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Sally

我叫Sally原本是個賣廚櫃的女Sale,今年37歲,幾年前結婚後就安心做個少奶奶,可是好境不常,老公失了業,我也只好再找份工作。現在找工真不易,找了不小舊朋友舊同事才夫到一份賣廚櫃的工作,但薪金大不如前,自己年又大了,沒有那些靚妹般吸引,只免為其難找些從前不願做的容。一些有點色情狂的客人,但想不到,還要『照顧』公司的所謂自己人。

我身材還可以的,身高五尺三吋,三圍是34C、25、36,為了工作你了收入,我已把自己的廉恥都放下了還是應該說放棄了。我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自從上次在正在施工的帝皇大廈工地被專門負責采購廚櫃的黑仔強姦以後,我突然發現我是一個淫蕩的女人,我現在天天都需要有人操我的小嫩穴才能睡著。

我開始穿一些可以突出我身材的衣服,突出我高聳的胸部,細細的腰,翹翹的臀部,無一不是令男人心動的天生淫蕩尤物。

上次為了業務,我被黑仔強暴了,剛開始不願意,到後來竟然覺得舒服,就很配合黑仔,而且說了好多淫亂的話,黑仔說我是個欠操的女人,說下次再來他會叫幾個兄弟一起來幹我,讓我的陰道爽歪歪!

我現在一想到有好幾個人同時操我,我就覺得特別興奮。由當初的小小的業務員升級到現在的業務經理當然升級的過程就不必說了,那都是我的淫蕩以及下賤的功勞,我才不管那麼多呢,有生意做還有男人伺候我,怕什麼?

雖然對不起老公,就當我做一個有『主題』的妓女吧。

周末了,黑仔打電話給我,說今天找了十幾個朋友在他們工地等我,我馬上換了套裙子,打的就過去了,在車上幻想著十幾條又黑又大的碌野在我面前晃來晃去,陰道都有點濕了。

到了工地,進到工棚裡,只有黑仔已經坐在床上,褲子脫掉了,碌野早挺在那裡,他的碌野可是真大啊,也很長,有9吋呢,看得我口水直流,走到他跟前,他把我拉過去,坐他大腿上,一把撕爛了我的裙子:「操,欠幹的婊子,胸罩內褲都不穿。」

我淫蕩地回答:「還不是為了方便你?可是裙子爛了呆夥怎麼回去啊?」

「才不管你他媽的裸奔還是怎麼回去!!」

接著左手重重地揉我的酥胸,右手伸到下體去摳我的陰道:「賤貨,那麼多水,等下我兄弟們來了讓戳爛你的爛西!」

我這才想起他兄弟還沒來呢,這時陰道裡開始傳來一陣陣酥癢的感覺,他已經開始用兩個手指伸到洞裡去,在裡面不停的攪著,攪得我其癢難耐,不由地叫道:「黑哥哥,趕緊用你的大碌野給我止癢吧,我的陰道好難受。」

「急什麼,你還沒有幫我含『撚』呢,而且我的兄弟還沒到,我怎麼能獨用?」真是個小氣的家夥。

我聽話地把小嘴湊到他的胯下,右手拿著往嘴裡塞,塞得我透不過氣來,輕輕舔他的馬眼,手還不停的上下套動,他似乎也很享受的樣子,啊啊的叫。

「賤貨,春袋也幫老子揉一下。」

我左手就跟了上去,輕輕的揉他那幾乎有我拳頭般大的春袋。他更興奮了……同時他也沒忘了我,找來一個早就準備好的假陽具,插到我的陰道裡抽動,我上下兩個口都塞滿了,但還是覺得缺少點東西,我需要的是碌野,又大又長的大碌野,誰來給我啊∼

這是工棚那塊木板移開了,進來十幾個壯壯的男人,從裝束看應該都是黑人外勞,他們進來看到的一幕:一個白嫩嫩的女人正在為一個黑黑的男人口交,女人的陰道裡插著一根粗大的假陽具,兩個白花花的乳房正在前後晃動,黑男人還時不時伸手摸一下,女人嘴裡發出的聲音已經被滋滋的淫水聲淹沒……

那些人就是黑仔找來的朋友了,他們一進來也不多說什麼,直接脫衣服褲子,光溜溜的就徑直向我走來,七手八腳的在我身上到處摸,一時間,我的乳房和陰道四周都是強勁有力的男人的手,乳房都被他們擠紅了,一些人嘴裡還一直發聲:「這人妻真滑,奶子也夠大,小西也很嫩……」黑仔坐了起來,發話了。

「兄弟們,這太太們挺騷的,今天我就幹死她!咱工地用的廚櫃都是她供應的,今天咱們還她一些精液。」

「好∼∼∼」其他人喊。似乎是要完成首長的任務似的。

黑仔把我抱了起來,叫道,「哪位兄弟來幫幫忙,我們幾個人把她擡起來,另外的兄弟輪流幹她陰道。」

幾個人過來幫手,把我的腿分開,這樣,我的淫西就一覽無遺的展現在眾多男人面前,不過我並沒有難為情,反而更興奮了,自己伸手扒開陰道,等待著大碌野插進來,淫水像泉湧似的流了出來,灑了一地,一個男人走了過來,他的碌野也很大,跟黑仔的差不多,龜頭對著我的陰道,「噗呲」一下插了進來,我覺得充實了很多了,扭動著臀部配合他抽查的節奏,他右手的大拇指則一直在搓我的陰蒂,我更癢了,淫水也更多了,其他男人除了擡著我的以外,有些人在搓我的乳房,有些人則看著活春宮在打飛機,我全身上下都是男人的味道,太爽了,我只能用淫蕩的叫床聲回應他們,好讓他們更努力的幹我∼

「啊∼∼太爽了∼∼∼啊∼∼∼淫婦的陰道要爆炸了∼∼∼」

「啊∼∼∼大碌野哥哥們啊,啊∼∼∼你們輪流糟蹋我吧,我的陰道是專門為你們的大碌野生長的∼∼」

「這人妻真會叫床∼」

「人地老婆啊,今天老子就戳爛你的爛雞。」

「今天非幹個夠不可∼」

他們輪流抱著我,輪流地幹我,直到每個人都射精了。我自己也丟了好幾次,實在太爽了。剛剛射進去的精液開始慢慢流了出來,我說要回家,黑仔說那麼晚了就在他那過夜就好了。

黑仔叫了兩個人出去,說餓了,買點宵夜回來,其他人則找來了一些草席,鋪在地上,衣服也沒穿,就躺下了,我也沒穿,坐在黑仔床上,看這那些躺在地上的人,他們的碌野都軟了下去,歪歪的撇在腿上,看得我有點好笑,剛才還雄赳赳的,現在……呵呵,欺負我淫婦妹?可是不久,我發現我錯了,他們在休息了十幾分鐘之後,又開始生氣勃勃了,一些人碌野上青筋暴露,我下意識的摸了摸陰道,似乎明白了黑仔為什麼不讓我走了。

不過陰道卻開始又有點癢了……宵夜回來了,大家也隨便吃了點,因為有我這個裸體大美人在這,我想他們最想吃的已經不是宵夜了,我沒估錯,宵夜以後,他們又把我抱了起來,不過已經不是剛才那樣的了,把我抱到席子中間,放了下來,讓我跪在地上,雙手撐這地板,倒掛的乳房似乎此時更漲了,在我身下,還有一個平躺的男人,乳房正好對這他的碌野,一晃一晃的掠過他的龜頭,而我的陰道此時也正好在他的頭部上方,他伸手扒開我的陰道,擡起頭來開始舔我的陰蒂,一陣陣的癢,我的陰道又開始流水了,到吊的乳房此時也被幾只大手掌握這,一夥摸乳頭,一夥擠整個乳房,聲聲淫蕩的聲音又開始傳出來。啊…。哥哥們啊,我的陰道又癢了,你們給我止癢吧…。

「這人妻還真猴急…。」

黑仔說:「別急,有的是時間,明天有人來檢查,所有工地停工,我們可以玩到天亮,不知道你頂不頂得住?」

我嚇了一跳,天亮?那我怎麼辦啊?可是我說不出話了,因為我的嘴裡還插著一根大陽具,來回抽插著,伸到喉嚨。算了,今晚豁出去了,誰讓我的陰道那麼欠幹。

黑仔把剛才插我的那個假陽具拿了出來,同時還有一個震動蛋,先是把震動蛋塞到了我的陰道裡,開動開關,陰道裡立刻傳來麻麻的感覺,淫水不斷的湧出來,滴到草席上,隨後又把那個假陽具插了進來,我已經不知道什麼感覺了,我心裡只有一個想法,就是讓他們的大碌野快點插進來,我的陰道實在是太癢了,但我知道他們不會那麼輕易的插進來的,他們是要慢慢的玩我。

肛門處傳來了一點痛楚,我放開含著的碌野,痛苦地叫了一聲,黑仔說話了。

「別擔心,肛門都是這樣的,第一次開紅會有點痛,你以前沒用過吧?今天我們幫你開後庭怎麼樣?現在先讓你嘗嘗震動蛋在肛門裡震的滋味。」

我有說話的余地嗎?不過通過之後卻傳來一絲舒服的,原來屁眼也可以爽的,今天真是開眼界了,看看他們還怎麼玩我,反正明天我也不用上班,就陪他們玩個夠吧。

於是把臀部翹得更高,好讓他們更方便的弄我下面的兩個小洞……就這樣玩了很久,我的兩個陰道已經都是淫水了,乳房也被揉得有點辣,而且開始腫脹,我開始哀求黑仔:「快點吧,我的淫西已經癢得受不了了,你們快點給我止癢吧。」

黑仔叫我掉頭躺下,躺在我身下的男人身上,另一個男人把打開我雙腿,握著我身下的男人的陽具對準我的菊門,天啊,要開後庭了,身下男人一挺,半個龜頭進去了,我覺得穿心的疼,大叫了起來:「啊…別。別,慢一點,痛啊…。」

那個男人也比較憐香惜玉,雙手翻過來壓著我的腹部,慢慢的頂進我的菊門,我開始覺得不怎麼痛了,「可以動了。」

男人立刻向得到聖旨一般,開始慢慢抽插,肛門裡也開始傳來一陣陣的快感,但前面的陰道裡還是很癢,黑仔似乎也很了解我的癢處,提著他那又黑又長的碌野就過去了,擡起我的腿,對準穴口,插了進來,滿滿的舒服極了,兩個男人同時抽查著我的兩個陰道,我開始淫叫了:「啊…好舒服啊,啊…原來兩個。兩個…陰道一起被插真的…啊…很舒服,你們…今晚都…要這樣插我好不好?」

啊……其他男人也沒閒著,有人吃著我的奶,有人摸著我的身體,有人摸我的陰蒂,還有人把碌野伸到我嘴裡抽查著,還有兩個分別拿我的左右手來摸他們的碌野,還讓我替他們打飛機,我也分不請他們誰是誰,也不知道他們是哪裡來的,我只知道他們現在都需要我的身體,而我也需要他們那些大碌野,這就夠了,不是嗎?……

我身上三個洞口都被他們堵住了,來回的抽查讓我越來越舒服,他們輪流插我,過來不久我的身體開始軟了下來,我丟了好幾次,但是我還是想要男人,難道我真這麼淫蕩嗎?黑仔這才悄悄告訴我,剛才他們在我宵夜的時候偷偷給我加了烈性春藥,難怪我會這麼淫蕩。

不管了,烈性春藥只是讓我感覺沒那麼痛苦而已,其實骨子裡還是真的想要的,烈性春藥是促進劑而已。就這樣大家玩到了淩晨三四點鐘,我累得睡著了,他們也累了,黑仔把我抱到他床上,他身體比較強壯,經過剛才一輪激戰,他的碌野還是堅挺這,我以為他還想自己再來一次,但他跟我說我累了,讓我休息,不過他還是把他的碌野塞到我的陰道裡,說插進去就好,不動就行了,我也不多說什麼,插就插吧,我只能抱著他,讓他的碌野在我溫暖的陰道裡過夜……

第二天醒來已經十點多鐘了,那些男人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黑仔的碌野還插在我的陰道裡,硬梆梆的,我收緊小腹,吸了一下,黑仔醒來了,笑著說:「吸我?想要了?」我笑笑,他也不客氣,翻過身就壓了上來,開始抽插我的陰道,我的淫水又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抱緊黑仔,配合他的抽查,還不時發出聲音,這時其他人也醒來了,他們又一個個輪流插我一遍,黑仔出去給我買了條裙子,給我的時候還說:反正你不穿內褲胸罩,我就不買了。臨走還摸一把我的陰道:「真是個欠操的人妻。」

過了半個月,我想黑仔他們工地該進下一次貨了吧,於是我就搭車到他們工地去,徑直走向黑仔的工棚,奇怪,今天工地上怎麼沒人?

到了門外,剛想移開木板,裡面傳來女人的聲音,就找了個小洞瞄進去,跟我那時候的情況一樣,草席上一個年輕的女孩正在替十幾個男人口交……我想那就先回去吧,明天再過來,剛一擡腳,發現黑仔站在我後面,他笑笑,說:「淫西,有沒有興趣一起玩啊?」

說著摸了一把我的胸部,拉著我就進了工棚,裡面的人全都停了下來,那個那還也停了下來,看見我,驚訝的樣子,她是我們公司新請的業務員,叫李太,年紀跟我差不多,41歲,也是個太太,比我矮一些,但身材很豐滿,但她很快就鎮定下來了,我們都心照不宣,黑仔他們也沒多說什麼,直接就剝掉了

我身上全部的衣物,把我推向李太:「今天我們要看看女同盛宴。」

黑仔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些關於女同的DVD,插上電,放錄像,說你們要是不會的話就學著裡面的去做。於是我跟李太開始互相親嘴、撫摸。

李太的乳房很圓,彈性很好,摸了一下,我讓李太躺到草席上,我則俯身下去,作69式口交,李太毛不是很多,不像我那般茂盛,人家說毛多的女人性欲很強,我看李太也不差到哪兒去,我慢慢撥開她的陰唇,裡面已經好多水,顯然剛才幫他們口交的時候她已經春心蕩漾,我伸出舌頭輕輕舔了舔她的陰蒂,她抽搐了一下,淫水又更多了,她也投桃報李,很乖巧的幫我舔,可能是經驗的問題,我們都感覺不是很舒服,此時錄像裡的女主角已經開始用雙頭陽具對插了,我們沒有,黑仔拿了個黃瓜丟給我們,黃瓜不是很大,但挺長的,由於剛才也有點興奮了,正好想找個東西插陰道,我和李太都知道他們現在是不會用他們的碌野插我們的,還是老實點先讓他們看表演再說,這樣等下他們才會給我們舒服。

我坐到草席上,握住黃瓜的一端,插進了自己的陰道,另一端對準李太的陰道,慢慢的插進去,扭動著臀部,還讓黃瓜上的稜角摩擦陰壁,取得一定的快感,雖然我們極力扭動,但還是不舒服,黑仔他們看了也郁悶,幹脆關了錄像,把他們分開,我被拉到黑仔他們這一邊,於是幾個男人開始在我身上遊動他們的雙手,現在感覺好多了,還是男人好啊。淫水越來越多了,叫聲也越來越大聲了。

李太那邊,幾個男人正在摸她傲人的豐胸,下面的陰道裡也插了幾根手指頭,而她自己也緊緊抓著兩支大碌野,浪叫著:「啊…大哥哥們啊,…你們…不要再挖了,我的淫西…都…濕了,你們…還是…啊…快點插我吧…啊…。」

「這個淫婦比那邊那個還淫蕩…那今天咱們就操死他們兩個。」一個男人粗聲粗氣的說。

一邊擡起李太的一條腿,半蹲下以後碌野對著李太的濕穴,臀部一擡,進去了,只聽得李太「哼」的一下就開始咿咿呀呀的叫了起來:「好舒服啊,大哥,你的碌野真大啊,好舒服,你盡管抽我吧,李太的陰道需要你的碌野。哦…親哥哥啊…親丈夫啊…親爹爹啊…比我老…老公…厲…害…多了!」

李太比我還會叫床呢。

「這人妻一被操就不要臉了,看來你男人操你操得少了。好!我就是你老公,我是你爹爹,我要操爛你這個不要臉的老婆,操你這個漂亮的女兒…替你老公報仇。」

「來吧!啊…不要客氣,你們都…是我…老…老公…你們…幾個不行的話…再叫一些人來…操我的…陰道,操我的…肛門,操我的小嘴…啊…好舒服…」

哪個男人經得起這樣的刺激?抱起李太放到床上,臀部靠在床邊,扒開雙腿,狠狠地插了進去:「我操…操爛你的爛穴,看你還說不說我們不行?」

「操吧。你的碌野真能操…還有誰有空?趕緊過來幫我抓一下我的奶子,它扯來扯去的好痛啊,我的手要抓碌野…快點過來…。」

男人們這時候也不管什麼了,有西操還有奶抓,哪能放過?一個男人爬到床上去,往李太嘴裡塞進了他的碌野。李太終於說不出話了,但手沒閒著,一手握住一支碌野,不停的套動著,她的乳房再也不晃了,因為上面有好多雙手。

「嗚嗚…。嗯…嗯…啊啊…」李太的淫水濕了一地,那個男人的袋袋每插一下就敲打一下李太的肛門門,弄得李太花枝亂顫,淫水也越來越多…

我這邊,黑仔的挖穴功也讓我招架不住了,我哀求他們插我,黑仔說:「小說上經常有小母狗這個詞,要不你扮小母狗我就操你。」

我當然答應啊。於是趴在草席上,翹起臀部,等待大陽具的插入。

可是,黑仔的碌野剛到洞口就不進去了,我連忙扭動臀部,想盡力靠近他的碌野,可是我越後退,他也退,他笑了笑,說:「想要我操是吧?」

「想,很想,你快點操吧。我準備好了。」

「想嗎?想你就說啊,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想呢,你想要我會給你的嘛,你不想要我不會給你的,雖然你很有誠意的看著我……」

這家夥,連大話西遊的台詞都出來了,沒辦法,誰叫我西癢?

「來吧,操我吧,求求你了,我的陰道好癢啊」

「要說來操我個狗西吧。」

「來操我這只欠操的狗西吧。」

他才插了進來,一下子充實了很多,另一個男人跪到我跟前,把碌野插到我嘴裡,男人們一個接一個插著我,從這個穴到那個穴,我全身都酥麻了,我只知道我現在太想讓男人操了,至於結果是什麼樣的都無所謂,無非就是累一點,但為了生理需要和生活需要,我都願意!李太也在享受著幾個男人的碌野,很快活。

一時間,工棚裡全彌漫著淫叫聲,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哪個聲音是我的,哪個聲音是李太的,但我知道我們兩個都在享受。

沒人一輪以後黑仔發現我們兩還沒有滿足,但他們這幫人有事不想幹了,結果黑仔打了個電話又叫了二十幾個人來,把我們兩個操得死去活來……

黑仔說讓我跟李太對半分業績就好了,我也無所謂,那時候就覺得業績是次要的,享受生活才是真,李太也是一樣的想法,於是我們就對半分著業績,也對半分著性愛,而且我們都有一個約定,人少了不去,起碼有十五個以上的強壯男人,因為我們都知道只有那麼多人才能滿足我們的需求。

我們幾乎每個星期都會去黑仔他們工地一趟,其他時間要是有機會也會去一些其他工地,每次都是爽得死去活來,我和李太的小西需求量也越來越大,後來人越來越多,但是我們都過得狠好,因為這是我們的生活,也是我們的工作。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