Amy,,就玩失戀feel,大唱傷心失戀情歌。看來,我豹仔可以一箭雙鵰。

我將Amy推開,和Jenny合歌,在後面抱著Jenny跳慢舞,(Jenny她脫掉

件FendiFur,裡面是貼身Verscae真絲恤衫短裙)我的硬雞巴頂著Jenny股溝,她白我一眼卻沒有躲開,榮少見我左右逢源,咪咪咀苦笑。(朋友好多種,榮少是我的Fans,他永遠不會妒忌我,只會欣賞)我發覺Jenny的胸非常豐滿,真空凸點,漲漲的把恤衫鈕釦都掙開,露出大半雪白肥美的乳。我一面頂著結實彈性的盛臀,透過真絲貼身短裙的感覺,似乎連TBack都沒穿??我雙手圍著她纖秀腰枝,手指輕撫著她波皮,感受隨著音樂節奏,波濤胸湧的樂趣!

榮少見我們已慾火高燃,識趣的悄悄離開。

孤男雙妹,場面溫馨綺漓,雖然房間有一小窗,但我把燈光調暗,把門倒銷,也不理是否給人看到了……Amy在後抱著我,微波輕送,長腿如蛇般盤著我的腳,小三角熱力迫人。一個更大膽的念頭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我不禁口舌發幹,心跳加快,小弟弟也忍不住變得更加堅硬。我的手已悄悄放到Jenny大腿,我的手掌已經觸到了Jenny的肌膚,她仿佛知道了我的計劃,稍稍動了一下,卻沒把腿移開,仿佛渴望著我對她的進一步挑逗。我暗道:好,你夠淫老子就夠蕩!手掌絲毫不耽誤的徑直伸到她的大腿間——這少婦溫熱濕潤的腿間

啊……Jenny沒想到我會這麼大膽和突兀,直到我火熱的手掌在她柔嫩的大腿內側來回撫摩時,她才反應過來,臉漲的通紅的扮矜持,想躲避,一隻手隔著裙子按著我的魔爪,阻止它繼續深入,低低的發出一聲壓抑不住的呻吟:“嗯~~不要~~~”。後面Amy熱情如火,雙手已把我頂著Jenny的小豹捉著,慢慢揉搓,我在享受雙侏的奔放。

我將Jenny推到牆邊,把嘴湊到她耳邊,輕輕的吹了一口氣:我今晚要姦妳,這句話仿佛一句魔咒,頓時讓美女渾身酥軟,我緊接著又加了一句更露骨的:“妳是有計劃勾引我的,底褲都脫掉?還假正經?”她張著性感紅潤的嘴唇,不停的微微喘氣。我的手慢慢突破了她的防線,沿著她豐滿勻稱的大腿縫隙中插入,手指分開她柔軟如絨的陰毛,輕輕在她花瓣般微微綻放的粉嫩肉唇上挑逗的一抹。“哦~~”美女發出一聲拼命壓抑的喉音,身子如同被電擊般顫抖起來。她豐滿圓潤的翹臀本能的後移,想躲開我的手指如此淫靡猥褻的抹擦,我手指整個扣在她那羊脂般隆起的陰丘和腿根的凹摺裡,把她濕嫩滑軟的肉檐兒撩撥的水靈靈的挺翹起來,兩瓣玉唇的交匯處,指尖蘸著情不自禁流出的蜜液,按捺在她嬌嫩敏感的粉紅陰蒂上。蜜穴層層疊疊的嫩肉在我的撩撥下張翕蠕動,粘滑的蜜液不斷的流出……被人如此淫浪的玩弄自己最充滿情欲的蜜穴,這種場景恐怕僅是想象,也足以讓她濕潤了吧。

Amy則雙頰如火,鼻息咻咻,喘著氣,把我的褲子脫下,吸吮著小豹,Jenny看著這個小美女在大庭廣眾之下跪下褻玩我的大陽具,興奮得淫水直流,我忍不住分開她瓊脂一樣堅膩而飽滿的陰唇,五隻手指深入那綿軟濕熱的腔道口,在一片粘滑中一插而入。

這強烈的快感讓Jenny幾乎痙攣著俯下腰去。一股滾燙的蜜液從她的花心噴了出來,打濕了我的掌心。

我猛地伸手攬住了Jenny的纖腰,一具溫暖柔軟的身體撲到我的懷裡。懷裡的美女“恩”了一聲,沒有反抗。我當然不會客氣,手指輕車熟路的摸向她短裙內的水蜜桃。

她在我懷中顫抖著,溫暖粘滑的蜜液不斷溢出。

突然,小美女猛的一口咬上了我的肩頭,我痛的剛要慘叫,兩片甜軟濕潤、吐著溫熱氣息的唇貼上了我的嘴唇。原來她平靜如水的外表下,竟也是如此澎湃難捺的火山!

我摟緊她纖細的腰肢,舌頭和她滑軟香膩的舌頭瘋狂的糾纏著,手提起她的裙子,讓她雪白性感的翹臀暴露在黑夜的寒意中,她熱烈的吻著我。我的手滑入她的前襟,她沒帶乳罩,兩隻豐滿堅挺的雪乳充滿了少女胴體那種特有的彈性。手掌所觸全是一片柔膩綿軟的少女肌膚。我用力撫摩著她高聳的乳峰,掌心按壓著她漸漸發硬的粉嫩乳尖。她在我的耳邊不斷發出低聲壓抑的呻吟:“啊~~~~哦~~~~我~好熱~~~好濕~~濕了~~~~好~~刺激~”

Amy在我下面也盡情玩弄我的巨炮,纖柔的手指溫柔的握著我的整根肉棒,正在不斷的愛撫著,她仿佛知道我的每一個情欲的隱藏點,時而緊握著陰莖莖身不斷擼動,時而用拇指按著堅硬的大龜頭,纖長的蘭指反復撫摩肉冠下方那些敏感的肉摺,時而緊套著肉棒,用那柔軟濕熱的掌心來回搓揉著。我的肉棒在她的不斷挑逗下早已硬如鋼鐵,又長又粗的勃起,她的兩個手才能完全握住。正在這時,Amy突然轉向,舔舐我的馬眼,馬眼在燃燒。被釋放出來的巨炮,當然不會閒著,正在Jenny短裙下悄悄挪動。

忽然,龜頭上感到一陣難言的酥麻快感,敏感的肉冠已頂上了一片柔軟濕熱,緊接著,整個龜頭被一個粘滑、濕潤、火熱的肉腔綿延緊密的包圍起來。我舒服的呻吟了一聲,肉棒在會陰部的一陣痙攣中愈發硬挺。

我陽具一挺,插入Jenny的花心。她忍不住發出來的呻吟聲。

Jenny的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肩頭,肥美的圓臀慢慢坐下,少女濕潤緊密的陰道在蕈型的龜頭肉冠擠壓下不斷的蠕動收縮,緊緊的纏繞著陰莖。直到龜頭一直頂到嬌嫩的花心,她才在低低的發出一聲壓抑已久的呻吟。

Amy轉吻我胸前兩點,暖暖的舌頭吸吮,我揉搓Amy的小巧尖挺的雙乳。陽具則在Jenny肥美的陰核翻江倒海,盡情媃躪,結結實實的插入美女Jenny淫靡濕潤的蜜穴中,放浪的交媾。

我緩緩的?高她的翹臀,被她嬌嫩的肉穴緊含著的大肉棒上塗滿了她的蜜液,摩擦著柔軟的膣肉慢慢退出,慢慢的退到肉冠的時候,我猛的把她放下,龜頭呼嘯著劈開波浪一般層層蠕動的肉摺頂入。

K房裡肉體的飢渴突然得到如此強烈的滿足,Jenny幾乎要癱軟在我身上,她的嘴一直在我耳邊小聲的喘息著。每當我重重頂入的時候,她就痙攣般緊摟著我,咬緊嘴唇,發出一聲低低的喉音。

我連續不斷的衝擊,使得小妮子神智迷亂,好幾次都禁不住叫了出來,我也忍不住微微呻吟喘氣。強勁的音樂,誰也沒注意到這房間銷魂蝕骨的浪吟聲。Jenny的蜜穴真的好嫩,溫暖粘滑的淫液一直不斷的溢出來,滋潤著我的大雞巴。

這種又緊又綿又滑的感受幾乎讓洩精,我的心中充滿了雄性的殘暴和征服欲。盡情深入Jenny花心,令她浪騷噴射陰精,Jenny嗲嗲的呻吟著:“嗯∼∼嗯∼∼老公∼∼我∼我很舒服∼∼你姦淫死我了∼我愛妳。”

豹仔當然博愛,Amy默默的為我吹奏動人的樂曲,我又什能冷落這小美人?趁著Jenny陰精釋放,便轉身把Amy,一把抱起她,壓到桌上,把她豐滿勻稱的大腿用力分開,粗大的肉棒一下就頂在她柔軟的蜜穴上,也不管什麼前奏,狠狠的一頂到底。盡管她的小穴已經得到了充分的潤滑和開拓,然而這暴怒的撕裂一般的插入還是使她驚叫了一聲,手指觸電般緊扣著我結實的背脊。

我根本不給她喘息的機會,直接就是狂風暴雨般的狠插。每一次都退到頭部,每一次都進到根部,淫浪柔嫩的肉摺哆嗦著收縮,蜜液在激烈的衝撞下濕透了兩人的腿根。一雙大手粗暴的拉開她的前襟,用盡力氣揉搓她那一對彈性極佳的極品小酥乳。

Amy在這一次激烈的進攻中馬上直接被推上了高潮,蜜液沾滿了她雪白的臀部。她不停地在我身體底下顫抖,緊緊的咬著衣領不讓自己叫喊出來,一雙手伸進我的衣服裡,用力的抓著我的背肌,肥美的翹臀開始不斷挺動。

Amy沈浸在這無邊的歡愉中,她喘著大氣,斷斷續續的反復好開心的浪叫:“快、快一點∼∼深一點∼∼∼啊∼∼嗯∼∼我被人強姦,姦淫,豹哥姦死我,姦啦,繼續啦,我好痕呀,”

激烈的碰撞發出了啪啪的聲音,然而我的腦子中根本想不到要停止動作來掩飾一下,只想一個勁的做愛!更猛烈的做愛!讓情欲突破道德的束縛,激烈蓬勃的釋放出來。

Amy猛地痙攣了,一雙俏腿緊緊箍著我的腰,尖尖的指甲掐進我的肉裡,她發狂大聲喘著,在我耳邊低聲浪叫著:“別停!嗯~~求求你∼∼別停∼∼∼嗯∼∼”我感到她的陰道在一陣一陣的抽搐收縮,每一次插入都給我的肉棒帶來巨大的快感,我的頭腦快暈掉了,仿佛缺氧一般。小弟弟上一陣陣電流不斷傳過,電的我好想痛痛快快的射出來。

然而征服胯下這個美女的欲望使我咬緊牙關,用盡最後的力氣衝擊她,我知道,在我巨杵的不斷強力衝擊下,她極樂的大門就要打開了!

Jenny倒也不甘寂寞,突然又撲到我懷裡,狠狠的一口咬住了我的肩頭,小巧的喉間呼呼的發出仿佛垂死般快樂的呻吟。疼痛暫時分散了我的注意力,使得我射精的欲望稍微減退,趁勢繼續衝刺Amy,

Jenny把陰核跨到我面上,我舔她柔嫩的蜜穴,吸吮令陰核不斷的收縮,強大的吸力把她吮得欲仙欲死。

Amy張著濕潤的嘴,在我的耳邊如囁嚅般吐著迷亂誘人的氣息:“射……給我……用精液……灌滿……小穴……”她的身體又是一陣短暫的痙攣,花心噴出一大股溫暖無比的熱汁,澆灌在我敏感的大龜頭上。

我忍著射精,強烈的快感從脊髓深處迸發出來,我摟緊她癱軟的胴體,大肉棒在她溫暖柔軟的陰肉絞纏下不斷抽搐跳動,先把小慾女Settledown。Amy洩了陰精便攤軟在沙發上,我把Jenny反身爬在沙發上便從後進攻,我要插她馬眼,淫水把她的整個下體都濕透滑溜,我一手把陰精在馬眼撫弄插插抽插,一手扣緊陰核,大力搓揉,雙管齊下,Jenny抵受不住,淫水飛舞。我看馬眼肌肉鬆弛得差不多,便將堅挺的陽具,利用洩慾的陰精慢慢的滑入,慢慢一吋一吋的前進,小美人Amy也不閒著,撫弄Jenny碩大的乳房,?,搓,摔挖,擠壓,不停大力的把完美的乳房搓揉變形。小咀則和我濕吻,我也一路狂?Amy小乳,一路開始深入Jenny馬眼,123,突然一插到底,Jenny大聲呼痛,大聲淫叫,撕裂的痛楚,極盡淫亂的高潮令我們三人同抵最高慾潮。我把精液一下子盡情灌注在Jenny馬眼裡。她從極盡姦淫中勉力?起頭,濕熱溫潤的唇尋找著我的唇,我們瘋狂般吻在一起,舌尖如靈活的蛇般纏綿,傳遞著激情後的絲絲蜜意。

我欠動身子,把肉棒從她已經被插裂的馬眼中抽了出來,要Amy舔舐乾淨。女人!要發掘她們奴隸的基因出來。

這對二奶姊妹花,自此沈淪在我的性愛中,時而我和Jenny,時而我和Amy,時而Jenny和Amy,時而三人互動。她們的老闆出錢養美女二奶,我豹仔出精安撫她們淫賤的所有小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