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的名字很有意思,叫溫柔……我們是通過家裡安排的相親認識的,我開始時因為名字而對她感興趣,所以接受了一向排斥的相親,而在看到她之後,第一眼就被這個氣質柔弱,長相甜美的小女人吸引住了,費了一個多月的苦功才把她變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之後兩人感情急劇升溫,不到半年便訂了婚,婚期就在今年年底。

她是本地一所重點中學的語文老師,是個畢業于北師大的高材生,據說下個學期開始要兼任重點班的班主任了。年紀輕輕的她如此能幹再加上自身的美貌,理所當然的會成為整個學校男老師和男學生的夢中情人,而經常來學校找她的我也理所當然的成為了這個學校大部分雄性生物的眼中釘、肉中刺,而每次面對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時,我卻有種不由自主的暗爽……說起來還真有種成就感,我自身條件只能說中等偏上,長得也是放在哪都不起眼的那種,氣質勉強算得上斯文儒雅,身高一米七九只能算不矮也稱不上高大威猛,工作是在一家中型公司做網路總監,月收入還沒過萬,車是國產車,房是分期付款……能打動她的,或許只是我那份真誠吧。

我把車停在了校內停車場,前些天因為實在受不了每次去都費一番周折才能進校門,就托人介紹把她們學校管後勤的副校長叫出來一起吃了個飯按了個摩,又偷偷塞了點錢,換來一張臨時出入證,當然雖然名義上是臨時的,因為有了副校長的簽字也變成了他任期內都會有效的了……給小柔發了個短信,就等在她所在的教學樓的樓下偏廳裡了,之所以在這裡等,因為這裡可以吸煙,而且透過窗戶可以看到外面操場上的可愛美少女,咳咳不對,是欣賞那些揮灑著汗水的青春的身影……這個時間她們剛剛開始上課,而這裡的主要學科都是兩課時的,所以我還得等上一個多小時,我正百無聊懶的吐著煙圈的時候,忽然身後穿來熟悉的甜甜的聲音:「老公……」我回頭一看,果然是我親愛的小柔,她留著前兩天剛做的日式披肩短髮,額前是可愛的劉海,身上穿了一套很有教師感覺的連衣裙加開衫外套,修長的腿上穿著透明的水晶絲襪,足上的高跟鞋只是普通高度,卻恰如其好的讓她的身材得以最完美的展現,而這個我平時迷戀不已的身影此時卻被我忽略了,吸引我目光的是她手上扶著的一個穿著學校夏季制服的女學生……這是怎樣一張面孔啊!用精緻這個我平時都吝惜用的詞語來形容我都感覺不夠用了,國色天香、傾國傾城可能說得就是這樣一張臉吧……她的五官有著少女特有的嫩,又有著超出年齡的嫵媚,皮膚細緻而晶瑩剔透,宛如上好的瓷器,一頭長髮自然的垂下,發質堪比飄柔廣告中的女模特,身高和小柔差不多,身材略顯輕柔卻不瘦弱……而此時的她卻顯得有些虛弱,香汗從她的腮上滑落,留在精緻的下顎上,本來應是白皙的皮膚也泛起桃粉色的潮紅,那小模樣看了讓人心裡一疼。

我愣了有幾秒才恢復鎮定,這才老臉一紅,恍然覺得在未婚妻面前這樣看別的女性有多不堪,連忙找話題說:「小柔你這個時候不是應該在上課嗎,怎麼下來了?這個女孩就是你說過的那個新轉來的校花吧,長得真漂亮呵呵……」小柔不明顯的白了我一樣,表示了一下對我剛才表現的不滿,我就喜歡她這種大而化之、善解人意的性格,從不在一些小事例如我多看了誰兩眼,在她面前誇別的女人漂亮或者電腦裡有美女照片之類的上面和我沒完沒了,每次都是稍稍嬌嗔一番就完事了。

「恩,這個就是我說的許菲同學,她上課時忽然感到不舒服,我正準備送她到醫務室呢,就看見你了。”回頭又對那那女生說:「許菲,這是我老公閆濤,你叫他閆哥就行。」那個叫許菲的女生對我點了點頭,似乎有些怕生,又似乎難受的不想張嘴。

「老公你幫送許菲同學去醫務室吧,我有點扶不動了,而且這裡到醫務室還很遠呢,我還得回去上課,本來應該是找男同學送她去的,可剛才一堆男同學都爭著要來,她就不好意思了,非得讓我送她……許菲,讓你閆哥送你去行嗎?」小柔的力氣一直都很小,可能是從小就是乖乖女的原因吧。

看許菲輕輕點了點頭,小柔就把手裡扶著的她交給我,一觸摸到她嬌柔的玉臂,我竟然激動的有點發抖,深呼吸了一下才平靜下來,這時候小柔給了我一個「不要占人家便宜哦」的表情就上樓去了,而我扶著許菲一路走向醫務室。

我一隻手拽著她的胳膊,一隻手輕托著她的纖腰,隔著薄薄的校服襯衣,那溫熱而又柔軟的觸感讓我一路上心猿意馬,好不容易保持著小弟弟不至於把褲襠頂起來出醜走到了醫務室,卻發現醫務室的老師不在,喊了幾聲也沒人應聲,只好先把許菲扶到醫務室的床上躺著。

這時許菲好像更難受了,身上的汗越來越多,漸漸浸透了本來布料還算厚實的校服襯衣,使她玲瓏的上身格外的性感,晶瑩柔潤的小嘴裡不斷傳出壓抑不住的呢喃似的呻吟,身子不斷的微微的顫抖著……我有些害怕了,這年頭的獨生子女都寶貝的很,要是在學校出事家裡絕對不能善罷甘休,這樣小柔一定會多上很多麻煩,而且看著這樣一位可愛的女孩在我面前這麼痛苦,我也不能坐視不理。

「許菲同學,你還好嗎,要不我送你到醫院吧?」我試探性的問道。

「我……不去。」只有三個字卻很勉強的說出來,其間還夾雜著微微的呻吟。

我沒說話,但過了一會看見她仍是那痛苦的樣子,知道現在不是滿足女孩任性的時候,再耽誤下去沒准會出大事,於是一手托後背,一手抄腿彎的把她從床上抱起,快速的向停車場走去。

許菲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反應過來馬上開始掙扎:「你……放開我……我不去……不去醫院……」我一聲不吭的抱著她飛速的走著,不理會她在我懷中的哭鬧,幸虧她的體重很輕,掙扎得又很無力,而我因為平時的鍛煉還算得上身強體壯,才能一直抱著她走到停車場,因為是上課時間,我走的又是非教學區的路線,才一路沒被人發現,要不解釋起來也是個麻煩。

把她按在後座上,走到駕駛位上啟動了車子,這時她還在哭鬧,掙扎著要打開車門出去,我把車微微提速,大聲嚇唬她說:「別亂動,掉出去摔得你渾身蹭破皮!」果然女性愛美的天性讓她不再打開車門跳出去的主意,而是小聲抽泣著求我讓她下車,她不想去醫院。我沒理會她,出了校門直奔最近的醫院,但是她一直在後面央求,直到她說道「閆哥,求求你了,我真的不能去醫院,去了醫院我會想去死的」這句話的時候我才感覺事情不對,就把車速減下來,說:「你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我就不送你到醫院,要是真有病,就算你不想去,我也不能放任你不管!」「嗚嗚……我真得不能說,但我發誓……我說的是真的,我的病不是病……不用去醫院的……我以死去的外婆的名義發誓……我說的是真的,閆哥嗚嗚……我不騙你。」許菲夾雜著抽泣的細語變得讓我的心格外的軟,我也覺得這個女孩不可能以詛咒死去的外婆做代價來滿足自己的任性,就柔聲說:「那你說怎麼辦,你現在的情況越來越糟了。」顯然許菲也不知道該真麼辦,兩人一下子靜了下來,我也把車停在了路邊,點上了一根煙,從觀後鏡看著她,欣賞著那份帶著病態的林黛玉一樣的美。

「閆哥……」我把一支煙抽完的時候,許菲輕輕的叫道。

「嗯?」我把煙頭扔出窗外。

「你……那個……能不能……」她的樣子好像有點扭捏。

「怎麼?」我有點煩躁了,不明白她到底怎麼了,這麼漂亮的一個丫頭,事兒怎麼這麼多呢。

「能不能……能不能」她還是在那糾結著。

「你說。」我深呼一口氣,儘量不嚇著她。

「能不能帶我……找個賓館那個……躺一會。」說完這個,她一下子把小臉埋在了車座靠背上。

我愣了,呆在哪裡半天,才咽下了一口唾沫,有點結巴的問:「你,你說賓館?」「嗯。」許菲的聲音就像蚊子叫。

「去那幹嘛?」「就躺一會,我就好了,求你了……」許菲把臉從車座上抬起來轉向我,淚汪汪的大眼睛裡是讓人不忍拒絕的哀求,她接著說:「我不想讓人看見……我的樣子」我實在是受不了她這小模樣,只有歎了口氣,把車停到附近一個小型賓館,先去辦好了手續,然後回車裡把許菲扶出來,老闆娘看到許菲的樣子也是嘖嘖驚奇:「這小姑娘長得,跟小仙女似的,怎麼?喝多了?」看向我那眼神裡是強烈的對流氓的鄙視。

我沒心情去解釋這讓我倍感冤枉的誤會,把許菲送到房間的床上關上門,才松了一口氣似的坐在了椅子上給小柔發了個短信,告訴她我送許菲到醫院了,一會回去接她,但沒告訴她是哪個醫院,這謊言說得我有點心虛,但是要是跟她說我帶許菲到了賓館,就算小柔再大度我也沒法解釋,更重要的是這涉及到許菲的隱私,我還是替她遮掩一下的好。

其實按照我平時對小柔的態度,這種事應該把情況都告訴她的,但是……也許……許菲那動人的樣子擾亂了我的決斷吧。

回頭看向許菲的時候,發現她的情況貌似更糟了,渾身的衣服幾乎被汗浸透了,白校服襯衣變成了半透明狀,透出裡面已成緋色的肌膚和那對已經頗具規模的淑乳外面包裹著的淺紫色胸罩,壓抑的呻吟聲開始有些連續起來,嬌軀以細微的幅度扭動著……看到她這個樣子,我的心仿佛被小手抓住一樣,心疼的而同時又是一陣發癢……也許是感覺到了我的注視,許菲看向我,說道:「閆哥……你能不能……先回去」「不行!」我嚴厲的說,怎麼能把她這樣危險的情況扔在這裡,這種不是很正規的賓館難保不會有壞人,而她又是這樣一副誘人而又任人宰割的模樣。

「你……在這,我……我不能……」她又開始扭捏了。

「不能怎麼?」我問。

「……」她又不說話了,我真是沒招了,總不能對她大刑伺候吧,唉……又過了幾分鐘,她的意識忽然貌似有些迷失了,手開始自身上抓來抓去,我嚇了一跳,忙過去把她扶起來問:「你到底怎呢了?」她睜開眼看見我,那雙迷人的眼睛裡竟然飽含春意。「閆哥,我被人下了春藥了,你……你和我做吧。」「什麼?」我的腦子“嗡”的一下,不相信剛才自己聽到的話。

許菲一下子抱住了我,小臉貼在了我的胸口上,那濕熱溫軟而又凹凸有致的身體接觸一下子讓我的某個部分堅硬的隱隱作痛。我開始不知所措起來,頭腦中殘留的理智告訴這樣不行,卻實在受不了那讓人無法自拔的誘惑。

「閆哥,我要你……愛我」胸口那發燙的小臉蹭來蹭去,細細的聲音仿佛穿透了胸腔刺進了我的心,也撕碎了我最後一絲理智。

我一下子瘋狂起來,本來不知該放哪的手緊緊的抱住眼前的小可人兒,並在那玲瓏的嬌軀上大懲手足之欲,嘴也喘著熱氣噙住那那微微張開的誘人紅唇,舌頭沒費什麼勁就頂開了皓齒,纏住了裡面帶著香氣的小舌頭。許菲有些迷亂有些享受的呻吟聲從鼻子裡哼哼出來,讓我的動作更加狂亂。

我的手把她的校服襯衣從裙子裡拽出來,順著下擺摸到裡面抓住了一隻嬌俏的玉乳,隔著胸罩揉了兩下感覺不過癮,又把胸罩掀了上去,緊緊捏住了那只顫顫巍巍彈性十足的乳房,另一隻手繞到她後後面,從裙子的鬆緊帶伸進去揉搓那渾圓結實的翹臀。

這時我已經把許菲壓倒在床上,她也沒有被動的接受著我的狂熱,雖然渾身無力但還是用盡全力的回應著我的熱情,一隻腳兒不知什麼時候掙脫了鞋子,穿著及膝絲襪的小腿在我的身上磨蹭著,兩隻手攬住我的脖子,禁閉雙眸,香舌弱弱的勾動著我。

不一會兒我又是一番大力吸吮後不舍的離開了那誘人的小嘴,雙手開始忙活去解開她還有我身上的束縛,已經濕透的校服襯衣被我以自己都不理解的速度飛快的解開了扣子,在她的配合下除下了,然後手口並用的去掉了胸罩、校裙和剩下那只鞋子,而這時她身上就只有淡紫色的蕾絲邊小內褲和及膝絲襪了,我看見在我身下玉體橫陳的許菲,那驚人的美態給我一種宛若夢中的不真實感。我極快的脫掉了自己的T恤、長褲和內褲,再一次壓到那令人血脈賁張的年輕嬌軀上。

我順著許菲修長的頸子一路吻到那淺淺的小肚臍,雙手在她裸露的肌膚上體會那令人愛不釋手的纖膩手感,直到我的那裡已經硬到快要爆炸時,才迫不及待的褪下她早已濕透的小內褲,露出了她那只有著稀疏的整齊的毛髮的、粉色的私處,分泌的粘液讓內褲和私處之間連著一道晶瑩的細絲……我想都沒想就吻上了那迷人的粉色小陰唇,舌頭也順著滑滑的腔脛伸了進去,惹得許菲誇張的呻吟了一聲,那美妙的聲音給了我鼓勵般得讓我更努力的舔弄,這時許菲的聲音已經有些亂了:「閆哥,快……快給我」我知道她要的是什麼,我這時也是到了無法忍耐的程度了,我直起身來,一隻手抓住她裹著黑絲襪的腿彎分開她的雙腿,看著她有些側著的皓首、因汗濕而貼在臉上的長髮和那美得驚人的嬌容,扶著老二對準那嬌嫩的小穴……「嗯……」「啊……」我舒服的呻吟和她略帶痛苦的嬌吟同時響起,那緊湊的小穴猛的緊緊夾了兩下,差點讓我馬上繳械投降。我連忙縮了兩下會陰穴,才敢開始緩緩的抽動。

許菲的身體有著驚人的柔韌性,我兩隻手抓住她兩隻小腳,把她的兩腿壓倒幾乎貼到肩膀,她秀眉緊蹙,雙手再一次勾上我的脖子,我就這樣越來越快的抽送起來,她甜美的嬌吟聲也越來越大。

抽送了大概有不到五分鐘我就有忍不住想射精的衝動了,不過我潛意識裡知道時間不允許我梅開二度,而且這種機會以後也將再也沒有,於是用盡渾身力氣縮緊會陰穴,並分散注意力,但許菲那嬌稚的美態、完美的肉體、甜美的嬌吟無一不令我興奮得發狂,只有拼了老命的對著那嬌嫩的小穴一頓衝刺。

許菲這時候也早已漸入佳境,汗濕的皓首仿佛不堪蹂躪般的擺來擺去,夢囈似的說著一些聽不清的話,偶爾還夾雜著一聲嬌媚到了極點的嚶嚀,我愛死了她這勾死人媚態,鬆開了她的小腳,捧住她的俏臉又是一番愛吻,而她也熱烈回應著,攬著我的雙手力氣越來越大。

大約有將近10分鐘的時候我終於到了臨界點,許菲也宛若瘋狂的大喊大叫起來,我抓起她一隻小腳,想也沒想的放在嘴裡吸吮,而下面的動作越來越快,終於在最後幾下深深的搗入後兩人一前一後到了最高峰……激情過後的兩人仍無力的纏繞在一起,我愛不釋手的撫摸著懷中可人兒那細緻的皮膚,而許菲的藥勁仿佛也隨著剛才兩人一起的噴湧而過去了,一下子變得羞澀的不行,臉埋在我的胸口說什麼也不抬起來。

我這時不得不表現得像一個長輩,一邊輕撫著她,一邊安慰這她,說一些「不要難過、一切都是天註定」之類的騙女孩的話,還發誓自己不會把這件事告訴任何人,是只屬於兩個人的小秘密,以後有什麼事來找哥哥,一定會幫你之類的來哄她。

過了一會我看她好了一些,才說:「時間過去這麼久了,咱們趕緊沖一沖回去吧,不然一會肯定被懷疑了。」看她點了點頭,就直接拽著她到了浴室,兩人一起簡單沖了下,我不忘提醒她要好好淘洗下面以免懷孕,期間我又大飽一番眼福,在理智強烈的堅持下才沒再一次撲上去蹂躪那具迷人的肉體。

洗完了後我開車送她回學校,打開手機才發現剛才靜音的那段時間小柔來了好幾個電話,連忙給她回電話解釋剛才在醫院忙沒空接電話,現在都完事了才把許菲送回來。

把許菲送到了學校,在她複雜的眼神下給了她一張名片,拍拍她的香肩說:

「回去好好休息,有事聯繫我。」然後目送著她有些蹣跚的走向宿舍區。

看這個情況,也許,以後會再有機會也說不準,我心裡想

——————————————————————-

謝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