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熟婦友妻偷情

跟熟婦友妻偷情

那時我還在大陸做貿易生意,住在大陸公司的宿舍20多天,呆著沒有意思,就收拾好行李回到香港,由於老婆放假與兒子去了美國的外家渡假兩個月,香港間屋順帶裝修,回港後我就臨時住在與我朋友的房子.

只有他兩公婆住,有一日我朋友還沒有回家,我就一個人留在房裡,我沒事做就上網,當我出廳取水飲時就遇到了她,她就是我朋友的老婆,年紀約40歲,那日她也沒有返她工作的公司,我們就在客廳裡聊天了,她說她老公也經常外出,她也是在家上網的,我們傾得很好,她更把她新換的手機號碼告訴我。

後來裝修好房子,我搬回自己間屋住,有一晚我在街上無聊起來,就打電話給她閒談,當時是晚上她沒有接聽,

過了幾天我再打電話說想找她閒談,她說可以,讓我去她公司找她,那天她正好收早,我說她公司人多不好吧,她說沒關係,我就去找到了她的公司,接了她放工。

她與我返到去她家裡,我坐在沙發上,還給我倒了茶水,然後她就和我交談了一會,我這時仔細打量她,她個子不高,挺豐滿的,乳房挺大,屁股亦很大,我真想去揉搓她的乳房和屁股,過了一會我就走過去,和她很接近地坐了下來,她可能還不知道我近日老婆外遊,缺乏性生活,性慾難忍,心裡真想要和她做愛。她還問我公司生意如何,近期生活怎麼樣呢?我們聊了一會,已晚上6時了,我提出請她出外吃飯,順便搵機會,但她說不如讓我在她家裡吃飯,在外邊吃飯貴兼不好吃,我知道她老公不在家出差大陸,我詐裝說:「兩個人,不如出去外面食吧!」,她開始不同意,我著急了,她一看我這樣就說:「她老公又不在,只有我們兩人外面食,給人見到不好意思,在家食方便些又不需擔心唔好意思!」。

然後我們就去了街市買菜,回到她家裡煮飯食,她在煮菜我在旁邊幫她,我總是裝著不經意間碰她,她好像不在乎,後來我在後面詐意隔住褲用陰莖頂她屁股,她有點察覺到了,微笑一下就走開了。

後來我們就吃飯,我也沒有對她有什麼舉動,雖然我很想和她做愛,但我們一直聊著正經的話題,吃完飯後,我說要走了,她對我微笑一下,我想留下的機會沒有了,她已經送我到門口了,我穿上外套,要穿上鞋了。在臨出門前一刻我決定回身抱住了她,並大膽吻她,見沒有反抗,我就大著膽子將手上移到她的胸部輕揉著,嘴貼著她的臉輕聲地說:「我其實一直暗戀你!」

說著又輕輕在她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她雖然還閉著眼睛,但呼吸已經明顯有些急促,憑我多年的夫妻生活經驗,這時她不會拒絕我的進一步動作,於是將嘴唇輕輕的貼到她的唇邊,我能聞到女人特有的淡淡唇香,我將舌尖慢慢的頂開她的雙唇,這是第一層,她會不會在下一層拒絕呢,我不知道,我還是繼續把舌尖向深處頂去,我碰到了牙齒,但很快,舌尖便輕鬆的劈開了她的白牙,慢慢的,她的舌頭開始試探著與我接觸,我一邊繼續輕輕佻逗著她的舌尖,一邊將右手伸進她的襯衣裡面,沒有想到,她的皮膚是這樣的細滑,我的手穿過她平坦緊繃的小腹部,將她的胸罩向上推開之後,我終於摸到了她溫軟的乳房。

雖然我妻子比她還要年青三歲,但是這時候我覺得她的肉體更具新鮮感,而且乳房不像生過孩子的女人一樣會鬆弛,而是充滿了彈性,充滿了我的整隻手。就在我摸上她的乳房的一瞬間,她的身子明顯抖動了一下,鼻腔裡也發出「唔、唔」的呻吟聲。我輕聲地說著:「對不起,原諒我,但我太喜歡你了!」

接著將整個我的舌頭與她的交織在一起,嚥著互相交流的唾液。

她仍然閉著眼睛,但愈來愈扭動的身體告訴我,她已經春心蕩漾。

我開始將手在她的左乳上旋轉輕摩,這時候我明顯地感到了她的乳頭已經因為興奮而高聳堅挺了,我便將手掌的撫摩改為用拇指與中指輕撚她的乳頭,她顯得有些坐不住了,我順勢將她拉回屋裡梳化,讓她平躺著,

而我則跪到梳化上,我的膝蓋則正好頂在她的陰部。

我一邊說跟她小聲的說著對不起,一邊親吻著她的臉頰和脖子、嘴唇。

同時又將她的襯衣向上完全推到了她的下顎處,並將她的胸罩解開抽掉。這時我夢想了多年的美乳終於跳躍在了我的眼前,她的乳房豐滿、白暫,兩粒褐色的乳頭高高地翹起。她這時已毫不掩飾她的感受,喉嚨裡「呵、呵」地喘著氣,兩手也在微微地顫動著。

她可能受不了這種刺激,已明顯地扭動身體,兩腿也開始想擠在一起,腳尖則繃得很直很直。

我突然覺得頂著她的膝蓋好像熱乎乎的,我將腿往後移開,用手一摸,我感到手掌上已經沾滿了濕粘的液體,原來她下面已經這麼濕了,不但映透了她的內褲,還把我的褲子也弄濕了。

我興奮的把嘴湊到她耳邊低聲說:「不好,你在流水啦。」她立刻不好意思的把頭扭到了一邊。臉變紅和顯得更火辣了。

我覺得是時候了,就坐起在她的大腿部位,用手去脫她的內褲。誰知她卻突然用兩手抓住褲腰低聲叫起來:「別,別這樣!」我有點遲疑,也許我真的錯了,我不應該對朋友的妻子這樣,但看著我夢想了的女人已經半裸的躺在我面前,我有種不甘心,

於是我一邊反覆哀求的說:「原諒我吧!就這一次!」一邊堅定地掰開她的手指,似乎是她感覺沒有能力抗拒我,很快她就放棄了抵抗,把雙手摀住了臉,好像又哭了起來,但我此時已經沒有剛才那種想要安慰她的想法,只是全神灌注的脫去她的內褲。

當我把她的內褲脫到她膝蓋的時候,我簡直心花怒放,我感覺到我的內心在劇烈地跳動著,當我看到展現在我眼前的這個好友妻子最隱密的部位時,我有一種強烈的佔有者的快樂。

我知道,我將開始欣賞著這個我性愛幻想的的身體,她的每一處不為人知的秘密都將毫不保留地展現給我,在這種極度興奮的心情下,我迅速地脫完了她的所有內衣,柔和的燈光下,現在她誘人的恫體已完全展現無餘。

她有著標準的身材,身長大約一米六,皮膚白淨,雖然從大腿到下腿都很光滑無毛,陰戶處的陰毛呈鮮明的倒三角形,但比我妻子的要顯得有些稀少。柔軟的腹部稍微有一點脂肪,但摸上去更滑軟舒服。

她兩隻乳房很大,確實很漂亮,淺褐色的乳頭挺立著似乎在召喚著我快去吮吻。

大而結實的臀部十分豐潤,會讓人不自覺地就想去撫摸它。一陣女人下體的的酸味,溫柔地向我襲過來。我慢慢分開了她的雙腿,芳草之間出現了一條粉紅色的肉縫,陰唇邊緣已經被湧出的淫液漬濕。兩片小唇的顏色比我妻子的顏色淺好多,顯得很鮮美。

此刻我已經被肉慾沖了頭腦,我對著這條肉縫,我失去了耐性,我兩膝跪在她的兩腿間,雙手抱住她的腰部,用已經暴漲的龜頭去捅進她的陰道,可此時她再一次試圖拒絕我,她將手推攬著我的身體,下身開始左右擺動,我的龜頭對不住陰道,無法進去,我只好把手從她的腰部移到臀部,將整個下體向我靠攏,這樣,我的龜頭順利的碰到了她的陰門,由於有愛液的緣故,她雖然反抗,但我的整個龜頭順利的進去了,這時,她整個人開始往床裡移動,我的龜頭再次脫了出來,這時候我看到她的眼睛微微張開看著我,她開始邊搖頭,邊對我低語著,我大概能聽到是在說不行,不能之類的話。

可濕潤的陰道卻又召喚著我,我的龜頭已經進去一次了,我不能就這麼放棄,這種反抗卻更增加了我的興奮和刺激,我的陰莖覺得從來沒有的強大和堅硬。

「碰」,她也停止了反抗,可這一停,我的陰莖完全的插入了她的陰道內,就聽她「啊」的一聲全身顫抖了一下。我的身子一沈,終於第一次和我多年來心所記掛的女人真正地交合了。

肉棒停在了她陰道裡,乘機感受著趙姐夾住我陰莖的肉穴,她比我妻子陰道肉壁緊得多,我用力將我的肉棒向陰道的深處頂去,由於我們的姿勢可以插得很深,我感覺到已經頂到了朋友老婆的子宮口,每頂一次都要碰一下我的龜頭,這時,我也顧不了什麼「三淺一深」了,每次都頂到盡根而入,「…..啪….叭…..」,而趙姐也在我連續不斷的攻擊中開始發出「吭、吭」的聲音,原來推著我身體的手開始轉為用力的挽住我,同時屁股一上一下的在我的陰莖上套動。

自從老婆放假與兒子去了美國的外家渡假兩個月內,我也沒有做了,這種刺激另我不由的有點想射出的感覺,我心想,在這個關鍵時刻可不能射出來,但趙姐陰道本來就很緊,插在裡面,實在是太刺激了,我只好停止了猛烈的攻擊,開始有節奏的緩慢插入,盡量用力的摩擦著她陰道內G點上一顆顆的小肉粒。

看著她的屁股一上一下越來越快,臉越來越發燙,嘴微微撅著,呼呼地喘氣,雙唇越藥越緊,我知道她馬上就要到達頂峰了,我整個人壓在她的身上,在我的重壓下呼吸亂而急促,身體也開始變得緊繃起來,終於,她全身劇烈的一番震慄後,整個身體盤捲在我身上,久久沒有放開,

見她達到了高潮,我放鬆了自己的忍耐力,身體使勁向前一頂,緊緊貼著她的恥骨,啊.!!!一股股濃熱滾燙的精液穿過我的龜頭,直噴射向她的最深處,她感受到了我的精子的溫度…….下體開始有節奏地收縮著,她的子宮口好像天生就要渴求這股強而燙熱的精液一般,開始抽畜起來。

我將友妻平躺著放好,我發現,她仍然閉著眼睛,整個過程幾乎沒有睜開,也許是怕看到我而感到愧疚吧,或者是不想接受這個現實。我也不去為難她了,讓她完全的癱軟在床上,隨意地叉開著雙腿,已經平息激情的陰戶上一片狼籍,陰毛被大片的愛液漬濕得一縷一縷,大腿根處粉紅的肉縫開始向外泛出了淡白色的精液與愛液的混合物。我順手用紙巾輕柔地幫她一一擦淨,然後又擦淨了我依然昂挺的陰莖,丟掉紙巾,從後擁抱著她。

她側過身背對著我,我想此刻她也許正希望這是一個夢吧,我沒有打攪她,悄悄穿上衣服,確定外面沒有人,我才悄悄的離開。

經歷了這一晚,我感受到了世間最享受的性愛,那種將別人的女人從肉體到心靈徹底俘虜後給我所帶來的刺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