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裡相識激情妹妹

認識她的時候是去年冬天。記得那是一個風雪交加的夜晚,我加班處理完公司事務後下樓來到街上,準備打車回家。我在街邊等了好久也沒擋到一輛空車,出租車的生意在這種天氣下總是那麼好。凜冽的寒風驅逐著鵝毛般的雪片在空中飛舞,我無奈的順著馬路走著。

就在我路過一個路燈桿的時候,發現了一個人蜷縮在地下,大雪在他的身上蓋了厚厚的一層,不注意還以為是個雪堆呢。

我趕緊蹲下將那人身上的雪拂掉,並把他扶坐起來,這時我看清了這個人的臉,原來是個面容姣好的青年女子,大概有二十七八歲的樣子。此時她雙眼緊閉,臉色蒼白,已昏迷多時了。我一看情況緊急,趕忙到馬路中間攔了一輛車,把這個女子送進了醫院。

後來在醫院裡我們的聊天中,我知道了她是本市某報社的記者,名字叫小雯,二十九歲,那天是因為和老公鬧矛盾他老公打了她而負氣出走,後來由於又累又餓,情緒又極度低落,就昏倒在了街頭。

在後來的日子裡,我們不斷的來往,一起吃飯、逛街……

隨著交往的深入,我對她的瞭解也越來越多。她非常喜歡自己的工作,而且非常投入,有時就顧不上家了,在這一點上老公慢慢的忍無可忍了,結婚四五年來由開始的吵吵鬧鬧到後來的大打出手,以至於感情越來越淡。每每談到這裡,她滿臉淒苦無助的神情總使我產生一種無限愛憐的感覺。

第二年六月的一天,小雯打電話約我。下班後我去報社接她,她一見到我眼圈就紅了,卻什麼話也沒說,挽了我的胳膊就走。我們來到一家常去的酒吧落座後,她終於忍不住撲進我的懷裡哭了起來。

「是不是他又打你了?」我憐愛的撫摸著小雯的頭髮,輕輕問。

小雯哽咽著點點頭,我長歎一聲,卻不知該怎麼安慰她,只是把她嬌小的身子緊緊的摟在懷裡。她在我懷裡啜泣著,把無限的無奈和委屈盡情的宣洩著。稍後,小雯的情緒慢慢穩定下來,突然意識到什麼,使勁掙出我的懷抱……

「對不起啊,我有些失態。」她羞紅著臉,怯怯的望著我說。

「呵呵,現在心情好點了嗎?」我寬容的一笑說。

「嗯,這會好多了。」小雯感激的說。

「小雯,真難為你這些日子是怎麼過來的。」我握住了她的手,看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說。

「不說這些傷心事了。」她甩甩頭,長出了一口氣,然後擡起頭認真的說:「能夠認識你真好,和你在一起我覺得有一種難得的放鬆和安全感。」她的眼睛裡閃爍著異樣的光芒,她繼續說道:「我們認識交往的這些日子裡,你對我的關心和呵護使我永世難忘,我也知道你很愛你的妻子,我真羨慕她。」

「小雯,你打算和你老公就這麼湊合著生活下去嗎?」我靜靜的看著她,問道。

「那我又能怎麼辦呢?」小雯望著天花板又說道:「這種日子我真不想再過下去了,可是孩子怎麼辦啊,他才3歲啊。」我沈默著,小雯接著說:「孩子需要一個完整的家,需要爸爸媽媽的愛護和關心,我不能讓他失去其中的任何一條。」

「只是苦了你了。」我長歎一聲。

「算了,不提了。我們喝點啤酒吧」

離開酒吧的時候,我們都有點搖搖晃晃……

「今天晚上真開心。」她緊緊的挽著我的胳膊嘴裡咕咕噥噥的說。

「是啊,難得放鬆一回,每天的神經都繃的緊緊的,真累啊!」

「你也覺得累啊,真想不到!我還以為你百毒不侵呢。」她哈哈的笑著。

「我也是人啊!也擺脫不了人的煩惱啊。」我苦笑一聲又說:「時候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

「不回家,今天說什麼也不回家。」小雯使勁的搖著頭說。

「不回家怎麼行呢,你老公會著急的。」

「我就是要讓他著急,他老是欺負我,也得給他點教訓了。你給我到酒店開間房好嗎?」

我還是繼續堅持著讓她回家。

「好不好嘛,求求你別再讓我回家了,幫我定間房子嘛。」

事情既然到了這一步,我也只好照辦了。我扶著小雯跌跌撞撞的打開了客房的門,隨手鎖住。小雯一頭倒在了沙發裡,我泡了兩杯濃茶,坐在她的身邊。

「小雯,起來喝點茶水會舒服一點的。」

「不嘛,我頭暈的要命,天旋地轉的。」她又說:「等會你回家嗎……你別走嘛,你陪著我好不好啊。」

我看著小雯因酒精的作用變的紅紅的嫩臉,正用期盼的的眼神望著我。真不忍心讓她一個人在這裡。就微笑著點了點頭。

「你真好。」突然小雯象小孩子似的猛的坐起來摟住我的脖子,在我的臉上狠很的親了一口,說。

我渾身猛的一顫,一種異樣的感覺慢慢升騰起來。

她緊貼在我的身上,我能清楚的感受到由她身上傳來的溫熱,她飽滿堅挺的胸部正壓在我的肩膀上,耳邊她吹氣如蘭……

男性的本能使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體內一股熱流慢慢湧動起來,逐漸匯聚積蓄著,下體急劇勃起膨脹起來,我努力的克制著自己的衝動。

「我的頭好疼啊,你幫我揉揉好嗎?」她對我說。

我當然不好拒絕,就讓她平躺在沙發上,頭枕著我的大腿,我的雙手揉按她的太陽穴,她閉上眼睛享受著我的按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