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女員工的淫蕩

自己作為一個在銀行工作多年的職員來說,目睹了太多太多銀行女員工們利用美色與行長們進行錢權交易的事情。在這裡忍不住想寫出來。讓大家知道銀行的女員工們是多麼的淫蕩與風騷。

基層銀行裡女員工較多,往往一個儲蓄,出納,會計科80%都是女同志。在這樣一個女性群體裡,自然而然地少不了各種風流韻事。更何況往往行長們都是男的,這樣更給了他們各種各樣的可乘之機。

某支行領導請上級行吃飯,特意叫上她心儀已久的女員工韓某一起陪同。韓某30多歲,眼神迷人,身材突出,能說會道,甚得支行劉行長心意。劉行長一直想找機會下手。這次正好以吃飯為由。飯桌上,你一杯我一杯的敬酒,韓某略有酒量,也略有醉意,紅色面甚是誘人。劉行長早已心猿意馬,眼神不停在她大腿上,胸部逗留。散場之後,劉行長借機送她回家,在車止,劉行長不停地挑逗她:“小韓啊,今天委屈了你,喝了不少酒啊。”

“是啊,劉行長,他們可真能喝。”

“小韓啊,你入行幾年了?”

“八年了,劉行。”

“也該提提了,過幾天開行務會,我爭取把你提個科長。”

“真的啊?劉行長,那可太謝謝你了。”小韓激動地說。說著說著,劉行長便把手放在小韓的手上,對她說:“小韓,你喝完酒更好看了。以後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行裡有什麼好處絕少了不你的。”

“謝謝行長,哎呀,劉行,你別這樣。”小韓並沒有對劉行長的手拒絕,因為她知道拒絕也沒有用,現實一點才有好處可得。劉行長看到小韓沒有拒絕,便更一步,把手在她腿上撫摸著,

“行長,你別這樣好嗎?你還開車呢。”

“放心吧,小韓,我沒事的,只要你跟了我,什麼事你都不用想了。”說完,劉行長的手已經把她的裙子撩起來,她裡面穿了一件連體絲襪,看著她白嫩的大腿,劉行長口水都流了出來。

“小韓啊,你真迷人啊。”

“劉行長,不要了,你好壞啊!”

劉行長一手把方向盤,一手終於伸向了他向往已久的地方,小韓的雙腿中間,她裡面穿了一件黑色的蕾絲內褲,劉行長隔著內褲在她的陰部來回撫摸著,不一會就感覺到她的濕熱。小韓的雙腿來回扭動著,不停地央求道:“劉行長,不要啊,,啊,好壞啊你!不要了,行長。”小韓越央求,劉行長的手越不老實,只是他還要開車,使不上勁,不過這已經足夠把小韓挑逗得騷勁十足。小韓慢慢地從央求變成了呻吟:“啊,,劉行長,你的手,不要了,嗯,啊,,,呢。。”

劉行長握住小韓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褲襠上。“小韓,摸摸我的雞巴,硬得不行了!”

小韓當然明白劉行長什麼意思,也就不顧那麼多了,主動解開劉行長的褲褳,掏出劉行長的雞巴,附下身子,張開嘴裹了起來。只見小韓用手握住行長的雞巴,先伸出舌頭,來回舔著劉行長的雞巴頭,時而將整個雞巴含在嘴裡,上下套弄著,並不時地用手擼弄劉行長的雞巴。可劉行長不想第一次在車裡就這樣口交。他停下車,對小韓說:“小韓,你裹得真舒服啊,走吧,到我家了,上去吧。”

“不要了,行長,今天有點喝多了,你還讓我這樣。羞死了!”

“哈哈,小韓,你把我雞巴弄這麼大,不幫我泄火怎麼行呢?”

“那你家裡沒人嗎?”小韓問。

“沒人,這是給別人貸款給的禮物,進去看看吧。”

劉行長系上褲褳,領著小韓走進了房間。三室一廳的房子,裝修得格外豪華,家用電器應有盡有。劉行長一進門就摟住小韓在懷裡,用嘴開始親她,邊親邊說:“小妖精,迷死人了,雞巴讓你裹得舒服死了。”小韓想躲開又沒法躲,只好迎合劉行長的舌頭。劉行長三下兩下脫光她的衣服。對她說:“讓我好好欣賞欣賞你。”

“不要啊,你好壞啊!”

只見小韓只穿著一件粉色的乳罩裹著豐滿的奶子,下身的裙子已經被行長脫掉了,一件連體的絲襪系著黑色的蕾絲內褲。劉行長將小韓抱在沙發上,嘴已經拱到小韓的胸前。一只手抓住她的奶子,用力地揉搓,不停地撥弄乳尖,把另一個奶子含在口中,拼命地裹著,裹的小韓不住地呻吟:“啊,,輕點啊,劉行,,啊,,裹得好難受啊!你好壞啊!”劉行長繼續著把手伸向她下體,隔著內褲開始玩她的逼,內褲早已被淫水浸透了。劉行長脫下她的內褲,放到嘴邊,貪婪地聞著小韓內褲上淫水和尿漬混合的味道,邊聞邊說:“好香啊,你看你,全透了。”

“啊,不要啊,劉行長,你好壞啊!什麼味兒啊?你那麼願意聞?”

“來,小韓,你來聞聞你流出水的味道。”說完,劉行長用兩根手指往她逼裡一扣,弄出些白漿了,放到小韓的嘴邊。

“啊!好澀啊!你喜歡聞啊?”

“當然喜歡了,女人的淫水對男人是最補的,男人的精液對女人也一樣大補啊!”

說完,劉行長爬在小韓的兩腿間,用舌頭舔起她的小穴來,邊舔邊用手指撫弄她的陰蒂,弄得小韓渾身直抖,一個勁地淫叫:“啊..!劉行,你輕點舔啊!下面好難受啊!”

“難受了,想要雞巴嗎?”

“想啊..啊..要..,給我!”

劉行長看著淫蕩的小韓,急忙脫下褲子,粗黑的雞巴頭對準她的小騷穴,往裡一挺,插了進去,小韓尖叫一聲:“啊,劉行,你的雞巴好大啊!頂到裡面了!”

“是嗎?啊,你的裡面也好緊啊,喜歡這樣幹你嗎?”劉行長喘著粗氣說到。

“啊,喜歡,,噢,,輕點插,呢,,啊,,,噢!”

劉行長插了數十下,陰毛上已經沾滿了小韓的淫水,看著白漿順著小韓的逼裡流到屁股上,劉行長急忙抽到雞巴府下身子,去舔她的淫水。

“不要啊,劉行,別停下來啊,再放進去!”

就這樣,劉行長又幹了小韓幾十下,終於忍不住了,一個勁喊道:

“啊,幹你小騷穴,要來了!”

“啊,劉行長,不要射在裡面啊!”

劉行長抽出雞巴,摟住小韓的頭部,把雞巴塞進小韓的口中,用力一插,一股濃厚的精液全部射在小韓口中。然後又在她口中來回抽動了幾下,看著小韓嘴角流出的精液,劉行長急忙用手撥進她嘴裡。

“咽下去,這是最精華的。”

小韓只好無奈把劉行長的精液全部吞下。就這樣,小韓成為劉行長的第一個情婦。

在以後的日子裡,小韓果然被劉行長提拔為科長,工資獎金也都翻一倍。而劉行長的辦公室,車裡,家裡都成了他們尋歡作樂的地方。特別是劉行長,雞巴一硬無論在什麼地方,都要找小韓過來。有一次,在劉行長辦公室,難得輕閑,劉行長上網看看了股票,無意中瀏覽到一個黃色網站。看得他雞巴立即硬了起來。於是他把電話打到小韓科裡,說有業務要她來一趟,小韓知道劉行長不是要為他口交,就是要幹她。為了方便,小韓先去趟了衛生間,把內褲脫了下來。然後來到劉行長的辦公室。

“劉行長,又找我幹嘛?昨天你都弄了四次嗎?幹得我腿都軟了,也不知道你哪來這麼大精力啊?”

“有你這個小妖精在,我弄四十次都不夠。對了,下周海南有個學習班,你不是沒去過嗎?我已經申請你去了。怎麼樣?小美人,?

“真的啊?我特想去海南呢,你真好!劉行長!”

“哈,哈,那你怎麼謝我啊?”

“討厭,,你不會又想在這裡幹吧!萬一來人怎麼辦啊?”

“放心吧,行長室不是什麼人都能進來的。去,把門鎖上。”

小韓只好把門鎖上,然後一屁股坐在劉行長腿中,兩個人擁吻起來。劉行長一邊吻一邊把手伸進小韓裙子裡,撫摸她光滑的大腿,然後向上一摸,發現她沒穿內褲。心想,真是個騷女人啊,這樣的女人太懂我心意了。於是劉行長二話不說,直接用手扣挖她的小穴。

“啊,劉行長,輕點,昨天都被你弄痛了,今天輕點好嗎?水都快讓你吸乾了。”

“小騷貨,我的精液不也都被你吃盡了嗎?以後咱倆在一起的時候,我就叫你小騷貨好嗎?

“隨你,劉行長,你想叫什麼就叫什麼。啊,輕點,好癢啊!”

就在劉行長干想操她時,小韓的手機響了,原來是她老公打來的。小韓趕緊離開劉行長的大腿,坐在沙發上,和老公聊了起來。劉行長很生氣,特別是看到小韓電話裡和老公聊天,劉行長走到小韓身邊,掏出雞巴,放到她嘴邊,讓她邊打電話邊為他口交。小韓沒有辦法,只好邊和老公聊天,邊裹弄著行長的雞巴。劉行長小聲對小韓說:“你就這樣和你老公聊,我來!”就好像她老公在身邊一樣看著自己的老婆被別的男人操,好過癮啊!劉行長讓小韓爬在沙發上,撅起屁股,劉行長一把掀起小韓的裙子,衝著她的小逼插了進去,小韓捂住電話呻吟叫著:“嗯,,啊!!!”她老公在電話那邊問她:“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啊,沒事,你接著說吧。”

劉行長看著小韓打電話被人操的樣子真是騷極了,更加快地抽插的速度。小韓的騷水順著大腿往下流,弄濕了劉行長的沙發。又操了數十下,劉行長感覺要射了,就抽出雞巴來,讓小韓裹著,小韓還在和老公打著電話,聽老公講話的時候就用力地含著劉行長的雞巴,劉行長實在忍不住了,握住雞巴,射了小韓一臉,還有她的手機上。這時候,小韓的電話也要完了,劉行長讓她把手機的精液舔淨。小韓嗔怒說:“劉行長,你好壞,我和他打電話,萬一要讓他聽到怎麼辦?”還有,你弄了人家一臉,裙子上也有啊!

“小騷貨,來擦擦,剛才你打電話真是太爽了!”你看看,我沙發都是你的騷水,都弄濕了。

“討厭,你壞死了!對了,我下周什麼時候走啊?”

“大概是周三吧,你回去準備準備吧”

就這樣,小韓離開了劉行長的辦公室,又回到她的工作崗位上。再後來,劉行長又升遷為市行行長,而小韓也被提拔為支行的行長。雖然單位的人都知道她和行長有一腿,卻誰也沒有證據。不過,這件事還是讓小韓的老公聽說了。她老公姓林。也是銀行的一名普通職員。聽說她老婆和頂頭上司關系曖昧,有點沈不住氣了,雖然幾次問小韓,但她不可能承認。終於有一天,小韓說加班,回去要很晚。她老公決定看看她到底在單位做什麼。

老林先往她老婆辦公室打電話,沒人接聽,便來到單位,單位的人說今天根本沒有加班。老林便離開支行來到市行,去找劉行長。市行樓其它人都下班了,只有劉行長辦公室的燈還亮著,老林悄悄地走到劉行長辦公室,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裡面的動靜。只聽見裡面劉行長說:“小騷貨,這幾天想死你了!”接著是他老婆的聲音:“你出差這幾天,沒在外面瞎搞吧。”

“怎麼會呢?有你這個小騷貨在身邊,其她女人都沒意思。快點,讓我爽爽!”

“壞蛋,啊,輕點,”

接著就聽到裡面解衣服,脫褲子的聲音,老林爬在門縫往裡看,只見她老婆小韓正蹲在劉行長面前,盡情裹著劉行長的黑雞巴,裹得津津有味,不時地發出嘖嘖的響聲。看得老林雞巴都硬了,真沒想到自己老婆居然是這麼騷的女人,可她在家從來不為老林口交。老林真想衝進去抓住這對狗男女。但回神一想,不如先搞到證據,以後來要脅劉行長更實惠。於是他拿出錄音機把兩個人做愛的動靜全錄下來。

過了幾天,老林覺得該是向劉行長提條件的時候,於是一天晚上,他來到了劉行長家裡。開門的是劉行長的老婆。她老婆四十多歲,身材略胖,長相一般,典型的家庭婦女類型。

老林說:“我想找劉行長。”

“他不在家,出門了。你找他有什麼事?”

“你是他愛人嗎?”老林問。

“是啊,你找他有事嗎?”

當時,劉行長的老婆穿一件普通睡衣,但劉行長的屁股很大,胸也很大,一下子,老林心裡產生一個念頭,他搞我老婆,我也搞他老婆。於是就對她說:“劉行長欠我東西,我來要的。”接著便把錄音帶放給他老婆聽。裡面的淫聲浪語聽得劉行長老婆目瞪口呆,臉頰緋紅。

“你知道電話裡的女人是誰嗎?是我老婆,這個老混蛋。”

“那,那你想怎麼辦??”劉行長老婆害怕地問。

“怎麼辦?他讓我戴綠帽子,我也讓他戴。”老林淫笑地說。

“你要幹什麼?你不要這樣!”

“怕什麼,你老公這樣對你,你還護著他,再說,你老公在外面搞女人,哪有精力回來再和你做,你一定很長時間沒做愛了吧,我來滿足你吧!”

說完,老林上去撲住劉行長的老婆,按倒在沙發上。劉行長的老婆好像也沒有反抗的意思。只是嘴裡拒絕著:“你不要這樣,我比你大很多,你不能這樣!”

“來吧,我不在乎,我能滿足你。”接著老林把手伸進劉行長老婆的睡衣裡,劉行長老婆裡面沒穿乳罩,兩只乳房松誇著,但很大,老林把頭伸進去,用嘴裹著她的奶頭,居然馬上硬了起來,乳暈黑黑的,一看就知道是個性欲欲強的女人。劉行長老婆一邊推他,一邊哀求道:“你別這樣,再這樣我喊人了!”

“喊吧,反正我老婆也讓別人幹了,我不怕丟人,你要是不怕你就喊!”說完,老林開始扯她的睡褲,一把就脫了下來,白白肥肥的大腿露了出來,劉行長老婆居然穿了一件緊體的型體內褲,老林一邊用手撫摸她的大腿,一邊把臉埋在她兩乳中間,來回地舔著,邊舔邊說道:“還說你不想要,奶頭都這麼硬,我能滿足你的!”

“啊,不要啊,嗯,,,呢,,啊,,,!”劉行長老婆由哀求的聲音變成了渴望。畢竟四十多歲的女人正是虎狼時期,而劉行長卻很久不和她做愛了。於是慢慢地她不再拒絕老林的撫摸與親吻,開始接受他了。老林沒想到這麼快就征服了這個女人,他可要好好玩弄一上別人的老婆了。老林把她上衣脫了,兩個大奶子在胸前晃蕩著,只穿一條內褲的劉行長老婆像個蕩婦一樣等著老林來操。老林把她內褲扒下來,放在嘴邊,聞了聞,一股騷味摻著剛剛分泌出的淫水的味道混合著,果然是熟女,黑黑的陰毛雜亂無章,看著眼前這一堆白肉,老林的雞巴一下硬了起來。

“把我褲子脫了!”老林命令著。劉行長老婆沒有辦法,只好照辦,老林這幾天沒有洗澡,當劉行長老婆把老林內褲脫下時,一股腥臭味飄了出來。

“裹我雞巴!快點!”老林說道。

“不要啊,好髒啊!”劉行長老婆躲閃著。老林握住雞巴,不管那麼多,直接插進她口中。“給我舔乾淨了!”劉行長老婆只好閉著呼吸開始裹老林的雞巴。老林雞巴的包皮縫中有白色的汙垢,又腥又臭,而劉行長老婆沒有辦法,只好忍住惡心來吸裹。老林心裡得到極大的滿足,以前他和小韓做愛時可從來沒為他口交過。看到身下這個老熟女如此賣力地裹自己的臭雞巴,心裡好爽啊。他想變著法來折磨她。

“來,把我包皮裡的垢舔乾淨,要用舌頭一點點舔。”

他老婆已經徹底放棄自尊了,像個女奴一樣聽話,雖然看到老林包皮裡的汙垢惡心,舔起來又酸又臭,但看到老林雄壯的雞巴,下身又濕熱了,便不顧一切地舔了起來。老林的性欲被完全激起來了,特別是看到劉行長老婆爬在自己身下淫蕩地為他口交,又看到她撅著肥大的屁股扭來扭去,老林的雞巴好像又漲硬了。他伸出手撫摸劉行長老婆的屁股,用手指插進她的陰道裡,扣了一把,裡裡濕濕的。老林抽出手指,上面沾著他老婆的淫水,老林聞了聞,一股騷氣,老林舔了舔,鹹澀的味道。

“都這麼濕了,還說不要!過來,讓我舔舔!”

說完,老林把劉行長老婆身子翻過來,讓她分開大腿,整個熟女逼就都露在了老林的眼前,劉行長老婆不好意思地求道:“不要這樣好嗎?”老林顧不得那麼多了,附下身子,用手撥開他老婆兩片肥厚的陰唇,聞著成熟女人騷逼的腥味,伸出舌頭舔了起來。劉行長老婆哪受得了這麼刺激,只有淫蕩地喊道:

“啊,,,不要了,,好難受啊,你的,,,你的舌頭!輕點!”

老林一邊舔著,一邊用手指在劉行長老婆的逼裡挖來扣去,直弄得她下面白漿翻滾,令老林好興奮,沒想到四十多的女人還能有這麼多淫水,老林伸出舌頭一點一點地舔著,弄得劉行長老婆一個勁地哀嚎:“啊..不要舔了,受不了了,下面好熱啊!好髒啊,求你別舔了,啊..!”

“來,翻過身去,我要舔你屁股。”老林命令道。

“啊,不要啊,,你好壞啊!”

劉行長老婆只好把轉過身,爬在沙發上,分開大腿,撅起又大又肥屁股對著老林,老林貪婪地撫摸著,然後用手分開她的屁股蛋,欣賞她的屁眼,並伸出舌頭開始舔了起來。這一舔不要緊,劉行長老婆好像對她自己的屁眼很敏感,加上老林的舌頭長而有力,弄得她渾身發抖。一個勁地淫叫:“啊,,不要啊,別舔了,受不了了!!”老林才不管這些,又用手指捅她的屁眼,把劉行長老婆的屁眼弄得一張一縮的。老林握住雞巴,對準她的穴口,磨擦了兩下,便插了進去。

“啊,輕點啊,,,噢,,好大啊!”

老林揉弄劉行長老婆的屁股,邊用力插著。邊幹邊叫著:“幹死你,你這個騷女人!可我淫蕩點叫床!快!”

劉行長老婆沒辦法,只好像個騷貨一樣叫道:“啊,不要啊,用力操我,幹死我吧!”

“別停下來,你的雞巴好大啊,幹我,幹我!”

劉行長老婆好久沒有男人幹過了,小穴像決口一樣,騷水向外湧著,不一會,兩人的陰毛都濕了。老林看著身下這個熟女是如此的激情,雞巴抽動的更快了。而每一下抽動老林的蛋蛋都會拍打在她屁股上,邊幹老林邊用手指捅她的屁眼,一會就把劉行長老婆的屁眼捅大了,老林抽出雞巴,對準她的屁眼,一點一點地插了進去。劉行長老婆感覺到老林在操她屁眼,又緊張又刺激,不知該喊什麼了:“啊,不要啊,好痛啊,不要插後面啊!”

“啊,這裡真緊啊,大姐,你的屁眼好緊啊,是不是他從來沒幹過你屁股啊?”“啊,。,。不要了,好髒啊!求你了,輕點捅啊!”

老林的雞巴被她的屁眼夾得酥庠,劉行長老婆股溝和陰道口不時地有淫液分泌出來,老林感覺要射了,便加快了抽送的速度,最後用力往裡一挺,整個身子爬在劉行長老婆的背上,雞巴頂在她屁眼深處,射精了。老林慢慢地抽出雞巴,看著精液和劉行長老婆的穢物一點一點從她屁股裡流出,老林感覺好爽啊。而此時劉行長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