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黃蓉

郭靖極力抗拒蒙古兵,黃蓉覺得沒趣,准備去找歐陽克。

俏黃蓉來到白駝山,歐陽克正在欣賞白衣侍女們的舞姿,俏黃蓉靈機一動,她要給她的克哥哥一點驚喜。

歐陽克聚精會神地欣賞著侍女跳舞,他見一位絕色女子翩翩出場,步履間顯得有些扭捏和極度的嬌羞。披散著一頭華麗的秀發,櫻唇嬌艷,豐潤俏麗;香腮柔美,玉頸微曲;皓月般的肩頭纖瘦圓潤,雪藕似的玉臂凝白嬌軟;蔥白修長的纖纖十指柔若無骨,近看之下竟然如同冰玉一般透明;身上只有一襲素白透明的雲羅輕紗,腰間輕松地束著同色腰帶,只在酥胸前點綴著兩朵淡藍色的蘭花,使胸前高聳的聖潔玉峰隨著軀體的微微動作若隱若現。像牙雕就般的玉潔雙腿:溫軟細膩、白皙修長,那晶瑩剔透的大腿、白璧無瑕的小腿、赤著白嫩嬌小的蓮足,柳腰輕擺宛若輕舞飛揚的精靈!

她舞動的節奏也跟著變快,她開始顫動著雪白膩滑的小腹上的肌肉,臀波乳浪也隨之而起……玉體上鑲著的飾品,閃爍著眩目的光芒!歐陽克一眼望去:那絕色美女身穿絲質輕紗羅衣,輕盈瀟灑地深情的凝視他。清麗絕倫,沒有半點脂粉的俏臉掛著某種難以形容的淒幽美態,自然便風姿綽約,楚楚動人。對她有若刀削般充滿美感的輪廓線條和冰肌玉膚,清麗如仙的容貌來說,任何一絲一毫的增減都會破壞這只能出自上天鬼斧神工的月貌花容。

她是那麼的天生高潔芳華,玉潔冰清、如空谷幽蘭般靜靜地綻放在馨香的室內。佳人烏黑柔軟的秀發在頭上結了個簡單的發髻,以玉簪固定,隨意得有小撮發絲散垂下來,另有一種獨特放任的韻味。

歐陽克看得目迷五色,更由於體內被天魔欲喚起的原始性欲作祟,雖然已經兩度銷魂,但受眼前美景的刺激,依然重又開始蠢蠢欲動,欲焰開始瘋狂累積燃燒。他的雙眼目不轉睛地盯著憑窗獨坐的佳人,美人玉體嬌軀山巒起伏,美不勝收,玲瓏浮突得恰到好處,高聳的酥胸前兩處豐挺嬌翹的乳峰將輕紗衣裙前襟鼓鼓的頂起,雙峰之間形成一道高高的山梁,隨羅衣緊貼著雪峰上下完美的弧線下來,上面連接著渾圓柔美的肩部,粉嫩嬌軀在輕紗掩映間,惹人遐思。緊縮的小腹與腰部纖細美妙的曲線渾然一體,山風吹過,輕紗拂動之間,佳人豐盈高翹的臀部和柔美修長的玉腿時隱時現,看得歐陽克情動如潮,欲焰高張。

此時佳人直起柳腰、輕移蓮步,婀娜嫵媚、款款生情地向秀塌上的歐陽克行來。由此歐陽克欣賞到佳人豊腴微翹的酥胸隨著步履輕揚跳動,纖細的腰身荷風擺柳、搖曳生姿,紗裙下令人遐想雪白柔嫩的小腿若隱若現,就在歐陽克直愣愣地注視下來到秀床旁,微微屈膝,在秀床旁的軟席上盤腿靠著秀床坐下。一雙清澈麗眼朝他傾城一笑,如百花齊放、璀璨奪目!而俏臉上變幻無窮地風情,在紅燭薄光的籠罩下,更是勾魂般綽約朦朧的嫵媚!再加上仍然捧在手心的晶瑩玉蕭。又添了幾分絕世才女的艷艷芳華!

“歐陽公子,奴家有禮了。”

“蓉妹妹,是你。”歐陽克大喜。起身去抱,俏黃蓉起身輕盈地躲開了他的擁抱,舞姿翩翩地離開了房間。

“蓉妹妹,蓉妹妹。”歐陽克大叫。

過了一小會,絕世才女換了一套衣束凌波微步、姍姍來遲,美麗出塵的仙姿出現在房內時,整個房間都似乎為之一亮:依舊是往日一樣長發被玉簪匡住,只有一小綽青絲輕掠過眉間、臉頰,平添幾分雍懶的風情。雪骨冰肌,玉膚凝脂;曲線柔美,起伏圓滑;肌膚柔嫩,光潔細膩;夢幻般迷人的秀靨白皙嬌嫩,不施粉黛的面容凸現那嫣紅亮麗的櫻唇,清水出芙蓉的艷姿奕奕生光,同樣是一襲輕紗卻不加任何點綴,更是把她凝脂般瘦削的雙肩和白皙嫩滑的乳峰完美地展示出來。晶瑩如玉的胸脯是如此的豐潤雪嫩,挺拔傲人的完美雙峰緊湊而飽滿;高聳的峰頂之上,月芒似的乳暈嫣紅玉潤,而兩點鮮嫩羞澀的朱砂更是如同雪嶺紅梅,輕搖綻放,我見尤憐;平滑光潔、纖細如織的腰腹盈盈一握,她那近乎完美的赤裸玉足在那長可及地的輕紗掩映下,隨著她輕盈的步伐不停地搖曳閃耀著。

俏黃蓉開始表演她神乎其技、絕對誘惑的銷魂舞,只見她玉體上每一寸肌肉在其控制下有致地蠕動,如蛇舞、如蛟龍在空中舞動,不斷作出種種不可思議,優美之極的舞姿。

“蓉妹妹,過來,讓我抱抱你。”

“歐陽公子,奴家走了。”說著黃蓉邁開舞步緩緩離開房間,可把歐陽克迷死。

“蓉妹妹,回來。”

一小會後黃蓉再次更換衣服進來,只見她一頭原本用玉簪匡住的青絲完全披散開來,任它垂落飄在俏黃蓉裸露的香肩上,而黃蓉的身上只穿著一件奇特的可勉強稱之為舞衣的透明輕羅,它幾乎只有在酥胸前和玉臍下垂落的根根流蘇才有些許遮擋作用,最惹眼是那些獨具異域風情的臍飾、腳鏈、手鏈;在露臀、露臍、露背;最最引人遐思的還是那修長玉腿上超短的低腰裙掩映下的神秘幽谷。俏黃蓉好像就是天生下來迷惑男人的絕代美女,這次她把臍環及臍鏈悉數佩戴上陣,隨著她蓮步輕移,流蘇飛舞,佩飾飄揚,叮叮當當中更顯嫵媚。

她那充滿煽情誘惑力的舞姿即有柔情玉女的淒美纏綿,又有艷麗性感、成熟女子的熱情張狂,更極大的帶有無可比擬的煽動力和挑逗性。她的舞姿輕盈的旋轉像雪花飄舞,矯健的前行像受驚的游龍。垂下的雙手像柳絲那樣嬌美無力,舞裙斜著飄起時仿佛白雲……她那拌隨著舞步移動,流蘇飛揚,不斷裸露出來的光致嫩滑,閃閃生輝潔白乳峰;還有那玉手和纖腰似是軟若無骨的扭動輕折,伴隨著些獨具異域風情的臍飾、腳鏈、手鏈碰擊輕響……,更加惹人遐思、撩人心魄,好一副足以令人銷魂蝕骨的畫面!

窗外斜陽西下,俏黃蓉沒有任何瑕疵的侗體玉臂閃亮著超乎凡世的動人光采,失去衣物遮掩的嬌媚玉體在斜陽映照下熠熠生輝!蓮步輕移間,柳腰微擺,翹臀輕扭。舉手投足間風情畢現,而神秘幽園也隱約半露。無論形態動作均齊集天下至美的妙態,將歐陽克的眼光精神完全吸引,心中湧起難以言喻的曼妙感覺。

“歐陽公子,你喜歡奴家嗎?”

“蓉妹妹,我喜歡,快過來。”

俏黃蓉的身體可激起任何男人最原始的欲望,但又沒有絲毫低下的淫褻意味,尤使人覺得美不勝收,目眩神迷。

歐陽克心中劇震,腦海中空白一片,面對俏黃蓉一絲不掛的完美肉體,呼吸屏止,半句話都說不上來。只能呆呆地注視著那晶瑩雪白、粉雕玉琢、完美無瑕的魔女赤裸玉體。真可謂:臉若丹霞,肩若刀削,腰若約束。眼前佳人赤裸的玉體豐姿綽約,妙若

天成!只見一頭披落的秀發如最高級的黑緞般柔軟亮麗,瓜子臉兒輪廊分明,星眸朱

唇配上粉藕雪白的肌膚,體態更是有如靈峰秀巒般引人暇思,當真配得上增一分則肥

;減一分則瘦的稱贊。那清麗脫俗偏又冶艷嬌媚的玉容,那秀美柔韌並且晶瑩潤澤的

玉頸,圓潤香肩下那潔白細膩凝著溫滑脂香的高聳玉峰。

最特別的是俏黃蓉在難以言喻的美麗中還透著幾分使人屏息的詭艷,有如倩女幽魂,芳蹤似不屬於人世,隱約透出幾分神秘的妖艷,更極力增加了蕩人心魄的誘惑力,讓人甘於沉淪、陷溺其中,不思自拔。

歐陽克此時連說話都感到困難,雙目更是離不開俏黃蓉動人的嬌軀,喃喃道:“如此美色當前,我……幸何如之……嘿嘿……”

俏黃蓉眼中春色更濃,嬌笑道:“請君憐惜!蓉兒只希望子陵能憐惜奴家,讓人家細心服侍、得君寵幸,以為贖罪。”嬌嚶一聲,玉體投入歐陽克懷中。

歐陽克腦門轟然一響,熊熊欲火如熔岩般噴發出來,再也無法抑止沖動,翻身將綰綰壓下,將室內立時變得春色無邊。

透過窗外柔和的夕陽,可以清晰地看見俏黃蓉嬌柔婉轉、玉體橫陳,風情萬種地仰躺在床上。

只見佳人長直的青絲垂落在裸露的肩頭、披散在潔白的枕上。勾魂蕩魄的美眸凝視著歐陽克,粉嫩微薄的櫻唇微張,好似熱切期待、渴盼呼喚著歐陽克去盡情品嘗。修長柔美如天鵝絨般綿軟的玉頸下是圓潤光滑的香肩,粉裝玉器的酥胸前挺立著凝脂般的秀峰,楚楚纖腰僅堪盈盈一握,嬌媚緊縮的小腹中央是那粒誘人遐思的淺淺梨渦,豊美圓滑的俏臀因向後微趐而深深陷入香軟的絲被中,那雪白修長的玉腿交叉閉合著,卻由於佳人不經意地輕移開合,隱隱約約地露出少女幽園深處幾分春色。

俏黃蓉迎著歐陽克饑渴欲求的目光,溫順如綿羊的仰起吐氣如蘭的檀口,柔情似水地自發奉上香嫩的櫻唇,歐陽克自然是不會客氣,見獵心喜,低下頭毫不猶豫的把嘴吻在那兩片香膩的柔唇上,同時伸出自己舌尖頂開佳人的貝齒,綴住佳人粉嫩的丁香,輕揉的交纏,溫柔地舔弄;彼此都貪婪的吸啜著對方口中的香津玉液。

歐陽克的雙手自然也不肯安份,由於嘴唇正吻住佳人的香唇,胸膛同時抵住了佳人的酥胸玉峰,不方便雙手插入。因此他只得放棄這個美好佳景,另外尋覓更好的陣地,索性這並不困難,如此迷人的佳人,可謂是到處風光無限好啊!這不,歐陽克在用自己厚實的胸膛摩挲擠壓綰綰嬌挺酥胸雪峰;感受它的綿軟豐潤的同時,雙手直接撫上綰綰光潔細嫩的小腹,探向佳人隱秘的幽谷草地。

俏黃蓉迷蒙中源於少女本能的羞怯,想用玉手去阻擋已來不及,只憑手感,歐陽克已經可以知道那是絕色美女神秘的幽谷桃園,糾纏著絲絲的茵茵芳草,蔓延包圍著,那嬌嫩濕滑的兩片幽谷粉扉,玉溪內還流浸著晶瑩芬芳的露液,粉紅妖艷的珍珠逐漸不甘寂寞地探頭,微微顯露在粉扉蜜唇的外邊,觸手濕滑,豐潤誘人。

歐陽克的手迫不及待地穿過淺淺的春草,來到黃蓉的桃花源頭,輕輕的在絕色佳人的粉嫩玉溪上愛撫逗弄。隨後,他分開綰綰微微並攏的雙腿,深吸一口氣,抑制著內心澎湃的欲浪,將那已經膨脹昂揚的下體前挺,觸碰到絕色佳人幽谷間已經膩滑濕潤的花瓣,挺動的男性欲望順著那兩片嫩紅的花瓣縫隙上下的研磨,一滴晶瑩芬芳的蜜汁由粉艷鮮紅的肉縫中溢出,早已挺立的下體就趁著又滑又膩的蜜汁春水,撐開了絕色美女的鮮嫩粉紅的花瓣往裡挺進,滾熱堅挺的男性欲望在柔嫩濕滑的花房壁蠕動夾磨中,愈發充血膨脹,抵滿了俏黃蓉整個少女花房。

“歐陽公子,你溫柔些啊!人家已經不勝寵憐啦……”艷絕天人的俏黃蓉那雙醉人而神秘靈動的星眸此時半眯著,長而微挑睫毛上下輕顫,柔和挺立的光潤鼻端微見汗澤,鼻翼開合,弧線優美的柔唇微張輕喘,如芷蘭般的幽香如春風般襲在歐陽克的臉上。

歐陽克那顆本已欲動如潮的心被綰綰的婉轉嬌呤聲刺激得更加血脈賁張,下體充血盈滿,只知道盡心馳騁,桃園尋秘,哪裡會顧及到俏黃蓉此時的討饒求憐,反而更加激發了他原始的獸欲,瘋狂地助長了囂張的欲焰!而俏黃蓉其實也非如此不濟,她正是要最大限度地挑引俏黃蓉的原始欲望,讓他極度釋放,因此也就不留余力,甚或不理天高地低地逢迎配合著在自己玉體上、幽谷內肆虐的心中愛郎!

隨著歐陽克的急速挺動,強烈的刺激以及心中擔負的使命使得俏黃蓉在輕哼嬌喘中,纖細的柳腰本能的輕微擺動,似迎還拒,嫩滑的花瓣在顫抖中收放,好似啜吮歐陽克下體頂端上的巨蓋,敏感的圓頭稜線被綰綰那少女粉嫩的花瓣輕咬扣夾,加上歐陽克伸直的大腿緊貼著絕色美人雪白如凝脂的玉腿根部肌膚,滑膩圓潤的熨貼,舒爽得歐陽克汗毛孔齊張,只想著就此一瀉如注。

俏黃蓉突然掙脫歐陽克的擁抱,歐陽克的肉棒滑出她的蜜壺,“歐陽公子如此威猛,奴家求饒了。”

“蓉妹妹,你不能這樣挑逗我。”如果此時歐陽克不將精液射入蓉兒的蜜壺他將比死還難受。

俏黃蓉輕輕一笑,努力將身子跨坐在歐陽克筆直伸長的雙腿上,低下羞紅的臻首,用纖纖玉手輕輕撥弄挑逗著歐陽克的男性欲望。俏黃蓉還是用自己顫抖的手握住歐陽克逐漸漲大、微微挺起的下體,生硬地上下往復套弄著……接著一咬銀牙,張開櫻唇,俏黃蓉將歐陽克的下體含入口中,並不自覺地用舌頭輕頂舔吸著它的頂端,受到如此刺激,歐陽克快要射了。

俏黃蓉吐出歐陽克已經漲大至充滿她整個玉嘴,快要深入喉嚨的堅挺昂揚的男性欲望,屈起雙腿,勉力支撐起自己軟綿乏力的嬌軀,然後用手扶正歐陽克已經蓄勢待發的男性欲望,就著上面沾染的自己的唾液,和自己已經漸漸潮濕的桃源玉溪,對准位置,輕柔但堅定的緩緩向下坐去……

絕世美女要為自己“觀音坐蓮”了,歐陽克異常興奮,盡管一切都是黃蓉主動,自己似乎在被黃蓉強奸。

“啊——哦——”一聲慘痛的嬌啼,俏黃蓉用力地下落,歐陽克昂揚下體已經有部分進入俏黃蓉那神秘聖潔幽谷中,緊窄無比的幽谷雖然已經因為女主人的動情而部分滋潤,但顯然還遠沒有達到可以順利容納如此昂然大物的程度。歐陽克那勃發的男性欲望被夾得隱隱生痛。

歐陽克絲毫未曾顧及憐香惜玉,挺直身軀,直接伸手摟住俏黃蓉的嬌臀,用力

朝自己懷裡拉近,同時昂揚火熱,堅硬挺直的下體順勢直接挺入幽谷花莖深處……

歐陽克一手摟著俏黃蓉的肩頭,一手用力揉搓著她聖潔的玉峰,大力地在雪白

的乳峰上造出觸目驚心的青色淤痕。他昂揚的下體在俏黃蓉美麗緊縮的幽谷中的抽插,帶動著黃蓉的身子一頓一頓的,這幅度不大的磨擦已經足以帶給他激烈的快感。他可以舒服地躺在床上,一邊享受著黃蓉的窄小而有彈性的幽谷花徑,一邊玩弄

著她聖潔嬌挺的乳峰,更不時地逗弄峰頂上那挺立的雪山櫻桃。充分感受滑膩緊縮,豐潤嬌挺的觸感。

俏黃蓉盡情地感受輕柔婉轉,情致纏綿,那份繾綣深情是如何地銷魂蝕骨……,漸漸地,黃蓉心中又再次充滿了柔情婉轉,情欲暗生。同時歐陽克摩挲逗弄著她乳峰上櫻紅小葡萄的雙手,也可能由於本能地憐惜,慢慢地在減輕力度,只是輕輕地上下撥弄。一陣陣趐麻的感覺頓時傳遍了俏黃蓉的全身,她呼吸越來越急促,四肢酸軟無力,無助地盲目擺動著。微張著已經逐步恢復紅潤的櫻唇,此時卻是被刺激地作不了聲,只是一個勁的低哼著。俏黃蓉修長的雙腿開始無意識地並攏,緊緊夾住歐陽克的腰身,雪白玉臀高高

抬起,全力配合著歐陽克的動作,而那干涸刺痛的幽谷花莖,漸漸又有暗潮滋生,原本痛徹心扉的傷痕逐步愈合,甚至微微感覺到些許異樣的快感正在蔓延。

她只感到下身幽谷中越來越脹、越來越濕……,而歐陽克那原本在急速挺動肆虐的昂揚下體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動作。就直直地頂在幽谷深處的嬌嫩花蕾上,隨著歐陽克下體頂端自然伸縮顫抖,輕微地研磨觸碰著黃蓉的靈魂深處。在感受一種難言的愉悅、舒適同時,俏黃蓉只覺得體內幽谷深處的花蕾好癢、好難受,同時幽谷四周的敏感肉熠雖然充實膨脹,但又更令她覺得火熱瘙癢。她本能地想扭動玉體,自覺地挺起下身,下意識地想讓那癢得難受的部位在那深深插入她幽谷深處散發無窮熱力的男性欲望上挺直張大的頂端上磨蹭一下,輕微動作一下,但越是這樣,黃蓉從芳心深處乃至整個嬌軀都感到一陣軟弱無力地酥麻,以及一陣陣消魂蝕骨的快感。

歐陽克起初還只是緩緩而動,淺進淺出,不久,那蓄勢代發、激烈昂揚的下體便如魚得水,乍出又進、橫沖直闖、時淺時深地在黃蓉已經泥濘不堪的幽谷花徑內縱橫馳騁。由於有了春情勃發的玉液潤滑,再加上早先的開發,如今黃蓉子唯一能

感到的只是一陣接一陣,一波又一波的如潮快感,那種如臨仙境的極樂銷魂幾乎要將俏黃蓉徹底淹沒,就在歐陽克滾燙堅停的男性欲望深深地、有力地挺動、撞擊著她敏感嬌嫩的花心,惹得她靈魂深處的顫栗,花心不住地收縮張吐。歐陽克開始爆發在俏黃蓉花心深處噴發的玉陰元精時,將精液噴幾黃蓉子宮。

歐陽克將俏黃蓉摁在身下,再次和她雲雨,忍不住伸出手指滑到俏黃蓉微微挺起的酥胸上。她的玉峰甚惹人憐愛。翹立乳峰,雖然在伊人的側臥下依然挺拔,絲毫沒有下墜,美妙的圓弧一直延續到腋前,曲線玲瓏,山巒起伏,綿延不斷,像兩座粉裝玉沏的雪峰。歐陽克的手指繼續順著山勢,曲線攀延。找到峰頂那一圈淡紅的乳暈中間尖尖的紅嫩櫻桃,潔白細膩的肌膚滑如凝脂,給他一種溫潤的感覺,還

有在他手指的輕觸下,俏黃蓉柔滑的肌膚隨著指尖微微的起伏著。他把整個手掌貼

在她酥胸乳峰上,用手掌在她玉乳表面輕掃摩挲,還能感覺到乳峰在微微地顫抖,

峰頂的櫻桃也顯得更加嫵媚和艷麗。

歐陽克的呼吸已經急速起來,面對著俏黃蓉那像牙雕刻一般潔白無暇的美麗胴體,歐陽克覺得他全身的熱血都快沸騰了,他雙手撫摩著她如凝脂一般的純美酥胸玉峰,感受到俏黃蓉溫暖柔軟的肌膚細膩異常,甚至可以和嬰兒的皮膚媲美。他整個人極力地貼近她,去感受這完美的身軀。他親吻著她雪白的粉臉,秀美的脖頸,光滑的香肩,口含俏黃蓉嬌挺玉峰上兩粒嫣紅柔嫩的小櫻桃吮吸著,雙手揉遍了俏黃蓉身上的每一寸身體,這嬌美高潔的俏黃蓉玉體的潔白和柔軟讓他陷於情欲的旋渦。

伴隨著俏黃蓉一聲痛苦的嬌呤,歐陽克昂揚堅硬的下體再次准確而有力的插入了絕色玉人溫暖而狹窄的幽谷桃源內。佳人仍勉力壓制住喉嚨裡痛楚的呻呤。膨脹粗大的下體被玉人那美妙緊縮的幽谷秘道緊緊的包圍擠壓著,沒有一絲的空隙,舉步為艱。俏黃蓉修長柔美的大腿間粉紅嬌嫩的玉門被極度的擴張,原本嬌嫩的粉紅色已經被一種充血的深紅所取代了。

絕色玉人激烈的擺動著嬌軀,修長柔美的大腿顫抖屈曲,費力地登踏著床鋪精被,翹臀後縮,深陷入被中;纖弱細嫩的小手拼命地抵住歐陽克厚實的胸膛,用盡全身力氣向外推。滿頭烏黑的青絲紊亂的披散在酥胸前、秀枕側,星眸迷離,珠淚盈眶,梨花帶雨般嬌弱楚楚的風情。

俏黃蓉那粉紅的玉臉上滿是欣慰愜意的淺笑,柔情似水的雙眸裡溢滿欲說還休的春情,渴求的粉嫩唇瓣微微張開,喉嚨深處輕吐出膩人的呢喃,這一切的旖旎情景都在向他發出強烈的召喚。而伊人嬌柔無力的纖手開始緊緊地用住心中愛郎的身軀,下體玉臀更不自覺地微微紐動,仿佛祈求歐陽克進一步的深入。

此時歐陽克要是再不能體會佳人芳心所願,就真的是大鎩風景了。歐陽克可不願意在此情此景下還作只呆頭鵝,他俊逸的臉上浮現出驚喜意外的笑容,趕緊順從佳人的意願,身體力行地開始動作,俯身抱起已經羞紅雙頰、禁閉星眸的絕色玉人,將她潔白潤滑的雙腿緩緩分開,讓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期間仍保持著自己粗大的玉莖頂端的圓形充血蓋頭陷入絕色佳人的幽谷秘道內,不曾稍離,動作間的摩擦接觸,更有股銷魂的快感。自然俏黃蓉此時也適度地感受了部分快感,但同時更多的渴求、銷魂的欲望也強烈地沖擊著原本玉潔冰清、清純絕色的玉人,此時此刻,俏黃蓉已經完全被那情欲的旋渦淹沒,渴求著進一步的陶醉、沉淪……

俏黃蓉婉轉呻吟,在與歐陽克共赴巫山下,攀上了一次又一次的快樂高峰,卻強忍著如潮的快感,元陰隱而不發。

歐陽克汗如雨下,整個人便似燃著了動力機,潮水般在底下的玉體間來回沖刺著。他的心神已完全迷醉於情欲世界的亢奮狀態,理智全失,任憑強大的刺激一次又一次的掠過。

俏黃蓉雪白的軀體亦為之痙攣起來,靈智陷入不可自主的迷情狂亂中,猛一咬牙,四肢八爪魚般纏上歐陽克雄偉的軀體,狂呼道:“歐陽克!我愛你!”

比之前更強烈百倍的快感襲上歐陽克的腦海,使他再也忍耐不住,一聲歡嘯,將體內精氣一滴不剩地射進俏黃蓉體內。

俏黃蓉性致還濃,歐陽克求饒,“蓉妹妹,你饒了我吧。”

“歐陽公子,那你陪我去游泳。”

倆人穿好衣服,來到白駝山的湖邊,倆人上了一條小船,俏黃蓉衣袂秀發自由寫意的迎河風拂揚,美目含怨的迎觀天上明月,櫻唇輕啟,淒然一笑,美目深注。

此時俏黃蓉把小艇緩緩停在一條小橋下,在橋底的暗黑中坐下來,橋外的河水在月照下爍爍生輝,形成內外兩個有別的世界,氣氛特異。

俏黃蓉微伸柳腰,向歐陽克示威似的展露胴體美好誘人的線條,百媚千嬌的回眸一笑,忽然霞生玉頰,神態嬌媚無倫,橫他一眼後輕移嬌軀,坐入歐陽克懷內,香唇重重印上他的嘴唇,此刻他還是盡情享受這絕色美女醉人的溫柔。傾心投入這迷人的銷魂天地裡。

由於倆人此時心情的徹底放松,此刻歐陽克眼中的俏黃蓉別有一番銷魂蕩魄的誘人韻味:伊人正努力獻上了自己的香唇,仿佛已經拋開一切世俗煩惱紛爭,完全沒有一點矜持和做作。

歐陽克的舌頭已迅快地溜進俏黃蓉的檀口,輕輕頂開黃蓉無力微閉的貝齒,勾出了伊人的丁香小舌,不住地吮吸舔弄,同時還在黃蓉的兩片薄薄的香唇間甜美地輕觸淺吻著,口中還不住地吸吮著黃蓉芳香的玉液。

此時的蓉妹妹已經是雙目迷離,不知人間何世,只懂得在喉嚨深處擠出幾聲“咿唔”嬌呤來助長歐陽克的惡勢力。

歐陽克寸土不讓地持續進攻著,同時不甘寂寞的雙手也加入了攻城掠地地肆虐中,不停地撫摩揉捏著俏黃蓉的纖腰細腹,沉醉其中的俏黃蓉頓時渾身酥軟無力,那滋味猶如初涉愛河的少女被自己初戀情人愛撫一般,弄得她登時芳心迷醉、咿唔連聲,深深迷醉在歐陽克那深情的熱吻及貪婪的愛撫中。

眼見得蓉妹妹渾然忘我地任由他火熱舌尖在其檀口中恣意逗弄,粉嫩香舌也美妙地配合回應,更是志得意滿,情欲高漲。他不斷地吮吸吞噬著蓉妹妹吐露過來的香液瓊漿,卻使得自己的喉中反而愈發饑渴了,顧而更加不住地向蓉妹妹香唇急著索取,直到兩人都透不過氣為止!

此時歐陽克悠長的長生氣顯然幫了大忙,好不容易等到歐陽克松了口,得意地凝望著近在眼前,伸手可及的俏黃蓉,才從深情長吻中透過氣來的俏黃蓉卻只有嬌聲急喘的份兒。

雖然分開,但兩人的嘴兒卻仍是難舍難離,香唾猶如牽了條線般連起兩人,那美妙無比的滋味兒,這回俏黃蓉立即采取主動,把所有技巧加上自己的心得體會全部傾心向心中愛郎施展出來。

良久唇分。歐陽克雙手上揚,娓娓扶正伊人低垂的臻首,微微後退些許,將伊人嬌軟無力的身軀向後扶靠,圓睜星目,首次全心打量著這嬌俏風流的俏黃蓉。

只見俏黃蓉斜倚船欄,水波倒影的淡淡星光映著她的嬌艷,襯托得她更美得勝過鮮花:纖儂合度的玉體嬌軀、一顆風情萬種的臻首微側斜倚,纖弱的脖頸天鵝絨般柔美細致,秀美絕倫的臉蛋,只見眉挑雙目,腮凝新荔,鼻膩鵝脂,櫻唇微啟,貝齒細露,水汪閃亮的雙眸隱隱含著幾分羞澀而又似乎有些挑逗的氣息,混合著純潔優雅、性感冶艷的氣質。

尤其是那在歐陽克的逗弄下,芬芳檀口中嬌喘吁吁,還不時伸出那小巧的香舌舔舐著微張的櫻唇;以及那雙含情未露、淒然無助充滿哀婉淒艷之美的眼睛,散發著絕對銷魂誘人的魅力。

烏黑亮麗的秀發在後面以玉簪束了起來,隨意地垂下幾縷青絲,在風中微微擺動輕揚,襯著潔白瑩潤的嬌顏,平添幾分嬌俏的魅力。

全身輕輕籠罩著一襲鵝黃色羅衣,迎著輕柔微拂的江河晚風,似凌波仙子,豐姿楚楚,弱不勝衣。像牙一般光滑潔白的肌膚於衣袂飛揚、羅衫掩隱間,歷歷在目,曼妙的曲線更是裸露無遺。這美女含春又嬌羞帶怨的朦朧美態足以令人想起伊人芳名,果真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

突然俏黃蓉脫光身上所有衣束,,“撲通”一聲輕響,水花濺起,全身赤裸的俏黃蓉以一個美妙得不能形容的姿態,投入清澈澄碧的洛水裡,那種超凡脫俗之美,猶如曹子建筆下的瀟湘洛水之神。

歐陽克完全沒法將眼光從蓉妹妹那奪人心魄的美麗胴體移開,甚至打心眼裡拒絕生出那個念頭。只能呆坐船頭,眼睜睜地看著伊人像深海內傳說中的美人魚般在溫暖如春的洛水中自由倘徉、任意遨游!

借著落水的沖力,俏黃蓉閃亮的玉體在水底像美人魚般潛游,逐漸斜隱沒消失在水面。歐陽克不由地感到一陣口干舌燥,窮目四顧,急切眺望尋覓著伊人的芳蹤。

“嘩啦!”焦急地等待中,歐陽克甚至按耐不住也准備下水尋覓佳人時,俏黃蓉從湖水中冒出一顆千嬌百媚的臻首來,不知何時解開的玉簪再也無法束縛流瀑輕揚的如絲秀發,經過潔淨清澈的洛水洗滌下,愈發顯得黑亮如漆,光可照人。而在那清水漣漪裡,俏黃蓉美不勝收的裸體載浮載沉,若現若隱,更是散發出無窮的誘惑力!

俏黃蓉口中發出銀鈴般的笑聲,充滿歡愉的俏臉給歐陽克送來一個迷人和有深意的笑容,含蘊著高度的挑逗味兒。原本淒然哀婉的秀目此刻盈溢著裝載不住的野性、渴望和期待。

歐陽克的腦袋不受控制地發起熱來,情欲之火急劇上升。蓉妹妹的愛是毫無保留的,孤注一擲的熱烈猶如飛蛾撲火般不顧一切。

歐陽克眼望著俏黃蓉充滿煽情、極具誘惑的美女戲水,口鼻間充盈著蓉妹妹衣物殘留的女體幽香,此時整個小舟乃至整個天地間都是眼前佳人的氣息,那種心靈被全部占據的甜蜜滋味;還有剛才兩人在小船內抵死纏綿的銷魂激情,都在向歐陽克訴說著愛的歡欣以及情意無限。

俏黃蓉再次潛進水裡,似示威又似挑引地在歐陽克可觸到船舷旁的近距離游過。

俏黃蓉潔白無暇的胴體仿佛是個早已成熟的鮮果,正渴盼著心中愛郎的采摘。

水中的俏黃蓉是那樣地誘人和充滿活力,還真應了沉魚落雁之名。顯然蓉妹妹水中功夫極佳,只見她在水中來回暢游,不停地變換著泳姿近乎刻意地把她美好得令人難以相信的絕妙身材特意著重地表露無遺,徹底展露於歐陽克的眼底。

呆坐船頭的歐陽克看得垂涎三丈,欲火飆升,再也忍耐不住,趴到船舷旁俯下身軀,目不轉晴盯在俏黃蓉在清澈洛水中顯露無遺的赤裸嬌軀上,看著那纖細卻充盈著彈力的腰肢如何把伊人的玉乳隆臀恰如其分地強調出來。她的肌膚在星月交輝的映照下閃爍生輝,一對修長搖擺洛水中的雪白美腿教人目為之眩。

晶瑩的水珠滴落在俏黃蓉裸露的光滑美麗的嬌軀上,雪白的肌膚,纖細的腰肢,圓潤挺翹的豐臀,筆直修長的玉腿,在清澈的水中仿似仙子下凡般動人心魄。

俏黃蓉那赤裸裸的玉體在水中似乎也感受接觸到歐陽克直接大膽的目光,仿佛不禁刺激般迅速變得粉嫩嫣紅,俏黃蓉那美麗聖潔的玉女峰因為剛才的大力游動而酥胸上下起伏,在水中輕輕蕩漾,兩顆嫣紅的櫻桃在水面上乍隱乍現,充滿了迷人的魅力,透過蕩漾的水波,可以看見伊人隱隱開合的兩腿間那絲絲芳草漂浮在水底,隱約透露著令所有男人向往的伊甸桃園。

這是個比任何夢景更具夢幻特質的現實,也令歐陽克徹底迷失在這醉人的天地裡。

俏黃蓉貼在船舷旁,一手攀著船舷木板邊,另一手濕淋淋地探上來,勾著歐陽克的脖頸,把他扯往自己方向,仰起鮮艷欲滴的紅唇,一副待君品嘗的模樣。

歐陽克全身心地投入眼前這香艷迷人的天地裡,他重重吻在伊人灼熱的香唇上,唇舌糾纏間,兩人狂野地唇舌相纏,丁香暗渡,香唾流轉,心靈再沒有絲毫隔閡和提防,更沒有任何事是不可以做的。

神魂顛倒之際,歐陽克模糊地感到蓉妹妹摟緊他的脖頸,然後用力一拉。

“噗通”一聲,他也掉進了純淨的洛水中。他剛准備掙上水面,俏黃蓉這條美人魚兒纖手玉腿一齊糾纏了上來,把他拖進水底去,繼續那意猶未足的熱吻。

在水底下歐陽克一對手向蓉妹妹展開全面的、無限狂野和無處不至的侵犯。他瘋狂地緊擁、親吻著懷中成熟完美的佳人身軀,水中佳人玉體那光滑細膩的觸感和因動情而逐漸上升的體溫不斷地刺激著歐陽克的心靈,激發起他高漲的情欲。

歐陽克的雙手用力地在柔如絲緞、嫩如玉脂的雪白肌膚上揉搓著,嘴巴則不停地吮吸著蓉妹妹高聳飽滿、觸之彈手的晶瑩玉乳。同時伸出靈巧的舌頭蛇一般地舔弄著雪峰之巔那嬌嫩誘人的殷紅兩點,不時還用牙齒輕輕的嚙咬一下,令早已意亂情迷、完全無力推拒的俏黃蓉敏感的嬌軀頓時陷入了陣陣的顫抖和痙攣中。

歐陽克還完全發揮著長生氣最最傲人的優勢,根本無須升出水面,直接可以在水中自由換氣,雖無法似魚兒般呼吸,但一兩個時辰顯然不是問題。他時而吻住蓉妹妹的香唇,在她大肆吸取氧氣的同時,趁火打劫,如入無人之境般到處肆虐,隨意攻城掠地,無力抵抗的俏黃蓉只能束手就擒,由得他張狂放縱。兩人升回水面時,俏黃蓉粉嫩白皙玉頸處的滿是紅腫的吻痕,鮮嫩光潔的玉峰在歐陽克眼底驕傲地挺茁著,映著淡淡月光,隱約可見絲絲淺露的青色淤痕,可見戰況之激情慘烈。兩人全身發燙,連水的溫度也像立時提升。

歐陽克自然不肯放松,依然繼續尋求最佳的調情手段,誓要佳人完全徹底投誠。兩人糾纏不開地游到小橋下船舷處時,俏黃蓉被歐陽克擠壓著背靠船舷,同時歐陽克舉起佳人的雙手,讓它們反手抓緊在船舷上,再把自己的大手覆蓋抓緊,如此一來,更過度誇張了蓉妹妹那原本就極為豐滿挺立的玉峰,並且兩人之間有了著力處。

歐陽克不再遲疑,在用自己胸膛擠壓逗弄蓉妹妹豐挺酥胸的同時,終於挺起昂揚勃發的男性欲望,深深地進入了蓉妹妹那醉人的夢想桃園。此刻整個天地間,只剩下兩人最原始狂野的動作和肉體摩擦激起水花濺蕩的聲音。

隨著小船劇烈的震蕩,歐陽克急速動作之余張嘴吻上了俏黃蓉的香唇,將蓉妹妹蕩人心魄的銷魂嬌呤堵在檀口內,讓她的聲聲嬌呤化作一曲婉轉低回的無字之歌。

月色撩人,卻終要躲進厚厚的雲層,而星夜愈發寂靜溫柔,卻是夜已深了。

晚風輕拂,一夜春深,而美麗的湖水,終於沉寂。橋下一葉輕舟,也早已逝向遠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