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金屋藏嬌的小靜

我在內地做生意以來,一直都甚安本份,許多北方小妹妹的誘惑,都沒有影響到我對太太的忠心。但自從小靜的出現,我就完全背叛了我在香港的太太,我在深圳將她金屋藏嬌,也就是俗稱“包二奶”。

小靜是新都酒樓高級餐廳的女部長,當我第一次見到她時還以為自己眼花,因為她和我當年的舊情人一模一樣,連梨渦淺笑的神情也是一模一樣。她很斯文、大方,對我溫柔體貼,當年我痴戀的舊情人,今日竟重現眼前,可能是上天給我的回報吧﹗忠心一片的我,終于做出對不起太太的事,同時我也嘗透了戀愛的滋味。她不是一般賣笑的北妹,她是一個初出校門的女學生,由于她很純,我們發展得十分順利。

當我第一次替她解開身上的衣服時,我感覺到她的羞怯、嬌媚,和一股清新氣息。

我擁著潔白細嫩的小靜,沖動到不得了,可能她身上的幽香使人迷醉,我吻遍她身上每一處地方。同時也拼命的舔舐她的乳房.她那光潔無毛的恥部。我終于讓自己的器官進入那小小而緊窄的地方,我剛剛進去一小部份,她已經現出痛苦神情。“小靜,是不是很痛﹗”

小靜含著淚珠說︰“哦﹗是有一點疼,不過我.我喜歡你﹗”她的普通話很好聽,陰聲細氣的擁著我,令我更加亢奮,猶如燒紅的火棒。我慢慢推進,她抓著了床單,上唇緊緊咬著下唇,我停下來,憐香惜玉地吻著她。“小靜,我也喜歡你﹗”

“啊﹗”終于完全進去了,小靜的表情也開始舒緩,肉緊的態度也慢慢放松。我看著她媚眼如絲,小小梨渦,俏得令任何男人也不能抗拒。

我開始抽動,狹窄的通道促使我膨脹得更快,她也扭動著身體向我退避。“啊﹗”她由痛苦而呻吟,可能這是每一個女孩子的必經階段。但我完全陷于興奮狀態,抽動也越來越快。她的呻吟刺激得我很厲害。“啊﹗行哥﹗”“小靜,你感覺怎樣﹖”“啊﹗行哥﹗我.不.不要緊﹗”

我膨脹得很快,同時也泄氣得很快,因為小靜給予我的刺激是前所末有的。我倒了下來,瞧見床上微紅處處,我明白到小靜為我而奉獻第一次。我感謝地吻看她,可能這是緣份,一個如此嬌艷的美女,居然愛上了我這個有婦之夫。

自此之后,我留戀著這個地方,我和小靜如膠似漆,將在香港的妻子拋之腦后。每天晚上,我們都急不及待地做愛,漸漸她更懂得溫柔體貼,侍服周到。我很喜歡吻她,她的咀形很美,呵氣如蘭,真是難得,小舌輕吐更是要命。一向給予人家印象中的北妹,都是現實得可怕,根本沒有感情可言,但小靜卻從來沒有向我要錢,真的令人半信半疑。她對我到底是真情還是假意﹖

有一次,我從香港不動聲息地回到我們之間的愛巢。因為我知道很多“二奶”都會利用情夫返港的時間到處偷食。所以我出其不意的回去,就知道小靜對我的情意,大門推開,廳內的情景出乎我意料之外。

小靜竟然乖乖的坐在梳化上,織著一件小毛衫,她的溫婉令我又感動又沖動。我開心的吻看她,她也迎合著我,互相熱吻。我將她推在梳化上,壓著她,捧看她的臉說︰“小靜,你真乖,我好喜歡你﹗”小靜的溫文賢淑,有如一隻受保護的小鳥,我瘋狂地吻著她。雖然,她那不大不小的乳房我己吻過很多次,但我依然愛不釋手,我們一絲不掛的在大廳的地氈上翻過來.滾過去。

她反過來吻我,我仰天而躺,她吻著我的臉、頸項、耳珠,我感到一陣陣的快

感由丹田緩緩涌出。她是輕輕吻著,玉手也小心翼翼地替我撥弄,撫摸,這是我教她的,漸漸地,她開始懂得主動,撫摸的動作也比初時純熟了。

軟軟的手指輕輕握了我的肉莖,急速的跳動之下也變得挺以英姿。她的身體微微后退,小咀吻著我的胸膛,玉手在掃弄我的小袋子,我也興奮得在捏她的乳房。

她的手指很有攝力,慢慢的掃,輕輕的彈,這種情形比撫摸還要命。她舐著我的小肚,我知道她每次來到這個地步就會停止,因為她唯一的不喜歡就是吞吐我的小東西。

所以,我也不勉強她,每次到此,我就跨身而上,直沖終點完事為止。誰知,今次出乎意料,她竟然越舐越低,刺激得令我迅速膨脹。接著,她竟然肯含我的龜頭,她在我那硬得發光的表面輕輕舐著,她的小舌慢慢在舐,我卻沖動得有如火山即將爆裂。

她的咀很可愛,她舐得我好舒服,望著她的舌頭在我的龜頭上打圈,我有難以形容的刺激,她雖然還沒有含進了我的東西,但我已經很滿足,因為以她的純潔形象,居然肯為我如此屈就。

她張開小咀,慢慢的含進去,這種滋味實在好受到不得了,她還將偶然灼熱的東西貼著她的粉臉。末曾真個已銷魂。這話要來形容我現在的情景,就最恰當不過。

我竟然也呻吟,來宣泄我內心的興奮,但我死忍強烈的沖動,享受著這銷魂一刻。

她替我舐著,吻著。終于,她居然完全吞沒了。兩個多月來她是第一次,我很興奮,雖然她不懂得如何處理,但我已慢慢抽動起來。刺激程度令我無法抑製,我要發泄了﹗“小靜,我要噴了,你﹗”我想叫她移開,但她沒有,反而吞吐得更厲害,我無法再繼續忍耐,熱流疾射而出,貫喉而入,但她完全承受。

她繼續吮吸,直到我的地龜頭不再于她小嘴裡跳動,她還是緊緊含住。我得到一生以來最大的享受。“小靜。我愛你,我永遠愛你﹗”她肯為我獻出一切,她用暖暖的毛巾替我包裹著發泄了的地方,這種感覺很好受。

她像小鳥依人的伏在我的臂彎,我輕吻她的額頭,揉著她長長的秀髮。她的小嘴裡透出我精液的氣息,但我已經忍不住地吻下去。小靜不但樣子甜美,就是一把長髮很多女明星都不及她整潔而柔順,我輕撫著,真是愛不釋手。

“小靜,你還沒有舒服過哩﹗”“行哥,我愛你,祇要你舒服,我也舒服的。”她的說話聲音不大,但是柔和得有如聽音樂,我最喜歡這種女孩子。她的大腿輕輕靠看我的身體,手指摸著我的腰,可能我太喜歡小靜,休息一會我又按奈不住地擁著她吻,她也熱情地和我四唇相接。

她的小舌在我口腔撩弄,我也拼命的吸啜她的香液,很快,垂垂的東西又再堅硬起來,而且比第一次更加灼熱挺拔。“哦﹗你.你好壞,這麼快﹗”她嬌羞的推開了我,輕輕轉身,這種欲拒還迎的感覺十分要命,我更加瘋狂,更加亢奮。

我撲過去擁著她,堅硬的東西緊緊貼著她軟綿綿的屁股,雙手就揉弄著她柔軟而彈力十足的乳房。“小靜。我給你舒服。”“哦﹗你自己想爽,還要欺騙人家。”她的嬌媚十分自然,不太過份,也有調情的感覺。我緊張的吻看她的耳珠,她微微仰后遷就我的進攻。“啊﹗”她出生呻叫了一聲。

“小靜。你實在太討人歡喜啦。”“行哥。你。你又想怎樣。你剛剛才出了一次﹗”“我。我要吞了你下肚。”“啊。你喜歡怎樣就怎樣吧。”我將她翻了過來,平臥著的身體給我爬了上去,我下面在磨擦看她的身體,咀巴卻在吻她的眼。她的睫毛。她的鼻子,剩下來的手就撥弄著她的胸脯。

很快的。她的呼吸開始急速。我的手開始探進她的地方,一個敏感的地方,她很有節奏的在低叫。她的小舌在舐看乾熱的咀唇,她尋我著的咀巴,她希望我吻她。因為她有這樣的需要。但我很挑皮的將手指放了進去,她也肉緊地吸吮,我將另一手的手指探入她滑匿的陰道,並慢慢欣賞她慾念升華的一刻。

由于我的前奏功夫恰當“,她顯得很熱情,臉兒微紅,身子扭動,有種不著邊際的感覺。“行哥﹗”“哦﹗做什麼﹗”“咦﹗你好壞喲﹗你知道的,偏偏就要折磨人家。”不錯,我知道她的確很需要,需要我去充實她,但我偏偏慢條斯理,有心戲弄她一下。就說道︰“我不知道你要什麼﹖你說吧。”

“你.你﹗”她羞怯地說不出口,玉手卻拼命按看我的臀部向她的地方擠壓,我還是故意惡在她附近撩撥。“行哥,你進去嘛﹗”她拼命的迎合我,遷就我。

憐香惜玉之心令我不忍再戲弄她,何況她是我最心愛的女人。我深呼吸一下,然后直搗黃龍,完全抵住了她最深處的子宮。她雙眉一皺,小嘴半開半合,雙手緊緊抓著我的屁股。

這份感覺很難形容,但我知道她已經在空虛無助的邊際而找到了充實的來源。

完全的充實令她又開心又滿意。我祇是完全送了進去,緊緊抱著她柔軟的身驅,卻按兵不動,體會別有一番滋味。“哦哥哥﹗你怎麼不動呀﹗”“小靜。我在欣賞你﹗”本來半閉著雙眼的小靜微微張開一線。“哦﹗來吧。你這壞人。”

硬硬的東西抵住了她暖暖的地方,輕輕摸看她的俏臉細意欣賞看她標致的五宮。這種感覺很好。真的另有一番滋味。比起較亂沖亂撞而發泄了的感覺,截然不同,這份呼之欲出的滋味非常過癮。間歇性的動一兩下,小靜則表現得更加熱情。

我伏下來吻她一下,她的小咀我最喜歡,捧看她的臉然后輕咬她的唇,真要命。

“摸摸我。”我捉著她的手向下。“喲。好硬﹗”我退了少許,濕潤而挺拔的地方顯示了我的雄風。她主動地擁看我吻。我知道她這個時候最需要。我開始厲兵騎馬。開始沖刺。她的身體柔若無骨,我則瘋旺地進攻。

地氈上響起了醉人的交響樂。節奏由慢至快。她的阿娜腰肢在迎合,在捕捉,半開半台的小咀在呻吟,低叫,促使我的慾念升華。高潮已經接連而來,她是在期待最快感的一刻,我蓄勢待發。澎湃的浪花已徑洶涌而至,我歇斯底裡的仰天長嘯一聲,淋漓盡致地完全輸送給她。

“哇﹗”小靜也叫了,暖烘哄的熱流有如炮彈。香汗淋漓的小靜緊緊的擁抱著我,她似乎想完全將我吸了進去。強而有力的發射,依然在跳動,她抱得我更緊了,她的吻有如雨點,這是回報式的吻吧﹗她是得到很好的高潮了,我也倒在她的懷中,互相在喘氣,在輕撫,在回味看這份難忘的意境。

我退了出來﹗倒在旁邊躺著,以免小靜負荷太重,我是絕對希望她得到快樂的。她慢慢起床,拿來暖毛巾,然后替我敷住這個地方,這是很舒服的感覺。小靜已經完全進入我的生命中,她比我的太太更重要,我們不但在性愛方面配合,就算日常生活也投契到不得了。大家的嗜好也十分相同,閑時我們一起煮飯燒蔡,共進晚餐,滋味無窮。

晚飯之后,我們就開始做愛,一直開心到天亮才睡下,小靜的溫馴文靜,使我很歡喜。但是,我總不能夠和太太離婚,與小靜相宿雙淒。我不愿意負上拋妻棄子的罪名,因為我雖然不能失去小靜,但我太太也我生命中很重要的女人。因為她是和我攜手創業的結髮夫妻。

我終于想到一個好下流的辦法,我要讓我太太也走出夫婦性愛的小框框,我要先讓她接觸別的男人,這樣一來,就算小靜的事被她知道,也不至于搞出太大的風波。我承認我仍然喜歡我的太太,不過小靜對我來說,畢竟太誘惑了。

在泰國的一家酒店裡,我的心卜卜狂跳,可能是情緒緊張的關系吧﹗我推門進去,摸黑的走到床邊,隱約看見一個美妙的身形,她就是我一直以來都垂涎的何太太。何太太是一個漂亮的女人,她曾經令我砰然心動,想入非非。她也正是我曾經痴戀的舊情人。令我對小靜注目的女人也正是她。

當時,我們已經互相接觸過對方的身體,祇差沒有上床。她的父母因為我太窮,而把她嫁給家庭環境不錯的何文,可是何文現在也祇不個是我太太手下的一名高級職員。現在,我竟然可以擁抱這位夢寐以求的美人,真是開心得難以形容。我急不及待的吻過去,香香的櫻唇,薄薄的唇片,含得我好舒服。

她迎合著我,因為她以為我是她的丈夫,這種偷龍轉鳳的方法是我想出來的,真是刺激無比。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何太太,她的媚態早已令我著迷,有次酒后直言,原來何文也喜歡我的太太。于是,我們兩個男人就來一次世紀大協議,實行搞搞新意思,也就是換妻。

但是我們都怕老婆不高興,所以祇好實行暗中交換,借旅行為名,換妻為實。

首先,我們兩對夫婦參加了一個旅行團,故意選擇了隔壁的酒店房間,以方便我們的進一步計劃。這兩間房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可以在露台互通。

白天,大家都玩得盡興,暢遊名勝,我的眼神就已盯緊何太太,幻想看夜半換妻時的刺激,禁不住興奮莫名。果然,晚上我們的老婆都熟睡了,何文和我就交換房間,我們從露台上摸到對方的房間,在黑暗中進行換妻,神不知,鬼不覺。

半睡半醒的何太太很吸引,白天看看她搖曳生姿的身段,現在卻可以摸個夠了。原來,何太太是喜歡裸睡的,因為我一摸過去,柔滑的皮膚立即令我沖動。我不敢聲張,因為,我怕她發覺我不是她的丈夫,我慢慢地吻,慢慢地舐。舐著她

令我痴迷的雙峰,她好夸張的胸部,我樂得埋頭進去輕擦。

她似乎被我攪得有點按耐不住了。輕輕地叫著“喲﹗哦﹗”她張腿伸開,似乎渴望我送了進去,我卻故意輕挑慢捻,想折磨一下這個小淫婦。“啊﹗老公。”她的聲音好刺激,她在呻吟地叫看,聲音有點怪異,但我有種偷人家老婆的沖動,顧不了這麼多。一向以來,我很欣賞何太太兩條修長雪白的雙腿,所以我一定要啜個飽,由小腿吻到大腿,我在她兩腿之間徘徊,她的聲浪也由低鳴而尖叫。

“哦﹗哦﹗老公,快來吧﹗”我也情緒高漲,劍拔弓張,硬得要爆裂的東西送了進去。何太太終于被我侵占,這份刺激難以形容,我狠狠的抽動,以解我舊時為她相思之苦。以前,我祇能幻想看她,如今夢想成真,我和何太太連成一體,我要瘋狂的和她幹一次。

她也十分迎合地和我幹,可能她以為我是她的丈夫,故此完全沒有懷疑。這時,我的陽具就深深插在她的肉體,她的要塞終于給我徹底占據。這份慾念使我慾火旺升。我要將我最寶貴的東西注射入到何太太的肉體裡面。到她的最深深處。

我賣力地抽動于是她的雙腿也像交剪般的纏著我。“啊﹗射啦﹗射啦﹗”我一邊興奮地在她陰道樂射精,一邊摟緊她的纖腰。終于,我盡情地發泄了。我仍然緊緊地把她抱著。何太太說道︰“阿文,你今晚怎麼搞的,都爽過了,還不讓我起來替你抹抹。”說著她突然開了燈,在柔和的燈光下,我即使轉身也無所遁形。

何太太驚叫道︰“阿行,怎麼會是你﹗”我連忙披上一條浴巾,說道︰“阿鳳,你老公和我有協議的,他正在隔壁睡我太太哩﹗不信我帶你過去看看。”何太太果然也披上浴巾,隨我從露台摸過去。我輕輕打開房門,拉著何太太的手,悄悄走到床邊。這時,床上何文和我老婆正在忘我激戰,陰微弱的光線底下,

祇見到兩個重疊的人影,但何文的陽具在我太太肉體裡抽插是發出的聲響,以及我太太發出的呻叫就清晰可聞。我是有心讓我太太知道她是在和別人性交的,于是,就把燈開了。床上的倆人都嚇了一跳。尤其是我太太發現她抱住的男人並不是我,她吃驚地松開雙手,張大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我也不說什麼,祇拉住何太太離開房間,從原路走出來。出了門口,我反手關上房門,然后停下來,與何太太悄悄躲在門邊偷看,祇見何文指手劃腳地對我太太解釋,后來,我太太好像是接納了。于是,何文又撲到我太太的身上。

他的陽具又繼續在我太太的陰道裡不停抽插,我太太的手往床頭一伸,屋裡頭的燈又熄了。我拉著何太太回房,她順手把門拴了,這一小小的動作帶給我無窮的喜悅﹗這一個晚上,我不知我太太及何文怎樣度過。

但何太太一經明白夫婦交換的真像,她的豪放和熱情立即令我招架不住,原來她雖然在家庭的壓力下嫁給何文,心裡仍然對我和她的初戀念念不忘。今晚有情人終成眷屬,自然是痛痛快快地歡度良霄。

當我回到小靜身邊,我還在回憶著何太太,赤身裸體的阿鳳當然比小靜成熟的多,床上的表現連我太太也不及她豪放,在旅程的最后一個晚上,她幾乎完全占主動,我有點兒慶幸沒有娶他做老婆,否則會變人乾。

小靜和我太太就不同,她永遠不會提出任何需索,但又熱烈的接受我每一次對她的布施雨露。我太太是從來不接受口交的。阿鳳在那天晚上看完她老公和我太太的床上戲回房,就立即替我口交,之后幾次和我交媾,都是先口交后性交。不過,祇有小靜才允許我在她嘴裡射精。

我和小靜的事終于被太太知道,她隨我到深圳見小靜,那時,我和小靜都很緊張。

但是,當我太太見過小靜之后,竟允許我和她繼續下去。原來我太太已經去檢查過,知道她是不育的,賢惠的她也很想我有兒女,因此她想小靜替我傳宗接代。

小靜終于替我生了個兒子,但是,我和她也從此對我太太相敬如賓。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