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戚關係第二章我的祕密

第二章我的祕密

小怡笑嘻嘻地緩緩坐起身來,隨手拿起舅媽的內褲,將她臉上我的精液擦去,沒說什麼。我嚇呆了,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就這樣挺著一根陰莖,在小怡面前晃來晃去。

小怡低下頭,翻著剛才我看的那些A書,我噤口無言,也不敢亂動,一些沒完全射出的精液慢慢沿著陰莖留了下來。小怡終於說話了:「大表哥,你……這樣舒服嗎?」

我這才回過神來,遲疑地說:「是……是呀,小怡你……」

小怡笑了笑,說:「還不把褲子穿起來,羞不羞人呀你。」

我連忙把還沒消腫的陰莖塞進褲子裡,拉上拉鍊,不小心還夾了皮一下,痛又不敢說,站起來,默默地站在一旁。

小怡邊翻著A書,邊說:「大表哥,你這樣是不是叫做“自慰”?男生自慰都要這樣看書嗎?

也要拿女生內褲放在臉上啊?好奇怪,我從來沒看過男生自慰的樣子呢。」

我羞愧地說:「小怡……對不起,這……真對不起,我是因為……」

沒想到小怡大方地說:「沒關係,這是人性自然的需要,我了解。」

我想不到小怡才十二歲,小學六年級,怎麼會有這麼開通的想法。一般像她這麼大的小女孩若是看到了剛剛的景象,應該會是嚇得尖叫躲開,要不然就是呆呆地看著不敢說話,哪有一小女孩會像她有這般成熟的思想。

小怡站起來,笑著說:「我可要去洗把臉了。」說著走去浴室,東瞧西瞧,看不到毛巾,只有

走回來拿了件她母親留下來的衣服,又走到浴室,打開水龍頭,嘩啦嘩啦地洗了個臉,這才回來對我說:「大表哥,我們好久沒見面了,對不對?」

我硬著頭皮說:「是啊,大概有兩年多了。前一次見面好像是過年你回外婆家的時候,我了妳

一面,是吧?」

小怡一副天真的模樣,說:「我記得那天你和外婆他們打麻將,好像輸了不少哦。」

我邊收拾床上的東西,邊說:「虧你還記得,那天我可輸慘了,大概有三千多吧……對了,

小怡,你媽媽到新家那裡去了,你怎麼還留在這裡?你不知道新家的地址嗎?」

小怡說:「我當然知道,我只是想回來看看住了這麼多年的房子,留下一些回憶。」

我「喔」了聲,心想,這小鬼的心思還挺細的,只是沒想到會是在這種場合碰面。將舅媽的東西找了個塑膠袋裝起來,塞進我的背包,對小怡說:「這樣吧,我騎車送你去新家。小怡….

..你不會把我剛剛的事情告訴你媽媽吧?」

小怡鬼靈精地說:「當然……不知道,就看你怎樣賄絡我囉。」

我又好氣又好笑地拍了她的頭一下,說:「這下糟糕了,被你抓住小辮子,好吧,待會兒請你

吃麥當勞,這總可以了吧。」小怡歪著腦袋想想,點頭說:「勉強啦,不過我可要選最貴的套餐哦。」我邊走出去邊說:「好啦,好啦,一切都隨你。」

來到麥當勞,看著小怡在我面前吃吃喝喝,還又點了支冰淇淋,小怡笑著看我,竟還伸出舌頭緩緩地用舌尖舔著冰淇淋,那副樣子好像在嘲笑我剛剛的醜態,暗示我A書上舔陰莖的模樣。我搖搖頭,莫可奈何,只有問小怡:「你對男女之間的事情倒底懂多少?為什麼看到……也不會害怕?莫非……你有過類似經驗?」小怡舔著冰淇淋,也不回答我這問題,只是隨口說:「嗯,不多,也不少吧。大表哥,你以為非得要有經驗才會懂得這些嗎?少笨了,我們同學早就大家都在討論這些事情,我還算比保守的呢,」她突然小聲靠近我,「告訴你喔,我有個同學叫做阿惠,她懂得的可多了,什麼自慰啦,高潮啦,這些名詞都是她告訴我們的。」

我吃了一驚,沒想到現在國小女生也這麼新潮開放,訥訥地說:「你們年紀這麼小,怎麼這麼

……」我還沒說完,小怡不屑地「哼」了聲,說:「年紀小又怎麼樣?告訴你,我那同學阿惠,她早在四年級的時候就已經是有經驗的女人了。」我張大了口,心想,這……這不太好吧。忍不住問小怡:「她有沒有告訴你,她是跟誰……?」

小怡帶著一絲羨慕又有些忌妒地說:「阿惠是跟她哥啦,第一次的時候,阿惠四年級,她哥國

中一年級。有一次,阿惠她爸和她媽出去旅行,家裡就剩下阿惠和她哥,她哥在自慰的時候被她撞見,於是就和她上了床。」小怡突然有些興奮地看著我,說:「就和我們今天一樣耶。」

我苦笑著說:「不一樣,我又不會和你上床。哎,別說這個了。」小怡賊嘻嘻地笑著:「為什麼別說了?我知道,聽我這樣講,你那裡又“勃起”了,是不是?」

聽到小怡這樣說,我確信她知道男女之間的事還真不少。

吃過麥當勞,我根據舅媽給我的地址,騎車帶她到她的新家。一進門,就看到舅媽頭上纏著毛巾,正獨自吃力地搬著傢具,我趕忙上前幫忙。

我問:「舅媽,那些工人呢?怎麼沒有幫你搬東西。」

舅媽氣呼呼地說:「別提了,那些可惡的工人,說了我就氣。明明講好價錢的,搬到這裡,又

要加錢,我不肯給,他們放下東西轉身就走,留我一個人在這裡搬,累死我了。」

我笑了笑:「搬家公司就是這樣,沒辦法,他們吃定你一個婦道人家,不給錢就不搬。」

舅媽有些感傷地說:「是啊,我也知道,誰教我孤家寡人一個,想講道理又怕他們動粗,可我

也不願吃虧,只好打發他們走,凡事自己來啦。」

我拍拍胸脯,說:「不打緊,一切有我,你放心。」

幸好經過成功嶺的六週訓練,這些粗活我還應付得來。

舅媽瞥了小怡一眼,問說:「你怎麼會碰見這丫頭的?」

我臉上紅了紅,小怡看著我微笑說:「我回家裡找東西,剛好看見大表哥……」我心中噗咚

噗咚地跳,「……在幫你收東西,就叫他載我過來。」

舅媽說:「喔,什麼東西?啊,忘了告訴你,」舅媽轉頭對我說,「我那裡留的東西都是不要

的,打算過幾天去包一包丟掉,你收了也是白收呢。」

我臉上又是一紅,實在沒勇氣將背包裡舅媽那袋東西拿出來還給她,這時心中才想到,好險小怡沒看到她媽媽那根按摩棒,否則不知道會怎麼想。咦,不對呀,她還是看到了那堆A書,這下她應該知道她媽媽的祕密了。哎,不對,是我的祕密。

幫著舅媽將傢具歸定位,又將紙箱裡的東西拿出來一一擺好,小怡懂事地在旁幫忙。我見到一旁還有些紙箱,打開其中一只,正要將東西拿出來,舅媽有些慌亂地說:「那些不用……我自己來就可以了,你先放著吧。」我點點頭,轉身到一旁,與小怡兩人互換了個眼色,我這才明白,為什麼舅媽那些A書和按摩棒留在那裡不要了,原來舅媽另外有“新貨”,舊的不想帶過來,只好暫時放在舊家,準備另行找機會扔掉。

忙了好久,終於整理得差不多,我們三人直起發酸的腰,看著新家慢慢成形,有了家的感覺,

心下都好是安慰。舅媽擡手看看錶,驚叫:「哎呦,現在都六點多了,忙了一個下午,小怡,你和大表哥吃過中飯了沒?」

小怡笑說:「來之前大表哥帶我去麥當勞吃過了。」

舅媽瞋道:「也不會替媽媽帶一點,可餓死我了,中飯也沒吃。」

我這時才想到,在麥當勞時,我身上的錢全都奉獻給小怡堵住她的嘴,自己只喝了杯可樂,這時肚子咕嚕咕嚕地直叫,可也餓極了。

舅媽看我一眼,不好意思地說:「阿興啊,真是抱歉,讓你忙了這麼久,也沒什麼好招待,過

一會,舅媽帶你和小怡去吃館子去。」

我笑說:「好啊,舅媽,只是我得先打個電話回家。」

舅媽拍了自己腦袋一下,說:「我可忘了,這裡電話還沒牽。這樣吧,你到巷口打公用電話,

順便幫舅媽帶幾瓶飲料回來。小怡,你幫大表哥去拿東西去,我先洗個澡。」

於是我和小怡走出門外,望了望方向,到一旁便利商店,小怡進去買飲料,我在店門口打公用電話回家,告訴媽媽我在舅媽家,吃過飯回去。放下電話,小怡也買完出來,我對小怡說:「多謝你剛才沒有告訴你媽媽……中午的事情,否則我就完了。」

小怡說:「放心,你請我吃麥當勞,我不會出賣你的。不過……」

我有些緊張,問說:「不過什麼?」

小怡看了我一眼,狡猾地說:「不過有件事情你要答應我,要不然我就要告訴媽媽你拿她的內

褲套在頭上自慰。」

我氣道:「小怡你……你真是奸詐,不是說好麥當勞就可以了嗎,還有什麼事情?」

小怡笑笑,說:「放心,不是壞事,對你也有好處的。」

我問說:「倒底是什麼事情,快說啊。」

小怡說:「我現在還沒想到,不過想到的時候,你可不許耍賴,聽到沒有?」

我無奈地說:「好吧,誰叫我做了虧心事,一切都依你。」

小怡高興地哼著流行曲,抱著飲料回去了,我沮喪地跟在她後面,心想,被這小鬼要脅,可真是痛苦的一件事,但,倒底她要我做什麼事情?莫非……我想到小怡在麥當勞裡對我說的那些話,什麼她的同學阿惠,什麼上床……想到這裡,心中一跳,難道這小鬼真的想要和我上床?我可還是處男哪。不過,小怡可也是處女呢。想到這裡,心中有點茫然,也有點興奮,真是說不出的感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